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打工豔遇(下)

冰心
本文:2024-07-11T23:53:37
她仰起頭捲著我的嘴舌,我雙手撫著她的週身。她己漸漸按撩不住高昇的慾火,混身微微地扭動。
「快用力吻我吧!我痛快死了!啊!抱緊些呀!」她的臀部開始顫動了,她將屁股擡起,同我的陽具緊湊,而且用勁。我藉勢挺著陽具狠狠往裡插,抽送不到三五回,已盡根而入,緊接著便急急抽插起來。
她也扭擺著豐臀,一挺一挺的往上迎。我想起那九淺一深的插法並用上,弄得她大聲地浪叫道:「啊!啊!我舒服死了,都給你弄死了呀!」
我雙手在她身每一寸部位撫弄著,使她痛癢難過,高潮繼起,頓時又大叫大浪的叫道:「哎呀!哼,我要死了!你的大肉腸插得我小穴好美,我的靈魂.哎呀!我死了!我升天了呀!」
她狠狠的一口咬住我胸前的肉,她混身的肉在顫抖的收縮,她的血脈在奔流,她的高潮升到極點。我的血脈在暴漲,腦子一陣昏沈,全身一抖,完了我的事。
能夠這樣爽快的死的話,那也是最歡樂的,不過這是暫時的死,過二小時後我們又復活了。
我與朱美儀在病室裡做愛之後的第二天,我就同母親去醫院吧她接回家去,她也在一家百貨店裡做店員,我工作得更勤力了。
一個月後,我們結了婚。婚後我們生活得很快樂,且在性方面配和得更美滿。
這斷期間裡,我沒有再到樂都酒店找仙妮,因為我已經有了年青美麗的妻子,但我心裡有時仍然會想念仙妮。
有一天,在三輪車站對面一家洋行,付給我車資而叫我把一包東西送到一個地址。到了那裡,舉手敲了門,馬上出來一個裝飾得花枝招展的下女。
她開了門,我說道:「我是代人送東西給麗莎女士的。」
「哦!你會到客廳內等著,她在洗浴,我要出去請你順手扣上門。」她說著就出去了。我將東西一提,走入吧門關上,在沙發上坐下。
等了片刻,忽然浴室傳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我聽了一呆,心想,不要是有人在浴室滑倒受傷了吧!我急忙走向浴室的門,輕輕一推,哎呀,地上正有一個少婦,半倚半坐地靠在牆上,閉緊雙眼,雙眼分開,食中兩指插進自己的陰戶內扣弄著,她臉上紅紅的,嘴裡在哼個不停。
她此時好似已進入了昏迷的狀態之中了,連我推開浴室的門,立在她的跟前也全然不覺。啊!她的陰毛像刷子似的,配著白玉似的皮膚,高挺的乳房,臀部肥大,陰唇紅潤。看她發狂的弄,一抽一插將陰核和小陰唇帶進帶出的。
她的乳頭真大,差不多有紅棗那麼大,兩個微紅的乳頭,便翹翹地在一跳一跳地顫抖著。突然,她雙腿懸空一陣亂動,淫麼隨著手指的抽插不斷向外流,亮晶晶的流在磨石子地上。我看得全身打了個顫抖,像火熱一核,血脈迴圈加速,臉上火熱熱的,像是要腦充血。我忍不住慾火高昇,不自主的將衣褲脫光了,無法控制的抱住了她,湊上嘴去含她的乳尖。
她突然受到攻擊,一時怕得慾火減了大半,張開眼睛看見是一個男人赤條條地壓在身上,大叫道:「哎呀!你是誰?」
「麗莎小姐,美達洋行命我送東西來,我看你倒在地上用手指插,我看得很難過,我忍不住了,我們來一次吧!」
我一面說一面雙手齊攻,嘴壓在她玉唇上。她軟了下來,接著身子扭了扭。她抵抗的手也軟了下來,嘴裡說道:「怎麼可以,不要嘛!」
我的嘴唇不停地吻,由她的香唇移到嘴角,又移向耳根,陣陣的熱氣,使她的全身抖了抖。我火熱的手掌按到她的股上,嘴移向她的小腹的時候,她全身抖得更厲害,可能是酸癢攻心,直透骨裡。
我的雙腿和頭同時轉向,下部剛好轉到她的面前,我粗大的陽具雄偉地聳立在離她三寸不到的面前耀武揚威。她抓住陽具吻了一下,又愛又怕,說道:「啊呀,你的東西怎麼這樣粗大!」
我得意的笑笑,抱著她白嫩的大腿,下巴在她小腹上亂擦,我的鬍子像毛刷子,刷得她心裡癢癢的。她把我的龜頭猛吸猛吮,我覺得很舒服將陽具在她嘴裡抽送幾下,塞得她「伊伊哦哦」直叫。
我的手沿著大腿往上,直按摩著,輕輕騷了騷,她禁不住將陽具吐出,吃吃的笑起來。我把她的小腿一托,兩條大腿就自然而然的鬆開了,她的陰唇張得如笑逐顏開,她的整個陰戶挺起湊過來,白嫩的玉手急不及待地握著陽具塞向陰唇。
於是,我和麗莎的肉戰開始了。我用力的頂,她也用力的迎,聽到雙方的皮肉得「拍拍」的響著,她的肉洞裡因為我的陽具一抽一送發出「滋滋」的聲響,再加上我們兩人自然的叫聲,好像是一首美好完整的交皆曲。
麗莎咬繁牙關,隨著我的衝刺之勢,扭擺著屁股迎合。這樣過了大約十多分鐘,她的扭動也隨著我抽插快速起來,她顫抖聲音大聲呻叫著,拚命的挺著恥部。
「騷美人,我愛你,你真是美妙,這樣動很好,我全身也麻了!」我不覺也叫了起來,的確,這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我們兩就在發狂中同時洩了出來,我一陣濃精洩了過去,洩得她狂叫,好像發了病的,二人均在這干鈞一發富中,都顧不了室外或世界有任何末日之來臨,都為這一陣痛快而迷昏了頭,二個人都緊緊的抱著,保持這痛快的每一分鐘的時間,使我們肉體的交媾更趨完美。
我與麗莎停止下來,已是汗流全身,痛快,舒服得久久還不肯分開,還不肯說話,還在迷態中歡樂高輿,肉體對肉體緊貼著,吻了又吻,片刻之後,我們倆就在浴室中睡著了。
當我和麗莎小姐分別時,她約我明天下午四點一起到外國人所組織的天體俱樂部去玩,她說這天體俱樂部是本地的外國僑民相聚之處,各個國家的人全有,每星期相聚一次,大家脫去偽裝的衣服,露出肉體原始的真面目,無分男女老少,都赤裸裸的聚在一起,隨心所欲,無所不至,愛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虛假,沒有邪惡,盡情發洩著生活中的苦悶,毫無保留的享盡人生的樂趣,使性生活更燦爛美麗。男女們盡情地交媾,統統在這俱樂部中得到如同天仙般享受。
麗莎小姐又告訴我不要再開車了,她要介紹我到洋行寫字樓去工作,每月有固定的可觀收入,真叫我欣喜若狂。
我回家後將這消息告訴母親和妻子聽,差點使她們高輿得流出淚來,當然我同麗莎小姐的關係和明天要到俱樂部的事都沒說出半點。
這一夜,我躺在床上,滿腦海裡充滿了明天起就不要再開車,要穿西裝到洋行機關上班,又想起天體俱樂部的神秘色彩。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天體俱樂部春色無邊,我一連和幾個女人痛快的性交,麗莎小姐一定要我抱她到海麼裡去玩,又夢見她給我介紹一個混血兒同我在跳板上性交,吹著自然的海風,隨著跳板的上下波動,痛快舒服,混血兒的性交技術此她還更豐富。
我又夢見和五個穿著透明薄紗的女孩子,輪流和我性交,她們自動的脫去身上的紗衣替我按摩,用香麼替我洗浴。吻我,摸著我的大肉棒,第一個來勢猛烈,摟著我,將大肉棒塞進她的小穴內,左動,右動,經不起我的狂抽猛插,十分鐘後,她洩了,我弄得正興起,不理她的要求更加強的抽送。她要求我說,她在吃不消,說是處女頭一次被我奸入,陰道還小小的,也不懂得如何浪,於是第一個女孩子連聲的求道:「好哥哥,我不行了,我連洩了兩三次,實在吃不消,讓二妹來享受你的大肉腸吧!」
當我要插第二個女孩子時,見那四個女孩子,分別在互相舐弄著,那種浪態使我大飽眼福,我跑了過來,不問三七二十一,抱著她站著就玩。
「啊呀!你的東西真大呀,我的小穴受不了,啊呀!請你輕些,哦!舒服些了,好哥哥!你的大肉腸真厲害,奸得小穴好美,肉腸哥哥,我痛快了,哎呀!我要死了!」
我正幹得性起,第二女孩子又洩了在求饒,第三個女孩子見狀,便跑了過來,這女孩子長得更美麗高了。她又白又嫩,可愛極了,使我看得慾火升得更高。
她先吻了我的陽具,又吻我的嘴說:「你的大肉腸放進我的小穴樂,要輕一點,等我要你用力時再用力插!」
我依著她的話,兩手抱著她肥白的屁股,眼睛看著她美妙的陰戶,見陰戶粉紅一片,像一座小山,黃金色的陰毛捲曲在一起,看得我如醉如狂,陣陣幽香,看得我慾火高漲。
「好哥哥,吻我的乳房吧!哎喲!全插進去吧!」我聽到她這樣淫浪的話,快速而用力地向裡直接進去,因為這女孩子比較淫浪,所以淫麼流得很多,要我一用力,滋的一聲,接著三兩下,一根大陽物已整根插入。
我抽送,她迎接,我覺她暖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我的龜頭,我連忙快速抽送一百多下,她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滿臉舒暢的表情。
我覺得這些女孩子當中,一個比一個淫性更大,想了個側臥性交妙法,我向她提出意見,她也萬分同意。於是我側臥,面對著她,右腿插入她左腿之下,微向上曲,使她的陰戶張開,移近身體,小腹緊貼,我將陽物插入穴內,她因身體側臥,毫無壓力,有舒服的感覺。這種奸穴法,都因側臥插得更深,龜頭吻著花心,嫩肉相觸,二人混身發抖,縮緊抱住,嘴唇相接,陰莖與穴口磨擦。數分鐘後,她便忍不住洩了,我也覺得龜頭好似放在熱麼一畏,她雙腿不住的抖著,快樂的發出了淫聲浪語。
我聽了她的淫叫,更加得意洋洋,粗長的大陽具更堅硬如鐵,仍然在頻頻抽送。第四個女孩子見狀,飛快的跑了過來,大約是等得不耐,拉著我就要干。
「你這肉棒真粗大,我恐怕吃不消呢!」
「哦!,我的好妹妹,要快樂就別怕呀!你那個小肉洞不用怕我的大陽物,絕對吃得下整根的,我慢慢來吧!」
我雙手齊動,愛撫她的肉體,並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磐轉,火熱的龜頭熱得她大叫:「好哥呵,快插進來吧,小穴發癢啦!」
我見她如此的浪,提起陽具猛一下往裡就插,她也挺著屁股迎了上來。原來這女孩子淫麼流得很多。這時,我的陽具已藉著潤的淫麼直流而下,頂得她花心大開。
她張開眼睛,微微向我媚笑,圓屁股在下面動了起來,我見她如此之浪,亦便順著她的搖動抽插起來。
其他四女見我如此細心體貼,樂得眉開眼笑,口角生春。
這時我下面的女孩子屁股不停地在轉動扭擺著。我見她如此之浪,浪語必之前三個女孩子還要浪,於是我大發淫興,猛烈的抽插起來,十分鐘後一股熱流順著龜頭而下。
「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哎呀!親愛的!哥哥大肉腸頂到花心了,哎呀我完了!」她的頭髮散亂不堪,頭向二邊擺個不停的,聲音由強而弱,終於聽到哼哼的份兒了。
說也奇怪,我的陽物依然堅硬如故,就是洩不出來,這些女孩子們,沒有一個能抵得住我的抽插。
第五個女孩子見如此惰形,不急也不忙的問道:「現在剩下我一個了,你要不要好好跟我玩玩,你可以盡量拿出本領來,我可非要你投降不可!」
我一聽到這句話,心中倒覺有興趣,好一個小天使呀,我非要插得你求饒不可。我把她往懷裡緊抱,牽著她的手,摸著她週身,她兩眼瞪著我的陽具,用小嘴舐著,吸著,我覺一陣快感,不由猛力向裡一插,見她眼一翻,嘴一縮,將陽具咬了一口,痛得我大叫起來了。
這一叫,我醒了過來,原來是南柯一夢也,當我張開眼一看,見我妻子美儀正閉眼睛,橫壓在我身上,屁股顫動著在玩倒插花心。
我看妻子如此浪態,心中一樂,慾火大發,何況妻子長得也楚楚動人,同時我腦子裡又回憶著剛才夢裡和五個美麗的女孩子作樂之事,我正感難受,就叫她快點套插,並伸出手撫摸她滑美可愛的身子。
美儀見我醒後沒有羞她反叫她快套。喜得她心花大放,肥大的屁股搖個不停,次次到底,雙乳上下起落,好似跳舞一般,真是好看極了。
我們兩就於倒插花心之式玩了二十分鐘,爽快而消魂的洩了精。
時鐘的答響個不停。等我起床用午飯時,壁上的鍾已指著十二點了。我驚喜的匆匆吃完飯,我妻美儀用那嬌柔的媚眼望著我,不時用手摸我的頭髮,對我百般慰藉。
我擡起頭來,她總是輕輕的吻著我的額頭,同時把我的頭放在她的雙乳之間,磨擦著。我吃吃的笑著,她也溫柔的笑著。
吃過午飯,美儀要我休息一下再出去。我的確需要休息,因為時間不早,我要養神應付二點鐘到天體俱樂部去會見麗莎小姐,見識見識那無邊春色。
據麗莎小姐告訴我,她今天要介紹一位叫梅露的小姐給我,她是韓國人,她父親是大富豪,麗莎小姐又說,梅露小姐是個美麗大方的甜姐兒,尤以性交的功夫獨出一門,而且這次出國遊歷了數個國家,那功夫更深厚了,不是一個普通女子所能比得上的。於是我非提出全付精神來領教她那套獨特功夫不可。
我的功夫在男子當中,也算得上是藝高技巧的,我不知是不是麗莎在幫她吹牛,我也確實雲要梅露小姐來領教一下我的陽物,男人中的男人真功夫。
我想麗莎小姐和梅露小姐,既然是老相交,那麗莎小姐定會告訴她,我那套男人少有的獨家功夫,隨你的什麼樣的女人,要我堅硬如鐵的大肉腸一抽一送,非要她大叫大洩不可。我想到這兒,我得意的笑了。
二時正,我穿上好久沒有穿過的西裝,到達了市區的天體俱樂部會客室,麗莎小姐看我準時到來,高興萬分,迫不及待的送上香吻。
我也抱著怕者不來,來者不怕的心理,雙手用力的抱著她的細腰,熱熱的吻著送上我的舌頭。
我們親熱的吻了一陣見面禮後,麗莎放開我的懷抱,拉著我的手走到一個坐在安樂椅小姐面前說:「阿楊!這就是我昨天對你說了梅露小姐!」
果然,不是麗莎小姐吹牛,梅露小姐確是美麗大方,小小的嘴,豐滿的乳房,肥圓的屁股,纖纖的細腰,真是同世界小姐般楚楚動人,梅露小姐確是個不凡者。烏溜溜長長的頭髮,麼汪汪黑白分明的眼睛,艷紅的嘴唇,尖挺的乳峰,混身都帶有挑逗性感。白白嫩嫩的皮膚,使我看得呆住了。我恨不得一口吃下她,我的陽具此時已挺起來了。
「別看呆了,阿楊!這是梅露妹妹,這是楊先生。」她見我這種色迷迷的,趕快打破局面,連忙介紹說。
「呀!梅露小姐,久仰!」
「楊先生,不要客氣,昨晚麗莎小姐我說你需要工作,我今早到我們分行找了負責人,叫他給你一個工作,我要他安排一個外務主任給你,我想這個工作比較舒服吧!」她把我從頭到腳看一下,微微笑著說。
「謝謝梅露小姐的提拔。」我伸出手和她握著。她們二個忽然笑了起來。
「你們笑什麼?」我莫名其妙的問。
「你看看下面!」梅露小姐和麗莎同時用手指著我不知何時硬突起來的大陽具說。啊!我笑了,我們三人都笑了。接著我們三人向裡面走去,我走在二女之間,她二人又緊靠著我,我便自動的送上香唇和她吻了吻,又和麗莎吻個不停。
我的雙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右手摸梅露的陰戶,左手摸麗莎的乳房,雙手同時在動作。我的大陽具,她們二人也分別握著,一個握龜頭,一個握下根。我太快樂了。
梅露告訴我天體俱樂部的一切活動。她說道:「在這俱樂部中,你沒有見到的,沒有聽說過的,新奇的,刺激的,多得很,我敢擔保你一定會覺得驚奇!」
我緊跟著她倆走了五六分鐘行過一片竹林,到達大體俱樂部重地了,一個黑人赤著身和一個瑞士小姐含笑迎兩來。梅露小姐替我介紹,「這位是大體會的創設人,傑克先生。「這位是蓮娜小姐,是宣傳秘書。」
我分別和她們握握手。梅露小姐說:「楊先生,你到這兒來就要客氣了,請你愛怎麼樣子玩,就怎麼樣的玩,隨心所欲!」
於是她們領著我走進一個布幕內,她取出一張表格,我也就不客氣的接了下來,抽出筆,將上面的問題一一寫好。
接著又來了幾個資格老的會員,她們要我在美麗天使像前宣誓。這誓詞之內意思是要我盡忠於俱樂部,決不把這兒一切告訴外人,也不把這兒男女關係洩露出去。
我宣誓過後,大家便毫不客氣摟著吻起來。大家又自動的脫衣服,梅露一邊脫著衣服,毫不客氣的說:「楊!脫衣服吧!這兒沒客氣的,唯有脫去衣服才顯得真。」
梅露小姐手腳利落,一下子就把衣褲脫光。哇!一絲不掛,這美麗的韓國女人真迷人,尤其是她的下部,更是細白紅嫩,多令人響往呀!
我初次來此,脫去衣服比較慢,當我脫光衣服,赤裸的站在那兒,忽然聽到有人大叫道:「哎呀,這個大東西,真好,美死我了!」
見梅露和宣傳秘書蓮娜,同時都不客氣地跑了過來,緊緊的擁抱我,吻我,原來兩人見我這一陽具,都被驚呆了,拚命的緊抱著我,吻我,我還是生平第一次,被二個女人同時進攻,又是不同國籍的女人,一個吻上一個吻下,樂得我哈哈而笑。
我回頭一看,麗莎也被二個男士擁抱著,也是一個吻上一個吻下。我再偷眼一看,另一對男女,上面在吻著,下面在套著,二人淫聲四起,全無顧忌。他們正站著玩,女的大屁股搖擺不停,男的屁股更是輕重不已,二人正是棋逢敵手大幹起來。
我這兒被二女舐得「哼哼」,覺全身舒服,而這位宣傳,舐的工夫又真到家,舐得我龜頭的馬眼癢麻麻的。
我的嘴,被梅露吻得更是慾火奔放起來,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好像吃了甜甜的糖。
麗莎和兩個男人同時享受著,她的小嘴被黑人的大肉棒塞住,可是由鼻子裡傳出的喘氣聲,就知道她己是樂得有高興的地步了,下面的陰戶,被一個日本人奇形而灣曲的陽具塞進陰戶內,抽送著,
見她屁股直搖,男人粗硬的大陽具抽插的速度更快。
啊!這付春色無邊的畫面,這真是毫無顧忌任所欲為。
一陣狂亂過去,大家都靜止下來。我的陽精洩了梅露一嘴,梅露的淫麼我不知吃了多少。日本人的陽精洩進了麗莎的小穴內,弄得她的陰道口全是白色的液體,臉上紅紅的,可見她快樂已極。
大家相對一笑,表示人生真正的享受,他們牽著手,帶著我向海邊走,她們說是要介紹我看看別的男女作什麼,在玩什麼。這是讓新加入的人見識一下俱樂部的本色,我們一行人走到一個粉紅色的遮陽傘,那兒的男女有六人之多,完全赤裸裸的在一起幹。
梅露使向我笑笑,介紹地說:「他們在疊羅漢!」
我好奇的看一看美麗的梅露,回頭望見這六個男女,她們並不理會旁人在觀看,在自己忙欲追求自己的歡暢。每個人都顯得那麼的快樂,一點兒也沒有憂愁,沒有任何顧慮,知道如何享盡人生艷福。
這六個男女疊羅漢的玩法,是一個女人睡在地上,一個男人被陽具放進她的嘴裡,另一個女人嘴含著陽具,而她的陰戶卻被另一個上舔著。一個男人的大陽具,則含在一個伏在磨擦,另一個女人的陰戶就在這個男人的手裡,他替她在扣,她卻用嘴吻另一個男人的陽具。如此這般的玩著,玩得浪聲四起。
她們又領我走到藍色的陽傘邊去。梅露告訴我說:「這個傘為什麼用藍色呢?用藍色傘,代表麼,剛才粉紅色的傘是表示人多而享受的最高的刺激,因為他們出了精,洩了淫麼時,臉色都是粉紅色的。
我聽了,突然醒悟過來,說道:「這藍色的傘,他們是在麼中玩了。」
梅露對我的想像力讚美不已。我們走到藍色傘旁,果然見到好幾對男女在麼中玩。
這一對對男女,在麼中嘻戲著,有的在已經在交媾。海麼被幾個插穴的屁股扭動,弄成了一團一團的迴圈。他們在麼波之中,狂舞著,抽插著,女的發狂似的將小穴挺送向男人,讓陽距猛烈的頂得更深。
我看了片刻,又被帶到金色傘之下。我們看見許多男女,都在玩推車的花式,女的被男的捉住腳踝抽插,浪聲震天,她們叫著,笑著,一這都是樂到極點。
不過一這兒的設備有點不同,有特製的木床,床上鋪著金黃色的被褥,床沿凹了進去,正好容一個男人站在床前。見男女們正以人生最大的享受,拚命的在套插。這是神聖人生原始能力所能爭取的無上享受。男的站著,提著女人雙腿,有的男人將女人雙腿放在肩上,不過大家隨自己的方便而定。
我被她們領著觀看了所有會員們,在恃別設備裡玩著不同的姿勢,享受人生至高的快感。本來人生在世,如果終日生活在虛假的日子裡,是多麼的沒意思。天體俱樂部的組織,就是叫那些虛假的人們,脫去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生活在一起,隨心所欲,無所不忌,神話般的生活在一起,愛做什麼就做,沒有虛假,盡情發洩生活中的苦悶,毫無保留的享受人生。
這就是我如何加入這一組織,參觀了組織襄男女享盡人生的最高樂趣。我參觀了所有的一切,已是六點多鐘,這是因為秘密組織沒有裝設電燈,男女會員們有又穿起為裝的衣服,走回虛假的世界,去享受虛假的樂趣了。
在一個夜總會襄,我與梅露小姐,盡情的跳著三貼舞,所謂三貼舞,就是貼臉,貼胸,以及下面性器貼在一起。我和梅露小姐,每舞都是如此,有時,跟著熱情的昔樂跳得欲人高昇,我們討厭身上穿著虛假的衣服,我們同時覺得人生的生活,邪惡就產生在這衣服上,所以,我和梅露小姐跳熱情的三貼舞時說:「梅露小姐,我們下面的東西可對準了你的下面的穴洞嗎?」
「對準了,正好對準了我的洞中。」她熱情地說道。
「你覺得這樣貼著跳好不好?」我又問她。
「我討厭這衣服,使我們不能盡情享受,我的確需要你的大肉棒,真正的插進我的肉洞之中,那才是真正享受,才夠刺激。」梅露小姐如此真誠的說著。
我一聽她這一真誠的話襄又含有挑逗性的,我心想,今晚可真的遇到真正的敵手。
「是呀!穿著衣服跳實在不夠刺激!」我附和著說:「可是這裡又不能脫光衣服跳三貼舞!」
「這樣吧,我們到樓上房間去,到房間去跳一個痛快的三貼或四貼舞,可以真正全貼的舞吧!」
「對啊!我們快去吧,讓我們脫光了衣服,隨心所欲的好好跳個痛快吧!」她聽到我的提議萬分高興回答。
「那麼我們現在就去吧,我也有點等不及了。」我的慾火被他逗得高昇萬丈,來不及的說。
「不!我們要等。你能不能經得起一小時以上呢?因為,我們都是在找刺激呀!一小時以下,那才不夠味呢,越長越夠刺激,你必須經得起,別弄得我淫麼橫流,而毫無痛快刺激價值。」她很誠懇,而臉上也流露出渴望之色。
「哈哈哈!」我得意的笑說:「你能來幾次才夠刺激呢?」
「五次。」
「我最少給你插二個小時,夠不夠?」
「啊!我的甜心,你真能玩二小時,那真夠消魂!」她似乎有點不相信我長時間的功夫,而又高興的說。
「我們要玩通宵,還是玩一次?」
「隨你意思好了。」
「不!你說呀,我是不怕長的時間肉戰的,美麗的梅露小姐。」我勇氣萬倍的說。
「好!既然找刺激,我接受你的挑逗,那麼就玩通宵吧!」
「那我們來對今夜的肉戰,誰輸誰勝,打個賭如何呢?」我存著必勝的心說著。
「啊!這真是好生意,這樣吧,如果你能一夜干匹次,而且一次在一小時以上的話,那麼我就請你去巴致遊樂,一切的費用由我請客,如果你每次均在一小時以下,那麼你用舌給我舐桃源洞,而且還要用嘴給我舐身,如何,很公平的吧!」她笑得真美而艷麗,我看了她這嬌態,恨不得馬上就大幹。
「好!我們一言為定!」
「是!一言為定!」我起身替她穿起外衣,摟著她上了樓,僕歐告訴到我們七號最華麗的房間去住宿,我們像吃醉了酒似的迷迷糊糊的跟著僕歐走。
「快來吻我,我需要你火熱的吻,快!吻我!」梅露這個淫婦,一進房就等不及的說著。我急步到床邊,壓在她的身上,吻著她,四片嘴唇,緊緊的吻在一起,她伸手解開我的褲帶,直向我陽具摸去,柔軟的,緊緊的抓住我的陽具,我被挑逗得忍耐不住,我的手在她乳峰上摸著,另一手伸入三角褲裡,一層陰陰鬆鬆的陰毛,下面兩片陰唇,越摸越可愛,韓國女人的陰戶我今日才摸到,她已經淫麼直流,濕了她的三角褲,也濕了我的手。
「呀!你的手好會摸,摸得我痛快極了!」她扭著玉體奔放的說。我聽了她這樣淫蕩的話,我的手模得更緊,索性把手指插進去,她的桃源洞經我這一插,她的全身顫抖了,嘴唇更加用力吻著我,我一時性起,趕緊站起來,脫去衣服,正要想替她脫,誰知她早脫得精赤了。
女人到了慾火焚燒的時候,她往往比男人更急。當我看到她赤裸裸的下體,不禁讚歎了起來,她的香唇吐著香氣,乳房那麼豐滿挺著,皮膚雪白如玉,陰戶豐滿地隆起,肥白的陰唇擠在一起,顯得十分緊小。
我的大陽具不禁脹大了起來,比平時更粗大。
「呆子,你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上來,我見到你的大肉棒就已經想死了,快上來插我吧!讓我們玩個痛快,玩個通宵,來吧!」梅露小姐雙手張開,嘴唇半開、淫蕩已極。我也實在等不及了,我熱血奔騰,直壓在她的身上,她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好似怕我會跑掉似的。
我毫不客氣的握著大陽具向她濕潤的陰道口就插。
「啊!」我聽到她這時內心所發出的快樂的哼叫,知道她的性慾更起了,我略一用力,一個大陽具全部插入。
「啊!你儘管用力吧!好舒服呀!」梅露一連的浪叫聲,使我更加性起,我更用力的頂送,見她叫得更大膽,更淫浪。我倆翻來覆去,她猛扭著屁股,我猛烈的抽插,連連動個不停,我拿出我的本領,使她香汗直流。
忽然,她雙手緊緊抱著我,白玉似的銀牙咬得格格響,不一會兒,我覺陰戶內熱流直衝,她加緊扭動,也更浪了。我的大陽具仍然堅硬如故,絲毫沒有一點要洩出來的感覺,這時,我緩緩而動,進進出出隨心所欲的抽動著。
她那乳房因為受了剛才那一陣劇烈的衝動後呈現缸色,非常美麗動人,像成熟的果實,美味可口,我吻過她的嘴唇,又吻著她的乳房,我吸吮著一個,用手撫捏另一個。我一面摸,吸,一面還是不停的抽動著陽具,保持著經驗豐富的姿態,因為,我越玩越久,也使我達到從未有的高潮。
這樣不停的摸、吸、插,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梅露小姐已洩了四次之多,而且每次淫麼極多,可是她並沒求饒之感。
又是一陣撫摸,一陣吸吻,以及緩緩的抽插,四次高潮後的梅露小姐,又從醉迷中醒了過來,梅露小姐洩了,在發狂搖擺著屁股而且大叫浪哼中洩了,如此淫蕩而迷人的躺在床上不動。那醉人的浪態,真是迷人。
梅露小姐臉紅紅的,她半閉著媚眼,看我如此堅壯,驚喜萬分的說:「啊!動吧,插吧!讓我再增加第五次快感舒服,我告訴你,我旅行各國,什麼樣的男人我都有經驗過,從來沒有像這般舒服過,在我第五次痛快時我要求你要我一起出,同時達到高潮,讓我得到滋潤,你已經絕對的勝利,明大起我一定履行我的賭輸。」
「好吧!美麗的小姐,浪穴,要你認輸,我就答應你,現在你快動吧,我一定使你更舒服.更痛快」我決心而堅定的說。
這時我的大陽物浸在梅露小姐的穴內,它更加粗壯,更加堅硬,我拔了出來,看了一下。心想:小少爺,你要爭氣,要剛才一樣的堅壯,最後一次可不要被人家笑話!」
「把可愛的陽物給我吻一下吧,我要慰問它剛才的勇氣!」梅露小姐笑說。我將大陽物朝著梅露小姐嘴裡送去,梅露小姐一張口將大陽物含在嘴內三分之一,一面用手摸著未進入部份,一面嘴中的舌頭那吮著龜頭馬眼,使我感到非常舒服。
於是,第五回合戰事又開始了。我以剛才的威風,再度將我大陽具插入韓國甜姐兒的去。我大陽物剛入桃源洞,覺得穴襄熱流焚燒,熱得我舒服已極。
「別動!」梅露突然阻止我正開始的攻勢。
「為什麼?」我楞了一下。
「我們一起動,看誰先洩!」她提議的這樣說。
「好!」我答應她。我拚命的用力頂,她也發狂的用力頂,聽得雙方的肉肉時發出的「拍拍」聲,和穴內被陽物猛烈抽送得「滋滋」聲,大床也在「支支」地伴奏,再加上我們自然的呻叫,成了一曲美好的交響樂。
梅露小姐咬緊牙關,隨著我的衝刺的雄姿,迎湊著。這樣插了約二十分鐘,梅露小姐的搖動也跟著我的抽送快了起來,她拚命的浪叫著,拚命的將屁股挺著。
我的屁股用力的往下壓,梅露玉臀搖擺,上迎下挺,她的淫精如黃河缺口,不斷向外猛瀉,從屁股溝一直流到床上。
她淫蕩的聲音,越來越響,突然,她的動作更劇烈,更發狂起來,我的動作也隨之加緊,淺淺深深,翻來覆去,欲仙欲死。
猛然,我的陽具以及陰毛,覺得有一股熱流,使我全身一陣舒服。原來梅露她雙手緊抱著我,玉體一陣顫抖,牙根一咬淫精如火山暴發一般,從子宮洩了出來。於是,我將身子用力不停的衝擊。但是身下的梅露小姐,嬌弱無力的哼著,她吻著我的臉,我擡起頭來,一見之下,現在的她,已不像先前的她,蓬頭散髮,是大屁股仍然不停的左右搖擺。過了一會,我的動作加緊起來。
梅露問道:「是不是快要出來,你可要告訴我呀!」
「是的!」我忽然覺得屁股上一陣麻醉,全身舒服無此,我拚命的狂抽急送,龜頭次次都抽到她的花心,一陣熱流的濃精,直洩梅露小姐的子宮內。
這一陣濃精洩得梅露小姐狂叫,她好像發狂似的一陣急搖,我的劇烈猛抽,使她更加舒服無比。我們均在這干鈞一發之中,緊緊的抱著對方,把持著這痛快的每一分一秒時間,享受著人生最完美,最痛快,最舒服的至高無上享受。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