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聖墟》415

Ethan
本文:2024-06-10T11:50:20
第四百一十五章 勾搭你妹

星系中,一顆又一顆星球滾滾而動,看着壯闊,也很瑰麗,可這是近距離視角的體現。

如果拉遠距離,放眼蒼茫的宇宙,一顆又一顆的星球又算得了什麼,那是多麼的渺小,微不足道。

總體來說,遙望宇宙,那是一片死寂,絕大多數地域是永恆的黑暗,沒有聲息,沒有生命,有的只是冰冷與枯寂。

蒼茫的宇宙,哪怕橫渡很多星系,有時也難以尋到生命體,無數歲月以來,都在經歷大爆炸時代後的寂寥。

此時,一輛馬車悠悠而行,踏着星光,沿着未知的路徑,向着宇宙中少有人問津的一角蠻荒星空而去。

這很不可思議,馬車不斷消失,從蟲洞中跳躍,遨遊星空中,再次選擇新的蟲洞,駛向遠方。

這十分驚人,哪怕不是真正靠自己的肉身遨遊星海,可藉此遙遠年代開闢的路徑跨越這麼長的距離行走也了不得!

這是一頭天馬,通體金黃,馬鬢毛很長,垂落下來,宛若獅鬢,這頭天馬太神駿,高大而威猛,晃一看很像是一頭聖獅子!

它拉着一輛金色戰車,與它同色,熠熠生輝,踏天而行,當穿過最後過一條蟲洞時,終於抵達目的地。

“到了嗎?”金色的戰車上,一個男子開口,聲音還算年輕,他走下戰車,站在星空中,俯瞰周圍。

下方一顆水藍色的星球,緩緩轉動,繞太陽而行。

這是地球。一輛如同聖獅子般的天馬,拉着一輛古車,載着一個男子到了此地,凝視近前的星體!

他身穿黃金戰衣,沒有光澤,很暗淡,且體表附着灰霧,遮攏軀體。

與此同時,一輛獨角熊滿身都是土黃色鱗片,咆哮着從不遠處的一個蟲洞鑽了出來,拉着一輛青銅戰車。在上面,有一個男子,身穿青銅戰衣,瀰漫着白霧,也籠罩軀體大部分,俯視地球。

在那頭馬鬢毛很長的神駿天馬畔,那個身穿光澤暗淡黃金戰衣的男子開口,道:“唔,晴嵐你來了。”

滿身土黃色鱗片的獨角熊發出精神咆哮,震動外太空,它所拉着的古戰車上,那個身穿青銅戰衣的人略微頷首,並道了一聲楊宣兄。

這兩輛神秘戰車,還有兩個神秘男子從宇宙繁盛之地而來,出現在地球外太空中,若是被人感知到,一定會心驚。

不過,附近的太空探測器失效,察覺不到他們。

“我們兩個負責鎮守在這裡,預防意外,其實根本動不了什麼手腳,也只能看着而已。”身穿暗淡黃金戰衣的男子楊宣說道。

“我是被髮配了。”晴嵐開口,長髮飄起,一身青銅戰衣十分古樸,俯視着下方的地球。

雖說他們也是隻是藉助蟲洞而來,可是能獨自上路,遠距離而行,來到宇宙的一角地帶,也算是非常驚人。

楊宣點頭,道:“這顆星球還真是古怪。對了,你族也有後輩進入下方那顆曾經排名第十一的星體尋造化嗎?”

晴嵐瞥了他一眼,道:“你有一個聖女族妹在下方吧?”

楊宣聞言臉色頓時僵住,他的年齡比那位聖女族妹的祖父年齡都要大,這個輩分讓他臉色木然,好半天才道:“她走的是雁蕩山星路。”

隨後,他們分別取出一物。

身穿青銅戰衣的男子晴嵐取出一顆銀色眼球,如同玉石般,道:“這是昔年一位千里眼大成的前賢坐化後所留的神物。”

說是千里眼,其實能夠看到的景物何止千里、萬里那麼簡單,能洞穿虛妄,絕世超凡。

楊宣也取出一物,竟是一隻金色的耳朵,光澤瑩瑩,他開口道:“這是昔日順風耳大成的金身羅漢所留。”

就這麼一瞬間,他們洞徹萬物,一隻眼球還有一隻耳朵開始發揮作用。

剎那間,他們看到海王星、火星方向那裡有很多戰艦,在尋找着什麼,甚至能以金色耳朵接受一些古怪的波段。

“機械族很了不得,這是在尋找捷徑,想要整體破入地球嗎?嗯,聽聞導致機械族起源的某一株無上古樹有部分殘根在這顆星球上。”

機械族,據悉是某株神秘古樹的花粉灑落在金屬上導致通靈,演化出該族,最終迅猛進化,發展出燦爛的文明。

“不光是機械族,還有其他生靈跟他們合作,已然聯手,想解析地球場域,尋找漏洞。”

不得不說,銀色的眼球還有金色的耳朵,作爲古代大能千里眼與順風耳的道果結晶體,實在恐怖。

這麼遙遠的距離,都能洞徹一些事!

隨後,他們轉移注意力,催動銀色眼球與金色耳朵,真正開始關注地球,蒐羅各種有用信息。

不具備威脅,沒有殺傷力,這兩種道果結晶體散發微弱的漣漪,並未被地球上的殺伐場域所阻擋。

“有意思,這些土著中倒也出了個人物,你聽到了嗎,順風耳傳來的進化者的各種雜亂的聲音中提及一個人,滅掉一部皇朝人馬!”楊宣訝異。

身穿青銅戰衣的晴嵐點頭,道:“的確出乎預料,我以千里眼尋覓,看一看能否找到這個特殊的人物。”

過了很長時間,晴嵐很意外,露出訝色,道:“巧了,看到一個人,練有‘金菩提呼吸法’的前兩層,進攻時所凝結的能量體也是金菩提形狀,這或許是你族的戰兵,應該是你那位聖女族妹的手下。”

提及他那個族妹,楊宣的臉色又略微僵硬,從進化的角度來看,他雖然還很年輕,但是怎麼也比那個族妹都大多了,甚至比她的祖父都大幾歲,這種輩分太糟糕!

“唔,會你族呼吸法的人很倒黴,貌似在被一個土著暴打,快來看。”身穿青銅戰衣的晴嵐不懷好意的說道。

楊宣凝視,並且催動金色的耳朵,集中向那個方位。

毫無疑問,動用這兩種道果結晶體,對自身的實力有很高的要求,因爲接收到的雜音等太多,需要排除。

實力不夠強的話,自身精神說不定都會被衝擊的崩潰。

哪怕如此,他也只選擇進化者的聲音,普通生物的音波都被排斥在接受範圍之外。

同時,他還注意鎖定特殊區域,針對單獨目標,這就省力多了。

晴嵐略帶幸災樂禍之色,道:“有意思,那個施暴的人名叫楚風,似乎就是此前滅掉嶗山星路的土著,現在對上你們這一族的人。”

起初,楊宣還只是面無表情,但馬上臉色就不是多麼好看了,聽到下方那個土著與那個會金菩提呼吸法的人的對話。

“雁蕩山星路來的聖女,你大爺的!”

居然是這種話,楊宣臉色微黑,他那聖女族妹的大爺不就是他楊宣的爺爺嗎?那個土著連帶着他們這一脈也給罵了。

晴嵐帶着笑,在外太空看熱鬧。

楊宣黑着臉,道:“那個捱打的人應該是我族妹的手下。”

地面上,楊霖感覺很冤,他也只是稍微強硬了一點,請這個土著去雁蕩山,去見他們的聖女,結果就直接被暴打。

起因真不怪他,誰叫那個土著提及“聖女那種生物”,這種口吻太過不夠友好,要知道聖女身後的道統恐怖無邊,有血氣的鼎盛的聖人,從漫長歲月前一直活到現在,這樣進化道統的聖女怎能不被尊敬?

所以,楊霖語氣嚴厲,爲這個土著糾正錯誤,結果他倒了八輩子血黴,憑他枷鎖十段的實力竟打不過這個兇殘的土著,自身被暴揍不說,還被奚落。

“看你一身疙瘩,背後還生着銀色肉翅,肯定是銀翅夜叉族的吧?”楚風邊打邊問。

楊霖奮力反擊,哪怕被打的很慘,依舊在吞吐金菩提呼吸法,身外到處都是金菩提能量體,跟他對抗。

“我是夜叉族的!”他大方承認。

“你真是該打,我揍不死你!”楚風道,這個人語氣不好也就罷了,居然還要帶他去見夜叉族的聖女!

他雖然有過豪言壯語,要狩獵神女、天女等,可如果是一隻母夜叉的話,還是趕緊跑路吧,惹不起。

楊霖大怒道:“憑什麼我是夜叉族的就該打?”

“因爲,你太可惡,讓我去見母夜叉!”楚風也大怒道。

他對相關的神話傳說有些認同,親身經歷過一些事後,覺得總有些道理,面對母夜叉這種生物,還是有多遠跑多遠吧。

外太空,楊宣面龐略微抽搐,臉色越發的黑了,他們這一族血統高貴,什麼時候成爲夜叉族了?

地面上,楊霖聽聞後感覺冤到極點,憤懣無比,怒道:“聖女跟我不是一個種族,我只是她的追隨者,她的地位與身份超然到無法想象,她來自聖族,可俯瞰星海!”

“不是一隻母夜叉啊,早說啊,我一直想狩獵那個,啊哈,結交域外聖女、天女呢。”楚風說道。

並且,他還補充問了一句,道:“你們的聖女所在的種族是人形的嗎?”

“哈哈……”外太空,身穿古樸青銅甲冑的晴嵐笑了起來,回頭看向楊宣,道:“這個土著有點意思,看樣子是想獵豔,盯上你妹妹了。”

楊宣黑着臉,俯視下方,道:“先是罵我祖父,又質疑我們的種族,現在還敢褻瀆我的聖女族妹,這個卑鄙無恥下流的土著,等我降臨打不死他!”

“哈哈……”晴嵐暢快大笑。

地面上,楊霖感覺忒憋屈,也無比彆扭,這個小子問的是什麼話啊,還在談論什麼人形的,這還用問嗎?他沒好氣的迴應。

“我們的聖女,風華絕代,光芒照耀整片星空,數不盡的英傑盡折腰。她帶着善意來到這顆星球,不想與你等衝突,所以想請你這樣的人過去面談。”

“還不錯。”楚風點頭,然後問道:“你們的聖女在哪裡?”

“雁蕩山中。”楊霖答道。

雁蕩山!

楚風吃了一驚,這可是三山五嶽中的三山之一,太有名氣了,這座山對應着的星路絕對不簡單。

他警醒!

直到這時楚風的心思才沉澱下來,在此之前他的心猶若懸在虛空中,似那無根浮萍,黃牛、大黑牛還有林諾依等人相繼離開,此生可能再也見不到,生離死別,讓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所以,這一路上他任憑心意行事,看到這羣外星生物就不爽,一路走,一路暴揍。

楚風沒去雁蕩山,他可不想找不自在,這個所謂的追隨者都是枷鎖十段的高手,那個聖女肯定深不可測。

最起碼,她現在還不敢走出摺疊空間,已經說明問題,進化層次肯定非常高。

楚風決定去進化,趕緊提升自己,開啓各座名山道場!

臨走前,楚風又踹了楊霖一腳,道:“別擋路,下次我去見她,今天沒空。”

楊霖火冒三丈,但是真打不過這魔王,而且冷靜後,從心底裡他居然還有點感激,因爲早已聽聞過,落在這魔王手裡人一般都會被打死,然後吃掉,無比兇殘。

今天,他覺得慶幸,細細想來還應該謝這土著魔王的不殺之恩。

外太空,晴嵐樂不可支。

而楊宣則惱怒,臉色難看,地面上那個小子還真是囂張,如果能夠降臨下去,他真的想親手教訓那個叫楚風的傢伙。

刷!

最後,他沒忍住,催動那顆銀色的眼球,將一身能量全部注入進去,頓時讓它射出一道刺目的光束,貫衝向地面。

“你瘋了?!”晴嵐驚叫。

“無妨,我只是讓它顯化異象,沒有催動神術!”楊宣說道。

地面,楚風嚇了一大跳,天穹上莫名落下一道銀光,在附近綻放,很醒目,也很神聖,無比驚人。

這明顯是衝他來的,險些劈中他!

好像沒什麼威能?可是,還是嚇了他一跳。

楚風不滿,衝着天穹比劃手指,道:“你妹!”

域外,晴嵐先是發呆,而後哈哈大笑。

楊宣則麪皮抽搐,心中默默道:“妹妹啊,早點從雁蕩山出來,幫我滅了他!”

刷!

他又一次催動銀色眼球,落下一道光束,嚇唬楚風。

“沒完沒了,這是哪來的光,是想嚇唬我,還是想勾搭我?”楚風驚疑不定,有點心虛,最後豎起手指,道:“勾搭你妹!”

這一刻,晴嵐石化,楊宣則差點黑化!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