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于操到了當年的美麗女同學

冰心
本文:2024-05-16T23:38:36
李健、陳正、張潔是初中同班好友,人稱鐵三角。背后有人傳是三角戀。其實,從外觀上說,李健與陳正差不多,中等個子,有棱有角的,很陽光帥氣。同時,兩人的學習成績也是旗鼓相當,誰也不輸誰。美麗聰穎的張潔雖然也渴望愛的滋潤,但她無法從兩人中取舍,三人心照不宣,保持著純潔的友誼。
中考后,李健由于在考試中失誤,本來在三人中成績稍好的他竟沒有考省重點的縣一中,只進了普通高中縣二中。陳正、張潔順利進入了縣一中。從此,三人雖然偶有聯系,但感情的天平已經傾向了陳正,近水樓台的他不失時機地向張潔發起猛攻。張潔淪陷了,在高二年級就獻身給了陳正。在陳正的情欲潤澤下,原本就清麗脫俗、嬌豔可人的張潔越發出落得美貌無雙,舉手擡足間風情萬種。
三人在一起的時候,陳正和張潔還保持著距離。但李健早已知道張潔已經倒入了陳正的懷抱,並且誰都可以看出張潔被男人開苞了,眉梢眼角盡是成熟風情,俏臉蕩漾著誘人的紅暈,櫻唇潤滑光澤,酥胸上雙乳高挺,細腰盈盈一握,臀部越發渾圓挺翹,整個身段玲珑凸翹、豐腴圓潤。
張潔選誰是她個人的事,但李健恨陳正落井下石,在他失意落魄的時候偷偷摘取了果實,並且刻意瞞著他,也恨張潔目光短淺,在高中階段就輕意選人。因此,李健暗下決心一定要出人頭地,爭上一口氣。
工夫不負有心人,三年的不懈努力贏利了豐厚的收獲,李健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績順利考入上海交通大學金融系,這在一年考不上幾個重點的二中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而一中雖然上本一的錄取率都在70%以上,但沈迷于各種性愛的陳正和張潔卻考得很不理想,張潔勉強上了省城的師范大學,而陳正卻只上了師專。
大學期間,張潔在書信中多次向李健表示后悔與陳正相處。但李健幸災樂禍,對張潔的示愛不置可否。陳正知道自己的專科可能會失去讀本科的張潔,加緊了對張潔的管制,一有機會就直奔省城,向張潔的校友同學們亮明自己的身份,在校園的各個角落甚至宿舍里向張潔強行求歡。
張潔雖然很不情願,但一次又一次無可奈何地屈服于陳正的野蠻蹂躏,對自己的婚姻前景一片茫然。
畢業后,陳正和張潔按規定回到了縣城所在的鄉下中學教書,不同學校,陳正只能在初中,張潔教高中。高中女教師與初中男教師結婚,這在鄉下一般要被人瞧不起,因爲傳統的觀念中男人要比女人強。張潔無法脫出陳正的控制,終于郁郁寡歡地下嫁,過起了沒有滋味的小日子。
李健畢業后到了特區深圳,找了一家證券公司,僅僅兩年時間,月工資就近兩萬元,差不多相當于張潔她們在鄉下一整年的全部收入,過著悠閑富足的生活。
由于天各一方,也由于三個間曾經的尴尬,李健和張潔已經很少聯系了,再次遇見是在七年后的暑假,張潔學校高考突破,組織畢業班的老師到深圳旅遊。
剛出門,張潔就迫不及待地給李健發了短消息,告之馬上到要深圳,能否撥冗接見。短信發出后,張潔有點后悔,自己怎麽會如此急著想見到李健,又害怕遭到李健的拒絕,她突然希望李健已經換了手機,無法收到自己的短信,因爲這個號碼已經一年多沒有打過了,怕引來陳正的暴打。
李健手機沒有換號,收到張潔的短信,他馬上預感到這次相見會發生點什麽,他想到自己這麽多年了,竟然還是不能忘記張潔,不知她變化了沒有。
李健回複說他的手機二十四小時開著,請張潔隨時聯系。
下機、隨團、登記、住宿,張潔進入自己房間后撥通了李健的號碼,告訴他自己的行程安排和住宿地點。李健說晚上請客,要求張潔下午參觀完世界之窗后與學校的旅行團分開,他會到酒店大廳等她。
相見的一刻在難奈的等待和啓盼中終于來臨。李健坐在酒店大廳的沙發上,看見張潔從門口飄然而入,一身潔白的長裙象水銀般向四周流泄,裙裾飄灑間竟如仙女下凡引人注目。
李健本想心如止水,但在看到張潔的一瞬間卻感到無法呼吸。如此美妙的女人,多年沒有見到,也已經生了孩子,依然還是那麽美麗、那麽誘人心弦。
張潔亭亭玉立于李健身前,微微笑著,長發披肩,披灑而下遮覆在肩膀,美目流盼,唇紅齒白,風情萬種。高聳的酥胸在喘氣間不停地起伏顫動,腰肢細巧而豐潤,向而是聳翹而起的渾圓玉臀,長裙緊貼在身上,浮現出從胸、腰、臀、腿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線。
“你……還是那麽的美麗……”李健站起身,握住了張潔伸過來的白嫩小手,望著她美麗如昔、更添妩媚風情的俏臉,情不自禁地迸出這樣的一句話。
“都老了,成老太婆了,你才沒有變。”張潔羞紅了臉,勇敢地迎接著李健咄咄逼人的注視。
“過得好麽?”李健沒有放手,那小手握在手中軟軟膩膩的,感覺很好。
“很不好。”想到自己所受的委屈,張潔忍不住眼眶濕潤,快要掉出眼淚來。
“啊?先不談這個,晚上想吃點什麽?”李健回過神來,趕緊轉移話題。
“隨便吧,我要先洗個澡。”張潔有些機械地回答。
“好,我在這等你。”
“還是上去等吧,同屋的她們去吃晚飯了,要看完民族風情表演才回來。”
上樓、回房,張潔請李健先看看電視,自己拿著衣服進入了衛生間。
李健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看電視,衛生間里嘩嘩的流水身攪得他心神不甯。他想象著噴頭下張潔白嫩豐滿而又苗條的身子,水流從豐挺的乳峰流淌而過,流過平坦的小腹,在雙股間滑落到地面……李健感覺到自己的陽根勃然而起,緊緊地頂在自己的褲子上。
多年的渴望、多年的憤恨、多年來在想象中無數次淫辱的嬌美肉體近在咫尺,李健再也忍不住,跳躍起來,三下五除二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挺著一根雄糾糾、氣昂昂、熱騰騰的龐然大物,用力推開了衛生間的門。
“你……”張潔在李健推門的瞬間驚慌失措,后悔剛才沒有把門鎖上,也許是自己潛意識希望李健進來吧。
“張潔……”李健大吼一聲,撲了上去,從后面緊緊摟住了被熱氣蒸發的更加紅潤白嫩的滑膩身子,雙手握緊了張潔胸前兩只豐潤的奶子,下腹挺上前,威風凜凜的肉棒堅硬地頂在了張潔渾圓聳翹的臀部,插入誘人的臀溝里。
“啊……”該來的終于來了,也許這就是自己盼望的結果,張潔在被李健摟住時就癱軟了身子,倒在了男人雄健的懷里,並且主動仰起了優美的下巴,迎接男人緊壓下來的嘴唇,兩人急切地緊緊吻在一起。
張潔赤裸的胴體,那樣的嬌嫩雪白,豐腴而又成熟,沐浴后更加透著醉人的芳香。粉紅的乳頭由于男人撫摸發硬翹起,挺立在高聳白嫩的乳峰上,纖巧的腰肢下小腹底下的那團毛茸茸細軟亮澤的黑色陰毛柔順地貼伏在豐隆的陰丘上,渾圓滑膩的玉臀向后扭動著,迎合男人粗大的肉棒在臀溝間的頂磨。
李健無法忍耐,急切地壓低女人的身子,把她壓伏在梳妝台前。張潔兩手撐在台上,腰肢下彎,臀部上翹,露出了那豐腴濕嫩的小肉穴,形成了誘人后交姿勢。
李健心血澎湃、熱血上湧,下體此時候已經硬得發漲了。他把龜頭扶正,找到那浪水四濺的小穴口,雙手把緊女人細嫩的腰身,一個挺刺,整個又粗又長的肉棒全部盡沒,直達女人的小穴深處。
“啊……啊……”在男莖進入的一瞬間,張潔就大聲浪叫起來,圓臀輕扭,迎合男人的插送。
遲來的愛欲,久違的快感,使李健一進入就快速地驟風暴雨般地抽弄。張潔的反應和表情讓他心動不已,沒想到張潔會到深圳來,更沒想到張潔才來半天,自己就和她這麽快地做愛了。
李健邊插邊看著鏡子里兩人的模樣,張潔白皙的臉紅彤彤的,眼神迷離,挺動臀部,腰肢扭擺,白玉般豐滿的乳房上下抖動搖晃,一陣陣的乳波蕩漾,小嘴里不停地“喔……喔……”嬌喘浪哼。
兩人狂烈地性交著,李健欣賞張潔動人的嬌媚神態,一邊抽弄,看著自己堅挺的陽具在張潔雙腿間濃黑毛叢中鮮嫩緊密的肉縫里進進出出,張潔扭擺腰臀,豐白挺立的乳房搖蕩著,肉洞里淫水淋漓,兩人的交歡之處已經是濕漉泥濘,“滋……滋……“的交接聲不絕于耳,浴室里淫聲一片。
李健馳騁在張潔豐滿白嫩的肉體上,感覺真是太美妙了!這個初中時的同班好友,高中時背叛了自己的嬌美女人,此時正在自己的胯下婉轉嬌啼、淫呻浪吟著。
張潔的肉洞里又流出了大量的淫水,李健的陽具每次插入時發出“咕唧……咕唧 ……“的響聲,她雪白嫩軟的圓臀搖動著往后頂撞,豐滿白嫩的臀丘與李健的腹部相碰,那豐潤的彈性使李健舒爽萬分。
李健快意地在張潔的肉洞里抽送,抓住她的雪嫩臀丘,揉捏著,又滑又嫩的感覺。李健感到在不停的抽動中,張潔的肉腔里越來越熱,越來越滑,她的肉壁吸收的力度太強勁了,他的龜頭已經酥麻麻的,強烈的射精欲望已經直達龜頭。
“啊……啊……我……我不……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張潔緊窄的肉洞里的壁肉把男人的陽具用力地夾裹著,男人的陽具被嫩肉一夾,全身舒服透了,忍不住將陽具用力地往前一挺,頂進了正在不停蠕動的子宮頸上,龜頭被緊緊地吸附在頸口上。
“哦……喔……”張潔低聲叫喚著,雪白的圓臀前后抛動,一陣陣無法遏止的絕美快意襲來,小穴深處一股陰精狂湧而出,淋濕了男人本已酥麻的龜頭。
李健也無法忍住那高度的快感,大吼一聲,龜頭一麻,陽具抖動著將火熱的精液噴射出來,全部射在張潔的子宮里。
張潔感覺一股熱燙的液體噴在她的小穴深處,她的子宮再次痙攣起來,肉壁一陣急劇的收縮,緊夾著男人抖動射精的陽具,嬌軀顫抖,圓臀上的嫩肉也劇烈地抖動著,接著四肢像癱了似的整個身子軟綿綿地趴在了梳妝台上。
兩人平靜下來后,靜靜地互相幫對方洗干淨身子,出來穿上了衣服。
李健請張潔去海邊吃海鮮,兩人坐在臨窗的角落,互訴著衷腸。李健才知道張潔這麽多年,在陳正的淫威下過著屈辱的生活。陳正畢業后連續考了兩次本科,均沒有上線,后來就沒有心思考試了,只好留在初中混過日子。因爲怕張潔會甩下他,陳正想了很多辦法,不讓她單獨在外,不許她與別的男人接觸,而在家里就是他玩弄泄欲的工具,稍有不從就連罵帶打,威脅她如果分手就要殺她全家。
李健已經不再恨張潔了,因爲一切都是陳正惹的禍,但他對陳正這樣的下三濫也是沒有辦法。他只能給她溫情的四天,張潔她們只有四天在深圳。李健對陳正最大的報複和泄恨就是給他戴一頂大大綠帽子。
接下來四天,張潔聲稱身體不適,不再隨團活動,待其他教師都出去活動以后,她就和李健混在一起,她和他做愛的次數簡直是數也數不清,在床上、在沙發上、在餐桌上、在沙灘上,躺著、坐著、站著、跪著,兩人的熱情是一點即燃的狂飙,超越沸點的引爆極限。李健爲了珍惜次的機遇,買了偉哥和其他春藥,把張潔操弄得死去活來、欲仙欲死,幾乎要脫精而亡。
(完)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