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聖墟》390

Ethan
本文:2024-05-16T11:30:39
第三百九十章 紛紛駕臨

雷擊木通體烏黑,像是墨玉般,略微帶着晶瑩光澤,此外雷擊木上還有一根嫩條,長有幾片葉子。

即便漫長歲月逝去,葉子依舊鮮嫩翠綠,帶着生機。

同時,有電芒偶爾哧的一聲衝起,這是曾經遭受雷擊後所承受的的毀滅之力,後來植株未死,接着生長,滋生雷電。

雷擊木蘊含着先天生機。

毀滅與新生共存,這就是它的奇特之處。

這種樹木太稀有,一般遭遇雷劈後樹體直接就死亡,哪裡還能生長,尋遍名山大川也很難找出幾株。

最起碼楚風費勁巴拉在外面找了一大圈都沒有發現。

而在廢墟中,在真龍巢穴附近,卻有那麼一大堆,成千上萬根,簡直不可想象!

最近的一根距離邊緣地帶很近,但是楚風卻沒敢輕舉妄動,這是遠古龍之神城所在地,地勢特殊,殘破場域恐怖!

“真龍巢穴,我來了!”歐陽風腆着肚子,呱的一聲大叫,這貨居然膽大包天,釋放自己的氣機,向前邁步。

“你給我老實點!”楚風想去抓住它。

“別動,我是真龍天子,在這裡是我的主場,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天命所歸!”蛤蟆叫道。

因爲,它真的感覺很特別,遠處龍洞那裡像是有什麼能量在跟它共鳴,在呼喚着它。

現在它憑着感覺邁步,想要跟那股能量交融,希冀能踏足真龍洞穴中。

楚風沒拉住它,蛤蟆嗖的一聲就衝進廢墟,腳下符號閃爍,它體內血氣溢出,原本躁動的古地頓時平靜,沒有發生危險。

後方,幾人看的心驚,尤其是楚風更是不解,那場域符文對它失效?!

他皺眉,很快意識到原因,有些驚人的場域能摹刻下各種印記,比如某種生物的血液能量的印記,比如精神印記。

這就意味着,在埋下磁石時,對一些族羣可以進行有針對性的佈置。

顯然,昔日的場域大宗師很逆天,針對龍族,這裡近乎是坦途,沒有什麼威脅。

“哈哈……”蛤蟆歐陽風大笑不止,回頭斜睨楚風,道:“爺去奪造化,等我成爲逍遙境的高手,回頭收你爲坐騎!”

楚風的臉頓時黑了下來,這傢伙一直不服氣,居然還想造反,收他爲坐騎,實在是……欠打!

“小蝌蚪,別得瑟,趕緊向前去採摘龍血草,也扔出幾根雷擊木!”虎王喊道,他雙眼冒賊光,一臉希冀之色。

事實上,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大黑牛等都跟活見鬼般,這個欠抽的蛤蟆居然真的能如履平地,可進龍巢?

轟!

這時,蛤蟆突然慘叫,因爲它那裡發生大爆炸,這一刻它渾身焦黑,連竄帶蹦,快速向回逃。

“啊,救命啊!”

此時,它的直覺告訴它,要完蛋了,早先的共鳴消失,這裡對它來說變得危險。

砰砰砰……

蛤蟆很慘,幾乎是一路被炸出來的,血肉模糊,一條腿差點斷落下來,悽慘嚎叫。

這讓幾人都面色變了,一陣驚悚。

楚風快速扔出去幾塊磁晶,都早已刻好場域符號,落在廢墟中,他在接引蛤蟆,助它脫困。

“嗷!”蛤蟆大叫。

幸虧走進去沒多少步,不算很遠,不然它必死無疑。

等它出來時,都發出陣陣肉香,強韌如它的肉身滿是裂痕,一條腿骨折,差點斷開。

歐陽風鬱悶的想一頭撞地,身爲神獸,直覺最是敏銳,有時候它們的各種判斷都是基於這種本能神覺。

然而,今天開始時還不錯,後來突然就變了。

“還是一家人嗎,坑自己人,忒不是東西了!”蛤蟆憤怒,對着真龍巢穴叫嚷。

“別叫了,你體內應該有龍血,但不純粹,所以最後遭受阻擊!”楚風說道。

這片地帶曾經佈下驚天場域,他判斷應該只允許純血真龍接近,可以平安進去,其他生物不行。

除此之外,那就只能依靠場域手段來破解。

楚風走過去,幫蛤蟆接斷骨。

歐陽風頓時淚眼汪汪,道:“謝謝誒。”

但緊接着它又慘叫:“嗷,你要謀殺啊,鬆手,我的腿斷了,哎呦,我服了,大哥,你是我親哥,快鬆手,再也不敢說收你當坐騎了!”

楚風拍了拍,站了起來,同時讓蛤蟆靠後,他來到廢墟邊緣,開始研究。

這很耗時,需要不斷推演,最終楚風動了,進入廢墟中,他想弄出一根雷擊木,其他幾人也跟進,協助他,聽他命令,不斷祭出磁晶。

但他們最後很慘,時間不長後,黑色能量光華騰起,他們被炸的灰頭土臉,滿身血跡,一路逃了出來。

“媽的,這是太陰雷,真陰啊,這是哪個狗屁場域宗師佈下的場域,就知道坑後人!”

一羣人不忿。

他們一個個都帶着傷,嘴裡向外吐血沫子。

不是楚風不強,實在是面對場域大宗師的手段,差距太大。

只能慶幸,這裡當年被打殘,不然的話進去就得死!

楚風很無奈,回想龍女送給他的那些石刻圖,曾經有一位場域大師也來過此地,想圍繞龍巢佈置,藉此地涅槃。

但是,那位場域大師失敗了,自身垂死時,留下一些石刻圖。

楚風早已記在心中,現在回思,認真思忖很長時間,有了一些想法。

他再次嘗試,結果這片地帶又一次鬼哭狼嚎。

“哎呦,疼死虎爺了,我不去冒險了!”

“兄弟,這次又走錯了幾步,老牛我都快被烤熟了,這次引出了太陽火精,差點把我的一根牛角燒斷!

“兒啊兒啊兒啊……”

“媽的,老驢你再敢亂叫佔便宜,我打不死你!”

……

可以說,在接下來,這裡雞飛狗跳,楚風不斷試驗,向裡推進,但是一次又一次被場域符號折磨的欲仙欲死。

“不行的話,把蛤蟆扔進去吧,反正它能走上一段安全距離,用它來探路。”

“大老黑,你敢!”蛤蟆跳腳。

轟!

接下來,又發生幾次大爆炸,幾人都吐血了,被傷的不輕,連龍女都衣不蔽體,雪白身體出現焦黑。

“楚風帥鍋鍋,我不進去了,我的老腰都要被炸斷了!”問題少女扶着自己的小蠻腰,狼狽不堪,滿身都是被雷電轟擊過的痕跡,小臉緊張,心有餘悸。

不過,楚風卻很投入,越來越有感覺,到了後來,讓他所有人都退後,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研究。

最終,他成功闖進去,扛出一根雷擊木!

並且,他拔出幾株龍血草,只是太可惜,這幾株寶藥在剛纔的大爆炸中,破爛的不成樣子,都殘缺不堪。

“直接服食的話,估計沒什麼大效果,統統拿去煉藥!”楚風說道,他將雷擊木與殘破的龍血草放進空間瓶子中。

“走吧,這地方等階太高,聖人棲居地不是目前的我們能夠探索的,等有朝一日我成爲場域宗師,肯定進龍洞,將逆鱗花、龍胎樹等都給挖出來!”

那種東西對於金身羅漢級的進化者都有效,更不要說是他們了,一旦服食,足以成爲地球上的絕頂高手。

其他人都覺得遺憾,空守寶地,卻難以得到最驚人的造化,比如那龍血草,遠處可是有一大片啊,就在龍洞前,可就是無法得到。

什麼精神能量,隔空御物等,在這個地方都失效,場域的威能無所不在。

“坑爹的龍巢!”歐陽風最不甘心。

“快走,我們剛纔弄的動靜太大,激活了這片廢墟中的部分場域,我感覺很危險,稍微再刺激一番,肯定會惹出大禍。”楚風神色嚴肅。

他盯着廢墟中那根高大的青銅柱子,發現它晶瑩燦爛,上面的那塊破布,也就是小半面旗子,獵獵作響,居然搖動起來。

“真詭異,龍族戰旗在動。”黃牛咕噥。

“走,不能久留!”楚風說道,而後又嘀咕道:“這地方適合坑人,以後如果遇上外星人,可以將他們引到這裡。”

楚風他們剛離開廢墟,走到外面,結果瞬間就被人堵住!

“唔,不錯,你們倒是有些本領,我喜歡。”出現幾道身影,這種一個身穿銀袍的中年男子,帶着冷淡的笑。

他實力非常強大,散發出的氣息異常恐怖,疑似撕裂九道枷鎖!

“你是誰?!”楚風問道。

“南海的龍王,你們越界了!”龍女開口,她的面色變了,認出對方的身份。

“南海老龍王?!”楚風吃了一驚。

“不,我是他的結拜兄弟,我叫龍澤。”銀袍中年男子帶着淡笑,他很神武,一看就是個了不得大高手,透發着強大的自信。

就是他身邊的幾個生靈也都不是弱者,全都瀰漫出驚人的能量。

龍澤又笑道,看向龍女,道:“侄女,你父親在南海纏住我大哥南海老龍王,怕他來東海的海眼,不過,我卻是自由身啊。”

“龍澤撕裂九道枷鎖,是南海龍宮的二號人物!”龍女告知楚風。

這讓楚風心頭劇震,大洋中的生物果然恐怖,簡直堪比降臨者,居然進化出這個層次的生靈,超越陸地。

不過,當想到扶桑神樹、龍血草等都相繼出現,曾被人得到後枝杈,他又釋然了,目前海洋中的造化的確比陸地上驚人。

想跟海中扶桑神樹比,那也只能等崑崙的蟠桃出世了。

“就你是楚風,連殺我兩個侄兒。”龍澤揹負雙手,帶着淡淡的笑容,只是略冷,也略顯殘酷。

黑螣被楚風擊殺於三清山,而南海黑龍二太子則被楚風燒死在江寧的紫金山,都是老龍王的心頭肉。

現在老龍王的結拜兄弟,另一頭南海老蛟蛇龍澤出現,自然不會善了,要殺楚風。

“剛纔你們進龍巢,都得到什麼了,都交出來吧。”龍澤微笑道。

“你做夢!”楚風說道,因爲妥協也沒用,他跟南海一脈的仇太深了。

顯然,龍澤早就來了,就堵在外面,等着奪他們的造化。

“呵呵,我可以饒你們不死,不過卻有個條件,你們除卻交出剛纔得到的東西,還要再進龍巢幫我採摘幾株龍血草。”龍澤說道。

這完全是將他們當工具用,逼他們去送死,幫他得進化寶藥。

龍女開口,道:“龍澤叔叔你過界了,這裡是我們東海龍族的地盤,而楚風是我請來的貴客,你來東海海眼挑事,這很不對。”

“侄女,今天我不爲難你,靠邊站吧。”龍澤說道,而後又看了一眼楚風,道:“怎麼不服氣嗎,形勢比人強,我知道你很厲害,掙斷七道枷鎖,但那又能如何?我可不是那幾個無法發揮出真正實力的外星人,今天我吃定你了,要麼臣服我幫我採摘龍血草,要麼立刻就死!”

龍澤以勢壓人,面孔冷冽,露出殺機。

在他後方的幾人也都露出殺意,盯着楚風。

“欺人太甚!”楚風看着龍澤。

“嗯,就是欺負你了,你能怎樣?!”龍澤哂笑,相當的霸道,一副很篤定的樣子。

“夜叉叔叔,將他們請走!”這時,龍女忽然開口。

“好!”遠處,虛影一閃,走來一人,通體泛着淡金色,這是一頭巡海的夜叉,不過實力很強大。

他竟然也掙斷九道枷鎖,這是東海龍宮的絕頂強者,僅次於東海老龍王。

金色的老夜叉,皮膚如同金屬般,緩步而來,盯着龍澤,道:“龍澤,你還是走吧。”

“你不是在南海嗎,居然悄然回來了。”龍澤冷笑,而後又道:“我既然來了,就不想走,這個楚風我必然要擒殺!”

隨後,他又放緩神色,不再嚴肅,看向老夜叉,道:“夜叉兄,機會難得啊,這個小子場域造詣不凡,趕他進龍巢,讓他去拼命,說不定真能採摘到幾株龍血草。”

龍女沉下臉看,道“你以爲我們東海的人和你南海龍族一樣,楚風是我的客人,夜叉叔叔怎麼可能會那樣做。”

龍澤淡笑,不看龍女,而是看向老夜叉,道:“如何,道兄?”

就在這時,不遠處出現一道身影,邁步而來,道:“南海龍族好大的威風。”

這是一箇中年人,最爲關鍵的是,他是人族,並非海族生靈,已經撕裂八道枷鎖。

此時,無論是楚風,還是大黑牛等人都心驚,這海底世界還真是非同小可,接連出現三位大高手,遠勝陸地!

“一個人族高手,真是意外啊,不過你終究還是差了一個層次,想管我們的事,恐怕得將自己搭進來。”龍澤淡淡的說道。

同時,他也有些驚訝,這個撕裂八道枷鎖的人類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這麼說,你執意要讓楚風進龍巢,爲你採摘龍血草?”這個人類男子問道。

他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穿着紫色衣袍,古代服飾,中等身材,雖然長相一般,但是氣勢很強盛。

“是又如何?!”龍澤露出戲虐之色,他準備將這個很凌厲的人類男子也留下。

“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我蓬萊仙島要保的人,你也敢動?”中等身材的人類男子露出冷笑,又道:“就是真的讓他進龍巢採摘龍血草,也輪不到你南海龍族獲取。”

蓬萊仙島?當聽到這幾個字時,無論是老夜叉還是龍澤的面色都變了!

楚風、黃牛、東北虎等人則更是心中不能平靜。

剛開始,楚風還對他心有好感,同爲人類,這個人在爲他出頭,可是聽到後面他的面色不是多好看了。

因爲,這個人說話太不中聽,什麼叫打狗還得看主人?這種說法也太不恰當了。

這時,中年人類男子看向楚風,道:“你能進龍巢採摘出來幾株龍血草嗎,我這邊有用。”

“進不去。”楚風迴應。

這個中年男子臉色頓時一沉,不再說話,而後衝着龍澤揮手,讓他離開,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雖然他只撕裂八道枷鎖,但因爲自報出身,來自蓬萊仙島,讓龍澤很忌憚,竟真的遲疑着,想要離開這裡。

楚風不爽,這些人將他當成了什麼?

龍澤也就罷了,註定不能善了,因爲南海龍族跟楚風間有舊怨。

而這個人類男子剛纔竟那樣說話,什麼打狗看主人,而現在驅趕龍澤後,要單獨留下楚風,該不會也想逼他進龍巢吧?

楚風覺得,哪個再敢牛氣哄哄,跟他得瑟,統統送上西天,讓他們明白花兒爲什麼那麼燦爛!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