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繼母美和奴隸3

Reader
本文:2024-05-16T11:27:13
星期三,到了應該去唐澤公寓的時間,美和仍然留在家裡,已經答應晃一不
再和唐澤見面。

  三點鐘剛過,門鈴響了,距離晃一回來還有一段時間。

  美和在紫色的內衣上穿毛衣和迷你裙來到玄關:「請問,是哪一位?」

  「是我。」

  打開門時,看到唐澤。

  兩個人的視線相遇時,唐澤露出淫笑。

  「請走吧,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

  「因為妳沒有來,我只好親自來找妳。美和,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唐澤
的眼光盯在美和身上,好像視線看到裸體。

  唐澤解開腰帶,靠近美和。

  「不要、不要過來,求求你出去吧。」

  美和的話一點也發生不了作用。

  「脫光吧,然後向我道歉。」唐澤把美和逼到牆邊,用手扳起下巴。

  「啊……求求你……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什麼結束了呢?美和,還不快脫光衣服。」唐澤把美和的毛衣拉起,看到
腰上有紫色的吊襪帶。

  「哦,原來在家裡也穿這麼性感的衣服。這是妳老公的嗜好嗎?」

  美和想推開唐澤,但唐澤反而脫下美和的毛衣,露出絲質的乳罩。

  「妳的乳罩真性感,是在等我來幹嗎?」唐澤笑嘻嘻的看著透過乳罩浮現的
乳頭。

  「不要看……啊……不要看!」美和雙手擋在胸前,彎下上半身。

  可是雙手立刻被扭轉到背後,感到有粗糙的繩子就緊張起來。

  「啊……不要綁我。」

  還來不及抗拒,雙手已經被綑綁,緊接著乳房上下也被綑綁。

  「啊……唔……」

  乳罩被唐澤拉下去,烏黑的繩子陷入雪白的身體裡,埋沒在乳暈裡的乳頭開
始搔癢。

  「美和,妳的乳頭硬起來了。」唐澤嘲笑的說。

  「啊……不要綁,千萬不要綁了」美和的聲音已經沙啞。

  綁好後,唐澤把美和的迷你裙脫下去。

  「喲!沒有穿三角褲啊。」

  網狀絲襪只達及大腿根,看到一片黑色的陰毛。

  「原來妳在家裡不穿三角褲啊?」

  「這是,……晃一要的……」美和的聲音細如蚊叫。

  「晃一是妳的義子吧?」

  「晃一……已經知道你的事,所以……」

  「原來如此。妳已經做義子的女人了?」

  「不……還沒有男女關係……」

  「這是說,還把陰戶保住了。」

  唐澤撫摸陰毛,抓住乳房。

  「啊……唔……」甜美的刺激感從乳房擴散到全身。

  唐澤一面撫摸乳房,一面把手指插入花蕊裡,美和的花蕊比想像的更濕潤,
像在歡迎唐澤的手指。

  「啊……啊……就這樣……以後不要了……別再來了……」美和扭動著下半
身,呼吸變急促。

  由於乳房膨脹,感到綑綁的繩子更緊了。

  「肉洞這樣濕淋淋的,還說是最後嗎?」唐澤又增加一根手指,兩根手指在
美和的陰戶裡攪動。

  「啊……不要……不能在那裡……」美和大膽的扭動著屁股,發出性感的聲
音。

  下半身失去力量,一條腿跪在地上。

  「美和,現在要為妳沒來我的公寓,向我道歉。」唐澤用肉棒在美和的臉上
摩擦。

  「啊……這一次……請原諒……美和是你的性奴隸……請盡情的玩弄我的身
體吧。」

  面對唐澤,美和就失去反抗的力量。而且被綑綁的身體產生被虐的快感,如
火燃燒般灼熱。

  「好吧,我會隨便玩弄的。」原來唐澤另外準備一條繩子,抓住美和的頭髮
向後拉。

  「啊……」不安定的身體向後倒去,唐澤抱住美和的雙腿,用蠻力綑綁成盤
坐的形狀。

  「不要……不要這樣……」

  右腳踝綁在左腿,左腳踝綁在右腿,雙腿如此分開,在陰毛下還露出肉縫。

  「啊……羞死了……我不要這種樣子……」美和的胯下完全暴露出來。

  雙手和雙腿都被綑綁的美和更不能動。

  「美和,這個樣子真漂亮。屁股的洞還在蠕動,是在引誘嗎?」唐澤說完,
在美和的肛門上用手指彈一下。

  「啊……」強烈的刺激,使美和倒在地上的身體顫抖,從綻放的花蕊流出蜜
汁。

  「啊……解開繩子……放開我吧……」露出花蕊和菊花蕾而無法站起來的美
和,用濕潤的眼光向唐澤哀求。

  「美和,妳流出很多淫水了。」唐澤用手指從花蕊沾上蜜汁,塗在肛門上。

  「啊……屁股是不行的……不要……」

  美和拒絕,但柔軟的肛門相反的夾緊唐澤的手指。

  「啊……不要弄了……我快要瘋了……」

  就在玄關被唐澤玩弄肛門,美和的身體著火般的灼熱起來。這時候若插入肉
棒,可能馬上就洩了。

  「妳不是想要了嗎?快請求吧。」唐澤一面用手指抽插肛門,一面用堅硬的
龜頭在綻放的花蕊上摩擦。

  「啊……不行了……快把肉棒……插進來吧……」美和拋棄理性和自尊,完
全變成一隻母狗。

  「插進來吧……快……插死我吧……」等不到肉棒插進來,美和自己先抬起
屁股。

  後面的洞受到玩弄,前面的洞卻置之不理,使美和幾乎要發瘋了。不管用什
麼都好,希望能插入火熱的肉洞裡。

  「簡直像叫春母狗。妳不是想和我分手嗎?」用手指玩弄肛門,龜頭壓在陰
核上。

  「啊……不要折磨我了……快插進來吧……我的陰戶在等……啊……」

  一但決堤的慾望,一直到洩出來是不會平靜。

  「美和,妳再也不要說想和我分手的話吧?」唐澤滿意的點頭後,手指仍在
肛門裡,把粗大的龜頭插入肉洞。

  「好……」只是龜頭進入,美和就發出興奮的哼聲。

  充血的肉洞纏繞在唐澤的肉棒上,不斷的向其內吸引。

  唐澤用力挺進,「噢……唔……」強烈的刺激感直達腦頂,仰臥的裸體猛烈
顫抖。

  肛門縮緊,把唐澤的食指包圍夾緊。兩個洞同時被插入,美和的身體被歡喜
的火燄包圍。

  垂直進出的肉棒,沾上美和的蜜汁,發出光澤。蜜汁流過會陰,到達插在肛
門的手指上。

  「啊……好……啊……我快要洩了……啊……」

  形成扇狀的頭髮在地上波動。下巴一直高高抬起,有烏黑的繩子綑綁得乳房
已汗濕。

  「啊……你和我一起洩了吧……」美和用妖媚的眼神看無法分手的男人。

  「可以射在陰戶裡嗎?」唐澤一面抽插,一面故意問。

  在強烈的快感中,失去理性的美和,在這剎那間又找回理智。

  「不要……啊……我想和你一起洩了……啊……我的臉上吧……」美和請求
把精液射在自己的臉上。

  唐澤開始猛烈衝刺,肉棒在濕淋淋的肉洞裡猛然膨脹。

  「啊……在臉上……我的臉上……」

  就在開始噴射的剎那,唐澤拔出肉棒,向美和的臉噴射。

  「洩了……洩了……」精液噴到臉上的剎那,美和被強烈的性高潮吞沒。

  唐澤的精液又濃又多,全都噴在美和的臉上。

  「啊……啊……」美和被綑綁的身體不停痙攣,露出陶醉的表情。

  「美和,我會再來的。」

  「啊……請解開繩子……」在性高潮的餘韻中,美和急忙說。

  「妳自己解開吧。」唐澤穿上褲子,準備離去。

  到這時候,美和才發現自己的姿態有夠淫蕩:「等一等……請不要這樣丟下
我!」美和扭動身體,對唐澤的後背大叫,臉上的精液流入嘴裡。

  「讓妳那可愛的兒子幫妳解開吧。」唐澤嘿嘿的笑著,推開門走出去。

  在背後,美和的呼叫聲使他更痛快。

  「不要走……啊……我該怎麼辦……」

  美和躺在玄關的地上,本來興奮紅潤的臉頰開始變蒼白。肉洞仍有餘韻,但
頭腦完全清醒了。

  「啊……不要……這種樣子……不要啊……」

  花蕊和肛門都暴露出來,必須以這樣的姿勢等待晃一回來。

  雙手用力想掙脫繩子,但一點也沒有用。

  張開眼睛,精液就流進來。不久前還感到興奮的精液特有味道,此刻也讓自
己皺起眉頭。

  「啊……不要……」美和只能倒在地上靜靜的等待晃一回來。

  突然聽到客廳的電話鈴聲,「一定是晃一打來的。」美和拼命扭動屁股想站
起來。

  電話鈴響了十五次後斷了。

  「啊……晃一……快來救我……」

  情慾的快感餘韻消退後,覺得四周的空氣特別寒冷。

  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聽到開門的聲音,進來的是晃一。

  「美和阿姨……」看到繼母被綑綁成盤腿姿勢倒在地上,晃一的眼神也瞪大
了。

  「啊……晃一……快解開我的繩子……」

  「美和阿姨,這是唐澤幹的事吧?」

  「是……唔……」美和發現晃一的視線盯在自己陰戶和肛門上看時,已經冷
卻的身體又熱了起來。

  晃一脫下鞋,來到美和的身邊。

  「不要這樣盯著我看……啊……羞死了……」

  「陰戶已經濕淋淋,屁股的洞也濕淋淋的。」晃一的呼吸噴在肛門。

  「沒有……沒有……你胡說……」美和的身體越來越熱。

  「美和阿姨,他給妳的哪個洞插進去了呢?」

  「啊……快解開繩子……我不要這種樣子……」

  綻放的花蕊和濕淋淋的菊花蕾受到撫摸,美和做出極敏感的反應。

  「美和阿姨,淫水還在向外流,這樣的綑綁方式真的那麼好嗎?」晃一露出
好奇的眼光看繼母的陰部。

  「晃一……求求你……快解開繩子吧……」

  「我買來很好的東西。」晃一不理會繼母的哀求,從口袋裡拿出紙袋,撕破
後從裡面拿出柱形的容器。打開盒子,用手指沾上其內的軟膏。

  「這是什麼東西……?」

  「這叫歡喜膏,據說能使陰戶更搔癢。」晃一把軟膏塗在濕淋淋的肉洞裡。

  「唔……啊……不要……」

  「屁股洞也塗上吧。」晃一把春藥也塗在不停收縮的肛門裡。

  「噢……唔……」

  「美和阿姨,我要去換衣服了。」晃一把繼母丟下,走上二樓。

  「晃一……不要丟下我……」原以為只要忍耐到晃一回來就解決了,現在卻
只能露出怨尤的眼光看晃一的後背。
             第五章 主動要求相姦

  被義子塗上藥膏不久即出現效果,肉洞開始騷癢。

  「啊……啊……癢……啊……」不但雙手被綁在背後,雙腿也被綁成盤坐姿
勢的美和,無法解決騷癢感,只能在把花芯和菊花蕾暴露出來的情形下扭動屁股
而已。

  「啊……不要啊……屁股也癢了……啊……快要癢了……」

  塗在肛門的藥膏也開始發生效力。美和全身冒汗,沒有辦法抓癢的痛苦,幾
乎使美和昏過去。

  晃一從二樓走下來,全身赤裸。

  「啊……晃一……快解開我的繩子吧!」美和露出哀求的眼神看義子。嘴唇
顫抖,拼命忍耐全身騷癢感。

  「美和阿姨,妳全身都是汗了。」

  「晃一……快解開繩子吧……我快要受不了了……」美和拼命的搖動通紅的
臉向晃一哀求。

  「肉洞和屁股洞都很貪婪的蠕動。」

  晃一笑嘻嘻的看著在騷癢地獄裡的繼母,同時,胯下完全勃起,隨時可作戰
的狀態。

  「啊……快替我想辦法……好癢……救救我吧……」美和發出泫然欲泣的聲
音,從赤裸的身上散發出性的氣味。

  「美和阿姨……妳說癢,哪裡癢呢?」

  「啊……不要折磨我……你知道的……」

  不斷的流出淫水和藥膏融合,使美和的陰部溶化。

  「給我搔癢吧……在我的陰戶搔癢吧……求求你……我快瘋了……」

  美和不顧一切的大叫,玄關裡充滿繼母的體臭和汗味。

  晃一把小指的指尖插入肉洞裡轉動。

  「啊……不行了……啊……還要用力……啊……急死我了……」散亂的頭髮
貼在臉上,用沙啞的聲音訴說。

  整個肉洞癢得幾乎要發瘋,肛門也火熱得騷癢。

  「用這個肉棒在美和阿姨的陰戶挖弄吧!」晃一用鋼鐵般的龜頭在沾滿蜜汁
的恥丘上觸碰。

  「不行……不行啊……」美和發出尖叫聲。

  無論如何都要避免和義子陷入野獸的世界。現在發生肉體關係,過去像奴隸
般的奉獻都泡湯了。

  「那麼,就塗一點藥吧。」晃一說完,用手指沾上藥膏,塗在濕淋淋的肉洞
裡。

  「唔……不行啊……」眼前一陣昏黑,視線糢糊,大腦也麻痺了。

  「啊……搔癢吧……快……我要瘋了……」

  充血的淫肉開始蠕動,受到繩子綑綁的乳房和分開的大腿一樣汗濕。

  「美和阿姨,我隨時可以把肉棒給妳插進去的。」

  「啊……已經不行了……」理性在美和的腦海裡消失。

  「插進來……管不了那許多了……快插進來吧……」可能是騷癢得會令她瘋
狂,在朦朧的意識中,美和說出變成野獸的話。

  「美和阿姨,想要我的肉棒?」

  「啊……是啊……想要你的肉棒……快插進來吧!」

  在這瞬間,如果能消除她的騷癢,就算把蛇塞進去,美和也會高興的答應。

  晃一把勃起到極限的肉棒,對正綻放的花唇,終於能和憧憬已久的繼母發生
肉體關係了。

  「快一點……不要讓我急死了……」美和搖動盤腿姿勢的屁股,主動的要求
肉棒。

  「噗吱」一聲,龜頭已進去了。

  「噢……」火熱的肉壁受到摩擦,美和發出歡喜的呼叫聲,火花在腦海裡爆
炸,意識開始朦朧。

  美和的肉洞濕淋淋的,但還是窄小,晃一的肉棒像要刮破肉壁似的向裡面挺
進。

  「噢……」美和的裸體猛烈顫抖,只是這樣的一擊就洩了。

  美和的肉洞把義子的肉棒緊緊的夾住。

  「唔……要夾斷了。」

  無法抽插,晃一只好深深的插在裡面,向繼母的子宮噴射精液。

  「洩了……洩了……」汗水飛散,美和達到幾乎不能呼吸的性高潮。

  聽到電話鈴聲,晃一拔出萎縮的肉棒,滴答滴答的流著精液走到客廳。

  「我是杉原。」

  「是晃一嗎?我是志穗。」聽到開朗的聲音。

  她是繼母的妹妹,相當於晃一的阿姨,年齡只差三歲。

  「好久不見了。」

  志穗是在美國的航空公司擔任空中小姐,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很少留在國
內。

  「你呼吸急促,在做什麼呢?」

  「是和美和阿姨……」

  「是體操嗎?」

  「嗯,差不多吧。」晃一心想,如果讓她看到美和在玄關,陰戶流出淫水和
精液的樣子,不知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現在在機場,現在去你們那裡可以嗎?」

  「當然可以。志穗阿姨,要美和阿姨聽電話嗎?」

  「你還在叫美和阿姨?快一點叫媽媽吧。」不知道晃一和美和阿姨已經發生
關係的志穗,以開朗的口吻說。

  「是,再過一段時間我會那樣做的。」

  「晃一,你真可愛。」

  晃一的腦海出現有外國女人風貌的美麗志穗的形像,萎縮的肉棒跳動起來。

  掛斷電話,晃一回到玄關。低頭看仍在陶醉在餘韻中的繼母,汗濕的美麗臉
頰更顯得性感。只是這樣看,晃一的胯下物便感到騷癢。

  「是……誰呢?」

  從綻放的花芯依舊流出白濁的精液。

  「是志穗阿姨,她回到國內了,她說現在要來這裡。」

  「是志穗……」

  美和露出緊張的表情,偏偏選在這樣的晚上妹妹要來這裡玩……

  美和無法張開眼睛。終於發生肉體關係,沒有辦法看晃一的臉。

  「真好看。」

  美和覺得自已的陰唇有晃一的呼吸。

  「快解開繩子吧……你已經滿意了吧……」美和的聲音軟弱無力,終於接受
了心愛的丈夫的兒子的陰莖。

  「屁股洞是不是還在騷癢呢?」晃一把小指頭插入濕潤的菊花蕾。

  「啊……那裡不行呀……」

  早已火熱的肛門受到摩擦,美和的肉體又重新點燃慾火。

  「美和阿姨,這樣很舒服吧?」

  用一根小手指就能操縱美麗繼母的征服感,使晃一陶醉。

  「啊……不行呀……饒了我的屁眼吧……」

  和義子發生肉體關係的衝擊中,已經被開發的肛門受到玩弄,美和幾乎要精
神錯亂。

  前後搖動雪白的屁股時,溢出的精液流到肛門。

  「美和阿姨的身體,從今晚起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啊……忘了吧……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全忘了吧……」美和拼命的哀求,現
在只有肛門火熱般的灼熱。

  「美和阿姨,妳的心裡忘了,但陰戶還會記得我的肉棒。」新的慾望使晃一
的肉棒又開始勃起。

  「啊……不要說了……我該怎麼辦……」美和不斷的扭動被綁的身體。

  又聽到客廳的電話鈴響了。

  「快解開……解開繩子!」

  美和哀求的口吻,聽在晃一的耳裡只會感到爽快。

  「我是杉原。」

  「晃一嗎?是我。」

  電話是晃一的父親,也是美和的丈夫——張夫打來的。

  「老爸……現在在哪裡?」

  「還在羅馬。和美和相處的還好吧?」

  「嗯,我們很好。現在請美和阿姨聽電話吧。」

  晃一拿無線電話回到玄關:「是老爸打來的。」

  「是……謝謝……」美和的臉失去血色。

  「是你嗎……」

  「美和,剛才也打過電話……當時……離不開手……」

  看到義子笑嘻嘻的樣子,美和急忙轉開視線。就在和晃一超越最後一道關卡
時,立刻聽到丈夫的聲音,美和不由得怨恨命運作弄。

  「妳在作飯嗎?」

  「嗯……是……」

  把電話放在美和的耳邊的晃一,用另一隻手抓乳房。

  「啊……」就是拼命想忍耐,但還是發出性感的聲音。

  「美和,妳怎麼了?」

  「不……沒什麼……啊……和晃一過得很好……啊……」

  聲音斷斷續續,而且充滿性感。

  「電話的聲音不大對。」

  「唔……是的……因為很遠……啊……」

  乳房受到捏弄,立刻產生甜美的電流。一面聽丈夫的聲音,一面身體對晃一
的愛撫產生反應,這使美和感到恐懼。

  「後天我就可以回家了。」

  「是……等你回來……」

  掛上電話後,晃一把恢復雄風的肉棒壓在菊花蕾上。

  「不……那裡不行……」

  被強迫塞進來,美和的呼吸幾乎亂了,連肛門也要被義子征服了。

  「噢……好緊……太緊了……」

  只是用力的把龜頭頂塞進去,晃一就射精了。龜頭被夾緊,即不能前進,也
不能後退。

  「呵……饒了我吧!晃一……」

  騷癢感得到摩擦的快感,以及連肛門也被晃一佔有的絕望感,在美和的腦海
裡交錯。

  「美和阿姨,屁股不要用力。」

  「不要……不要在屁股……」

  「噗吱」一聲,肉棒進入一半。

  「唔……」美和覺得眼前一片昏黑,激烈的疼痛使美和的身體顫抖。

  「好厲害……肉棒快要被夾斷了……」拼命的動一下肉棒,下腹部就開始爆
炸。

  「噢!」晃一如野獸般吼叫,把第二次精液射在繼母的屁股洞裡。

  「唔……唔……」受到巨浪的襲擊,美和失去意識。

  ……

  肛門受到姦淫而昏迷過去的美和,醍來時繩子已經解開,胯下夾著一條熱毛
巾。站起來時,全身關節都疼痛,因為長時間受到綑綁的原故。

  用蓮蓬頭沖洗掉晃一的精液,穿上毛衣和迷你裙就去廚房。

  「美和阿姨,我說過的,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時只能穿內衣的。」

  「今天晚上饒了我吧……妺妺馬上要來了。」美和背對著晃一。

  前後兩個洞都被征服,不知該用什麼表情對晃一。

  「要赤裸到門鈴響為止。」

  「啊……要我赤裸嗎……」晃一脫她的衣服時,美和已無法反抗。

  清洗後的身體,好像根本沒有受到唐澤和晃一的凌辱,還是那樣光滑亮麗。
美和在露出乳頭和陰毛下準備晚餐……

      ※    ※    ※    ※    ※

  「那麼,姐夫後天要回來了嗎?」

  志穗用左手攏起長長的直髮,翹起修長的腿。

  坐在前面的晃一受到震撼,因為腿動的時候,迷你裙撩起,透過褲襪看到黑
色的三角褲。

  「是啊,他已經去歐洲兩個星期了。」美和端來紅茶。

  「姐姐,妳很寂寞吧?」

  「不,有晃一在……」美和露出淡淡的微笑走回廚房。

  晃一用不在意的表情目送扭動屁股的繼母。

  「你和我姐姐處得還好吧?」志穗側著臉看晃一。

  她和美和是呈對比,肌膚曬成淺黑色,有外國人的面貌。受到她充滿野性的
眼神凝視,晃一每一次都感到慌張。

  今晚晃一和過去不同,已經佔有美和的信心,使他精神上有很大的助力。

  「和那樣的美女在一起,根本無法用功。」

  「喲!你規規矩矩的讀書了嗎?」志穗露出皓齒微笑。

  志穗身穿深紅色的洋裝。因為裙擺很短,坐在沙發上時露出大腿,和姐姐一
樣有豐滿的胸部,形成美麗的曲線。

  美和端一盤餅乾回來:「這是我自已做的。吃吃看,好吃不好吃?」

  晃一看到繼母的笑容很不自然。

  「一定很好吃。」志穗拿起餅乾送入口中。

  「志穗,妳曬成古銅色了。」

  「因為去力口革力匕匕海玩過了。對了,我還帶來照片。」志穗從皮包拿出照片。

  以清澈的海洋為背景,志穗穿黑色的比基尼。胸罩陷入豐滿的乳房裡,下面
是高開叉到腰骨的短小遊泳褲。

  「哇……好膽大……」美和看到照片說。

  晃一緊貼在繼母的身上看照片,聞到沐浴乳和體臭的芳香。

  「真了不起,志穗阿姨,這是丁字褲啊?」從凝視照片的晃一的眼神冒出充
滿慾望的光澤。

  「真不好意思。」志穗雙手包夾自已火熱的臉頰。

  「很漂亮呀。」

  「謝謝……在那邊就不覺得什麼難為情了,但回到國內一看,也覺得太大膽
了。」

  看到晃一的視線一直停在照片上,志穗趕緊放回照片:「晃一,不要這樣盯
著看。」

  「明天大家一起去遊泳好不好?」

  「現在是滑雪季節呀!」

  「最近有了很美的溫泉遊泳池。」

  「好呀!讓你看我穿游泳衣的樣子,但不是丁字褲。」志穗向晃一露出挑戰
的眼神。

  美和面帶微笑聽他們談話,看到晃一凝視志穗的眼神,產生不祥的預感。

  難道……晃一還想要志穗的肉體……晃一現在是迷上我的身體,不應該有多
餘的心情把虐待慾的魔掌伸向妹妹的身上。

  美和拼命的想甩開不祥的預感。

  「怎麼了?姐姐。露出很擔心的樣子。」

  「哦……嗯。沒什麼,妳今天晚上要住在這裡嗎?志穗。」

  「對不起,現在已經和朋友約好見面了。」志穗看一下手錶說:「啊,已經
這樣晚的時間了。」然後決定明天見面得時間和地點,穿上純白的大衣就走了。

  「志穗阿姨越來越美了。」

  「哦,是……」

  受到晃一的眼神催促,美和把毛衣脫下去。露出絲質的乳罩,包圍豐滿的乳
房,把披散在胸前的長髮撩到後面。

  不久前還在看繼母赤裸的身體,這樣戴上性感的乳罩又產生新的情慾。

  「美和阿姨,還不趕快把捃子脫了!」

  「唔……晃一……今晚就饒了我吧。」

  美和心想,丈夫回來之前,這個家已經變成調教房了。扭動豐滿的屁股,脫
去緊身的迷你裙。

  如果,現在志穗忘了什麼東西,回來拿的時後……僅是這樣想,美和的身體
就會被虐的刺激產生快感。

  下半身只有金黃色的蝴蝶掩篕在維納斯山丘上,只穿上讓男人的……

  義子的眼神得到快樂,美和就這樣打扮,開始整理家務。

  「美和阿姨,今天晚上在我的床上睡覺吧!」晃一坐在沙發上看著繼母扭動
豐滿的屁股。

  「又要……玩弄我了……」

  「這是因為美和阿姨太性感之故,不論射精多少次,肉棒還是會硬起來。」

  晃一從牛仔褲掏出陰莖,手指著腳下。

  「啊……我已經是你的奴隸了……」

  美和跪在義子的雙腿間,紅唇靠近勃起的龜頭。

      ※    ※    ※    ※    ※

  「哇!姐姐好性感,嚇了我一跳。」

  「是嗎……」

  美和穿上洋裝式的游泳衣,在寬大的室內游泳池裡顯得醒目。雖然是洋裝式
的形式,但從後面開到屁股的邊緣,胸前的領口只能掩飾豐滿乳房的一半。從肚
臍到胸口是拉鍊,只要拉開一點,豐滿的乳房就會跳出來。而且,白色的泳衣布
料很薄,乳房和屁股的形狀完全露出,比赤裸的屁股更刺激。

  「我比不上姊姊了。」

  擔任空中小姐的妹妹是穿深紅色的比基尼,露出美妙的身材和雙腿。頭髮向
上挽,露出雪白的脖子。

  「姐姐是不是婚後就大膽了?」

  「我這樣……很大膽嗎?」美和露出怨尤的眼神看晃一。

  當然,這件泳衣是晃一準備的。

  「對晃一是太刺激了吧!」

  「不,志穗阿姨,我看到繼母穿泳衣的樣子,是什麼感覺也沒有。」

  「說的也是。她是你爸爸的太太,對你來說,她不是女性,我真笨。」志穗
笑一下,牽著美和的手走向泳池。

  真是漂亮的屁股……

  晃一瞇著眼睛看兩個人扭動屁股的樣子,腦海裡出現把美和和志穗的屁股併
排在一起,輪番插入肉棒的畫面。

  「結婚真的使女人這樣改變嗎?」

  「妳說什麼?」

  「因為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姐姐就變成這樣性感了。」志穗向快把泳衣的拉鏈
頂開的豐乳看一眼。

  從雪白的乳溝散發出甜美的芳香。

  「是那樣嗎……我快要羞死了……」

  美和把披散在臉上的頭髮撩起,就算死了也不能說這是因為身上沾滿以前男
人和義子的精液之故。

  「看在我這個妹妹眼裡,心都砰砰跳了。」

  「志穗沒有男朋友嗎?」

  「普通的男朋友不少,但還沒有固定的對象。」美和和志穗看著波浪的游泳
池,躺在椅子上。

  經過的男人們都用好色的眼光看兩個性感的身體。

  志穗是早已習慣,但從未穿過大膽泳衣的美和,對每一個男人的視線感到緊
張,當然同時也感覺到女人的喜悅感。

  從游泳池上來的是晃一,露出結實的身體來到美麗的姐妹面前。

  晃一穿的是黑色的游泳褲。

  「晃一也更像大人了。」志穗瞇著眼睛。

  「是嗎?」

  美和對自己的眼睛經常瞄向晃一的勃起物,不由得責備自已。

  「志穗阿姨,一起游吧。」

  見志穗站起來,晃一做出不在意的態度,用手環繞在志穗的腰上。

  美和看到他的手,感受到晃一的意圖。

  果然……想對志穗……

  一時之間,覺得跟前一片昏黑。


           第六章 美和是兒子的M奴隸

  「還是美和做的飯最好吃。」去歐洲兩個星期後回家的丈夫,吃到美和做的
菜感到很高興。

  「是因為西餐吃的太多的關係吧。」美和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把茶杯放在丈
夫的面前。

  一家三口共進晚餐……本來很愉快的場面,可是和義子超越禁忌的界線的美
和,看到丈夫的笑容感到很痛苦。

  吃完飯,談旅行事也告一段落後,丈夫就去浴室。

  「晃一……取下鎖鋉吧……」美和急忙到晃一的房間。

  美和身上穿緊身的黑色洋裝,特別強調身體的曲線,好像從身上散發出性感
的芳香。

  「現在要和老爸性交了吧?」

  「不要折磨我了……」美和的臉紅到耳根,不由得低下頭。

  「因為要性交,鎖鏈才會礙事吧……」

  「求求你,快取下來吧……」

  在繼母去機場接丈夫之前,晃一給她戴上鎖鏈式的丁型蝴蝶。

  「和老爸性交後到我房間來。」

  「這……今天晚上就饒了我吧。」

  美和的眼睛含著淚水,但這樣非但不能讓男人產生同情心,反而造成虐待慾
的興奮,讓男人產生更想看她痛苦表情的慾望。

  「美和阿姨的陰戶是我一個人的。就算是插入老爸的肉棒,也必須經過我的
許可。」

  「晃一……太過份了……」美和流下眼淚,雙肩發抖。

  銀盾鎖鏈陷入花芯,因為被虐待的快感忍不住扭動。

  從樓下傳來丈夫叫美和的聲音。

  「在他睡了以後,我會來這裡的,所以快取下鎖鏈吧。」美和把洋裝掀到腰
上,再把褲襪和三角褲拉到大腿上:「快一點取下吧……」

  美和忍著羞恥,把上半身送到晃一的面前。晃一把臉靠近到呼吸能噴到的程
度,取下鎖鋉。

  「啊……唔……」美和的花芯充滿蜜汁,散發出濃厚的性味,不愧是被虐待
狂。

  「哪裡有吞下鎖鏈還這樣濕淋淋的女人。」

  「啊……不要說了……」看到晃一手裡的蝴蝶,美和不由得把滿臉通紅的臉
轉開。

  夜深後,美和換上絲質的睡衣,走進臥房時,丈夫立刻把她擁入懷中:「美
和,我愛妳。」

  「啊……唔……」

  很久沒有聞到丈夫的體臭,美和的心非常激動。心想,時間就這樣停止了該
有多好。

  丈夫的嘴從肚擠眼吻到陰毛。

  「不……」想到不久前還陷入鎖鏈的地方,美和反射性的身體向後退。

  「美和,妳怎麼了?」丈夫從愛妻的胯下抬起頭問。

  「呵……羞死了……」

  「妳真是可愛的女人。」

  丈夫的臉貼在美和的大腿根,吸吮陰核。

  「呵……親愛的……」在美和的眼底出現晃一的影子。

      ※    ※    ※    ※    ※

  美和走出臥房時,在背後聽到丈夫規律的鼾聲。

  進入浴室脫光衣服淋浴,不希望身上帶著丈夫的汗去和他的兒子做愛。

  用浴巾擦乾身體,一絲不掛的走向樓梯。就算穿上內衣,在晃一的注視下脫
三角褲,仍覺得非常羞恥,倒不如一開始就赤裸的好。

  房裡十分清靜,輕輕的敲門,沒想到發出很大的聲音。

  「好像玩很長一段時間了。」

  晃一躺在床上,肉棒高高的舉起。

  「不要說這種話吧。」美和用手掩蓋乳房和陰毛,向晃一瞪一眼。

  晃一看到從手裡露出的乳房,對仍舊產生羞恥感的繼母又心生新的念頭。

  「美和阿姨,他給妳打了幾砲呢?」晃一從床上爬起來,靠近赤裸的義母。

  「不……不要……」美和輕輕的搖頭在房間裡逃避。

  「回答呀,幹了幾次呢?」晃一抓住美和的手臂,扭到背後。

  「痛……放開我……」美和知道一定又要捆綁,身體不由得顫抖。

  晃一把繼母拖到床邊,拿起繩子。

  「不要,不要綁我……」

  「是怕被綁起來變成野獸了吧?」晃一似乎看透了美和的心裡,用全黑的
繩子綁起雙手。

  「啊……不行了……」手上只是感受到粗糙的繩子,美和便發出性感的哼
聲。

  「說呀!幹了幾次?」繩子在乳房上捆綁。

  「唔……兩次……」

  捆綁乳房的繩子勒緊打結時,美和的眼睛已經濕潤,淺紅色的乳頭也勃起。

  「用什麼姿勢幹的呢?」晃一捏弄勃起的乳頭追問。

  「是……普通的姿勢……」

  「美和阿姨,沒有從屁股後面插進去嗎?」晃一在豐滿的屁股上愛撫。

  「不要……不要折磨我了……很難過……」

  不倫的恐懼感使美和成熟的身體顫抖,想到現在要被義子玩弄身體,下半身
變得火熱。

  「想到美和阿姨被壓在老爸下面浪叫,我的肉棒就勃起,一直都這樣,好痛
啊!」

  晃一說話的樣子像在耳根上舔,把勃起的肉棒塞入屁股溝裡。

  「不!不可以……」

  美和在自已的屁股溝裡感受到晃一的肉棒進入花芯,感到一陣昏眩。在插入
一半的狀態下倒在床上。

  「啊……晃一……」勃起的乳頭和床單摩擦,身體掠過一陣甜美的電流。

  在和丈夫做愛後,立刻被義子的肉棒插入的罪惡意識,使美和如注射麻藥般
產生禁忌的快感。

  「喜歡誰的肉棒?」晃一從背後慢慢的插入濕淋淋的肉洞裡。

  「啊……是你的……啊……我喜歡……」

  晃一抓住美和的長髮,用以代替馬韁用力拉。

  「噢……晃一……」

  美和的上半身被拉起,龜頭碰到子宮。

  「好……好……」

  身體湧出歡喜的火燄,燒到美和的大腦。

  「大呀……你的……很大……」

  美和為強烈的快感淫浪得流下眼淚。

  「妳是我一個人的女人。」晃一抓住豐滿的屁股,用力抽插。隨著肉棒的進
出,發出「噗吱噗吱」的淫糜聲。

  「啊……是的……我是你一個人的女人……啊……」受到義子肉棒的抽插,
美和不由得扭動屁股,享受火一般的快感。

  「噢……要射了……」

  「啊……晃一……來吧……我也要洩了……」子宮受到猛烈的噴射,美和發
出尖叫聲。

      ※    ※    ※    ※    ※

  「我去上班了。」

  「開車要小心。」美和在門口看到丈夫的車消失在十字路口後,回到玄關。

  「美和阿姨,早安。」

  「早安,是晃一。」

  美和感受到晃一無言的命令。晃一的眼睛好像在說:就在這裡脫衣服吧!美
和把臉轉開,不敢看晃一,但還是把上衣脫了。

  早晨的陽光照在半碗型的乳罩上。美和看一眼晃一,然後脫迷你裙。從米黃
色的褲襪可以看到裡面的三角褲,兩側是帶子高開叉三角褲。

  「啊……在這種地方……羞死了……」

  「美和阿姨,這種性感的內衣正適合妳。我的肉棒一大早就開始騷癢。在我
去學校之前,妳來給我吞進去吧。」

  「啊……就在這裡嗎……」

  脫去褲襪,身上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的美和,在義子的面前跪下,眼前就是
隆起的牛仔褲。伸出小白魚般的細手指,拉開拉鏈,在陽光下把年輕的陰莖掏出
來。

  「啊……真雄壯……」看到勃起的陰莖,美和的下腹部產生甜美的騷癢感。
輕握向上挺起的陰莖根部,閉上眼睛,美和告訴自已要徹底的做野獸,好好的享
受義子的肉棒。

  伸出舌頭,從敏感的龜頭背側開始舔。

  「唔……」美妙的觸感使晃一的胯下產生麻痺的快感。

  「啊……唔……」美和不停的用舌頭在龜頭的馬口上摩擦。

  「啊……不……」美和發出性感的哼聲,舌頭在振動的陰莖上滑動。

  「啊……唔……」火熱的呼吸噴在大腿根上,美和使義子的陰莖沾滿唾液。

  晃一把手指伸入美和的頭髮裡抓緊。

  「啊……晃一……」美和張開嘴,把龜頭吞進去。

  「唔……唔……」陰莖塞滿嘴裡,用舌頭在上面摩擦。

  「美和阿姨……好……肉棒快要溶化了。」美和把肉棒吞入到根部,吸吮時
發出「啾啾」的聲音,晃一發出哼聲也增加美和的快感。

  「唔……唔……唔……」美和一面用手揉搓著肉棒,一面把紅潤的臉上下搖
動,嘴唇和冒出的靜脈摩擦。

  「啊……美和……快要射了……」晃一一如女人般發出哼聲,用手抱緊繼母
的後腦。

  深深的插入到喉頭的肉棒爆炸了。

  「唔……唔……」美和皺起眉頭,火熱的精液間歇性的噴射到喉管。

  「美和阿姨,妳要全部吞下去。」

  美和感到呼吸困難,幾乎要吐出來,但還是用力吞進去。晃一後退時,美和
用手指擦拭留在嘴唇上的精液。

  「晃一……太好吃了……謝謝你的早餐。」美和用濕潤的眼睛抬頭看義子。

  看到那種妖媚的眼神,晃一的半勃起陰莖顫抖一下。

  「今天,我一定和唐澤澈底分手。」美和在晃一的馬克杯裡,一面倒咖啡,
一面說。

  此時,乳罩已被取下,成熟的豐乳在吃著土思的晃一面前搖動。

  「美和阿姨,妳能分手嗎?見到那個傢伙後,一定又被捆綁,高興得吞下肉
棒吧?」

  晃一在勃起的乳頭用手指彈一下。

  「啊……我一定會和唐澤分手的。」

  乳房受到揉搓,美和把咖啡撒在餐桌上。想用抹布擦拭時,晃一一面揉搓乳
房,一面命令道:「舔吧。這是妳自已的咖啡。」

  美和怨尤的看著晃一。身上只穿有一件紫色三角褲的裸體,在晨光下發出光
澤。

  「怎麼?沒有捆綁就不能做母狗了嗎?」

  「我舔。」美和伸出舌頂舔撒在桌上的咖啡。

  美和感到羞恥,身體卻火熱,幾乎要把全身燒焦。

      ※    ※    ※    ※    ※


  參加社團結束,晃一到達公寓已是下午三點多了。

  神原的房間門是開的。還是敲一下門走進去時,神原的眼睛壓在牆上,以沙
啞的聲音說:「已經來了。」

  從朋友的話中,晃一知道美和已被赤裸的捆綁。急忙脫了鞋,和神原一樣把
右眼壓在牆壁的孔上。

  美和在破舊的榻榻米上被綁成大字型。唐澤站在旁邊,把油倒在美和的身體
上。

  「啊……啊……」油在雪白的身上逐漸擴散。

  「嘿嘿,本來就性感的身體越來越性感了。」唐澤用手把油塗抹在身上的每
一個部位。

  「啊……你為什麼不肯分手呢……」

  「我不是傻瓜,怎麼可以放走這樣美好的身體。」唐澤抓緊沾滿油的豐乳。

  「噢……唔……」美和不願意似的搖動。

  「妳的乳房摸在手裡真舒服,而且乳頭還像高中生一樣新鮮。」

  「啊……求求你……和我分手……把我忘了吧。」美和的聲音沙啞而性感。

  「是妳離不開我的。」唐澤騎在美和的身上,把勃起的肉棒壓在嘴上。

  「不要!」

  「美和,舔吧。向我這個讓妳高興浪叫的肉棒寒喧吧。」用鋼鐵般的肉棒拍
打轉在一邊的臉頰。

  「啊……太殘忍了……」

  在美和的眼睛裡出現一層霧,從唐澤的胯下散發出來的味道,使美和失去理
性。

  美和張開嘴,粗大的肉棒立刻插進去。

  「唔……唔……」美麗的臉頰凹陷,美和用力吸吮唐澤的龜頭。明知晃一會
在隔壁偷看,但還是忍不住吸吮唐澤的肉棒。

  唐澤抓住美和的頭髮,肉棒插入到喉頭。

  「唔……唔……」美和感到呼吸困難,但還是拼命的吸吮。

  唐澤拔出肉棒,把屁股放在美和的臉上。

  「唔……」美和皺起眉頂,但立刻伸出舌頭舔肛門。

  「啊……晃一……你恥笑我吧!我這樣舔唐澤的肛門……你輕視我吧……」

  美和在舌尖用力,繼續舔肛門。唐澤的肉棒更澎脹,高高翹起。

  唐澤露出滿意的表情離開美和後,拿起粗大的電動假陽具。

  「啊……不要用那種東西……」美和不敢看頂部會轉動的醜陋玩具。

  假陽具的龜頭碰到勃起的乳頭。

  「噢……唔……」強烈的刺激使美和的身體顫抖,豐滿的乳房隨之搖動。

  看到美和的敏感反應,唐澤高興的笑了,突然把假陽具慢慢移動向腋窩。

  「啊……不行啊……好癢……」在腋毛刮淨的腋窩塗上油,發出光澤。

  「啊……饒了我吧……」搔癢感也引起強烈的快感,美和扭動被捆綁著的身
體,火熱的臉靠在肩頭上摩擦。

  晃一看在眼裡,嫉妒和情慾幾乎使他昏迷。

  「啊……那裡不行……啊……」

  假陽具在陰核上扭動,美和已經完全無力的發出哼聲。

  「美和,妳不是想和我分手嗎?」

  「啊……不要折磨我了……」

  假陽具突然插入美和的肉洞裡,從捆綁時已經濕潤的花芯迫不及待的纏繞在
假陽具上。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