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科幻]空間三部曲77

Bubkes
本文:2024-05-16T07:23:43
空間三部曲77
考古學家們認為道路的泥瓦工藝是極晚期的羅馬——不列顛時代工藝,完成于盎格魯——撒克遜人入侵的前夜。布萊克頓森林是如何與布萊克頓律師相關的,還是個謎。我設想是布萊克頓家族利用了名字上的巧合,就自以為是地相信,或是假裝他們和這片森林有聯繫。當然了,如果那些傳說是真的,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那這森林就比布萊克頓家族古老得多。我想不會有人太關注斯特雷波所著的《布萊克頓》,儘管十六世紀布萊克頓學院的某個院長看了那本書之後說:“最古老的文獻告訴我們,自有了不列顛,就有了布萊克頓。”中世紀的歌卻可以回溯到十四世紀。

布萊克頓之叢林兮,智者永夜
于此中兮,梅林安臥
呦呦低吟兮,繼以淺唱。

這就足以證明這口四周有不列顛——羅馬時代舊路的井就是梅林之井了。可是直到伊莉莎白女王禦宇的時代,這個名字才為人所知。當時的院長肖維爾在森林四周建起高牆,意在“拔除異教和野蠻之迷信,此泉妄名梅林之井,應禁絕對此井歷來之種種淫祀,禁守夜,禁樂遊,禁舞蹈,禁化裝遊戲,禁制摩根餅。凡此種種,為天主教及異教淫祀之集大成者,淫奔邪妄已臻其極,應一體禁止,永加厭棄。”布萊克頓大學不僅以此行動和這處森林一刀兩斷,而且當活到快一百歲才壽終的肖維爾博士屍骨未寒之際,克倫威爾[9]手下的一員大將就以鏟平“這座小樹林和其聖地”為己任,派了一小隊人馬來執行這個虔誠的任務,其氣勢讓當地的鄉下人震駭。這個行動計畫最終不了了之,但是布萊克頓學院和大兵們在森林中心大吵了一架;學富五車、潔身自好的理查•克羅被火槍擊中,死於井臺上。誰也不敢說克羅是“天主教徒”或者是“淫奔之徒”,但傳說他的遺言是:“嗚呼,諸君,梅林是魔鬼之子,一日食君之封,則忠君不貳,爾等尚是賤婢之子,視爾叛逆弑君,得無愧乎?”不管經歷多少變遷,各屆布萊克頓學院的院長,在就職日上都要儀式性地飲一口梅林井中之水,盛水之大杯,極其古樸優美,是布萊克頓學院的鎮館之寶。
我躺在梅林之井旁邊,如此冥想,若真有梅林此人,身邊這井必可以回溯到梅林時代:凱內爾姆•迪格比爵士曾在此度過夏夜,看到某些異事;詩人柯林斯曾在此安臥;喬治三世曾在此落淚;聰慧且萬人仰慕的納旦尼爾•福克斯在殞命法國三周前,曾在此創作出著名的詩句。我的上空,空氣不流,樹濤滾滾,使我陷入了夢鄉。直到我的友人在遠方呼喊我,我才驚醒過來。
◆〇◆
學院會議上最有爭議的問題就是出售布萊克頓森林。買方是國研院,即國立聯合實驗研究院。他們想在此蓋起大樓,以容得下這個重要部門。國研院是國家和實驗室相結合產生的首批成果,大批思想深遠的人對國研院寄予了改造世界的厚望。在本國,科學常受種種制約——國研院的支持者常稱之為“官樣文章”——但國研院現在幾乎不受任何惱人問題的制約。在經濟上也不受太大約束,因為有人主張,既然國家可以一天花成萬上億的錢打仗,那麼在和平時期一個月付出幾百萬進行卓有成效的研究,當然也可以承受。國研院計畫興建的建築即便在紐約也是鶴立雞群。國研院的人員將會不計其數,其薪水也極為豐厚。艾奇斯托市議會堅持不懈的努力和沒完沒了的外交攻勢,終於使得國研院不再只盯著牛津、劍橋或倫敦。國研院曾依次考慮過在這些地方安營紮寨。曾有幾次艾奇斯托的“進步派”人士幾乎已灰心喪氣。現在終於勝利在握了。只要國研院在艾奇斯托能征到足夠的土地,就會搬過來。大家都認為,只要國研院搬過來,情況就終將改變。柯裡甚至曾說過,他懷疑有一天劍橋和牛津同布萊克頓比起來都會相形見絀的。
三年前,如果馬克•斯塔多克在學院會議上聽到對這樣的問題進行表決,他以為會場上會唇槍舌劍,會有人憤恨地抗議進步,唯美對抗功利。現在,他坐在愛麗絲夫人方庭南側樓上的長廳即所謂“獨廳”裡,他已不存此想。他現在知道了,事情不是這麼做的。
“進步派”對自己的事情確實很有一套。大部分研究員進入“獨廳”時根本不知道有賣掉布萊克頓森林這回事。他們當然看到了會議議程上的第十五項是“出售學院地產”,不過既然幾乎每次學院會議上都會出現這個議題,他們也無所謂。另外,他們也看到了第一項就是“關於布萊克頓森林的問題”。這和出售產業沒有關係。身為副院長的柯裡站起來解釋所謂的布萊克頓森林的問題,他向學院讀了幾封信。
第一封來自某個關心古代遺址保護的社團。我本人也認為這個社團在一封信裡提出兩個抗議是太不明智了。他們若明智,就會只提醒布萊克頓學院,圍繞著森林的高牆已經年久失修了。可他們還接著說,應當在井上搭建一些建築以保護古井,還指出他們之前就已催促過學院,學院諸君開始嚷嚷了。這個社團最後多少又加了幾句,希望學院對於那些希望考察古井的真正的古文物專家大開方便之門,學院之人此時真的是憤憤不平了。
我不想指責身在其職的柯裡故意誤讀信件;但是他讀信時對原信行文時在腔調上的缺點也毫不掩飾。他還沒讀完坐下,在座的每一個人幾乎都躍躍欲試,想讓外邊的人知道,布萊克頓森林是學院的私產,其他人最好少管閒事。這時,柯裡站起來,讀了另一封信,這封信來自一個通靈協會,想得到學院的許可,在森林裡研究“曾有報導的靈異事件”。
柯裡說,這封信“和下一封有關,在院長的允許下,我將為大家讀下一封信”。這封信則是來自某個機構,他們聽說了通靈協會的申請,也想請學院允許他們拍部電影,不是拍靈異現象,而是拍通靈者們是如何調查這些現象的。柯裡受到學院的指示,對這三封信簡短地回信拒絕了。
這時“獨廳”的另一角響起了另一個聲音,費文思通勳爵站起來了。他說,外面這些愛管閒事的人寫來這些莽撞無禮的信,學院如此處理,他完全贊同。但是究竟森林的圍牆是否真的處境堪憂呢?許多研究員認為他們看到了費文思通站起來反抗“柯裡那幫人”,大感興趣,但斯塔多克心裡清楚。財務總管詹姆斯•布斯比也猛地站了起來。他歡迎費文思通勳爵提出這個問題,他最近已經就森林圍牆的問題徵求了專業意見,他擔心,“堪憂”這個詞已經遠遠不足以形容圍牆的慘狀。
對目前的情況來說,只能重修一道新牆,除此別無辦法。他頗為難地說出築新牆的大概開支,讓學院倒抽一口冷氣。費文思通勳爵冷冰冰地問財務總管是否當真建議學院拿出這筆開支。布斯比(此人身材魁梧,曾是牧師,有一把濃密的鬍子)頗有怨氣地回答說他沒有什麼建議。如果硬要提什麼建議的話,那就是不要拋開重要的財務事宜,孤立地空談問題,過一會他還得把財政問題提出來。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