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東北大炕(中)

冰心
本文:2024-05-14T23:37:55
我傻了一樣看著姨夫的那根大雞巴一進一出的肏著大姐的屁眼,原來女人的嘴,屄,和后面的屁眼都可以肏呀!十二歲的我興奮著自己的發現,卻不知道這個發現對于一個象我這樣年齡的男孩也太早了點。
雞巴在屁眼里的進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見大姐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雞巴抽出時被帶得翻出來,可能是里面太緊的原因。“啊……啊……”大姐忍耐著終于回過頭來,“姨夫,疼……”眼淚不知不覺地從大姐眼睛里流出來。這是整個過程中我聽到的大姐第一句話。
“騷屄!我第一次干你屄的時候你不也喊疼嗎?”姨夫竟罵著大姐。這簡直和我平時印象中的笑容可掬親切和藹的那個姨夫盼若兩人。不過我內心里卻一點沒對此有什麽厭惡,相反,姨夫的話刺激的我更加興奮。
大姐沒再說話,回過頭去。只是仍然嗚噎著,她畢竟只是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女孩。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頂著那大雞巴與屁眼的結合處,看著大雞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進出。慢慢地我感覺那肉棒進出逐漸快將起來。
那樣肏了二三百下后大雞巴進出的速度竟然和剛才在大姐那個洞---她的屄里時差不多一樣快了,而大姐也逐漸安靜下來。
“我肏死你這小騷屄肏死你!”姨夫越肏越興奮。
大姐一聲不吭僵直著身子擡著屁股挨肏,姨夫的跨部一下下撞擊著她的屁股發出乒乒的聲音。
終于,我感覺時間過的好長,在大姐一聲不吭的被肏中姨夫忽然身體打了一個冷戰,我看見他急急的拔出了雞巴,然后急急地把大姐的身子調轉過來,讓她跪在自己跟前。
“啊!”姨夫渾身顫栗著,他閉著眼把他的大雞巴對準了大姐的臉,“我肏死你我肏死你!。。。。”他不停地喊著,我看見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體從他雞巴前端激射而出,全射在了大姐的臉上!
接下來好久屋里都不再有聲音,姨夫站立在那里喘息著。大姐坐回到了床上,她咬著嘴唇,找到了床頭的一卷衛生紙,紅著臉擦著自己臉上的那些粘液。
那天我沒有被姨夫和大姐發現,而姨打牌直打到天黑才回來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吃晚飯時姨夫已經恢複了常態,他熱情地給我和大姐碗里夾著菜,如果我沒看到下午發生的一切真還不知道他還有另外一個面孔。而實際上誰不是象他那樣呢?我在肏娘時也不再是平時在她面前撒嬌的那個小孩了,而平時在鄉鄰面前矜持端莊的娘在被我干時不也失聲的啊啊叫嗎?小小的我想著這些吃著吃著竟發了呆。
大姐只是低著頭吃飯一聲不吭,她下午已經蓬亂的長發重新編了起來,編成了一根黑黑的長辮垂在肩后。姨夫給她說話夾菜時她理也不理。
坐在大姐對面的我看著她那秀美的臉,如果不是下午僥幸地看到的那一切我是無論如何想象不到我這麽文靜的大姐是如何那般地被男人搞的。這麽漂亮的她后面的屁眼竟然也被姨夫的大雞巴捅過了!我如此這般的想著下面的雞巴不由自主的早都頂到了褲裆上。
就是許多年以后大姐第一次是如何被姨夫上的她也從來不告訴我,我只能猜想,事情其實就發生在上次她和二姐來姨家的那次,可能也象和今天下午一樣吃過午飯姨去鄰居家打牌,這樣使原本可能對我大姐想入非非的姨夫有機可乘,他一定是強行上了她。所以大姐那次在回家以后才郁郁寡歡。
大姐被姨夫強姦過以后姨夫可能是心里害怕,過了幾天后還專門來我家一趟,目的無非是探聽消息。事情之所以有了第二次,原因可能就大部分在我大姐的身上了。十七歲的大姐情窦初開,平時雖然矜持文靜但內心早已對那男女之事有了向往也說不定。爹每次回來深夜不避我們姐弟幾個和娘在炕上的被子里尋歡的場面很難不被大姐二姐看到,而年齡最大的大姐也很難不被所看所聽到的那些所刺激。而一但少女懷春的大姐被搞女人的高手姨夫真的上過了,嘗到了魚水之歡甜頭的大姐雖然也內心很痛苦不安,卻也很自然的包庇了姨夫,沒有把他的醜事告訴娘或者別人。
致于她和我第二次去姨家,也不一定是主動送上門讓姨夫操,可能是想和姨夫說清楚讓他以后別再糾纏她,但十七歲的大姐怎麽能是老謀深算的姨夫的對手,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早就從大姐的表現上看出不會有事了,他當然第二次上了她,而且和第一次相比,上得更加大膽。
那晚在姨家小小的我竟第一次失眠了。平生第一次單獨睡一個房間可能是我失眠的最重要的原因。躺在那溫軟的床上而不是家里的大炕,我腦子里不停地胡思亂想著,一會兒是白天自己窺到的姨夫搞大姐的每一個細節,一會兒又是娘那親切秀美的臉。我從來沒有那樣地想過娘,如果說前幾天我和娘那樣大部分是因爲我的性好奇,那麽現在的我則是在心里完全把娘當做了自己的女人,白天的事刺激得我是那麽希望娘此時就躺在自己旁邊。“亂倫”這個詞對于生活在東北鄉村里小小的我來說基本上還沒什麽概念,雖然內心里也莫糊地感覺到自己和自己最親的人不應該那樣。
折騰到后半夜我還是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覺得頭暈暈的。在衛生間洗過臉出來我在樓梯上看到了大姐,大姐看樣子昨晚也沒睡好,本來就略顯蒼白的臉顯得更加沒有血色,兩眼也明顯的紅腫著好像昨晚哭得很厲害。
姨在這一天沒有去打牌,她執意領著我和大姐去不遠的鎮上給我們買衣服。我很快就重新變得興高采烈,因爲娘是很少帶我們去鎮上玩的。大姐則始終一言不發低著頭跟在我們后面,以至于姨最后好像埋怨似的說大姐越來越內向了。
下午我身上穿著姨新給我買的衣服高高興興地和大姐走在回家的路上。來時一路小跑在前面的我卻走在了大姐后面。本來我對大姐真是一點別的想法都沒有,就是和娘那樣,我更多的也只是小男孩的性好奇。而經過了昨天的我心智上卻明顯的發生了變化。走在那鄉間的土路上,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著大姐走路時扭動的屁股,大姐一向很朴素,只是穿了一條普通的深蘭色棉布褲子,但那麽一條普通的褲子卻被大姐豐腴的臀部撐的鼓鼓的。我看得發了呆,腦子里浮現著昨天看到的景象,覺得渾身燥熱。
我看看鄉間的這條小路上並沒有什麽人,就緊走幾步過去,“大姐”我打定了主意,“你昨天和姨夫在房間里面干啥呢?”我看著大姐的臉問。
大姐秀美的臉在那一刻忽然刷白!“什麽?”她完全無意識地反問。
“就是我和姨一起出去打牌的時候。”小小的我其實並沒有什麽心眼,這樣問也很直接。
大姐的臉完全沒有了血色。她呆呆地看著我象是傻了一樣。
“我在門縫里都看見了。”十來歲的我得意的說。
大姐仍然象傻了一樣呆著。
我看得心軟了,畢竟平時大姐對我是那麽好。“姐,我不會告訴別人的。”我趕緊保證似的對大姐說。
大姐咬著嘴唇,看著我似乎不知道說什麽。
一時間我竟然也不知道說什麽了,姐弟兩個呆了一會,就一前一后默默向前走,而大姐這次走在了我后面。
走了很久,路顯得那麽長,我內心里竟然有一些后悔對大姐說那些。畢竟,小小的我也不會想到用這些事情來要脅大姐。
“小弟”大姐從后面喚住了我,她的臉仍然蒼白著咬著嘴唇,而眼角似乎有淚光。
“你千萬別告訴娘啊!”大姐說,聲音里帶著哀求。
我點點頭,“姐你放心,我不會說的。”
“你還小,姐本來不想告訴你什麽,但現在。。。。。”大姐咬著嘴唇,“是上一次我和你二姐去咱姨家。。。。。咱姨吃完飯也是去打牌,你二姐也出去玩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咱姨夫,他強行。。。。。”大姐似乎說不下去,頓了頓,“到了晚上我本來要和你二姐回去可他怎麽也不讓我們回,咱姨啥也不知道,到了晚上,他又悄悄摸進我房間。。。。。”大姐垂下頭。
“我知道了,是強姦吧?”我從書上看到過這個詞,當時也不懂,現在恍然大悟一樣說出來了。
大姐勾著頭沒說話。我聽見了她的嗚泣。
我內心里也莫糊知道強姦是個不好的詞,可我內心還有一些疑問,“可你昨天怎麽答應和我一起來呀?”我問姐。
大姐擡起淚眼莫糊的臉,“本來我是想來和他說清楚的。。。。我這幾天一直怕,怕他老纏著我。。。。。可他昨天又。。。。”大姐咬著嘴唇。接著竟然低頭痛哭起來。好像又羞又惱。
我也不知道怎麽勸她,大姐哭了好久才停止。我看著她暈紅的臉,那梨花帶雨的模樣看得小小的我竟然又是一陣心動。
到家了,娘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呢,見我們回來了很高興緊趕著給我們做晚飯。
晚上,終于睡覺了。我才發現自己內心里早在等著這一刻。一切都和過去一樣,黑了燈,大家站在炕上脫了衣服,然后鑽進各自的被子里。當然,我和娘還是一個被窩。
直到摟著娘那溫滑的身子,我才發現自己憋太久了。自從昨天下午看到那些以后,我的小雞巴就不時處在勃起狀態。我渾身燥熱,摟著娘的兩只手開始不老實起來,開始在娘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上亂摸。娘躺那里沒有動,臉正對著我閉著眼睛象是睡著了。
前天的窺看使我已經不再只是會亂摸了,我摸著娘那兩只大奶子的手就不知不覺地學著姨夫的手法,時輕輕重地握弄著那兩個滑膩的肉峰,間或用手指輕輕搓弄上面那兩顆奶頭。娘仍然一動不動任我在她身上弄。我的右手伸到下面滑入娘的兩腿間,觸手處是一片熟悉的茂密的毛叢,再往下,摸到了那溫軟的所在。
我的拇指摸索著找到了那個記憶中的小肉凸,來回摩擦起來。
娘的身子動了一下,黑暗中掙開了眼,她的眼睛黑夜中亮亮的,“小壞蛋!你有完沒完了!”娘瞪著我。我沒理她繼續自己的動作,小肉凸下面那個肉穴口處越來越粘滑起來,我食中二指並著找到了地方,然后插進了那溫濕的肉洞里。這樣,我拇指按擦著娘的陰蒂,食中兩指伸在里面干著她的肉洞,一個手三指齊動。這完全是我從姨夫那里學的技法。
娘呼吸時噴出的熱氣吹在我臉上,娘被子里的兩條腿不自覺交錯著分開。
我把自己所學到的都用上了,甚至低下去頭輪流去含娘的那兩顆大奶頭。
娘本來在被子里安靜的身體開始越來越不安,她忽然也把頭伸進被子,“摸夠了沒有!”娘輕聲趴在我耳邊說。
我小小的身子如火般燥熱,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有了男人征服女人的欲望,“我肏死你!”我喘息著竟然大著膽子在娘耳邊說。
娘卻不再說話,我只聽見她在我耳邊的喘息,過了一會她又趴過來,“小壞蛋,你真把娘肏死了看以后誰還讓你肏”娘的聲音膩膩的。
“賤屄!”我耳邊響起了姨夫的聲音。看來那樣罵女人她們果然是不會生氣的。而我過去還以爲這對她們是種侮辱,甚至還因爲學校里那些男孩罵姐的髒話而和他們打過架。
娘過去是從來不說那樣的話的,她和村子里那些農婦不同,娘平時矜持而端莊,她甚至比我們學校里那所有的老師都更加有涵養。所以更因爲如此那些話從娘嘴里說出來刺激得我更加興奮莫名!當然,以后我才知道了女人只是在和男人親熱時興奮時才這樣。
我愈加興奮的動著手指,那種水兒越來越多不停地滲出來,我的手指上滑滑的一層。
娘在被子里喘得越來越急,“你姐她們都在呢!”娘喘息著輕聲在我耳邊說。她的一只手在下面卻握住了我的雞巴捋了起來。
“這是哪里?”我按著她的屄問。
“屄這是娘的屄。。。”娘喘著。
“肏你!”我低低的叫。從女人嘴里說出的那個字更加的刺激了我。
“不行今天不行你姐她們會醒的!”娘低低地聲音。
“娘可是我很難受。”我撒著嬌。
“不行!”娘堅決地。
這個晚上到底娘也沒讓我如願,也許我還是年齡小吧,纏了一會兒也就困了,最后不知不覺地摟著娘睡著了。
可是我那麽做的結果卻是娘在第二天晚上給我在炕上另外弄了個被窩,她不再讓我和她一起睡了。用娘自己悄悄告訴我的話說她受不了我晚上的折騰。
這對于我來說無疑是不能接受的,雖然和娘一起睡了這麽久,但我還是剛剛沈迷于女人的肉體,一想到晚上再不能摟著娘的熱身子睡我就象掉了魂一樣難受。但娘到底是娘,我的死磨硬纏在她面前從沒有效。
大姐自從回來以后神情更加恍惚,天天只見她坐在桌子前面發呆。在家里我是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而娘從來都大大咧咧的,也可能是大姐一向都這樣文靜內向吧所以娘沒有注意到大姐這些反常的樣子。
東北的冬天太冷了,而春天還遙遙無期。離學校開學還有幾天,我們一家人基本上都不出門,坐在屋里暖暖的炕上多舒服啊。隔著窗戶看著外面光禿禿的樹枝,我在心里期盼著春天的來臨。
“你爹他還要很久才能回來呢。。。。”這是娘對我們甚至是她自言自語時最愛說的一句話,娘說這話時眼睛里的無奈和哀怨甚至我都能看得出來。
大姐終于學校開學了,她們中學比我們要早開學幾天。這天一早大姐默默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就走了,大姐是住校的,這一走就是一個禮拜。我看著大姐孤單的背影,看著她那肩后黑亮的長辮,不知怎麽心里恨起了姨夫:是他讓我大姐變成這個樣子的。
家里就我和娘跟二姐三個人了,二姐和大姐性格一點不一樣,她象娘,好說好動是個樂天派。我們三個人在家里叽叽喳喳的倒也不寂寞。這天我們正又呆在屋里下著跳棋忽然二姐有個同學來找她玩,二姐高高興興地就出去了。
家里就剩下我和娘了,在我小小的內心里早就在盼著這一刻。我從棋盤上擡起頭,正看見娘也擡起頭來,娘的臉竟一紅。我再也忍不住,在炕上走過去抱住了娘的身子。
娘一動不動坐在那里讓我摟著,她輕輕用嘴在我耳邊哈氣,“是不是早就想娘了?”娘在我耳邊低低的說。十來歲的我哪里見識過女人這樣的溫存,不說話急不可待地就動手去剝娘的衣服。“去!”娘啐道,用手指點著我的額頭,“和你爹一樣是個急色鬼!”。她推開我,自己卻脫開了衣服。
由于天冷,和上次一樣,娘只是把上面的棉衣敞開了沒有脫,下面卻把褲子完全脫掉了,我看著她在我面前半躺下去並向上擡起了兩條分開的大腿擺好了挨肏的姿勢。等我急急的脫掉褲子爬到炕上,這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已經出現了急促的喘息。
如果說第一次娘讓我上她時她還只是把我當作一個什麽也不懂的孩子,那麽經過第二次以后她內心里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
我這次沒有先用手,而是急急地跨騎在娘的臉部上方,我完全學著從姨夫那里看到的姿勢先將自己的雞巴伸到了娘的嘴邊。娘只是愣了一下,大概她怎麽也不會想到我會這些,但當我將漲硬的雞巴碰觸到她的嘴唇時,她自然而然地張開了嘴,讓我將雞巴塞進了她嘴里。直覺告訴我娘的嘴以前一定不止一次的讓爹也這樣搞過,想到這些我更加興奮。我弓著身體雙手扶著炕動起跨部,讓稚嫩而堅硬的小肉棒從上至下在娘的嘴里一出一進,出時只留龜頭在內,進去時卻一插到底直捅到女人的喉嚨深處。娘的口腔里溫滑又潮濕,肉棒在里面的抽送不時輕輕碰觸到那些堅硬的牙齒,和肏屄的感覺不太一樣,但明顯讓我感覺更加刺激。
我雙手撐著床上下聳動跨部狠干下面女人這張嘴,就好像在干她的下面那個“嘴”一樣。我的肉囊拍擊著娘的臉頰,堅硬的肉棒進出她濕潤的小嘴的速度越來越快,從酥麻的龜頭處傳來的快感使我感覺自己好像騰云駕霧般飛了起來。娘一開始還用手套著我的雞巴擋一下,免得我沖得太狠令她難過。可是我干著干著她就放棄抵抗了,雙手摟著我的臀部任我狠狠地肏她的上面的這個“屄”,只是暈紅的臉上雙眼求饒似的看著我,可偏偏她的眼神又那麽迷茫那麽饑渴,只能促使我干得更加的用力,一點也不顧及她的感受。
“唔……”可能是我插得太深,娘突然噎住了似的咳起來,她吐出了嘴里的肉棒,咳個不停,“你從哪兒學的!”娘罵著手用力擰我屁股上的肉,“怎麽你爹喜歡這樣你也……”娘好像說不下去,又用力擰……
屋里的光線並不強,娘秀發蓬亂,滿臉紅暈,拿眼瞪著我咬著嘴唇只是喘息,“小壞蛋!”娘輕輕地罵,她看著我的眼里仿佛要滴出水來,“躺下!”娘命令我。
我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聽話地靠著被子半躺在炕上,然后看見娘弓著身子趴在了我兩腿間。我如在夢中一般看著這個女人將嘴湊到了我那處,她用左手輕揉著我的肉囊右手捏著我的肉棒,接下來娘的動作就象她做針線活時一樣認真仔細,肉棒此時好像一根冰激淩?
我娘雖然已經和我有多次性交經驗,此刻仍然不願明白說出要兒子干她,只是身體不斷挺動,並將那火熱的臉頰貼入我的懷中,此刻我再也耐不住內心的欲火,翻起我娘那像白羊般的屁股,像姨夫欺侮我大姐那樣,將我的肉棒頂向我娘的屁眼,在這之前我並沒有任何肛交經驗,若不是碰巧撞見姨夫欺侮大姐那一幕,我還不知道屁眼除了排便之外,還可以被大肉棒給插入,而且大姐被強行插入肛門后,除因那兒被長輩強姦備感疼痛及羞辱外,但是抽插到后來咬牙強忍狀,似乎仍有其快意。
只是此刻我的大肉棒像無頭蒼蠅般,始終無法順利肏進我娘的屁眼,可像天雨老驢拖重般,蹄兒不住在泥地上打滑,惹得后來我性起將我娘的身子翻轉,改將大肉棒插入我娘的口中不斷深深挺入,直插得我娘兩眼翻白口中作嘔,但又沒法吐出,乖乖挨插,這時我的雙手可一刻也沒閑著,一會插入她那淫水直流的前穴,一會又強行插入她那未經耕耘的屁眼內,她那屁眼與前穴又有一番不同光景,一圈圈的肛肉纏握我的手指好不舒服,我的手指不斷深入,插入的手指也由一支變爲兩支,后來並用力不斷#她,我娘這時也已漸漸適應屁眼被異物侵入,並且慢慢嘗到個中不同滋味,像透發了春的貓兒,不斷吟哦又不停舔弄我肉棒的頭頭,過不多時我娘全身發抖,並將我的肉棒吐出,大聲吼道:狗兒你干死娘了!並達到她異樣肛交的初次高潮。
我娘緩過神后,用手指大力捏了我的屁股說道,壞狗兒,你是從那兒學來的招式,如此來羞辱你娘,此刻我當然要保守我在大姐前之承諾,不能透露她被姨夫強肏屁眼的情形,只得謊稱在學校時同學中道聽塗說,現學現賣,我對我娘說,你現在不要問我從那學來的,你先告訴我爽不爽?
我娘面露難色,若佯稱不爽,但是回想剛才自己淫穢模樣,牙齒都快咬碎強行忍耐的神情還不禁臉紅,若說了實話,自己一直認爲是排便功能而且從來不曾被別人觸碰的秘處,被自己兒子用手大力淩虐,最后還不禁泄身得到從來未有的特殊快感,又感到不解及羞愧。
只好說道,你那老子根本禁不住我的需求,也從來沒你這多的花樣,你真是個壞狗兒,聽到這理,我不禁面露微笑,但碰到自己仍緊繃的大肉棒,卻又苦惱,只得向我娘說:解救我!
我娘面露訝異說道,怎麽還沒泄身嗎,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只好再次躺下身子,再次任我馳騁,我對剛才未能插入我娘的屁眼甚爲遺憾,此刻針對我娘的屁眼再次作挑戰,有了先前的經驗,我先用口水及舌頭舔弄充份濕潤她的屁眼,並用手指擴張她那黏膜組織,我娘則輕皺眉頭,口里卻不住傳出YD的喘息,似乎對我的大肉棒發出無聲邀請,此刻我再也忍耐不住,用力翻開我娘的兩屁股半球,一面將大肉棒強行插向我娘的屁眼,可能是已經充份濕潤,也可能先前已經我的手指連番套弄,已不像原先的緊湊,這次我的大肉棒緩緩頂開我娘的股肉,逐漸進到娘的直腸中,但是手指總不像肉棒那般粗壯,我娘除咬牙忍受外,不住呼叫:慢些!狗兒慢些!,只是我已經失去耐性,將她的呼疼充耳不聞,仍然一眛深入,在我娘的呼叫中,大肉棒不覺已全根插入,並開始像平日肏她那般狠狠的抽動,我娘也開始如泣如訴般的呻吟,並隨著我的動作加快逐漸劇烈,每次隨著我的抽動,我娘她那屁眼旁粉紅色肛肉也被大肉棒給翻開回複,且因爲受到大肉棒的刺激,也開始大肆蠕動,我娘開始大聲喊叫,狗兒呀!輕些,娘都快要便出來了!
我卻一面加速抽送動作,一手在她像白羊般的屁股狠力拍打,口里也大聲罵道:我干死你這母狗!我肏死你這騷貨的屁眼!
不覺又抽送三二百下,連我娘趴跪的被單一角都快被淫水及汗水給沾透了,這時我又將手指差入我娘的陰道中,不斷的抽動,又換來我娘的叫喊,同時隔著薄薄的黏膜組織,我可以感受到我堅如石頭般的肉棒正在我娘的肛門內肆虐,娘的屁眼因爲初次開苞就連續被我手指及大肉棒狠力攻擊,實在無法承受,我看她的叫聲已實在不成調了,趴跪的身子也整個癱在炕上,我露出征服著的笑容,一面作最后的沖刺,只覺背心一陣酥麻,我熱燙的精液,狠狠射進我娘的大腸內,我整個人這時也無力的趴在我娘的身上,我娘這時身子因過多的刺激已有些僵,隨者我抽回那已軟化的肉棒,我發覺我娘有失禁的現象,一口狠咬在她的肩頭肉上,她才回魂般哭道,狗兒呀,你肏死娘了!
我倆就這樣相擁,沈沈的昏睡過去。次日起床后我娘將咱姐弟都叫來,說父親托人捎書道,學校假期時要我娘過去陪他住一陣,我娘已備妥行李準備即日出發,當日我和大、二姐都到車站送行,臨行前我娘像父親出門前一般,告誡于我說:狗兒!爲娘此次出門,此刻你是家中唯一的男人,要妥善照料這個家,不可貪玩要聽你姐姐們的話,我當然都點頭允諾;我娘轉向我大姐說道:你最年長,我不在的期間,要妥善照顧弟妹的起居,如有要事無法解決向姨夫求救,可見他是個有辦法的人這個觀念已深植我娘心中,我大姐她紅著雙眼點一點頭。
大姐果然盡責的炊煮照顧我們的三餐,到晚上就寢時,因爲省電咱家一向是不開燈的,娘又不在身邊,大、二姐們怕黑,要求三人同擠在一炕上,我當然是求之不得,早早脫光衣褲后一溜煙的竄入被窩里,良久才聽到我姐們脫衣上炕,但是她兩人遠遠的睡在炕的一角,我呢睡了良久始終無法入睡,一面是自小我是都抱著我娘的身子睡覺慣了的,現在身旁少了我娘似乎沒了安全感,另外當然是因爲自我了解男、女人的事兒后,從來沒與大、二姐同睡在炕上,鼻中不時傳來一絲絲她們的體肉香,更是讓我輾轉無法入眠。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于按捺不住,身體慢慢的移到炕的另外一邊,並輕聲叫道:大姐!大姐!,黑暗中靠近我的一邊,大姐輕聲嗯的一聲!我興奮的更靠近一些,臉幾乎快觸碰到她的身軀,在月色中隱約可看見大姐長長秀發鋪蓋在枕頭上,她的身子側臥面向另外一邊,所以我沒法看見她的臉孔,在我的眼睛更適應屋內的光線后,我貼近大姐的耳邊,輕聲問道:大姐你近來好嗎?
不想我的這句話,惹得她抱著我痛哭道:狗子!我命好苦!
淚水也不斷滴在我得胸前,我只得輕輕的抱著她,並輕拍她的背脊安慰她道:大姐別哭,這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怪那禽獸般的姨夫,只是她仍不斷的抽泣,我心里不覺感到心酸,並說大姐!我一定會替你報這個仇。
等到大姐情緒漸緩和后,說道這件事情可不容易解釋,其他人也不見得相信我說的話,而且姨夫在當地算是一個有辦法的人,可能推說是我引誘他或是根本不認賬,我雖然很不服氣,但心里卻認爲大姐說的是實情,只得恨恨道:難道就這麽放過他嗎?
老實說此刻我也想不出好法子來,只是仍然輕擁著她,大姐也沒把我推開,可能認爲此刻只有我能保護她,或許因爲經過情緒的發泄,大姐終于在我懷里睡著了,我也不知在什麽時后昏昏睡去。
次日天明,二姐先醒來,怪聲叫道:狗子!你怎麽睡到這頭來了,咦!你抱著大姐作什麽?在二姐的連珠話中,大姐臉紅得像熟透的蕃茄,急忙把我推開,眼睛卻不敢擡起看我我和二姐,我心里暗叫一聲,一學期不見大姐長得益發標致,活像個大美人,直到大姐推我才回神道:大姐你真漂亮!大姐不覺露出笑容,二姐則噘嘴一付不以爲然的模樣。
當然女人是小心眼的,就算是她的親人,總還是會發酵起作用來。
大姐見狀也不以爲意說道:狗子,你二姐才是個美人兒呢!
你看她的身材長得多美,二姐這時才挺挺胸兒,高興的笑了一場風波始告云消霧散。
姨夫見上次我死纏保護我大姐,心中似已有警覺,就不再要咱姐弟等到他家做客,我也樂得成天找我那些狗party鬼混,我大姐懸著緊崩著的一顆心,也慢慢放下了,除每日張羅咱吃飯外,這時卻用心的管著我,不可這樣,那個不準,有時管得我狠了,我就是偏偏跟她唱反調,故意氣她,看她鼓腮生氣的模樣,實在也是一大樂事,當然她自小锺愛疼我,我內心可像明鏡般的清楚,經過那次我盡力保護她不受姨夫欺侮,她內心更是感激,對我的呵護可說到無微不致的地步,有時我故意氣她說,你又不是我的媳婦兒,爲何凡事管我,更逗得她臉紅佯裝生氣的說,是娘離開時交待,要我好好看管你狗子的,最后在我彎腰作躬下,才哄得她破涕微笑,自此我和我大姐的情感,又更深厚了一層。
二姐自小個性較爲剛硬獨立,自有她自己過活排遣方式,只見她東村探望同學,西村拜訪朋友,頗不寂默,一日見她回來,臉頰紅腫,手腳也有傷痕,只是問她,她什話也不說,我和大姐了解二姐個性,她想說時自然會告訴你,否則再怎麽逼供,也是枉然,不告訴你。
自那晚被二姐發現我擁著大姐睡覺之后,我有一長段時間,上床就倒頭睡覺,也就一夜無事,一天晚上咱姐弟三人,邊看電視邊胡天胡地聊些學校發生的趣事,可是一則新聞可把我大、二姐給嚇死了,原來有一死囚從牢里逃了出來,四處流竄,遍布警力緝拿不著,警方據其逃竄路線分析表示本村及相鄰數個村落都可能是他藏匿或落腳的地方,大姐、二姐除要我關妥並一再巡視門窗外,並早早上床,屋內電燈也破例開了個大明,我則夾在她倆中央好作照應保護,數日后無事,戒心也就小了,電燈也如昔日那般被關上,可我睡下后,感覺大姐渾身發抖,向我身邊靠來,邊向我耳邊輕聲說,狗子我怕!
我這時很自然將她的腰身攬著,說不怕有我在,這可是我倆在半個月前被二姐撞見后的第一回,只見大姐她將頭靠入我的懷里,舒服的回攬著我,好像我是她唯一的依靠,就算我是柳下惠再世,此刻也不能自已,我那不聽話的小弟弟,好像吹了氣般不斷鼓脹,且不住頂在我大姐身上,我大姐感到奇怪順手一摸,抓在手上的是不住跳動的怒蛙,我大姐一愣,突然呀的一聲慌忙放開!她的臉色因爲沒有燈光無法瞧見,但只須由她臉貼在我胸口的熱燙以及不住大聲喘息聲中,就可知道她所受的驚嚇程度,此刻我的嘴溫柔的貼在她臉上,小聲說道大姐我愛你,她聽了之后也溫順的說,狗子!大姐自小都愛你呀,我的嘴一面輕沾她的櫻唇,一面細聲道姐我要你!
我大姐身子不斷打顫說:可狗子!咱是親姐弟呀,我膩聲說道我不管,我就是愛你,大姐或許想到自己得身子及名節,早讓那可恨的姨夫給毀了,爾后想來也是嫁不得人了,想到傷心之處,那淚水不住的滴了下來,我抱緊她,將她那臉上的淚水一一舔入口中,鹹鹹的,慢慢的我將嘴壓在她的嘴上,舌頭也頂開她那緊閉的雙唇,深深的進到她的口中不斷打轉,一會大姐的舌頭也開始笨拙的回應,倆人舌頭已像身子般交纏在一起,我雙手也開始在她那曼妙的身子上四處遊動,一觸一顫,可見大姐的身子十分敏感,探到她那堪盈握的雙峰,我更興奮的雙手發力握緊,換來她那身子不斷扭動,經我再用指尖輕捏她那細小的乳頭,除了乳尖不斷漲大變硬外,大姐再也忍不住張口輕聲吟哦,我時而將她奶頭輕輕舔動,時而輕咬拉扯,大姐幾時見過這般陣仗,細聲哭泣,她此刻絕非傷心,只是無法承受我愛撫的刺激而已,姨夫粗暴強姦她時,她內心只感到羞辱、痛心,絕非此番的情景可堪比擬,最后終因身理備受刺激或有快感,但也是羞慚傷心的心理居多,我再向下探往她的秘處,只見她雙腿緊夾不放,我先在她蜜丘上用手指梳攏著卷長的陰毛,一面在她耳邊輕說:愛是不保留的大姐她才緩緩將雙腿張開說道:羞死人了!我手指一探,淫水不斷在那穴口流出,我在她耳邊細說:大姐你流了好多淫水!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變更為 舊回應在上方][目前是 新回應在上方]
[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