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人妻妊娠曲4下

Reader
本文:2024-05-14T10:20:26
飽受玩弄之後,正渴求著伊川的侵犯……。

  「呀呀、不……受不了啦。這樣子不行……江美子好奇怪呀……最後了啊啊。」

  江美子到底失神之前的極限。

  「哈哈哈,那麼焦慮難受,想要伊川先生來幹嗎。」

  板部說道。不用教江美子,她也說出這種話。聽到這樣屈辱的言詞,江美子用盡最後的力量,叫著不是不是的搖頭。但是這力量,被焦躁渴求侵犯的肉體所戰勝。

  「伊、伊川先生……再也受不了啦,江美子,不能再忍呀……侵犯我、江美子、想要伊川先生。」

  江美子喘息著在叫。讓她像被蟲爬滿身的男人伊川……單想到被他幹就感到恐怖和屈辱。但是,現在江美子的肉體卻渴求他。

  「想要被侵犯呀、呼呼呼……那裡想被侵犯。太太有三個可被男人插入的洞呀。」

  沒有明確的答覆。伊川惡意的回答。

  「呀呀……江美子……江美子的屁股洞……然後,把江美子幹到亂七八糟的狠狠侵犯……」

  江美子激烈的悶身扭動,將學回來的言詞主動說出。

  「呼呼呼我可是鑲珠的呀。又大,呼呼呼,那樣侵犯屁股好嗎。」

  「江美子……想要伊川先生……幹得江美子的屁股亂亂七八糟的……呀呀,江美子,已無法忍受了,快點、快點侵犯我。」

  「呼呼呼,好吧,太太,真是好可愛,那淫亂的樣子。」

  伊川嬉笑道,脫下西褲。張與板部解開江美子兩腳的繩索。將江美子移放到放在房間內一角的棉被上。「好了,太太。做好肛門性交的姿勢吧。」

  江美子在棉被之上,上半身前傾,螓首埋於枕上,雙臀高高翹起。下半身全露面對伊川。反手上握著陽具。

  「呼呼呼,太太。今夜我會幹妳不知多少次,幹得妳飽飽的。呼呼呼……太太可會達到高潮的新記錄。」

  伊川惡意的靠向江美子面前道。

  「伊、喜歡伊川先生呀……」

  「呼呼呼,我不會停的。那麼可愛的樣子。我要無間斷的幹妳。」

  看著巨大的那一根,伊川愉快的笑。

  感到恐怖的狂氣,江美子的臉色一陣害怕,全身抖震。

  好像在渴求侵犯一樣……伊川開始侵入江美子的身體。

  「去感受吧,太太,呼呼呼……不止幾次的高潮。」

  看不到伊川的面,但還是聽得到他的笑聲。

  「把江美子……怎樣也可以……讓江美子做你的對手……」

  喘息著說道。

  「哈哈哈,別忘了這番話呀,太太。」

  淫笑著的板部,領會張的意圖,按下房內的一個開關。一個不知裝了什麼的巨箱被吊下來。裡面絕不是空的。從它不著的在搖動可以証明。

  「呀……呀呀、呀、親愛的。」

  江美子面的血色盡去,忍不著想尖叫出來。致愛的丈夫,久未見面的上面,原來竟被縛起綑在箱內。(譯者註:這裡我有點看不懂,請諸位假請為關動物的,有鐵柵的木箱)意想不到,丈夫竟然一直被關在裡面。

  呀、怎、怎會的……他聽到了那些羞恥的說話了嗎……。

  幾番被迫說出的話,那麼羞恥的言詞。

  「親、親愛的、原諒我……饒了江美子,親愛的。」

  江美子悲哀的叫喚。

  但是,被綁成一條蟲似的上里,口被封起來,想救江美子也無能為力,連話都說不出。被布封著的口下,發出些虛弱,幾乎聽不到的唔唔呻吟。

  「呼呼呼,君是太太的丈夫。剛才想必聽到了,剛剛太太極樂的情形。呼呼呼……接下來就好好欣賞,女人悶騷淫靡的姿態吧。」

  伊川向著上里的方向,大聲的笑道。

  伊川,向位於棉被上的江美子,從後方向雙臀處突進,兩手捉著江美子的腰。

  「太太,第一回合開始了。呼呼呼,就在丈夫的見証下,儘量去享受和感覺。」

  「不、不要、不可以呀……親、親愛的、親愛的。」

  江美子泣叫著狂亂掙扎。腰肢渴力的想要從伊川身上逃脫。

  板部和張,對那樣子的江美子感到大樂,幫忙押著她,和伊川淫著著互相配合。

  「好了,太太。屁股穴想要被幹吧,扭腰得如此厲害,我就幹妳吧,呼呼呼。」

  伊川,惡意的如此說道,對準江美子的雙臀。

  「哈呀、呀……親、親愛的。」

  怎樣叫喚夫君都好。也阻不了從背後闖入的伊川,江美子的肛門,在被碰觸後被貫滿。肛門感到擴張和內部膨脹感的江美子泣叫。

  「哈呀、呀、親愛的、親愛的。」

  「呼呼呼,還不一點啦,太太。再粗暴點吧。」

  伊川,重重的深貫進去。伊川本正想著江美子的肛門是怎樣……而插入後的感受就是滿足到想要大叫『爽到不行了』。「唔唔,怎麼會這樣好的,太太。連插在妳屁股內的我也不明白。」

  伊川開始緩動著腰。江美子自身也在擺動,豐滿的雙臀包夾著自己,不絕的在晃動,讓人感受到爽極的觸感,伊川受不了這快感啦。

  「江美子……唔唔呀、江美子、厲害、呀呀、江美子。」

  伊川、口中反覆叫著江美子,就像動物一樣呻吟。

  江美子,也再一次的叫喚著她丈夫。

6.

  翌晨七時,板部恭送伊川離開地下室。伊川己穿好衣服,準備出發。好像要參加一個議會內一個很重要的會議。

  伊川的表情極為滿足的道。板部則在陪笑。

  「呼呼呼,板部君。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完全沒有睡覺,呼呼呼……最少射了六發以上呀。用幹陽具又幹了江美子十數次……不、還不止此數。」

  「伊川先生喜歡就這裡就好了,江美子隨時準備好招待的,哈哈哈。」

  板部,對伊川感到驚異。不知幹過幾多女人的伊川,竟也會有那樣迷醉的樣子。

  「本來,我是抱持一女不幹二次主義的,呼呼呼,但江美子是特別的。白天時我會再來。」

  江美子,真是好女人……。伊川笑著走出屋外。

  棉被之上,江美子還在俯睡。雙手被反縛,兩腳水平的大開,被鎖著。女人最奧秘的地方,毫無防備的打開,還有一根偽具正插在內、淫響的在震動之中。

  「還要睡到何時。起來了,太太。」

  把偽具拔出,解開鎖的板部道。

  江美子還在睡,口中還有泡沫,正在失神。由昨夜至今,究竟被幹了多少回。

  「怎樣了……還可以吧,太太。」

  板部關心江美子的身體道。

  被刺到昏迷,江美子豐滿高翹的屁股,不知被插了多少根針。板部俯首,逐一張之拔出。

  那痛楚,終於讓江美子回復意識。

  「哈呀,已不行了,不能再幹了。江美子被殺了,被殺了好多次。」

  不知板部並不是伊川,江美子哭泣哀叫。承受過難以忍受到折磨,讓她恐怖的叫喚著。

  「太太,是俺,俺呀。別搞錯了。」

  板部搖著江美子的身體怒鳴。

  發現男人不是伊川而是板部,江美子一口氣爆發出來,崩潰似的痛哭。作為男人,板部比起伊川要好得太多了。

  「呼呼呼,被幹到好慘呀,太太。」

  腰腿連站起來也乏力,板部抱著軟癱在懷中的江美子道。

  「去洗個澡吧,太太。在伊川先生來之前恢復活力。」

  聽到伊川這名字,江美子的身體就顫抖起來。

  「那個男的是惡魔,不是人類。畜生不如的瘋子。」

  江美子半狂亂的泣叫。板部只好像抱小孩一樣送江美子去浴室。

  進入浴室,不經過好好的休息,是難以應付今晚的『特別節目』的。現在可不能終止。

  想把日本女人賣到香港的張,由於得到伊川向警察施壓,今夜為祝賀管道搭好而舉行『慶祝舞會』。香港的大人物,黑道的各要幹部,各界的大員都己收到招待狀。由江美子擔綱的『特別節目』何不能欠缺。

  板部將江美子抱進熱水之中。

  「太太,好好的溫暖一下。」

  板部有了微妙的感觸。看到江美子身上縱橫交錯的繩痕就叫人覺得痛。

  但是,不管江美子的感受如何。他已下了決心。執行說服江美子出場演出『特別節目』的任務。

  怎樣開口好呢,板部思考。最後,板部開口了。

  「太太,想到要告訴太太,今晚得讓伊川先生再抱一次……俺就很困擾。」

  板部的話還沒說完,江美子已泣叫出來。

  「不要,已經不行了,伊川,只有這惡魔不行……再這樣的話,江美子會被殺了的。」

  「呼呼呼,那樣討厭拿伊川先生做對手呀……有點勉強吧,要再讓伊川先生幹的話。還準備今晚用電來玩弄太太。」

  板部,巧妙的讓江美子感到恐怖,施加心理壓力。江美子,狂亂的伏在板部膝上哭泣。

  「明白了吧,太太。那樣叫著不要不要也是不行的,呼呼呼,我就和太太好好相談下……」

  讓江美子自身上移開之後,板部笑道。

  「太太,再也逃不出我們身邊的。就是逃了,也無法再返回丈夫身邊的,妳也明白吧。呼呼呼……因為替妳檢查的結果出來了,太太己証實妊娠了。」

  「怎、怎會的……」

  「不是胡說的。應該是在香港比賽讓太太懷孕的時候,呼呼呼……不知是誰生下來的孩子,張長官可是非常開心。」

  被幹至妊娠……江美子恐懼至無法接受這現實,眼前一片黑暗。

  「啊啊,親愛的。」

  那樣叫著的江美子,幾乎昏厥。

  「呼呼呼,那麼大衝擊呀。可是接下來還有更嚴重的呢﹗」

  板部的低語,叫江美子衝擊至恢復過來。

  江美子妊娠……若不是板部作出來的話,而是事實。那張說的『妊娠表演』和『生產表演』就會進行。呀呀,回復意識的江美子呻吟出來,不絕的哭泣。

  「太太,好好相談一下。太太已再逃不出去的了,但是還可以救先生、孩子和雅子的呀。」

  思及板部的話,江美子的表情變化了。

  「呼呼呼,先生與孩子,還有雅子的自由,怎樣。只要以伊川先生為對手就可以了,呼呼呼……這就是代價。太太幹吧﹗」

  板部勸進道。在把江美子踢進恐怖與絕望的深淵之後,再給予希望……好巧妙的技巧。

  江美子被擊個正著。

  「怎樣……江美子除此之外,也沒有救丈夫和孩子的辦法了。」

  板部對仍像在做夢的江美子道。

  「哈哈哈,太太,今晚的『特別節目』拜託了。還給妳準備了新的丈夫。重現結婚初夜的場面,呼呼呼……新郎嘛,妳知道的,就是從香港帶來的大猩猩;金剛。」

  「……」

  江美子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與猩猩結婚,那不是要交合嗎。那種心臟快要裂開,全身的血液仿似要噴出來的恐怖感覺。

  「大人們很期待呀。被猩猩抱的樣子。」

  「怎、怎可以,是猩猩呀,那麼恐懼的事……不要、不可以的。」

  「妳就好好叫不吧。太太以伊川先生來做對手,猩猩則給雅子使用好了。怎樣選擇全看太太的自由。哈哈哈。」

  板部惡意的笑著。

  「呀呀……」

  江美子仰向天花板,放聲悲鳴。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自己已被弄至妊娠,卻還得公然展露自己的胴體去表演。為了救出夫君、孩子與雅子……明知是地獄,為了丈夫、孩子和雅子她都會投進去……在那之後,自己就可以死了吧……。

  「江美子,江美子會照吩咐去做,真的會讓丈夫、孩子與妹妹都自由吧……約定了。」

  「呀呀,約定。俺可是現在的黑川組第二代,不會說謊的。」

  「真的,約定了……別對江美子失信。」

  江美子如此回答。為了雅子與孩子,就是死也在所不措。為了讓丈夫、孩子和雅子得救,就讓自己活生生墮進地獄……。

  已有了死的覺悟,江美子痛下決心。

  「呼呼呼,好孩子呀,太太。用和猩猩的初夜,交換先生們的自由。」

  板部雖然那樣說,可是昨晚和張已共同想好了之後的打算。

  第一批日本女人,連雅子在內,明天就會運往香港。作丈夫的上里,知道太多秘密了,就沉到東京灣的底下好了。孩子則留下來,用來防止江美子自殺,由此可見黑川組的決心。

7.

  高達一米,上下二層的廣闊圓形舞台,被放置在房間中央。在這上面,是準備用來縛著腳的江美子,一米長的鎖鏈,位於正中央。

  房間中已擠滿了人。圍繞舞台的不止伊川、張、陳和林,還有與黑川組相關的各界大人物,更後面則是黑川組眾多的幹部和成員。總數近百人,不斷在飲酒,酒酣耳熱氣氛熱鬧。

  獸姦,而且是看江美子與猩猩幹,讓房內洋溢異樣的興奮。十六米厘的攝影機己設置,就等江美子進場。

  而江美子,則被板部所迫,帶著恐懼進入房間。用手掩著乳房和大腿,邁步走來。一絲不掛的綺麗身體,黑髮上束,外披結婚禮服的頭紗。「怎麼,還溫溫吞吞的。客人們都等得不耐煩了。快點行。」

  板部拍在江美子形狀美好的臀部。

  八小時左右的充足睡眠,加上用精力營養液來進行滋養浣腸,江美子的肉體恢復活力。以如同赴死刑台上的悲愴表情,江美子舉步向前。

  聽著男人們發出淫穢的大笑聲。滿身刺鼻酒嗅的男人們。江美子一時停步站定。

  「太太,快進去。」

  被板部從背部押著推入房間內,男人們的眼睛,一時全往江美子身上集中。被這樣叫人覺得刺痛的視線看著,叫江美子渾身充血。

  一瞬,奇妙的靜寂支配著一切,然後變化開始了。

  「厲害呀,那個女人要與猩猩……受不了啦。」

  「那樣的美人……看寫真集都難有,何況是真人。」

  男人們轟然叫好,向站到中央舞台上的江美子伸手。江美子被包圍了,驟然間江美子的備受觸摸,引發騷動。

  那樣子被男人們包圍,和江美子共站到舞台中央的板部,被這預想以外的熱烈氣氛所壓倒。手下的男人們對江美子痴狂的樣子,讓人感到極為危險。

  江美子更緊張的握著板部的手腕。看著那麼多的人,感受到如此熱烈的淫靡氣氛,江美子卻只有孤立的一人。

  「客人們,還有諸位幹部們。久等了。現在開始本日派對中的特別節目。在節目內表演的女性,是這位人妻江美子……她將會迎接新的夫婿,即場洞房,讓大家看得快樂。」

  作為司儀的板部道。

  「嘩呀」觀眾們發出歡呼。氣氛異常熱烈和興奮。

  「好了,太太,請打個招呼。」

  板部一下拍在江美子的雙臀上,讓她一臉無奈的回望。

  呀呀,不是連死都不在乎的嗎……江美子要忍耐這地獄、為了丈夫、孩子以及雅子能得救……但、但是、好可怕、還是會恐懼……。

  江美子幾番在心底自語。

  「板部先生,拜年你。約定,別忘了約定……」

  說畢,向天花板一聲悲吟,放開遮掩身體的兩手。

  「……我、我、是上里的妻子,江美子。成熟美艷……的人妻。江美子作為女人……只有丈夫是不夠滿足的。所以江美子,向黑川組請求……要一個能讓江美子滿足的新丈夫……今晚是初夜,請欣賞江美子哀羞的艷姿……」

  氣喘不斷的說著早先被吩咐的言詞,江美子聲音發抖,淌下清淚。

  「呼呼呼,太太。新的丈夫,人類是不夠看頭的,得要猩猩呀。那樣子行嗎。」

  客人們對羞恥的對話感到大喜。雖然數度練習,但這說羞恥的言詞,一點也不像演技,非常真實。

  「是的……江美子,己不是普通人類能滿足的……怎樣羞恥也好,江美子想要被幹得亂七八糟的……」

  「呼呼呼,那就得要猩猩才能滿足呀。」

  板部作弄的把臉靠近,讓江美子答得更悲悽。

  「猩、猩猩可以替江美子……浣腸……而且江美子只是一頭牝獸……猩猩作江美子的丈夫正好……」

  說畢,江美子無意識的搖首抗拒。猩猩作新的丈夫……自己想來也覺得不可思議。「那麼,為何想要與猩猩共渡一生的,太太。」

  「是……與金剛結婚……江美子特意戴上這新娘頭紗……全是為了江美子能夠被抱……」

  語畢,江美子再也忍耐不了開始抽泣。

  男人們看著那連上天也會妒忌的紅顏,興奮難制。

  江美子被迫從口中說出這些話,對江美子來說是被死更難受,但卻極度刺激起男人們的情欲。在廣闊的世界中,女人不少,可是如此上品的絕世美女可不多呀。男人們興奮到異常也不無道理。

  「呼呼呼,那樣說的話,果然是很喜歡猩猩做新丈夫了。初夜準備用怎樣的裝扮去迎接。要把腳鎖起來嗎。」

  看著江美子顫抖不已的雙足,板部淫笑。江美子的秀美容顏,好像全身被凍結起來。

  「板部,求求你……江美子下地獄也可以……但是、約定、一定要遵守約定呀……」

  江美子不再泣叫喊怕,以必死之心,半止著淚水問道。

  「呼呼呼,只要太太真的被猩猩抱了。就會遵守約定的。但是,只要有少少抗拒,呼呼呼,妳明白的吧。」

  江美子兩腳大開,依板部所言。做出一個極屈辱的姿勢。

  大開的江美子雙足,腳踝被鎖在地上。因此而使雙腳不可能閉合。而且另有鎖鏈連接到天花板。中間是一米以上長的鐵棒,兩端設有手釦。

  「太太,兩手也鎖起來吧。」

  哀泣著的江美子,還是伸手到鐵棒兩端讓人鎖好。

  連著天花板上的鎖被絞起,吊高江美子的身體。江美子的身體成『X』型的張開。手腳都被拉至毫無防備。

  「呼呼呼,很好的姿勢呀。用來迎接猩猩十分不錯。一點也走不脫。」

  看著仰首向後哀哭的江美子,板部甚感愉快的笑出來。

  而十六厘米的攝影機,把江美子哭著的臉容全拍下來。

8.

  「呼呼呼,接下來是久等的新郎登場。在新的丈夫面前,太太已被綁好。呼呼呼,那麼,太太的身體會被怎樣揉搓與蹂躪呢。」

  板部說完,一班男人殺到舞台上。

  除板部外,五名男子各持一根羽毛,一個向江美子的唇和頸,一個向乳房和下腹部、背脊和雙臀一人,大開的雙腿之間左右各一人,合共五人。男人們面對各自的目標,雙眼興奮得充血。

  「呀呀……求求你們、江美子、江美子、作、作弄江美子……」

  在江美子哭哭啼啼的哀語時,男人們手握的羽毛已襲向了江美子的身體。

  惡作劇的用羽毛搔弄白色的肌膚,比起用唇吸吮,用手揉搓更能煽動男人們對江美子的情慾。

  「呀、呀、呀呀……怎可以……」

  五名男子手持羽毛,分襲唇、指、雙臀、乳房等,使江美子體內慾念蠢動。

  「唔唔、唔呀……呀呀,溫柔一點。」

  江美子雪白的肢體激烈的扭動。手腳拉得鐵鏈發出沙啦沙啦聲。

  這之後要與猩猩作對手……懷著恐懼在等待地獄降臨,可是江美子的身體已很快的作出了敏感的反應。

  呀呀,怎可以……這樣下去,呀呀,女人怎會……。

  江美子狼狽萬分,女體的官能快感湧現,浸淹她的神智。全身泛汗,使江美子沾上一層滑溜溜的光輝。「呼呼呼,有感覺了嗎,太太。再多一點,去感受快感。然後才適合與猩猩作對手。」

  在大大張開的江美子雙腿間,板部笑道。女人最奧秘之處被活生生的剝開,啪噠啪噠的流下果汁。

  「呀呀、已經、很夠了……已經、停呀……」

  江美子珠唇輕啟,吐出溫熱的氣息。但是,男們不在淫笑之餘,可不會停止。「太太,好好的去感覺呀,珍惜與丈夫見面的這最後的機會。呼呼呼,已可以會丈夫見面了吧。」

  板部的話,讓江美子連叫『不』都太遲。板部命令二名組員,把丈夫的上里帶上舞台來。

  口被封起,縛得像條蟲似的,是還在掙扎的上里。下半身剝光,方便接下來的活動。

  「呀、呀呀、親愛的。」

  江美子,全身狂亂的搖擺尖叫。但是,只有手腳上的鎖鏈發出沙啦沙啦聲,男人們拿著羽毛,不點不離江美子的唇和手指。

  好不容易板部開口。

  「呼呼呼,會見新丈夫之前,先與現在的丈夫上里做最後的惜別吧。太太那樣的身體,可再不能碰了……」

  說畢,男人們的表情都掛上一副淫笑,嬉嬉的賊笑出來。

  讓丈夫看到在這恐怖地獄的樣子……怎可以、不要、不要呀。]

  但是,板部只是淫笑不絕。

  「呼呼呼,在太太與猩猩初夜之後,就要放了先生啦。不會再有第二次會面的了。不珍惜這最後的時光嗎。呼呼呼……讓人擔心呀,把丈夫拉過來吧。」

  板部語氣平和。

  在這之間,作丈夫的上里被橫放到江美子的雙腿間。不知在叫什麼。身為丈夫的上里在封口的布團下狂叫。

  上里眼前,是不知愛過多少次,妻子在搖擺的女體。讓上里引以為傲的美麗女體,不知多少次激起愛的結合的女體,全裸在前。這樣的愛妻被受男人們玩弄,如今竟還要被迫和猩猩幹。試問豈能叫他不瘋狂。

  「呼呼呼,太太。這就是最後了,好好珍惜呀。」

  板部笑完,解開江美子兩手的鎖。

  呀呀……親愛的、江美子已經……已不行了……落入了地獄之中。親愛的,孩子拜託你了……還有照顧妹妹的雅子……。

  在心中她向丈夫叫道。

  「親愛的、親、親愛的。」

  瘋狂的叫喊著丈夫的名字,江美子坐到最愛的丈夫上面。

  呀、親愛的……呀呀、親愛的……親愛的你……。

  江美子渾然忘我的沉下腰。讓丈夫進入之後,啪滋啪滋的動作起來。

  觀眾席上湧出歡呼聲,淫亂的叫嚷聲。但是江美子對丈夫的每一分愛,都化作激情,肆意的去扭腰。儘可能的延遲,無可逃避的地獄來臨。

  「呀呀、呀呀……親愛的……親愛的……」

  與愛夫渡過的幸福日子,在江美子腦中就如走馬燈一樣重現。初次接受丈夫,成為女人的喜悅之夜……然後是滿溢著愛的日子……那就像在做夢一樣。

  今後江美子,恐怕一點也不會忘記此時。這一瞬間復活的短暫幸福。

  江美子全身美艷絕倫,感到確確實實的與丈夫交合之喜。江美子,由衷的露出悅樂和歡喜的表情。

  「呀呀、呀、呀呀呀……親愛的、江美子、已經……與你一起、親愛的……」

  在到達快樂與歡起的絕頂高潮時,江美子感到丈夫也差不多了。

  而在觀眾席內,彌漫著淫靡的空氣,沒有一個人能開口。

  「呼呼呼,好厲害呀,太太。那麼爽嗎。」

  江美子悶騷的姿態,使看到她臨近限界的板部失去笑容。

  也差不多了吧。板部重新鎖上江美子的兩手,將之用力吊起。卡啦卡啦的鎖聲之中,江美子悶騷悅樂的身體被迫從丈夫身上吊起。

  「哈呀、怎可以、不要、不要。」

  最愛的丈夫離開自己的體內。江美子以站立的姿態在淫叫之中潮吹。

  還差一步,就可以和丈夫共同到達高潮的了,卻突然從丈夫身上被拉開。太殘酷了,江美子哭起來。由天國之中一口氣墮入進地獄。

  「呀呀、親愛的、親愛的。」

  渴求著丈夫的江美子雙臀在虛空中擺動。

  「拜託。這是最後了。」

  江美子瘋狂的哀求。但是,雙腳從丈夫身上被吊起的江美子,只能無奈的看著眼前。

  「畜、畜生、過份……過份呀。呀呀,親愛的、親愛的。」

  「呼呼呼,那麼厲害的無法忍耐嗎……呼呼呼,那麼接下來迎接新的丈夫猩猩吧,太太。」

  板部大笑,讓江美子對著觀眾們哭叫。

  「久等的猩猩新郎要登場了。已經感受到女人喜悅的江美子,可以儘情的享受被猩猩侵犯,呼呼呼……實在太快樂了。」

  板部高叫道。板部想到可以初次看到猩猩如何幹女人,全身都為之熱血沸騰。

  受到板部的指示,房間一角的閘門打開。

  角角、角角……角角角……

  聽到猩猩的叫聲。而後是調教師帶著猩猩出現。在香港曾替江美子浣腸的猩猩。

  觀眾席間發出驚異之聲。猩猩被拉著走向舞台中央的江美子。

  奇啊、奇啊……

  興奮的雄性叫聲。二米近的身高,非常有迫力。已經發情了。

  「哈……呀、哈呀。」

  雖然已有死的覺悟。但是看到如此姿態的猩猩,仍叫江美子尖叫出來。全身冰凍,心臟嚇得差點要破裂。

  板部迅速封上江美子的嘴。讓她有口難言之能嗚嗚的呻吟。

  「唔呀、哈呀、呀、呀呀。」

  「哈哈哈,這位作新郎的猩猩名叫金剛,就如眼前所見,太太看到之後興奮的期待被調教,哈哈哈……在太太的丈夫面前幹她……」

  在板部說明的同時,另一頭猩猩被帶上來。雖然不如叫金剛的大,可也奇壯無比。

  「哈哈哈,現在進來的這頭猩猩名叫鋼古,是負責侵犯太太後庭的、在丈夫面前幹屁股的洞。呼呼呼……太太要與二人,不、是二頭猩猩做。」

  想到為何會有二頭猩猩的觀眾萬分驚異。但是,最驚異的還是江美子。

  「不要、不要……呀呀、呀呀。」

  被封口,只能發出些嗚唔之聲。束起頭髮,披著新娘頭紗的她猛烈搖首。

  二頭猩猩同時前後侵犯……。江美子眼前一片黑暗,快要昏迷了。

  「呼呼呼,太太。不會討厭的吧。從今以後可以被二頭新丈夫,每日每夜幹得亂七八糟的。現在很明顯,新郎面對可愛的新娘。顯得那麼精力絕倫。」

  隨著板部的命令,二頭猩猩被解開

  嗚呀、嗚呀、嗚呀呀……

  興奮的狂叫,猩猩的鼻在亂嗦,讓江美子怕極。

  「哈呀、哈呀……不要。」

  猩猩調較好位置。手按江美子飲泣狂亂掙扎的身骿,在她不及思索之際,已分從正面和後方,緩緩前後的進入江美子體內。

  「呀呀、哈呀、呀呀。」

  江美子陷入如狂的恐佈中、身體感到同時被二頭畜生插入。

  二頭猩猩的妻子……眼下自己是可憐的牝獸。被二頭猩猩前後貫穿,腰肢徐疾有致的擺動。凝成一副,妖艷悽美的光景。

  「呼呼呼,太太。很好的牝獸之態呀。」

  板部道。

  這個故事就這樣,在二頭猩猩挾幹,讓江美子哭叫,捲入進官能的旋渦之中結束。女神的表情恍惚。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