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東北大炕(上)

冰心
本文:2024-05-13T23:18:43
那個晚上是我和娘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和平時那些胡編的情色小說上描寫不同的是,我並沒有因爲上了娘而和娘的關系有了改變,那些小說上一般都是男孩上過自己的母親以后母親就不再是自己的娘了而完全變成了自己的泄欲工具,更或者母親甚至遭到自己的虐待。那麽我要說的可能會讓你失望,娘還是我那往常的娘,還是我那親親的娘,而我,也還是那個迷迷胡胡的小孩,那個被娘照顧的也時常被娘訓斥的男孩。
第二天,娘還和往常一樣天還沒大亮就起了床,而我還在睡夢中。做爲這個小村子里的首富戶娘已經完全不用自己再下地干活或者喂豬什麽的,這些髒累的活我爹在走時已做了安排,村里專門有人來替我家做這些,而他們在做這些時也心甘情願。但勤快的娘卻是個閑不住的人,在我的記憶中娘從來都沒有比我起的晚過。
東北的天真冷啊,我睡到再也睡不著了才掙開了眼,但卻仍躺在那暖被窩里不想出去。躺在那里的我聽到了外面院子里娘的動靜,娘走來走去的,在打掃院子和洗晾衣服。
“砰”門被推開了娘風風火火地走了將來,“都幾點了狗兒,快起來!你作業做了嗎?就是放寒假你也不能天天睡呀。”娘說著走到炕前,用那涼手摸我的臉,這是娘每天叫我起床的慣用招數。
再也睡不成了的我站在炕上被娘伺候著穿著衣服,我腦子里不自覺地想起昨晚我和娘的事,我邊轉動著身子讓娘給我穿衣邊看娘的臉,娘和往常沒有任何不同。娘的長發早已梳得整整齊齊的在上面盤起來,而那下面的臉龐是那樣的白嫩。
我起了床,吃著娘早已給我做好的烙餅卷菜,那是我們東北人家早上都喜歡吃的早飯,娘烙的餅又薄又香。
我大口大口的吃著,而娘給我疊著炕上的被子,“你姐她們說好今天從你姨家回來的,可外面雪下這麽大,不知還回來不?”娘邊彎腰收拾著邊有點擔心的說。
又下雪啦!我一陣高興,三口兩口吃完就迫不急待地竄了出去。外面果然又下起好大的雪,我雖然對雪早已經見慣不慣,但還是很高興。“娘我去找柱子玩去了”我沖屋里的娘喊了一聲就跑出了院子。
柱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卻沒我聰明,比我大兩歲還在讀五年級,雖然如此但是我們卻很玩得來。
我們一群小孩興沖沖地跑到村邊的小樹林里打起了雪仗,玩得興高采烈。但后來柱子用雪球砸一個小孩時卻把他砸哭了,“嗚嗚嗚”那個孩子邊哭邊開始罵“我肏你娘!”他沖柱子喊。
“我肏你娘!”柱子不甘示弱。
兩個男孩越罵越厲害,站在一邊的我聽著從他們口中罵出的這些髒話,不知怎麽內心里卻湧起一陣興奮,我想起了娘。這些小孩雖然罵的凶卻一定沒有真肏過對方的娘,而我卻真的把自己的娘給肏了。
我不再理會他們,扭身往家跑,在跑的路上不停地想著娘嫩滑的身子。
終于跑進了屋,正坐在炕上縫著衣服的娘見我回來竟有一些詫異,“怎麽這麽快就瘋回來了?”
我沒說話,自顧自爬上了炕,然后從后面摟住了娘的身子。
“狗兒,你干啥呢?”娘扭著,放下了手里的針線。
我趴在娘耳邊,“娘,我想肏你”我對娘說。
從后面都能看到娘的耳根都紅了,娘沒說話,過了一會把臉扭了過來,那秀臉上早湧出了醉人的紅暈,娘咬著嘴唇,“小壞蛋,昨晚還不夠嗎?”娘說著瞪著我。
“娘”我撒著嬌,早已心急火燎。
“不行!大白天的。”娘伸手揪住我耳朵,“你怎麽那麽壞。”
“娘!”我繼續纏。
“告訴你不行了,你姐她們不知道今天回不回來呢?”
“我要!”我摟緊了那身子堅持,少男初燃的欲火一經點燃是最難壓制的。
娘任我摟著,不再說話,許久,我聽見了娘低低的聲音,“外面門鎖好了嗎?”
我點點頭,娘卻推開了我。“小壞蛋,”娘的聲音仍然低低的軟軟的,我感覺娘的一只手伸到了我跨間,娘的鼻息吹到我臉上,隔著厚厚的棉褲,娘的手不輕不重的揉著我的小雞雞。
“那娘今天依你,以后卻要聽娘的”娘邊揉我那早已在褲子里漲硬了的雞雞邊說。揉了一會,娘停了手,“脫了褲,讓娘看看。”娘在我耳邊說。
棉褲褪到了膝蓋下,裸露出來的稚嫩的雞雞昂然的昂著頭,如一門小鋼炮,那初長出來的吊毛短細而密……
坐在我身邊的娘咬著嘴唇,“狗兒真的長大了”娘說……娘伸出了手。
娘握住了我雞巴的手象昨晚一樣輕輕地捋著,但不一樣的是,昨晚是在黑夜中,娘的手也在被子里,而現在,卻是在白天。我半躺在炕上,看著娘坐在那里用手弄我的雞巴。娘的手那樣不停的動作著,,娘現在的表情好像就象剛才作針線活一樣,細心而謹慎。
準確地說,我的雞巴雖然還很稚嫩,但已經不算太小,尤其是頂端的龜頭,呈紫紅色,隨著娘手的捋動而不停地翻出來。
不多一會,雞巴已經漲到了極限。
娘停了手,娘看著我的眼睛里似乎有水波流轉。她暈紅著臉,咬著嘴唇。娘站起身,拿過一個疊好的被子當靠墊,然后她仰躺下去。
屋里的空氣好冷,娘摸索著就那樣半躺著褪下了褲子連同里面的內褲,將它們褪到了膝彎處。
我雖然昨夜已經肏到了面前這個女人的屄,但是在黑夜中沒有看到。過去雖然也不止一次地看到過,但都是比較遠的距離,看到的只是那些濃密的屄毛,而現在,卻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見到了女人這個最神秘的所在。
躺在那里的娘可能感覺到了不便,干脆屈起腿將一個褲管完全的脫了下來。這樣娘就相當于下身全裸了。然后她當著我的面將兩條白腿分開擡到了頭上方。
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全部呈現在十來歲的我面前,如在夢中,卻又如此真實。
那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之間,黑亮彎曲的屄毛是如此濃密,在那鼓鼓的肉屄上方構成了一個倒三角型的毛叢,然后順著那肥大的淺褐色的大陰唇一直下去,直到娘的股縫底處會合,而那里,是娘深褐色的屁眼。整個屄呈褐色,肉溝中間的小陰唇顔色略深一些,它們稍有一點長,微微的探出來……
娘閉上了眼,我傻了一樣地將頭埋在了娘的兩股間。
如果說昨夜我用手指“干”娘的屄完全是盲目,那麽現在則是另外一翻景象,我現在是邊“干”邊看邊研究。仔細地把那個原來在心中最神秘的地方研究了個透。
雖然並不知道那些地方如何稱乎,但我研究后知道了大陰唇,小陰唇的存在,知道了小陰唇上方有一個小肉凸-陰蒂,另外知道了肉溝中間小陰唇遮掩下原來有兩個肉洞,一小一大,上面那個細小的是尿道,而下面那個淺紅色的大很多的肉穴則就是我昨晚先后用手指和雞巴插過的屄洞。
兩根手指插在那粘軟的屄洞里,我聽到了娘的喘息。
我摳弄著那濕熱的肉穴,仿佛不知厭煩。
娘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半躺在那里的娘火紅的臉上眼睛緊閉著,緊緊咬著嘴唇,一聲不吭任我弄著她那最神秘的地方。
我的鼻端離娘的肉屄是如此之近,以至鼻端吻到了從女人那上面散發出來的一種強烈的味道,那味道很怪,當然很大一部分是騷味兒。
兩根手指逐漸感覺到了粘滑,上面仿佛粘了一層粘粘的奇怪的水兒。我還不知道那些水兒是什麽,但注意到娘的屄仿佛更鼓了。那“洞”也大了很多。
“嗯……”娘開始不安地扭著身子,她盤好的長發在被上披散開來。
我試著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
“嗯……啊……”娘喘息著,閉著眼睛,一只手卻伸下去,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它按到那肉穴上方那個小凸起上,“這里……”娘說。
我用左手摩擦起那個小點,右手還停留在那肉穴中。
“啊……狗兒……”娘的頭左右扭著低低地叫著。
我興致勃勃地不停地動著自己的手,娘的呻喚讓我更加沈醉其中。
“啊啊……嗯……啊……”娘不自覺的扭動著她的頭,散開的長發披散下來,半遮著娘绯紅的臉。
手指濕極了,里面的水兒源源不斷地流出來……
“不要了……狗兒……娘受不了了……”娘閉著眼睛低低的喊,她忽然掙開了眼,嘴唇緊咬著,“干娘吧狗兒……”娘看著我說。
聽到了這話的我急慌慌地就要趴上去,娘卻走下炕來,然后娘當著我的面轉過身,雙手扶著炕沿,上身伏了下去,向后面擡起了那肥白的圓臀。
迷迷乎乎的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從女人后面也可以干她,娘高擡的屁股下面,那黑毛叢叢的肉屄夾在兩股之底處。
看著擡著屁股等我肏的娘,我興奮到了極點。
我試著抱著女人的圓臀,我的身高正好不用彎腰,漲硬的雞巴正對著娘的股間,龜頭處感覺到了那濃茂的毛叢與那溫軟的屄,試著搗了沒幾下,龜頭就找到了陰唇之間那濕粘的進口,于是整根雞巴一插而入!
“啊”伏著身子的娘失聲的叫出來。
這是我的小弟弟第三次光顧娘的這個肉洞了,與前兩次相比,十來歲的我已有了一點經驗,這次不用娘再暗試,雞巴剛插進去我就迫不急待地肏起來。
跨部隨著我屁股的前后聳動輕快地一下下撞擊著娘的肥臀。
娘伏著身子隨著我一次次的插抽而啊啊地低叫。
龜頭摩擦著里面濕滑熱熱地肉壁,小小的我爽得飛上了天!
我雙手摟著娘豐腴的屁股蛋兒,從后面狠肏著這個女人的屄!
“啊……嗯……啊啊……呀……”娘的身子更低的伏下去,大屁股更高地向后面擡起,屋子里響著娘消魂的呻吟。
我感覺到自己那些剛長出來的毛兒被那些水兒浸濕了,粘在我的蛋包上,我肏起來后那些毛兒又粘著娘的大腿內側,這使我有一些疼。
我在娘的啊啊的輕叫聲中摟著她的屁股猛肏了四五百下。
女人被我肏得呻喚后來連成了一片,不清楚的人還以爲這屋里有人受著酷刑的折磨。
娘開始不自覺的主動向后面聳動起屁股來迎和我的插送,她的長發從肩上滑下去,如一束誘人的黑瀑。娘啊啊的叫聲不知不覺開始帶著哭腔。
瘦小的我摟著娘肥大的屁股象個機器人般重複著插送的動作。
這個把我生出來並養大了的女人最后竟被小小的我肏得失了神,叫聲后來在哭腔中也走了調。
我的精液在身子的顫栗中噴射出來,雞巴深深地插在那已成水洞的最深處,一股股“尿”激射在那無底洞中。在射的過程中娘的叫聲嘎然而止,她整個伏著的身子仿佛一下子僵直了。
等雞雞在那洞里面完全軟縮並自己滑出來以后我才離開了娘的身子。
娘也仿佛沒了一點力氣,整個人臉朝下趴在床上,大屁股毫不羞恥地裸露在我面前。良久,娘才起了身,臉紅紅地光著屁股去炕頭拿了一些衛生紙,然后當著我的面站在那里用紙仔細擦著兩腿間濕漉漉的屄。
我仰躺在炕上,扯過被子蓋著腿,看著這個剛被我肏過的女人。娘見我直勾勾的看臉更是紅,啐了我一口,但沒有遮掩自己的動作,仍咬著嘴唇勾著頭擦拭著下身。
等忙完了娘提上了褲子,然后娘回過頭盯著我,“小壞蛋還不快穿上褲子,小心你姐她們回來。”
大姐二姐她們到了天快黑才回來,外面的雪仍很大,她們的衣服頭發上落了厚厚的一層。
“怎麽這麽晚才回來都把我急死了”娘心疼地上去幫著大姐二姐打著身上的雪。
“雪太大了本來姨都不讓我們回了是大姐硬讓回來的。”二姐好像對大姐很不滿。
大姐沒有說話,默默地讓娘給她拍掉身上的落雪后就一個人進了自己屋里。
二姐卻回來很高興,和娘說了一陣話后就和我打鬧個沒完。娘去廚房做飯去了,不一會我就聽到了一陣誘人的飯香。
“小弟你今天都干啥了?”二姐問我。
我一呆,“就是在家里呀”我說。
“做作業沒?”二姐問。二姐就這樣,雖然比我大不了幾歲,卻比大姐還喜歡管我,也許她在學校當大隊長管人管慣了吧。她的脾氣和文靜的大姐不同,挺潑辣的,也許年輕時娘也是這樣吧。
“做了”我騙她。“什麽做了!”娘端著飯正好進來,白了我一眼,“再說瞎話小心挨打!”
“叫你姐吃飯”娘放下了飯鍋吩咐我。
我跑進隔壁大姐的房里,大姐正一個人躺在床上,好像在想著什麽。眼旁仿佛有淚光,見我進來慌忙擦了擦。我卻一點沒留意。
整個吃飯過程中大姐也顯得郁郁寡歡,但我們包括娘都沒注意這些,因爲平時大姐也不太愛說話,她太文靜了。
整個寒假就快過去了,在以后的這些天我和娘沒有再那樣過,因爲大姐二姐都一直在家里。娘再三吩咐過我,只要姐她們在家,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那樣的。我所做的只能每一天晚上和娘擠在一個被窩里的時候,在娘身子上用手來過過瘾。就是那樣,娘也不太讓了,因爲娘告訴我我那樣用手弄她讓她很難受。所幸的是我那時真的還太小,那種欲望還遠遠不是很強烈,所以也沒太覺得什麽快開學的時候姨夫來了,我只有一個姨,也只有這一個姨夫,所以見了他挺親的,這可能是姨夫對我們確實很好的原因。姨家並不很遠,只隔了一個村,我小時也經常住姨家的。
姨夫四十來歲,和爸爸一樣,在我們這里是一個很有辦法的人。他過去經常出去闖世界,只是最近兩年不出去了,估計是錢掙的差不多了,現在呆家里享清福。
這是一個和爹一樣強壯的男人,甚至更壯一些。但他表面上待人接物顯得比爹要隨和得多。見了我就笑,用手摸我的頭還讓我看他給我帶來的一個掌上電子遊戲機,我高興壞了,我可早就想有一個這寶貝了。
娘高興中帶著一些詫異地忙著給姨夫倒茶,也難怪娘奇怪,過去姨夫可很少來我家。我莫糊的從大人們口中知道,姨夫和我爹好像不太對脾氣,誰也看不慣誰,所以很少登門。
“我來也沒什麽事,就是狗兒他爸不在家,春節也沒回來,你姐不放心,讓我過來看看有什麽幫襯的不?”姨夫坐在炕沿上,邊喝著茶邊對我娘說。
“哦姐也是的!”娘缜怪著姨,卻顯然很高興,“家里挺好的,也沒什麽活,就看看這幾個孩子……”
娘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姨夫說著話,而我則早被手里那個小玩意兒給迷住了,全神貫注地趴在炕上研究著。二姐坐那里也在興高采烈地看著姨夫給她帶來的新衣服。只有大姐,從姨夫一進門,臉就刷地失去了血色似地蒼白了,娘和姨夫說著話,她坐在那里,頭也不擡,低低的不知在想什麽。
姨夫的眼睛不時瞄向大姐這邊,大姐的頭垂得更低。
“好那我就回去了”姨夫坐了一會起了身,“家里有什麽難事就差人說一聲,我天天在家哩”
娘和我們三個把姨夫送到門口,姨夫回身摸著我的頭,“狗兒快開學了吧,趁現在放假沒事去你姨家玩呗,你姨可想你了,讓你姐帶你去。”姨夫的眼睛看著大姐。
大姐勾著頭,咬著嘴唇。
“我才不用呢我自己一個人也能去。”我不服氣。
“呵呵”姨夫笑著又摸摸我腦袋瓜。
過了沒幾天我就嚷著要去姨家,娘開始不願意說我作業還沒寫完呢。可禁不住我死摩硬纏只好松了口,開始我執意要一個人去,娘當然不放心,二姐這兩天好像身體不太舒服{我不知道,是月經〕,娘想了想,轉身叫過大姐,“素蘭,這幾天你怎麽總不太高興似的,你弟弟執意要去你姨家玩,這樣也好你就帶他去吧,順便也散散心。”大姐不知怎麽本來蒼白的臉湧上了一抹紅暈。勾著頭只不說話。
“這孩子這一段怎麽了?”娘走過去,摟住大姐的腰,嘴湊到大姐耳邊“是不是和你妹妹一樣來那個了?”大姐搖搖頭,好像在猶豫,良久,“那,娘我就去了。”大姐臉紅紅的說。
我家離我姨家有三十里地吧,我興高采烈地跑在最前面,大姐手里拿著給姨帶的東西,默默地在后面走著。
到了姨家,姨,姨夫和表哥都很高興,尤其是姨夫,更是好像興奮地很,那眼睛里放著光。
姨家甚至比我家都大,我家雖然也有些錢,但現在住的還是平房,而姨家卻是氣派的三層小樓,姨比起我媽更是養尊處優,基本上什麽都不干,天天就喜歡和鄰居打麻將。
我們到時正是中午,姨家里給我們做了很多好吃的滿滿一桌子,我吃得興高采烈。
吃完了飯,表哥上班去了,姨看了看表,“到點啦她們等著我呢”姨急急地說,她嘴里的她們是她的麻友。“那你快去吧”姨夫似乎比姨更急,回頭看了看我,“把狗兒也帶去吧,他過去可喜歡和那家的小虎玩。”
我一聽也想起了兒時這里的玩伴小虎,忙高興地往門外跑。
到了小虎家才知道小虎原來回他奶奶家住了,而我只好看姨她們打牌。看了一會感覺沒意思的很,我不耐煩了就給姨說我先回家了,姨正打得投入頭也不擡嘴里嗯了一聲。
回到隔壁姨家到了門口卻發現大門不知怎麽從里面鎖住了,我不再想回去找姨要鑰匙,所幸那門也不高,對我來說小菜一碟。
我輕快地爬過了大門,進到屋里卻發現一樓的大客廳沒人,“姨夫和姐呢?”我奇怪的走到二樓,二樓是姨一家的臥室,總共四個房間。我挨個的推門,剛推開一個卻聽見隔壁的房間里傳出聲音。
我蹑步走過去,這時的我心里其實也沒什麽想法而只是想給大姐或者姨夫開個玩笑,門沒有鎖{農村人家里除了大門一般房間都不會有鎖},我輕輕推開。
門開了一個縫,然后,十來歲的我呆在了門口。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自己那一刻所見的景象,那里發生的甚至比我第一次見到娘的下體更讓我印象深刻。
十幾個平米的房間,姨夫的床正對著房門,我離的是如此之近已至于我能看清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大姐仰躺在床上,象發了高燒一般的臉暈紅似火,她雙眼半閉咬著嘴唇,上身的棉衣已被解開分到兩邊,兩個白饅頭一樣的奶子裸露在外,而大姐的下身卻一絲不挂!我看到她一條白腿搭在床下,那腳上的白襪卻沒有脫,其余的部分我就看不見了,因爲正有一個男人的身體壓在上面,那男人的褲子搭在腳下,我看清了,這個男人正是我的姨夫!
姨夫挪動了一下身體斜壓在大姐身上,我這是第一次看一個成年男人是怎樣地搞女人。{我還只是一個男孩}姨夫上身趴在大姐頭上部,我看見他的嘴在大姐臉上,頸下,耳垂處胡亂的親著,而他的大手在輪翻握弄著大姐那兩個堅挺的肉球。大姐一聲不吭地躺在那里,如果不是火紅的臉頰會讓你覺的她是在暈迷狀態。姨夫的呼吸粗重的很,看樣子格外興奮。大姐的那兩個白奶子在他大手中滾來滾去,看上去就象兩個雪白的圓饅頭,雖然還沒有娘的大,但感覺好像比娘的硬實。姨夫的嘴按在了大姐的嘴上,十來歲的我還不知道接吻的誘惑,只是看著他那麽使勁吸好像大姐的嘴很甜的樣子。
姨夫吸了一陣以后頭從大姐臉上向下滑去,一路親著直到大姐的肉峰上,同時他的身體也調整了姿勢,那右手也向下面摸過去,直到大姐的雪白的大腿間。他的手剛挨到大姐的那里大姐嘴里嗯了一聲忽然地夾住了腿。但那兩條腿很快不容執疑地被姨夫的大手掰開,我看見那手從大姐那些黑毛叢上滑下去,摸到了那毛叢下面的地方,已經對女人的身體不再陌生的我知道那里是大姐的什麽地方,那是我漂亮文靜的大姐的屄!我喉頭哽動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躺在那里的大姐身體緊張的好像僵直,那兩條被掰開的長腿不安地輕輕扭著。姨夫的嘴湊在她那雙峰上,伸著舌頭不停地舔弄她的乳暈和淺褐色的乳頭,而下面,我看著姨夫的手在大姐那顔色與她雪白的大腿形成很大的反差的褐色的肉屄上撥弄了一會以后,拇指好像按在了大姐那小肉凸上〔不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叫陰蒂〕,其余的食中兩指輕緩地插入了小肉凸下面那神秘的肉穴中。
“嗯”從大姐嘴里不自覺地發出了低低的聲音,她仍緊閉著雙眼,火紅的臉上嘴唇卻纏抖的微微張開。
我清楚地看著幾乎近在咫尺的大姐的嫩屄是如何被男人的手指搞的。姨夫的拇指不停地輕快地摩擦那小肉凸,而另外插入肉洞中的兩根手指則不停地一進一出,同時在那里面的肉壁上旋轉摳弄,這與我自己用手指“干”娘的那個洞手法的熟練不可同日而語。
站在門外的我看得雞巴不知不覺早已漲硬。
姨夫下面動著手上面也一刻沒閑,開始用嘴輪流含吸大姐那兩顆奶頭……
大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起來,嘴唇不時地咬住又松開。
姨夫好像很有耐心,含弄那兩顆奶頭好像在含弄兩顆糖果。
“嗯……”大姐似乎有了不安,身子不自覺地開始在床上輕輕扭動。
姨夫的兩根手指插送的越來越快。
“嗯……”大姐扭著身子,火紅的臉上眼閉得更緊,我似乎都聽見了她的喘息。
姨夫抽出了手指,我好像看到上面亮亮的粘著什麽。緊接著我看到姨夫的頭又向下面滑去,竟來到了大姐的兩腿間。
由于他的頭埋在那里,我看不見他在大姐的那里在干什麽,好像是不停地在舔弄。
“嗯……嗯……”大姐微微張開的嘴唇顫抖著,開始發出我玩娘時娘發出的那樣的呻吟。所不同的是,大姐的呻吟更低。
姨夫頭埋著很久沒擡起,好像舔得不亦樂乎。
“嗯……嗯……嗯……嗯……”大姐嘴里不停地低低地嗯著,我看到她兩只手緊緊地抓弄著床單。
“唔……嗯……唔……呀……呀……”又過一會,那嗯聲里開始有了呀呀的聲音。
姨夫邊舔兩手還從兩邊伸上去握弄大姐兩個奶子,間或將那兩顆奶頭捏在手指間輕輕搓弄。
“呀……嗯……呀呀……”大姐嘴里后來發出的聲音好像被人在身上擰著肉時很疼忍耐不住地發出的聲音。
直到她的呀呀聲響成一片,姨夫才站起身,他重新爬到床上,我正好在他側面,我看著他跨騎在大姐頸上方,同時我也看到了他的雞巴,天!那是怎麽大的一根肉棒!雖然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除了我以外另外一個男人勃起的雞巴,但還是嚇壞了我。那東西又粗又黑是那麽醜陋嚇人,竟有我一掌多長。
緊接著發生的一幕更讓十來歲從小生活在鄉村的我目瞪口呆,姨夫跨坐在大姐臉上,雙手扶著床幫,伏下身去,那可怕的大雞巴竟然伸向大姐的臉上,在大姐白嫩的臉頰上滑弄了一陣以后,它竟然伸向大姐的唇間!大姐開始明顯有抗拒,臉左右的扭著,但是最后好像低受不了姨夫的執意,我看著大姐那樣掙扎過以后終于微微張開了嘴,然后看著那醜陋粗大的東西塞入了她的嘴里!
扶著床幫的姨夫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開始上下起伏身子。天!他竟然把那根東西在大姐嘴里一進一出,象肏屄一樣肏著我那如花似玉的大姐的小嘴!
我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湧上頭頂。這畫面帶來的強烈刺激使我幾乎要射了出來。
大姐躺在那里,仍然秀臉通紅,她緊閉著的眼睛也一直沒有掙開。我懷疑她讓男人把那醜陋的東西插進她嘴里她怎麽會不惡心!也懷疑她那小嘴怎麽能含得下那麽大的東西!
果然,我仔細觀察發現那根肉棒真的不能全搗進大姐的嘴里,它往下最深入時也只塞入有三分之二的樣子,就是那樣也把大姐的小嘴全塞滿了,以至于大姐的臉頰向外鼓起來。
姨夫不停的動著把大姐的嘴當屄肏了二三百下!
然后我看見姨夫把大雞巴從我大姐嘴里抽出來以后爬到床下,他拽過大姐的身子,扯著她兩條腿把它們架在肩膀上,還拿過來一個枕頭墊到大姐屁股下面,最后就是他的大雞巴對大姐屄的進入。
我沒看到姨夫那玩意是如何進入大姐嫩屄里面的,剛才他肏大姐的嘴時是我的側面我看得很清楚,但現在這樣一下換成了正面,我只能看到姨夫黑黑的屁股和大姐架在他肩膀上的渾圓的小腿與穿著白色短襪的足。
我心急火燎,猛然想到隔壁房間好像和這個房間的牆上有一個窗戶,雖然那個窗戶有些高但我也只能去試試了。我悄悄跑過去,果然沒錯,在我頭上有一個小窗,我急急地拿過一個凳子就踩了上去。
那邊正在繼續,我的眼睛位置稍有一些高,但角度也差不多,姨夫正雙手扳著大姐的兩腿狠干,我這里看唯一不好的就是聽到的聲音太小,但仍能聽到大姐一聲接一聲的呀呀呻喚。
一切都是距離那麽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姨夫的大雞巴在大姐嫩屄里的一進一出,出的時后基本都抽了出來只留龜頭在內,進的時候卻是齊根插入!我簡直懷疑那麽大一根肉棒怎麽能捅到那個小肉洞里的,但顯然,大姐下面的這個肉洞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爲剛才肏她嘴時雞巴只進去了一半現在則是全都插進去了。
大姐躺在那里雙眼緊閉,臉頰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皺著眉。如果我不是從娘那里有了一些經驗真的會相信她現在一定很難受。
姨夫肏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烈!
大姐雙手無意識地抓弄著床單,呀呀地一疊聲的輕叫。
“騷屄!我肏死你!”我聽見姨夫喊。我奇怪他這樣罵姐而大姐好像也沒什麽反應不生氣,象沒聽到一樣閉著眼繼續那樣呻喚著被肏.大姐被架在姨夫肩膀上的兩腿似乎變得僵直,向上擡著。過了一會姨夫邊肏邊脫下了大姐腳上的白色短襪,露出里面兩個似乎比襪子更白的嫩嫩的秀氣的腳來。我奇怪地看著姨夫邊肏著大姐的屄邊用嘴舔大姐的腳,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腳趾逐個含進了嘴里。
直到姨夫把大姐肏得呀呀的呻吟連成一處他才放下了大姐的腳,然后他拔出雞巴,我看著他把大姐拽下床,讓大姐臉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擡高屁股,剩下的就和我那天肏娘的時候也一樣了,姨夫抱著大姐圓圓的屁股一下下的從后面干她。
大姐雙手半支著床,擡著屁股被肏得雙眼緊閉,頭發蓬亂,一疊聲的只是叫個不停。她雪白的兩個奶子懸垂在胸下,隨著身子被肏得亂晃而亂晃著。
“騷屄!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姨夫邊肏邊叫。
我看得血脈膨張,想不到平時矜持文靜的大姐會有現在的樣子,那個有著書卷氣的才女一樣的大姐原來也有一樣的長著黑毛的屄,被男人肏時也一樣的呀呀的叫啊!我再次幾乎射了。
再看向屋里,大姐現在似乎被后面的男人肏的不行了,雙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大屁股盡可能的擡高。她頭埋在床上,呀呀的叫聲也似乎走了調。
姨夫抱著這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女孩的豐臀,一下一下的狠肏!
大姐竟被干得失神了,象娘一樣失聲哭了起來!
還不怎麽懂女人的我尚不明白大姐和娘爲什麽最后會哭叫,卻不知道前幾天才被姨夫開了苞的大姐已被幾次肏得到了高潮!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姨夫無疑是個玩女人的高手,我不知道大姐和二姐來姨家那天他是怎麽把大姐搞到的,但無疑那次大姐就被強壯又會玩的姨夫搞得體驗到了作爲一個女人的妙處,所以雖然失了身后的大姐心亂如麻郁郁寡歡但還是懷著矛盾的心情再次和我來到了這里。當然,這些都是我以后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我把大姐失身以后痛苦的心情想的太簡單了。
那邊姨夫停了下來,抱著大姐的屁股靜靜呆了一會,然后在大姐仍繼續的哭聲中抽出了雞巴。
接著我看到站在大姐后面的姨夫雙手按在大姐屁股蛋兒上揉摸了一陣以后把那兩瓣肥嫩的屁股蛋兒用手掰開了,我從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大姐深褐色的屁眼!那是一個小小的閉著的肉洞,外面長著一圈一圈的花紋一樣的皺肉。我看得興奮%D又奇怪,不知道姨夫露出大姐的屁眼干什麽?卻見姨夫雙手扳著大姐的屁股蛋兒,把他那根大粗雞巴向姐的屁股縫中頂去。我看著那肉棒頂在了大姐的屁眼外。
我看著那鐵棒一樣的大雞巴前端慢而堅決地搗進大姐的屁眼里時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大姐也在同一時間失聲叫了出來,“不是那里……”大姐在叫過以后痛苦的哀求似的說。姨夫一點不爲所動根本就不理她,執著的扳著大姐的屁股蛋又繼續往里面搗,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有半尺多長的大肉棒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搗進了大姐的屁眼里!
伏著身子的大姐痛苦的繃緊了身子,她還是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女孩,顯然是第一次自己嬌嫩的屁眼里被搗進異物,而且是那麽的粗大的東西。原來她是那麽文靜,在學校里是那樣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就在十幾天前,她還是一個處女,而現在她身上的三個洞卻輪流被肏!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