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女友的聯誼派對(下)

冰心
本文:2024-05-12T23:09:28
(6)
我們到樂園的酒店詢問,本來想著星期六一定會爆滿,誰知運氣不錯,一個大陸的遊行團臨時取消行程,多了十數間空置的房間。我倆沒有預約,房間租金也比較貴,但我毫不介意,可以跟妍共渡春宵,就是再多的錢也願意付。
來到酒店房間,妍又是樂於每個小擺設都是印上喜愛的卡通人物模樣,她笑得天真可愛,活像個長不大的少女。這兩年來,我每次見妍都是在酒店房間,但這一次,感覺卻大有不同。
把玩了房間內的各種小玩意好一會兒後,妍首先去沐浴,過往我倆曾一起洗澡,但這一次,我完全沒有跟進去的勇氣。出來時妍穿著酒店的睡袍,粉紅色的裙腳下露出雪白玉腿,美得叫我不敢正視。
到我洗完時候,妍已躺在睡床上。我倆這天租的是雙人套房,床有兩張,我沒法若無其事地鑽進妍的被子裡去,只是無言地爬上另一張床。兩人無語,我突然覺得氣氛有些怪異,剛才那歡樂的笑聲全沒有了,只剩下我跟妍的心跳。
過了好一會兒,旁邊床的妍突然問我:「不做愛嗎?」
我承認在支付房租時,是曾想過今晚一定要跟妍瘋狂做愛,但她這一個問題卻叫我心房刺痛。在妍的心中,我根本就和那些醜陋的中年男人沒有分別,我只是貪戀她年輕的肉體,把其當作性玩具。做愛,彷彿是妍的必須義務。
同時我也感到愧對強,強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在他對我信任並把女友交託給我的同時,我卻想著操他的女友。雖然對妍的肉體我並不陌生,但大家曾約法三章,不可牽涉入感情在內。聯誼派對中每個女人都是屬於大家的,男人們可共用,我卻期望在今晚全部擁有妍,不就是對我老友的最大背叛?
自責叫我沒法正面回答妍,我小聲說:「今天玩了一天,妳也很累了,明天早點起床,我們再去找美妮。」妍「嗯」了一聲,我倆躺在各自的被窩裡,誰也沒說什麼。
我呼了一口氣,有時會想,如果中學時追求妍的是我而不是強,現在會有什麼下場?最初知道強安排妍參加聯誼派對時,其實我十分痛恨強,難得可以得到妍這樣完美的女子,換了是誰也一定會好好珍惜,為什麼你竟會拿來跟人交換?
雖然因為派對,我也可以體會到妍的美好,但我總不明白那些參加者的心態,為什麼可以看著最心愛的人受到蹂躪而視若無睹,甚至主動參加?
想著想著,妍的床發出了聲音,我以為妍要上廁所,沒有作聲,但聲音立刻停了下來。我心跳加速,猶如小鹿亂撞,回頭看,妍已站在我的床前,兩人四目交投,她撲向我,四片嘴唇就此合上。
妍的唇很香很軟,我倆在床上瘋狂擁吻,舌頭纏作一團。妍的鼻氣很重,搭在我肩上的髮絲散亂,滿面紅暈。我從沒看過如此性感的妍,當下也不顧什麼友情倫理,只著了魔般的扒下死黨女友的睡袍,直至大家都變成全身赤裸。
妍身上的汗水很濕,甚至掌心也滲出水來,我嗅到一陣女子清香,男性本能叫我首先往女性那最濕濡的地方進攻。妍沒想到我一來便是直闖她的下身,羞得以手掩臉,雙腿也拚命合上,我發狂般的以肩膀硬生生撐開妍的大腿,伸出舌頭就往那淡紅色的皺褶舔弄。
舌頭落下,我發覺妍的屄口早已一片濕膩。妍是個慢熱的女人,過往每次交合,總要愛撫一段時間才能滲出甘露,哪會像今天般早早就潮漲滿瀉。我心中大喜,扶著白滑的大腿賣力吸吮,舌頭深入兩片花瓣之間,妍死命反抗,可終不敵我,只可以像無辜羔羊般被我盡情淫玩,弄至嬌軀輕顫、急喘連連。
妍的屄很美,縱使經過男人們多番的無情褻瀆,仍然保持著嬰兒般的粉嫩色澤,肉唇很薄,嫩嫩的猶似雛菊,我愛不惜手地細心把玩,並以手指撥開閉起的花瓣,直探當中的粉紅嫩肉。
妍羞得急了,輕顫著的玉臂牢牢緊抱床上的軟枕遮掩面容,不讓我看到其滿春潮蕩漾的俏臉。妍的反應使我感到新鮮無比,過往年來,妍在床上給我的感覺都是比較成熟,即使是首次參加派對的陌生男人,她都可以毫不猶豫地含著他的雞巴吸吮,也從沒拒絕別人的插入。這樣一個開放的女人,你怎可以想像今天只被舔舔小穴,就已經羞得不敢望我。
「澤,我受不了了,求你不要……」妍發出哭喪般哀求,我笑說:「妳這裡很好吃,我想多吃一會。」
妍拿開手上軟枕,嬌憨的說:「女人的分泌物有什麼好吃的?」說著閉起美眸,伸出舌頭。我當然明白妍的意思,當下立刻撲到其懷裡,兩條舌尖再次交纏在一起。
濕吻了一會兒後,兩唇分開,妍伸伸舌,作出一個厭惡的表情:「鹹的,一點也不好吃。」我笑了笑,想再次替妍口交,但她牢牢地抱著我:「我好想要,先給我好嗎?」
我猶疑了一下:「但我還沒親夠。」妍把我的手搭向自己下體,我發覺那兒愛液奔流,比剛才更盛。她急喘著說:「我真的好想要,你先給我,今天一個晚上我給你親過夠。」
我沒看過如此焦急的妍,也不想多加折磨,急忙把龜頭頂到她的陰戶,沒待我抽動腰際,妍已經主動伸手握著我的莖身,急不久待地塞進自己的屄裡。
「呀!」那一下猛烈的衝擊,令妍發出滿足的叫聲。完全插入之後,妍星眸半張,香滑的小腿牢牢地纏著我的腰不讓我動,低喘著氣說:「澤,好舒服。」
兩人擁著的這刻,我方發覺過往跟妍的都只是性交,只有此時才可以稱為做愛。
望著妍這個動人的表情,我但覺埋在她濕潤陰道中的雞巴硬漲無比,心中有多麼想在這時跟我的初戀對象說聲愛妳。但話終究沒說出口,我開始徐徐抽動下體,妍也隨著我的進出發出嬌啼,我看到她臉上表情隨著我的深淺而變,插深之時眉毛緊蹙,插淺之時又嚶聲喃喃,覺得可愛極了。
於是我多試幾個角度,並以龜頭在屄口磨蹭,妍知道我在逗她,嬌叱著說:「你這樣左插插、右插插,弄得人家好難受!」我咧嘴一笑,繼而一插而盡的用力狂轟:「是否要這樣?」妍一口氣被塞滿,氣呼呼道:「這樣又太刺激了。」
我滿意地說:「刺激就即是舒服囉!」說著便以九淺一深的方法幹著妍的蜜穴,右三左三,把妍弄得心癢難熬、春意蕩漾。我感到陰道內的肉壁開始緊縮,於是再接上狠狠一擊,頓時把妍幹得嗚呼大叫:「不!不要這樣……這樣人家會洩出來……」
「妳洩吧!我想看見小寶貝洩身。」我在妍的耳邊細語,妍聽了羞得秀靨通紅,反而咬著下唇不肯叫了,只餘下鼻頭間的嚶嚶氣息。
我看到妍這倔強的表情心內大樂,立刻改變腰桿抽動的速度,換成機械式的猛轟,妍的屄被我轟得汁液四濺,咬緊的牙關登時鬆了下來:「天!我認了……不要這樣……好哥哥……你這樣會操死我的……人家受不了……輕一點……我今天給你操一個晚上……你先饒了我……」
我沒有理會,繼續發力猛操,陰莖在小穴裡插入抽出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妍被我幹得緊皺眉毛,不住發出天籟般的叫床:「你這個人好壞……人家都向你求饒了……你怎麼還不放過我?輕一點……人家真的受不了……輕一點……呀……呀……我快給你搞死了……」
我越操越快樂,並扶起妍的腰肢,環抱在懷,妍騎在我的身上後並沒停下,下體的搖晃反而愈加劇烈。「又說受不了,原來是還嫌不夠呢!」我逗笑道。妍沒有答我,只滿面羞憨的繼續搖擺豐腴的雪臀。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妍那粉嫩的美屄被我的陽具完全撐開,上面的陰毛被不知是汗水還是淫水弄得濕漉一片,加上那一對粉嫩的乳房在眼前上下跳動,蓓蕾般的奶頭高高挺起,極盡視覺享受。
我彎起身子,一口含住勃起的乳頭,本來忍耐的妍被我這樣一親,又是崩潰的再次呻吟:「呀呀……這樣好舒服……你輕點親……好哥哥……你親得人家的奶子好舒服……呀呀……」
這樣的抽插了進行了一段時間,我怕妍會疲憊,便扶起她的腰想換個姿勢,但妍卻緊緊抱著我,俏臉嫣紅的說:「不要,我要跟澤一起高潮!」我想不到妍會說出這話,登時呆住,同時間妍的一雙星眸也是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兩人四目相接,半刻沒有分開。
這剎那的感動,遠勝肉體上的快慰,我但覺整個人都與妍連為一體,不單只是插入的器官,就是身心也完全融入彼此的懷裡。在和妍一起攀上高潮的時候,我們再次擁吻,沒有壓抑身體所有器官同時帶來的快感,任由下體的門關放肆地爆發。
「澤……我要到了……我要跟你……一起洩……啊……啊啊……射進來……我要你射進來……」
「妍……妍……射了……要射了……」我把熱燙的精液都射進妍的子宮,這當然不是我倆的首次內射,但可以肯定,這是最快樂的一次。
高峰過後,房間裡的激情再次緩和下來,我抱著小腿仍牢牢環箍著我的妍,柔聲說:「做完了,還那麼蹦緊啊?」妍沒有放鬆身子,搖搖頭:「不,我要多抱你一會。」我笑一笑,把頭伏在妍的頸後,兩人緊緊擁抱,感受著對方高潮後的餘韻。
不知道多久以後,妍才放開我的身子,她倦透的躺在床上,我則替其抹去陰戶上流出的精液,然後也是躺在床的另一邊,以手指輕輕撫弄著妍的恥毛。
妍渾身是汗,看到我正欣賞著自己的下體,羞澀的說:「又不是沒看過,還看什麼?」我感慨說:「中學時,我曾幻想過千百遍妳的裸體,想不到長大後,真的有機會親眼看到。」
妍訝異道:「那時候你已經這樣色,幻想同學的裸體?」
我半弓起身子,笑說:「當時妳是班上最美的同學,當然多男孩子幻想。那時候我們還打賭,像妍這樣美的女孩子,到底裙子下會不會有陰毛。」
妍嬌憨的脹起臉龐,以手掩著下體:「我也是正常人啊,怎麼會沒長毛?」
「妳不是正常人,是我們的女神。」我笑著說:「就連班主任何老師也喜歡妳,特地把妳編到第一行的座位,好讓他可以好好欣賞妳那標緻的臉。」
「是這樣嗎?我以為我長得矮,所以才被編到第一行。」妍不相信的說。
我沒好氣說:「才不,那老淫蟲假公濟私,藉著自己是老師來親近妳。當時班上每個男同學都喜歡妳,說只要可以跟妳下課,就是一個月不打槍也願意。」
妍面紅說:「有那麼誇張嗎?但我從來不覺在班上有人喜歡我。」
「那當然了。」我聳聳肩道:「當時誰也知道妳是強的女友,面對這麼強大的對手,有誰敢挑戰?」我想跟妍說,包括我在內,也是不敢挑戰強的失敗者。
妍聽到強的名字,低頭不語,眼中一片淒涼。我知道她一定是為想起今天背叛了心愛的男友,跟我一起而感到內疚。
我不想大家尷尬,立時從睡床躍起,說:「真的太晚了,我先洗澡。」但妍拖著我的手,小聲說:「如果你以後認識了女朋友,會不會也帶她去參加聯誼派對?」
對於妍這個問題,我真的不知該如何作答。過往我曾答應過強:如果結識了女友,就一定會跟大家分享。但那只是為著可以繼續親近妍而胡亂作出的無責任承諾,我甚至沒有想過,自己會否有認識女朋友的一天。
我不知道妍問我這問題的用意,但最終,我選擇了一個盡可能不傷害妍的答案:「也許會吧,始終這是我們的承諾。」
「嗯。」不知為何,從妍眼裡閃爍的星光,我彷彿看到一絲哀怨。
「妳沒事嗎?」我擔心的問妍,但她立刻搖著頭笑說:「沒事。」接著把我推進浴室:「一起洗澡吧!剛才太棒了,待會我想跟澤多做一次。」
「再來嗎?我怕我不行啊!」我望著激情後萎縮一團的小弟,擔心的說。
妍望著我的下體,帶點嘲笑的說:「你行的!上次你幹完曾太太和李小姐後再幹我,還不是一樣很硬。」我尷尬的道:「原來妳有看到嗎?」
那個晚上我跟妍做了三次,我知道在餘下的人生中,也不會忘記這個短暫而美好的黑夜。
(7)
次日早晨,我和妍在樂園還未開門就已經到門外守候。這夜我倆一覺沒睡,除了做愛,就是談起過往讀書時的趣事,誰也沒有感到睏倦。
離開房間時,我發覺妍在不覺間主動牽著我的手,心中那種快樂,不比插入妍的屄時為小。
十分幸運地,在開門的同時,我倆已經看到美妮老鼠在廣場的大花園向進場客人揮手問候,妍興奮地跑到偶像旁邊又擁又抱,拍照留念。而我雖然為尋找這傢伙累了一點,但想著因為如此昨晚才可以跟妍共渡春宵,還是有點感謝這位嘴巴大得可一口吃下我的大老鼠。
妍歡喜的拿著相機細看照片,其可愛模樣叫我亦心情大好。
「美妮那麼漂亮,你怎麼不一起拍照啊?」期間妍多次叫我一同合照,但給我婉拒,我為難地說:「我跟妳合照給強看到不好吧?」
妍沒好氣的說:「只是合照,又不是做什麼,你擔心什麼啊?」但隨即想起我倆昨天沒有什麼沒做過的,立刻紅著臉的低下頭來,我大概猜到妍的想法,兩人對望,不好意思的傻笑起來。
陽光之下,一夜未眠的我倆臉上的熊貓眼顯得份外明顯,我生怕妍會疲憊,說:「目的達成,是否要打道回府呢?」妍瞪著眼說:「你開玩笑,今天多買了一張票啊?」說著便牽起我的手,向昨天沒有玩過的機動遊戲進發。
妍的體力遠比我想像中好,過往我總是以為她是弱不禁風的文靜女孩,沒想到通宵一晚,還可以精神奕奕的四處亂跑,彷彿毫無倦意。
這天我們玩到晚上,吃過晚飯後,我打算送妍回家,路上大家忽然無語,好像有心事埋藏心底不敢直說。
經過這兩天,我重新體會到妍在我心中的重要性,過往我強裝沒事,但其實心底一直喜歡著妍。也許會遭到拒絕,但在這個時候,我真的想向妍表白,即使明知那是沒意義的說話,只要可以跟心愛的女孩坦誠地表露愛意,仍是我渴望的事。
來到車站旁邊,妍幽幽的望著我,我問道:「累嗎?」妍搖搖頭,我續問:「今天開心嗎?」妍點頭,但始終沒有說話。
「我喜歡妳」這幾個其實是十分容易說出口的字,我們連性關係也有了,怎麼會怕難為情?但對著默默看著我的妍,不知怎地總是無法坦然。不管了,反正只說一次,就當是了決人生的一件事!
我默默望著妍,而她也彷彿在等待著我,兩人眼神接觸。可是正當我想開口之時,口袋裡的電話響起,拿來一看,是一個沒有號碼的來電。我沒幾個外國朋友,我知道這是強的電話。
我望著妍,說:「是妳男友。」妍點點頭,我接下電話,對面傳來強開朗的聲音:「喂!死黨,有沒好好照顧嫂子?」
聽到強的聲音,我感到一陣內疚,自己竟然有勾二嫂的想法,那個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頓了一頓,說:「當然有,昨天跟她去了米老鼠樂園,她玩得很高興呢!」
「那就好,妍的電話今天一天都關機,我以為出了什麼事。」
我望望妍,大概她也怕被強知道我們睡了一晚,故意把手機關掉。我平靜地說:「沒事的,可能是昨天玩得太累,今天在家中休息吧?」
「也是的。我晚點再找她吧,辛苦你了,我的兄弟。」掛線後,我跟妍更是無言。
這時候公車來到,妍跟我說:「這麼晚了,我自己回家便可以,你明天要上班,好好休息吧,謝謝你。」
「好的,小心點。」我應了一聲,然後眼睜睜看著妍登上車,完全沒有追上去的勇氣。妍,始終是強的女人。
回到家中,我有一種無比的失落感。在此以前,我曾認為即使可跟妍當一晚情侶也是好,但這時我才知道,有些事情是沒發生更好。
晚上拿起妍的號碼,想致電問她回家沒有,卻不知應該以什麼身份,最終還是沒勇氣撥出號碼。
兩星期後,那是我兩年來首次沒有參加聯誼,我不知道在經歷過當晚刻骨銘心的一夜後,我可以怎樣面對妍。我知道,我已經深愛著妍,與其沒法面對,我選擇了逃避。見著你心愛而又永遠不可得到的人,那種失落的心情並非性慾帶來的快樂可以填補。
一個月後的星期六,強致電問我最近都沒有來,我推說剛認識了女朋友,星期六大多要陪伴她。強淫笑問我什麼時候帶女友來聯誼派對,我推搪說:「才剛認識,手也沒牽幾次。」
強同意說:「對,這種事不能太著急,會嚇怕嫂子的。你好好調教,我們會等你。」
掛線後,我嘆一口氣,騙得過強,卻騙不了自己。這天整個晚上都是妍的影子,想到今天她又要被那些醜陋的男人玩弄,內心感到沉痛無比。
雖然在過往兩年,我是每次派對都會看到妍被其他男人褻玩,但說到底當時都只是舊同學和死黨女友,而且自己也有份參與,有一種討了便宜的快感。可是當真正感到愛上了妍以後,那種感覺卻截然不同。
不過妍既非我的女人,而且又是自願,說實在我不應心疼什麼。只是要我像過往一樣若無其事地看著妍受辱,甚至自己也參與,是如何也做不到了。
無論如何,強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可以對他女友有非份之想,當日與妍的偷情已經是不可原諒的事。忘記妍,是我的唯一選擇。
再見了,妍,希望強會好好照顧妳。
(8)
認識環,是在兩個月後的事,當日我如常回到公司,看到兩名顧客跟同事吵鬧,便上前協助安撫。
我在一間收費的電視頻道工作,職位是客戶服務主任。客服這工作從來不是一份優差,由於要跑業績,公司的營業員有時候會使用一些較卑劣的手段,例如是欺騙不懂事的獨居長者,說不安裝我公司的頻道,就會連一般的免費頻道也不能收看。要知道這些老人家既無工作,兒孫也少有到訪,電視就成了他們的唯一娛樂,故此大多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都會跟我公司簽約。
當然有些時候事情敗露,那些受騙者就會氣沖沖的到公司理論,而我的工作就是要平息客人怒氣,盡量不要退錢和取消合約。
「你們怎麼這樣下流,連老人家都欺騙!」站在前面的是一位妙齡少女,樣子大概不到20歲,後面是一名老婦,她縮起肩膀,看來是十分怕事的一種。
我上前了解,原來老婦是少女的鄰居,老人家在早前與我公司簽約三年,包括各種世界級的足球賽事,收費也是最高的一種。我看到合約內容嘆一口氣,心想雖說要跑業務,但我司營業員的手法也未免太下流,試想想面前的嬤嬤老朽朽的,難道會在深夜起床看足球直播嗎?
不過所謂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縱使知道己方理虧,我仍是要堅持公司的立場,盡可能一分錢也不退還。
我平心靜氣地向兩人細心解釋文件內容,不過歪理就是說多少遍都仍然是歪理,少女明顯不滿意我的說明:「不要那麼多廢話,你們到底肯不肯替紅姐中止合約?」
「中止當然隨時可以,不過根據合約條文,就是現在中止,也必須清付餘下來的錢。」我指著合約上的其中一項條文,振振有詞的說。
少女聽見停用也要付錢,臉蛋瞬時變得又紅又綠,談了一個早上,結果還是沒結果。我可以理解對方的心情,換了是我也一定會生氣,可惜大家的立場不一樣,我可以做的,也就只有這麼多。
「我再問你一次,退不退錢?」少女怒盯著我,我肯定的搖頭。少女怒火中燒,大罵出來:「我操你的媽的屄!」
我站起來,平靜地說:「那妳先拿出來讓我看看。」少女不明,我沒好氣的說:「妳先讓我看看妳有沒有雞巴,如果妳有,今晚我就帶妳回家,讓妳操我老母的屄。」少女的臉頓時變成通紅。
作為一個專業的客服主任,我當然知道說出此話是一定會丟掉工作,但少女的囂張實在令我無法忍受。
結果三個月後,這個叫環的女孩真的隨我回家,當然她去我家的目的不是為了操我媽的屄,而是讓我操她的屄。
環,今年19歲,是一名大學生。和妍的溫馴柔弱相比,環是率直火爆的一種,兩人的性格可謂南轅北轍,我曾取笑環的父母名字取得好,環是性格頑劣的環,把她氣得七孔冒煙。
不過認識深了,你會發覺這個女子的脾氣雖然一般,但正義感強,骨子裡也是一個良善的人。就像客服一事後,我理所當然地失掉工作,環居然也認真地替我留意招工,並花時間和我一起四出奔波。
「妳怎麼總跟著來?我一個大男人,難道見工這種小事也做不了嗎?」
「好歹是我害的,人家也想早點知道結果嘛!不然很內疚的。」環面紅說。
「知道是妳害的就好,好端端一個良家婦女,怎麼粗口爛舌的?」
「我當時生氣嘛!你們怎麼連一個老婆婆都騙,紅姐一個月生活津貼才三千元,你們已經拿了九百,要一個老人家怎樣生活啊?」環低著頭,扭捏的說。
我哼著道:「好吧,知妳為人仗義,不跟妳計較。說老實那份工性質不好,我也早想不幹了,但妳不用上學校嗎?一整天跟著我。」
環瞪大眼說:「你沒唸過書耶?暑假誰給你奶奶開課啊?」
「拜託,不要加上奶奶。」
「哦。」
這就是現在的大學生了,真是的。說實話,環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跟她交往某程度是我想盡快忘掉妍的影子。如果環不是在我心情最低沉的時候出現,也許我根本不會追求她。對此我雖然感到對環不公,但實在是無可奈何。有時候我倆約會,環會看到我望著遠方呆想,我想她也一定猜到我心有別人。
認識三個月後,有一天環告訴我,大學裡開辦了一個校外派對,可以帶同男友出席,當時我倆才剛交往,仍是處於像是情侶但又不像是戀人的階段,我取笑說:「承認我是男朋友了嗎?」
環滿面通紅的道:「不要那麼得意,我找不到正選,才找個後備頂替。」我笑了笑,認識三個月,我當然知道妳沒有別人。
當晚環穿上了一襲連身短裙,露出一雙雪藕般的玉臂和雪白大腿,瀑布般的秀髮散在肩上,多了一分女性的柔,少了一分平日的辣。我細看裝扮後的女友,雖沒有妍的國色天香,但也是美人一個。
「看什麼啊?」
「看妳,妳今天很美。」
「壞蛋!」
這天派對完結,環仍嚷著不肯回家,我知道女友春心蕩漾,便帶了她到自己家。
「這就是澤的家啊?」環興奮的大叫,我叮嚀道:「不要那麼大聲,家人都睡了。」
「你不把我介紹給你家人認識啊?」
我望望鐘:「這麼晚了,明天才介紹吧!」
環粉面通紅,支支吾吾的問:「明天?你要我今天在你家過夜嗎?」
我沒好氣答道:「當然不是,妳只是說來參觀,待會兒就送妳回家去。」
環的臉上有點失望,上前跟我說:「其實澤你是否有別的女朋友?」我搖搖頭,環繼續問:「但這些日子,我發覺你總是鬱鬱不歡的,而且我們說是拍拖,但就連一個吻也沒試過。」
我心虛的悶哼一聲,把環擁入懷中,說:「現在吻,好嗎?」環一臉驚喜,我沒待其回答,直接就吻向環的小嘴。
我是世界上最無恥的男人,吻著女友的嘴,腦裡卻是憶起妍的唇香。
另一邊,妍正替李小姐的老公口交,看著半勃的陰莖在女孩俏麗的嘴中進進出出,我有時候不明白強怎麼會願意讓這麼漂亮的女友參加如此淫亂的遊戲。不過若非如此,恐怕我是一生也沒辦法嚐到妍的身體。
不覺間,剛剛被張先生幹完的李小姐已經躺在我的身邊,從其不懷好意的眼神,我知道她一定仍是在氣我曾經說她沒有風情,那舔舌的表情讓我猜到,她今天一定會使出渾身解數去洗掉那不名譽的稱號。
我笑了一笑,儘管來吧!才24歲的妳,我就不相信會有多少本領。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