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人妻妊娠曲3下

Reader
本文:2024-05-12T16:19:03
 由於江美子排洩出蚯蚓的餘韻,房內充斥著熱空氣。

  板部的手放開綺麗舒爽軟癱下來的江美子,讓江美子從玻璃机上下來。

  「姐姐。」

  「雅子、雅子。」

  江美子和雅子互相呼叫著對方,裸身的走近。悲慘的姐妹再次重逢。

  雅子再也不堪忍耐的崩潰,一口氣伏在江美子肩上哭出來。

  「姐姐、姐姐。」

  除了泣叫,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被雅子看到那種情形,是難以想像的。還只是一名少女的雅子。被看到那樣一副無法形容的可恥姿態,江美子的哀痛難以言喻。

  「雅子,不要緊的。姐姐會守護雅子的。」

  不管怎樣也要守護雅子……。江美子對自己道。

  怎樣說好,江美子已有犧牲自己,把男人們的慾望引向自己,以守護雅子的決心。不是一時的,而是以身體把男人們的毒牙吸著的方法。

  下了如此悲哀決意的江美子,裸身被縛的她任由雅子伏身其上在抽泣。

  這時林與板部二人,抬著近一米高的平行木進來。体操使用的那種。

  「伊川先生,稍後有更有趣的表演看。哈哈哈。」

  「為免波士責怪,言過其實。就讓香港的幾位作評判。」

  板部與林蔭笑,把平行木放到伊川的輪椅之前。再把一樣大小的偽具安置在平行木橫柱的兩端之上。

  是什麼玩意兒呢,伊川深感有趣的看到。

  在少許間隔之後,這次張安放的是比之前大的偽具。由左右兩端向中央排列著一支比一支大的偽具。到了中央則是一根讓人看得眼都突出的大假陽具。平行木上由十數枝假陽具排成一座富士山。而江美子的容顏,已看得發青。

  「做、做什麼……」

  江美子把雅子掩護在背後道。

  「哈哈哈,太太。讓伊川先生看到好一段美好的姐妹之情。哈哈哈,妳明白的吧,要使用這平行木。為什麼左右要放置同樣大小的假陽具呢……聰明的太太,妳腦海裡早就明白得很。」

  看著板部毫不加以掩飾的話,江美子感到不好的預感。自身遭到羞辱,她已經覺悟了。但是雅子……。

  「不明白嗎,太太。由太太和雅子從左右雙方好好哀鳴著使用假陽具。氣氛和感覺會隨著下一根假陽而提升……比賽那一方快到中央和叫得淫,呼呼呼……」

  板部像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聲音。叫江美子感到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怎、怎可以……這和約束不同。卑、卑劣者……雅子,說好不對雅子出手的。」

  「哈哈哈,讓雅子目擊那麼羞恥的場面,她也有感覺了吧,讓雅子分享太太的感受不好嗎。怎說也好,雅子最少也能用使二、三根吧。」

  板部惡意的笑著,向林和稻葉使了個眼色。而林和稻葉隨即把手伸向雅子。

  「過來吧。在這平行木上會好爽的。」

  「不、不要。呀呀,姐姐,救我,不要。」

  雅子,拚命的抵抗不想離開江美子身邊。

  「停手,只有雅子,請只饒了雅子。要幹就幹江美子。」

  江美子像做惡夢的大叫,守護著雅子。但是,剛剛肛門深受的刺激卻讓她為之乏力。板部得意的嘻嘻笑。

  「太太也來吧。哈哈哈,不用客氣,這裡有很多不同尺寸的偽具供妳享用的。這也可以救到雅子呀。」

  說畢就拉著江美子。

  「呀呀,姐姐。」

  左右被林和稻葉拉著的雅子泣叫出來。

  「不能動雅子的。停手,別對雅子出手。」

  江美子,像發狂般的哀求。

  但是,雅子被林和稻葉的手拉到平行木的一端。看著可怕的偽具,雅子雙目緊閉,牙齦關咬。

  「好了,小姐。感覺好爽的,呼呼呼,一點也不輸過叔叔們。」

  「不用害怕。大力的扭呀,小姐。」

  林與稻葉抱起雅子,緩緩套進假陽具上。雅子的五官幾為之扭曲,像花般紅的唇張開。

  「哈呀,姐姐……呀、呀呀。」

  雅子因激痛而從喉間吐出悲鳴。

  「雅子,雅子。」

  沒有回答,已經答不到江美子了。

  「太太,妳也自行坐到偽具上去。為了雅子,開始吧。」

  林與稻手在套緊假陽具的雅子身上,上下游動讓雅子泣叫,板部則在笑。

  就如板部所說,自己多嚐幾根假陽具,雅子就少嚐幾根,只有這方法了。

  江美子死氣沉沉的去到平行木前,江美子知道,只有這樣子。向雅子方向,雙互看了一眼。江美子以覺悟之色,看著下方沉下腰。

  那一根偽具接觸江美子後,迅即完全沒入。

  「怎麼,要吞到底的呀,太太。然後才可以移動到另一根上。或者由雅子那一邊,吞著偽具過來好了。」

  板部怒鳴。

  「唔呀、唔呀……江美子、江美子、好恨。」

  呻吟著說完,江美子咬牙沉到最底。美麗的容顏乏紅,江美子的腰肢下沉。江美子的嘴唇微張,全身乏汗。

  「哈呀、姐姐、呀、呀呀……」

  雅子在泣叫,叫得愈大聲她就會愈恥,反應也會更激烈。

  「太太,更有感覺的去扭腰和吞吐呀。不然,雅子那邊就要先過妳去到中央。哈哈哈,這也好。就讓雅子多吞幾根。讓下面也裂開好了。」

  板部惡意的低語。只讓江美子聽到這叫她狼狽的言語。

  「呀呀、不行、不行呀……江美子、江美子……」

  江美子,哭更得苦,也更激烈的扭腰,顯出一副悶騷姿態。

  「呀、呀呀呀……呀呀、呀哦。」

  更歡愉的聲音叫出,豐滿的乳房在抖震,狂扭的江美子發出悶聲的淫靡姿態。自己的腰肢動得更加急激……而且,現在的江美子還離發情尚遠。

  「呼呼呼,再動厲害點,太太。真是極品呀,太太真是讓人魂牽夢迴。」

  在坐輪椅上的伊川,駛近江美子。

  「呀嘩嘩……哈呀、哈呀……呀呀呀。」

  全身流滿香汗的江美子,姿態妖艷的泣叫,雅子的叫聲更大,伊川極度興奮。

  「呀呀呀、唔唔唔……哈呀。」

  江美子更形悶騷,不假思索的動得更激,上身返覆搖擺。

  「呀、呀呀呀……哈呀、呀呀。」

  盡情的哀叫,江美子昇到一個高峰。

  「呼呼呼,滿足了吧,太太。真是激烈呀。由最初的節奏再繼續呀,太太。」

  伊川雙眼瞇細的笑。

  江美子兩眼閉上張唇輕喘,筋疲力竭的垂軟螓首。

  「怎麼了,太太。還很遠呀,繼續吧。」

  板部靠近江美子向前浮傾的腰肢。就這樣,把她抱到下一根假陽具上下沉。今次的偽具比一次大。

  「唔,唔呀呀……」

  江美子臉色一變的呻吟。

  「呀呀,姐姐,救我……」

  雅子還在哀聲叫著姐姐的名字。被林和稻葉的手,強行點燃她的官能之火,雅子狂亂的泣叫。

  聽到雅子的叫聲,由於被鞭打的身體一震。

  「雅子……雅子。」

  喘息著的,緩緩再動搖擺腰肢。

  得要快點,雅子的聲音,快高潮了……。江美子忘我的全身用力去搖擺腰肢。現在的江美子,官能之火從身上直燒到頭腦。雅子的羞恥叫聲……讓江美子再也不能思考,只能動得更激烈。

  「呼呼呼,太太。盡情的動呀。這樣,又接近一點了。」

  撫摸著近形接近平行木中央的江美子雙臀,板部道。

  江美子已連嚐了四根偽具。也就是說,江美子連續四次高潮了。而每一次偽具都比之前的更大。而在前面還殘留著最大的一根偽具。跟離那一根還有三根,好大,長好,讓人看到嚇怕的偽具在等待江美子。

  江美子全身像被塗著一層滑溜溜的光,而她則悶騷的在急扭。江美子疲勞,也快站不穩了。在巨大的偽具之前,江美子猶豫了。

  「太太,沒有空暇休息了吧。哈哈哈,那邊雅子也享受了三根的偽具呢。」

  板部撫著江美子的雙臀笑說。

  「哈呀,不要,不要呀。饒了我……呀,姐姐。」

  在第三根偽具上活動,雅子在悲鳴。聽到這悲鳴,江美子不在乎自己了。她的腰下沉,身體含著這巨大的假陽具,努力的下降,可是那驚人的粗長度。「呀呀……不可能,入不了啦……呀呀,不能再進了……」

  江美子黑髮晃動搖擺。

  「怎會入不了。太太最好合作啦。嘿嘿嘿,孩子也生過了,這還算小呢。」

  板部怒鳴,押著江美子的身體下沉。讓人感到要裂開的劇痛,巨大的偽具沒入進去。江美子哭不出來。唇大張,空自流下眼淚。

  「哈呀、呀呀……唔唔,唔呀呀……」

  飲泣的江美子,她感到眼前愈來愈黑了。

7.

  男人們的興奮達到頂點。眼前是異樣的光景,眼中滿是獸慾。現在雪白的女體在前面飛舞,悶熱淫亂的氣氛高漲。

  最初還能壓抑著情慾的稻葉和林。在抱著雅子,感受到她白如新雪,還有柔肌的清香傳入鼻中,他們就失控的押倒雅子,雙手變得極之粗暴。

  「哈呀、已經,不、不行呀。別碰我。」

  雅子受到如此突然的攻擊,只能悲鳴。

  「不行、停呀,呀呀,救我。」

  天真無知的雅子,持續的在悲泣。雅子雖然二十歲。但純真的她連戀人的尺寸都不知道,雅子面對這班男人的獸行,是如何的痛苦。

  「哈哈哈,快樂吧。是假陽具好,還是我的真貨好。」

  「好了,呼呼呼,雅子都快要忘了男人的味道。讓我好好教教妳女人的喜悅。」

  林與稻葉,脫下自身衣服向雅子進襲,而另一邊的板部也看江美子下手。

  江美子筋疲力盡的橫倒平行木上。板部走到江美子旁,打開她的兩腳,把手指往內裡伸。板部現在淫興正隆。在江美子正失神的當下,兩腳自然的水平張開。而板部就這樣解開褲頭,把自己的分身從中抽出,對準江美子的雙腿間的陰部,一氣侵入。

  「唔呀、唔唔呀……」

  失神狀態的江美子呻吟。

  好像被勾了魂般興奮的板部,腰部緩慢的移動抽插。

  另一方,伊川已興奮到雙眼充血,緊盯著江美子不放,雙膝激動到抖震。縱使被醫生命令他不可以,但看著江美子嫩滑的白肉在眼前搖動。就再也顧不得傷勢了。

  「伊川先生,太太明天還是任君侵犯的。所以現在是有趣的看著好了,呼呼呼。」

  張對想勉力而為的伊川安慰道。

  「哈呀、不、不行。」

  這一次換雅子發出悲鳴。稻葉在揉弄雅子的乳房,林則從雅子大腿間切入,腰部用力迅猛的侵犯雅子。

  被侵犯了……雅子竭力的去抵抗。

  「不要,救我……姐,姐姐,救我。」

  雅子狂叫,江美子徐徐睜開眼。首先映入江美子眼中是板部的臉。板部亢奮邪惡的樣子。他的樣子叫張開眼的江美子戰慄。板部就位於江美子上方。板部的腰一直在緩慢的抽動,讓江美子知道自己此刻正被侵犯。

  「呼呼呼,好想吧,太太。這樣子的感覺……這樣,這樣。」

  「呀呀、呀、怎能這樣的……停手、停手……呀呀、不要。」

  淫亂的扭動腰子,江美子狼狽的在悲鳴。

  「在失神的時候侵犯……卑劣者,最下賤的。」

  在叫的同聲,江美子聽到一把和雅子相似像把絹撕裂的悲鳴,使她把面孔轉向雅子。

  一瞬間,江美子想起身卻起不來。但是,雅子雙腿分開被林插入……雅子被侵犯的光景,她那缺少氣色的面孔和悲痛的叫聲。

  「呀、呀呀,停手,只有雅子,不可以對雅子出手的。侵犯江美子吧,幹江美子好了。」

  現在正被板部侵犯的江美子,像在惡夢中忘我的叫著。

  江美子的聲音,讓正侵犯雅子的林淫笑。

  「唔,用太太來代替嗎。也好呀……呼呼呼,太太是滿了完板部再說。」

  林惡意的道。

  江美子猶如被猛擊了一下。想到自己當下還在被板部侵犯。而板部自然不想放過機會。

  「哈哈哈,太太。忘了我正在幹你嗎。哈哈哈,想代替雅子的話,先給我爽到洩出來。唔呀,哈呀……」

  江美子突然的搖擺柳腰。江美子的身體顫抖著反抗。

  「不、不要、停手。」

  被板部突然加劇的動作,江美子被幹得狼狽不堪。「停手,雅子、我要守護雅子……不要,停呀。」

  激烈的叫著,用憎怒的眼睨視著板部。讓凶殘的板部一瞬間停了一下。

  江美子這時轉向林道。

  「求求你,放了雅子吧……讓,讓江美子來作你的對手,等、只要等一等。」

  可憐的哀願請求。

  但是林卻冷酷無情。笑吟吟的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太太,要我等。可是,我正在爽呀……但是,如果太太現在有空。我也可以不抱這位小姐的。」

  「怎、怎可以的……」

  江美子哀叫。

  林現在雖然這樣說。但,江美子雖然有滿足林欲望的方法。江美子雖然知道。可是江美子實在說不出口呀。

  呀呀,怎辦……這樣下去的話,雅子……怎算好,呀呀,不,太可怕了……。

  不過現在並不是有余裕去想的時候。林正腰肢努力的貫入雅子體內。

  「呀呀,呀呀,姐姐。」

  聽到雅子悲痛的泣叫聲時,江美子下決心了。

  「等等,江美子、江美子……用屁眼做你的對手……」

  江美子悲哀的痛下決心。要救出雅子,只有把男人的欲望引向自身。

  在伊川之前讓二個男人同時,這樣想,讓她屈辱得把牙咬至格格作響。

  「好呀,太太的屁股,呼呼呼,肛門性交……好久沒試過的樂趣了。」

  好不容易站起的林。讓伊川驚呆了。

  「什麼,一個女人同時被二個男人幹……太、太憑了。好想看呀。

  伊川臉上盡現興奮之色。使得他刺激到臉上充血變紅。

  「呼呼呼,前面的洞加上屁股的穴同時使用。這樣的機會不多呀。呼呼呼,伊川先生,保証不會讓你失望的。」

  張笑著說。言畢,那一根怒立而起的他通過對方面前。

  「接下來,太太。要準備歡迎林君幹妳的屁眼了,呼呼呼。」

  板部抱起江美子,仍由貫通著她,讓江美子靠向自己的身體。把如水煮蛋的白嫩雙臀向林的方向突出。

  「求求你,用江美子的屁股……用江美子的屁股穴作對手。快點……」

  為了對雅子的關必,江美子拚死的叫出來。

  連林也大嚇了一跳。想不到江美子會有如此覺悟。為了雅子不被侵犯,毫不害怕。

  「呼呼呼,去了,太太。」

  林說完,從江美子背後插入,肉棒朝向江美子的臀肉,一口氣突入。

  「嘩呀……哈呀、呀呀。」

  江美子哀鳴。

  她前後的粘膜同時被林與板部在幹著。這驚人的觸感讓江美子像俎板上的魚在掙扎。

  「呀、呀呀……呀呀呀、呀……」

  二名男人從前後同時貫入,幹得江美子狂亂的悶叫。

  好不容易能幹到江美子,林與板部合拍的前後互動。

  「呀呀、呀哦哦哦……哈呀、呀呀、死了、江美子、死了……呀呀……」

  江美子泣叫。承受女人難以忍受的污辱。被板部與林,包夾著豐潤的女體。

  但是,這時,女人的性本能確實在萌芽。江美子在泣叫的同時,官能在疼痛之外開始感到快感。拚命咬緊牙齦。遂漸被捲入官能的快感漩渦之中沉下去。

  在江美子的眼瞳之中,今次出現的是稻葉侵犯雅子的姿態。林拉起江美子的同髮,讓她看著雅子的方向。

  「太太,看呀。呼呼呼,稻葉在做什麼,妳明白的吧。」

  「停、停手……呀呀、唔呀……別對雅子出手,呀呀,呀嘩嘩……」

  江美子進入狂亂的狀態,泣叫不絕。「呼呼呼,不行呀。雖然太太那樣說。但妳前和後的小穴都填滿了。呼呼呼……還有那裡能給人幹呢。」

  抱著雅子,稻葉像先前的林一樣說。

「太太,要不侵犯雅子也可以。只要妳做對手滿足稻葉,呼呼呼……再被男人摧殘多一次。

  板部激烈的動腰,在江美子的耳邊小聲的道。叫她如何讓三名男人同時插入。

  但是,被捲進官能旋渦中的江美子,現在已沒有思考的閒裕。只能悶騷的扭動身體。

  「呀呀呀呀……江美子,江美子的口……還餘下來呢,哦哦哦,呀呀……用口,用我的口做對手。」

  被板部所迫,只能用口來應付了。

  稻葉淫笑著走向江美子的頭。

  「哈哈哈,別開心到咬到呀,太太。」

  拉著江美子的滿頭黑髮向腰間,緩緩套入唇中。

  「唔呀呀、唔呀呀……唔呀……」

  口內含得滿滿的是稻葉那一根,江美子陷入狂亂的狀態。

  女人的最深奧處,然後是肛門,繼而是口,被男人把女體所有的穴都填滿。那樣可憐勃勃的江美子的姿態。時被三個男人侵犯的江美子……伊前看著眼前的光景,不能置信到茫然的境地。江美子簡直把他的眼都吸了出來。

  那樣的伊川對張道。

  「呼呼呼,那樣的話,我就讓雅子的身體好好滿足我。」

  笑著向雅子展開襲擊。

  而被三名男人包圍的江美子,只能悶身扭動,看著眼前的光景。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