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人妻妊娠曲3上

Reader
本文:2024-05-12T01:36:24
  在不流通的的環境之中,地下室的空氣間卻漂滿淫靡的氣息。在這之中,江美子雪白的裸身被雙手被反綁於後站立著。地下室內,江美子的肌膚更顯白亮,在電燈炮的照射下江美子的曲線,淒艷美麗。伊川和張等視線,都被江美子那妖異的美肌所吸引,而無法抽離,熱焗和沉悶的氣息支配著這裡。伊川的那一根還在等江美子說出屈服的言詞才行動。

  「點早說吧,太太。」

  得張授示的板部打破沉默,用混濁的聲音道。江美子則以一副絕望之色,咬住下唇,低垂著頭。但是不管怎樣,還是感到那些野獸般的男人叫她刺痛的視線。

  而單是看到叫她憎惡的伊川那一根,想到要可悲且羞恥的將身體給他抱,來補償打傷他的代價……。想到這,江美子差點嚇到腳軟。

  對於林吩咐她要說出的恥辱這詞。江美子實在屈辱到近乎瘋狂,怎也說不出口。

  「好了,太太。還不開始的話,就要用姦雅子來代替了。」

  板部看著江美子美麗的容顏道。而沒有看板部的表情。男人們都著眼於她臉上的悽怨之色。

  江美子悲痛已極。

  「呀、呀呀……」

  無處可以哭訴的她,向著天花板發出呻吟聲,接著移向了伊川。

  「伊、伊川先生,江美子、請饒了江美子……不會再第二次粗暴胡來的。我心想著那一根呀……不能忍耐了。」

  蚊蚋般的低語著。

  伊川毫不厭惡的在淫笑。雖然頭上還在刺痛難受,但看到眼前妖艷美麗的江美子,就什麼痛也忘了。

  「呵,我的那一根就在這裡,太太。呼呼呼,真的想要我那一根嗎。」

  伊川故意作弄道。

  真的會喜歡伊川那一根嗎。鞭打江美子,弄得她哭叫得亂七八糟的伊川。很明顯可以看出,這是江美子被林所迫而說出的言詞,而江美子死都不願說的話就是這句嗎﹖應該不止如此吧。

  「怎樣呀,太太。」

  再一次板部對江美子道。

  江美子理所當然的再次被淫辱,板部的手毫不客氣。非要迫到她開口說話不可。才不管江美子自身有多討厭伊川。

  「還是姦雅子好嗎。」

  板部迫視著再次被他弄至悲痛欲的江美子面容。她把面頰轉向伊川,下決心的道。

  「江美子、江美子、請看著不知羞恥的我……好好的看著……江美子的大屁股……」

  被羞恥和屈辱弄到面頰全紅,江美子恨得想吐血的道。江美子全身屈辱得發震。

  「呵,屁股的洞……呼呼呼,太太的屁股洞還真的是最可恥的地方呀。

  金色眼鏡的下面,伊川的眼閃著光。

  感到蟲行蟻咬般的厭惡感,江美子向殘酷的命運屈服,緊咬著雙唇把屁股轉向伊川,江美子如新剝水煮蛋的白艷雙臀,豐滿性感,吸引著伊川的眼光。她就只能任由伊川可惡的從背後細看,無人能救她。

  但是,雙臀好像感到伊川的淫邪視線一樣。江美子覺得屁股好像有什麼進入一樣,羞得閉上眼。

  而對那樣的江美子。

  「伊川先生的傷還沒好。這樣看屁股的姿勢不好。擺過更易看的姿勢給先生欣賞吧,太太。」

  板部對著江美子的雙臀道。

  「呀、呀呀……對、對不起。」

  江美子怨恨的睨視著板部,為難的依言把左右腳站得更開。在男人們的圍觀之下,江美子雙腿分開。下體隨意供人欣賞。而看著那對美腿,還有可恥的姿勢,男人們的眼睛簡直移不開。叫江美子大感狼狽。

  「再識趣一點的好。難道不會用腦子想的嗎。」

  板部怒鳴,擺動著江美子的腳。讓她雙腿盡量打開,整個人前傾,雙臀高高翹突起在伊川眼前。在這之前,江美子的肛門清晰可見的出現在伊川眼前。那是最叫女人難堪的姿勢。

  呀呀,好羞恥……還不如死了好。伊川和這理可惡的男人都在看……呀呀,雅子,為了保護妳不落在伊川和這班男人手中……呀呀,我好可悲……。

  「呼呼呼,也好吧,試試幹女人的屁股洞……呼呼呼,那、再哭大聲點呀。」

  「呀、呀呀……哈呀、哈呀、那樣的殘忍,好過份呀。」

  羞恥得悲傷流淚,江美子一臉羞怯。現在,要讓自己的肛門給伊川幹,江美子感到無盡的羞恥與屈辱。

  「這還不止呢,太太。呼呼呼,那樣子的……美女,我非弄得妳放聲大哭不可。」

  而且就這樣,伊川的手指抵在江美子的背後,直往屁股上去。

  「呀、呀、呀……別、別。」

  再一次的江美子全身扭動悲鳴。江美子的身體若非板部支撐,早已不支的倒地。而江美子的雙腳可說是乏力難支。若非為了妹妹雅子,她已軟癱至站不住。

  「呼呼呼,太太的屁股洞……好柔軟呀。把手指緊夾著,拔不出來,真的好爽。

  終於大感滿足的伊川,淫笑住。

  江美子難耐的閉上眼,哈呀哈呀的喘息著。而抱著江美子的上半身支撐她的板部,微聲低語。

  「太太,要好好的表現呀。伊川先生對美女可是很殘忍的。呼呼呼,不知會被糟蹋成怎樣了。」

  耳邊板部的耳語,讓江美子濡濕的瞳孔猛的睜開。

  「太太,還有什麼想說呀。盡量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呀,哈哈哈。」

  板部持續在江美子的耳邊若無其事的低語。

  江美子豐滿動人的胴體,抱在手上真的彈力十足。一瞬間,眼中燃起憎恨之火,江美子抬首睨視著板部。

  「什麼呀,那樣的面孔,再反抗的話可不會對雅子客氣的。還會把太太的丈夫也一起叫來。」

  「不要,等等……我說就是了,雅子、請別對雅子出手。」

  江美子閉目哀語。而她的的下唇都快要咬得出血了。

  「呼呼呼,說呀,太太。」

  板部笑住道。

  江美子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而且受不住終於哭起來。

  「呀呀……伊川先生。江美子心想著你那一根。所以……江美子、江美子羞恥的屁股洞……幹江美子可恥的屁股洞……好想你幹呀……」

  被強迫說出這種話。江美子全身好像火熱一樣。伊川崩緊的容顏變為邪笑。

  「呼呼呼,那麼不知羞恥的請求呀,太太。真的那麼想我嗎。」

  「呀、呀呀……」

  江美子赤紅著臉回頭看。

  說不出口……怎樣的女人都說不出口的話。那個板部,竟迫使江美子說出來。

  「呀呀……伊川先生,拜託你。江美子、江美子的屁股……呀呀,說不出,說不出呀,不、不要。」

  不要不要的激動大叫,江美子開始哭泣。

  板部面無表情拉著江美子的頭髮。握在手中的髮絲真是小見的幼嫩呀。雖然不明白為何江美子特別討厭伊川。但是板部根本不在乎這一點。

  「好嗎,不叫的話。沒辦法了,只好由雅子代替。雅子好可憐呀,被伊川先生姦的話,可能會發瘋吧,呼呼呼。」

  「呀呀呀……等等,只有這不行。」

  江美子以如在惡夢中的聲音慘叫道。

  「伊川先生,江美子的屁股……等著打開呢……」

  「屁股的小穴嗎。太太,說清楚一點。」

  「……是,是的……江美子的屁眼想被打開呀……」

  「蠢才,該說妳忍不著想人看,請打開呀……這也不懂。」

  讓江美子幾乎要羞暈,板部怒鳴。感受到奇恥大辱的江美子,身體顫抖著,讓握著她手的板部得以知道。

  「江、江美子的屁眼……好想被看呀,忍不住想請你打開。拜託……伊川先生,請拿起肛門擴張器……」

  說畢的江美子,激動得嗚咽哭泣。感到近乎瘋狂的羞恥與屈辱。

  讓自己感到像被蟲在皮膚上走過的男人,伊川要打開自己的排洩器官……。她本身,可是死也不願受辱於伊川眼前的。單是想到肛門擴張器就夠恐怖了……江美子感到流過心臟的血液,好像全都被冰冷掉。

  「呼呼呼,好可愛的發言不是嗎,太太。我對想讓我看屁股洞的女人,呼呼呼……那麼想的話,我就好好看看吧﹗」

  泛著不可思義光芒的肛門擴張器,看到板部的笑容。這一刻,林推著輪椅(漢字是[車椅子])來到江美子身前,把她的腳綑上去。

  「呼呼呼,為免太太粗暴,所以小心一點。在伊川先生面前,太太好像特別會覺得羞恥的。」

  腳部被綁得緊緊的,江美子的肛門,即將受到蹂躪。

  「呼呼呼,多謝心意了。好,不多說了,太太。」

  讓江美子上半身倒向自己的板部抱著她道。

  江美子的身體恐懼至為之僵堅。

  「伊川先生……用肛、肛門擴張器插江美子的屁股洞吧……插呀……」

  喘息著的江美子,全身發紅,面容激動。

  伊川臉上浮出殘忍的笑容,手拿肛門擴張器,朝江美子像菊蕾的肛門突入。

  「哈呀、呀……別太粗暴。」

  尖聲在悲鳴,江美子的雙臀猛搖,全身痙攣。

  「呼呼呼,還不行啦,才剛入呀……」

  伊川有趣的笑著,沒有拔出反而更加深入進去。

  「呀呀啊、啊……好殘忍。」

  殘忍的伊川凌辱得江美子全身猛搖。

  「呀呀、呀呀……哈、哈呀,已填滿了。」

  「呼呼呼,用醫療器具來姦女人。感覺真爽……呼呼呼,填得滿滿的呢﹗太太。」

  板部看著手腕中悶騷姿態的江美子在淫笑,伊川則拿著像鵜鶘口的肛門擴張器的底部,前端已盡數埋進去了。

  「呀、呀……伊川先生。求求你,江美子的……打開江美子的屁股洞吧﹗」

  江美子哭著被迫說出這種話。

  而伊川則應江美子要求,手握肛門擴張器的他開始打開江美子的肛門。

  「哈呀,呀呀……唔。」

  女性痛不欲生的尖叫,自江美子的口中吐出。那樣的叫聲,是因為肛門擴張器無情的張開。伊川對著江美子的肛門,果然半點都不留情。

  「呼呼呼……還可以再開。太太,只是再開的話就有點勉強了。」

  在江美子泣叫的同時,伊川幾乎將肛門擴張器開到極限。江美子的肛門,差點就要裂開了。而這伊川,即然會將之撕裂,還會再開到盡嗎。

  「哈呀、哈呀……已經,不行,要裂了。」

  江美子痛哭流涕。

  白壁無瑕的肌膚像被燒紅一樣,全身好像噴上油一樣,滑滑溜溜。而這火熱的情慾,也讓張、林和稻葉感受到。

  伊川雖然明知再打開江美子的肛門實在太勉強,可是他會開滿嗎。稻葉不由得那樣想。

  (麻煩呀。再打開的話,太太的肛門可受不住呀……不過女體的忍耐力還真強。這也受得住……)

  雖然那樣想,但二人本性是同樣殘忍的。

  就這樣由肛門進入,恐怕真的會弄到裂開吧。想像著的同時誰的眼睛都沒法從江美子的肛門上移開。

3.

  醉心於排洩器官的伊川,無情的把江美子的肛門張開到極限。

  伊川眼中充血,呼吸急促。終於第一眼看到此女的肛門內了。這個他早希望得之而後快的美麗人妻江美子。

  「呼呼呼,太太。我好好看看妳的奧秘吧﹗生得不錯呀。呼呼呼……若是插入這屁股洞會有何感覺呢,太太。」

  「呀呀……求求你,快要裂開了,一點兒、放鬆一點兒吧……拜託嘛,伊川先生,行嗎……」

  肛門快要被撕裂的痛苦,讓江美子大叫的喘息著說。

  嘴唇張大,忍耐著在大口大口呼吸。滿溢的痛苦,讓江美子的整個屁股肉都充血痙攣。

  「太太,告訴先生有何感受吧﹗」

  板部,握著江美子的頭髮向伊川獻媚。

  「唔,辛苦呀……」

  江美子慘痛的道,其聲小至幾不可聞,雙眼濡濕欲哭。

  「呀呀……好羞恥。江美子也要羞死了……求求你們。伊川先生,少少的放鬆一下吧。」

  江美子飲泣著哀求,可伊川卻只是笑。

  「好羞恥嗎,呼呼……但是,更羞恥的接下來才開始呀,太太。」

  執拗的繼續擴張著肛門。

  這時伊川從林手上接過一樣東西。那是一個盛滿甘油,內裡黏糊糊的藥壺。伊川看著這藥壺知道必定,別有深意的。

  果然如所料的一樣。內中竟裝了數條蚯蚓。

  看著眼前淚眼汪汪的江美子,眉間中的那份幽怨,裝載藥壺內的蚯蚓,讓他全身走過一道激電。在男人的本能驅使下,他立時頓悟了。

  「好了,太太。現在開始才是正場。妳親指教道先生應如何做。」

  板部在江美子耳邊囁嚅道。

  江美子死命的瞪了他一眼,雪白的貝齒咬至格格作響,以帶哭的哀聲道:「……伊川先生。那、那個藥壺……中的蚯、蚯蚓,江美子的……江美子的屁股想要牠們。」

  全身顫抖個不停,說著她的心性所不能忍受的淫行。

  「呼呼呼,要把藥壺內的蚯蚓放到太太的屁股內嗎,呼呼呼……那可真有趣呀。」

  「伊川先生,那個藥壺已經裝滿甘油。先用湯匙盛一點來塗才有趣。」

  張走前笑道。對江美子浣腸過不知多少次的張精心計算著。

  「呼呼呼,用藥壺內的蚯蚓內浣腸,真的是別有風味呀。這可是為伊川先生特意準備的。」

  「很厲害的長官。女人們都會哭著覺悟的。呼呼呼。」

  伊川與張相對而笑。

  伊川先用湯匙緩慢的放進藥壺之中。邊看邊攪動。旦見內裡數不清的蚯蚓,還散發著甘油奇怪的氣味。

  準備好的伊川用湯匙盛載著甘油。

  「呼呼呼,太太,開始了。儘管好好的哭過夠吧。」

  伊川說完。

  「哈呀、哈呀,呀呀、呀呀呀……」

  悲泣聲從江美子唇中吐出。

  不是覺悟了,是實在忍耐不了這觸感。從無情打開的肛門擴張器內,湯匙伸進去,把甘油倒在裡面。伊川興奮的第二、第三湯匙的盛滿之,再看著甘油緩緩流進去。

  「呀呀呀、呀呀、不、不要、怎可以……不、不……」

  江美子激烈的掙扎,雙臀擺動想要逃過湯匙,可是被縛加上肛門被擴張器弄到極大。江美子只能一臉快瘋了的神色在發抖。

  「呼呼呼,好敏感呀,太太。太太的屁股好喜歡甘油嘛……呼呼呼。」

  「呀、呀呀、嘩呀呀……不、輕點、輕點呀,別再來了。」

  江美子泣叫。只求能輕一點。在甘油的折磨下,叫伊川對之大感滿意。

  「怎麼能放輕點呢,太太。呼呼呼……才那麼一點兒刺激。還有很多蚯蚓等著款待妳呢。」

  伊川,哼哼的冷笑,夾起一條沾滿甘油的蚯蚓。

  「不、不要……呀、呀、呀呀呀……哈呀、哈呀……」

  蚯蚓鑽入的感觸,叫江美子的腰像水蛇一樣的舞動,讓她大聲泣叫。一條,又一條的蚯蚓相繼鑽入。還有多少條蚯蚓要放進去呀,伊川這男人忘我的不斷讓蚯蚓鑽入,只顧令江美子狂亂。

  受到甘油的影響,蚯蚓很輕易的就鑽入進去,在腸中的蚯蚓……遭到那樣的官能刺激,快樂之火狂燃起來。

  「呀呀、哈呀、不、哦哦。」

  「呼呼呼,還有還有。還差一條未放進去呢。

  再一條蚯蚓被放進去之後,伊川的工作才告結束,蚯蚓們在腸內不斷轉竄。

  「唔呀、呀、呀呀……已經、忍不了啦……不、不要、呀呀。」

  江美子妖媚悶騷的身體,引來了林與稻葉他們的手,在江美子的身體上遊走。乳房、腿的內側、背部都被塗滿甘油不絕在揉搓撫弄。

  「哈呀、呀……不行、過份……哈呀、畜生。」

  「呼呼呼,說不要未免太早了,真的放不下去了嗎,太太。但蚯蚓腳一條都沒餘下了。」

  伊川,看著被最後一條鑽入後肛門,激烈的在悶身扭動的江美子。然後將肛門擴張器抽出。然後在江美子的肛門就只餘下一條蚯蚓尾。

  但,這可不是對肛門的凌虐就此結束。伊川拿著巨大的真空式浣腸空,將之注滿甘油。

  「哦哦哦、呀、呀呀……不能浣腸、再入不了的。」

  江美子泣叫不已,可伊川已興奮的準備好,一下就插入進去。

  濃郁的甘油被注入,讓江美子陷入狂亂狀態的悲泣。被灌得滿滿的腸內,感到已經達到忍耐的極限。「哈呀,饒……別、別入了、哈呀、哈呀。」

  女性悲哀的尖叫。
cpicljm 2007-7-30 12:21 AM

4.

  「好了,太太。今次有什麼要對先生說的。」

  解開腳上繩子的板部道。但是反綁的手腳並未解開。

  江美子滿臉都是苦痛的表情,聽板部的話來到伊川的輪椅之前。「拜託讓我去洗手間……呀呀,好辛苦。」

  江美子滿臉愁苦之容,大口的喘息著說。

  排山倒海的便意,急湧而上。體內的蚯蚓,更是轉動得江美子的肛門在痙攣,真是再也受不住了。

  「呀呀,呀……洗手間……求求你、已經、已經忍耐不了。」

  江美子狼狽的悲鳴,腰肢左右搖擺不絕。而且,蚯蚓們還在暴動。

  「哈哈哈,想答應的話。就讓先生的那一根放進去,太太。」

  猛抓著江美子的頭髮,板部笑著將她推到伊川面前。

  「……伊川先生,饒了江美子吧……絕不敢二度有所違逆的。江美子……一定會做個讓伊川先生進入的可愛好女人。」

  雖然江美子的眼瞳中帶著決心那樣說。但是不用說理由的,她厭惡伊川這男人到混身像有蟲行過那麼難受。

  「求求你,放我去洗手間……已經再忍耐不了……快一點。」

  「哈哈哈,再忍耐一點吧,太太。得要先讓先生插入,保持現在的感覺做才是好服務呀。」

  板部將江美子的面押向在輪椅上的伊川。

  什麼服務﹖……江美子疑惑。

  但是,沒有回答。伊川拉開西褲讓黑色的肉塊飛出來。江美子反射的想要迴避,但卻被板部押著臉貼著。

  「哈哈哈,別生事呀,太太。先生被太太弄得,還沒恢復元氣。現在就請太太讓它精神起來。

  江美子的臉就對著伊川西褲的拉鏈開口。

  江美子很狼狽。但是卻無話可說,對手是江美子哭叫著不願意屈從的男人。可便意已到極限,再也無法忍耐,想從這苦痛中逃出,唯有照這些男人們的話去做。

  伊川實在極之變態。竟然在那裡鑲珠。而且黑色的肉蟲發放異臭,叫江美子噁心得想吐。

  江美子美麗的容顏,露骨的流露出嫌惡之色,開是,還是張嘴把伊川的東西含進口中。

  「太太,別咬呀。要讓它感到舒服。」

  把江美子的頭押在伊川身上的板部道。

  「唔唔呀、唔呀……咕咕。」

  口中含著的東西,讓江美子口不能言。還有強烈的異臭。

  在活動之間口中伊川的那一根,遂漸變大。把口腔填滿。

  江美子被把板部強迫替伊川含弄那一根,只能傷心的悲泣。

  「呵,哭出來還有何氣氛。那麼想被操嗎。」

  板部怒鳴。而之後怒鳴聲之中,右手抓著江美子雙臀,更揉弄她的肛門。板部的手指甚至觸到內裡的蚯蚓了。

  「唔、唔、唔、呀呀……」

  不要,會出來的……江美子說不出這句話。只能痛苦的呻吟,在困難的呼吸之中,從鼻孔唔唔的發出聲音。

  「太太,再忍耐一下吧。在出來之前,我會滿足妳的。」

  伊川簡直全身融入快感之中。

  「唔呀、啊啊……唔。」

  「爽呀……這個。太太在吞吐我那一根。我都快要射了。」

  伊川浮起腰叫道。

  受不了啦……。那樣想的同時,伊川在江美子的口中噴出。白色的液體從江美子唇中滿溢滲出。

  「嗚……,不容易呀,太太。讓我都爽得忘了痛,呼呼呼。」

  伊川滿足的笑。

  說完之後,還可看到江美子唇邊白色的汁液在流下。

  「唔呀、唔。」

  江美子狼狽的呻吟。焦急的便意還在折磨她。

  「求求你,快點、快點……已忍不了。呀呀,救我。」

  江美子慌亂的悲鳴。

  「救救我……呼呼呼,滿瀉了嗎。太太,我來幫你好嗎。」

  板部笑著拉起江美子,讓她站到長所在的玻璃机(茶机類的東西)上。作出一個要使用和式便器的姿勢。在雙腿之間有個便器形的洞,在下面安放了便器。

  「呼呼呼,先生。這女人的排泄請好好的鑑賞,由這特製机的下面。由下看上抑觀,真夠壯觀的。有請,先生。」

  板部輕握伊川的手請他鑽入玻璃的下面。

  「怎可以……那樣的事,過份,太過份了。」

  江美子感到戰慄。男人們的面孔就江美子一玻璃之隔的下面,他們由下向上仰觀。

  「何來過份。快點讓先生觀賞。給我快點排泄出來。」

  板部拍打江美子的雙臀,聲音粗暴的道。

  但是,面對在下面看著自己的伊川雙眼,江美子真的不行。

  「不、不行、這樣不行的、不行。呀呀,饒了我。」

  像發惡夢的站著。雙肩被板部押著。

  「還在說什麼呀,太太。真的要發怒了。」

  這時。算好時間的稻葉拉著雅子回來。依舊一絲不掛的裸身,雙手被從後反綁的雅子。

  雅子看著站在奇妙的玻璃机上的江美子,以如在夢中不能置信的聲音道。

  「呀呀,姐姐。」

  那聲音轉瞬變成哭聲。

  被雅子一叫的江美子,渾身一震。

  「雅子、雅子呀。」

  容顏蒼白的江美子叫道。

  「姐姐、姐姐。」

  雅子泣叫著走向江美子。而稻葉由後面抱著雅子。雅子最終只能走到姐姐的江美子面前。在恐怖的男人們包圍之後,與雅子就如同在地獄中相逢。現在,不管江美子的狀態,她只想走近。

  「約定、和約定的不同,為何又讓雅子回來……」

  「呼呼呼,這全是太太不好呀。」

  「怎、怎可以……是江美子,江美子不好。決、決不會再抗拒的了……所以別對雅子出手,拜託,別讓雅子留在這裡。」

  江美子向板部哀求。

  要由這班男人的毒牙之中拯救雅子,不管受到伊川這班男人如何對待也不在意了。江美子拚命的哀求。而她已哭出聲音了。

  「求求你,只要放過雅子……由江美子代替做什麼都可以的。」

  「呼呼呼,為了要妳別第二次忘記。就讓雅子待在這裡吧。」

  「怎可以的……」

  江美此除此之外,再說不出別的話了。而且不容反抗的,板部的聲音響起。

  「明白吧。那就在先生面前洩出來。讓妹妹也一起看。可以吧,太太。」

  執意如此的板部道。

  江美子當然不願意,讓雅子看著自己排洩的姿態。

  可是稻葉已經把雅子拉推到玻璃机的下方。

5.

  無論以任何理由都好,妹妹的雅子就在這裡。要讓她看到姐姐的排洩姿態。

  「拜託,別把雅子帶來……怎樣都好。千萬不能讓雅子看到這種姿態的,拜託……」

  江美子再一度哀求。但是板部只是無情的拉著江美子的頭髮。]

  「又再這樣說。可不能保証那邊小可愛的雅子她安全了。」

  向稻葉看了一眼。隨即稻葉就可江美子身下的雅子胴體動手。旋即讓雅子口中悲痛的鳴叫出來。

  「呀、停、停手呀……哈呀、姐姐、救我、呀呀……」

  女人最奧秘之處被襲,還未成熟的乳在抖震,雅子器叫。張和林也繼之而侵襲向雅子的身體。被男人們包圍的雅子,就如被土狼撲襲的小羊一樣。雅子就如未熟的青澀果實一樣,慘遭無情的採擇。

  「等等,拜託。我什麼都照做。所以,別對雅子出手。停手呀。」

  江美子像在惡夢中哀叫,看著伊川的面喘息。

  「伊、伊川先生、江美子、江美子、再也忍耐不了……所、所以請看著我排泄……」

  不是被命令的說話出自江美子口中。聽到這番話,讓男人們停止了向雅子出手。雅子則羞恥的在抽抽答答哭過不停。

  「好嘛,把臉再靠近點來看……貼到玻璃上吧……再近一點看也可以的……」

  江美子的聲音發抖。不只聲音,連乳房、大腿以至江美子的身體都在震。

  「呼呼呼,排泄。我就貼近點好好看,慢慢欣賞吧,太太。」

  伊川的面靠到玻璃的正下方。對這近至不能再近的地方看,江美子全身顫抖不已。

  為了雅子,面對伊川寧死不屈的江美子,如今得忍耐這伊川。只為了守護著雅子。

  男人們交叉注目而來的視線叫她刺痛。

  「……伊川先生……好呀,好好看……好好看著江美子。」

  江美子哭著在泣叫。聽著自己的話叫她痛不慾生。

  「呀呀,好呀,太太。呼呼呼,會怎樣出來呢,太有樂趣了。」

  雙眼興奮到沖血的伊川道。

  這時。對慘遭擺佈的江美子姐,雅子泣叫道。「姐姐。」

  江美子姊要被迫浣腸後排泄出來……。雅子覺得實在是超現實的恐怖。

  「不要、不可以的。姐姐,放過姐姐。」

  雅子淚流滿面的哀叫。

  聽到雅子的聲音,江美子的身體一下抖震。

  「不行,雅子妳別看,不要看姐姐。」

  被伊川和這班男人看到,已經叫她可恥到無以復加。

  「求求你們,別對姐姐做這麼過份的事。」

  「雅子,不可以,別看,不要看為姊。」

  江美子以吐血的聲音叫。但是林只覺得有趣。

  「哈哈哈,小姐,看嘛。看著上方的姐姐洩出來。姐妹之間應該親密無間的。」

  甚至還用手強行迫使雅子的臉孔貼近江美子方向。

  在玻璃的上方,板部又再向江美子的耳邊囁嚅說話。一直搖首叫著不的江美子,再一次聽著板部的話。

  「呀呀……江美子,已不行了……」

  向著天花板悲哀的呻吟。

  「雅子……求求妳,看著姐姐吧,好想妳好好的看……」

  喘息著的聲音向雅子道。

  抽泣中的雅子驚訝的看著江美子。姐姐不可能說出這種話。雅子,知道姐姐都是為了守護自己,只能被迫說出這等無恥的話。

  「姐姐,不要這樣的……不、不可以。姐姐別屈從。」

  「怎、怎樣也不要緊的雅子。姐姐……想達成大家的原望……現在好好看著可恥的我……所以,想雅子妳看著呀……」

  壓仰悲傷的演出。不能泣叫出來,反得要強裝平靜順從板部的說話。

  「姐姐……」

  雖然沒說出口,但明白其哀痛的雅子,崩潰的哀哭。

  「小雅子、求求妳、快點、快點看著姐姐……已、己忍耐不了,快點看呀……呀、呀呀、伊川先生、洩、我要洩出來了。」

  江美子高亢的叫。她的肛門自然的痙攣起來。強烈的便意,已再非江美子的意志能壓抑。

  「呀、呀呀呀……」

  難以想像的哀叫聲,向著伊川的方向叫出。讓男人們騷動興奮。

  「厲、厲害呀……呼呼呼,看著美人脫糞。哦哦,有趣,快洩。」

  極為難得的,可以看到江美子這女人洩出來,伊川目光灼灼的緊盯不放。

  由下面看實在太有迫力。江美子的肛門一次次痙攣後張口,把沾滿甘油的蚯蚓洩出來。江美子的雙臀肉感的抖震,女體發出痛不慾生的悲鳴。

  「哦哦,還有蚯蚓……呼呼呼,從女體中生出蚯蚓。」

  看到蚯蚓被洩出來,伊川興奮的叫。由女人的肛門中鑽出的蚯蚓……超快感呀,伊川興奮不已。想不到女人排泄會有如此嬌異的美感。忘了傷痛,伊川混然忘我的看著江美子被迫洩出來。

  「呀、呀呀、呀呀呀……」

  江美子的哀鳴持續。更多的蚯蚓滑落。斷斷續續的排洩依然持續。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