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自以為的獨立

天劫紫錦囊
本文:2024-05-11T16:33:31
我自以為的獨立
有一天,我準備去朋友家寫作業。穿過我家前面的市場,她家就在對面那棟大廈。她有很多玩具和娃娃,一想到我們可以一起寫作業、玩玩具,我就開心得不得了。正當我雀躍地要走出市場,一名中年男子瞬間摟住我的肩膀,還用一把小刀抵著我的腰,要我安靜地跟他走。我很慌張,猶豫著該不該向市場裡認識的阿姨求救,或是掙脫他逃到市場裡,但最後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乖乖地跟他走。他拉著我往回頭路走,然後把我帶到我家附近一個樹林茂密的空地。他要我不准動,緊接著,他倉促地鬆開褲頭的皮帶。說時遲,那時快,我趁他一鬆手立刻飛也似地奔向距離十公尺不遠處的家。
我衝向母親,精神未定地哭訴著:「媽媽,有個奇怪的阿伯,他⋯⋯」
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剛剛的狀況,說話語無倫次,當時的我才國小二年級。
「我不是叫妳不要在外面亂跑嗎?」母親正為家中的工作忙得不可開交,只是兇狠地罵了我一句。我頓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便獨自回到房間哭,怪自己亂跑才會遇到壞人。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祕密,但長大後我才發現其實很多女性也遭受過類似的經驗。
照母親的說法,因為我到處亂跑才會遇到壞人,所以一切都是我自找的,錯在於我。在這個明明沒犯錯,卻硬被說成罪人的世界裡,還有什麼是我可以信任跟依靠的呢?在這個家,父親只知道工作,母親一天到晚忙碌,沒有人管我,所以我不能出任何差錯,什麼事都得自己來。我變成了不需要父母操心的乖女兒,但實際上是因為我心裡不相信任何人。
我的獨立只是一種假象,我不喜歡麻煩別人,別人插手干涉我的事也會讓我很有壓力。我變得很難跟人交心,但我從來不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什麼問題,因為我總是好好的不給人添麻煩。但是後來我才知道,我不是獨立,而是「孤立」。
真正獨立的人,能夠與他人健康交流,並且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幫助他人,必要時也懂得向外求助,人際關係是健全穩固的。這就像一間房子,有大小恰到好處的門窗,平時可以看看窗外發生的事,偶爾跟鄰居聊天、互相拜訪。到了晚上或颳風下雨的日子,則關上門窗,安全地待在家裡。真正健康的獨立,應該是尊重自己的私人空間,同時也關心周遭、與外界保持互動。然而孤立的人就像獨自住在一間沒有門窗的房子裡,充滿了警戒心,彷彿屋外只有虎視眈眈的敵人,光是保護自己的安全就已經分身乏術。
學習諮商後,我發現自己並不獨立,而是有迴避型人格障礙(Avoidant Personality Disorder)。迴避型人格障礙者為了不讓自己受傷害而選擇孤立,他們不喜歡被拒絕、被批評,也不喜歡處理問題或捲入紛爭,所以他們會選擇逃避,或是不主動扛責任。迴避型人格本質上充滿了恐懼和焦慮,但是仍然會盡心盡力做好被交付的任務,所以通常不被當作嚴重的問題。
過去,每當遇到與我不太合拍的人,我總是在內心築起一道牆,絕不對他們敞開心扉。相反地,即使是我再怎麼喜歡的人,對方要離開我也從不挽留。我會事先排除所有人際關係中可能出現的不適、失敗、拒絕的情況。像我這樣具有迴避傾向的人,或許能夠安然過著一個人的生活,但內在肯定還不夠成熟。因為只有透過從錯誤和失敗中不斷學習和調整,人才會逐漸變得成熟,而且這個過程只有透過與外界互動才能夠經歷。具有迴避傾向的人,由於過於害怕挑戰、失敗和被拒絕,因此選擇將自己孤立起來。從表面上看,我是一個獨立且負責任的人,但實際上我在內心建立了一道城牆,以保護自己免受任何傷害。
面對問題,解決的第一步就是承認問題並且面對。我的獨立與對他人的過度討好,背後隱藏著被人肯定的渴望,以及對外界的不信任。這種心理矛盾阻礙我成長,讓我無法變得成熟。我必須鼓起勇氣摘下乖孩子的面具,走出自己的城堡。解鈴還須繫鈴人,關係帶來的創傷就由關係來修復。只有真正去做,我才會明白展現真實的自我其實沒那麼嚴重,犯錯或失敗也沒那麼丟臉。當我真正勇敢嘗試與碰撞之後,我發現這個世界上支持我、鼓勵我的人,遠多於批評我的人。只有親自去體驗過,才能醫治心靈的創傷。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