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人妻妊娠曲2下

Reader
本文:2024-05-10T23:18:12
  江美子形狀美好的乳房,還在抖動痙攣著。剛才被電流貫入,讓江美子的身體泛上一層油光。

  「太太,可是很久沒有那麼盡興了。想不到被電流電激,太太的美麗胴體會如此歡迎。」

  伊川面色愉快的說著,兩手溫柔的揉弄在江美子身上。

  「呀呀……伊川先生,已經無法忍耐了。」

  江美子喘息著道。那聲音和最初的強硬成強烈反比。

  「呼呼呼,看來學乘了。太太,反省了嗎。」

  張撫著江美子的面頰問。

  「對,對不起……江美子,反省了……」

  「那麼,就老實的好好讓伊川先生抱。」

  「呀呀……江美子,想做伊川先生的對象……好嗎,江美子非常可愛的……」

  「呼呼呼,一開始便那麼坦率就好了嘛,要想那麼久才懂學乖。呼呼呼……好吧,給伊川先生服務吧。」

  好不容易眼前的江美子才能讓張放下心情笑得出來。

  「呼呼呼,太太不用擔心的,我就盡情操妳。那麼可愛的腰肢,扭起來一定很爽的了,太太。」

  伊川開心的動手脫衣服,而伊川的秘書塚本,就邀請林和張先得到鄰室一避。

  伊川和江美子二人,很快都下身全裸了。看著眼前的天花板。江美子感到害怕的「呀呀」叫著,臉色的羞屈,比在丈夫面前被幹還強二倍有多。

  「那已是很久之前了。憲兵時代,為了追求新潮,曾把真珠埋入那話兒,侵犯過十餘名的女犯,呼呼呼,我可足足鑲了八顆。」

  伊川自傲的說著。但是江美子已面容蒼白,一副怕死了的樣子。

  「看起來,太太。這樣還不滿足吧。呼呼呼,既然太太那裡喜歡就好辦了。」

  伊川小聲的得意住說。

  可怕恐怖的伊川面向著眼前的江美子。而江美子看在眼裡,背脊猶如有一股惡寒走過。把鑲真珠的男根插進在那裡,真是非常變態。

  「怎樣,太太。想要試我的真珠嗎,哈哈哈。」

  「……你好酷呀……但,我有點害怕……」

  江美子配合著低沉的柔順道。

  剛才已經看過,他可以恐怖到何種程度。相比起林來猶有過之。被林侵犯時,張總會控制著別過極限,到底只是一般肉棒。但是伊川,在那裡鑲入真珠的話。江美子單想到此就身體發震。

  「一旦嚐過了味道,就弄也離不開我了,哈哈哈……今夜的太太可很可愛呀。」

  「唔,開心呀……江美子、江美子好可愛的……」

  江美子痙攣般的陪笑住。

  回想剛才,被電力貫通的情形,讓伊川大聲發笑,而現在要自己親自插入,遂先把手指插入。

  面對那執拗的變態心理,非要看到江美子一臉軟弱甘美的悶騷表情,她己無從再抵抗了。

  「好,伊川先生。這個裝扮不好吧。繩、解開繩……」

  江美子輕扭腰說道。兩手和右腳懸吊在天花板處。要以這個姿勢被侵犯,實在太悽慘了。

  「拜託,解開繩……」

  「呼呼呼,不能解開繩呀,我就是喜歡侵犯被綁的女人,受不了那種刺激。」

  伊川大感有趣的說著。伊川只繼續用手指,折磨著眼神哀怨的江美子。

  「呼呼呼,太太,好敏感呀。已經那麼濡濕了。」

  「呀呀……求求你,這個狀況會好痛的……解開我的手吧。最少,用別的姿勢來綁好嗎,拜託。」

  江美子至此只能依著伊川的喜好說。而伊川細思了一會後,邪笑道。

  「也好,用相同的姿勢侵犯,就不夠有趣了。呼呼呼……一會身就把妳綁到像表演雜技的人一樣。

  江美子被吊起綁著的右腳被解開。「太太的身體好柔軟,可以擺些高難度的姿勢。呼呼呼,綁怎樣的姿勢好啦。」

  江美子的右腳被解開後,遂能變回站立的姿勢,讓伊川去思考。而手也被解開,纏繞胸前的繩索得以解脫掉。而在這之中,美麗的肌膚上殘留著觸目的鞭痕。

  江美子看到這些繩痕,身體本能的加以遮掩。而再一次的把被剝下的黑色迷你裙穿上,基於她女性羞恥的本能。

  「呼呼呼,太太,想到有趣的姿勢了。對了太太。先把那礙眼的裙子剝回下來。」

  伊川重新拿起繩索說。

  江美子默然的呆立,之後只好依言動手去拉迷你裙的拉鏈,然後她突然的抓起放牛肉的盤子,往伊川的頭上用力敲下去。

  「呼呀﹗」

  伊川,被江美子突然的反擊打中頭倒下。被牛肉盤子割傷,伊川的頭噴出鮮紅。在伊川的高聲呻吟之中,他滾倒地上。

  「天罰,誰會任由你玩弄呀,我要自由。去死好了。」

  憎恨的睨視著伊川一眼,江美子吐出夢想了不知多久的逃脫願望。

  總之先要逃走……從這店子跑出去不知有沒有人。但不管如何只有先逃為上……。

  出到庭園之中,江美子忙著尋找最近的出口。可是實在太廣大了。

  離開去飲酒的張,大為震驚。因為聽到伊川的悲鳴聲,而回來一看就看到伊出的頭被打得流血。而在庭園中是還穿著迷你裙的江美子,地上是打磞了的牛肉盤子。

  「林,那女人在那裡。別讓她逃出去,給我捉回來。」

  張大叫。而比他叫的更早,林已衝向了江美子。

  江美子如夢幻般的逃了出來。

  「救命,誰呀,救我。」

  難以想像的她全力奔逃。

  但就在走到池邊時,江美子被從林木中飛撲而出的林捉著,傾刻間被制服。

  「呀呀,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江美子悲愴的救求聲,在虛幻的夜空中高響。

6.

  江美子的雙手被反綁在柱後。身上還繫著迷你裙,兩腳大開,被綁在青竹的兩端。而青竹又被高吊起,而擺出了一個毫無防備的姿態。

  這裡是黑川組的地下密室。江美子被男人們包圍著。林、板部以及稻葉教授。

  「太太,真是意外的久別重逢呀,很大件事呢。竟敢把伊川先生打至頭破血流,讓長官大為震怒。」

  捏著江美子的頭髮,板部叫道。

  久別再見的江美子,腰肢還是那麼性感,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香氣。

  雖然麼久沒見,但是其姿色反而更勝往昔……雖還在顫掉害怕之中。但敢和長官作對……真是不能少看她這女人……

  雖然那樣想,但板部卻以可怕的面色睨視著江美子。伊川可是對黑川組來說,很重要的大人物。暴力團體的海運業務,可是很依賴,伊川他的援手。而敢把伊川打傷,可不是說笑的事。

  「太太,明白現在自己的處境嗎。不過,太太的身體好像更勝往昔呀。」

  說畢,板部感到高漲的期待感。

  沒有想到能再一次的見到江美子。將之送給蛇一樣張時,已料定會失去江美子的。可是突然間,張表示要買賣日本婦女。聽到張的題議之後,板部立即找伊川議員商議。而且很快取得支持的承諾,而其中一個條件就是得回江美子。

  久別之後再次落入自己手中的江美子的肉體,份外有新鮮感。成熟的美乳,揉搓起來就像塗滿乳液一樣滑溜,修長結實的大腿,還留著紅痕的雙臀,讓人不願意放手。

  板部,用手一一確忍著各個地方。

  「唔呀,啊啊。」

  江美子受不了的發出呻吟的悶叫聲,但是卻被布條封住叫不響。被布條封住,讓她感到激烈的憎惡與憤怒。

  「什麼嘛,那樣的眼。」

  板部對著眼前女體最神秘之處,她以憎惡的眼光睨視著,因為女性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也被弄得產生了反應。

  「唔,唔唔,唔呀呀……」

  在布條之下,江美子呻吟的叫道。一臉苦痛的神色,仍然用憎惡的眼神盯著對方不放。

  「那是什麼面容,這樣下來。之前說的事實然是真的,哈哈哈。」

  板部執拗的玩弄著,開懷的大笑。直到林叩板部的肩膀為止。

  「板部先生,波士們差不多要回來了。還是早作準備的好。」

  一再玩弄著江美子的身體,板部還是聽從林的話。板部好不容易站定。在這之間的都是成為黑川組二代目的板部,依其風格佈置。江美子看在眼裡,就可以想像。

  板部命令手下解開江美子的繩,讓江美子站好,仍然由被縛到了柱上。而布條仍留著。沒有被取出。

  「組長,長官到了。」

  張急步而入,對板部道。

  「板部先生。伊川先生也和我一同來到了。要一起看著如何處置。明白嗎。要使出好的手段,叫太太知道味道呀。」

  張的吩咐充分顯出他的威信。

  「交給我好了,長官。」

  說完板部輕笑。板部有著讓江美子屈服的勝算。就看他的手段吧。

  張的傭兵二、三名乘車而至,伴隨著伊川來到。伊川頭上的傷口已被包著,但看起來就覺得痛。

  伊川走到江美子的正面。

  「真是幹得好呀,太太。縫了四針。」

  江美子的面上似有話想說。

  「那樣討厭我的嗎,我卻偏要侵犯太太妳。呼呼呼……這樣說吧,太太不明白我們這些男人是犯賤的,愈是幹不到的愈要幹。在醫院睡在床上時,我就快受不了。呼呼呼。」

  伊川不懷好意的怪聲惡笑。

  伊川看著,江美子被布條封著的容顏,而看到伊川的面孔,江美子卻像有蟲爬過身體似的。

  伊川在男人們之中坐下。板部則準備對付江美子。

  「把先生弄成這副樣子,看太太妳做的好事。」

  以讓波士聽到的聲音,大力的玩弄著江美子的乳房和乳頭。

  「唔呀、唔呀呀……啊呀呀。」

  江美子高聲呻吟住。

  「板部君,解開太太的布條吧。我想要好好聽聽美女的哭聲,呼呼呼。」

  聽到伊川所言,板部用手由江美子面拔出布條。江美子用無法形容的憎恨眼光睨視著伊川,恨聲叫道。

  「天罰的滋味如何。你去死吧﹗」

  「敢向先生說這種話。要接受天罰的是太太才真,這樣。」

  板部把手伸向將女人茂盛的毛髮全被剃去的江美子的恥兵撫摸道。手指一再玩弄和折虐她。

  「哈呀、別碰我、畜生……你們這班瘋狂的畜生。」

  「呼呼呼,太太的悲嗚真好聽。讓我好好的細心欣賞好了。」

  伊川忘記傷痛,迷醉的笑著。那雙眼,看來一點也不普通。就像一條死魚的眼,污濁不堪。

  「不、放手。住手,停呀﹗」

  「早先太太敢叫先生好看。現在自然得要付出代價的。

  但是,江美子決不肯屈服。反而憤然的向伊川吐了一口口水。

  「不管將來是誰……早晚會有人殺掉你的。」

  好辣的反應。

  江美子的激烈反抗,反而很對伊川的胃口,伊川滿懷著對江美子的情欲,嘻嘻的淫笑。就是要不要不要的,才能享受到最大的凌辱之樂。回復憲兵時代拷問的樂趣,伊川爽極。

  「畜、畜生、變態……殺了你。」

  「真是好火爆的女人。當面辱罵先生。妳再叫不,先生還不是會插入進去。哈哈哈,愈抵抗只會愈有味道而已,太太。」

  板部別有深意的低笑,向稻葉打了個眼色。會意之後的稻葉退下,暫時消失在地下室之中。

  當稻葉回來時。卻帶著一個女人。和江美人好似的美女。這少女真給人美得如剛開的清純之花一樣的感覺。這名像女子大學生的少女,一絲不掛的被縛著牽來。一臉懼怕的容顏。然後稻葉解開少女,一把將慌亂的她推到江美子前面。

  被縛在柱上的江美子看到少女,真是仿如在夢中一樣。

  「呀、姐姐、姐姐。」

  突然的叫著姐姐,少女哀思的把臉在江美子腳上磨擦。而江美子的面容卻一時為之蒼白。

  「呀呀,雅子,是雅子嗎。」

  江美子忘我的叫著。

  不是妹妹雅子還有誰。江美子不惜以奴隸之身,去換取她自由的妹妹,雅子。

  「怎、怎會的……雅子。」

  江美子再一度悽叫。

7.

  雅子親切的叫喚,滿胸幽怨的低泣,不斷輕唸著姐姐的名字。

  再次聽到這把哭聲,江美子已明白眼前雅子的苦況。

  「太、太豈有此理了……竟、把妹妹……畜生,饒不了你。」

  激烈的狂怒的江美子,以顫抖的聲音高叫。

  「呼呼呼,雅子君現在是我的秘書。還是讓妳們好好聚聚吧。」

  稻葉在解開雅子屁股上的繩索後笑道。

  雅子死命的抱著江美子的腳,生怕被稻葉帶走的狂哭。雅子自從被孤身留在日本,雖然倖免於在黑川組的店子中做表演,但卻成為稻葉的女人,每晚遭到侵犯。

  「怎、怎會的……你們這班人,你們是披著人皮的畜生。瘋的……」

  自己的話就算了,但是面對用毒牙凌辱妹妹的男人,讓她生出滿胸的激烈怒意。同時,江美子心底間也升起一抹不安。因為她想到,男人們把雅子帶來此地的理由。

  「呼呼呼,聰明的太太。帶雅子來這裡是為什麼,妳也猜到吧。呼呼呼,就是要妳明明不願,還是得接受先生的那一根,太太。」

  板部神態自若的說。

  「明白的說就是要讓那一根去幹妳。呼呼呼……決定好要把女人的雙腳大張,羞恥的擺動了嗎。之後就等先生去盡情的侵犯妳。」

  「可、可惡的傢伙住口﹗我不會讓你們這等畜生插的……」

  江美子本能的叫道。

  還以為怎樣幹也不會再反抗的女人,可是眼前的江美子再一次注滿拚死抵抗的勇氣。就如被追捕的羊,對狼拚死作出反擊的姿態。江美子自己,也覺悟到這是被迫到極限的最後反抗。到這地步,江美子絕不屈服。

  「好嗎,那麼不願意讓先生的那一根插入的話呀,太太。」

  「不要,死也不要……誰也休想再用那一根幹我……」

  「呼呼呼,好吧。既然這樣的話,就找人代替吧。」

  板部輕笑著看稻葉點頭。久等之後,稻葉把雅子拉回來,由身後抱著。

  「呀,不要。」

  雅子,還未成熟的小乳房在抖震,她悲鳴。像青澀果實一樣的乳房,被稻葉無情的玩弄。

  「呼呼呼,姐姐說了不會讓先生的那一根插入。只好找妹妹的雅子來嚐嚐那一根了。」

  稻葉的兩手離開雅子的乳房,將雅子抱到自己膝上去伊川走去。

  「呀、呀呀……不要、饒了我……姐姐救我、姐姐……」

  這一刻,稻葉要讓雅子受到凌虐。而且是在這一大班男人的面前,被親姐姐注目之下被辱。讓雅子羞慚得狂哭。

  「呼呼呼,羞恥也沒有辦法呀,雅子。我們可幫不了妳的。」

  「怎、怎可以的……不、饒了、饒了我、不要……」

  雖然曾多次受虐,雅子還是無法接受。不想承受那隻手的觸感,再也受不住羞恥程度的雅子泣哭。不想被那隻手摸,但是雅子的乳房還是遭到無情的揉搓。

  「呀呀、呀呀……夠了,不要呀,饒了我,請饒了我吧。」

  雅子,在稻葉膝上就如小狗似的羞似哭泣。那樣子的姿勢,被擺成小狗似的姿勢,無情又痛苦。

  「呼呼呼,除非姐姐代替,讓先生用那一根插她。好了,雅子、別多想打開腳吧。先生可要好好看看。」

  稻葉笑著,捉著雅子的雙腳,強行分開。

  「呀呀、不要、救我、姐姐、呀呀、救我。」

  無情的把雅子的兩腳大開,讓雅子悲嗚的向江美子哀叫救救。面對求救,而江美子可是被縛之身,根本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空自在聽雅子的悽叫。

  雅子悲痛的悲嗚,引起江美子的厲叫。「停、停手﹗別對我妹妹出手,住手呀。」

  江美子,死命的想要解開繩子,肌肉和繩索發出拉扯的聲音。

  「停手,呼呼呼,那讓太太代替被先生的那一根放入去好嗎,太太。」

  「那、那樣的……」

  「別無方法的。除非代替妹妹被那一根插入吧,呼呼呼。

  板部發出惡意的笑聲,再一次向稻葉打眼色示意。

  稻葉把雅子的雙腳打得更開。雅子的腳和膝貼在一起,再靠到身體上去。

  「哈呀,饒了我,請饒了我。」

  雅子以如惡夢中一樣的容顏哀聲泣叫。那姿勢,就像剛綻放的花朵就遭到無情的踩摘。

  「停手,別對雅子出手﹗代替……由江美子代替她……」

  江美子置自己的立場於不管,忘我的叫道。對可愛的妹妹雅子,她不能無視於她被像被丟棄在慌野之中,視而不見。自己的身體遭到怎樣的侮辱都好。只有雅子,非要守護她於毒牙之下不可。不管怎樣的凌辱,江美子都要忍耐住。為了至愛的妹妹雅子,她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夠了,不要對雅子出手……」

  「哈哈哈,那樣的話。太太,要讓先生的那一根插入。」

  板部抬視江美子的面容說。

8.

  江美子一瞬,以憎恨的眼光投向板部,臉容如覆上寒霜。

  「江美子願以代替被插……所以,放過雅子吧……」

  板部得意的笑。讓稻葉停止了雅子的動作。

  「呼呼呼,好吧,太太。先生已經可以了,可以盡情的放進去肆虐。呼呼呼……會有怎樣瘋狂和恥辱的叫聲從太太的口中發出呢。」

  使壞的說著如此不知所謂的內容,和伊川淫穢的對話著。伊川的神色則不錯。

  伊川忘記被打傷的痛楚,與張嬉笑。而張則在伊川身邊耳語。

  「板部君,讓伊川先生得到了太太,而那邊的雅子閣下希望如何處置。」

  張指著雅子說道。

  「哈呀。」

  雅子聽後小聲的悲嗚。而江美子則大為震驚。

  「怎、怎可以……不行,雅子,放過雅子呀,由江美子……由江美子被幹好了。」

  像在惡夢中的江美子急叫。讓雅子落入和畜生一樣的伊川手上,她會死的。

  「那,太太。應該怎樣處置妳呢。呼呼呼……好吧,太太,就依妳自己的希望,但是不許再有反抗。」

  張嬉笑著說。

  一開始就已決定好如何處置江美子。還未成熟的雅子,張並沒有考慮強行去幹她。只是考慮到要對付江美子,以幹雅子來作威脅,江美子就不能不順從。

  「可以吧,怎樣羞恥的事也好,太太也會親口說出來的吧。」

  「……視乎情況吧……」

  江美子口中不甘的答。不知張又會做出什麼害怕的事,一想到此,她就恐懼到膝蓋發震。

  「什麼呀,那樣說,是還在反抗嗎﹖」

  被江美子反抗的態度激努,激烈的怒鳴。若是她不合作的話,就決定把雅子交給稻葉隨意處置。

  「哈呀,不、不可以。放過她,不可以的。」

  不知會遭到怎樣的對待,想到雅子悲泣的悶叫聲。江美子只能以悽苦的臉色答應。

  「等等,是江美子不好……不要向雅子出手呀。」

  江美子忍痛的哀求。除了江美子自己,還有誰能出手救雅子。

  「拜託,要我說什麼、做什麼也好。請放過雅子。」

  「呼呼呼,好嗎。可愛的太太做得到嗎。別忘了呀,只要有少少違逆,就會毫不容情的狠幹雅子,呼呼呼。」

  板部誇耀他勝利的苦笑。手中托起江美子的下顎,嘮嘮叨叨的不絕。

  「太太,接下來會有數不盡的羞恥,首先要被先生幹。先生肯饒妳這一次,妳得好好的付出代價。哈哈哈……如果有什麼要後悔的話,就怨自己身為女人吧。這樣子被先生抱的時候,也就能得到安慰了吧,哈哈哈。」

  不止用那一根來慰值太太,今夜還準備了凌辱全餐的板部笑道。

  「怎麼了,太太,回答呀。」

  「……明、明白了。我全都照吩咐去做……」

  相對的,江美子只能哀願他們真的不會對雅子出手。

  「不管幾次呀,太太。只有滿足先生,雅子才可以無事。只要有少少違逆而激怒他的話,哈哈哈。」

  面對板部冷徹的說話,江美子被嚇得面容差點變成蒼白。「呼呼呼,在板部先生用那一根教訓太太之前,也讓俺對太太指導一下吧。」

  林笑著說,然後行近江美子。把口靠在江美子耳邊囁嚅道。

  江美子的面,不由得染紅,次之瞬間變為蒼白。

  「怎、怎可以的、怎怎樣也不行……」

  「不是好說的嗎,什麼也得答應,否非就由妹妹哭著來代替。」

  林向著雅子方向冷笑。這一刻,再粉碎江美子的二度反抗的勇氣之後,是再徹底教育她的時候了。

  「不行,只有雅子不行。」

  「是嗎,那照說好的,今次得要好好照吩咐做,哈哈哈。」

  「怎、怎可以……那樣過份的說話……卻不能不去……」

  江美子現在痛苦極了。放棄抵抗死掉還好,可是想到雅子哭泣的臉,江美子就不能任由自己崩潰。面對雅子被姦污的威脅,江美子已無從抵抗了。

  「不行的話。還是要讓妹妹代替嗎,太太。」

  「呀呀……過份、太過份……為何要江美子說出口……」

  「好吧,我就讓太太的牝戶好好反思一下。」

  江美子蒼白的容顏更顯蒼白。

  「呼呼呼,那開始了,太太。」

  板部輕笑,腦中只想著江美子的屁股。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