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1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國王遊戲第七十三章

Bubkes
本文:2024-04-03T06:02:05
第七十三章
聽了李雨馨的話,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雖然從一開始對林夢兒我一直抱有一定的戒心,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夢兒的表現也越來越好,不管是主動服侍我的時候,還是和李雨馨、胡倩一起玩角色扮演,她的表現總是讓我挑不出毛病來。
不管是什麼淫蕩的姿勢,什麼下賤的淫語,被我調教了多次的林夢兒張口就來。
甚至不管是占主導地位的女,還是受盡淩辱的女,這位冷豔巨乳少女總是能很好地ge到我的點,讓我爽得欲仙欲死。
如果真要說林夢兒有什麼問題的話,恐怕也就是在「自慰遊戲」中,不知道為什麼有些遲緩的動作罷了。按照常理來說,像林夢兒、胡倩這種已經被我開發了好多遍的少女,在自慰環節中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就算沒辦法爭前三,也不至於差點墊底。
當然了,那個時候林夢兒剛剛和我、任婷婷玩過遊戲,三個肉穴都被我肏了個遍,再加上又要主動服侍我,和任婷婷「搶」肉棒,渾身乏力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當我冒著危險幫助林夢兒去手淫的時候,由於我的動作幅度更快更強,她很快就達到了高潮,也避免了墊底的厄運,當時我就在想,林夢兒會不會是故意不高潮,不過見她的臉色的確有點不舒服,身體也的確有些乏力,這樣的猜疑也就很快消散了。
除此之外,我倒真的沒有怎麼懷疑過她,如果說她和羅黎的關係比較好,偶爾和她聊上幾句,那倒也還行。只是,看李雨馨的口氣和臉色,恐怕不是聊上幾句這麼簡單。
「我……我沒有啊?我什麼時候和羅黎聊天了。」林夢兒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不過隨即被掩飾了過去。只是,這樣的小動作,卻都沒有逃過李雨馨的眼睛。
「哦?那你說說,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你和羅黎為什麼同時去上了個廁所,十分鐘以後才回來?還有剛才,我到你房間叫你的時候,被子裡鼓鼓囊囊的,應該不止你一個人吧?」
聽了李雨馨的描述,我才漸漸地反應過來。中午吃飯的時候,由於我和林夢兒、胡倩玩雙飛玩得太嗨,差點睡過去,等李雨馨叫我們起床的時候,已經快要開始遊戲了。還好雯麗給我們都留了飯,才讓我們不至於餓著肚子玩遊戲。
那個時候,我雖然是吃飯速度最快的,但第一個吃完的卻是林夢兒。當時我還以為她是經歷了好幾場盤腸大戰之後,又吞了我不少的精液,沒什麼胃口,也就沒放在心上。只是,經李雨馨這麼一提醒,我才想起來,林夢兒放下筷子之前,羅黎先跑去上了個廁所,林夢兒隨後才放下筷子說不吃了,緊跟著也去了廁所。
想在細細想來,的確有一些疑點,林夢兒和羅黎具體密謀了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只不過聯想到下午遊戲的時候種種詭異的情況,讓我不得不懷疑林夢兒。
而李雨馨說的另外一個事,大概是在吃完晚飯之後,胡倩忍耐不住主動來勾引我啪啪啪的時候,為了商量晚上怎麼來榨幹我,而去林夢兒房間找她的時候,卻發現林夢兒正躺在床上,詭異地蓋著被子,而被子鼓起的幅度又明顯不像是只有林夢兒一個人,這才引起了李雨馨的疑心。
只是當時的林夢兒很快就搪塞了過去,再加上這個時候胡倩從我的房間裡出來,似乎也有事找李雨馨談,這也讓她暫時放過了林夢兒。當然,林夢兒也沒有想到,本以為已經放過她的李雨馨,竟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出了這樣一個尖銳的問題。
「可是李雨馨,你怎麼知道被子裡的是羅黎啊?」弄清楚了前因後果的我,還是有些地方不大明白。
「那個時候床邊放了一隻拖鞋,本來我以為是林夢兒的,可是那只拖鞋的顏色是白色,而林夢兒的是粉紅色,而穿白色拖鞋的只有阿力和羅黎兩個人。」
「另外,我和胡倩出去以後,還特意躲起來觀察了一番,沒想到過了一會,羅黎就從林夢兒的房間裡出來,徑直走向了你的房間,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我這才明白過來,如果說羅黎真的從林夢兒房間裡出來,而且在李雨馨進去的時候刻意躲了起來,那麼她當然有足夠的理由來懷疑,兩人在偷偷密謀著什麼了。
看著逐漸沉默的林夢兒,我長歎了一口氣,雖然我已經和她簽訂了「母畜的契約」,可是硬要強迫她做什麼事的話,恐怕只會激起她的逆反心理。而現在就抹殺掉這個肉體上已經被我調教得差不多的絕色尤物,我又十分地捨不得。
沉默了半晌,我用盡可能溫柔的語氣柔聲道:「林夢兒,你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冷豔少女猶豫了一會,看著我並不像很生氣的樣子,還是張開了嘴巴:「剛剛羅黎要我幫忙,看能不能從你這取一點精液出來,去幫助夏靜完成那個任務。」
我點了點頭,這個解釋還算令我滿意。從種種跡象看來,林夢兒之前早就和羅黎認識,而且關係還很不一般,那麼,為了幫助夏靜,羅黎去找林夢兒求情幫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更何況,就在剛剛羅黎找我的時候,也說過想要我提供一些精液出來去幫助夏靜。只是她和我的關係並沒有像和林夢兒那樣好,請我幫忙的時候,還不得不另外甩出了一個籌碼楊瑩玉,才讓我有一點心動。
想到這裡,我對羅黎的計畫更加糊塗了,既然她已經找林夢兒幫忙了,為什麼還要再找我一道,還搭上了一個楊瑩玉,難道是林夢兒拒絕了她?可是看林夢兒此時有些尷尬的表情,想也知道,她一定是已經答應了,甚至開始採取某些行動。
「那之前中午吃飯的時候呢?」李雨馨窮追不捨。
「那個時候,羅黎請我幫忙,如果到萬不得已,可能會犧牲掉她們那邊的人的話,讓我力所能及的幫一幫忙。」林夢兒低著頭,根本不敢看我們的眼鏡。
怪不得,怪不得之前自慰遊戲的時候,她那樣拖延。聽到林夢兒的解釋後,之前的疑慮大多煙消雲散。不過作為一個想要「調教」林夢兒內心的好主人,我也不再責怪,而是溫柔地摸了摸林夢兒的秀髮。
「好了,這次就算了,下次如果再有這種事,要提前說,知道嗎?」
見林夢兒略有些感激的點了點頭,我嘿嘿一笑,反正林夢兒行為也沒有對我造成什麼損失,墊底受到懲罰的還不是羅黎她們那邊的人。不過以想到那個外表清純實則淫蕩無比的夏靜,我心頭就一陣火熱。
只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林夢兒和羅黎偷偷見面的次數遠不止這兩次,她也對我隱瞞了很多,而這些隱瞞,最後差一點令我當場掛掉。

  👥+1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