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聖墟》344

Ethan
本文:2024-04-02T08:58:46
第三百四十四章 沐浴龍血

好大一隻碗,都能泡澡用了,從天而降,朝着下方砸來。

人們發呆,這是一隻非常大的石碗,而且裡面像是有黑狗血,烏漆墨黑,在下墜過程中搖動,有液體要濺落出來。

最早時,一羣人反應迅速,都還想着向前衝去爭搶呢,結果看到這一幕後,現在一窩蜂都在向後逃。

“帶走一起我!”楚風怪叫。

此時,他居然動不了,這是體內小磨盤牽引來的東西,而現在兩者間有莫名的吸引力,他不知道爲何動彈不得。

但是,這羣人都很沒義氣,別說那些財閥的人,就是那個喊他帥鍋鍋的叛逆少女現在也在逃之夭夭,如避蛇蠍,不想觸碰。

因爲,這東西落下來時,場面太驚人,那麼大的一隻石碗中,居然傳來狗叫聲,烏黑的液體太瘮人了。

下落時,黑色的狗血濺起,在虛空中直冒黑煙。

老宗師倒是想出手,但是離的太遠了,他早先聽從楚風的,守在入口那裡,擔心那頭神獸幼崽逃掉。

他是隨後趕到的,沒有挨着楚風。

這麼一大碗狗血,黑黝黝,而且有犬吠上,實在太詭異了,誰都不願意碰。

“嗖!”

關鍵時刻,林諾依出手,她離的較遠,投出一塊岩石,正好打在那隻大碗上。

噹的一聲,那碗雖然搖動,但是方向未變,依舊筆直墜落,向着楚風而去。

在碗口那裡,狗叫聲不絕,黑血四濺,實在古怪頭頂。

楚風慘叫,苦也!

他體內的黑白磨盤,認準這隻大碗了,兩者之間互相吸引,拼命牽引過來,他想不中招都不行。

就是此時,他暗中動用精神能量,想要將大碗搬運到一邊去都做不到。

這到底是什麼破碗,讓他肉身與精神所具備的超凡能力都失效了?

噗的一聲,好大的一口碗,砸在楚風身上,讓他眼冒金星,黑血四濺,淋了他一身,狗叫聲在那裡響個不停。

真是詭異,鬧妖了嗎?

楚風想詛咒,想破口大罵,忒不幸了,居然沒有辦法躲避,名副其實的被淋了一身狗血,太倒黴了。

這片地帶,黑霧瀰漫,狗血四濺,隱約間,像是有黑狗在折騰,跑來跑去,嗷嗷叫個不停。

楚風感覺古怪,因爲,那口大碗砸中他時直接就碎掉了,有莫名的東西向他的體內鑽。

很快,他震驚了,明白了那什麼。

黑色物質!

跟他體內的小磨盤是同一種東西,對金身羅漢級進化者來說,這是神聖大藥,對自身好處太大了。

可是,對於低層次的進化者來說,這是致命毒藥。

這種物質,一般都藏於宇宙深處的無人地帶,極其罕有,就是妖聖都很難尋到。

同時,這東西一般被石皮包裹着,看不穿,望不透。

這石質大碗就是特殊的石皮,在內部其實藏着有黑色物質,現在大碗破碎,那特殊的物質溢出,一股腦的向楚風體內鑽去。

楚風終於明白,爲什麼黑白小磨盤牽引,引發兩者共鳴了,甚至略有飢渴感。

這是同源的物質!

黑血冒煙,一隻大狗叫個不停。

沒有人注意到,在那黑色液體四濺時,石頭大碗中有濃郁的物質冒出,如雲煙般進入楚風的體內。

衆人只看到那裡一片狼藉,黑血落地後不斷蒸騰,黑霧滾滾,同時聲音古怪,犬吠還沒有停下呢。

“帥鍋鍋,你沒事吧?也忒倒黴了,真是典型的狗血淋頭啊!”叛逆少女大眼撲閃,水汪汪,在那裡一副同情之色。

可是,剛纔她可是跑的比誰都快,沒去營救,對黑色液體實在不感冒,想離的遠遠的。

楚風一副悲憤的樣子,遮掩內心的震撼,他實在是沒有預料到,濃郁的黑色物質蔓延,跑進軀體中。

不過,現在對他來說不是致命的毒藥,相反成爲補品。

因爲,那黑白小磨盤正在瘋狂旋轉,快速吸收,拼命的汲取這種物質。

他算是看出來了,體內結成小磨盤的這種物質原本不甚多,現在則足夠了。

事實上,想尋找這種物質的話,異常艱難,走遍少顆星辰世界都不見得能遇到,但是在這祭壇上卻有,是一種祭品

雖然被淋了一身黑血,但是楚風卻暗自慶幸。

這東西對小磨盤來說,簡直像是大補物。

楚風有點明白了,早先黑白小磨盤成型後不動,被如同胎膜般的東西包裹着,一直在被培育中,可能是因爲缺少養料。

現在,問題得到圓滿解決!

此時,他內視時,注意到黑色物質被吸收後,有一半自動化作銀色物質,這非常驚人。

要知道,按照黃牛所說,想出現這種變異,簡直不可能,太稀奇罕見,只在最強十大星辰世界中有傳說。

而他現在,藉小磨盤竟可以輕易轉化出銀色物質。

到了最後,黑色物質如雲煙般,全部被小磨盤吸收了,化成黑白二色,它直接凝實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須知,這種東西介於物質與能量之間,而現在簡直純物質化了!

到了這一刻,楚風有種滿足感,想打飽嗝。

黑白小磨盤再次朦朧,出現一層霧,被包裹,瀰漫出絲絲宛若仙氣般的東西,將那裡淹沒。

他知道,小磨盤需要的養料補足了,將更進一步,想必很快就能出世。

他停止內視,開始關注外表,這可真是……悽慘,狼狽啊,滿身黑血,溼溼嗒嗒,全身上下無處不溼。

在外人看來,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像是被砸懵了。

“楚風兄弟,你沒事吧?”有人問道。

姜洛神、老宗師、林諾依等一些人向前走來,有些無言地看着他。

“我能有什麼事?沐浴龍血,天降福氣,你們不懂,這是天大的造化!”楚風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衆人無語,還沐浴龍血,那是黑狗血好不好,剛纔還有狗叫聲呢,也真是奇了怪了。

然而,這個時候有一人卻怪叫,正是老道士,他神色略顯激動,拉着他的孫女就向前跑,朝着楚風衝去。

“見者有份,送我一些黑血!”他居然這麼大叫,轉眼就到了近前,伸手向楚風身上摸去,要浸染黑血。

那問題少女怪叫,花容失色,奮力掙扎,想要逃走。

“啊,救命呀,死老頭你放開我,好惡心啊!”

“這是萬年黑血,好處多多,你不懂,價值珍貴,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被當作祭品。”老道士抓着她不放,邊說邊向她稚嫩的小臉上摸了一把。

“哎呀!”問題少女慘叫,直接想咬人。

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神色古怪。

“這可不是真正的狗血,而是從石頭中孕育出來的血,誕生萬年的血液內會有動物的叫聲,比如狗、貓、豹,十萬年以上的會有龍叫聲。說了你們也不懂!”

老道士邊說邊動作迅疾,從楚風溼噠噠的衣服上汲取黑血,向自己身上抹,也向問題少女身上塗。

衆人目瞪口呆,簡直是見鬼了,這是真的嗎?不過看着老頭也不像是騙人的樣子,沒有必要這麼噁心他自己吧?

畢竟,他可是在身上塗了好多啊。

衆人看着,默不作聲,唯有老道士的孫女在慘叫,又踢又咬,死不肯配合。

“難道真是那種血?!”就在這時,那燒的只剩下半截身體的老嫗露出異色,嗖的一聲衝了過去,也開始奪血。

同時,她示意林諾依跟她學。

一羣人都無語。

嗖嗖嗖……

接着,一大批人衝了過去,看到域外的人都這麼做了,還有什麼猶豫的,開始一起行動。

“你們變態啊!”楚風大叫。

原本就夠悽慘的了,現在還被人連摸帶拽,成什麼樣子了。

“不用那麼多,沾染上一些氣機就可以了,弄太多也沒用。”老道士好心的提醒,拉着自己的孫女走出衝出人羣。

“我不活了,死老頭你太壞了,我雖然喜歡楚風帥鍋鍋,但也不想沾染他身上的那種黑狗血啊。”問題少女悽悽慘慘。

楚風真是覺得莫名其妙,他被人爭搶呢,就是一些老傢伙都過來了。

“老和尚,你都一百多歲了,還在我身上亂摸!”楚風怪叫。

同時,他瞪向一些女性王者,道:“你們矜持點!”

當安靜下來後,人們差不多都塗抹上一些黑血,就是林諾依、姜洛神都不列外,瑩白麪孔上有不少黑紋。

“老道士,你不會在忽悠我們吧?!”

到了最後,有人忽然警醒,這也太古怪了。

“別急,馬上就有變化了,可以說,道爺我提醒你們都得到了一場造化,就看你們是否有福氣消受。”老道士很淡定。

突然間,楚風最先發生變化。

在他的身上,騰起陣陣烏光,而後突然肉身晶瑩起來,籠罩上一層烏芒,讓他的體表十分剔透。

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還真是有變化了!

這是怎麼回事?人們吃驚的看着楚風,他身上光雨點點,若非是烏光,簡直像是要羽化飛仙般,會十分絢爛。

不要說他的肌體,就是頭髮都如此,一層薄光瀰漫,將他包裹起來。

人們都驚異,全都注視着,想看他究竟會有怎樣的變化。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