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淫亂秘史-之母女情深

Reader
本文:2024-04-01T14:22:05
 趙穎在土產品進出口公司工作,于一個叫陸華的同事處得特別好。陸華今年
四十歲,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歲。陸華雖然四十
了,但由于個高,漂亮,丰滿,保養的好,看起來像三十歲一樣。

  由于昨天趙穎與丈夫同歐陽和陳娜一頓換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臉上春光明
媚。陸華見了道:“阿穎,昨天碰到什麼事了,把你樂成這樣?”

  趙穎笑道:“太刺激了。”

  陸華道:“什麼刺激?”

  趙穎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說給陸華,陸華聽了,春心激蕩,慾火中
燒。因為陸華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沒和人操過穴,平時急了,就用橡膠棒自己
解解癢,所以聽了趙穎的話,只覺陰道中流出了水,穴中癢了起來。

  兩人又說笑一會,陸華道:“我去廁所。”便來到廁所。她們單位的廁所很
高級,是大單間式的。陸華鑽進一間,扣好門上的暗鎖,急忙把褲子退了下去,
從皮包裡拿出兩個橡膠棒,把一個橡膠棒對準自己的屁眼,一使勁,“扑哧”一
聲,橡膠棒就捅進去了,又將另一個橡膠棒從前面捅進自己的陰道。

  陸華的性慾特別大,每回只捅穴陸華覺得不過癮,所以陸華又弄了一個橡膠
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後一起來,陸華才覺過癮。只見陸華半蹲著,躬著腰,兩手
一前一後握著兩個橡膠棒,將橡膠棒在自己的穴和屁眼裡抽動起來。這一抽動,
把個陸華刺激得渾身發抖,忍不住呻吟起來。

  這時,廁所門被人用鑰匙無聲的打開了,飛快地閃進一個人,門又被鎖上了
。等陸華發覺時,那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陸華一時竟呆住了。來人是公司的
副經理吳剛,也就是吳敏的哥哥。

  吳剛笑道:“大姐,你在幹什麼?”

  陸華的臉頓時紅了,急忙拔出了橡膠棒,彎腰要提褲子,被吳剛一把抱住,
一頓親吻。陸華開始還掙扎了兩下,後來就停止了。

  陸華道:“你怎麼進來的?”

  吳剛道:“我對你一直很注意,廁所的鑰匙是我配的,我實在是太喜歡你了
。”說著,一隻手便放在陸華的陰戶上,一陣揉搓。陸華因為剛才的事被他看見
,也沒有反抗,任吳剛一陣揉搓,而吳剛竟將手指頭插進陸華的陰道裡,捅了起
來。

  吳剛道:“大姐,能讓我操你的穴嗎?”

  陸華道:“只求你別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吳剛道:“一定一定。說著便脫下褲子。”

  陸華道:“怎麼,就在這?”

  吳剛道:“我實在是等不及了。”便讓陸華坐在便器上,分開陸華的兩腿,
露出濕潤粉紅的陰道,吳剛則跪在陸華的兩腿之間。

  陸華見吳剛的陰莖又粗又大,道:“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操穴了,你的雞巴這
麼大,可得輕點。”吳剛點頭稱是。吳剛把陸華一拉,使陸華就屁股尖搭在了便
器上,陸華也就自覺地叉開兩腿,兩手在後面扶著便器,將穴向前挺著。吳剛一
挺身,“扑哧”一聲,將陰莖一下子就全部捅進陸華的陰道裡去了。

  吳剛一邊抽插一邊道:“大姐,你的穴還這麼緊。”

  陸華哼道:“那是你的雞巴太粗了。”由于陸華很長時間沒有操穴,吳剛的
陰莖一插進來,只覺將穴撐的滿滿的,吳剛的每下操穴都捅到陸華的陰道深處,
并且使勁的摩擦陰道帶來了很大快感。

  吳剛一邊慢捅快抽,一邊問:“怎麼樣,好受嗎?”

  陸華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說著說著,只覺一陣快感從
穴裡蔓延到全身,身體一抖,穴口大開,陰精狂湧而出,忍不住“啊”了一聲。
吳剛的陰莖被一股熱流一沖,舒服欲死,大膽地狂抽迭送。由于陸華泄了不少的
精,而吳剛的陰莖在陸華的陰道裡還快速的抽插,使得“嘰咕嘰咕”的操穴聲很
響。

  陸華在快感中體味了一會,道:“你慢點操,操穴聲太大,別人會聽見的。”

  吳剛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你也太不經操了,才操了幾下,你怎麼
就泄了?”

  陸華一邊挺著屁股迎合著吳剛的操穴一邊道:“我這是太長時間沒有操穴的
原故。”于是兩人也不吱聲,緊緊地摟在一起,吳剛飛快地抽插陰莖,而陸華也
將屁股亂擁亂聳。

  操了一會,吳剛道:“大姐,來,你轉過身去,我從後面操你。”說著拔出
陰莖,陸華站起來,轉過身去,兩手支著便器,撅起屁股,吳剛將陸華穴裡流出
的淫水擦了擦,將陰莖又插進陸華的陰道裡抽插起來。由于吳剛抽插幅度太大,
一下子將陰莖全抽了出來,使勁往裡一捅,“扑哧”一聲,竟插進陸華的屁眼裡
去了。

  陸華哎呦一聲,道:“你怎麼操到屁眼裡去了!”

  吳剛笑道:“沒事,只要是眼兒,哪都一樣。”說著扶著陸華的屁股,在陸
華的屁眼裡抽插起來。

  陸華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極了,噢,
再狠點操,哎呦。”聽著陸華的淫聲浪語,吳剛很難想像陸華已經是四十的人了
,四十歲的人還這麼淫蕩,真是少見。吳剛把自己的陰莖在陸華的屁眼裡使勁地
抽插,只見陸華的屁眼隨著吳剛陰莖的一出一進,也一開一合。

  操了半天,吳剛覺得快感來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陸華前仰後合。陸
華也知道吳剛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後猛頂,這時只覺吳剛的陰莖一硬,一
股股暖流射進自己的屁眼裡。吳剛也趴在了陸華的背上,將兩手伸進陸華的乳罩
,撫摸起陸華的兩個大乳房。

  吳剛一邊撫摸一邊道:“大姐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孩子都這麼大了,乳房還
這麼堅挺?”

  陸華笑道:“我就這樣。”

  吳剛道:“怎麼樣,大姐,操的舒服嗎?”

  陸華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這麼狠,我簡直有點欲仙欲死了。”

  吳剛道:“那以後呢?”

  陸華道:“以後就隨便你了。”

  兩人說著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自此以後,吳剛和陸華便經常發生性關係,由于陸華家是兩室一廳的房子,
就和女兒住,比較寬敞,所以吳剛經常到陸華家和陸華操穴。

  這天晚上,吳剛又來到陸華家,陸華迫不急待地將吳剛領進自己的屋裡,自
己先把衣服脫個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開兩腿,道:“快來,解解大姐穴中之
癢。”

  吳剛脫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陸華的穴,見陸華的穴裡全是淫水,便
笑道:“大姐怎麼急成這樣?”說著將陰莖在陸華的穴口磨來磨去,就是不插進
去。

  陸華急的用兩手把自己的兩片陰唇扒開,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
雞巴捅進大姐的穴裡吧,大姐受不了了。”吳剛這才把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口,
用力一頂,只聽“扑哧”一聲,吳剛那粗大的陰莖齊根捅進陸華的穴裡去了。陸
華“噢”了一聲道:“好爽。”

  吳剛道:“那我就開始操大姐的穴了。”

  陸華道:“操吧,越狠越好。”吳剛便聳起屁股抽送起來,因為吳剛的陰莖
粗大,把個陸華磨得快活無比,加上陸華的淫水很多,使穴裡滑溜溜的,吳剛抽
送起來也不覺費力,只聽摩擦聲“嘰咕嘰咕”很響。

  陸華道:“弟弟緩些抽送,如此聲響,莫叫隔壁的女兒聽見不雅。”

  吳剛依言緩了抽送,卻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氣,把個陸華操的哼哼唧唧,盡
說一些淫聲浪語:“哎呦,再用些力氣,弟弟,你就使勁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呢。”

  吳剛也火氣直冒,邊操邊道:“大姐,不知你的穴怎麼如此柔軟,令小弟操
起來很順利。”兩人就邊說著淫話邊用力抽送。

  陸華也挺起屁股,盡是些向上亂聳。兩人操了一會,只見陸華突然加快了屁
股的亂聳,嘴裡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泄精了!”說著又猛聳了幾
下,吳剛只覺陸華穴中一股陰精泄出,把個雞巴浸得得勁極了,便也忍不住加快
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幾下也射出了精液。

  射完精,吳剛順勢趴在了陸華的身上,兩人都是一陣氣喘。吳剛道:“想不
到大姐如此可人。”

  陸華也道:“弟弟的雞巴倒令大姐嘆服。”

  吳剛道:“我弟弟的雞巴比我的還粗,大姐有沒有興趣讓我弟弟操一操?”

  陸華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試試。”

  吳剛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領來,跟你操一操穴。”

  陸華道:“行。”這時,吳剛用手摸著陸華的乳頭,道:“大姐保養的不錯
嘛,如此年紀,乳房竟還如此堅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來。”

  陸華笑道:“吸吮倒也無妨,只是無奶了。”吳剛俯身用嘴含起一顆乳頭,
在嘴裡一頓狂吮。

  陸華嬌笑道:“怎麼樣,有奶嗎?”

  吳剛又吸吮了一會,吐出乳頭道:“雖無奶,倒也有趣。”說著起身抽出已
經縮小了的陰莖,躺在陸華身邊。

  陸華拿過一塊布在自己的陰戶擦著,道:“小弟怎麼射出這麼多精來!”

  吳剛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嘛!”兩人一陣淫笑。由于勞累,兩人便摟著睡
了。

  次日一早,陸華叫醒吳剛道:“趁婷婷還沒起來,你先走吧,免得讓婷婷看
見。”吳剛依言而去,約今晚再會。

  一日無話,轉眼又到了晚上。吳剛和吳亮一起來到陸華家,陸華開門將吳剛
和吳亮迎進。

  吳剛道:“這是我弟弟吳亮,這是大姐陸華。”

  吳亮道:“早就聽說過,幸會。”

  陸華道:“快進屋吧。三人便來到陸華的臥室。”

  一進屋,吳剛便摟著陸華親起嘴來,道:“來,大姐,把衣服脫了吧。”陸
華還有點不好意思,吳剛便動手把陸華脫得一絲不挂,對吳亮道:“怎麼樣,看
大姐夠味吧!看這乳房,看這屁股。”吳剛邊說邊撫摸著陸華。

  陸華臉紅紅的,笑道:“別亂摸。”這時,吳剛和吳亮也脫光了衣服。陸華
見吳亮的陰莖的確比吳剛的粗一點,也不顧羞恥,上前握住吳亮的陰莖擼了兩下
,笑道:“小弟好大的雞巴。”三人便一同上了床。

  吳剛道:“大姐,先讓我弟弟操你,怎麼樣?”

  陸華笑道:“讓我嘗嘗鮮,好吧。”

  說著,仰躺下去,叉開兩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吳亮“嗯”了一聲,挺起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就捅進去了。陸華哼道:“哎
呦,好粗的雞巴!”吳亮可不管許多,狂抽迭送,把個陰莖飛也似的在陸華的陰
道裡抽插著。

  陸華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過癮,使勁操,大姐能挺住。”

  吳亮道:“大姐的穴真緊、真軟,舒服。”兩人邊說邊操,旁邊吳剛看得火
起,一下子騎在陸華的頭上,將陰莖塞進陸華的嘴裡,讓陸華吸吮雞巴。陸華嘴
裡吸吮著吳剛的陰莖,下面被吳亮抱著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沒根,陸華只覺得吳
亮的雞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宮了,并把陰道撐得緊緊的。

  三人操的快活無比,卻不想被隔壁陸華的女兒婷婷聽見了。今晚婷婷未曾睡
覺,正輾轉反側,卻聽母親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說話,不由得奇怪,忙輕手輕腳
地走到母親的房門外,側耳一聽,便聽見“嘰咕嘰咕”之聲不絕于耳,還聽見母
親說什麼“操穴”之類的話。

  婷婷一聽就知母親正和別人操穴,不由得面紅耳赤,但少女從未曾經歷此事
,倒也十分想見識見識。也怪三人大意,竟沒有關好房門。婷婷扒著門縫往裡一
看,只見母親的房中還點著燈。

  在母親的床上,見母親正躺在床上,一個人跪在母親的兩腿間,扛著母親的
兩條大腿,屁股一聳一聳的,一條大肉棍在母親的穴裡抽送著,另一個人則騎在
母親的頭上,把大肉棍插在母親的嘴裡。婷婷看了個目瞪口呆,忙又接著看起來。

  只見母親一邊吮著那人的雞巴,一邊把屁股向上亂聳,下面那人操的急了,
母親就吐出嘴裡的雞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泄
精了!”

  只見母親把屁股沒命地向上亂聳,渾身一陣亂抖,嘴裡“噢噢”地叫著。操
穴那人也快了起來,婷婷見那大雞巴在母親的穴裡抽出送進,如搗蒜一般,不禁
心驚。卻見母親也把屁股亂聳,嘴裡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那人飛快地抽送著,又操了幾十下,便忽地停了下來,趴在母親身上只是喘
氣,好一會才爬了起來,抽出陰莖,婷婷見那陰莖濕漉漉的,像浸過油一般。

  婷婷不禁想到:“什麼時候自己的穴也被如此大雞巴操一番?”一想到此,
臉不由得飛紅,只好又看了起來。

  這時,把雞巴插進母親嘴裡的那人道:“怎麼樣,大姐的穴不錯吧?”另一
個人道:“真不錯!”卻見母親笑道:“小弟的雞巴也真粗呀!”

  把雞巴插進母親嘴裡的那人道:“該我操大姐的穴了。”只見母親點頭應著
。說著,讓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將粗大的雞巴從屁股後面慢慢地插進母
親的穴裡,操了起來。那人抽送得很用力,發出很響的“嘰咕嘰咕”聲,婷婷才
知原來操穴聲可以這麼大。

  操了半天,又見母親把個屁股向後猛頂,嘴裡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
要泄精了,真是樂死我了!”那人也緊緊抱著母親的腰,將雞巴快速的抽插著。
一會,就聽母親和那人同時叫了一聲,雙雙倒在床上,氣喘噓噓。

  歇了一會,母親坐了起來,只見母親頭髮亂亂的,臉上紅紅的,一副嬌態,
裸著身子和那兩人坐在一起,隨手從床邊抓過一團紙,叉開腿,往陰戶上擦。婷
婷見母親的穴口正往外流著白湯,濕漉漉的,弄得母親的陰毛和大腿上都是。母
親一邊擦著一邊對那兩人道:“看你倆,射出這麼多精液來。”

  那兩人笑道:“你不也泄了兩次陰精麼?”母親笑道:“那還不是讓這個操
的。”說著,一手一個,握住兩人的陰莖。

  那兩人笑道:“不是它,你怎麼有快樂!來,大姐,你把我哥倆雞巴上的精
舔乾淨吧。”

  婷婷見母親笑道:“盡是伺候你。”

  說完,便歪下頭去,一手拿著一個陰莖,一會吮吮這個,一會舔舔那個,把
兩個陰莖上的精液吃的一乾二淨。三人又互相摸了一會,關燈摟抱著睡了。

  這邊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覺胯下濕漉漉的,用手一摸,竟從穴中流出些水
來,婷婷不禁臉紅,也悄悄回房睡了,卻怎麼睡得著。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起來,婷婷到母親屋裡,竟不見了那兩個男人,知道那兩個男人
已經走了,婷婷裝成不知的樣子。從此以後,那兩個男人或一個或兩個,夜夜俱
來,婷婷夜夜看個仔細,母親和那兩個男人以為婷婷不知,膽子又大了許多,弄
出許多花樣,把個婷婷看的慾火中燒。

  看了幾日,婷婷知道那兩個男人一個叫吳剛、一個叫吳亮,母親管吳剛和吳
亮叫大弟和二弟,吳剛和吳亮管母親叫大姐。

  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也怪陸華膽子大,見女兒
睡了,實在沒什麼事,卻又慾火中燒,竟沒了些顧忌,將吳剛和吳亮約來,吳剛
有事沒來,吳亮自己來了,兩人便白天操起穴來。

  陸華和吳亮進了陸華的屋,兩人急忙脫光了衣服,陸華只一見吳亮的陰莖,
也不用什麼愛撫,穴裡已經流出了淫液,吳亮一手摟著陸華的纖腰,一手摸在陸
華的陰戶上,手指頭嗤溜一下就捅進陸華的陰道。

  吳亮笑道:“大姐的騷水來的倒是挺快。”

  陸華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見你哥倆的雞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騷水。”說
著,伸手握住吳亮的陰莖,來回擼了起來。吳亮將陸華推倒在床上,分開陸華的
兩條大腿,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抽送起來。

  兩人操了一會,陸華便哼嘰起來:“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勁幹,把大姐的
穴操爛。”吳亮又操了一會,將陰莖從陸華的陰道裡抽出來,讓陸華趴在床上,
翹起屁股,吳亮在後面跪在陸華的兩腿間,扒開陸華的屁眼,把陰莖慢慢地捅進
陸華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沒。

  陸華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吳亮道:“穴和屁眼一齊操!”便趴在陸華的背上聳起屁股來。

  陸華只覺吳亮的雞巴撐的自己屁眼裡漲漲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
,便說:“二弟,慢點操,多用力,別那麼快就射精了,咱倆應操的時間長一點
,反正有的是時間。”吳亮點頭稱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雖然慢,但每抽送一
下,陸華便被捅的往前一聳,嘴裡就哼嘰一聲。

  吳亮抽送得用力,有時便把陰莖從陸華的屁眼裡抽了出來,吳亮便又順勢一
捅,捅進陸華的陰道裡,接著操,操著操著,又將陰莖捅進陸華的屁眼裡,陸華
一會被吳亮操穴,一會又被吳亮操屁眼,直覺舒服異常,兩人便細水長流地操了
起來。

  再說婷婷睡了一會,也睡不著,眼前盡是些陸華與吳剛和吳亮操穴的影子,
想著想著,便在床上脫了褲衩,用手在自己的陰戶上好一陣揉搓,揉了半天,不
甚過癮,便伸了一個手指頭對準自己的陰道捅了進去,來回抽送。由于這幾日婷
婷天天這般,處女膜早已破了,此時手指頭在陰道裡捅來捅去,倒也覺得爽快。

  只捅了幾下,婷婷畢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聲,只覺陰道
深處一緊一熱,一股陰精便泄了出來,弄得婷婷滿手盡是,倒也過癮。婷婷用紙
擦乾了陰戶,又摸了一會穴,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褲,走出屋,想到
客廳閑坐。

  路過母親房前,只想看看母親,便推門而入。怎料一進母親房中,卻見母親
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卻跪在母親屁股後面亂聳,母親正自
哼哼嘰嘰,婷婷不禁叫了一聲。此聲一發,陸華和吳亮齊齊一驚,抬頭見婷婷滿
臉通紅,陸華自也臉紅了起來。

  吳亮操的正自起勁,忽見婷婷至此,見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陰莖
還插在陸華的穴裡。三人一動不動,都很驚訝。過了一會,陸華才平靜下來,回
頭拍了一下吳亮,道:“二弟,還不把雞巴拔出去!”

  吳亮一聽,忙一縮屁股,從陸華的陰道裡抽出陰莖。婷婷見那陰莖上濕漉漉
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親陸華的騷水所致,臉上更紅了。陸華站起身來,披上了
衣服,道:“婷婷,你怎麼不睡?”

  婷婷道:“睡不著。”

  陸華道:“為何?”

  婷婷臉一紅,細思了一會道:“我這幾天天天見母親與人幽會,思之不屬,
故而難眠。”

  陸華驚道:“莫非你早已看見?”

  婷婷點頭無語。

  陸華嘆道:“天意如此,不知你有何想法?”

  婷婷臉一紅,道:“每次我見母親如此,盡都快活無比,我只想試試而已。”

  陸華一聽道:“如此,我也沒有意見,你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樣,咱倆就同時
而樂吧。”

  婷婷一聽笑了一笑,吳亮聞言欣喜若狂,尋思:“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
亮,各有千秋,如一齊操穴,我吳亮可樂死了。”

  陸華此時道:“婷婷,這是你二叔,叫吳亮。”

  婷婷紅著臉道:“二叔你好。”

  吳亮忙道:“你也不錯。”

  婷婷一聽臉更紅了,陸華道:“即是如此,我三人今日就同體而樂吧!二弟
,我母女二人便讓你隨便操。等大弟來了,我們四人同時操穴,就更過癮了。婷
婷,讓你大叔、二叔都操你,你幹嗎?”

  婷婷道:“那敢情好了。”說到此時,陸華和吳亮將本就披著的衣服甩了下
去,兩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陸華道:“婷婷,你也把衣服脫了吧!”婷婷便也脫
光了衣服。吳亮見婷婷白白的身子,陰戶上的陰毛也沒幾根,與陸華密密的陰毛
相差甚遠。

  陸華見婷婷也脫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三人便一同鑽到床上。
陸華道:“剛才二弟還沒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婷婷紅著臉點頭,躺在床
上。

  吳亮一俯身就騎了上去,由于婷婷是第一次操穴,很是害羞,將兩腿併的緊
緊的。吳亮便把婷婷的兩條雪白的大腿掰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陰戶自
然向上露出,吳亮對婷婷道:“二叔便操了。”見婷婷點頭,吳亮一挺屁股,只
聽“扑哧”一聲,吳亮那粗大的陰莖便插入婷婷的陰道裡,婷婷低哼一聲,陸華
道:“別怕,舒服嗎?”

  婷婷覺得吳亮的陰莖粗大異常,塞滿自己的陰道,抽送起來磨得自己快活無
比,就點頭道:“舒服。”這時吳亮也不應聲,只是發狂般的抽送,把個婷婷操
的渾身亂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連聲。

  陸華見了火起,在邊上不住觀看吳亮的陰莖與婷婷的陰道磨擦,只見婷婷畢
竟年小,陰道也不甚寬鬆,加上吳亮的陰莖粗大,往裡一送,婷婷陰戶上的兩片
陰唇便被操了進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轉出來,同時帶出許多陰精來。陸華知道
婷婷泄了精,只是頭一回,不好意思張口呼快。

  吳亮又加力抽送了幾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張口呻吟道:“哎呦
,二叔,把侄女的穴捅爛,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硬?
侄女的穴讓你操……給你操……你隨便操……一生一世都這樣操,噢……我又要
泄了,噢噢,快了……哎呦,泄了……”

  只見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裡“噢噢”地叫著,吳亮感到從夾得很緊的
陰道裡,一股熱流急泄而出,衝擊著自己陰莖的頭部,有一股難言的快感。吳亮
見婷婷泄完精後,屁股又向上聳了幾下,便喘息起來,便又輕輕抽送幾下,婷婷
體味了一會,道:“我已經叫二叔操出精來,媽,讓二叔操你吧!二叔,你把雞
巴拔出去,接著操我媽吧!”

  陸華看的早已火起,吳亮便拔出陰莖,忽地一下,從婷婷的陰道裡湧出一灘
陰精,婷婷忙拿紙擦著。吳亮一轉身,將陰莖對準了陸華的陰道,只見陸華的陰
道口水淋淋的,吳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騷死了,婷婷,你看你媽,從穴裡
流出這麼多淫湯。”婷婷伸過頭來一看,不由得笑了。

  陸華挺著屁股道:“快,二弟,別說了,操大姐的穴吧!”吳亮便把陰莖捅
進陸華的陰道裡去了。由于陸華看了半天,慾火已炙,吳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
穴,所以兩人沒操幾下便同時泄了。

  三人喘息了一會,漸漸氣勻了。吳亮道:“婷婷初次操穴,便就如此狂泄,
倒也有趣。”

  婷婷紅著臉道:“前幾日我見你們操穴,我穴裡也淌出些淫湯來。”

  陸華道:“婷婷,咱母女倆今後就和你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穴,你幹
嗎?”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吳亮兩手放在陸華和婷婷的陰戶上,一邊摸一邊道:“你母女倆長得像,穴
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幾次,想來陰毛也該密了。”說著,又把母女倆放
倒,一頭扎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穴,用舌頭在婷婷的穴口一陣亂舔,婷婷吃
吃地笑著,微微地哼著。吳亮吃了一會婷婷的穴,又轉頭含住陸華的穴,一頓亂
舔亂吻,把個陸華也舔得哈哈笑。

  三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陰莖,我吮你的乳頭,你擼我的雞巴,我吃你的穴地
玩了起來。玩了一會,婷婷道:“二叔雖然操過我,但二叔卻沒在我穴裡射精,
不如二叔先操我媽,等快射精時,再操我怎樣?”

  其實吳亮和陸華互相玩了一會,又已火起,聽婷婷一說,陸華道:“既然婷
婷想體味你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吳亮便讓陸華母女倆并排趴在
床上,都翹起屁股,吳亮將陰莖從陸華的屁股後面插入陸華的陰道,摟著陸華的
腰,操了起來。

  由于吳亮剛操過陸華母女倆的穴,一時射不出精來,一陣狂操,倒把陸華操
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後亂頂,又是一頓陰精狂泄。

  吳亮的陰莖被陸華的陰精一燙,又粗大了許多,吳亮知道這一粗大也快要射
精了,便抽出濕漉漉的雞巴,騎在婷婷身後,婷婷早已將個雪白滾圓的小屁股高
高翹起,吳亮把帶著陸華陰精的雞巴又捅進婷婷的穴裡狂操起來。由于吳亮的陰
莖粗大了許多,把個婷婷的穴塞得滿滿的,一抽送,操穴聲“嘰咕嘰咕”響的很
大。

  只操了幾十下,婷婷便也跟陸華一樣,屁股向後亂聳,口中“噢噢”直叫,
屁股猛地向後頂了幾下,又是陰精狂泄。吳亮覺得快感來臨,抱著婷婷的小屁股
死命地狠操起來,婷婷“哎呦哎呦”地亂叫。只見吳亮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
猛沉屁股,“扑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婷婷的穴裡,把個婷婷捅的向前一聳,
趴在床上,而吳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動了。

  婷婷只覺吳亮的陰莖在自己的穴裡一挺一挺,一股股熱流向自己穴中深處射
去,好不快活。半天,吳亮才氣喘著從婷婷的穴裡拔出陰莖。三人又歇了半天,
才起身下床穿衣。

  吳亮道:“操了半天的穴,我都餓了,咱們做點飯吃吧。”

  陸華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倆的穴,還餓嗎?”

  吳亮笑道:“我吃你們的穴,也沒吃進肚裡,不頂餓。”

  婷婷笑著掀起自己的裙子,裡面也沒穿褲衩,挺著自己的小嫩穴道:“二叔
就把我的小嫩穴吃了吧!”

  吳亮笑道:“看婷婷這個小騷貨,還浪得很呢!”

  陸華摟著婷婷道:“我娘倆不騷,你能操上我娘倆?美死你!”

  三人說笑著進了廚房,動手做飯。飯菜好了以後,三人便在客廳裡吃起來。
正吃著,忽聽有人敲門,陸華開門一看,是吳剛來了。

  吳剛一看,吳亮和陸華竟與女兒一起吃飯,不禁奇怪。只見陸華對婷婷道:
“婷婷,這是你大叔,叫吳剛。”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聲:“大叔。”

  吳剛更是奇怪,卻聽陸華笑道:“大弟,剛才你沒來的時候,你這侄女已經
和二弟操過穴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吳剛還不太相信,眼見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與她操穴,那倒是十分高興
,卻見吳亮道:“婷婷,你過來。”

  婷婷依言走了過去,吳亮道:“大哥你看。”

  說著將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沒有幾根陰毛的小嫩穴,用手在婷
婷的陰戶上摸了起來。婷婷也叉開了兩腿,摟著吳亮的脖子,邊讓吳亮摸著,邊
笑著問吳剛:“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還好看嗎?”

  吳剛一看,自是欣喜異常,走了過去,伸手在婷婷的穴上摸了幾下,笑道:
“好侄女,你的小嫩穴沒讓你二叔操腫嗎?”

  陸華笑道:“婷婷的穴沒被操腫,倒是差點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沒看見,剛
才二弟抱著婷婷的小屁股那個狂操,沒把腰晃折了就不錯,我這老穴二弟都看不
上眼了。”

  吳亮笑道:“大姐就是損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
她能放過我嗎?你還別說,剛才我操婷婷的時候,大姐穴裡那個騷水流的,把個
大姐可浪壞了。”

  幾人聊著淫話,吳剛慾火就上來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沒
有辦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穴,也好過過癮。婷婷,讓大叔操操怎麼樣?”

  婷婷讓吳剛和吳亮的兩隻大手摸的陰道裡騷水又流了出來,覺得穴裡癢癢的
,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穴,那還等什麼?”

  吳亮笑道:“看婷婷騷成什麼樣,有人要操穴,急忙就答應。”

  婷婷笑道:“二叔就是得便宜賣乖,剛才操侄女的時候,急的跟什麼似的,
怎麼剛操完侄女的穴,就翻臉了?”四人都笑了起來。

  陸華道:“婷婷,既然大叔要操你的穴,你就撅起屁股讓他操,媽給你照著
點。”吳剛也等不及了,就讓婷婷兩手支著桌子,彎下腰,撅起屁股,吳剛把婷
婷的裙子掀了上去,由于婷婷裡面什麼也沒穿,一個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就露了出
來,吳剛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去,挺著粗大的雞巴笑道:“看我怎麼操婷婷。”

  陸華笑著走過來道:“來,我幫幫忙。”說著,用手將婷婷的屁股分開,吳
剛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手將婷婷的兩片陰唇分開,道:“婷婷,大叔要操了
。婷婷哼道:“大叔,你操吧,侄女的穴裡癢的很。”

  陸華笑道:“看這孩子,騷水都流出來了,來,媽把你大叔的雞巴給你捅進
去。”說著,扶著吳剛的陰莖,對準婷婷的陰道口,吳剛一挺腰,“噗哧”一聲
,就將粗大的陰莖齊根插進婷婷的陰道裡去了。

  婷婷微哼一聲,吳剛道:“婷婷,怎麼樣?舒服嗎?”

  婷婷哼嘰道:“哎呦,舒服,大叔的雞巴真粗呀,捅的侄女的穴裡癢癢的,
漲漲的,得勁極了!”

  吳剛一邊抽送一邊笑道:“婷婷這小嫩穴就是跟你媽的穴不一樣,緊。”

  陸華笑道:“你這個死鬼,操了老娘的穴,反倒怪起老娘來了。”說著一推
吳剛,吳剛往前一使勁,捅的婷婷往前一聳,嘴裡“哎呦!”一聲,吳剛笑道:
“看,大姐,把婷婷操痛了吧!”

  陸華笑道:“操痛就操痛,那也是我自己的女兒。”

  那邊吳亮看著吳剛操婷婷的穴,陰莖又硬了起來,也脫了褲子,挺著雞巴,
讓婷婷兩手抱著自己的腰,將陰莖插進婷婷的嘴裡,讓婷婷吸吮自己的雞巴。

  陸華則蹲下身子,兩手握住婷婷的兩個小乳房,揉搓起來。三人一起將婷婷
弄得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後面吳剛把陰莖捅的像搗蒜一樣,在婷婷的穴裡飛快
地抽插著,操的婷婷不時把吳亮的陰莖從嘴裡吐出來,哼嘰幾聲,再把吳亮的陰
莖含進嘴裡吸吮。

  吳亮的陰莖被婷婷的小嘴吸吮的又粗又硬,見陸華正一手摸著婷婷的小嫩穴
,一手揉搓著婷婷的小乳房,便將陰莖從婷婷的嘴裡抽出來,笑道:“大姐在這
過乾癮哪,來,把屁股撅起來,讓小弟操操穴。”說著拉起陸華,讓陸華也用手
支著桌子,哈下腰,撅起屁股,吳亮便將粗大的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裡操了起來。

  吳亮剛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陸華就哼嘰起來,扭頭見吳剛將婷婷操的一
聳一聳的直哼嘰,便對婷婷道:“婷婷,以後媽和你天天就讓你大叔、二叔操穴
,你幹嗎?”

  婷婷邊呻吟邊道:“那敢情好,大叔、二叔的雞巴都這麼粗,操的婷婷舒服
極了,婷婷愿意天天讓他們把婷婷的小嫩穴操腫。”

  吳剛一邊使勁地操婷婷的穴一邊笑道:“婷婷真是天生的尤物。”

  婷婷哼嘰道:“哎呦,大叔你輕點操,侄女的穴要腫了。”

  陸華笑道:“婷婷,沒事兒,你媽天天讓他們這麼操,穴都沒腫,你別怕。”

  四人正說笑間,吳剛突然道:“哎呦,婷婷,你的小嫩穴夾的大叔的雞巴太
緊了,大叔太舒服了,大叔要射精了。”說著,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著婷
婷的小細腰將屁股向前猛聳,只見吳剛的陰莖在婷婷的小嫩穴中飛快地捅進抽出
,把婷婷捅的前仰後合,嗷嗷直叫,吳剛邊操邊道:“哎呦,來了,射精了。”

  說著,猛地再操了幾下婷婷的穴,便趴在婷婷的背上,用兩手握住婷婷的兩
個乳房不動了。婷婷只覺吳剛的陰莖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進自己的穴
裡,婷婷覺得舒服極了。那邊吳亮正慢慢地操著陸華的穴,見吳剛射精了,道:
“大哥,怎麼樣?婷婷的穴還行吧!”

  吳剛道:“婷婷的小嫩穴簡直舒服極了。”

  陸華一聽笑道:“怎麼?操了大姐的穴,就覺得大姐的穴不如女兒的緊了?”

  吳剛笑道:“大姐的騷穴和婷婷的小嫩穴都不錯。”邊說邊又將陰莖在婷婷
的穴裡捅了幾下,才抽了出來。

  只見吳剛的陰莖上濕漉漉的盡是婷婷的陰精和自己的精液,便道:“婷婷,
給大叔把雞巴舔乾淨了。”

  婷婷笑道:“遵命,大叔。”說著,哈下腰,抱著吳剛的屁股,將嘴湊上去
,含住吳剛的雞巴,吮了起來。

  那邊,吳亮正操著陸華的穴,見婷婷哈下腰去舔吳剛的雞巴,撅起滾圓雪白
的小屁股,只見婷婷的兩腿間濕漉漉的盡是淫液,并且從陰道口正往外流著吳剛
的精液,便笑道:“來,大姐,你看婷婷的穴裡正流著精液,你給舔舔吧!”

  陸華笑道:“大姐的穴正讓你的大雞巴操著,你還不知足,還讓大姐的嘴也
閑不著。不過也沒轍,誰讓婷婷是自己的女兒呢。過來,婷婷,讓媽把你的穴舔
乾淨吧!”

  婷婷依言把屁股湊過來,嘴裡卻仍含住吳剛的陰莖不放,用力地吮了兩下,
才吐出吳剛的陰莖,哼道:“媽,女兒的穴裡盡是大叔的精液,你吃女兒的穴,
女兒可不好意思。”

  陸華笑道:“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咱娘倆現在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操
了,媽吃吃你的穴,舔舔你大叔的精液,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瞧你大叔、二叔那
樣,一會還得讓你舔舔媽的穴呢!”說著,抱著婷婷兩條雪白的大腿,把嘴湊過
去,伸出舌頭,舔起婷婷的穴來。

  由于剛才吳剛在婷婷的穴裡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婷婷的陰道口盡是流出來
的吳剛的精液,陸華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探到婷婷的陰道口,在自己女兒的
穴口舔了起來,將女兒婷婷陰道裡流出來的淫湯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只見吳剛在前面站著,婷婷抱著吳剛的腰,正用嘴吸吮著吳剛的陰莖,陸華
則在女兒婷婷的身後,抱著女兒婷婷的腰,把嘴埋在女兒婷婷的兩腿間,舔著女
兒婷婷的穴,吳亮卻不緊不慢的在後面一聳一聳地操著陸華的穴。一會,陸華仰
起頭,笑道:“我已經把婷婷的穴舔乾淨了。”

  婷婷也吐出吳剛的陰莖道:“媽,我也把大叔的雞巴吃乾淨了。”

  吳剛笑道:“好,你娘倆已經完成任務,婷婷你先歇一會,你媽還沒叫你二
叔操完,咱倆先歇會,看二叔操你媽。”說著,吳剛和婷婷赤身裸體地坐在凳子
上,看著吳亮使勁地操著陸華的穴。

  陸華又把手支在桌子上,撅起屁股,身子被吳亮操的一聳一聳的,嘴裡哼哼
嘰嘰的道:“哎呦,太舒服了,二弟,使勁操,把大姐的穴操的舒舒服服的,再
使點勁,把雞巴往大姐的陰道深處捅。”

  吳亮一邊使勁地操著陸華的穴一邊笑道:“婷婷,你看你媽這樣,你說你媽
騷不騷?”

  婷婷笑著站起來,一手揉搓著母親陸華的兩個大乳房,一手揉搓著母親陸華
的陰戶道:“二叔,你輕點操我媽,你看你的大雞巴也太粗了,把我媽的穴操的
流了這麼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

  吳亮笑道:“婷婷,那是你媽太騷了。”說著再使勁操了陸華兩下,問道:
“大姐,你說是不是?”

  陸華被吳亮操的往前聳了兩下,哼嘰道:“哎呦,是,是,我太騷了,哎呦
,舒服死了我了,二弟,再使點勁操。”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吳亮這時也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把個陰莖飛也似的在陸華的穴裡抽插著。

  婷婷邊用手夾著吳亮的陰莖,防止吳亮的陰莖從母親陸華的穴裡抽出來邊笑
道:“哎呦,二叔,你慢點操我媽,看你的大雞巴這麼捅我媽的穴,我還真有點
害怕。”

  吳亮笑道:“婷婷,這你就不懂了,二叔我越這麼操你媽,你媽就越高興,
你說是不是,大姐?”

  陸華被吳亮操的氣喘噓噓的道:“二弟說的沒錯,婷婷你別怕,媽就這麼讓
你二叔操,穴裡才舒服呢。哎呦,二弟,再加快點速度,大姐我要泄精了。”說
著陸華將屁股向後亂頂亂聳,嘴裡“嗷嗷”直叫。吳亮也覺得快感來臨,將自己
的大雞巴死命地往陸華的穴裡操著。兩人狂操了半天,只見吳亮抱著陸華的腰將
屁股猛聳了兩下,便趴在陸華的背上不動了。

  陸華只覺吳亮的陰莖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
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只覺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兩人
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在凳子,氣喘噓噓地半天也說不出話來。四人歇
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

  陸華笑道:“真是過癮,兩位老弟的雞巴太粗了,把我操的真舒服,婷婷,
你覺得你大叔、二叔的雞巴怎麼樣?”

  婷婷笑道:“那還用說,媽,不瞞你說,剛才大叔、二叔把我操的我都快休
克了。”

  吳剛笑道:“你娘倆的穴都一樣的好,操起來都一樣的舒服。”

  吳亮笑道:“只是婷婷的穴叫小嫩穴,大姐的穴叫大騷穴。”

  陸華笑道:“怎麼?大騷穴你就不操了?只看好我女兒的小嫩穴了?”

  吳亮笑道:“那不能,大姐的穴還是騷水挺多的,挺緊的。”陸華看了一眼
婷婷,只見婷婷叉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坐在凳子上,兩腿間都是濕漉漉的淫液,
并且還正從穴裡往外流著吳剛的精液和婷婷自己的淫液,白白湯湯的。

  陸華道:“還真跟大弟和二弟說一聲,婷婷才十八歲,就讓你們兩個色鬼給
操了,我這麼大歲數了無所謂,婷婷還小,咱們四個以後操穴的日子還長著呢,
你們兩個這麼操婷婷的穴可不行,每回都把精液射在婷婷的穴裡,日子長了,婷
婷還不懷孕哪!”

  婷婷聽了,臉就紅了,道:“媽,那怎麼辦哪?我還想和大叔、二叔操穴呢
!”

  吳剛笑道:“看看婷婷,騷成什麼樣?不過大姐你放心,沒事。以後咱四人
操穴,我和二弟要操婷婷的時候,可以帶避孕套操,要不就操婷婷操的快射精的
時候,再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裡操大姐,把精液射在大姐的穴裡,大姐你看怎麼
樣?”

  陸華笑道:“大弟想的真周到,我看可以。”

  四人又聊了一會淫話,互相摸玩了一會,才穿好衣服,把菜飯又熱了,從新
吃起飯來。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