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淫亂運動會(下)

冰心
本文:2024-02-12T23:25:47
曉青讓李靜和張露把朱梅君抱到寬大的轉椅上,雙腿搭在前面的辦公桌上,而自己則站在女孩雙腿之間,用手扶住桌邊,緩緩的擡起那只還穿著超薄長筒玻璃絲襪的玉腳。玉腿如絲,光滑欲滴,帶著淡肉色的絲滑光澤。輕輕的,把絲襪腳尖按在了朱梅君略顯稚嫩的陰唇上。
「啊……」朱梅君難以自持,一股透明的液體直泄而出,噴在了曉青的肉色絲滑的腳面上。
曉青低頭吻了一下朱梅君的嘴唇,吐氣如蘭,輕聲說:「別著急,這才剛剛開始呢。」說著用纖纖玉指把剛才少女射在腳面上的淫液均勻的塗抹在襪尖上,淫液很濃很粘稠,曉青塗抹的很慢,似乎在等著什麽。 果然,朱梅君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拉著老師的絲腳就往肉穴里插,由於淫藥的關系,蜜穴里早已水如泉湧,陰道、尿道、子宮,似乎少女的整個生殖器官都在分泌著性液。
襪尖剛剛進去就已經濕透了,淫水順著水晶絲襪不斷向上陰濕,淡肉色變爲深肉色,薄如蟬翼的絲襪變得濕淋淋的。轉眼間,曉青絲腳的前半部分已經插進朱梅君的肉管子里了,這個容納過不下百個男人肉棍子的淫穴如今卻在吮吸著一只前所未有的肉棒,一名美麗少婦的淫腳,而且淫腳外還套著充當避孕套角色的玻璃絲襪。
曉青又往里插了一小段,腳尖似乎是抵到了什麽東西,軟軟的,滑滑的,中間好像還有一個小小的肉孔。
「子宮頸。」曉青覺察到絲腳已經刺到了陰道的最底端。從外面看朱梅君的小腹已經明顯的突起了一部分,而且突起部分的前端似乎就是子宮的位置了。曉青的覺察沒有錯,成年少婦的陰道深度不是少女可以比的,大半只絲腳插入已經觸及了子宮的入口。
正想著,曉青覺得腳尖好像被一股涼涼的粘液浸潤著,這股粘液絲滑無比,不過涼絲絲的感覺證明這似乎不是少女由於高潮分泌的液體。慢慢的,這股粘液順著曉青肉色玻璃絲襪腳面從肉穴里流了出來。
濃白色,曉青對這個再熟悉不過了,男人的陽精!原來朱梅君嗜淫成性,幾乎要每個操她的男人都在射精的最后關頭把龜頭壓在子宮口上,肉棒射精時的搏動對朱梅君來說有著難以言喻的刺激,特別是那敏感無比的子宮口,在子宮口射精,精液自然也就噴進了子宮。
久而久之,朱梅君的子宮里就積攢了大量的精液,可能是由於個人體質的原因,這些射入子宮的精液竟然不液化,就一直這樣濃濃的存在,還經常在朱梅君高潮的時候隨著陰精一起噴出來。這次是由於強烈淫藥和曉青腳交的關系,子宮里的精液再次滑了出來。
旁邊的衆淫女自然不會干干的在一邊看,相互指摳,69舌舔,交叉雙腿陰唇壓在一起摩擦,一邊看著刺激的畫面,一般伴隨著朱梅君的嬌喘呻吟用力的刺激著對方。一時間,整個辦公室里淫靡四溢,到處充斥著行淫中少女放蕩的嬌喘聲,夾雜著陰唇的嫩肉在濕漉漉的淫水中相互撞擊擠壓摩擦的聲音。
曉青在插到陰道底后,用腳尖輕輕的挑逗了幾下朱梅君的子宮頸,少女忍不住又射出了幾滴陰精。接著,曉青開始回抽絲淫腳,水晶絲襪雖然很薄,但絲襪的質地相當的好,在玉腳和陰壁之間形成了一層加強刺激的摩擦帶。
朱梅君高高的弓起下身,用力用陰肌夾著這只讓她欲仙欲死的絲腳。夾得越緊摩擦力越強,摩擦力越強快感越強,快感強了也就夾得越緊。就這樣,曉青盡量保持平穩的在少女雙腿間抽插著絲腳。
淫靡的氣息還再繼續,其實就單單面前這個嬌喘連連、不斷射出陰精陽液的少女就已經讓曉青難以自持了。微側妙目,身邊的少女們也在盡自己的最大努力縱欲行淫。
孔令雪那條緊身的紫色韻律褲已經退到了膝彎,張晨正和她以69的姿勢互舔著陰唇陰蒂;由於高放的陰管里已經塞上了粗震棒,張露只能在后面用震蛋壓住她的菊口狂震,而張露屁眼里震棒的遙控器,則在高放的手里,忽快忽慢的調整著,點點透明的陰精灑在高放的玻璃絲襪的襪口,性感得要命。
另一邊,冷靜和曾麗君則各自套上一雙冰蠶連褲襪,四條大腿交疊在一起,隔著冰蠶絲把四片陰唇吻在一起,拼命扭動著下身。反倒是只有李靜一個人,一邊捏奶子看著面前這一幕幕秀色可餐的畫面,一邊享受著陰道里兩個震蛋隔著肉色長筒襪傳來的快感。
「小靜,你過來一下。」目光落在李靜身上的曉青開口說道。
李靜似乎直到老師要說什麽,停下手上的動作,輕步走過去,笑嘻嘻的問,「老師想讓我幫忙呀?」
「是啊,你們都在爽,看的我心里癢癢的……你看小梅這樣子我又不能自己來……啊……」
還沒等曉青說完,李靜已經把三根白皙的手指並著插進了曉青的肉管子。剩下在外面的拇指也按在尿道口上來回揉搓,欲入非入,一時間撩撥的曉青面色绯紅,嬌喘連連。
「老師爽不爽啊?」
「爽……爽死我了,你這小妮子的騷蹄子還挺行……」李靜加快了抽送的動作,曉青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老師還記得那次在這張辦公桌前發生的事情嗎?」
「什……麽……?」
 「忘記了?我可沒忘呢,當時是我被老師的指技玩到高潮,陰水噴了一地呢。現在班里還有男生留著那時候被我噴濕的卷子,說上面有我陰肉蜜水的味道呢。」
「是……嗎……?」
看著老師被自己弄的連話都說不成句了,李靜心里暗暗竊喜。
其實自從那次班委會上被老師弄噴了以后,李靜便開始刻意的學習指淫的技巧,這大半年來,爲了練習指技,李靜甚至已經很少用手指以外的東西刺激自己和性伴,而且對不同的性伴實施各式各樣指淫甚至是指虐,如今李靜指交的技術已經不比曉青差多少了。
她如此費盡心力的練習就是爲了也能讓老師在自己的手指下也「死」一回,今天的機會對她來說真的是千載難逢的,於是剛上來就凶猛的抽插,用拇指刺激尿道口和尿道壁,插入的食指和中指伴著抽插的動作來回刮劃陰道內管的嫩肉,無名指則保持相同的位置,一進一出,次次都按在曉青的G點上,而留在外面的小指,則適時的輕刺屁眼,摩擦前菊腸。
如此猛烈地刺激,如果不是曉青一開始就服了防止性高潮發生的秘藥早就泄身當場了。但如今曉青的感覺簡直比死還難受。
性高潮是人體釋放積累性能量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如果在積累了大量的性能量而得不到性高潮釋放的情況下,身體的其他器官就會受到來自神經系統額外的負荷,而且這種負荷將會是平時負荷的幾倍、甚至十幾倍的能量,功能較爲薄弱的器官就會首先出現問題,發生功能性的紊亂。但由於人體性高潮的存在,這種情況一般不會出現,性能量沒有積累到具有破壞性的程度就已經被釋放掉了。
但這次不同,曉青服用了特制的藥物,可以抑制性高潮的發生,李靜周而複始不停地刺激終於使得曉青的性器達到了承受的極限。
「小靜……快……快停下,不行了,不……行了,要死了……」此時李靜早已忘記老師服用過抑制性高潮的秘藥,她還以爲老師爽的要命,而且就要精灑當場了。因此手上的動作一絲也沒有減慢,而且還用另一只手在地上拾起曉青掉在一旁的高跟涼拖,倒轉水晶鞋跟,「呲……」的一聲猛刺入曉青的屁眼。「噢……」曉青徹底崩潰了。高高揚起頭,一對淡眉已經皺到極點,面色通紅,眼睛直直的注視著前方,一副正在承受極大痛苦的表情。
乳尖充血挺立,整個奶球的肉壁仿佛已經可以隱隱看見里面淡青色的血管。
突然間,尿液橫飛,曉青失禁了,放下一切老師的尊嚴,在自己班里衆女生面前大量的釋放尿水,好像要用這透明的尿液來代替陰精的噴射稍稍緩解一下身體所承受性愛的壓力。點點晶瑩透亮的尿滴灑落在淡肉色的絲襪上,瞬間在光潤絲滑的大腿襪上開出一朵朵深肉色的小花。被性欲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曉青這時哪里還顧得上自己還
在替朱梅君腳交。那只刺入少女私密騷穴的淡肉色淫腳在曉青身子劇烈顫動的同時,也拼命在梅君的騷穴中抽插,甚至在不知不覺中有幾下已經搗進了子宮的幽門,朱梅君子宮腔內所積聚的大量精液洶湧而出,在這些陽精的潤滑下,絲腳更加快速凶狠的摩擦少女的陰道壁。再看這騷肉管子的女主人,一對玉腳繃得直直的,早就呻吟不出聲音了。
看著眼前淫亂無比的畫面,輕靠在曉青身旁的李靜也按捺不住,騷管子里的透明淫液湧出肉縫、滲過細密的肉絲連褲襪流了一腿,隨著身體的擺動一滴一滴的灑落在地上。整個屋內淫聲一片,孔令雪和張晨的胃里早就灌滿了對方的陰水,但兩個美少女的刺激仿佛卯足了勁兒,誰也不肯先停。張晨輕吸住孔令雪的陰蒂,微微用舌尖一點,少女「啊∼」的一聲,再次泄身,透明的陰水直射入張晨兩片粉唇之中,張晨想也不想,直接咽下了少女的精華。而另一邊,孔令雪因爲張晨的刺激,忍不住把高潮的顫抖通過舌尖盡數的反送給了張晨的尿道壁,強烈的刺激像一根冰針直刺入張晨的淫欲神經,一直強行忍耐的胃部不適感再也難以控制,朱唇微張,一口剛吸入胃管的淫水還沒有觸及胃壁就直接嘔了出來,盡數吐在了孔令雪兩腿間早已濕透的紫色淫騷韻律褲上。
張晨假裝微嗔道:「好你個小淫婦,都把我弄吐了,不知道的還以爲我讓你操出小寶寶來了呢。」另一端的孔令雪一邊強忍著高潮余波帶來的微微抽搐,一邊故作鎮定笑嘻嘻的說:「這可不管我的事呀,是姐姐樂意吃……」還沒等她說完,已經嘔了一口淫水的張晨雙腿發軟,下身直接壓在了孔令雪的一對雪白奶球下方:那正是少女香胃的所在,此時這個平時消化男人陽精的肉袋子已經充滿了另一個少女的陰水。這下可好,仰躺的孔令雪被這麽一壓,胃里那些張晨的陰道水猛地沖破了喉嚨的束縛,伴著「哦∼∼」的一聲呻吟盡數湧了出來,從嘴角汩汩而出。
旁邊的高放和張露兩個騷女各自都把陰管里的震棒調到最大倍率,強烈的刺激讓她倆的淫水早就噴盡了,只剩下身子還在一縮一縮的抽搐,尿液取代陰液,從細嫩的尿管中一股接一股的噴射,淋在對方的絲腿上。再看冷靜,一對大奶子已經被曾麗君玩弄的噴了乳水,少女白色的奶汁點點滴滴,射得到處都是,而曾麗君卻被冷靜用冰蠶襪裹著乳頭捅進了陰門,這會兒嘴角已經泛出白沫,還一邊含含糊糊的哼哼:「再擠出來點∼∼對∼∼直接把奶水擠到我的騷管子里,快點好妹妹∼∼∼」還不到二十歲的少女乳房本來就堅挺無比,又硬硬塞進幼嫩的陰道,最要命的是奶房壁和騷穴的陰肉之間還隔了一層要命的冰蠶絲襪,也無怪乎曾麗君爽的連自己揉陰蒂的力氣都沒有了。
有句話說:清醒的人是最痛苦的。一點不錯,屋里唯一還有點清醒意識的,就是還在有節律摳著老師淫穴的李靜了。雖然她真真切切的看著眼前諸多如玉般少女的淫行蕩欲,真真切切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騷動的水滴在漸漸彙聚成水流,甚至還能看到那點點羞得少女臉紅的透明液體從自己這雙夾過無數男人龜頭莖身的玉腿中間噴灑而出,但是,淫欲的盡頭卻缺少一個真正能騷動那敏感一點的東西。這種感覺是相當痛苦的,這種痛苦甚至大過了在夾著自己小手扭動水蛇腰身的曉青。「要∼∼要∼∼來了∼∼」曉青加大了身體的扭動幅度和頻率,想借由增加陰道壁與李靜手指的摩擦力來突破那該死藥物的限制。但很可惜,無論如何擠壓扭動,距離淫欲的最高處總是差那麽一點點,洶湧的高潮射水仿佛被一道無形的堤壩死死的擋在了那層薄薄陰肉的后面。
也是在此時,李靜也漸漸感覺出事情有些不對勁了,雖然曉青老師縱橫欲海,但在如此強烈持久的攻勢之下依然不射,確實有些說不過去。猛然間,李靜想起了剛才曉青所表演的那出「欲射不能」的好戲。「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她陰肉都開始間歇性的抽搐了卻依舊不射水。」李靜暗想到。
「哦∼∼∼」李靜的思路被朱梅君幾乎歇斯底里的叫床聲打斷了。她在曉青腳交的刺激下已經泄光了所有的淫水和尿液,此時下身再次一挺一挺的,這已經是她這半個小時內第13次性高潮了,一雙玉腿隨著下身的抽搐抖動著,似乎想再從那個肉洞里擠出些許液體來釋放強烈的刺激。「一邊費盡心思、就快要發瘋的想要到達高潮而不得,而另一邊卻爽的身體快負荷不了這一波接一波強烈刺激,眼看就要廢了。」李靜甚至有些覺得好笑。突然間,一個念頭閃過:「小梅爽成這樣還不是因爲那個淫藥的原因嗎?而曉青現在這麽難受也是因爲藥物,如果把兩種藥物同時用在同一個人身上會怎麽樣呢?這不就是流傳已久「最尖銳的矛與最堅固的盾」的故事嘛。搞不好能一下中和,兩個人都能各得其所呢。」
說干就干,李靜在曉青陰戶里的手指也由於長時間的摩擦有些發麻了,而且她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老師爽的高潮騷水四射的情景,一想到這里李靜臉一紅,接著幾聲短促的喘息聲,一股透明的液體噴射而出。竟然滑精了!雖說李靜不是男人,但在她看來,女子高潮噴陰精和男子高潮射陽水沒什麽區別。李靜渾身熱熱的,一邊維持著曉青陰道里的抽送,一邊妙目四盼,想找找有什麽可以利用的東西。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曉青今天穿的無后帶透明高跟水晶涼拖跟曉青初次嘗試淫藥的那雙一模一樣。當時曉青用那只涼拖的水晶鞋跟沾著淫藥自慰上瘾后,就經常用那只鞋抽插陰管,但如果整日穿著高跟鞋跟會越磨越短,越磨越粗,敏感的陰道會因爲鞋跟微小的變化而影響快感,而曉青又非常喜歡這雙性感無比的高跟涼拖,經常穿著這雙涼拖幫上床的嫖客腳淫,於是就又買了一雙一模一樣的涼拖,以前的那雙就放在床邊,自慰起來也方便。
李靜曾經拿著涼拖幫曉青自慰過,對這雙高跟涼拖自然十分熟悉,甚至感覺這根透明細長的水晶鞋跟依稀還浸潤著老師的陰道粘液。二話不說,李靜熟練地扯下了曉青肉絲腳上的涼拖,就像平日里那些男人扯掉自己腳上的騷靴一樣。此時朱梅君的腿上已經沒有干淨的地方了,淫水、尿液噴的滿滿的,而且每一灘小騷水中都含有極高的淫藥成分。李靜把曉青的高跟涼拖平躺過來,用細長細長的水晶鞋跟在梅君大腿上一處騷水最粘稠的地方抹了起來。
李靜抹的很仔細,盡量讓更多的粘液沾在水晶鞋跟上,慢慢的拉起鞋跟,竟有好幾段晶瑩的淫絲懸挂在鞋跟與少女大腿之間,精通此道的李靜自然明白,與男子的精液相似,噴出的汁水越是粘稠,通過噴射汁水帶出的淫欲釋放的越多,照現在朱梅君滿腿如此粘稠的陰水,至少得歇半個月方可複原,一句話,今天這騷妮子算是完了。準備工作做好了,接下來就是主戲了。李靜依著抽插頻率,突然抽出了剛才還頂著子宮口刺激的手指,瞬間的強烈讓曉青再次爽的仰過頭去。趁著這個機會,李靜瞥了一眼自己的手,上面已經幾乎被曉青陰管里白色的潤滑液全部覆蓋。曉青突然感覺下身空了,仿佛由浪尖之間墜入海底,下身一吐一吐往前遞送,似乎在尋找著剛才刺激的那三根玉指。「別著急姐姐,妹妹這就伺候你」說罷李靜一手拿住水晶涼拖,另一只手則捏著尖細的鞋跟尖緩緩刺入了曉青的陰肉。
「哦∼∼∼∼∼∼∼∼∼∼」一股涼意漸漸刺入了曉青被摩擦的火熱的陰壁,粉紅色悸動的陰肉緊貼著水晶絲滑的質感,貪婪的吸吮著黏在水晶鞋跟上的液體。淫水吸收,血液流轉,只在眨眼之間。強力的催淫藥水瞬間湧入了曉青最敏感的性欲神經。「妹子∼∼∼∼∼你∼∼∼∼」曉青突然感覺到下身受到刺激瞬間幾十倍的增長,微啓雙目,似曾相識的一幕又呈現在眼前。一個妩媚妖豔的裸身女子正拿著抹了強效性藥的水晶鞋跟逼入自己的陰縫之中。「你∼∼∼你∼∼你要玩∼∼死我∼∼∼」這個「我」字還沒說完,強烈的性刺激已經讓曉青失去了對自己話語表達的控制能力,霎時間兩種藥物各顯其能,肆意爭奪著曉青欲望的控制權。
另一邊,李靜爲了防止曉青突然而至的高潮,從朱梅君那已經被捅的黏糊糊的肉管子里輕輕拉出曉青的絲襪淫腳。上面沾滿了少女粘稠的性液,襪尖生花,襪蓮似水,一只淺肉色的超薄絲襪已經濕的不成樣子,連沒有插入陰戶的襪身部分也被潮水般的淫水陰濕到了大腿根,整只大腿襪徹徹底底被淫成了深肉色。猛然間,這只裹在深肉色薄絲里的玉腳腳尖繃得直直的,離開了地面,曉青整個身體的重量全部壓在了緊繃的騷臀上,曉青的腳尖隨著身體的起伏一點一點的向上搏動。原來李靜輕托著手里的水晶鞋跟,開始了新一輪的刺激。
細長透明的水晶鞋跟上,已經分不出藥水和淫水的界限,曉青不斷分泌的潤滑液已經開始斷斷續續的從陰口湧出,本應順著大腿向下流淌,最后被絲襪的襪口吸收,但是,曉青的腿上的絲襪剛才就已經吸飽了朱梅君的騷水,如今再也容納不下更多的液體,透明的騷液拉著細長的淫絲,一滴一滴的從曉青大腿根處向下滴落。
時間已經不早了,看了看旁邊的兀自抽搐的朱梅君,李靜突然加快了手上推送的速度。「呃……」曉青此時已經顧不得什麽尊嚴和矜持了,大肆的呻吟仿佛都不足以釋放心中的渴望,恨不得把刺入下身的水晶鞋跟插得更深,更深,深的可以與自己的性器融爲一體。
剛才淅淅瀝瀝拉著淫絲的騷水如今一改剛才涓涓細泉的風格,汩汩的分泌著懷春女子的性欲。而曉青竟然又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下借助手的幫助把一只玉腿擡上了桌角,借勢分開了雙腿,「噢……噢……噢……」隨著幾聲短暫的嬌喘,竟然把一根蔥白細嫩的玉指從騷臀后面捅進了菊道。
細嫩緊縛的菊道瞬間就緊緊包住了刺入的手指,曉青都能清楚地感覺到與菊道僅有一層肉壁相隔的肉管子里,那要命的水晶鞋跟正不止疲累的抽送著,每一次抽送都會引起陰道與腸管有節律的收縮,換句話說,每一次抽送都會引起一波性高潮,雖然在藥物的作用下沒有噴出陰精,但超級淫藥的效果也是霸道無比,即使噴不出陰精,猛烈地刺激也使身體開始了性高潮的抽搐。
正當曉青準備加快指刺屁眼的頻率時,一股涼涼的感覺猛然沿著另一條道路傳上了控制性欲的神經。是哪里?是哪里?處於多重猛烈刺激下的曉青已經分不出快感的來源。
陰管?不是,細長的鞋跟還在一出一進的抽送;屁眼?也不是,收縮的菊花已經被兩根玉指塞得滿滿的,根本容納不下其他的東西了。難道是?得出答案的同時,曉青的思維也被這追加的第三重刺激打斷了。
隱約只聽身邊有人說了聲「你這小冤家,真要玩死老師嗎?嘻嘻」模糊間,曉青看到李靜的一只手盈握住涼拖的鞋底繼續推送,騰出來另一只手正拿著剛才被朱梅君手淫時揉的濕濕的肉色大腿襪往自己尿道里塞!
曉青還記得,正是由於這只大腿襪的原因,朱梅君才會爽到泄光陰精尿液,幾乎要昏死過去的境地,絲襪上淫藥的濃度絕不亞於刺在屁眼里水晶鞋跟上的濃度。看著同樣被浸透變爲深肉色的長筒襪,從分開的陰戶中間一點一點的塞入尿道,曉青除了求饒別無他法。「好……妹……子……姐……姐姐求……你了……姐真的……不……不行了……」但沿著尿道壁迅速上傳的快感沒有給曉青太多的時間,第三道冰涼的催淫劑狠狠地刺入了曉青全身最爲薄弱的肉管。
「死……死……了……」限制藥物的極限終於被突破了,高潮如潰壩一般勢不可擋。隨著曉青高潮前最后一聲長長的呻吟,積攢了太長太長時間的陰精噴湧激射而出,一股、兩股、三股,晶瑩透亮的液體瞬間穿透了塞在尿道口肉絲的阻攔,斜斜的向上噴出2米多高才劃了無數個淫靡的弧線星星點點落在了對面的牆角處。
一時間,旁邊的淫女們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十幾對秋波凝視著這放蕩暄淫的畫面。她們腦海里只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這是我們的老師麽?這是讓班里無數男生都爲之撸莖灑精的老師麽?這是曾經在床上把我們摳的爽到死去活來的老師麽?這是從不比性愛對象先達到性高潮的老師麽?
或許是壓抑了太久太久,直到當衆淫女們從吃驚的表情中回過神來時,曉青的高潮依然還在進行,雖然射出陰精的量少了不少,力度也不如剛才那般猛烈,僅僅噴在自己的肉絲大腿上,但香豔的程度一點不比剛才的差多少。
此時的曉青,手指已經從菊道里退了出來,那只浸滿淫藥陰水的肉色大腿襪也因爲剛才強烈的噴射滑出了尿道,只剩下陰道中的水晶鞋跟還被一直抽搐不停地陰道肌肉緊緊的夾著。 一雙璧腿,一只赤裸,一只上面貼著那只余下的玻璃大腿襪,兩條腿上都無一例外濕淋淋的,有朱梅君的陰水,也有自己剛噴上的淫液,慢慢恢複的觸覺已經感到腿上的液體已經多到在腿上聚集、流動的滑膩感。雖然她緊緊地夾著大腿根,但淫液還是不停地噴射而出,像一眼小型的間歇噴泉,隨著身體的抖動一股一股的吐著透明的液體。
突然間,寂靜的辦公室里「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響,李靜雙腳間的地上濕的一片模糊。「啪∼啪∼啪∼」隨著幾聲幾乎同時的聲響,辦公室的地上有一半已經模糊不堪。
不是別的,剛剛目睹了剛才極端淫穢刺激的一幕,衆淫女雖然看得目瞪口呆手上刺激的動作都停了下來,但視覺和聽覺卻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刺激,竟然集體滑精了!每個人的雙腿之間都噴出了少女最最純潔也是最最淫蕩的液體,就連已經噴不出液體的朱梅君也高高的挺起了陰戶,堅挺的陰蒂不停地輕微勃動,顯然也達到了少女性欲的最高點。
又過了一會兒,曉青的身體漸漸恢複了平靜,衆淫女也一個個面紅耳赤的停止了奇迹般的集體滑精,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一個個感覺下身輕松無比,暢快淋漓,仿佛第一次達到性高潮那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再次回到了身上。大家誰也不出聲,就這樣靜靜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似乎還在回味剛才這場激烈的戰斗。
「好了,熱身就到這里吧。」曉青一邊輕輕的拉出了陰道里的水晶鞋跟,一邊說道。
經曆了如此強烈的高潮洗禮竟然還能如此輕松,衆淫女一個個面面相觑,似乎在相互詢問,剛才那個陰精四射、讓大家看的淫水直噴的是她嗎?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爲朱梅君和曉青老師就行淫的水平上相差無幾,甚至有時在玩絲襪的新奇手法上朱梅君還略勝一籌,但經過今天的事,似乎高下已分。
同樣經過了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強烈噴潮,曉青恢複速度強的驚人,失去如此大量的陰精腎水竟然還可以站起身,從容自如的收拾玉體上行淫留下的痕迹,簡直是一部性愛的機器。反觀朱梅君,身體已經幾近虛脫,現在正和張晨兩個人由李靜和張露攙扶著趴在衛生間的洗手盆上吐著呢。
張晨胃里灌下了太多少女陰水,而且沒有像孔令雪那樣及時的被壓吐出來,現在那些淫水已經進入到了香胃的深處,想要將其盡數嘔出來著實得費一番力氣了。
朱梅君則是因爲縱欲過度,身體長時間的處於高潮抽搐狀態,帶動胃壁也發生強烈的收縮,把那個肉袋子里的東西一下一下的往外擠,但很不巧,爲了灌腸清理菊道,朱梅君從前一天晚上就沒怎麽吃東西了,胃里空空如也,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吐著早上喝的水,這比起旁邊幾乎呈噴射狀「噗——噗——」直接從胃里把少女陰水射入洗手盆的張晨來說,別有一番說不出的痛苦。這次的熱身活動幾近失控,「損失」不小,原本參加1000米長跑的朱梅君如今還能扶著洗手盆吐已經不錯了,只好換人了。
能夾著巨大的震動棒跑上1000米的,衆淫女中除了朱梅君和曉青,就只有李靜了。時間緊迫,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詳細安排,好在曉青辦事麻利,僅用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參賽人員的名字由朱梅君改爲了李靜。
其實很簡單,曉青去了二話不說,直接握住負責老師的雞巴,拉著龜頭就塞進了玻璃絲襪的襪口,玉腿一合,細潤的大腿隔著絲滑的水晶襪輕輕地夾住了莖體,前后微微扭動水蛇腰,僅僅五分鍾的時間,就把讓男人的龜頭吐出了陽精。「能改名字嗎?能的話運動會完了直接去我宿舍找我。」就這樣,半個小時的時間,搞定了這件事,又回了趟宿舍換了身衣服。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