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女孩自述(下)

冰心
本文:2023-11-20T13:13:15
自從和阿輝有了第一次後,我便開始喜歡上做愛了,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都要約會,然後就在學校裡或者他父母給他買的房子裡干。
我深深迷戀上了他的大雞巴,每次做愛結束後我就開始期盼下一次,吃飯、睡覺、上課的時候腦子裡老是出現他的雞巴在我浪穴裡出沒的畫面,下身就不自覺地流出水來,不過不要緊,只要到了晚上他就能滿足我了。
這段時間因爲我一直和阿輝出雙入對,引起了好多女生的妒忌,走在學校裡到處能看見白眼,除了許燕還繼續和我玩外,其他認識的小姐妹都開始不理我,避開我了,不過我不在乎,只要有阿輝的大雞巴來操我的騷屄,我還沒空找她們玩呢!
很快,我盼望已久的暑假終於到了,有兩個月的時間我能天天和阿輝厮守在一起,一想到能讓他的大雞巴二十四小時一直留在我身體裡,我就很興奮。
這天,老師一宣佈假期開始,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停車場去和他會合,他已經在車裡等我了。上了車,我們不約而同地大聲歡唿起來,接著他吻了我一下,又壞壞地在我胸口捏了一把,我嬌笑道:「討厭啦!」不過並沒有阻止他帶給我的享受。
他得寸進尺,又把手伸到我裙子裡摸了起來,那裡已經濕了。呵呵!我從今天早上到現在就一直在想像暑假生活,一直在渴望阿輝的雞巴不停在我的陰道內操到射精。
他用力彈了一下我的陰蒂,說道:「你個騷貨,今天又沒穿內褲呀?還流這麽多水,不怕別人看見嗎?」我下身一麻,嬌喘著說道:「還……還不是爲了方便你呀!人家……人家只對你騷啦!」他微微一笑,手從我裙子裡抽了出來,準備開車。
騷穴上的刺激突然消失,讓我渾身難受,只好自己用手去摳弄。他調好了頭,看見我這副浪勁,說:「真他媽一刻也不能停呀?好,就賞給你這個吧!」說完,他便左手握住方向盤,右手把自己西褲的拉練拉開。我兩眼放光,哈哈,又能嚐到我最喜歡的肉棒了。
我正想用手把肉棒拿出來,阿輝卻把我的手輕輕擋開,說:「不許用手哦!要用嘴。」我沒辦法,只好把嘴湊到他裆部,先用舌頭把西褲拉練分向兩邊,然後隔著內褲在大雞巴上吻了一下,這是每次我對大雞巴的問候。一股騷臭撲鼻而來,這是我最喜歡聞的味道,我忘情地深唿吸了兩下。呵呵,阿輝知道我喜歡這味道,他昨天肯定打完籃球又沒洗澡,而每次小解後又刻意在上面留些尿漬。
我擡起頭對阿輝感激地笑了笑,然後便埋下頭去開始用舌頭舔他的內褲。很快,我嘴巴裡滿是汗臭味和尿騷味,唾液腺也由於興奮而排出大量唾液,我用唾液把口腔清洗了一下便嚥了下去,這樣,阿輝的內褲我便幫他洗完了,而他的大雞巴也開始挺立起來。
接著,我的舌頭開始向上探索,很快便觸及到了內褲的上緣,然後上牙跟上去,鈎住內褲上緣用力往下一拖,他的大雞巴終於彈跳了出來,還驕傲地晃了幾下,散發著和內褲一樣的味道,只不過更加濃烈。
我的嘴巴興奮地撲了上去,把他的龜頭含住,舌頭開始轉著圈舔拭,阿輝的龜頭輕輕跳了一下,呵呵!每次這個時候他都特別舒服。我越舔越下,最後幫他重點清理了龜頭下方的那條凹溝,裡邊汙物很多,我只感覺到一些細小的固體隨著我的唾液不斷流向我喉嚨深處。
經過努力,阿輝的龜頭已經清洗乾淨了,我把龜頭吐了出來,很近地觀察起來,呵呵!我的工作的確不錯,龜頭已經變得黑油發亮,像上了一層釉彩,一條細細的唾液線連接著他的馬眼口和我的嘴,在空調的吹拂下正晃悠著,顯得格外淫蕩。
接著,我又去幫他清洗陰毛,我每次含住一捆陰毛,用唾液浸一下,然後用嘴唇夾住,頭向上仰起,讓他的陰毛從我嘴唇間滑出。經過這樣的處理,很快他的陰毛便都像我的長髮一樣迷人了。
阿輝由於經歷多了,所以定力不錯,還是笑瞇瞇地開著車子。我見了有些生氣,人家這麽努力爲他服務,他居然連點表示都沒有,於是我便使出絕招:用牙齒輕輕摩擦他龜頭下端的深溝,同時舌頭不住在他的馬眼口上撥弄。果然,他開始把持不住了,龜頭跳動的次數開始明顯增多。
我一邊挑逗他的龜頭,還一邊不斷發出淫蕩的唿吸聲和咽唾液聲,他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開始只用左手駕車,空出右手死命掐我的頭髮,我由於頭部受到刺激,反而更快地進行著嘴裡的動作。
他終於支持不住了,嘴裡「嗯」一聲,大雞巴開始劇烈地跳動,濃濃的精液一波一波射進我的口腔裡,我由於準備不及,沒有把嘴抿攏,許多精液便從牙齒縫中流出,順著嘴唇流到他的褲子上,我一看急了,忙把嘴裡的精液都咽到肚子裡,然後吐出他的大雞巴,趴在他褲子上吮吸起來,直到把最後一點精液吮吸乾淨。
阿輝見了,喘著氣說:「你個大騷屄,漏了這麽一點比掉了錢還急,看見精液像看見祖宗一樣的,真他媽浪!」我不理他,也沒辦法理他,我的舌頭正在搜刮口腔中每一寸內壁,直到把最後一個精液分子都吞入肚中。
阿輝搖了搖頭說:「暑假剛開始還沒上床就這樣,老子這個暑假非給你的浪穴弄個精盡人亡不可。」我笑嘻嘻地說道:「我怎麽捨得你死呀,我要你的大雞巴操我一輩子呢!放心,我不會殺雞取卵的呀!」阿輝聞言哈哈大笑。
說笑間,已經到了我們的愛巢,要爬六樓,我便向阿輝撒嬌要他背我上去,阿輝答應了,我便從後面躍上他的後背,雙手勾住他的脖子,他雙手一抓,便把我兩腿分開勾在他的腰間,而他的雙手就托在我的大腿上,那層厚繭一磨,好舒服呀!
我突然想起今天沒穿內褲,於是對阿輝說:「你托住人家的小屁屁嘛,沒穿內褲會被人看見的呀!」
阿輝嬉皮笑臉地說道:「那不正好!讓他們知道我老婆有多淫蕩,多騷屄他們一定會嫉妒我的。」我不作聲,心裡想:「看到了床上我怎麽收拾你!」走進樓內,倒楣!後面果然有個中年男人也進了我們這幢樓,他一跟在我們後面雙眼就盯著我臀部看,我總感覺有股熱辣的目光照在我雪白的臀部上,渾身不禁燥熱起來,因爲我還沒有讓別的男人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過我的臀部呢!我骨子裡的那股浪勁又發了起來,我更用力地勾住阿輝的脖子,頭向前傾,屁股拚命翹起,如果那男人不是近視的話,就能隱約看見我的陰戶了。
阿輝見我這樣動來動去,很快明白了我的心思,雙手便更用力把我往上托,而人卻往前弓,這樣我的人便幾乎和地面平行了,整個浪穴連屁眼便從可後面掰得開開的雙腿中一覽無遺。他還有意放慢腳步,好讓那男人看的時間更長。
走到三樓時,我已經頭腦充血,淫水開始流向阿輝的背部,呵呵!我可以聽見後面那人粗重的唿吸聲,他的臉幾乎就要貼到我鼓起的臀部上了。
因爲他唿出的氣正在我臀部上吹拂著,有點癢,我用一隻手繼續勾住阿輝,另一隻手放到自己雙臀之間的夾縫中,輕輕地在陰戶上撓起來,嘴裡說:「癢,好癢呀!」聲音不大,但那男人肯定聽見了,他的頭貼得更近了,死死跟在我們後面。
最後,我的手居然碰到了他的臉,我回頭向他嫣然一笑,他整個人都傻掉了,呆站在那裡看著我們走進房去。
一進門,阿輝把門一關,就把我往床上一扔,說:「你個騷屄,居然當著我的面勾引其他男人,看我怎麽罰你!」說著便要來摸我。
我一邊反抗,一邊笑著說:「是你自己要讓別人看我有多浪的呀!人家叫你幫我遮著點,你自己不肯。」阿輝一邊淫笑,手卻不停,我力氣差他很多,終於他的手摸上了我的陰蒂,並輕輕揉了起來。我要害被制住,剎時便綿軟下來,嘴裡雖還說著「討厭」,但大腿卻噼得更開,好方便他摸我。
很快,我便嬌喘連連,開始發出淫蕩的喘息聲,小腿因爲愉悅而本能地翹了起來抖動著。我的陰道裡已經氾濫成災了,兩片陰唇顫抖著一張一合,急需有東西能進入,我急切地催促道:「快!大雞巴,快用大雞巴操我的騷屄!」阿輝歎了口氣,說:「哎!真他媽受不了你這副騷樣!」說著,便把褲子脫掉,拔出他那根已經完全充血的大雞巴。我看見了熟悉的大雞巴,便不顧一切往上靠,阿輝熟練地先用龜頭在我陰道口摩挲幾下,蘸上些淫水便準備插入。
就在這時,電話突然響了,我在迷煳中一下被驚醒,便開始狂罵那個打電話的人。阿輝一邊用手指安慰我,一邊去接電話,我被摸得騷癢難忍,而那個電話一直不挂,只聽見阿輝說些什麽「什麽時間」、「不能晚點去呀」什麽的。
我忍不住了,對著電話狂叫道:「阿輝在操屄呢!沒空理你,快挂掉!」阿輝忙摀住我的嘴,我也便順勢開始吮吸他手指上沾滿的我的淫水。
阿輝向那人解釋道:「沒什麽,是我這學期認識的一個騷屄,在發浪勁呢!要不什麽時候你也來試試?」說完和那人一起哈哈大笑。
我一生氣,便狠狠咬了阿輝一口,他手上老繭很厚,好像無所謂似的,反而朝我微微一笑,我一賭氣就不理他。
幾分鍾後,電話挂斷了,阿輝湊過來笑著說:「怎麽,小騷屄生氣了?」
我哼了一聲,說:「不告訴你!」
他說:「那讓我摸摸看,到底是不是生氣了?」說著,便把手指伸進了我的陰道,我像被電了一下,全身又熱了起來。
我說:「只要有你的大雞巴在,人家怎麽會生你氣呀?人家……人家喜歡你還來不及呢!」
阿輝歎了口氣,說:「真不好意思呀,今天沒辦法用大雞巴操你了。」
我一翻身,坐起來,問道:「怎麽了?你有事?」
阿輝說:「是呀,我要跟市裡的籃球隊到外地去參加比賽,本來沒我的名額的,但他們有個隊員受傷了,就叫我去了,馬上就要出發,要去兩個禮拜吧!」剛說完,我的小拳頭便已向他砸去,他也任由我的拳頭打在他的胸膛上,輕輕地把我摟在懷裡,說:「不要著急,我回來後保證天天陪你,你要操多久就多久,好不好?」
我知道他是個愛球如命的人,這麽好的機會他一定不肯放棄的,只好噘著小嘴說:「是你自己答應我的哦!到時候我一定要叫你精盡人亡,哼!」
他看著我淘氣的樣子,忍不住把我抱得更緊,吻著我額頭說:「真是我的好老婆,又夠騷又善解人意。」
我心裡一熱,但還裝著生氣的樣子說:「時間不早了啦,你去吧,不用管我了,反正今天我注定要孤獨了。」
他看了下時間,便開始穿衣服,最後走到我身邊,在我的陰唇上深深一吻,說:「我的小騷貨,乖乖等我回來哦!」
我笑罵道:「討厭啦!臨走還要欺負人家。你走啦,快走!」內容來自他苦笑一下,轉身走出房間。
他一走,我又開始難過起來,計劃好的美麗暑假,就這樣被截掉兩個星期,這兩個星期怎麽過呀?看著自己的騷穴還在不爭氣地冒出淫水,陰唇一鼓一鼓,彷彿在問我:「我們怎麽辦呀?」唉,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了!
我先穿好衣服,已經四點多了,我盤算著晚上該干些什麽,這半個學期一直和阿輝在一起做愛,朋友越來越少了,想來想去,只好去找許燕,只有她還當我是姐妹。
我打了個電話到她家,她說正好晚上要去迪廳,問我去不去,我還能有什麽主意,只要有地方玩總是去的,於是和她約好七點鍾在市中心碰頭。
我在冰箱裡隨便找了點東西出來草草吃了,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說在同學家裡玩,不回去了,我家裡也不管我,就囑咐我小心點。
我看了會電視,淫蕩的腦子裡卻在想今天晚上應該怎麽玩,阿輝個死男人就這樣走了,哼,是他先惹我生氣的,一定要報復報復!想到這裡,我就決定今天晚上去找個男人來操我,一來可以報復,二來這兩個禮拜就不會太寂寞了。
想到這裡,我從床上爬了起來,先好好洗了個澡,然後在身上噴上了很濃的香水,在自己的陰戶上還多噴了幾下,原來就粉嫩無比的浪穴頓時更加迷人、嬌艷欲滴。一不做,二不休,我又拿起阿輝的刮鬍刀,躺在地板上用小鏡子照著,小心地把自己的陰毛剃得一乾二淨,然後用水沖洗一下,重新噴上香水。
哈哈,小穴這時光熘熘的。輕輕對那裡吹口氣,由於沒有遮攔而且香水的揮發,一陣冰涼舒爽的感覺。我很滿意自己的傑作,於是我決定不穿內褲了,讓光光的陰戶去享受夏日的晚風。
經過一翻選擇後,我決定只穿一件黑色的吊帶裙,乳罩和乳暈貼也不準備戴了,讓那些臭男人去看吧,反正今天我就是準備勾引男人的。那吊帶裙的下襬很短,大概只能遮住我三分之一的大腿,呵呵,要的就是這個感覺,一想到因爲不經意的走光而引起別人詫異的目光,我就激動不已。
我對自己的淘氣笑了一下,看了下時間,六點了,我便拎了個小包出門了。
走到四樓的時候,下午的那個男人又出現了,他盯著我裙子的下襬,恨不得視線能打彎轉進去看。他嚥了口口水,問道:「你……你要多少錢操一次呀?」他把我當妓女了!呵呵,如果他再年輕些或者帥一些我也許會和他耍耍,不過他現在這個樣子我可沒性趣。我對他白了一眼,扔下句「神經病」就走開了。
走在大街上,我頓時成了衆人尤其是男人眼中的焦點,晚上風挺大的,我的裙襬不停被掀起,光潔的陰戶若隱若現地展示在路人面前,走路時我還刻意晃動著惹火的身材,沒有束縛的奶子左晃右擺,全部反映在裙子上。
在路人的視線下,我興奮極了,乳頭開始挺起,衣物上立刻出現兩個小球。
呵呵,我的奶子經過這半年阿輝的撫摸,已經發育得不錯了,奶頭也由原來的嬌小粉嫩,變得很大,而且是深紅色的了。我這時真想索性把這吊裙也脫了,讓大家欣賞一下我的裸體呀!
我正準備攔出租車,但看了下時間似乎還很早,我便決定去坐公交車,一方面能打發點時間,另外說不定能享受男人的愛撫。想到這裡,我下面又開始濕潤了。
上了公交車,可惜,人很少,還好沒位子,我還能再等等。不過車上的人都在盯著我看,尤其我身前坐著的一個男人,身體雖然不敢做很大的動作,但卻把頭慢慢地放低,想看看我穿什麽內褲,看見他那傻樣子,我都想笑了。
爲了滿足他,我原來握住座位上扶手的雙手改爲去拉上方的吊環,而且是兩個距離較遠的,這樣我的裙子便被帶高了不少,他應該能夠看見我的私處了。果然,他的雙眼開始發光了,呵呵,他一定很驚訝我居然沒穿內褲。他淫邪地看著我的下體,我也扭動著腰肢配合他的目光。
我聽到身後有人在小聲議論,用心一聽,原來他們是在說我的臀部很漂亮,呵呵,原來我的兩片臀部已經一大半暴露在大家的視線之下了。我臉一紅,感到這樣似乎不太好,正好車進站,我趁勢忙把手放了下來,那個男人似乎很失望。
這站由於已經進入了市區,一些準備乘這車去城市另一端的人紛紛上車,呵呵,好機會終於來了。我這副打扮果然像磁鐵一樣,立刻有幾個男人被吸引到我身邊,其中有個長得高高帥帥的,一看就討人喜歡,我不禁向他抛了個媚眼。
那個男人也挺領情,擠到我身後,居然一下子摟住了我的腰,說:「寶貝,上次是我不好,惹你生氣了,我向你道歉,原諒我,好嗎?」我楞了一下,明白過來,他想名正言順地侵犯我。
呵呵,我覺得蠻刺激的,對他哼了一聲:「就怕以後又要重犯的。」週圍人看見了,都以爲我們是對鬧矛盾的情侶,那幾個男人便也收斂了些,不敢再用猥亵的眼光看我了。那男孩一邊和我絮叨著請我原諒,雙手已經放開了我的腰,隨即便從後面伸到了我的裙子裡,先摸了兩下大腿,試探我的反應。
我稍稍蹲下,分開雙腿,然後一併,便把他的右手夾在了我兩腿之間。他心領神會,右手往上移動了一點,隨即楞了一下,這時他才發現我沒穿內褲,而且連陰毛也剃光了,只摸到一個光熘熘的陰戶,而且已經濕透了。
他一邊撫摸著我的陰唇,一邊湊到我耳邊小聲說:「你可真夠騷的呀!」
我對他妩媚地一笑,說:「你快點哦!我馬上要下了。」他也不客氣,兩根手指馬上插進了我的陰道,空虛了兩天的陰道終於有東西進入了,我感到一陣滿足。他兩根手指快速地抽插,而大拇指也跟著抽插的節奏擠壓著我的陰蒂,呵呵,也是個老手呀!
在他充滿技巧的亵玩下,我很快就達到了高潮,癱軟在他身上,這時我才發現,坐我身前的那個男人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這場免費的好戲:一個陌生男人幫我手淫,另一個陌生男人在旁邊觀看,而且是在公交車上,這可是我從沒體驗過的淫蕩呀!
很快我就到了快樂的頂峰,陰道開始抽搐,一股液體噴湧而出,全部灑在他的手上和我的大腿上,順著大腿往下淌。他倒也蠻體貼,用一隻手扶住已站立不穩的我,另一隻手掏出手帕紙幫我擦拭乾淨,我在他脖子上吻了一下表示感謝。
這時,我也到站了,我輕聲對他說:「我要下車了,謝謝你,不過請不要再來糾纏我,好嗎?」我可不想因此破壞我和許燕晚上的約會。看著我撲閃的大眼睛,他有點失落地點點頭。
到站了,我迳自走下車去,那幾個男人驚訝地看著我,大概在想這對情侶爲什麽不一起下車?
車站到約好的碰頭地點沒幾步路,市中心人更多,當然有更多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好多男人眼睛都死死地盯住我,不放過任何走光的機會,我也大方地暴露著,盡量滿足他們的眼球。
許燕已經在那裡等我了,一看見我就向我走來說:「哇,你也真夠大膽的,穿這麽惹火,不怕阿輝吃醋呀?」
我一板臉,說:「別提他了,有了籃球就不要我了。哼,我不相信沒了他就沒男人要我了。」許燕調皮地吐了吐舌頭。這時我才發現,許燕今天穿得也很暴露,上身是件很短的牛仔馬甲,雪白的腹部全部暴露在外,她只扣了下面的兩粒扣子,由於她只有一米六的身高,所以大多數人都能居高臨下看見她嬌小的奶子上套著帶卡通畫的乳罩;她的下身是一條牛仔短褲,細小而結實的大腿袒露在外,呵呵,那感覺就像個十三、四歲的雛妓。
我湊到她耳邊,把我的想法笑著告訴她,她一邊拍打我一邊笑罵道:「你好壞哦,阿輝走掉你就把氣發在我身上呀!」我們嬉鬧著,完全當路人不存在,路過的男人看見兩個惹火女郎這樣撕扭成一團,都不禁怦然心動。
我們一路嬉鬧著來到那家迪廳門口,據說這是市裡最亂的一家迪廳,呵呵,我們就是要找個這樣的地方瘋一瘋。
買了票,寄完包,我們迫不及待地跳到舞池裡。這個舞池很大,黑黑的望不到邊,週圍人很多。我們一邊蹦,一邊向舞池的中心遊去,由於有很多女孩都像我們一樣的打扮,所以也沒人特別注意我們,不過還是有幾個男人有意無意地在我們身邊磨來磨去,眼睛注意著我的裙角。
我也很興奮,劇烈地蹦著,裙角也不斷飄起,妙處忽隱忽現。幾個把持不住的男人已經把手伸到口袋裡,隔著褲子摸自己的小弟弟了。
旋轉的燈光、嘈雜的音樂,再加上這麽淫蕩的場面,我開始頭暈目眩,裙子也越擺越高,我們忘情地抖動著。漸漸地,我們兩人離得越來越遠,我太過激動了,也沒發現。
換曲的時候我才發覺許燕不見了,我正四顧找她,一個男人向我走過來,問道:「可以請你喝一杯嗎?」我看了他幾眼,人不高,但很健壯,長得蠻清秀的,大概廿多歲,正是我喜歡的那種味道,於是我也忘了找許燕了,想:「結束後在門口總能碰到她的。」於是我跟他走到角落裡的**上坐了下來。
他叫來兩杯飲料,我猶豫了一下,因爲那可樂已經開封了,也許裡邊有什麽藥吧?不過我又想,反正我就是出來找刺激的,現在有人上門了,我卻要退縮。
想到這裡,我暗罵自己膽小,接過可樂就大口喝了起來。
那男人看著我喝下可樂,嘴角露出了笑容,我看在眼裡,想:「以爲我上當了是不是?呵呵,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是誰在玩誰。」可樂下肚後沒多久,反應便來了,我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一樣,渾身燥熱,奶子和下身像有成千上萬的小蟲在撓一樣,腦子昏昏沈沈,左搖右晃,似乎要倒下去了,幸好我有心理準備,所以神智還比較清醒。
那男人一看藥起作用了,便迫不及待地靠到我身邊來,我正需要有個依靠,就一頭栽倒在他懷裡。他說:「呵呵,年齡這麽小就這麽騷,到這裡來賣浪,不是羊入虎口嗎?」我聽了,心裡有點樂:「呵呵,不知道是誰羊入虎口了。」他說著,手便順勢塞進了我兩腿之間:「哈哈,果然沒有穿內褲,還剃了毛毛,不是一般的騷呀!」他輕輕地摩挲著我的陰蒂,我居然渾身顫抖起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我一驚,看來那藥後勁很足,喝下去後,就連最輕微的摩擦也能帶給我極大的刺激。還沒容我多想,他的手已經插進了我的陰道,而且一次就是三個手指,我瞬間被擊垮了,下身的快感一陣陣傳來,沖擊著我全身的細胞,我已經無暇思考,只能顫動著全身去迎合他手的動作。
沒過多久,我就覺得自己下面已經流了許多了,**上一大片都有潮濕的感覺,那男人還在不斷加力,我已經不顧週圍有人,開始大聲地呻吟,週圍的人也都已經見怪不怪了,看了我們幾眼,便繼續自顧自的蹦。
我身體仰面躺在那男人身上,兩條美腿已經因爲刺激翹得很高很高,而且很淫蕩地噼地很開,整個人呈一個倒寫的人字,他的手越來越快,到了最急速,我的耳朵已經聽不到音樂了,只聽見自己的浪叫。
終於,我到了高潮,這次瀉得比以前都厲害,迷煳中我看見自己的陰道口出現了井噴,一股黃白色的液體噴了出來,灑在我的大腿內側,而且還隨著陰道的一張一合源源不斷地流出來,淌在我的小腹和裙子上。
高潮過後,我稍微清醒了一些,正掙紮著要起來,那男人按住了我,並叫服務生又拿來了一罐可樂,強迫我喝了下去。沒過多久,我又開始全身騷癢起來,下身急需要一個雞巴來滿足我,我已經喪失了理智,手摸索著要去拉那男人的拉練,那男人奸笑一聲,說:「本來要你喝三罐的,我看其實一罐就夠了,真是個欠操的騷屄!」我迷煳中已經說不出話了,只知道想要他的大雞巴。那人把我抱了起來,並向遠處幾個人打了個手勢,立刻有四、五個人圍了上來,簇擁著我們向一間房間走去。
說這是個房間,其實就是用幾塊隔板圈出來的與外面隔絕的小空間,裡邊什麽也沒有,就一張大床。那男人把我往床上一扔,三下兩下便把我的裙子給扒掉了,我的裸體完全展現在了他們面前,還淫蕩地扭動著,他們盯著我的奶子和陰部,開始發出急促的唿吸聲。
其中一個男的走到我身邊,從口袋中掏出個小紙包,裡邊翻出三粒藥片,一古腦全塞進我嘴裡,我勉強嚥了下去,。最初認識的那個男人說:「她已經吃過兩粒了,你這樣要出人命的。」
那男的笑笑說:「我有分寸的。」那三片藥一入肚,我便覺得腹中有股暖流,並從腹部開始向全身傳去,全身似乎都成了敏感區,一絲空氣的流動都能給我帶來巨大的刺激,週身的刺激彙集起來,在我大腦中碰撞著。
最後我就覺得有個雞巴插入了我的陰道中,便開始進入了永無止境的快感。
在半昏迷的狀態下,我只知道拚命扭動著腰肢,讓我的騷穴能得到最大的滿足,我的陰道也蠕動著,給那雞巴極大的刺激。
沒多久,我便覺得陰道一熱,那男人已經射精了,我陰道一陣空虛,不過還好,很快便有第二根捅了進來,接著那幾個人便一擁而上,一根大大的肉棒塞入了我的口中,我本能地幫他舔拭起來,而我的兩個奶子在他們的捏弄下,像被兩團火撥擾著,似乎快要爆炸了。
一波一波的高潮從四面八方襲來,我的身體已經不屬於我自己了,而是由各種刺激支配著,我像一隻遇上海嘯的小船,任由波濤把我抛上抛下。到最後,我已經不記得是第幾個雞巴插入了我的騷穴,劇烈的高潮終於使我昏死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床上除了我已經一個人也沒有,我晃了晃昏昏沈沈的頭,只覺得頭腦發漲,嘴裡滿是精液的味道。我嚥了口唾液,慢慢爬起來,但腿一動,立刻就感覺到小穴一陣酸痛。我分開的大腿一看,陰唇上和大腿內側都是黏煳煳的凝固的精液,連奶子和腹部上也是,陰唇紅腫著,已經被完全翻到了外面,陰道裡就像被塗過膠水似的,很難受。
我忍著痛用床單輕輕把身體體上的汙垢擦去,便翻身下床,由於雙腿已經虛弱無力了,所以差點摔倒,我搖晃著穿上裙子,定了定神,走出門去。
舞池裡空蕩蕩,只有幾個服務生在打掃,他們瞟了我一眼便繼續干活了,彷彿已經不爲怪了,倒也省了我的尴尬。拿回自己的包後,我匆匆走出迪廳,回頭看看,想想昨夜的瘋狂,不禁有點臉紅,這是我第一次和幾個男人一起做愛呀!
不過其中的味道也沒有好好地品味,又覺得有點遺憾。
這時我突然想起許燕不知道在哪裡,但路上的行人已經開始注意我這個搖搖晃晃、雙腿發軟的美女,我隱約聽見一個路人對他同伴說:「這女人昨天在這舞廳裡一定被人操爛了,連路都不能走了。」我沒辦法再在大街上這麽招搖了,只好放棄找許燕的想法,攔了輛出租車,回家去了。到家後,我睡了一天一夜才恢復過來,而小浪穴的紅腫,直到十多天後才消去。唉,一夜瘋狂的代價竟是十多天連手淫都不能,真是得不償失呀!
【全文完】

  👥+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