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也人第二卷第019章老潛伏者——素女!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6T18:12:59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9章 老潛伏者——素女!

「素女?」
雲川自然是聽說過素女大名的,當然,也僅僅限於《素女心經》,以及跟她有關的著名的房中術!
傳說,有了素女的教導,黃帝學會了夜御三百女的本事。
素女講究「愛樂」之說,她認為男女之愛是一種順應自然的行為,壓抑欲火、杜絕性生活都是有害的。性生活只要掌握節度,就可使「男致不衰,女除百病」。
雲川也覺得夜御三百女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畢竟,漫漫長夜,三兩寸的東西分配到一個女子身上也只有區區幾分鐘而已。
而且,雲川嚴重懷疑軒轅的能力,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可以奮戰一夜都不休息的猛士。
西陵族的大長老死掉了,從大長老被送來,直到大長老死去都守在一邊的姼用板車拉著大長老的屍體出去了。
雲川以為姼會把大長老給埋掉,沒想到,姼跟那個狼巫一起,把大長老的屍體剁碎之後餵給了小狗們。
雲川覺得很噁心,那個狼巫卻說這是大長老最好的歸宿。
後來想想也對,他一生殺了那麼多的狼,最後埋葬在狼肚子也是很合理的一個結果,很有宿命論的味道。
接下來,自然是要審訊一下大烏鴉的。
可是,不論雲川使用什麼樣的辦法,大烏鴉只要聽到素女兩個字,就不肯說話,打死都不肯說。
雲川沒有法子撬開大烏鴉的嘴巴,又不能真的打死它,只好這樣了。
今年的春天來的又急又猛,在雲川的感覺中,牆角的青草才長出來不長時間,北飛的大雁就來了,緊接著桃花島上的桃樹上就掛滿了花苞,然後,在一場夜雨過後就開的如火如荼。
今年的春耕明顯要比去年的春耕有計劃,也有效率的多,野牛們被穿上鼻環之後,一個個老老實實的在田地里耕種,驢子們拉著板車在田野上歡快的來往。
野火燒,然後就是灑草木灰,接著就是從島上拉發酵好的糞肥,然後就引水泡田,野牛拖著犁頭下水耕田,最後用竹子編織的竹磨子把大塊的泥土磨平。
竹編房子裡培育的秧苗已經有兩寸高了,被驢車拉到田野裡之後,人人都撅著屁股插秧。
十天過去了,原本是一面面水鏡的水田,已經覆蓋上了一層鵝黃綠,此時,早先在旱田上種下的麥子,糜子,穀子,高粱,蕎麥以及各種豆子也剛剛從土地裡鑽了出來。
結束播種,插秧的雲川才歇下來,卻發現,桃花已經開敗了。
開敗就開敗,今年無法欣賞這樣的美景,來年再說。
桃花雖然開敗了,水芹,薺菜,蒲公英這些可以吃的好蔬菜卻正是好時候。
雖然去年釀造的一些酒已經酸了,不過好歹還有一些是可以喝的,拿出來一些,臘肉炒一點水芹,用薺菜包點豬肉餃子,再涼拌一個蒲公英,最後把燉一鍋蓮子粥解酒也不錯。
地主家的生活就是這樣的。
地裡長著莊稼,田地裡有忙碌的農夫,野牛在河邊飲水,孩子們在田野上亂跑,巡城的武士們在城牆上巡邏,巨人們在搬運石快,大象一家子在從城外往島上運送木頭,竹子,一大群小野狗衝著大象叫喚,蜜蜂們忙活著採蜜,城外的家畜們正在賣力的長膘……總之,雲川在喝了一口酒之後,就對阿佈道:「今年真好啊。」
阿布給族長的空酒杯倒滿酒,翻開小本子道:「集市已經開了六天了,蚩尤部的人來這裏做生意了。」
雲川懶懶的道:「蚩尤還活著?」
阿布道:「蚩尤活著,他們在大澤邊上收攏了很多野人,現在不叫蚩尤部了,他們改名——九黎!」
雲川笑道:「他們以前就叫九黎。」
阿布道:「今天的九黎與昔日的九黎完全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呢?」
「這一次,蚩尤部真的可以稱之為九黎了,聽說他在大澤邊上親手殺死了一頭巨大的蛟龍,獲得了兩個魚人部落的擁戴,他還進山殺死了一頭食人的巨虎,獲得了兩個山民部落的擁戴,他還教會了大澤部落如何燒陶,如何蓋房子,如何建設山寨防禦野獸,還把他們帶去的鹽拿出來與野人族交換。所以,大澤以北的人都很願意聽蚩尤指揮。」
雲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慢慢的道:「只要是能在大河上下活下來的部族,離開大河之後的表現都不會太差。現在,不知道刑天怎麼樣了。」
「聽烈風氏來做生意的人說,刑天去了烈風氏,還帶走了五十個烈風氏巨人,他們還遠赴巨人族的故地氓殤,把巨人慘死在常羊山的事情大肆傳播,正在招納敢死之士,準備為死去的巨人復仇。」
阿布說到這裏,就偷偷地看看族長,他覺得刑天報復的對象很有可能是他們雲川部,畢竟,是經他之手弄死了那些巨人。
「巨人不是我們殺的,這一點你在往小本子上記錄的時候一定說清楚,別說我們的蘑菇粉,那東西是巨人們自己倒進湯裡的,與我們無關,只說,常羊山一戰,是軒轅最輝煌的一戰,能不提我們雲川部就不要提。只說我們在河灣地革新種植之術,收穫了大量的稻子,另外,一定要把軒轅,蚩尤,神農三部想要燒掉我們的稻子這件事從頭到尾說的清清楚楚,能有多清晰,就有多清晰,另外,對蚩尤在大澤的豐功偉業也要寫清楚,只說事情,不褒貶評論。另外,臨魁怎麼樣了?」
「他們好像正在阪泉之地建造城池,正在從四面八方捕捉野人給他們出苦力,聽說在冬日那場暴雪下來的時候,死了好多,好多人。所以,一開春,神農氏就派出了大量的武士,又去捉野人去了。聽神農氏的商賈們吹噓,他們神農氏的族人,只要捉來一個野人,那麼,這個野人就屬於族人,可以幫他們種地,採集,養牲口,如果抓到三個野人,就要分給族裡一個,總之,神農氏正在到處抓人,荒野裡的野人聽說已經少了很多。」
「看樣子,都沒閒著啊……」雲川又喝了一杯酒,頗有些無所謂的懶散模樣。
阿布擔憂的道:「族長,咱們的人太少了,至今才六千多一點,而武士只有一千人,太少了。」
雲川笑道:「等今年收穫了,這一千人就不用再勞作了,他們除過需要保護族人安全,驅逐野獸之外,別的事情都不做,你要給他們換上鐵刀,或者青銅劍,皮盾,換上犀牛皮,鱷魚皮製作的甲胄,弩弓,弩箭我們已經製造出來了,只要更換一些青銅件讓弩弓更加的耐用,每個人都多多的練習如何才能打敗別人的方法,多多練習如何能用更少的人打敗更多的人的方法,時間長了一定會有很好的結果。等到以後,每個人身邊都要配兩隻狼,一頭驢子,這樣一來,我們這一千人就能當別族的一萬人使喚。」
「這樣做真的可以嗎?」阿布非常的擔憂。
雲川大笑道:「等我們把這一千武士武裝到牙齒,你會看到他們的表現。」
阿布見族長對自家的武士充滿了信心,也就高興的道:「就讓夸父他們去揍武士,想不挨揍的話,他們一定會想出好辦法的。」
對於阿布的安排,雲川很滿意,如果自己的武士強悍到可以跟夸父抗衡的時候,一千個夸父一樣的猛士,雲川敢帶著他們去踩踏軒轅的大營,順便再把軒轅活捉過來。
在野人時代,話不好說的時候,只能看誰的拳頭硬了。
睚眥帶著小夥伴們整天帶著他們的小狗滿城外亂竄,雲川基本上已經放棄這個貪玩的混蛋了。
赤陵更是把他的狗訓練成了一頭水狗,且不說可以跟他一起在水裡游泳,還能扎進水裡去捉魚。
雲川不知道赤陵是怎麼訓練的那條小狗,反正,這條狗整天毛髮油光光的跟一隻大水獺一般,除過赤陵之外,誰都不理會。
精衛不喜歡狗,她還是喜歡那隻大烏鴉,整天帶著兩個族中少女跟大烏鴉躲在老桃樹上的木屋裡不出來,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原始人的世界裡,只要沒有天災,沒有戰爭,沒有飢餓,沒有瘟疫,那就美麗的如同一張畫卷。
雲川喜歡小雨中裊裊的炊煙,這代表著寧靜與富足。
也喜歡陽光明媚下的桃花島,被太陽光沐浴的桃花島真的很美,可以滿足所有人對桃花源的嚮往。
一個身材佝僂的老女人背著一個胖孩子從紅砂岩小路上趕著一頭驢子慢慢的走過。
老女人的腰彎的很低,幾乎只能看到地面,所以,她沒有看到雲川,就趕著驢子,背著孩子從雲川身邊走過。
「你整天彎著腰不難受嗎?」
老女人像是沒有聽見一般,繼續往前走。
雲川從精衛身邊拎起大烏鴉道:「看來我不弄死它,你就不願意出來是吧?」
大烏鴉拍著翅膀大聲道:「救命,救命——」
老女人慢慢的轉過身,直起腰,看著雲川道:「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