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8章怪物的世界裡容不下傻子!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6T07:23:07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8章 怪物的世界裡容不下傻子!

雲川其實是有些後悔來到桃花島。
大地很大,可以選擇的地方應該有好多,如同桃花島一般好的地方也不是找不到,被母親驅逐出部族之後,雲川卻好死不死的選中了桃花島。
這很有一股子宿命的意味。
一場大洪水,讓軒轅部北上,讓蚩尤部南遷,讓神農氏西進,最後繞著桃花島聚居在一起。
幾年下來,這片土地上戰亂不休,陰謀不絕,人性淪喪,殺戮不止。
如今,雖然看似安定了,雲川知道,軒轅部遲早會適應這片土地上的氣候,會種出足夠族人食用的糧食,最後將之定為天地的中心。
蚩尤部雖然離開了,可是心懷憤怒的蚩尤絕對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更不會含羞忍辱的留在西南,終有一天,他會帶著更加強大的野人軍團回到這片土地上。
神農氏也不會心甘情願的讓出霸主的位置,如今的臨魁正在改良部族,積蓄力量,只要有了足夠的力量,他們也會回歸。
更不要說刑天與那些被雲川拿去種桃花的巨人部落的餘孽們,他們也把這片土地當成了必征之地。
而雲川卻在這裏修建了一座碩大無朋的城池,他們富裕,美麗,且看起來很弱小……
早在人類沒有學會愛一個人之前,他首先學會的是恨一個人。
從盤古開天的時候這股子恨意就瀰漫在天地間,盤古因不滿混沌中那無窮無盡的壓抑,遂用那開天斧將天地劈開。
所以,仇恨才是很多文明延續下去的力量,而愛這種東西,只會消磨人的意志,讓人滿足於現狀,沉迷於溫情,最後在不知不覺中化為枯骨。
反正,雲川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中,感受到的全是小小的愛,比如阿布對他的崇敬,精衛對他的愛慕,夸父對他的尊敬,睚眥,赤陵對他的仰慕。
大愛?
他一點都沒有感受到,雖然軒轅總是說他所有作為的目的是為了讓人類可以更好的活著。
可是,雲川卻只感受到了傷害。
蚩尤的兄弟們總是在死,在更換,刑天的部族總是在滅亡,在重生,至於臨魁,那根本就是一頭權力野獸。
軒轅的人在高牆那一邊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狼的嚎叫聲,慘叫聲,人的大喊聲,慘叫聲,隔著一堵牆,雲川聽得真正切切。
堅固的木頭城牆那邊,總有爪子抓撓木頭的聲音傳過來,很刺耳,不過一般都維持不了多長時間,緊接著,血就會從木牆的那一頭滲過來,味道不太好聞。
雲川回頭看著倉頡道:「這樣的事情你不記錄下來嗎?」
倉頡笑道:「當然會記錄下來,這是我王的榮耀時刻。」
「他們把狼殺光了,現在在殺人,軒轅不是要擴大部族嗎?把人都殺光了,他還怎麼擴大部族?」
倉頡瞅著雲川道:「這堵牆是你修建的,也是你的人堵住了這些人逃亡的道路,我很好奇,你一邊在幫著我王殺人,一邊卻指責我王殺人,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難道說,你只要不親自殺人,就不算殺人嗎?你來告訴我,這算什麼道理?還有,你一邊痛恨這些人驅趕狼攻擊的城池,一邊又憐憫這些人,不得不說,你的身體裏有善的一面,又有惡的一面,善不過是小善,惡卻是實實在在的極惡。這與我見過的所有人都不同。」
雲川訥訥的道:「我只是不喜歡死亡。」
倉頡大笑道:「捂上耳朵,你就聽不見慘叫聲,捂住眼睛,你就看不到人頭滾滾,然後,你就可以對所有人說——你看啊,我雲川是一個多麼善良的人啊。」
雲川一拳砸在倉頡的肚子上,倉頡痛的彎下腰,卻還在繼續大笑,還一邊笑,一邊指著雲川道:「你才是最卑劣的人。」
雲川瞅瞅夸父,於是,夸父就攥著砂鍋大的拳頭走了過來,倉頡見狀,立刻站直身體一本正經的對雲川道:「你真的是一個好人。」
聽倉頡這麼說,雲川立刻對阿布道:「把倉頡剛才說的話記下來,就說,雲川部見軒轅部虐殺西陵族,不忍見其慘狀,人人掩耳遮目,不忍看之,倉頡曰:雲川部多良善之人。」
阿布立刻找了一個巨人讓他趴在地上,用他寬闊的後背當桌案,提筆在一個本子上認真的記錄起來。
倉頡目瞪口呆的指著阿布手裡的本子道:「那是什麼?」
雲川笑道:「那是《雲川部本紀》,上面記錄了我們聽說過,見過的任何事情,這樣的本紀會一代代的流傳下去,供後人知曉我雲川部是如何在海雨天風中延續下去的。」
「你的本紀中也記錄了我王軒轅?」
「當然,關於他的記錄有很多,其中,常羊山之戰中的軒轅真是英明神武,尤其是背叛蚩尤那一段,真是精彩絕倫。」
倉頡長吸了一口氣道:「我們也會記錄的。」
雲川笑眯眯的道:「一般情況下,你說一個人好,沒人信的,你說一個人的惡,信的人會很多。」
說完話,雲川發現自己的心沒有剛才那麼難過了,難道說倉頡對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自己真的是一個有小善,卻身具大惡的人?
就像那個號稱見不得窮人悲苦的富翁,為了不讓自己見到窮人的慘狀流淚,就把窮人都攆走一般偽善?
不管是不是,當雲川回到桃花島,心裏面的不快就一點都沒有了,尤其是看到一群牛犢子一般壯碩的小孩子在島上奔跑呼號著捕捉小雞,心情就更好了。
三天後,雲川再一次在隔著碉樓見到了軒轅。
此時的軒轅顯得更加意氣風發,看樣子,吞併了西陵族之後,他的心情變得很好。
他還是那麼喜歡背著手迎著風站立。
因為春天終於到了,春風吹拂著軒轅寬大的麻衣,頗有些謫仙人的模樣。
一個斷臂且狼狽的野人被送到了碉樓里,隨即,倉頡就離開碉樓回到了軒轅的身邊。
「馴狼之術沒有我想的那麼神奇,你以後要是想驅狼來對付我,你會死的非常凄慘。」
雲川笑道:「我從來都沒想過驅狼去對付誰,我只是想多養一些狗而已。」
「狗是什麼東西?」
「一種比狼溫順,比狼忠誠,比狼更加喜歡親近人類的一種狼,人要是有了狗作伴,就會安穩的多。」
「養好了送我一些。」
雲川嘿嘿笑道:「可以,可以,我會挑選最忠誠,最凶暴的狗送給你。」
軒轅看著雲川那張陰險的臉,稍微想了一下道:「我不要了,你會利用狗來殺我。我今年會種更多的稻子與糧食,你也會種更多的稻子與糧食,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達成一個約定,我們可以作戰,但是,不能傷害莊稼!」
雲川苦笑道:「我覺得我們連戰鬥都不該有。」
軒轅大笑道:「這也是我所想的。」
目送軒轅離開,雲川吐口氣對阿布道:「看來,今年可以安穩一年了,好好地利用這一年,我真的已經厭煩了無休止的殺戮與流血。一個個明明活得跟叫花子一樣,偏偏為一些不知所謂的東西爭來爭去的,毫無意義。」
阿布連忙道:「族長,軒轅不可信。」
雲川道:「他當然不可信,我說我們要好好的種莊稼,可沒有說打開我們的大門任由任何人來往。莊稼這個東西就長在野外,誰都沒法子保護的住的,只要我們的糧食比軒轅部早收割一陣,那麼,軒轅就不會打我們,明白這個道理嗎?」
阿布連連點頭。
雲川說的大方,在心裏卻長長的嘆了口氣,事情那裡有嘴上說的那麼簡單。
西陵族的獨臂長老明顯已經被軒轅部的人打過一次,模樣已經非常的凄慘了,不過,軒轅還是很講究的,沒有把這個長老的牙齒,舌頭拔掉,以至於雲川還能從他口中知曉什麼是馴狼之術。
果真如雲川預料的那樣,大長老馴狼的關鍵就是先弄到一隻小母狼,從小飼養,然後把它放歸狼群,等這隻母狗產子之後,就乘機帶著族人剿滅這支狼群。
將成年狼全部殺掉,只留下那隻雖然回歸狼群,卻還是習慣依靠人的母狗帶著所有的狼崽子跟著人一起生活。
以後,那些小狼崽子都聽母狗的話,在通過食物分配來幫助母狗成為狼王。
然後,就這樣一代一代的馴養野狼,使得野狼成了半狼半狗的一個種群,最後,把這個種群擴大形成一個大規模的狼群。
得到馴狼之術之後,雲川就捏著大烏鴉的脖子來到大長老面前,惡狠狠地問道:「你見過它吧?」
大長老連連搖頭。
雲川幽幽的道:「從大烏鴉被送來的第一刻起,你的眼神就在躲避,而大烏鴉看到你顯得有些高興,這些神情騙不了的,你就說吧,說完了,我就讓你死。」
神情疲憊的大長老低聲道:「你們都是魔鬼,我西陵族闖入魔窟了嗎?」
雲川搖搖頭道:「你如果早大半年來這裏,你會見到更多的魔鬼,所以,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你進入了魔鬼的國度。說吧,這隻大烏鴉的主人到底是誰?」
大長老的目光已經開始散亂,不是誰都可以跟刑天一樣把滅族當家常便飯,西陵族的滅亡,讓他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蠕動著乾枯的嘴唇道:「素女!」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3]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