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7章部族升級準備!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5T22:13:37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7章 部族升級準備!

倉頡是一個痴迷於文字的人。
所以,當他發現有新文字出現之後,就會全身心的投入進去,對外界的事情不理不睬。
而雲川也知道,軒轅派倉頡來雲川部的目的,那就是一邊當人質,一邊監督雲川部堵截西陵族逃竄。
修建柵欄是很有必要的事情,一來是為了阻擋野獸,二來,雲川現在覺得自己的部族總是那麼的不安全,需要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用高牆圍起來。
之所以要讓倉頡陷入迷亂,就是為了不讓他看到雲川部恐怖的基建實力。
沒有錯,雲川部最強大的並非是軍事,而是遠超這個時代所有野人部族強大的基建實力。
在刀斧鋸子樹木竹子齊全的情況下,雲川部修建柵欄的速度是極為驚人的。
而且,就通力合作這件事也因為桃花島無休無止的建設也熟練無比。
每個工匠都知曉自己該幹什麼,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才能最省力,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學會運用了最初級的統籌法。
所以,工地上看起來很凌亂,可是呢,在凌亂中,卻透著強烈的節奏感。
這一幕無論如何是不能讓倉頡看到的,否則,以倉頡的大嘴巴性格,一定會告訴軒轅的,而軒轅這個人又是一個什麼都想要的人,他是一個糞車過路都要用指頭沾點,嘗一下鹹淡的人。
他也是一個收集狂。
只要對他的部族有用,人才,糧食,物資,工具,種子……任何東西都在他的收集之列。
並且為了收集這些東西,他無所不用其極……
等倉頡從文字的迷宮中走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根據那幾個字,創造出來了雨字部,與三點水部首的眾多的字。
雲川送給了他一根毛筆跟一些紙張,倉頡試驗過之後,頓時就瘋了。他想用自己最珍貴的,據說可以與上蒼溝通的老龜殼跟雲川交換更多的毛筆與紙張。
「毛筆,紙張,墨汁非常的珍貴!」雲川把玩著那枚已經被倉頡盤的油光發亮的小龜殼認真的對倉頡道。
「龜殼也很珍貴……」倉頡悲傷的看著那枚從不離身的龜殼,最後強忍著轉過頭去,看到眼前的筆墨紙張,眼神又變得溫柔起來了。
一枚龜殼換了二十張紙,兩根毛筆,一罐子墨汁在雲川看來這是等價交換,可是,在倉頡眼中,他已經用身家性命來交換這些珍貴的東西了。
「以後呢,你就不用把字刻在龜殼,或者龍骨上,寫字的速度快了,寫的內容也會多。」雲川將身體靠在小狼的身上懶懶的道。
小狼看到毛筆之後,總想離開雲川去嗅毛筆,它總是覺得那些毛筆頭看起來很熟悉,似乎曾經在哪裡見過。
「你回去告訴軒轅,如果想要毛筆,紙張,墨汁,可以拿東西來交換,我不會把這些東西藏起來的。」雲川捋著狼尾巴笑眯眯的對倉頡道。
倉頡小心的把筆墨紙張放進自己的防水獸皮口袋裡,緩緩地背在身上,然後才滿懷希望的道:「能告訴我這些東西是怎麼造出來的嗎?」
雲川嘆口氣道:「選擇雷擊之木在流水中浸泡一個寒暑,再浸泡在月華中經歷一個月圓月缺的過程,再以千斤巨錘轟擊之,可得墨,不過,十之八九會失敗,能否成墨汁,全在上蒼。至於紙張的製作……ε=(′ο`*)))唉,一言難盡。」
倉頡點點頭道:「希望後世之人能夠知曉我等今日為了這些文字,付出了何等的辛勞與曲折。」
雲川鄭重的點點頭道:「他們會記住的,一定會,你的名字也將因為這些字進而為神。」
「神?神在天上,不在地上。」
「錯,神在人間,你死了之後就成神了,會去一個更加神妙的地方,在那裡,聽說有大光明,有大智慧,有大自在,與大解脫。」
倉頡皺著眉頭道:「你怎麼知道的?」
雲川抬手一巴掌抽在那隻瞪著圓眼睛裝傻的大烏鴉道:「快說,不說今晚就拿你下酒。」
大烏鴉一頭栽倒在地上,呼扇著翅膀爬起來,就怪聲怪氣的道:「天上有神靈,我見過,我見過……」
雲川嘴裏說出來的話,倉頡連半個字都不信,可是,現在烏鴉說話了,倉頡的眼睛就瞪得跟烏鴉的眼睛一樣圓。
於是,倉頡就開始了與烏鴉漫長的對話……烏鴉是話癆……它會說很多話,還會學很多人的口音,有時候是雲川的,有時候是睚眥的,赤陵的,精衛的,阿布的……
它說話的內容有時候非常的深奧,比如雲川跟阿布的對話,有時候又非常的無聊,比如睚眥跟赤陵的對話,有時候又非常的風騷,比如雲川與精衛的房內話。
不過沒關係,倉頡喜歡聽。
在不知不覺中,雲川部已經在河灣口修建了一堵竹木高牆,這道高牆從河灣口一直延伸到舊河道的懸崖邊。
牆壁蜿蜒,如同一條巨龍遊走于山巒溝壑之間。
被烏鴉折磨的精疲力竭的倉頡看到這堵牆壁之後感嘆的道:「短短時日,非人力所為。」
雲川笑道:「長久祭祀,神靈歸心,總會有一些神奇之事發生,你這些天常常與烏鴉長談,可有所得?」
倉頡搖搖頭道:「太深奧了,待我回去整理之後,再慢慢領悟。」
雲川道:「那隻烏鴉曾經馱負太陽由東往西飛,只是因為怠慢了神責,被貶斥人間,不能飛,只能蹦跳一生。」
倉頡瞅著被雲川懸挂在腰帶上的小龜殼,長嘆一聲道:「人言為信,而人言最不可信。」
「這麼說,你覺得我在騙你?」
「雖然不解你們如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修建出如此長的一堵牆,也不明白,為什麼烏鴉會說話,更不了解你們族內為何會有筆墨紙張。可是,當你一開口,我就知曉我看到的都是幻境。」
雲川提著烏鴉的脖子放在倉頡的面前道:「再說幾句話,免得人家認為你是幻境裡才有的東西。」
烏鴉蹲在桌子上悲憤的道:「蒼天煌煌,大地蒼蒼,邊陲地靈,源遠流長,天地垂佑,諸神慈悲,福澤深厚,人丁興旺,草木葳蕤,福海湯湯……」
雲川不等烏鴉把禱詞念完,就捏著它的脖子將它丟出門外,然後對倉頡道:「你還認為你是在做夢?」
說完話,又帶著倉頡離開桃花島來到城牆跟前,用手敲擊一下道:「這也是假的,是幻境嗎?」
倉頡低頭,把臉貼在牆上,並且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塗在牆上,最後看著手指上又有血慢慢滲出,有些悲涼的道:「你們到底還是通神了。」
雲川笑眯眯的看著倉頡道:「回去告訴軒轅,我們不屬於人間,我的目標在天,不在地,我不破壞他的事情,他也不要打我們的主意,否則,後果難料。」
倉頡沉默不語。
一道高牆堵住了很多東西,讓南北交通徹底斷絕。
不過,北飛的大雁是擋不住的,它們終究還是去了更北的地方。
能跑到高牆邊上的西陵族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率先撤離的老弱婦孺,高牆阻斷了它們的去路,一時間,高牆的另一邊哭聲震天。
雲川部的武士就站在高牆的另一邊,威懾性質的射出幾根大竹箭之後,就對停留在高牆外邊的西陵族人不理不睬。
於是,西陵族人不得不向西南涌過去。
沒有多長時間,這些人又從西南涌回來,雲川部這邊又開始射箭,於是他們又涌到西南邊去了,如同一群沒頭的蒼蠅。
其實西南邊的懸崖不是絕路,那裡有些地方是可以慢慢爬下去的,如果西陵族人有繩子一類的東西,他們甚至能全員逃脫。
雲川跟軒轅的約定是堵住河灣口,可沒說連西南邊也要堵住。
所以,現在看到的場景跟雲川預料的不太一樣。
被雲川綁過來的姼已經哭的快要昏死過去了,想要幫助族人,可惜,雲川就是不放開她。
「我真的不明白,你們好好地不在自己的地盤上好好生活,幹嘛非要跑到這個老虎窩裡來找是非。現在看到了吧,你們以為的強大,在人家眼裡屁都不是,這一次我算是放你們一次了。你要是再敢哭嚎,我就下令放箭,把他們統統射死在這裏。」
姼的眼淚頓時就停了,非常的神奇。
「這一次算是你拯救了你的部族,該還的恩情都已經還清楚了,以後,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們養蠶,繅絲,織綢子,聽說精衛給你找了一個不錯的男人,你就好好生活,以後不要想那些有的沒的,這對你們的部族一點都不好。」
姼連連點頭,模樣可憐,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鹿,就是不知道會便宜族裡的哪一個王八蛋。
說真的,西陵族這樣的人,白給雲川都不要,他們古老,野蠻,做事粗暴,行事沒有章法,動輒就把全族的命運壓上,這樣的部族能活到現在,真的是一個奇迹。
最要命的是他們在做事之前,連稍微縝密一點的計劃都不做,連敵人真正的實力都不清楚就莽撞的闖過來。
這種部族必定是要被更加優秀的部族給取代的,這是歷史的大潮,雲川不準備干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8]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