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6章大不同啊大不同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5T12:25:39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6章 大不同啊大不同

軒轅出現在大河北岸。
背著手站在河灣地的外邊俯視著忙碌種地的雲川部族人,就像在看自己的領地族人一般。
「你老婆把你賣了。」雲川站在碉樓上笑嘻嘻的對軒轅道。
軒轅擺擺手道:「這不怪嫘,是我用她的名義給西陵族去了消息。」
「這麼說,你早就在圖謀西陵族?」
「不是我圖謀他,是他們喜歡被我圖謀!如果人人都跟你一樣,對我的領地沒有任何野心,也就不會有這些圖謀,貪心才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軒轅背著手迎風而立,再加上他說的話,顯得格外的厲害。
「人家有好多狼!」
「我看到了,也知道了。」
「你一直沒有離開過?」雲川大吃一驚。
軒轅嘆口氣道:「你修城是對的,隸對我說過,今年的天氣會很冷,我沒想到會冷到這個地步,天上下的白色的水被我命名為『雪』你有意見嗎?」
雲川搖搖頭道:「沒意見,我把你們常說的天水命名為『雨』你有意見嗎?」
軒轅皺著眉頭道:「誰告訴你的?倉頡?天上的落水,我本身就命名為『雨』,那麼,你再告訴我,清晨草葉上的水你起名字了嗎?」
雲川撇撇嘴道:「當然,我起名為『露』還有,深秋時節落在地上的白色水,我命名為『霜』,那些漂浮在地面上的水汽被我命名為『霧』,我喜歡天上的白色東西,就拿我的姓氏命名為『雲』你有意見嗎?」
軒轅怒道:「這麼說,倉頡把什麼事情都跟你說了是吧?」
雲川道:「倉頡很愛我,不喜歡你。」
軒轅點點頭道:「很好,回去就殺了倉頡,對了,這一次你能幫我堵截一下西陵族人嗎?事成之後,我分你一千奴隸。」
雲川道:「當然可以,西陵族人攻伐過我,不過,我不要一千奴隸,我想要西陵族的大長老,人太多了,我養不活。」
「你要在這裏養狼?」軒轅的聲調不由自主的拔高了。
「為什麼不呢?我討厭野獸,人族聚居區也本該有別的野獸存在,你走了,我族裡的人就被野獸叼走了兩個,再這麼下去,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我想著養一點狼,幫著把野獸攆走,我們也能過上好日子不是嗎?」
軒轅聽了雲川的話搖搖頭道:「養狼不是正道,狼性狡詐,狠毒,有食物的時候聽話,沒食物的時候就吃人,西陵族人拿人喂狼的事情你聽過嗎?
看在你沒有圖謀嫘跟蒼林的份上,勸你一句,養狼必遭反噬,也會讓擔心你拿他們喂狼的族人們離心,你的部族就休想做大。」
雲川大笑道:「你一定沒有聽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我沒有聽過?」
「飛鳥盡良弓藏,狐兔死野狼烹!」
軒轅想了好長時間終於領悟了其中的道理,然後對雲川道:「好,我現在正好需要人開荒,既然你只要那個斷臂的大長老,可以給你,不過,養狼之術我也要。」
「你不是不養狼嗎?」雲川詫異的道。
「我不養狼,可是,我必須知道怎麼養狼。」
雲川點頭道:「那就說好了,我會重修河灣口的木頭城寨,幫你擋住那些西陵族人,戰鬥不是我的事情。」
軒轅吞咽一口口水看著雲川道:「你把你的族人保護的太好了,常羊山之戰你雖然避免了傷亡,可是呢,你族人自保能力卻在變弱。
我看了狼群襲擊你城寨的那一幕,你的外城明明可以一戰,卻被你毫無原則的給拋棄了,然後依靠你桃花島更高的城牆與水道幫你退敵。
如果是我指揮的話我就不會,我一定會讓武士們守在城牆上與狼群作戰,並且在內城布置第二道,第三道防線繼續與狼作戰。
你只有把狼殺的害怕了,殺的見了你就跑,才算是獲得了勝利。
才算是給了族人真正的保護。
如果狼真的進入了你的桃花島,我不覺得你們能夠依靠人力來戰勝那些入侵的狼。
雲川,有時候,戰鬥死亡並非純粹的消耗,而是可以讓你的部族變得更加強大的根源。」
莫名其妙的被軒轅呵斥一頓,雲川有些尷尬,立刻道:「你還殺不殺倉頡了?」
軒轅冷笑一聲道:「你說呢?你還是好好地想想怎麼擋住西陵族的逃人比較好。」
軒轅說完話就走,沒有跟雲川訂立什麼契約一類的東西。
雲川回頭看著槐道:「如果那一天讓你跟狼血戰,你會怎麼辦?」
槐摸摸自己的腦袋道:「總覺得不值得,人命換狼命,我們吃虧。」
雲川嘆口氣對阿佈道:「你看,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只能修建高牆的原因,有了高牆確實可以很好的保護我們,可是,我們卻沒了野人的悍勇。
野人之所以能活到現在,是他們用牙齒,用手,用腳,用頭,用木棒,用石頭,用命硬拼出來的。
我們現在已經給生命標註了價格,覺得自己的生命比較重要,然後,就不肯拚命了。」
阿布猶豫一下道:「難道說我們現在要開始學野人了?」
雲川搖搖頭道:「憑什麼啊,我們好不容易知道自己高人一等了,為什麼一定要走回頭路呢?
趕快乾活吧,只有把我們的底線劃得高高地,我們才能真的過上人該過的日子。」
「今年,我們一定要種上一萬畝稻子!」
「今年,一定要打一百把鐵刀,一百個鐵犁鏵,一百把鐮刀。」
「今年,一定要給武士們配上青銅盾!」
「今年,一定要把族長說的青銅弩造出來!」
阿布被雲川的話刺|激之後,立刻咬牙切齒的賭咒發誓,一定要完成族長在冬日里設定的計劃。
有了足夠的糧食,就沒人能包圍桃花島,有了足夠的鐵器,雲川部的農業耕作效率就能大幅度提高,有了足夠多的青銅武器,雲川部的戰鬥力就能再提高一個等級。
尤其是族長設計的青銅弩,阿布拼了命,也一定要弄出來,有了這個東西,就算不跟敵人肉搏,也能取勝。
接連三天,雲川都看到大隊,大隊的軒轅部族人從河北地走過,這些人走的時候,大車上裝滿了東西,回來的時候,大車上裝的東西好像更多了。
看樣子,軒轅的南北遷徙計劃很順利,他的族人躲開了大雪,還在運動中收穫了不少的東西。
雲川可以想得到,以後,軒轅部的遷徙會成為一個常態,冬天降臨之前,他們會離開大河上游去下游相對溫暖的地方過冬,一旦冬天結束,他們又會回到大河上游這片肥沃的土地上耕種。
在遷徙的過程中,他們甚至能夠在事實上完成對遷徙路徑上的土地的佔領。
生生的把一個困局,走出來了一條光明正大且輝煌的生路。
這樣的軒轅一族會變得更加可怕。
不過,還輪不到雲川恐懼,真正應該感到恐懼的是神農氏,是蚩尤部,是刑天他們這些人。
自信的雲川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把桃花島打造成一個誰也吞不下,吃不掉的大刺蝟。
誠如軒轅所說,他已經看透了雲川是一個做大事惜身,見小利忘命的傢伙,他看死雲川部不可能發展成一個龐大的部族,因為他的族人們都怕死,其中以雲川最甚。
這種場面是雲川希望軒轅看到的。
對於軒轅來說,一個部族想要發展起來,必須要經歷時日漫長的積累,這個積累甚至是幾代人用命來換的。
等部族人數,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才會有大的爆發,對於這一點,軒轅堅信不移。
對於雲川部來說可不是這樣的,隨著部族裡的各項設施逐漸完善,有了牛耕田,有了鐵犁破土,有了正確的種植方法,有意識地選擇種子,徹底脫離刀耕火種的原始狀態后,雲川部可以用一日千里的速度發展。
這種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軒轅對發展的認知。
倉頡來到了桃花島。
這是一個沒有多少武力值的人,這也是他可以踏上桃花島的原因。
見倉頡沒有被軒轅殺掉,雲川有些失望,軒轅沒有殺這個人,他也不好越俎代庖的幹掉這個多嘴的人。
「你是怎麼知道雨雪霜露這些字的?
我當初在隕石平原可沒有造出這些字。」
才見到雲川,倉頡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雲川認真的看著倉頡的眼睛道:「是你告訴我的。」
「我沒有,不是我,這不可能,有本事你把這些字寫下來!」倉頡憤怒的天靈蓋都要被怒火掀開了。
雲川很自然的提起一竹竿,歪歪扭扭的在地上寫下了雨雪霜露四個繁體字。
倉頡看完之後不屑一顧的道:「就這?這些字看起來很好看,卻完全對不上它們的本意!」
說著話,就費力的在地上畫了兩朵雲彩的簡筆模樣,又從雲彩上垂下一條,然後得意的指著地上的雨字道:「這才是雨字,水從天上來為雨!」
雲川淡淡的舉手發誓道:「我對天發誓,教會我寫這些字的人確實是你倉頡,如果我胡說八道,寧願被五雷轟頂!」
倉頡獃滯的指著雲川道:「你真的在發誓嗎?」
雲川點點頭道:「如果你覺得剛才那個誓言不夠惡毒,我可以發一個更加惡毒的誓言。」
倉頡趴在地上瞅著雲川寫的雨雪霜露,陷入了長久的思考。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