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業務助理雅雯(7~8)

冰心
本文:2023-01-24T22:58:05
(7)眼光
「早啊!Angela。」
「早!」經過了三天之後,瑞蘭和雅雯重新回到了辦公室裡。但是大家都發現她們的不同,不過說真的,如果沒辦法發現的人一定是瞎了眼。
瑞蘭先進了辦公室,她穿了件超短的百褶裙,雖然說她以前的裙子也不長,不過只能蓋住屁股的百摺裙倒也沒人看她穿過,不過這也還好,一向配色保守的瑞蘭,居然穿了一身鮮紅,還配了件亮光皮的紅色短外套,和其高無比的紅色高跟鞋,纖細雪白的足踝上還掛了條金色的鏈子。
一進門,手下的十幾個男業務全部不敢正眼瞧她。瑞蘭低著頭,快步的走向自己的辦公室,大夥聽著高跟鞋「喀喀喀」的蹬著地板的聲音進了角落的玻璃隔間裡。然後「刷」的一聲,瑞蘭辦公室的百葉窗全部落下了。
「……嘖嘖!高經理穿得這麼辣幹嘛!」資深業務主任Tom林首先和死黨Jerry黃交頭接耳起來。
「我看她這三天假一定過得很香艷!」Jerry說:「搞不好跟哪個小白臉打……嗯嗯打得火熱呢。」Jerry故意把打音拉高,嗯嗯聲音放低,火熱聲音又拉高,一臉暗示的笑著。
「要是泡上她可是隨手賺進千萬家財啊!」另一資深業務主任Johnny賴也過來插一腳:「聽說高經理她戶頭裡可是有幾十萬美金,外帶淡水和汐止兩間別墅的,他們家可是有錢的很哪。」
「說得可也是,不過高經理一向都眼高於頂,人又潑辣,誰能泡上她啊!」Tom說。
「耶!那可難說了,她這樣就叫悶騷,給她來兩下,還不服服貼貼的嗎?」Jerry又說了:「憑我打遍兩岸三地、遠征高麗、伏桑的技巧,還不把她弄得……嘿嘿嘿!」
「對對對!中山北路誰不認識你Jerry。」Johnny笑著說:「著名的三秒快槍俠。」突然之間他眼睛一飄,連忙打暗號給兩個死黨。
Johnny眼光注視的正是雅雯,雅雯穿了和瑞蘭類似的淺藍色短大衣,白色襯衫,一樣淺藍色的超短迷你裙,腳上也穿了雙超細跟的高跟鞋,腳踝上同樣帶了條金色的鏈子。不過這還不算什麼,她那件絲質的義大利進口襯衫,裡面竟然是沒穿胸罩的,乳暈若隱若現的感覺,讓業務部的三大資深色狼看得目不轉睛。
雅雯倒是大方得很,還和幾個女同事打了個招呼,然後不慌不忙的走到位置上坐下。
瑞蘭坐在辦公室裡,滿臉通紅,一雙玉手不停的拉著裙子下襬,修長的大腿夾的緊緊的搓弄著。她的裙子下面並沒有穿內褲,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皮製的貞操帶,在蜜穴裡還放了一條塗滿催淫劑的人造假陽具,不過這實在不是她願意的。
※※※※※
「這個東西的電量大概只夠震動個兩小時。」在經過三天的淩辱之後,阿湧和阿海開著阿湧載貨的貨車到瑞蘭的公司,讓瑞蘭和雅雯回公司上班。阿湧把頭埋在瑞蘭的兩腿之間,細心的舔著瑞蘭的蜜穴,「我實在愛死妳了,真捨不得放妳走。」阿湧說著。
「放我走,我一定會聽你的話的。」瑞蘭喘息著。三天之中,她不知道和兩兄弟做過多少回,也曾經前後兩個洞同時插進肉棒攪動,然後興奮的忘情大叫。
但是一旦從淫穢的夢中醒來,她便羞恥的無地自容。
「妳這死母狗一向不聽話,哪像雅雯妹妹那麼乖。何況妳昨天比賽輸給了雅雯妹妹,所以今天妳該受到處罰的。」阿湧說。
雅雯正愛憐無比的吸吮著阿海的龜頭,一雙玉手輕輕的在阿海的卵蛋上撫摸著。
「我,我盡力了嘛,不要啊!」瑞蘭搖著頭。昨天她和雅雯比賽憋大便,兩個人一人打進五百毫升的甘油液,然後幫兩兄弟做口交,瑞蘭以五秒之差輸給了雅雯,糞便噴了出來。不過兩個人都沒達到先讓兩兄弟射精的要求,所以都要受到處罰。
「不要囉唆,這是妳應得的。」阿湧在假陽具上面塗上了令瑞蘭淪落的催情劑:「妳再囉唆,我就拿油灌妳的屁眼,我看妳是比較喜歡屁股裡面塞著油去上班。」
阿湧一邊塗一邊說:「我她媽的真是變態的天才。喂!騷母狗,妳要塞假雞巴還是灌腸啊?」
「我……我要塞……塞。」瑞蘭囁嚅著。
「哦,妳要灌腸是吧。」阿湧轉了轉頭:「油呢?灌母狗腸的油呢?」
「我要塞假雞巴啦!」瑞蘭放棄了最後的羞恥心。
「嗯,塞假雞巴去上班,妳怎麼這麼淫蕩啊,幹!騷母狗就是騷母狗。喂!腿張開啊!」阿湧把假陽具塞進瑞蘭的蜜穴之中,然後替她穿上貞操帶。
「這樣,好難走路。」瑞蘭的臉立刻紅了起來,雖然阿湧放在她體內的是小號的假陽具,可是震動得卻很劇烈。
「嘿!這要看妳囉,妳要走得東倒西歪的,我看全世界的人都會知道妳塞著假雞巴上班。打起精神來!」阿湧還鼓勵著瑞蘭。
就在瑞蘭困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的時候,雅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是卻感覺到業務部的男生都不時的假借什麼上廁所、借東西、削鉛筆等等理由走到自己附近來,順便閒聊兩句,可是眼神卻色瞇瞇得直往自己胸口瞧。其實,被男人看也不是第一次了,雅雯從國中起就突然察覺自己長得漂亮,走在路上男生會朝自己多看兩眼。
可是這兩種眼光不同,學生時代那些男生的眼光是帶著欽慕的神采,可是業務部那些男生的眼光基本上和阿海一樣,是帶著慾望的,只是阿海兄弟兩個帶著更多的決心,或者應該說是瘋狂的感覺。但是那種慾望是一樣的,如果這些傢夥有機會,他們一樣會撲到自己身上來,將火熱的陰莖深深的刺到自己的身體裡。
雅雯搖搖頭,光這樣想,她就覺得身體發熱起來了,其實她心裡也知道阿海和阿湧這兩個傢夥只是精力過剩的蠢蛋,她隨便打通電話給警察就解決了。雖說自己的照片和錄影帶有可能被傳布出去,但是自己還有什麼好損失的?男朋友跑了,自己也和家人決裂,住進了阿海的公寓裡,工作也做得心不在焉,還得穿成這個樣子,內衣內褲都沒有穿的跑來上班,為什麼自己不去報警?
為什麼?阿海和阿湧也是兩個怪人,她幾乎完全不了解這兩兄弟,她知道這兩人很窮,欠了一屁股債,可是他們也從來不拿手上的錄影帶什麼的來勒索錢。如果他們願意的話,光瑞蘭的錄影帶他們最少就可以要到個一千萬,以瑞蘭她們家的知名度來講,她們是寧可花錢,也不願意這種事傳了出去,可是這兩個傢夥卻讓瑞蘭和自己回來上班。
「真是連作壞人都不及格的蠢蛋!」雅雯低聲罵著。
她不知道阿海和阿湧到底要的是什麼,沒錯,這兩個人是虐待她,在她的身體裡打進甘油液、用春藥弄得她無法自主、春情蕩漾。可是雅雯不能否認得是,從幾個月前因為掉了手機落入阿海的圈套之後,她也逐漸喜歡上和兩兄弟做愛的感覺,那種不顧一切、不考慮明天、只追求極度感官刺激的性遊戲,在她二十三年的人生中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
她從小家教嚴格,做每一件事情都考慮良多,談戀愛也總是平平淡淡,男友雖然欣賞她的美貌,卻只是把她的美貌當成是一種擺飾,把前途和事業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的美貌當成襯托男人成就的裝飾品,這樣子想的話,自己的美麗事實上和獵人掛在家裡的美麗動物頭像一樣。
她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不是背德而墮落,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不去報警,更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寧願跟家裡決裂,帶著不多的存款跑去跟阿海同居。但是她很確定,現在的自己是沒有辦法離開阿海和阿湧的了。
正當雅雯陷入沈思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考:「Joyce,我可以進去找妳老闆嗎?」問她的人正是Tom:「她上次叫我改的企劃我已經改好了,下午就要去客戶那做簡報了,我想問她有沒有意見。」Tom故意把上身趴在雅雯小隔間的隔板上,一雙眼睛是盯緊雅雯襯衫的領口往下看,若隱若現的乳溝看得Tom心裡癢得不得了。
「我去問問。」雅雯撥了瑞蘭的分機進去:「老闆,Tom要找妳談上次那個企劃案,現在方便嗎?」
「不方便啊,怎麼會方便!」躲在隔間裡的瑞蘭喘著氣回答著,她已經撩起了裙襬,開始研究那款皮製的貞操帶來,可是任憑她怎麼弄,下體裡搔癢的感覺還是無法控制,心裡的慾望越來越強,淫水也不爭氣的流出來,把她的絲襪弄得有點潮溼的感覺。
「可是Tom說他很急,下午要去做簡報了。」雅雯說,她當然清楚瑞蘭的狀況,她也很好奇現在的瑞蘭碰到Tom會怎樣。這時候瑞蘭的叔叔,也就是公司的台灣區總經理也晃到了雅雯桌邊。
「妳老闆呢?放假三天去哪玩啦?」瑞蘭的叔叔關心的問道,轉頭看到站在旁邊的Tom,便又問Tom:「你那個案子怎麼樣啦?這可是我們今年的大計劃,別搞砸了,我昨天還和他們老總拍胸脯保證沒問題的。」
Tom陪著笑臉說:「我下午要去做簡報了,所以想說找一下Angela請她看看。」
「哦,那好,你就做一下預演吧,到會議室去,叫Angela一起來,大家一起看看。Joyce,妳叫妳老闆過來會議室,我去倒個水,回來我們就開始啦。」總經理交待了一句,便拿著他的保溫杯走了。
雅雯只好跟瑞蘭照實說了,瑞蘭無奈,只得深呼吸一口,把裙子放下來,走出辦公室,銳利的鳳眼掃過辦公室,確定沒有人擡頭之後,便快步的走進會議室中。
Tom已經在那邊弄著投影機了。瑞蘭坐到角落的位置,理了理裙襬。過沒多久,Jerry和Johnny也晃了進來,馬屁王Johnny搶到主位旁邊,Jerry坐在瑞蘭旁邊,過沒多久,總經理也進來了。
「好,開始吧,燈關掉!」總經理說著。
「謝謝大家抽空前來,這次的案子是……」Tom開始講了起來。
剛開始瑞蘭還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簡報上,可是陰道中的春藥和假陽具卻不停的折磨著她,將她的注意力拉開,瑞蘭將大腿夾緊,兩條粉嫩的大腿不停的在彼此搓弄著,可是那陰道中的感覺卻越來越強,淫水慢慢的從貞操帶的縫隙中流出,把瑞蘭的兩腿之間弄得又溼又滑。
在瑞蘭旁邊的Jerry,對這個案子本來就不感興趣,他是業務中最資深的一個,可是實力卻是資深業務中最差的一個,靠著年資爬到個主任的位置已經是頂了,不過這人酒量很好,常常負責招待客戶出去喝酒,混酒店的經歷倒是公司中的第一把交椅。
這時候也不知道是Jerry的色狼第六感發揮作用還是怎地,Jerry突然往下看去,眼光望向了瑞蘭不安的大腿,他又擡起頭,看見瑞蘭咬著下唇,鼻翼上揚,一雙鳳眼出現恍惚的神色,顯然是在忍耐著快感。他大起膽子,趁著會議室燈光昏暗,伸出手往瑞蘭的腿間摸去。
(8)廁所
Jerry的手在瑞蘭的腿上來回遊走,瑞蘭不但沒有抗拒,還把腿微微的張開了些,Jerry也得理不饒人,一隻手慢慢往大腿根走去。瑞蘭心裡的慾望正在燃燒,對Jerry的動作反而覺得十分受用,一雙長腿往Jerry那邊靠過去,Jerry也趁機把身體挪近了瑞蘭。
正當Jerry的手要摸到瑞蘭的私處時,瑞蘭突然想到自己穿著貞操帶,急忙坐正了身體,Jerry反而覺得奇怪,可瑞蘭卻站起身來說:「總經理,我身體有點不舒服,上個廁所。」說完就走了出去,留下錯愕的Jerry。
瑞蘭剛走出門,就看見雅雯站在會議室門口:「經理,那個……有兩個人找妳。」
「誰?我今天不見人。」瑞蘭沒力氣的說,和自己的情慾掙扎了很久,她已經沒力氣了。
「可是……是他們啊。」雅雯說,使了個眼色,瑞蘭馬上明白雅雯指的他們是誰了。
「跟他們說,我去上廁所。」瑞蘭說,便逕自往廁所走去。
瑞蘭走進了女廁,把門給關上,脫下了裙子,無力的坐在馬桶上,蜜穴裡早就氾濫成災了,她是靠著一股意志力強自撐持,不然剛剛被Jerry摸大腿的時候,她就很想要了。可是這裡是辦公室,是上班時間,自己是主管,絕對不能丟臉的。
「喀喀喀」,廁所外面響起了幾聲皮鞋響,廁所的門口響起了敲門聲,瑞蘭沒好氣的敲門回應。哪知道那人卻不死心,又繼續敲門。
「有人啦!」瑞蘭沒好氣的說。果然那人不再敲門,可是廁所門縫底下卻滑進了一張即可拍的照片。那是瑞蘭正在舔男人陽具的照片,瑞蘭的心裡登時涼了下來,然後又是一張紙條塞進來,上面寫著:「快開門。」
瑞蘭無奈,只得開了門,門外笑著的卻是阿湧,阿湧倒是穿得人模人樣的,弄了件襯衫穿,可是那不知死活的笑容卻是沒有變。「我來幫妳一個忙,妳可要感謝我。」阿湧笑嘻嘻的說,很快的閃進了廁所隔間裡:「高經理,很難過吧?來,我看看。」
「不要啦,這裡是女廁。你快出去啦!」瑞蘭的裙子還掛在腿上,兩條腿不安的併攏。
「好,女廁,那我去男廁就是,我本來想幫妳拿掉那個東西的,妳不要就算了。」阿湧倒也不囉唆,門開了就走,也不管會不會碰到人。
「喂,等一下。」瑞蘭低聲叫著阿湧,可是短裙還掛在腿上,只好把裙子穿上,再開門時,只見洗手臺上又是一張照片,瑞蘭一個箭步馬上把那張照片揣到懷裡。出了廁所門,阿湧正站在旁邊的男廁門口賊賊的笑著。
「趕快哦,慢一點就被別人收走囉!」說著說著,阿湧又把一張照片往地上一丟,然後晃進男廁裡,「這有人喔,就是犯賤,真奇怪。」阿湧喃喃念著。
瑞蘭急忙衝向前去,把那張照片收起來,往男廁裡看去,阿湧還在哼著歌,一點也不知羞恥死活的混帳樣子,可是迫於無奈,瑞蘭也只好跟了進去,阿湧還開著廁所門等她進來。
「幹什麼啦?」瑞蘭一跨進廁所門,阿湧就抱了上來,瑞蘭連忙把他推開:「現在是上班時間,不要鬧啦!」
「哦,我可是好心想幫妳把假雞巴拿出來的,不要啊?」阿湧有恃無恐的講著,手又往下向瑞蘭的裙子底下鑽,瑞蘭下意識的把大腿夾緊。「真的不要嗎?嗯?」阿湧也不用強,手上加了點力往上提,果然瑞蘭乖乖的腿張開了些,阿湧沿著溼滑的的褲襪向上溜。
「自己把裙子拉起來,不然我怎麼幫妳弄。」阿湧坐在馬桶上指揮著。瑞蘭只好乖乖的把紅色的裙子撩到腰際,阿湧從口袋裡掏出鑰匙來,一手緊緊扣住瑞蘭的胯下,手指從排尿的孔中向裡挖,另外一手拿著鑰匙卻磨磨蹭蹭的打不開。「妳水真多,裡面整個都溼了嘛。」阿湧有力的中指透過貞操帶排尿的小孔逗弄著瑞蘭敏感的肉豆。
「啊……不行……啊啊……」早就渴望著男人的身體被阿湧粗暴的中指一下侵襲到最敏感的地方,瑞蘭覺得腦中一片轟轟作響,她對自己的身體的敏感覺得很可怕,無力的靠在廁所的門上,雙頰飛紅,小聲的喘息著,任由阿湧的手指在溼潤的花唇間滑動,成熟的女體貪婪的需索著男人的安慰。
「不要忍耐啊,我又不是外人,我可是妳親愛的大雞巴親老公哦!」阿湧奸笑著,右手使勁的向瑞蘭的密處進攻,透過皮製的貞操帶,感覺著美女火熱的恥丘。
「這好難開啊。」
「快一點啦……啊……不要這樣……啊……快幫人家解開……啊!」瑞蘭感覺雙腿幾乎沒了力氣,好像靠著阿湧有力的雙手勉強的靠在門邊一樣,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忍耐,她已經達到了極限,身體在需索著男人,從心裡希望火熱的陽具能插入身體裡,而不是那搔不著癢處的震動器。
「她媽的真難開,高經理安雞巴小姐(註:瑞蘭的英文名叫Angela,兩兄弟英文不好,都故意念成安雞巴來鬧她),妳不幫我舔舔老二,我可真的忘記該怎麼開這玩意了。」阿湧笑著說:「來,跪下來幫我舔一下,舔得我舒服的話,妳今天就不用戴這鬼東西上班了。」
瑞蘭睜開朦朧的鳳眼看了阿湧一眼,在阿湧面前,她的財富,家世,學歷和地位都派不上用場,一向驕傲的她在這個的男人面前,一點也驕傲不起來,瑞蘭跪在地上,掏出阿湧的陽具,張開豐潤的紅唇,粉紅色的舌頭開始纏著阿湧帶著些微尿味的龜頭。
「嗯……真舒服。」阿湧把背靠著水槽,看著瑞蘭賣力的吹著喇叭,隨著瑞蘭的動作,她脖子上掛著的識別磁卡也隨著在前後搖擺。阿湧抓起那張彩色的磁卡,上面有著公司的識別標誌和瑞蘭的彩色大頭照,阿湧對照著照片上一臉正經的瑞蘭,和用手握住肉棒,把龜頭含在嘴裡用舌頭舔弄的瑞蘭,覺得心裡十分的痛快,前幾天還是個正經八百高高在上的美女,現在卻在幫自己吹喇叭,想到這裡,他的肉棒也在瑞蘭溫暖溼滑的口中硬得有點痛了。
「好了好了,站起來,轉過來,屁股對著我。裙子拉高……ㄟ……對。」阿湧指揮著瑞蘭,將她的貞操帶順利的卸下。
「啊……啊……求求你,拿出來……」瑞蘭難忍按摩器的刺激,呻吟著,扭擺著圓翹的雪白臀部,露出充滿淫汁的粉紅色花唇,渴求著阿湧將那折磨她的可怕東西拿出來。
「不要急啊,我要伸手進去啊。」阿湧伸出手指往瑞蘭的密穴中鑽去,溼潤已極的肉洞毫不困難的接受了阿湧的手指,他碰觸到了那細小的震動器,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賣力震動,那東西已經沒多少能量了,可是卻仍就執拗的震動著。阿湧用手指在瑞蘭已經敏感到最高點的肉洞中摳弄著,並不急著將按摩器取出,而是繼續折磨著瑞蘭殘存無多的克制力。
「妳的水真多,妳看!」阿湧把手指伸到瑞蘭的粉鼻前,粗糙的手指上掛著充滿酸臭味的淫汁,「我要好好喝個飽,讓妳爽個夠。」阿湧坐在馬桶上,雙手撥開瑞蘭的粉臀。
「噢……不要這樣……」瑞蘭呻吟著,阿湧不但沒有把震動器取出,反而將嘴巴湊上去,對著瑞蘭嫩紅色的肉唇開始親吻,肥厚的舌肉直探入瑞蘭的密穴之中。
雙手從瑞蘭上衣的下襬沿著她結實的柳腰向上滑去,將瑞蘭堅挺的乳峰從胸罩中解放出來。「唔……唔……」瑞蘭的嘴裡吐出沈重的喘息,在阿湧的攻擊之下,她的身體不但被點燃,簡直是快被燒成灰了。
「爽吧?安雞巴經理。」阿湧把嘴巴離開了瑞蘭的陰戶:「要不要我的肉棒啊?把我的肉棒塞進妳的小嫩穴裡,幹得妳爽歪歪哦!」阿湧眼前是瑞蘭盛開的粉紅色肉花,溼淋淋的淫液將那朵勾人粉紅花點得如雨後杜鵑一般。
「快……快,我受不了了。」瑞蘭轉頭對阿湧說,她本已略微低沈的聲音這時候就像一頭饑渴的母狼一樣。
「求我幹妳嗎,騷母狗經理?」阿湧終於取出那震動器:「轉過來,把我的大雞巴塞進去。」
瑞蘭轉過身來,見阿湧兩隻眼睛像著火似的望著自己,她心頭一震,阿湧野獸一般的慾望是她這輩子所未見過的,這是自己的第一個男人,一個像野獸一樣的男人。瑞蘭火紅著臉,面對著阿湧,修長粉腿張得大開,右手扶著馬桶,結實的圓臀緩緩地落下。
「噢……」瑞蘭發出喘息聲,男人的龜頭已經埋入了她粉紅色的嫩穴之中,在辦公室的男廁中,自己竟然和這樣的男人性交,這是瑞蘭想也想不到的事,這樣的羞恥感,讓她更加興奮。阿湧扶住瑞蘭的細腰,挺起腰身,將熱騰騰的陽具整根頂入緊窄的嫩穴中。
瑞蘭身體往前傾,雙手扶著馬桶後的牆壁,坐在阿湧的身上,溼滑火熱的花唇緊緊的纏著男人的陽具,纖細卻健美的腰肢不停的扭動著,讓阿湧暴漲的陽具能夠充分的摩擦自己的蜜穴,興奮而灼熱的花蜜隨著陽具的進出而流下,身體好像直達天堂般的快感。很想大聲的叫,可是身在辦公室的廁所之中,瑞蘭只能咬著阿湧的肩頭,讓快感直達腦髓。
就在兩人胡天胡地之際,廁所裡傳來皮鞋的聲響,進來的人正是Jerry和Tom,兩人邊聊天邊走進來,會議室的簡報已經結束。
「喂,Angela怎麼會開一半就跑了?」Tom說:「這次的案子是我和她一起去談的,要不是她案子忙,這種大案子還輪不到我接呢,怎麼會開著開著就跑了?跟她的作風一點都不像。」
Jerry一邊把寶貝掏出來,一邊回答著:「我說啊,我們的經理一定有問題。」左右張望一下,對著Tom說:「媽的,我今天坐她旁邊,她那個大腿整個都是騷水,他媽的,老子混酒家混了二十年,絕對不會看錯。」
Tom搖搖頭,說:「少虎爛,你又沒證據,難不成你拿手去摸?」
Jerry嘿嘿冷笑,把手伸到Tom面前:「不信,聞聞看就知道,我剛剛就用這手摸的。」
Tom湊近嗅了嗅,果然是女人騷水的酸臭味,可是嘴裡還是不認輸:「誰知道你這是不是昨天晚上沒洗手搞的?」
Jerry也不理他,縮回了手,道:「Angela一定是有問題的,連Joyce也有問題的,女人我是老江湖了,這兩個人最近走路的樣子,看男人的樣子都很奇怪。」
Tom這時突覺有異,對Jerry比了個手勢,暗示要他噤聲,Tom蹲了下來,從廁所的門縫看進去,一雙穿著紅色的高跟鞋的美腳在中間夾了雙男人的布鞋,看起來都在不停的抖動。空氣中,激烈的喘息聲正穿透薄薄的門板,向Tom和Jerry招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