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5章自尋死路啊——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4T22:00:21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5章 自尋死路啊——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姼。
她其實不是西陵族族長膾余的女兒,嫘其實也不是膾余的女兒,她們都是從西陵族女子中挑選出來的美人。
聽姼說,西陵族中的美人兒都是從小培養的,她們在族中一般不怎麼幹活,只學如何養蠶,繅絲,織綢就能獲得充足的食物。
像她跟嫘這樣的女人長大之後,就會被族長跟長老們送給各個部族的首領,同時,帶去的還有蠶種跟很好的織綢手藝。
很多部族都希望擁有桑蠶這樣的好東西,加上,每一個會這種手藝的女子都是美女,所以,一旦去了新的部族,就會成為部族中很重要的角色。
等這些女子在某一個部落裡待了一陣子之後,就會給西陵族傳去消息,然後,西陵族的大隊人馬就會壓過來,吞併這個部落,繼而再一次壯大西陵族。
因為有這些女人的存在,原來的部落對西陵族的抵抗就要小很多,融入起來,也沒有太大的難度,在很短的時間裡就能與西陵族融為一體。
雲川聽姼這樣說,忍不住笑了,西陵族人還真是弄清楚了一個道理之後,就把這個道理當成了辦所有事情的手段。
他們最早使用這種方法的時候應該是在馴狼的過程中,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總結出來了將一頭馴化的母狼放進狼群中,繼而捕捉整個狼群幼崽,然後,原本暴躁,兇殘的狼群幼崽就會跟著這頭唯一倖存的母狼一樣,學會向人類低頭,接受人類的驅使。
不過,雲川不得不說,人家的這種吞併部族的方式真的很科學。
這一次,也不知道是西陵族的運氣好呢,還是壞,如果軒轅本部沒有離開,他們這樣的做法只會是一種自投羅網的行為,不說有沒有成功吞併軒轅部的可能,恐怕連自己都要填進去。
現在,軒轅帶著大部分人走了,嫘城只有不到三千個人,這樣大小的部族看樣子很適合西陵族吞併,所以,他們得手了。
雲川看著姼道:「你們知道軒轅部有多少人嗎?」
姼回看著雲川道:「已經沒有軒轅部了,他們已經併入了西陵族,你們雲川部也是一樣的下場,等大長老到來之後,你們也會被吞併的。雲川,你是一個不錯的人,如果不想你的部族被吞併,就快些走,走的遠遠地。」
雲川笑道:「軒轅部還在,軒轅帶走的人足夠裝滿二十個嫘城。」
姼聽到雲川說的話臉色立刻就變了,轉身就想跑回去,卻被雲川攔腰抱住,他一邊阻止姼的努力掙扎,一邊笑道:「嫘是那麼聰明的一個女人,軒轅是那麼危險的一個傢伙,我整天跟他當鄰居都當的心驚膽戰。好不容易才等到軒轅離開了,你們居然自投羅網……不對,這搞不好就是軒轅的計謀,人家就等著你們自動送上門來呢。怪不得他會那麼大方的把嫘城給了嫘,怪不得他會輕易地放棄了他經營了四年的大河上游地區。現在明白了,人家這一次遠行,就是學那些野獸避開這一場暴雪,順便去南方食草獸聚集的地方進行一場大狩獵。再可能就是在等你們……你們也是他狩獵的目標,哈哈哈……」
雲川笑的非常開心,姼掙扎的更加劇烈,最後,雲川制止不了這個大力氣的女人,不得不讓夸父接手。
看著被夸父拎在手裡如同拎小羊一樣的姼,雲川又道:「你們西陵族就要完蛋了,你就好好地留在雲川部給我養蠶,繅絲,織綢子……哈哈哈,原來嫘把你送來的目的在這裏啊,不錯,不錯,我們族裡的女子雖說也會,終究不如你們姐妹兩……夸父別捏死她,她有大用處呢。」
姼落在夸父手中,就只能不斷地掙扎,不斷地喊叫,還不斷地向雲川吐口水。
不過,這一點用處都沒有,雲川最喜歡看到野人們自作聰明的模樣了,尤其是姼這種把維護本族利益當使命一樣對待的人了。
就剛才那一番話,雲川就該把她丟糞坑裡淹死,什麼叫讓雲川部趕快跑,跑?跑出堅城好讓她們的大長老驅趕著狼群圍剿?
現在好了,這個冬天雲川終於覺得有些意思了。
軒轅根本就已經有了應付冬天的糧食不足的辦法,這個辦法就是繼續擴張,示敵以弱,讓西陵族先鑽進來,然後他好關門打狗。
雲川對西陵族的野人沒有什麼想法,他就是想要那個少了一根胳膊的大長老,他準備捉住大長老之後,把他驅趕狼群的手段學到手,再弄死他,這樣的話,有了狼群的雲川部,人數少的這個劣勢,就會消失。
「嗚嗚……」雲川仰頭學狼叫非常的得意。
「嗚……汪汪」小狼學雲川叫了一聲,立刻就變成了狗。
裝備低劣的西陵族在外邊,雲川可以讓繪這些人靠著大河邊在這裏修建卡子,既然兇殘的軒轅在附近,雲川就不願意讓自己的人當肉包子去喂軒轅了。
所以,他帶著人立刻就回到了桃花島,反正這時候野外很危險,雲川就下令關閉了城門,雲川部所有人都躲起來,盡量在大河北岸活動,不去大河南岸找死。
精衛見雲川帶回來了一個綁的結結實實的女人,支撐著起來就要給雲川騰地方好讓他心無旁騖的臨幸這個女人。
結果,雲川把這個女人丟給僕婦們之後就回到了房間,見精衛站在窗口神情憂鬱,就笑道:「事情變得很有趣了。」
「那個女人有趣在哪裡?我也可以變得有趣。」精衛蒼白的小臉被她努力擠出一絲笑意,比哭還要難看。
雲川上前捏捏精衛的小臉道:「是軒轅變得有趣起來了,不是那個女人變得有趣。那個女人在養蠶,繅絲,織綢一道上很厲害,你要把她管起來,讓她努力給我們養蠶,弄綢子。」
精衛的小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真正的笑意,趴在雲川懷裡道:「那個女人年紀不小了,可以嫁人了,您總說咱們本族的孩子太少。」
雲川笑道:「當然可以,你準備把她嫁給誰?事先說好,這個女人不能嫁給部族中的統領,不論是槐,還是繪都不成。同時呢,對那個狼巫也要好好地管理,你要讓她乖乖地聽話,不要胡亂出頭,說不定在很短的時間裡,她有大用處。」
精衛聽雲川把那個女人交到了她手裡,一雙大眼睛立刻就變得亮晶晶的,顧不得衣衫單薄就要往外跑,被雲川捉回來穿好衣衫之後,這才從牆上取下一根鞭子,甩的啪啪作響的去了。
桃花島的寒冷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雲川計算過,紅宮牆角的草芽出來的比去年晚了十天左右。
植物對天氣是最敏感的,尤其是這些無人理睬的小草,它們更是對節氣有著更加清晰地認知。
小草出來了,那麼,再過三十天,桃花就會盛開。
而桃花盛開的時候,就到了部族種麥子,糜子,穀子,高粱的時間了,等這些北方糧食種植完畢,雲川部孕育的稻苗,也就到了下大田的時候了。
既然青草已經發芽,就說明春天到來了,如果,再過十天,天空中出現大雁北飛的場景,就說明,春天真的到來了。
大河南岸又出現了狼的蹤影。
雲川對此不理不睬。
南岸不多的一些田地,完全可以等軒轅處理掉西陵族再耕種也不晚。
繪早就把插在外城城牆上的竹刺給去除了,這東西除過可以讓狼借力翻上城牆之外,沒有任何作用。
相反的,他在城牆下邊挖掘了很多陷阱,是那種翻板陷阱,只要狼踩上去就會掉坑裡,翻板又會恢復,坑挖的很深,裏面插滿了竹釘,多少狼來了都不夠填坑的。
如此,事情就變得很有趣了,每天天亮的時候,繪都會帶著人去查看翻板,總能從裏面弄出來幾隻或者十幾隻受傷,或者死掉的狼。
驅狼人已經不再隱藏了,他們就站在流浪野人曾經居住過的山坡上窺視桃花島。
只要選對了防禦措施,堅城高牆依舊是抵禦野獸最好的手段。
雲川選擇不外出,他在等待軒轅的反應,軒轅這人喜歡幹那種畢其功於一役的事情,雲川很擔心人家把自己也算計在裏面,所以,一定要謹慎。
西陵族能使用的手段似乎除過野獸之外,就很少了,他們好像並不怎麼善於戰鬥。
相比於戰鬥,他們似乎更加喜歡調教野獸啦,蟲子一類的東西,就像蠶跟狼。
當雲川跟阿布商量大事的時候,那隻烏鴉總是瞪著一雙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們,真的很像間諜。
每到這個時候,雲川就會一腳把烏鴉踢出去,之所以還留著這隻來路不明的烏鴉不煮掉,是因為雲川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上有如此神奇的人,可以把一隻烏鴉或者別的什麼東西調|教的如此有靈性,而這個人,雲川很想見見。
很明顯,桃花島周圍已經成了野人世界裡的四戰之地,誰都想要這片土地,所有的英雄好漢都想通過征服這片土地,繼而征服更大的世界。
雲川覺得自己當一枚釘子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佔據了這裏,就等於佔據了世界的中心。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1]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