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業務助理雅雯(5~6)

冰心
本文:2023-01-24T13:45:31
(5)
「你們要去哪裡?」瑞蘭坐在自己車子的後座,兩手被阿海用皮帶綁著,兩腳也被塑膠繩綁住,她的衣服已經整理好了,不過頭髮卻仍舊散亂。
「不要問,反正妳今天和明天都請假就是了。」阿湧說,他正在翻找著瑞蘭的皮包,裡面有一萬多元還有幾張信用卡。
旁邊的雅雯正在打電話:「喂,伯母妳好,對,我是Joyce,Angela的助理。對,伯母,Angela因為臨時要去高雄出差所以這兩天不回家,對,她交代我打電話給您,是,我們總經理也知道,對,好、好、對,我跟她一起下去。好的,好,伯母掰掰。」
她跟阿海笑笑,又撥了一通電話給老總:「喂,總經理嗎,是,我是Joyce,我老闆說她要出去玩個兩天,叫我幫她請假,是、是、我不知道,最近常有男生打電話給她,可能出去玩吧,她應該是不希望她家裡知道,對、對、您也知道我老闆家裡管很嚴,放心啦,有我跟著,我們不會給男生欺負的啦,是是、謝謝總經理幫忙,是。」雅雯關上手機。
「妳真是會說謊。」阿海說:「講得跟真的一樣。」
「因為她們都跟我很熟啊!」雅雯說。的確是,她跟瑞蘭家裡說她去出差,跟老總說瑞蘭跟男朋友還有她一起出去玩,這兩個人平常都很信任雅雯,根本沒有人懷疑她。
「好,我們走了。」阿湧說,他發動了瑞蘭的BMW,往路上開去,阿海和瑞蘭坐在後座,他手裡還拿著刀子防範瑞蘭逃跑,阿湧則和雅雯坐在前座。
「哼,你們現在的行為可是綁架,綁架的罪很重的。」瑞蘭繼續試圖說服阿湧:「現在放我走,我絕對不會告你們。」
「去你媽的,剛剛誰在我脖子上咬個不停的。」阿湧露出脖子上的齒痕:「妳可以去告啊,告我強暴妳,在法庭上面大談老子怎麼幹妳,然後解釋妳怎麼把老子的脖子咬成這樣的。」
阿湧攤攤手:「隨便妳嘛,妳們有錢人要臉,我們可不要臉,大家在一起玩玩而已,我們也不會到處去說,反正就是大家在一起爽一爽,妳爽快我舒服,要鬧開,就鬧嘛,大不了老子吃幾年牢飯也就是了,妳小姐的臉丟掉了可就撿不回來了。」阿湧點起了煙抽,繼續罵著,「也不過就是大家交個朋友,有空的時候一起出來玩玩而已,要告可以啊,反正我是爛命一條,要玩大家來,誰怕誰!」阿湧兇完,車中的三個人都安靜下來,只剩阿湧開著車窗在抽煙,瑞蘭不示弱的瞪著一雙鳳眼看著後照鏡,一副受了委屈又不能發洩的可憐樣,雅雯則開了車子的收音機,聽起音樂來,避開了瑞蘭怨恨委屈的視線。
雅雯和瑞蘭心裡面滿是不安,不知道這兩兄弟呆會要幹嘛,也不知道會被載到哪裡去,雅雯雖然和兩兄弟在一起也有兩個多月了,除了知道兩兄弟很會玩女人之外,什麼也不知道。
車子開到五股的一棟鐵皮屋後停了下來,那附近全是荒草一片,就一間小鐵皮屋搭在小路旁,看起來像是鐵工廠或是倉庫之類的地方。
四個人進了鐵皮屋,屋裡面放了許多雜貨和五金用具之類的,「你是作什麼生意的啊?」雅雯問。
「躲債主生意的。」阿湧一臉不在乎的說,其實他們兩兄弟從前是在南部作建築的,可是因為景氣不好,跟地下錢莊借了錢,後來又還不出來,事業就此毀了,只好躲到北部來作事,但是兩人只會作粗活,於是哥哥阿海就到餐廳作清潔領班,弟弟阿湧就在夜市賣些雜貨五金,希望慢慢把錢還清。但是利息滾得快,兩兄弟躲債還錢的日子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渡完。
「反正不關你們的事,先吃飯吧。」阿湧說,取出路上買的食物來,四人經過屋頂上一場肉搏戰,確實也餓了,把買來的海鮮粥,生魚片,蛤仔湯,炒麵等吃得一乾二鏡。
吃飽了之後,阿海指了指屋角的一張大床。那張床是用角鋼架搭的,上面放著一團舊舊的棉被,「委屈一下,妳們就在那邊睡一會。」阿海說。兩人把瑞蘭的手腳綁住推在床上,嘴巴也塞起來,再用棉被將她蓋住,在依樣把雅雯藏在床上。
「抱歉啦,我們有點事要辦,就委屈兩位小姐一下了。」阿海說,床上的兩個女人睜著眼睛瞪著他們,臉上滿是驚恐的神情。
「別怕,我們跟朋友去吃宵夜,吃完就回來陪妳們玩。」阿海用棉被把兩個女人蓋住。
過不多久,屋外車聲響起,雅雯聽到一陣拖動重物的聲音,和男人打招呼的聲音,然後燈就熄掉了,一片黑暗之中,雅雯只聽見瑞蘭呼吸的聲音,她進公司一年多以來,一直見到瑞蘭驕傲的一面,但是在現在的狀況下,她和瑞蘭都處在同一個狀況下,那就是驚慌與不知所措。
其實雅雯對自己的改變十分害怕,在阿海的精液落在她臉上的時候,那種強烈的興奮和渴望是她從未經歷過的,在腥臭的精液接觸到自己臉頰的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變得完全不認識自己了,身體的慾望好像衝破了某個限界,到理智完全無法控制的地方了,她不知道驕傲的瑞蘭是什麼感覺,那常常睜著秀麗的丹鳳眼,隔著長睫毛瞄人的女主管,在處女被人奪走的一瞬間是什麼感覺?
躺在一旁的瑞蘭也是心情起伏不定,從小她一直爭強好勝,家庭富裕又聰明漂亮的她,自認從來沒有在哪一方面輸過男人,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她的好勝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身為女人,在被強姦的時候,她完全無法反抗男人的陽具突破她的處女膜。
阿湧的行動實際上證明了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而且是支配性的不同,當阿湧粗大火熱的陰莖在自己身體裡攪動的時候,那種被人支配的挫折感,不由自主產生快感的身體,對此她十分的氣憤,氣自己的意志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敏感的身體,可是一想到剛剛在屋頂上那種如登天堂的快感,她的臉又火紅了起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羞愧的關係。
手腳被捆綁,嘴裡被塞著東西,頭頂還蓋著一床舊棉被的兩個年輕美女,就在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中,漸漸的睡去。
「起床啦,要睡到幾點啊?」雅雯才睜開眼睛,就被強烈的光線照得眼睛睜不開來,「快!好玩的來了。」阿海的聲音催促著,時間是清晨四點。
「做什麼?」雅雯用手遮擋著阿海手上的手電筒,嘴裡的布團已經被取下。
「來,換上我們買的新衣服。」阿湧手上拿著一套好像內衣的東西在晃啊晃的。
「為什麼?」雅雯試著抗拒。
「換就是了,很貴的呢。」阿海不懷好意的說著:「妳穿一定很好看的。」雅雯拗不過兩人,同時又怕兩兄弟動粗,只好答應,阿海於是將綁住她的繩子解開,讓雅雯下床換衣服。
「大小應該合適啦,妳是D杯嘛!」阿湧說。把手上的內衣遞了過去,雅雯接過內衣東張西望的看有沒有隱蔽的地方。
「就在這裡換啦,找什麼啊?」阿海說:「又不是沒看過,怕什麼啊!」
「我會不好意思啊。」雅雯說,但是還是慢慢的把身上那件沾了淫水與精液的鵝黃色套裝脫了下來,露出她修長美妙的身材來,沒有一絲贅肉,卻又細緻光滑的肌膚,阿海和阿湧雖然抱過她好幾次,卻仍舊砰然心動。
雅雯在那堆內衣裡翻找了一下,卻發現並沒有內褲,她回頭看見阿海和阿湧色瞇瞇的的雙眼,也知道這兩兄弟是故意的。只好先穿上滿是高級蕾絲的黃色胸罩,套上日本進口的高級褲襪,穿上成套的黃色吊襪帶,雖然她故意不看阿海兄弟倆,可是兩人火熱的眼神卻讓她的每一寸肌膚都熱了起來。
「我就說好看嘛!」阿湧在旁邊鼓著掌:「妳穿這樣真是漂亮的不得了啊,來來來,別忘了穿高跟鞋。」
「是嗎?」雅雯略帶疑問的說,她穿上那雙超細跟的高跟鞋,繞了個圈子。
「當然、當然,這種內衣就要穿在像妳這種美女身上。」阿海也很滿意的樣子。
「好了好了,經理小姐也要換衣服了。」阿海和阿湧拿出另外一套紅色的內衣來。
「幹什麼!我才不要穿呢。」瑞蘭嘴裡的布團剛被拿掉就開始抗議。
「別這麼兇嘛,我可是妳的第一個男人哦。」阿湧不懷好意的笑著:「我們可不想用暴力!」阿湧緩緩的舉起手上的皮帶來。
「我不要!」瑞蘭又說了一次,她咬著下唇,努力的不躲避阿湧的眼光,因為緊張而使得胸部不停的起伏,但是眼眶中委屈的淚水卻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她似乎在努力證明自己不是輕易屈服的女人,不是像雅雯那樣軟弱的女人。她的身體可以被暴力征服,但是她的意志卻不輕易妥協。
(6)淪落
「妳有種!沒關係,我看妳多能撐。」阿湧把手上的皮帶舉到半天高,卻停在那邊,臉上的怒氣慢慢的轉成奸險的笑容:「好!老子佩服妳,我用打的贏了妳不算好漢,我倒看看妳有多厲害。哥,你去拿麻繩綁她。」
「對!嘿嘿嘿。」阿海也湊熱鬧的笑著:「我們倒要看看妳多有志氣,臭婊子。」兩兄弟把瑞蘭腿上的繩子解開,一人一邊的拉開她修長的美腿,瑞蘭拼命的掙扎,可是雙手被反綁的她哪裡敵得過兩個粗壯的男人。
「不要啊!救命啊!雅雯!救我!」瑞蘭大叫著,她的雙腳被分開綁在床沿上,粗糙的麻繩緊緊的咬住她光滑的小腿和大腿,窄裙往上移動,露出粉嫩的大腿和光溜溜的下體來,屁股被墊了一個枕頭,把無助的下體毫無防衛的暴露在空氣中,雙手被綁在床頭,修長的身體形成一個人字形,被固定在床上,而雅雯聽到瑞蘭的求救,卻只是呆呆的看著兩兄弟的暴行。她不敢反抗這兩兄弟,這段期間以來,她的身體和心理都有了極大的變化,激烈性愛的快感,讓她得到無比的滿足,和兩兄弟在一起時,她覺得自己身體裡面的某個東西得到了解放,她就算極力壓抑,但身體自己會做出反應,當兩兄弟的肉棒插入自己溼熱的密穴時,那如登天堂的強烈快感,讓她完全喪失控制自己的能力。
「好了好了,雅雯妹妹,換我們玩了。」阿海說。「來,爬上來,屁股對著我。」穿著高級性感內衣的雅雯聽話的爬上大床,在阿海的指示下,像條美麗的母狗似的爬在瑞蘭身上,膝蓋跪在瑞蘭散落的髮際,柔軟捲曲的陰毛就在瑞蘭眼前晃動著。
「親愛的小母狗,我們來玩吧!」阿海很快的脫掉衣服從後面抱住雅雯的身體,粗糙的雙手握住了雅雯柔軟有彈性的乳房,潮溼而帶著濃厚檳榔味的嘴巴也在雅雯雪白的脖子上蠕動著,還沒有恢復精神的黑色肉條就在瑞蘭的眼前晃動。阿湧這邊也沒有閒著,他取出一管軟膏,用毛筆沾了些,然後把頭探到瑞蘭的裙子裡。「妳的毛上面都是昨天我們玩的痕跡哦,大經理。」阿湧挑釁的說,他分開因為肉汁乾掉而揪成一團的陰毛,用手指分開瑞蘭的肉片,露出粉紅色的蜜穴來,然後用毛筆在瑞蘭的私處塗上軟膏,好像在畫畫一樣,沾滿催情藥膏的毛筆,在還沒露出頭的肉豆上像畫圈似的仔仔細細的抹上高刺激性的催情劑。
「不要啊!你做什麼,啊……,不要!」瑞蘭的四肢因為強烈的掙扎而浮起了些微的青筋,鐵床也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塗上這個,呆會會更好玩哦。」阿湧不懷好意的說著,把更多的催情藥膏塗在瑞蘭敏感的粉紅色肉片上,用毛筆不停的刺激成熟女人的軀體。
同時雅雯在阿海的刺激下,從陰道裡流出了肉汁來,就在瑞蘭的眼前,濃重的淫水味道散佈在空氣中,同時阿海粗糙的中指也深入雅雯的肉縫裡抽插著,或者按摩著雅雯突出的嫩紅色的敏感肉豆。阿海那逐漸挺起的醜陋巨棒,雅雯呼呼的嬌喘著,發出淫猥的喘息聲。
「好老婆,怎麼樣啊?」阿海一邊用手指把強力的催情藥塗抹在雅雯的肉洞裡,一邊故意把肉棒在瑞蘭的眼前晃動著,那脹成紫紅色的龜頭,露出些許的透明的淫液,阿海促狹的把火熱的龜頭不停的碰觸到瑞蘭俏麗的鼻頭,弄得瑞蘭不停的搖頭閃躲。
瑞蘭這時候只覺得心慌意亂,催情藥膏透過她敏感的嫩肉,滲透到血管中,慢慢的擴散到全身,而阿湧的毛筆更是固執的在被催情藥膏弄得敏感無比的肉洞和肉豆上不停的搔弄,從肉洞深處到敏感的陰核,都不聽使喚的傳出快樂的騷動感,乳房有股脹脹的感覺,似乎有種希望被人撫摸的酥癢感從乳房傳來。
「啊!快……快……給人家嘛。」發出難耐的嬌聲,雅雯搖著圓翹雪白的屁股要求著,「我受不了了,啊……快嘛。」穿著性感內衣的雅雯,全身因為興奮而顯得有些發熱,穿著高跟鞋的腳也配合淫亂的身體不安的扭動著,在阿海用催淫藥膏的刺激下,雅雯已經顧不得上司的存在了,肉洞裡的淫水隨著阿海手指的動作流出,滴在瑞蘭的臉上。
「母狗!想要了嗎?」阿海捉弄的把龜頭頂在雅雯的肉縫上摩擦,「想要的話學狗叫兩聲。」
「狗……狗怎麼叫?」雅雯的腦袋中除了猛烈的性慾之外幾乎已沒有其他。
「狗叫都不會!這樣怎麼當母狗。」阿海嘲弄似的把火熱的龜頭在雅雯的肉洞口轉著圈。
「啊!怎麼這樣,人家不知道啦……啊」雅雯突然想到了什麼,「汪汪汪!汪汪汪!」一連串清脆的狗叫聲從雅雯鮮紅的雙唇中冒出來。
「乖!主人疼妳。給妳爽啦!」阿海抱住雅雯的細腰,猛力的將粗黑的肉棒刺入溼淋淋的肉洞之中,那種強烈的刺激讓雅雯如登極樂之境,「多叫幾聲啊,來啊!叫啊!」興奮又滿足的雅雯聽話的發出快樂的鳴叫聲配合著阿海的動作。
就在瑞蘭眼前不到一尺的近距離,粗黑的巨大肉棒在粉紅嬌豔的肉花裡不停的進出,發出噗噗滋的性器交合的聲音,四散的淫水像春天的細雨一樣撒落在瑞蘭的臉上,讓她想躲也躲不掉,瑞蘭覺得自己快瘋狂了,阿湧將她的白色襯衫撕開,把催情藥膏毫不保留的抹在瑞蘭柔軟而充滿彈性的乳房上,粗糙的手掌握住乳房揉弄著,敏感的乳頭似乎能感覺到阿湧手掌中的厚繭一般,把強烈的刺激傳回大腦中,而這個舉動讓瑞蘭開始發出呻吟:「噢……噢……我……我好熱……啊……」
「大經理,受不了啦?」阿湧一邊揉著瑞蘭的乳房,同時另一隻手對瑞蘭的密穴展開攻擊,把粗糙但靈巧的手指按在瑞蘭的密處,開始對瑞蘭已完全冒出頭的陰核發動攻擊,用拇指大力的揉動著,同時用中指深入瑞蘭氾濫成災的肉洞裡攪弄著。在催情藥膏的助勢下,瑞蘭對這樣的攻擊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剛開苞的肉壁緊緊的包住阿湧的中指,大量的淫水沿著大腿根流到床上。
「啊!天啊!我受不了了,唔……」眼前是阿海粗大的肉棒在雅雯潮溼的嫩穴中猛力抽插的淫亂景象,耳朵裡傳來的是雅雯像母狗一樣的淫叫聲,身上被阿湧塗滿了催情藥膏,身體被綁住,乳房、陰核和肉洞都因為受到阿湧的攻擊而傳來無法抵擋的奇妙快感,身體像被火燒一樣的熱,連喘氣都有些困難,身體在經過長時間的挑逗下,所有的修養、禮儀、道德和羞恥都被剝得一乾二淨,「快,快給我……啊」瑞蘭的身體激烈的跳動著,不過這已經不是掙扎的跳動,而是渴望的跳動了。
「給你什麼?想要給我幹嗎?嗯?想不想給我幹啊!」阿湧挑逗的說。
「嗯……求求你,快給我。」瑞蘭的理智已經完全崩裂了。
「求我什麼?說出來啊,求我幹妳這隻騷母狗嗎?」阿湧手指的動作突然加快,瑞蘭的身體就像被電擊一樣的不停的跳動著。
「是!求……求求你幹我……幹我這隻騷……騷母狗。快給我,啊……。」瑞蘭閉上眼睛,不顧羞恥的大聲喊出心底最淫穢的渴望來,當她這麼喊時,有一種解放的快感。
「看在妳這麼有誠意的份上,老子就賞妳點甜頭吧。」阿湧脫下褲子,把早就硬繃繃的粗大肉棍對準瑞蘭那一張一合的肉洞口,猛力的刺了下去,經過充分溼潤的肉洞毫無困難的讓肉棒直進到最深處。
「啊!」瑞蘭發出長長的尖叫,火熱的肉棒直插入子宮中,蓄積已久的慾望似乎才一下子從身體裡爆炸開來,五臟六腑都四散一樣的感覺,在插入的一瞬間她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腦子裡一片黑暗,強烈的快感電流讓她瘋狂,她扭動著被綁住的身體,試圖掙脫所有的束縛。
「噢!我死了!」在瑞蘭眼前被幹的雅雯也到了高潮,纖細的手臂再也撐不住身體,雙手一軟,上半身倒在瑞蘭的小腹上,豐滿的乳房壓在瑞蘭身上,兩個女人淫亂的汗水混在一起。阿海和阿湧粗大的肉棒好像前後呼應似的有規則地同時刺穿這對美麗的上司和下屬粉紅色的肉花。
「我才剛開始呢!」阿湧嘻嘻地冷笑著,把粗大的肉棒深深的插入,享受瑞蘭肉洞一波波收縮的快感,同時搖動屁股,讓肉棒在肉洞中攪動。這樣的動作讓瑞蘭感覺到可怕的快感,好像子宮都要被挖開的感覺,瑞蘭很快的又要到達高潮了。
「天啊……我……我要壞了……怎麼辦……噢…飛起來了……啊……」瑞蘭登上了高潮的峰頂,被綁住的雙腳好像抽筋似的抖動著。
「看起來妳很有感覺的樣子。」阿湧說著,和他的哥哥交換了眼色,兩人同時把深深插入的肉棒抽出。
「啊……不要,不要拔出去。」瑞蘭和雅雯異口同聲的要求著。粉紅光亮的肉洞不停的收縮著,渴求著肉棒的插入,從極度高潮的頂點脫離,變成無比的空虛,受到催淫藥膏刺激的雅雯和瑞蘭,受不了這樣的改變,放棄了心理的矜持,忘情的要求著男人的肉棒。
「嘿嘿!欠人插是吧?母狗。」阿湧和阿海交換了眼色,阿海抱起雅雯,將她放到床沿,同時從地上的袋子裡取出一隻黑色的大號電動按摩棒來。扭開了開關,發出嗡嗡聲響的假陽具有著像鴿子蛋一樣的龜頭,前端的地方還會轉動,阿海瞄了一下,「滋」的一聲,又長又粗的假陽具整支沒入雅雯溼淋淋的肉洞中。
「好大啊!人家要壞掉了,天啊……哦……好可怕……」雅雯激烈的動著身體,假陽具的尖端在子宮口不停的轉磨著,在春藥的刺激下,連續的高潮在雅雯的腦中爆炸,肉洞不停的噴出淫邪的肉汁,清亮的大眼睛變得迷濛一片,雙頰駝紅,雪白而豐滿的身軀不停的扭動著。
可是阿海仍不放過她,先將她雙手綁住,然後取出事先準備的特製紅色皮項圈,撥開雅雯因為汗溼而黏在皮膚上的長髮,將項圈套在雅雯的脖子上,用鎖頭鎖上,再用鐵鍊將她綁在角鋼床上。阿海準備好這些工作後,來到雅雯的身後。
「洗屁屁,洗屁屁,屁屁用油洗,不用擦屁屁。」阿海一面唱著電視廣告,一面拿出沅腸劑。「我幫妳洗屁屁哦,乖!」阿海扶住雅雯的屁股,用手指沾了些淫液,在菊花蕾上按摩著,菊花蕾很快的張開了,阿海把粗糙的手指伸進去抽插著。
「啊……不要……不要弄那裡……啊……天啊……好刺激……我受不了。」感受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人侵犯,那火辣辣的刺激感更加重了雅雯被肉慾徹底擊敗的墮落快感,只是她如泣如訴的嬌喘聲,加重了阿海的變態快感。
「爽的來囉。」阿海把沅腸劑的尖端插入了雅雯菊花穴中,五百毫升的甘油液隨著阿海雙手的動作,沒入了雅雯的身體中。
「呃呃……哦」雅雯悶哼出聲,「那是什麼,不要啊……噢噢噢!」一股涼涼的液體往菊穴的深處噴射,而隔著一層薄肉的地方,電動假陽具正鑽刺著她敏感的子宮口,那股奇怪的感覺讓她張大豔紅的雙唇,吐出濃濁的熱氣。
「搞定!」阿海取過一個軟橡皮塞,塞住了雅雯的屁眼,還用膠帶黏牢,然後把雅雯的雙手綁起來。「我現在要去幹妳那個騷經理。等她爽暈過去,妳才能大出來哦。」阿海吩咐著。可憐的雅雯這時候已經感受到甘油液的威力,本已潮紅的雙頰變得更紅了。
另外一邊,瑞蘭的束縛已經被解開,高級的名牌窄裙像塊破布一樣的圍住瑞蘭雪白纖細的腰肢,白色的絲質襯衫早已被撕裂,她跪坐在阿湧的身上,修長的雙腿跪在阿湧的身側,用不純熟的動作瘋狂的擺動著緊俏的圓臀,小巧而有彈性的乳房也興奮的聳起,細瘦的手臂按住床單,下身粉紅色的肉片饑渴的纏住阿湧粗黑的肉棍,美女興奮的汗水隨著她飛散的黑髮撒出,而大量的淫汁肉液將兩人的下半身弄的水亮亮的,連床單都給弄溼了。眼前的瑞蘭早已不像是個統籌幾千萬企劃,管帶十幾個人的幹練經理,在強力催情藥的刺激,和阿湧火熱肉棒的撞擊下,她像隻發狂的母獸,發出呼呼的喘息聲,不停的追逐著快感。
「哦!好爽!這騷貨水真多。哦……哦……幹!真舒服。」阿湧在瑞蘭瘋狂而沒有技巧的攻擊下,享受著無比的快感。
「我也來參一腳啦!」阿海看到瑞蘭這種表現,也不禁對春藥的藥力感到驚奇,他哪知道阿湧用在瑞蘭身上的量已超出應該用的量好幾倍,就是貞節烈女也會變成淫蕩浪女,何況瑞蘭本就思春已久,這下潛藏已久的肉慾,如洪水潰堤一樣,將她的矜持、驕傲、自信完全衝垮。
阿海將瑞蘭的上半身推向前,露出圓翹而沒有絲毫贅肉的白臀來,「這馬子的身材真棒,看起來平常有在練哦!」阿海一面按摩著瑞蘭的菊花穴,一面說:「喂!雅雯,過來舔妳們經理的屁眼。」
「啊!我……我不……不會動啦……啊……」雅雯這時候覺得腸內咕嚕咕嚕的好像滾水一樣,不由得想夾緊屁眼,可是一用力,插在前面肉洞裡的假陽具就更形巨大,可怕的震動像雷一樣擊打著她的腦海。
「不會動!呵呵。妳不過來舔,我就不幫妳拔掉塞子哦。」阿海冷笑著,把雅雯硬拖過來,雅雯的鼻尖幾乎碰到瑞蘭的屁股。
「唔!」受到脅迫的雅雯,只好伸出舌頭,在瑞蘭的菊花蕾上舔著。
「啊……啊……啊……」早已高潮過好幾次的瑞蘭,在屁股受到舔弄的狀況下,如受電擊一般,全身一陣亂抖,陰精又噴了出來。要不是淫藥帶有亢奮的作用,她早就該不行了。
「繼續舔啊,等妳們經理被幹暈過去,妳才可以拉出來哦!」阿海鼓勵著雅雯。
「不行……啊……我要死了,好……好可怕……啊……饒了我……啊……我受不了啊……」可是前後都受到攻擊的雅雯根本就沒辦法專心,身體受到催情藥和甘油液的雙重刺激,假陽具的震動和腸內的沸騰,帶給她強烈而可怕的官能刺激,身體好像要散開一樣。
「快舔!少囉唆。把舌頭伸進去。」阿海用力拍打著雅雯的圓臀,留下紅紅的指印:「妳想拉大便就快點!」
受到多重攻擊的雅雯好像昏了一樣,使出最後的一點力量,把柔軟溼滑的舌尖往瑞蘭的屁眼裡鑽,同時盡力攪動著,希望瑞蘭快點不支倒地。
瑞蘭超級敏感的屁眼又受到攻擊,阿湧也趁機挺動肉棒,頻頻插到最深處,瑞蘭的雙手死命的抓住被單,連叫都叫不出來的瑞蘭,好像跳出魚缸的金魚一樣不停的喘息著,她的眼前一片朦朧,腦海一陣漆黑一陣閃亮,淫水流個不停,一雙鳳眼不時翻白,可是肉洞卻仍死纏住肉棒,而且吸力越來越強。
「我忍不住啦!!噢噢噢!!!」在激烈的性交中,阿湧發出大吼聲,他緊抱住瑞蘭的細腰,龜頭狠狠地撞進瑞蘭火熱的子宮裡,火熱白稠的精液咻咻的射向瑞蘭的子宮壁上。一直處在高潮狀態的瑞蘭,全身一陣狂抖,鳳眼翻白,軟攤在阿湧的身上。阿湧也緊緊的抱住瑞蘭,把火熱的精液灌入這高挑又高傲的美女的子宮中。
「好了!妳可以拉了。」阿海拔出塞住雅雯屁眼的橡皮塞。
「不要啊!」雅雯急得哭了出來,可是塞住屁眼的橡皮塞一被拔掉,從菊花穴中噴出一道淡黃色汁液,噴得地上一片狼藉。
「哇!好多啊,原來妳肚子裡一肚子壞水。」阿海早準備好溼巾幫雅雯把屁股擦乾淨。「這下我可以放心開後門了。」阿海賊笑著,龜頭對準雅雯的菊穴。
「不可以!!人家已經……啊!!!」雅雯發出哀叫聲,可是阿海仍舊撕裂她纖弱的的菊花蕾,把粗大的肉棒狠狠地刺入窄小的括約肌裡。
「噢!!!」雅雯感到一陣可怕的刺痛,早已無力的身體又緊張起來。
「好緊啊!屁股洞果然是滋味不同凡響。」阿海慢慢的把整支肉棒通通塞進去。肉棒的根部被緊緊的夾住,好像快要被夾斷的快感。
「啊……不要……不要啊……啊……」前後都受到粗大東西的攻擊,屁股傳來的痛楚和假陽具帶來的連續高潮產生可怕的互動。似乎天旋地轉一樣的感覺,自己對自己的處境感到困惑,被男人徹底征服的感覺。
「說,妳是欠人幹的母狗,說!」阿海催促著。「說出來我就饒了妳!」肉棒在直腸壁上摩擦,帶來不一樣的快感,阿海感覺到股間有著甜蜜的痠麻感。
「是!……我……我是……是……是……欠人幹……的……母……母狗……啊!!」
「說大聲點!」啪!的一聲,雅雯的圓臀上又印上了五個紅指印。
「我……我……是欠……欠人幹的……母……母狗……噢噢!!」阿海開始狠命的在後門作著快速的抽插,雅雯全身有像被快感分解一樣的感覺,在前後夾擊下,子宮不斷的收縮,腳像解剖青蛙的腳一樣抽動著,美麗清純的臉龐抽搐變形。插在肛門裡的肉棍開始抖動了,熱騰騰的精液無目標的向前猛衝,雅雯終於撐不下去,翻起白眼暈死過去。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