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業務助理雅雯(3~4)

冰心
本文:2023-01-24T08:57:59
(3)頂樓禁地
「Tom,你這是什麼提案啊,時程表也不清楚,要花多少錢也沒有計劃,你知不知道這個提案要花多少錢?多少時間?創意是要配合計劃的!公司每個月給你這些錢可不是請你做夢的!」下午的辦公室裡,突然響起一陣高分貝的罵人聲。
辦公室裡的同事都瞄向門沒關的玻璃隔間,那是何瑞蘭經理的辦公室,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正被瑞蘭罵出辦公室。
瑞蘭關上門,喘了口氣,其實她也不是故意這麼兇的,但是年方二十六歲,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她,靠著舅舅是總經理的關係得到了業務經理的職位,手下帶了幾個老資格的業務,不兇一點實在難以在辦公室立足,她望向隔間外,自己的助理雅雯正跟幾個年輕的業務說笑著,沒有男朋友的瑞蘭其實也有些羨慕雅雯的。自己也沒有比雅雯大幾歲,長得也不比雅雯差,雖然沒有雅雯甜美可愛,可是她認為比雅雯成熟,而且有著知性美,一百七十公分的身材比雅雯還要高蠻多的,雖然胸部比雅雯小了些,可也有33B的大小,回國的時候應徵,還差點當上第四台的新聞主播呢,要不是舅舅一力要她來幫忙,她才不想在商場上衝鋒陷陣,每天面對這群沒大腦的笨蛋男生,只會喝酒應酬把美眉,叫他們做個企劃做的亂七八糟的。
她看著雅雯臉上掛著甜甜的笑意,跟幾個男業務越說越開心,心裡不禁有點氣,從小到大,因為她功課好,人又長得高,愛慕她的人一直不斷,可是看在她的眼裡不過是群賴蛤蟆罷了,真有夠帥夠聰明的男生,又會被他那勢力眼的媽媽給掃地出門,事實上,出身望族的她是不可能自己決定對象的,結果讓她長到這麼大,只跟幾個男人吃個相親飯,喝個相親咖啡,那些男人不是太矮就是太醜,不然就是太笨,她又實在看不上眼,所以結論就是,這個二十六歲的高挑美女,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也難怪她看著自己的助理在男人堆裡吃得開,就一肚子悶氣。
「Joyce!」瑞蘭把雅雯叫進自己的辦公室:「我不是叫你把上個月的客戶資料做一個整理嗎?弄好了沒?」
「快弄好啦,我呆會就寄給您!」雅雯輕快的說。
「我看你一直在聊天,還以為你弄好了,原來還沒有啊!還有,你有沒有連絡美國總公司的Hoffman,下個月的價格表弄過來沒有?」瑞蘭一雙鳳眼直射向雅雯。
「還沒有,他們現在是下班時間啊。」雅雯回答著,今天早上才剛交代的事嘛。
「妳知不知道什麼叫主動啊,妳不會發mail過去問啊!沒有價格怎麼跟客戶談量。」瑞蘭斥罵著。「妳白癡啊妳。」
「喔!我馬上去弄。」雅雯委屈的應了聲好。
「順便幫我泡杯咖啡進來!」瑞蘭把雅雯打發出去,原本聚在雅雯周圍的幾個男業務也都離開了,她滿意的回頭做自己的事。
過了好半晌,瑞蘭看看手錶,已經五點半了,在半個小時就下班了,可是雅雯幫她泡的咖啡還沒有拿進來,答應她的客戶資料也沒有送過來,她心裡覺得奇怪,就出門去問有沒有人看到雅雯。
「Joyce啊!剛剛還在的啊!」做雅雯旁邊的同事說。
「搞不好去上廁所了,我剛剛看她往樓梯那邊走。」另一個同事說。
「哦!那我去找找。」瑞蘭往樓梯間旁的女廁走去,沒人在,茶水間裡也沒找到雅雯。她心裡覺得奇怪,這時候樓上的一個同事正好從樓梯間出來,瑞蘭就順便問她。
「嗯,差不多在半個小時前我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有看到Joyce往樓上走!」同事說。
於是,瑞蘭就往樓上去找。瑞蘭的部門在八樓,九樓是財務部,十樓是服務部,她找了兩層樓都沒看到雅雯,心裡想說雅雯不知道跑哪去了,正納悶間,一陣涼風從頂樓的鐵門吹下來,瑞蘭靈機一動,就往頂樓走去。
頂樓的風很大,都是水塔和一些管線,瑞蘭推開頂樓鐵門,什麼也沒看到,她皺了皺眉頭,四處張望一下,也沒看到雅雯。正想下去的時候,風中隱約傳來幾聲女人呻吟的喘息聲,瑞蘭於是悄悄的走出去摸索著聲音的來源。轉過了兩個水塔,跨過幾條管線,瑞蘭總算發現了雅雯,只是眼前的景像卻讓她臉紅心跳起來。
原來雅雯正在和兩個男人做愛!
穿著鵝黃色套裝的雅雯把短裙撩起來,露出白白的圓臀,正坐在男人的身上不停的起伏著,鵝黃色的上衣被脫了一半,掛在左肩上,男人的手掀起她的白色襯衫,在雅雯豐滿的胸部搓揉著,更可怕的是,旁邊站著另外一個男人,解開褲拉鍊,露出黑色佈滿青筋的粗大陽具,雅雯用雪白的手握著那根可怕的東西,還伸出舌頭去舔那怒氣騰騰的龜頭。
瑞蘭慢慢蹲了下來,縮在水塔旁偷看,她從來沒看過男女做愛,更沒想到看起來清純甜美的雅雯會在上班時間跑到頂樓來做這種事,她第一次看男女做愛就在不到兩公尺的距離,男女的喘息聲都聽得一清二楚,尤其雅雯身下那根粗大的肉棒不停的在雅雯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那麼粗的東西,雅雯怎麼塞得進去!?』瑞蘭心下訝異,她一向以為雅雯是清純派的,沒想到她居然這麼開放,大白天的和兩個男人在屋頂上做愛,而且是兩個長得又醜又聳的中年人。『我不能看了,該走了,呆會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瑞蘭心裡這樣想,但是卻捨不得移動身體。眼見雅雯放開了旁邊那男人的肉棒,雙手撐在地上,白嫩的屁股拼命扭動著,看來十分激動,瑞蘭心想:『這就是高潮嗎?』,她想看清楚雅雯的表情,就慢慢的把身體轉到水塔的另外一邊去。
這兩個男人就是阿海和阿湧,自從他們上次在辦公室中弄上雅雯之後,雅雯就慢慢成為兩人的女朋友,沒事兩兄弟就約雅雯出來做愛,雅雯起先還有點半推半就,被兩兄弟手上掌握的錄音帶和錄影帶所脅迫,但經過幾次瘋狂做愛後,雅雯也習慣了,一個星期兩次或三次和兩兄弟約會做愛,甚至逐漸有點愛上和兩兄弟做愛的刺激快感,有時候阿海和阿湧幾天沒來找她,她還會想念這兩個強壯的兄弟。
今天雅雯的經期剛過沒多久,阿海就打電話來說要和她來一炮,還指定要在雅雯上班地點的頂樓,雅雯起初不肯,但是經不住阿海略帶脅迫的懇求,就帶著阿海和阿湧跑到樓上來辦事,她正和阿海玩到快高潮時,沒想到上司瑞蘭居然會跑到頂樓來找人。
『糟了!』瑞蘭把頭從水塔另外一邊伸出去的時候,正好閒在一旁的阿湧也把眼光射到這邊來,兩人四眼相對,瑞蘭站起來就想跑。
「幹!有人偷看!」阿湧看到躲在水塔邊的瑞蘭,連拉鍊都沒拉,就立刻追了過來,這時候瑞蘭被頂樓的水管一絆,跌坐在地上,阿湧也很快的撲了上去,把瑞蘭壓倒在地上,瑞蘭馬上張嘴喊救命,嘴巴才張開還沒喊出口,阿湧的手已經嗚住了她的嘴巴。瑞蘭也不客氣的咬了下去。
「幹你娘!」阿湧受痛低呼了一聲,使出常常看摔角節目的手段,單膝使勁頂住瑞蘭的後腰,左手扣住瑞蘭的脖子往後拉,瑞蘭登時呼吸困難,嘴巴一鬆,阿湧把右手縮回來,手臂上整整齊齊的兩排齒痕,血都流了出來。「媽的!」阿湧又罵了一聲,右手從口袋裡掏出刀子來,在瑞蘭細長的脖子上慢慢的割了道血痕,瑞蘭喉嚨發出呃呃的聲音。
「死婊子,聽話的就不要叫,不然老子割斷妳的喉嚨。」阿湧恐嚇著瑞蘭,用刀子架著她的脖子,壓著她慢慢的站起身來。站起來之後,阿湧才知道撈到寶了,眼前這女人又高又辣,穿著短跟的鞋子居然比阿湧還高了些,穿著黑色窄裙的兩條腿又長又直,比之雅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阿湧把瑞蘭押回水塔後面,那邊阿海正把雅雯的雙腿壓開成M字形,做最後的衝刺,鵝黃色的短裙褪到了腰部以上,強壯的屁股不停的撞擊著纖弱的陰部,粗黑的陽具在粉紅色的嫩穴中快速的抽刺著,雅雯張大了嘴巴,不停的左右搖著頭發出可恥的叫聲。
「妳娘咧,有人偷看還幹的這麼起勁。」阿湧罵著,「快一點好不好!拿個什麼東西把這個偷看的人綁起來。」
「好啦!」阿海應了聲好,才要起身,哪知道雅雯雙手突然緊緊抱住阿海。
「啊……不要啦,快點!快插我,人家要……要……要嘛。」雅雯淫亂的叫著,挺著圓臀追逐著阿海的肉棒,還穿著白色高跟鞋的雙腳更是緊緊的夾住了阿海的啤酒腰。
「幹!死騷貨!」阿海低罵了一聲,重又投入戰場,「阿湧!等一下啦。我老婆要到了。」阿海奮力撞著雅雯。
「去!什麼時候了,還只顧著辦事。」阿湧啐了一聲,眼看著阿海和雅雯在做愛,自己的肉棒也硬得受不了,他靈機一動,看到瑞蘭豐滿的臀部,吞了吞口水,伸出手去拉瑞蘭的窄裙上的拉鍊。
「啊!你做什麼!」瑞蘭扭著屁股閃開阿湧的魔掌。
「不要動!死婊子!不然割到妳我可不負責。」阿湧沈聲恐嚇著,瑞蘭果然乖乖的不再閃躲,阿湧的左手跟著摸到了瑞蘭的屁股,那溫熱的觸感和飽漲的彈性讓他的陰莖跳動。他把瑞蘭的拉鍊拉了下來,又扭開了扣環,那件緊緊包著臀部的窄裙,就沿著瑞蘭修長的雙足滑落到屋頂的隔熱磚上,露出瑞蘭豐滿圓潤的雙臀,她穿著超薄的黑色小內褲,因為穿著緊身窄裙的緣故,內褲的布料用得不多,免得露出內褲的線條,破壞了美感。可是這樣就把白嫩嫩的臀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風一吹起,緊張的瑞蘭不免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真正卯死了。』阿湧心想,瑞蘭比雅雯還要高上好幾公分,小腿的長度也夠長,豐滿結實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恰好形成一條美麗的直線,還穿著雪亮的黑色尖頭鞋和玻璃絲襪,讓這雙美腿更具致命的吸引力。
阿湧的手沿著瑞蘭的充滿彈性的臀部來回的撫摸,被刀子架著的瑞蘭一顆心好像被架上半空似的,她羞恥的閉緊雙腿,咬住下唇,不想再這噁心男人的面前示弱,可是眼淚卻不由自主的從眼眶中流出,她長這麼大從不曾被人欺負過,今天卻在一個中年醜男的面前露出屁股,還要讓那雙醜陋粗糙的手在上面撫摸。
阿湧的手掌沿著股溝向瑞蘭的私處前進,瑞蘭雖然緊緊夾著雙腿,但是阿湧的中指卻執拗的沿著夾縫往裡推進,瑞蘭扭著雙腿抵抗,阿湧粗糙的手上傳來光滑有彈性的觸感,他用手指往裡摳弄,慢慢的到達了瑞蘭的花唇,黑色的絲質內褲也被向下褪,露出了股溝。
「不要……不要!」瑞蘭低聲呼叫著。因為阿湧粗糙的手指正在處女的祕密花園來回的撫摸著,可是阿湧也不管她,繼續向裡深入到達花唇的頂端,粗糙的中指深深的陷入瑞蘭溫熱柔軟的花唇中,按撫著瑞蘭的陰核。「唔……唔……」瑞蘭無助的呻吟著,奇怪的感覺從密處傳來,那從未被自己或是他人到達的敏感地帶正被男人侵犯著,她的雙頰因為羞辱而漲紅著。
「經理!!」瑞蘭從羞辱的地洞中被喚醒,她望向聲音來源,雅雯正睜著圓圓的大眼望向這邊,她躺在地上,雪白的雙腿仰天大開著,正用面紙擦拭著花唇上的精液,一旁的阿海也拿著紙擦剛發射過的巨炮。美麗的上司和可愛的助理馬上都紅了臉。
「她是妳的經理?」阿海和阿湧也都停止了動作。他們都從雅雯的口中聽過這個盛氣淩人的女經理,從來都以為她是個晚娘臉孔的醜女,沒想到居然是個成熟的大美女。
「原來妳就是那個常常欺負我老婆的經理哦?」阿海說:「沒想到居然是個大美女,嘿嘿,看起來我們兄弟的桃花運還真的不錯哪!」
「那還不來幫忙,我這樣很累耶!」阿湧嘻嘻笑笑的向阿海求助,阿海四處張望了一下,向雅雯說:「喂!把妳的裙子和絲襪脫下來。」
雅雯應了聲好,把自己的絲襪脫了下來交給阿海,阿海罵道:「叫妳連裙子一起脫,妳聽不懂是吧。」
雅雯囁嚅著說:「可是人家沒穿內褲啊。」
「叫妳脫妳就脫,很囉唆耶。」阿海不耐的催促著。雅雯只好把裙子也脫了下來。阿海把雅雯的裙子丟在一邊,下身光溜溜的雅雯無論如何是不敢跑下樓求助的,他拿著雅雯的褲襪走到瑞蘭面前。「綁哪裡?」阿海問道,兩兄弟四處張望了一下。
「綁那裡吧!」阿湧看到一個約有一公尺高的鐵管,就架著瑞蘭走過去,把瑞蘭的兩隻手腕緊緊的縛在鐵管上,形成有點彎腰的姿勢。「我去把鐵門關好,免得有人跑進來,這個女的就交給你囉。」阿海淫笑著離開。
「這樣就跑不掉囉!經理!」阿湧把刀子收到口袋裡,騰出雙手從瑞蘭上衣下襬往上摸去,「皮膚好光滑,腰部也沒有贅肉,哦……咪咪也很挺哦。」瑞蘭的上衣被掀起來,露出綴滿蕾絲的高級內衣,華麗雪白的美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在阿湧的眼前,這是瑞蘭花了許多時間和金錢雕塑出來的完美身材,阿湧卻不花一毛錢就可以弄上手,也難怪阿湧的肉棒越漲越痛。
「彎低一點,把屁股挺出來。」阿湧命令著瑞蘭,瑞蘭卻緊閉著雙腿,搖搖頭。她才不要做出這種猥褻的動作呢,可是阿湧卻使出蠻力,抱著瑞蘭的腰就往後拉,於是瑞蘭就形成了像是跳韻律舞一樣的動作,雙手向前平舉綁在鐵管上,身體和地面幾乎平行,雙腿略略張開的可憐模樣……因為雙手被交纏綁著,無法使上什麼力,重量都落到瑞蘭修長結實的美腿上,她只好雙腿用力,把一雙長腿伸得直直的,她向後看去,阿湧正在脫褲子,長褲脫掉,露出一雙毛茸茸的小腿來,然後阿湧把還有點熱熱的,帶著些臭味的內褲塞進瑞蘭的嘴裡。
「妳放心,我不是粗暴的人,只是有一點點粗暴而已。」阿湧說完,就一把將瑞蘭的薄內褲扯破,瑞蘭整個密處在阿湧的面前毫無阻礙的呈現了。「妳的腿好漂亮,能幹到妳真是我前輩子修來的。」阿湧蹲了下來,把舌頭貼上瑞蘭的左腿,一邊緩慢的脫著瑞蘭的絲襪,一邊用舌頭往下舔。
「唔……唔……」瑞蘭發出抗議的呻吟,但是嘴巴裡塞著男人剛脫下來的內褲,發不出什麼聲音來,男人的舌頭像蛇一樣的滑過她自豪的美腿,這種可怕的感覺讓她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當阿湧的舌頭舔到了她的膝彎時,她不禁有點腿軟,可是阿湧卻不放過她,左腿之後是右腿,阿湧固執的舌頭在瑞蘭的膝彎和形狀美妙的腳踝不停的來回舔著,一種奇怪的搔癢從男人的舌頭傳到用力伸直支撐身體重量的腿上,再傳回她緊張的腦裡。
阿湧慢慢的品嚐完瑞蘭的雙腿,溼滑的舌頭沿著瑞蘭的大腿內側滑進了瑞蘭的密處,阿湧用手掰開瑞蘭的花瓣,從下方用舌尖舔著瑞蘭乾燥的陰唇。瑞蘭從未被人舔過私處,不由得發出喘息,阿湧靈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陰核上挑弄著,在柔嫩的陰唇上舔弄著,一股從未體驗過的酥麻感緩緩從她的處女地升起,弄得她全身酸軟,幾乎站不住。
「不要緊張,放鬆哦,哥哥會讓妳很舒服的哦。」阿湧把整張嘴都貼上了瑞蘭的私處,一股女性特有的香味讓他興奮,但是他耐著性子慢慢的挑逗這隻到手的小綿羊,瑞蘭扭動著圓翹的白屁股掙扎著,但是阿湧的嘴就像吸盤一樣緊緊的纏著她的密處,瑞蘭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害怕,她的全身發熱,陣陣甜美的酥麻取代了噁心,她不自覺的把陰戶往前貼在阿湧的臉上,當扭動屁股的時候,柔奇怪的刺激。她低頭從自己的身下看過去,阿湧半跪在地上,像隻吸奶的小羊似的,發出啾啾地吸吮聲,胯下那根粗黑地陽具更是兇猛地高高挺立著。
瑞蘭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B罩杯的乳房有種奇怪的騷動,粉紅的乳頭挺立了起來,她扭動著身體,希望阿湧能夠去撫摸自己的乳房,但是阿湧卻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中抽動著,「唔……唔……」瑞蘭發出焦躁的呻吟,她多麼希望自己可以伸手去安慰自己的乳房。可是阿湧卻固執的攻擊著她的陰戶,她的雙手不停的掙扎著,希望抵抗男人舌頭的攻擊,可是下體卻不爭氣的流出淫水來。
「興奮了嗎?小浪貨。」阿湧把嘴離開了瑞蘭的私處,女人肉汁的味道讓他更加興奮,「妳的咪咪都挺了起來呢。」阿湧一面用言語羞辱著瑞蘭,同時站了起來,從後面抱住瑞蘭美麗如同雕像般的雪白肉體,大肉棒巧妙的在瑞蘭的肉縫中摩擦著,粗糙的手指卻沿著瑞蘭的乳房,從外圍一圈一圈的向裡推進。
瑞蘭的喘息越來越是急促,男人的肉棒傳來可怕的脈動,和火熱的刺激,每一次的摩擦都讓她有想尿尿的感覺,雪白光滑的背部和阿湧的身體緊緊的貼著,那種溫熱的感覺,讓她完全融化,另一方面,粉紅色的乳頭卻高高的挺立,迫不及待的等著男人的手去碰觸。
「唔……唔……唔……」阿湧緩慢的手終於碰觸到瑞蘭的乳頭,他用整個手掌握住瑞蘭堅挺美好的乳房,快速的揉著,同時粗大的肉棒也在溼淋淋的肉縫中摩擦著她的陰核,阿湧的舌頭更在她的脖子上來回的滑動著。
「唔……唔……唔……」瑞蘭激烈的扭動著身體,閉上了眼睛,不停的喘息著,眼看是要到高潮了。
『啊……尿出來了!』瑞蘭覺得腦中一片空白,被充分挑逗的肉體好像得到了解放一樣,一股陰精從蜜穴中噴了出來。
「哇!妳也會射耶!」阿湧搞了許多女人,雖然聽說過有些女人會在高潮的時候射出陰精來,可是自己還從沒碰過,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上了一個。
「爽不爽?」阿湧把塞住瑞蘭的內褲掏了出來。
「受不了,快死了,呼……呼……我尿尿了……哦……」瑞蘭說著。
「這下要玩真的囉,可不能給妳叫得太大聲。」阿湧把被口水弄溼的內褲又塞進瑞蘭的口中,把龜頭對準了瑞蘭溼淋淋的小肉洞,緩緩的往裡插。
「唔!好緊啊。」阿湧低聲的說著,瑞蘭肉洞裡的抵抗力強得出乎他意料,「難不成妳是處女?」
嘴巴塞著內褲的瑞蘭拼命的點著頭,一雙細長秀麗的眉毛早皺成了一團,一雙鳳眼也緊緊閉著。
「靠!我媽的真的賺到了。」阿湧說,他這輩子可還沒搞過處女,他雖然也有過女人,可是卻從來沒碰過處女,因為其貌不揚,連漂亮的馬子也沒交過,雖然說從前在道上混的時候也幹過漂亮女人,不過總歸是煙花女子,這種高高在上的高學歷美女他可沾不上邊,雅雯雖然漂亮可愛,可也不是處女,而且總有點接受哥哥阿海施捨的感覺。
知道瑞蘭是處女之後,阿湧的陽具越發的有精神起來,他打起精神慢慢的往裡插,進一點又退一點,七、八寸長的粗大肉棒搞了半天還沒有完全搞進去。
「你在做什麼啊?我和雅雯又打完了一炮了,你還在這邊搓麻將,天都快黑了。」阿海在一旁說著。雅雯躺在地上昏睡著,可憐的肉洞還合不起來,從裡頭流出白濁的精液來。
「這女的是原裝貨,好緊啊。」阿湧說。他的龜頭已經頂到瑞蘭的處女膜,那道無助的薄膜還在頑強的抵抗著肉棒的插入。
「好緊?我看是你沒力。用力插不就成了?!」阿海走過來,好奇的看著。
「靠!這女的水太多了吧,溼了這麼一大片。」
「他媽的,我第一次見到會射出來的女的,好玩吧!」阿湧說著。
「好啦好啦!你快一點啦,我連打兩發沒力了。」阿海說完就在弟弟的屁股上打了一記,「幹!這女的腿還真是漂亮,給你搞到有點浪費。」阿海邊說邊用手在瑞蘭的長腿上摸。
瑞蘭其實早就習慣自己成為男人談話的對象,可是阿海和阿湧兩兄弟談話的方式卻好像把她當成一個物品一樣,她對自己的處境感到生氣,可是在這樣的情勢下,她平常依靠的家世、職位、金錢和美貌全都派不上用場,男人的暴力將她徹底的壓制住,她現在直接面對的就是正在突破處女膜的肉棒。
「囉唆!走開啦!」阿湧罵了一聲,雙手緊抓住瑞蘭的圓臀,狠命一刺,龜頭刺穿了瑞蘭最後的防線,整根肉棒滑進了兩寸,鮮血迸流了出來,痛得瑞蘭直搖頭,白玉般的雙手死命的握緊,被塞住的嘴發出唔唔唔的聲響。
「這樣不會叫沒意思,幹處女沒聽到她叫有什麼好玩的。」阿海說著把瑞蘭嘴裡的內褲掏了出來,屋頂上立刻響起瑞蘭的哀號聲。
「啊!!!不要了,不要了,好痛!好痛!不要了,不要再進來了,啊!!人家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啊!!救命啊!!我不要!!啊……啊……哦……呼……呼……不要啦。」瑞蘭秀麗的瓜子臉皺成了一團,張開嘴呼叫著,被綁住的雙手不停的扭動著。
「等一下就爽了啦,死婊子,幹!有夠緊。」阿湧也是滿臉通紅,處女蜜穴的緊度讓他充分感到征服的快感。尤其聽到瑞蘭的討饒聲更是讓他興奮,他用力固定住瑞蘭的屁股,龜頭擠開瑞蘭緊窄柔軟的肉壁,直衝到瑞蘭的子宮口,下腹部緊緊的貼著瑞蘭光滑的圓臀。
「啊!!」瑞蘭發出無助的哀鳴聲。阿湧的肉棒殘忍的在流出鮮血的蜜穴中進出著,初次開苞的肉花無助的任由男人的陽具帶動著。瑞蘭已經無暇思考了,她除了痛楚之外,什麼也感覺不到,阿湧的每一個動作,都讓她感到身體被撕裂的痛。
躺在地上的雅雯這時候也醒過來了,她對眼前的景像也感到訝異,天已經快黑了,橙紅色的夕陽下,霓虹燈閃閃的發亮著,秋天的台北有著下班時間的美,而就在這個背景下:自己的經理正在被人強暴!!!???
雅雯聽到瑞蘭無力的喘息中夾雜著幾聲細弱的哀求聲,她難以相信眼前這個可憐的弱女子,是那個平時眼神冷峻,講話冷漠,像冰山一樣,生氣起來卻像火山爆發的經理。如今在男人的姦淫下苦苦哀告著,男人的粗黑的肉棒規律的在瑞蘭潔白的身體裡粗野的抽動,被強姦的瑞蘭全靠男人的力量支撐,被絲襪綁在鐵桿上的雙手不停的扭動,雅雯看到這樣的景像,心中有了奇怪的念頭,她不但不覺得瑞蘭可憐,反而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說實在話,身為上司,瑞蘭平常對待雅雯並不算好,雅雯一直覺得她很龜毛,雅雯的心中總認為瑞蘭只不過仗著家裡有錢,才有今天的學歷和地位。尤其在自己淪為阿海和阿湧的性伴侶後,潛意識裡總認為自己比瑞蘭低了好大一節,所以看到了瑞蘭被男人強姦,她反而有種快感,好像自己和瑞蘭的地位拉平了一樣。
『經理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跟我一樣。』雅雯心裡這樣想著。『我怎麼可以這樣想!?』雅雯的良知突然覺醒,對自己的幸災樂禍有點不安起來。
「不要啊!」已經無力的瑞蘭突然發出叫聲來。「啊……不……不可以……啊……不要啊……」後面的阿湧正喘著氣作最後的衝刺。
「呼……呼……我射了……!噢噢……」阿湧把肉棒狠命的塞進瑞蘭的身體裡,火熱的龜頭跳動,濃稠火熱的精液不停的射在子宮壁上。
「不行啦……不行啊……」瑞蘭使出全身的力量搖擺著屁股想將阿湧的肉棒弄出來,但是阿湧緊緊的抱住瑞蘭的身體,火熱的精液好像要把子宮灌爆似的射個沒完。
兩人緊緊相黏著,過了一會,阿湧才把肉棒拔出來,無力的瑞蘭立刻軟倒在地,阿湧的精液和著血絲從蜜穴口流了出來,形成一幅淫亂的景像。
(4)新生活序曲
瑞蘭被強暴完,天已經黑了,本來兩兄弟只是想找雅雯出來樂一樂,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自投羅網的瑞蘭,阿湧逞一時之快強暴了瑞蘭,可是接下來卻不知道怎麼處理,手邊又沒帶相機什麼的。
「放我走,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求求你們。」瑞蘭哭求著阿湧,那張冷艷的臉現在佈滿了淚水,半裸的嬌軀也微微的顫抖著。
「不要聽她的!」雅雯突然衝口而出。
「唷!我老婆說話了。」阿海說:「那妳有什麼主意,樓下可是有警衛的,現在要怎麼處理妳的經理?」
「走安全梯到地下停車場就好了,警衛室的伯伯不會注意到那邊,我們經理的車在地下室,開她的車就可以了。」雅雯一不作二不休,居然把整套脫逃計劃都想好了。瑞蘭一副驚訝的神色,又轉成憤怒的瞪著雅雯,雅雯此時已經站起身來,剛經過長時間性交後的她,臉上卻是冷漠的表情。
「哇!老哥,你老婆對你有夠死忠的。」阿湧說,「不過她的鑰匙放哪?」
「我知道!她都放在她的手提包裡,她的提包應該是放在她辦公室的桌子底下。」雅雯說。
她把高跟鞋穿好,理了理衣服。只見瑞蘭瞪著一雙不可置信的眼睛看著她年輕的助理小姐,她不敢相信這個看起來清純柔弱的女孩會做出這種事來。
「靠!妳瞪什麼瞪啊,死女人。」阿湧蹲下去甩了瑞蘭兩耳光:「等一下你就知道快活了。哥,妳跟雅雯下去拿鑰匙,這個女人蠻欠幹的,我再給她來上一發。」
「嘿!好了啦,拿了鑰匙就好走了,帶回家還怕沒時間搞她嗎?」阿海說:「這邊太危險了。」
「我偏偏要在這裡搞她。」阿湧說完,又壓住被綁住雙手的瑞蘭,瑞蘭嬌呼一聲,但雙手被吊綁在鐵管上,修長的美腿很快被阿湧分開擡高,大肉棒毫不留情的再次穿透瑞蘭的陰道。
「幹!說不聽的。」阿海啐了一句:「走吧,我們下去拿鑰匙。」說完便帶著雅雯下樓拿鑰匙去了,留下瑞蘭的嗚咽聲在頂樓迴響著。
樓下的辦公室空蕩蕩的一片,阿海和雅雯直接走到瑞蘭位於角落的玻璃辦公室裡,瑞蘭的桌子底下果然有著一個包包,阿海把包包打開,裡面有些化妝品,手機還有瑞蘭的BMW車鑰匙。
「你們公司的人都很喜歡用新手機哦。」阿海拿出那支新型的日製手機打量著,這支號稱重量超輕的手機可是新型新款,最近在女性族群中挺流行的。
「快走吧!」雅雯催促著阿海。
「別急嘛,阿湧在弄第二發,沒那麼快啦。」阿海說。他在瑞蘭的辦公室裡東晃西晃的的看來看去,桌上散落的幾張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喂!你們公司還有外國妞啊?」阿海指著照片上的人問。
雅雯湊過去看,照片上的人是個洋妞,洋名叫費歐娜,是個美國大學生,因為想要學中文,到美國母公司打工的時候,指名到台灣來。「她是美國來打工的大學生啊。」雅雯說。
「打工啊,不錯哦,身材很好,安排一下吧!」阿海用手肘撞了撞雅雯,照片上的費歐娜穿著短褲T恤,個頭比雅雯還要高一個頭,背景是個不知名的風景區,穿著T恤的費歐娜看起來胸部比站在旁邊的雅雯還要大,一頭暗金色的頭髮紮成長長的馬尾,面目看起來頗為端正,可是照片太小,看不清楚。
「少來了,這是總公司派下來的,安排給總經理當短期助理的人,她爸爸聽說是總公司的大頭,少打她主意了你。」雅雯說,她跟費歐娜感情不錯,可實在不想讓她跟這兩個粗人有什麼牽扯。
「哦,看起來很難搞定的樣子。」阿海喃喃的說:「我們上樓去了吧,妳走前面。」阿海拎起瑞蘭的提包,隨著雅雯往樓上走去。
此時天已經全黑了,剩下附近的霓虹燈光閃爍著,兩人把鐵門打開,摸索著走到瑞蘭被綁的地方,卻沒有看見瑞蘭和阿湧。
「幹!跑哪去了。」阿海緊張了,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在靠近後方牆邊的地方看到上下晃動的黑影。於是又往牆邊走去,果然站在安全護牆邊的是阿湧。當阿海看清楚阿湧和瑞蘭的樣子之後不禁發出了聲充滿讚賞的「哇靠!」
原來阿湧把瑞蘭放在安全護牆的上緣,自己站在旁邊的鐵箱上,雙手撩起瑞蘭的窄裙,露出白色的圓臀來,形成瑞蘭幾乎露在護牆外面的危險姿勢,只見瑞蘭秀髮散亂,雙手死命的抱住阿湧的頸項,頭緊緊的貼著阿湧的耳際,兩條又長又直的白腿也緊緊的交纏住阿湧略顯肥胖的腰,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從十樓高摔下去,跌個粉身碎骨。而隨著阿海的動作,瑞蘭的嬌軀時而掉在護牆外面,時而落在護牆上緣,看起來岌岌可危,她的淡綠色套裝也隨風飄揚,好似一朵開在峰頂的綠花,隨著男人的抽插而不停的顫抖著。
「媽的,你搞特技啊。」阿海說。這時候雅雯也走了過來,看到這般又危險又淫蕩的景象,也有點呆了。
「這樣很刺激啊!」阿湧略喘著氣說。
原來瑞蘭本來只是任阿湧蹂躪,沒什麼反應,阿湧把她抱起來邊走邊幹,走到牆邊時,發現瑞蘭突然很害怕似的往自己身上擠。原來瑞蘭從小怕高,在護牆邊的恐懼,帶給她額外的刺激,此時的她也不知道是爽是怕,每次身體略離開阿湧,她就用力往阿湧身上靠,同時全身好像章魚似的緊緊纏住阿湧,連剛開苞的處女嫩穴都緊緊的纏住阿湧粗大的陰莖,帶給阿湧額外的刺激,而阿湧的每一下撞擊,都讓瑞蘭有淩空而起的可怕感覺,對高處的恐懼勝過了對男人的厭惡,帶給瑞蘭難以言喻的快感。
此時的她根本無暇顧及自己和對方的身分差異,她的高傲在這可怕的處境下已經被暫時性的痲痹了,全身所有的神經都被插在體內的肉棒所牽動著,當阿湧的肉棒摩擦著她的肉壁時,她只知道她好舒服,好想要這樣的感覺,至於是誰在幹她,她早就不在乎了。
「啊……我不行了……好可怕……啊……哦……我飛起來了……啊……求求你……放……放我下去……啊……」瑞蘭興奮至極,竟然張開小嘴,朝著阿湧的後頸咬下去,銀牙咬處,迸出點點鮮血。阿海仔細一看,阿湧的後頸和肩膀竟然有好幾處咬痕。
「操!好兇的女人。」阿海喃喃的說。但是他弟弟阿湧似乎渾不覺痛,反而更加出力的狠抽猛插,把粗大的黑色陽具撞入瑞蘭剛開苞的嫩紅色肉花中,不停高潮的瑞蘭也回應的噴出她豐沛的淫水,把兩人的衣服都弄得濕答答的。
阿海看著兩人的惡戰,射了兩次的陽具又再次堅挺起來,他突然覺得褲襠拉鏈被拉開,低頭一看,卻是雅雯嫵媚的睜著一雙大眼朝自己放電,只見她跪在地上,撥開一頭長髮,伸出玉手把阿海的肉棒掏了出來,無限愛憐的伸出舌頭舔著那根怒氣騰騰的大東西,豔紅的舌尖在阿海的肉袋上滑到了他充滿青筋的火熱肉棒,又在他龜頭的溝上來回的舔弄,然後用舌尖輕輕的舔著阿海的馬眼,又一口把稜角鮮明的龜頭給吞了下去,同時手指用力,套弄著阿海的陰莖。
阿海雖然和雅雯已經搞過許多次,但雅雯如此主動而淫蕩的表現,卻是他以前所未曾見過的,但見玉指如蔥,紅唇如火,俏臉帶媚,直搞得阿海慾火高漲,陰莖硬得好似要爆炸一樣。
「哦……好老婆,妳真會吹喇叭,呼……我好爽啊……哦……」阿海扶著雅雯的頭,頭向上仰,舒服得嘆了口長氣。雅雯受此鼓勵,更是努力的把粗大的陽具吞入口中,費力的吸吮著。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只是看到瑞蘭和阿湧激烈的肉搏戰,她突然覺得異常的興奮,似乎是一股不服輸的感覺,一股不願意在這方面輸給瑞蘭的感覺,又似乎是一種奇怪的刺激,那種目睹別人做愛帶來的強烈感覺。當她看見阿湧巨大堅硬的陽具在瑞蘭身體進出時,彷彿在自己的體內也有一根陽具在攪弄一樣。她一邊用嘴幫阿海服務著,一邊把手伸進自己的肉縫中,粉嫩的陰唇早就充血而撐開,露出吐著熱氣的饑渴蜜穴來,雅雯用指腹按在陰核上不停的搓揉著,快感也迅速的升高,同時玉手在阿海黑色的肉棒上來回的轉動套弄,嘴巴也快速的吞吐著阿海的龜頭。
「啊……我……我要尿了,欸……噢噢噢……天啊……」瑞蘭大聲浪叫著,柔嫩的陰道再度開始不規則的蠕動,本就窄緊的嫩穴好像吸盤一樣緊緊的吸著阿湧的肉棒,阿湧緊咬著牙,額頭冒汗,屁股的肌肉用力,原本有點贅肉的屁股現在也露出肌肉來,把肉棒死命的往瑞蘭的身體裡撞,瑞蘭的身體幾乎整個吊在牆外擺動著,像朵被風吹動的豬籠草。
「放我下來,我要尿……尿出來了!」
「死騷貨……好緊啊……噢……媽的……我幹死妳……操……爽不爽?嗯?說爽啊……幹!真能夾……」阿湧感到龜頭上一陣熱乎乎的淫精衝過來,淋得他大腿根一陣痠麻,他喘著氣,把瑞蘭放倒在地上,再將她的雙腳扛到肩膀上,雙手繞過瑞蘭修長如玉的美腿,手掌握住瑞蘭堅挺又充滿彈性的乳房,緊緊的壓住女人的嬌軀,展開猛烈的長程抽刺。
「啊……我壞了……啊……呀……噢……爽……爽……我爽死了……饒了人家……人家不行了啊唷……饒了我啦!我又要……又要……壞了……我死了……啊……不要了……啊!……」瑞蘭被阿湧固定在地上,對阿湧的攻擊毫無反抗之力,肉體的激烈碰撞發出「啪、啪」的聲音,肉棒在蜜穴裡進出也發出「噗滋、噗滋」的響聲,瑞蘭但覺得身體像在空中一樣,每當阿湧的龜頭撞入子宮時就被高高拋起,而隨著阿湧的抽出又迅速的落下。
「妳是我的……我的女人……是不是?我操!噢……我快射了……噢……」阿湧豆大汗珠滴落在瑞蘭被握得變形的乳房上,她粉紅色的乳頭此時也是高高的挺起,迎接著不停到來的高潮。
「是……啊……快!快……我是妳的……噢……搞死我了……啊……親……親愛的……我……噢……要死了……啊……不行了……啊啊……啊……呼……」瑞蘭大聲浪叫著,下身的淫精再次射出。
阿湧也在狠撞幾下後,胯下一陣蘇麻,白濁的精液帶著無數的精子射入瑞蘭火熱的子宮內。
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在激烈的交歡後,緊緊的抱在一起喘息著,享受著那極度快感之後的餘韻,彷彿是對熱戀中的男女一般。
這邊的雅雯聽到瑞蘭的浪叫,也覺得異常的興奮,只見她雙頰潮紅,不時把一雙清純可人的大眼向上看,雖然正在做著非常淫蕩的表演,那張清秀的臉龐卻怎麼看都只覺得可愛純潔,嫩紅的嘴唇吞吐著阿海粗黑的肉棒,光亮烏黑的秀髮隨著雅雯臉龐的動作飛舞著,讓阿海的視覺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雅雯主動熱情的表現更讓他充滿了征服感。
雅雯用嘴把阿海的肉棒吞到喉頭,舌頭在龜頭的溝和馬眼上舔弄,還不時快速的吞吐和用力的吸著阿海的肉棒,兩手更沒閒著,一手又轉又套的在阿海的肉棍上迅速的做著動作,一手在光滑多汁的肉豆上死命的轉磨著,看著阿海一副爽歪歪如登極樂得模樣,她也益發興奮起來。
「啊……好老婆,妳吹得我好舒服啊,啊……對,啊……」阿海用手扶住雅雯的頭,屁股快速的動起來,把肉棒在雅雯的嘴裡做快速的抽插,雅雯發出唔唔的聲音,配合著阿海的動作。
她的嘴感受到阿海陰莖的跳動,她知道阿海要射了,果然阿海弄了幾下後,把肉棒拔出來,「喝我的牛奶吧!」阿海低吼著,精液很快的從龜頭前端射出,形成一條白色的線向雅雯的臉上射去。
而雅雯也把頭向上擡,用她潔白粉嫩的臉龐期待著精液的落下,讓阿海的精液落在她的髮稍、她的額頭、她長長的翹睫毛、她跳動的眼皮、她光亮的鼻尖、她鮮豔的紅唇、她吐著熱氣的嘴和她尖尖的下巴上,這時候她睜開了眼,看著眼前的男人,那雙大眼睛裡閃動著興奮得意與崇拜的光芒。
雅雯用舌頭把在嘴巴附近的精液舔掉,阿海低頭下望,看到雅雯的表情,他突然覺得,此時此刻自己是雅雯最重要的人,雅雯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都是他的了,於是他扶起了雅雯,和她激烈的親吻起來,兩人的舌頭就在混著濃烈精液味的口腔中不停的糾纏著。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