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業務助理雅雯(1~2)

冰心
本文:2023-01-23T23:55:44
(1)手機情緣
晚上的西餐廳裡,雅雯和男朋友正在約會,今天是她二十三歲的生日,男朋友特別帶她到昂貴的餐廳吃飯,雅雯為了晚上的約會,今天特別的好好打扮了一下,其實雅雯本來就是美女,身材窈窕修長,符合身材的套裝,將她的好身材修飾的更加完美,而緊身的窄裙,一雙美腿配合上尖頭的紫色高跟鞋,更將美女的魔力發揮到最高點。
雅雯是一家跨國公司的業務助理,大學畢業後就在這家公司任職,因為外語能力不錯,人又長得漂亮,雖然反應慢了點,但還算稱職,平常接接客戶電話,打些報告,工作也蠻輕鬆的,他的男朋友是大學時代就認識的,現在還在新竹念博士班。難得兩人有機會見面,雅雯也著意的打扮了一番。
雅雯和男朋友沈浸在浪漫的氣氛中,談談說說十分愉快,餐廳裡的人也都不自禁的多看她兩眼。吃完飯,兩人雖然還有點意猶未盡,可是因為雅雯家裡管得嚴,男朋友也只好送雅雯回家去。
雅雯回到了家,才發現自己的皮包不見了,她以為是掉在男友的車上,就打電話給男友,可是男友說並沒有看到她的皮包,雅雯又打電話到西餐廳去問,西餐廳的人也說沒發現,雅雯心想自己真倒楣,皮包裡有新買的手機,還有證件和錢,她尤其心疼那隻新手機。
「真希望會有善心人士送還給我。」雖然希望渺茫,不過因為皮包裡自己的名片,雅雯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時候,雅雯接到一通電話,是一個陌生的中年女人聲音。
「請問,林雅雯小姐在嗎?」
「我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雅雯用她甜美的聲音回答。
「哦,是這樣啦,請問妳是不是掉了一個皮包?」中年女人問著。
雅雯喜出望外,沒想到真的遇上善心人士,而且進一步詢問,皮包裡的東西居然什麼都沒有少。雅雯連忙道謝,雙方於是談到如何把皮包還給雅雯的事。
中年女人說:「是這樣啦,我腳不方便,不然妳晚上到我家來拿好了。」
雅雯下了班,本想和男朋友一起去的,可是男朋友晚上要和教授開會,於是只好自己去拿了。她按著地址,找到一棟在士林夜市附近的舊公寓,對方住在五樓,她按了電鈴,應聲的卻是一個中年男人,雅雯說明來意後,那中年男人卻說她老婆正在洗澡,請雅雯上樓坐一下,喝個茶。由於對方語氣很有禮貌,雅雯也不疑有他,就進去了。
走到五樓,鐵門卻是關著的,雅雯站在門口看了一下,一個中年男人過來開門,請雅雯進去,雅雯進了門,男人還拿拖鞋給她,然後把門關上。客廳佈置很簡單,桌上放著茶具,原來男人喜歡泡茶。那男人自稱叫阿海,招呼了雅雯坐下後,就倒了一杯茶給雅雯喝,兩人坐在客廳裡閒聊,男人問雅雯年紀多大啦,在哪裡工作之類的。雅雯也隨便應付著,可是她卻感覺那叫阿海的男人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可是眼睛卻不停往自己身上打量著。
「你太太呢?還沒洗好澡嗎?」雅雯問著。
阿海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回說:「我沒有太太,今天晚上妳就陪陪我吧。」
雅雯嚇了一跳,站起身來想逃跑,可是阿海撲到她的身上,把她壓在沙發上面,雅雯想用手推開男人,可是阿海力氣很大,雅雯根本掙不脫,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阿海用虎口杈住雅雯細嫩的脖子,雅雯很害怕被他掐死,瞪大眼睛瞧著阿海,眼睛裡滿是驚慌可憐的神情。
「妳乖乖聽話,給我幹一次就好,不用怕!」阿海說,他跨坐在雅雯身上,把雅雯的襯衫脫掉,又扯掉她的胸罩,露出兩顆渾圓的乳房來。阿海用手拍著雅雯的奶子,一邊說:「嘖!咪咪很大哦!」接著就趴下去,舔起雅雯的乳房來,雅雯心裡雖然百般不願意,可是這時候卻因為恐懼而不敢反抗,溼滑的舌頭舔上來,雅雯只覺得噁心。
阿海用舌尖挑逗著雅雯的乳頭,緩緩的繞著圈圈,從四周舔向中間桃紅色的乳頭,一手按住雅雯的另一只奶子揉弄著,另一手卻慢慢的解開雅雯的窄裙,在她光滑的背部撫摸著,老練而溫柔的手法和他蠻橫的長相完全不同。雅雯被這樣的刺激弄得呼吸漸重,可是卻不敢哼出聲來,在阿海脫去她的窄裙時,她還配合的擡了擡身子,讓阿海脫得順利些。在幾分鐘的時間裡,阿海已經把雅雯的套裝丟到茶幾上,露出她雪白光滑的身體。阿海挺起腰身,也脫掉自己的汗衫,露出糾結的肌肉和滿胸的黑毛,雅雯看到阿海身上的肌肉和滿身的刺青,更加害怕。
「乖!不要怕,一次而已,我會弄得妳很舒服的。」阿海在雅雯的耳邊輕聲說:「不過妳要是不乖,別怪妳爺爺我不疼妳。」他半威脅半挑逗的語氣,讓雅雯的態度更加軟化。她閉上了眼,心裡想著:「忍耐,忍耐!」希望整件事可以很快就過去。
阿海的舌頭舔上了雅雯的耳殼,他撥開了雅雯的長髮,仔仔細細的舔起來,那是雅雯的敏感處,她的身體略略顫抖了起來,輕聲的叫著:「不要!不要弄那裡。」當然阿海是不可能理會這種抗議的。兩人的身體緊緊相貼,阿海堅實的胸肌緊緊壓著雅雯的乳房,那濃密的胸毛扎在雅雯敏感的乳頭上,更加刺激著雅雯的性慾。雅雯夾得緊緊的腿也越來越無力。
「妳這裡很敏感哦,讓我看看另外一邊。」阿海在雅雯的左耳舔了快十分鐘後,扳過雅雯的頭,換另外一邊去舔,這時候雅雯已經被逗得快受不了了,可是阿海還是繼續在逗弄她,阿海靈巧的舌尖在雅雯敏感的耳內攪動著,他的舌頭力道恰到好處,雅雯忍不住拼命甩頭想逃開,可是阿海固定住她的頭,逼她接受挑逗。同時阿海也扭動著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在雅雯細嫩光滑的身體上摩擦著,讓雅雯的全身都感受到阿海的刺激。
「啊!受不了了。」雅雯說。阿海又在右耳舔了許久,雅雯全身都發熱了。
阿海已經慢慢逗了很久,雅雯全身都發熱起來,呼吸幾乎成了喘息,阿海的唾液把雅雯的臉都弄溼了,雅雯鼻中盡是阿海唾液的臭味,那是長期嚼檳榔、抽煙弄來的噁心味道。雖然如此阿海的技巧仍舊令雅雯難以抵擋。
阿海的手慢慢的伸到雅雯的雙腿之間,指頭伸入了已經溼滑的肉縫中,雅雯這時候才發現阿海的動作,想重新夾緊大腿,卻已經太慢了,阿海已經把指頭按上了雅雯的陰核,雅雯喘息著說:「不要,不要!」
阿海淫笑,一邊用手指在雅雯的陰核上搓弄,一邊在雅雯的耳邊說:「溼成這個樣子還說不要,放輕鬆,不過就給我幹一次而已嘛。」
「真的,就一次而已?」雅雯發出疑問。
「真的啦,呆會我就把東西還妳,我以後也不會去找妳,大家高興一下,不用怕嘛。」阿海說。
這時雅雯在阿海的數路進攻之下,身體的防線和心理的防線都已經崩潰,而且陰核上陣陣酥麻酸癢的感覺,更讓她無法抗拒。阿海手指的動作由輕而重,由慢而快,雅雯很快的就有了快感,她的牙齒緊緊地咬著鮮紅的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呻吟聲,可是隨著阿海的動作,雅雯越來越緊張,因為她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興奮,自己蜜穴裡流出大量的淫水,在阿海做手指運動的時候發出難為情的聲響,雅雯的臉越來越紅,身體也變得火熱,雅雯張大了腿,從緊閉的口中發出哦哦的呻吟聲,美麗的臉不停的左右擺動。
阿海看著眼前的美女,心裡也得意起來,覺得自己運氣真好,要不是碰巧在餐廳裡遇見美女,又碰巧撿到她的皮包,身為一個餐廳清潔工的他,決沒有機會幹到這種美女的。於是他更加賣力的挑逗著雅雯,一邊刺激著陰核,另一隻手指又伸進蜜穴裡挖弄著。
終於在阿海的進攻下,雅雯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她伸手抓住阿海的身體,喘息著說:「不要了!求求你,啊!我不行了!」
「舒服吧!想要了吧!」阿海看雅雯閉上雙眼,全身發熱,修長粉嫩的雙腿的絲襪,兩腿中間的蜜穴有著白色的蜜汁,阿海吞了吞口水,連忙脫掉自己的褲子,把早已蓄勢待發的粗大陽具掏了出來。
「不!不行啊!」雅雯感覺到蜜穴口阿海火熱的肉棒正要進入自己的體內,雖然身體已經千願意、萬願意,但是口頭上卻仍然抗拒著,口頭上的抗拒當然不能阻擋阿海,阿海奮力的把肉棒頂進雅雯的身體。
雅雯感覺到肉縫被撐開,阿海粗大的陽具正往自己祕密的地方刺入,可是自己卻完全沒辦法反抗,絕望的心理從美麗業務助理小姐心中浮起,自己的身體被噁心的中年男人汙辱了,而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雅雯終於完全放棄了反抗,雙手攤開,頭一撇,任由阿海玩弄自己的身體。
在充分淫水的潤滑下,很快的整根陽具就沒入了雅雯的身體中。「哦!」雅雯皺起了細長的眉頭,呻吟中帶著痛苦的感覺,阿海粗大的陽具真讓她有點受不了,她男友的陽具和阿海的大傢夥比起來簡直是小兒科,感覺好像直頂到子宮裡的感覺,身體似乎要被貫穿。
「痛嗎?一下子就會爽得受不了的」阿海說。他擡起雅雯的腳,開始緩緩的抽送。
「嗯……」放棄抵抗的雅雯,感覺到蜜穴緊緊的纏住她前所未見的大東西。
雖說自己是被強暴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入以後,身體自然會有反應,肉棒摩擦黏膜,撞擊子宮的快感從肉洞的深處一波波的傳來,讓雅雯受不了,她閉上了眼睛,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阿海也沈浸在征服美女的快感中,他一開始先慢慢的抽送,讓興奮已久的肉棒感覺一下被美女的肉洞緊緊包圍的感覺,也順便挑逗一下雅雯。果然過了沒多久,阿海感覺到雅雯的嫩穴裡流出了許多的淫水。他停止了抽送的動作,把龜頭頂在陰核上轉磨,果然雅雯馬上發出苦悶的聲音,搖動雪白的屁股。
「想要嗎?」阿海故意問著可恥的問題:「想要被我幹對不對?小妹妹!」
「沒……沒有啦!」雅雯紅著臉啐道,這麼不要臉的問題居然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問起。「你不要問這種問題啦!」
阿海嘿嘿淫笑,突然一下把粗大的陽具整根沒入溼滑的小嫩穴中,雅雯一聲嬌呼,雙手連忙環抱住阿海。阿海推開雅雯,展開一陣急攻,雅雯的腿被舉高,阿海雙手把雅雯的腿張大,低頭看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雅雯的身體裡進出,黑色的肉棒在雅雯雪白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紅嫩的陰唇不停的被帶進帶出,肉棒上還帶著白白的淫水。阿海越看是越過癮。
「啊……不要看,我……好舒服……天啊……哦……哦……好深……撞死人了,哎……好快哦……啊……」雅雯哎聲連連,她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這個樣子,可是在阿海的進攻下,肉穴裡傳來陣陣的酥麻感,雅雯根本就無法抗拒,只能夠亂叫。
「好老婆,你是不是我老婆?」阿海把雅雯的腳擡到肩上,整個人壓上去,兩隻手壓住雅雯堅挺的乳房,雅雯苗條的身體好似被對折一樣,粉嫩的屁股被舉高,肉棒刺得次次盡根,沙發也配合的「嘎吱嘎吱」叫。
「哎唷……是……是啦……老公……好老公……弄死人了……啊……我要壞了……啊……壞了啦!啊……!」雅雯被阿海的攻勢弄得毫無反擊能力,只覺得被阿海幹得小穴發麻,淫水不停的流出,弄得兩人的陰毛和沙發都溼漉漉的,但兩人絲毫不覺。
「妳要不要做我的女人?說……說啊,哦,妳的水真多,真浪,哦……」阿海低低的吼著,雅雯緊窄的小肉穴緊緊的包住阿海的肉棒,而且不停的夾緊。
「要,我要……我是你……你的,我被老公幹死了,天啊,啊……啊,飛起來了,我飛了,啊……!」雅雯一聲浪叫,纖細的臂膀從緊緊抓住沙發扶手,變成緊抱住阿海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裡,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樣,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浪穴不停的收縮著,眼見是到了高潮。
「我不行了……放我下來,求……求求你,停一停,啊……被幹死了啦,好老公,啊……饒了老婆……」阿海見雅雯如此激動,自己其實也有點精關不固,便停止了動作,順便休息一下,他緊緊的把雅雯抱在懷裡,只見眼前的美女雙頰暈紅,媚眼如絲,嬌喘不止,小浪穴還不停的夾緊。
「親我!」雅雯撅起了紅唇,要阿海親,渾然忘了自己是被姦的。阿海也俯身親了下去,兩人瘋狂的把舌頭糾纏在一起,交換著口水,親了好長一陣,雅雯胸口的起伏才稍稍平靜。
「好老婆,舒服嗎?」阿海好不容易擺脫雅雯舌頭的糾纏,問道。
「哎……還問人家,你好厲害哦。」雅雯紅著臉承認,她從來不曾被幹到失神的地步。「水流那麼多,好可恥哦。」雅雯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溼答答的。
「要再來嗎?」阿海問。雅雯紅著臉點頭,阿海便換了一個姿勢,雅雯上身趴在沙發上,白白嫩嫩的圓翹屁股高高挺起,她從來不曾這樣辦過事。
「這樣好丟臉啊。」雅雯說。阿海也不回答,一手扶著她的纖腰,一手調整肉棒的位置,龜頭對正蜜穴,一下狠插到底,磨了一下之後又慢慢的抽出。
「這樣舒服嗎?」阿海雙手向前抓住雅雯的奶子,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阿海知道雅雯已經屈服了,便不再狠幹,改用狠插慢抽的招數慢慢提高雅雯的性慾。果然雅雯也配合的搖動著屁股,追求著快感。
「這樣好緊好刺激,啊……你的東西撞得人家好舒服。」雅雯回答,一頭烏黑的秀髮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為流汗的關係閃著細細的光點,從纖腰到臀部葫蘆狀的曲線也讓阿海看得血脈賁張,一根肉棒越發堅硬起來。
「我的什麼東西?」阿海故意把龜頭頂在蜜穴口,不肯深入,逗弄著雅雯。
「你的小弟弟嘛!」雅雯正在性慾高張,這時哪裡禁得起挑逗,便搖著屁股往後追著阿海的肉棒。
「什麼小弟弟,這是你老公的大肉棒在幹妳的小浪穴。」阿海說,狠狠把肉棒刺到底,「噗滋」一聲,淫水從結合的縫隙擠出來。「要不要大肉棒插妳啊?要不要?」
雅雯被這一撞舒服得很,哪還管什麼害羞的,連忙說;「要!要!大肉棒快插我,快,哦……你……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壞了,好老公,你最棒了……哦,好舒服……我又要開始了,啊……老婆要被插死了,啊……大肉棒好爽……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阿海扶著雅雯圓翹的屁股,開始做長程的炮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來後又再整根插進去,只撞得雅雯好像發狂一樣亂叫,手緊緊抓著沙發的皮面,一直把臉往沙發上擠,淫精浪水好像洩洪一樣的的噴出來,阿海每次抽出來,就噴到地板上,插進去時又是「噗滋」一聲,阿海這時也滿頭大汗,狠命的加快速度,雅雯的小嫩穴也不停的收縮,她的高潮似乎連續不斷的到來,阿海這時感到大腿一陣痠麻。
「哦,我要射了!」阿海低吼著,把肉棒深深的刺入雅雯體內,火熱的精液開始噴射到雅雯的體內,噴得雅雯又是一陣亂抖。
「啊……我不行了……一直到……要死了……」雅雯一陣激動的浪叫後,全身無力的趴在沙發上,這麼一戰下來,雅雯已是香汗淋漓,張大了嘴,不停的喘著氣,沙發和地板上一大片溼溼的痕跡。阿海也趴在雅雯的身上休息,剛射完的肉棒還留在雅雯體內一抖一抖的,每次抖一下,雅雯就全身亂顫。
阿海休息了一陣,雖然射了精,可是肉棒卻不消下去,反而漲得疼痛。他又試著抽動起來,雅雯馬上大聲討饒,直說不行了,可是阿海哪裡管她,反而更加死力的抽刺,由於剛射過一次精,阿海知道自己這次可以支持得更久,便放肆的狂野扭動起來。
「我幹死妳個小蕩婦,爽不爽?嗯?說啊。」阿海邊幹邊問著。
「爽……哦……爽死了……被大肉棒插死了……小蕩婦要升天了……啊……大肉棒哥哥……插死小妹了……」雅雯只覺得自己的高潮不停的來到,自己不停的淫叫,可是也不知道在叫什麼,也不知道洩了多少次,可是阿海卻始終不停的抽刺,絲毫沒有軟弱的跡象,自己的小穴也一直緊緊的包住阿海粗大的肉棒,而且高潮暫時失神之後,卻總又回過神來,繼續瘋狂的性愛行為,雅雯從來沒有經驗過如此驚心動魄的交歡,當阿海終於再次射出的時候,她無力的從沙發上滑倒在地板上。
「舒服嗎?」阿海氣喘籲籲的問雅雯。
「嗯……」雅雯連回答都沒了力氣,在高潮過後,陷入沈睡的夢鄉了。
阿海抱著右腳踝掛著絲襪,腳上還登著黑色高根涼鞋的雅雯,肉棒還留在雅雯體內,連射了兩次,他也有點累了,閉上眼沒多久,也跟著睡著了。
雅雯醒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她發現自己睡在地板上,阿海軟軟的肉棒還留在自己體內,她著急的爬起身來,找著了衣服,可是衣服卻早就淩亂不堪,一件套裝被弄得亂七八糟,內褲也不知道被阿海隨手一丟丟到哪去了。
「找什麼?」阿海也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
「都是你啦,這麼晚了,怎麼辦?我家裡會急死的。」雅雯慌張的說。「而且人家的衣服都不能穿了。」
「急什麼,睡飽了再回家,來,我們進去睡。」阿海說。
「不行啦!我一定要回家。」雅雯說,她把套裝穿到身上,雙手用力拉撐衣服。「有沒有看到人家的小褲褲?」
阿海坐在地上,一轉眼就看到沙發底下她的絲質內褲,卻故意說:「沒看見耶。」
雅雯不理她,從包包裡拿出梳子,急急的整理頭髮,又說:「人家玩也給你玩夠了,你拿走的大哥大呢?」
阿海這才站起身,走到抽屜邊,打開抽屜,拿出那款新上市不久的超小型手機來遞還給雅雯。雅雯伸手來接,阿海趁機捉住雅雯的手,又吻了下去,雅雯撇頭避開,甩脫了阿海的手,把她千辛萬苦拿回來的手機放回包包裡。
「下次什麼時候來我這裡玩?」阿海問匆匆離去的雅雯,雅雯沒有回答,一溜煙就消失掉了。
(2)淫亂夜班
雅雯拿回手機之後,滿心以為事情就此過去了,而連續幾天她也過著平常的生活,上班下班,和男朋友通電話談心,偶爾出去約會。
這天雅雯正在上班,上司瑞蘭交給她一份銷售業績資料給她整理,雅雯正在EXCEL上處理資料時,她桌上的電話突然響起。
「Hello,Joycespeaking。」雅雯拿起電話用英文應答著。電話的那端似乎有點錯愕,一個男人的聲音回答了句:「妳是林雅雯吧!」雅雯聽到那聲音渾身一震,因為那是阿海的聲音,那不久前誘姦她的男人。雅雯一聲不響的就掛了電話。
電話不久又再次響起,雅雯遲疑了一下,才又接起了電話:「喂!妳好!」這回電話的另外一頭響起一聲機械的咖擦聲,透過電話線傳過來的是男女交合的淫聲浪語,雅雯聽到那女人的聲音,整個臉都漲紅了起來,因為那正是幾天前她和阿海做愛時的錄音。
「你想做什麼?」雅雯拿手遮住話筒,低聲的發問。
「別急,妳今天幾點下班?」電話那頭的阿海問。
「六點,幹嘛?」雅雯心裡有點緊張,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想幹嘛。
「晚上沒事吧!」阿海又問。「有事可不行哦,我有重要的事跟妳說。」
「什麼事啊!」雅雯問。
「嘿嘿,妳經理的分機是513對吧,妳男朋友的電話是對03-#######對吧,要是不想他們聽到這捲錄音帶,妳就少問幾句吧,我的小蕩婦!」阿海接著說:「妳今天晚上在辦公室呆晚一點,我八點打電話給妳。妳要是敢報警的話,我保證妳男朋友、妳的經理、妳的家人都會收到這捲錄音帶當禮物。」說完阿海就掛上電話。
雅雯心驚膽跳的呆坐在位置上,原本簡單的工作卻花了她一下午的時間,她左思右想,不知道該不該報警,幾次拿起電話又放下去,報警嘛,擔心自己的感情和工作被錄音帶毀了,不報警嘛,只怕自己又要被那色狼玩弄。
左拖右拖,眼見到了下班時間,同事們一個個都下班了,經理瑞蘭下班前還問了問雅雯的工作狀況,雅雯輕描淡寫的帶過去。到了七點半,公司裡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雅雯拿出放在辦公室的餅乾啃著,心裡還是沒有下決定。
很快的八點一到,電話響了起來,是阿海的聲音。「喂!雅雯嗎,是我阿海啦!我在妳們公司門口囉,快來幫我開門。」雅雯應了聲好,走到門口,只見阿海笑嘻嘻的在門口等著,後面還跟著一個長得跟阿海很像的中年男人,手上還提了個手提包。
雅雯開了門,阿海一見面毫不客氣的一把把雅雯拉到懷裡,跟雅雯介紹說:「這是我弟弟阿湧,我們今天是特別來找妳玩的。」
「玩?玩什麼?」雅雯用力想掙脫阿海的懷抱,可是阿海強壯的雙臂像鐵箍一樣緊緊的抱住雅雯。
「玩我們那天玩的啊!那天妳不是被我幹得很爽嗎?」阿海向阿湧眨眨眼,阿湧便從衣服中拿出小型錄放音機來,按下放音鍵放了起來。
『要!要!大肉棒快插我,快,哦。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壞了,好老公,你最棒了……,哦,好舒服……我又要開始了,啊……老婆要被插死了,啊……大肉棒好強……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聲音雖然有點不清楚,但確實是雅雯的浪叫聲,雅雯只聽得連耳根都紅了。
「我哥哥一直跟我說妳很辣,今天一見果然是個大美女,妳們辦公室也很漂亮,今天就在這裡好好玩玩吧。」阿湧一副賊忒嘻嘻的笑著,好像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這也難怪他了,雅雯今天穿的是白色的緊身毛衣,33C的美麗乳房在毛衣上露出美好的形狀,卡其色的窄裙露出半截健美的大腿,穿著肉色絲襪的白皙的眼睛和仔細畫的眼線,長長的睫毛還仔細的上了睫毛膏,兩腮淺淺的腮紅讓人忍不住想親下去。
「你們想幹什麼!在這樣我要叫了!」雅雯大聲抗議著,但是阿湧從衣袋裡拿出一把精亮的蝴蝶刀,阿海也用力把雅雯架住,阿湧拿著蝴蝶刀在雅雯臉上輕輕的畫著,雅雯嚇得動也不敢動,生怕自己美麗的臉被蝴蝶刀劃破。
「妳配合一點,那天我們不是玩得很舒服嗎?」阿海那充滿檳榔和煙臭味的嘴又靠在雅雯的耳邊輕聲的說:「不然的話,我可不知道妳的臉會不會變成大花臉哦!到時候,就算我們兩兄弟被抓去關了,只怕也沒有人要一個大花臉當老婆哦。」阿海恐嚇著說。
雅雯戰戰兢兢的回答說:「不要割我的臉,我聽話就是了。」
「這才乖,老弟,把刀子收起來,不要嚇壞了我可愛的老婆。」阿海吩咐著阿湧,然後放下架住雅雯的手,「老婆,妳的位置在哪裡?帶我們去看看。」
雅雯無奈,只好帶著兩個惡漢往自己位置走去,雅雯的部門位在民權東路上一棟十層玻璃帷幕大樓的八樓,雅雯因為身為經理助理的關係,坐在窗邊。她的位置上放滿了一些可愛的小東西,幾隻快樂的凱蒂貓坐在電腦螢幕上,滑鼠墊是可愛的無尾熊,從麥當勞弄來的幾隻史奴比坐在桌前,文件和文具整整齊齊的放在桌角,空出一大片桌面來,隔板上貼著一張跟男友合照的照片,鍵盤則端端正正的放在桌上,螢幕上閃動著凱蒂貓的螢幕保護程式。
「位置很整齊嘛!」阿海說,他一屁股坐在雅雯的辦公椅上,順手一拉就把雅雯拉到自己懷裡,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小美人,最近有沒有想我啊?」阿海說,同時雙手在雅雯身上不規矩的摸來摸去。
「沒有啦!我想你幹嘛啊?!」雅雯強忍著阿海粗糙的雙手沿著雙腿往上摸的惡寒感覺,回答了阿海的問話。可是阿海也不生氣,他把嘴靠在雅雯的耳朵旁邊,一邊對裡頭吹氣,同時雙手拉起雅雯的白色毛衣,隔著胸罩捏弄著雅雯的乳頭。
這時候阿湧也沒閒著,他蹲坐在雅雯的身前,脫下雅雯的高跟鞋,從腳底開始緩慢的往上撫摸,直摸到雅雯的大腿跟,然後拉住絲襪,慢慢的往下脫。一邊脫,還一邊把嘴湊在雅雯的大腿上舔著,脫下來之後,他捧起了雅雯纖細的腳,仔仔細細的舔了起來。
「啊……不要啦!」雅雯無法抗拒腳底溫熱的舌頭傳來陣陣的麻癢感覺,身後的阿海這時候也把舌頭伸進了雅雯的耳殼裡,雅雯的毛衣已經被阿海拉到乳房上,胸罩也被阿海從下面拉到乳房上緣,堅挺的乳房跳了出來,阿海左手環抱著雅雯的纖腰,右手卻在雅雯的乳房上輕輕劃著圈圈,卻就是不去碰她的乳頭。
「小美人,放輕鬆點,妳今天會比上次更爽哦!」阿海說完,那靈活的舌頭又伸入雅雯的耳朵中攪弄,兩兄弟四手雙舌,都在雅雯美麗的胴體上熟練的遊走來去,搜尋著雅雯全身上下的每一處性感帶。他們老練的手法,敏感的雅雯哪裡受得了,雖然腦子裡一直想著『不行!不要!』可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對男人的挑逗發生回應。
「嗯……哦……唔……」雅雯被逗得渾身發熱,兩手抓住椅子的扶手,微張的紅唇吐出陣陣的熱氣和呻吟聲,阿海堅硬的肉棒也頂著她的股溝,讓她心癢難熬,在經過半小時的挑逗後,阿湧脫下了雅雯的內褲,內褲底側溼答答全是雅雯的淫水,阿湧把內褲拿到雅雯俏麗的鼻子前面,逼著雅雯聞自己的騷味,還說:「小蕩婦!妳的水好多哦,聞聞看,來!不要害羞嘛,聞聞看啊。」
「我不要聞,哦,我好可恥,嗯……不要啦!」雅雯閃躲著自己的內褲,這時阿海的手卻伸到了雅雯的雅雯的蜜穴口,用兩根手指撫弄著雅雯的陰蒂,在經過半小時的撫弄後,雅雯的陰蒂早就充血膨脹,巴不得男人來摸了,阿海粗糙的手指一摸上來,雅雯登時全身酥麻,軟軟的靠在阿海身上,兩條玉腿張得開開的配合著阿海的動作,阿海轉過雅雯的頭,熟練的和雅雯接吻,雅雯也熱情的回應著,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阿湧也沒閒著,阿海搓了一陣後,阿湧就把頭埋進雅雯的雙腿之間,伸出靈巧的舌頭對準雅雯的陰戶舔了起來,他一下用舌尖挑逗著雅雯的陰核,一下子把舌頭伸進雅雯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探索,一下把嘴貼著雅雯的陰戶吸吮著淫水,後來更把雅雯的陰核含在口中又吸又舔又啃的。而阿海一邊和雅雯熱吻著,兩手也時輕時重的挑逗著雅雯的美乳。
「哦……嗯……好舒服……好爽!哦……嗚……我要……我……我到了……唉……不要了不要……人家……人家要……被弄死了……啊!!」在兄弟倆的聯手攻擊下,雅雯的身體做出激烈的回應,白色的毛衣被她甩到一旁,纖細的腰肢也狂亂的扭動著,圓臀向前貼著阿湧的臉,大量的淫水隨著高潮從粉紅色的嫩穴中流出,阿湧的臉被淫水弄的溼淋淋,但還是不停的吸著雅雯的蜜汁,弄出嘖嘖的巨響。
「小妹妹,舒不舒服啊?」阿海問著雅雯。雅雯羞紅著臉點了點頭,眼前這兩個人確實是玩弄女人的一把高手,光是前戲就把雅雯弄得興奮至極。
「妳看地上都是妳流的水,妳真是大浪女。」阿海調戲的問著雅雯。
「人家哪有!」雅雯嘴巴雖然否認,但是自從上次和阿海做愛以後,確實有點懷念那直衝腦髓的快感,這是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後來和男友做愛時,男友那不成熟的技巧、細小的肉棒,根本不能滿足她,所以這次她的反抗也就有點做做樣子而已。什麼貞操、矜持,被倆兄弟玩上高潮之後的她,現在只想做愛。
「想不想被我幹?」阿海湊在雅雯的耳邊說:「喜不喜歡大肉棒在妳的小穴裡面攪來攪去?很爽哦!」
「嗯!」雅雯嬌哼一聲,撇過了頭去:「人家不好意思啦!」阿海兄弟相視微笑,這個女人確實是難得一見的騷貨,在清純的外表下,居然是這麼淫蕩敏感的肉體,讓她在這裡上班實在太可惜了。
阿海很快的解開褲子,露出粗黑的肉棒,他引導著雅雯背對著自己坐下來,雅雯從來沒這麼做過,阿海扶著雅雯雪白的臀部,龜頭在雅雯溼淋淋的陰戶上摩擦著,弄得雅雯搔癢難耐,前一次被阿海貫穿的感覺又從記憶裡醒過來。阿海慢慢的把雅雯的屁股放下,粗大的陽具一寸寸的塞入雅雯又窄又熱又溼的陰道中,雅雯閉上眼睛,喘著氣,那表情也不知是忍受還是享受著被阿海粗黑的肉棒貫穿的感覺。
這時候阿湧不知何時從袋子中拿出預藏的攝影機,將焦點對準兩人交合的部位,站在旁邊拍攝著雅雯被阿海貫穿的鏡頭。
「喔!好深哦!你那個好長又好硬哦。」雅雯喘了一口長氣,她感覺到阿海那刺刺的陰毛扎在屁股上的感覺,屁股也坐實在阿海的腿上,火熱的大龜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體內,柔嫩的穴肉緊緊的包住又硬又熱的粗黑肉棒,男根火熱的脈動透過從蜜穴直傳到腦部,雅雯忍不住發出淫蕩的哼聲。
「爽嗎?好老婆。」阿海低沈的聲音又在雅雯的耳邊響起,雅雯轉頭看了看這個滿臉橫肉的中年人,本來覺得很討厭的臉,這時候卻覺得眼比金城武還要有魅力,尤其當阿海捧著自己的腰,開始往上挺的時候,雅雯覺得自己愛死這個男人了,她呼呼的喘著氣,雙手扶著扶手,配合著阿海的動作,上下套弄著阿海的大肉棒,還不時回頭和阿海長吻。
「不要這樣!啊……人家……嗚……不……不好意思……」夾雜著浪叫的哼聲,雅雯向阿海抗議著,阿海雙手繞過雅雯的膝窩,將雅雯的雙腳高高的擡起,向外分開,露出粉紅色的的蜜穴來,同時巨炮有力的向上轟動著,這淫蕩的一幕完全被阿湧的攝影機一五一十的記錄下來,但沈溺在性愛中的雅雯卻渾然不知,縱情的呻吟著,扭動著,被阿海的大肉棒和優異的技術完全的操縱,隨著阿海的抽刺,發出可恥的淫叫。
「舒服嗎?換個姿勢好不好?」阿海說著把雅雯放下,推倒在地毯上,「我好喜歡從後面幹妳!小蕩婦。」阿海一邊說著可恥的話,一邊展開長程的抽插。「小蕩婦,喜不喜歡被我幹?嗯,喜不喜歡?」阿海雙手扶著雅雯的柳腰,粗長的肉棒整個拔出後,又狠命的撞進去,下腹部撞到雅雯的肥臀發出巨大的聲響。
「哦……我不知道……啊……我會死掉啦!壞掉了……喔……你好有力……啊……我會壞掉……老公……好老公……幹死我了……老婆愛死你了……天啊!你好夠力……我要壞了……要壞了……啊!」雅雯激烈的上下甩著頭,滿頭烏黑的秀髮在空中散開來,清麗的臉龐變成淫蕩的表情,到達頂點的她不顧一切的大聲浪叫,蜜穴更是不停的收縮,夾緊火熱的肉棒,阿海也呼呼的喘著氣,狠力的往前頂去。在旁邊攝影的阿湧也忍不住把把褲子脫下,露出和阿海一樣的粗大陽具來,手持著攝影機走向前去,把粗大的肉棒伸到雅雯的面前。
「把我的老二含進去,快!」阿湧一手抓住雅雯的頭髮,把露出青筋的肉棒塞進雅雯的嘴巴。雅雯這時候才發現阿湧手上的攝影機,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阿湧粗大火熱的龜頭直頂到她的喉頭,讓她連呼吸都困難,而阿海也配合著兄弟的動作,用大龜頭猛烈的刺進雅雯的子宮,讓雅雯到達一波又一波的絕頂高潮。雅雯前後都被粗大的陽具插入,倆兄弟同時幹著清純美麗的業務助理,正處出迷濛的表情。
「嗷!這女的好會夾,我要射了!啊!」阿海猛力一刺,把龜頭撞進雅雯的子宮中,充滿熱力的精液射到子宮壁上,雅雯被這麼一射,只覺得天旋地轉,幾乎要昏了過去,要不是前後兩根肉棒插著她,她一定會軟倒在地毯上。
「老弟,換手了!」倆兄弟絲毫不給雅雯喘息的時間,馬上交換了位置。
「啊!不要啦!我……唔……唔……呃……」不顧雅雯的抗議,阿海捏著雅雯的鼻子,逼她張開嘴巴,同時把沾滿精液和蜜汁的肉棒塞進了年輕業務助理的嘴中,同時阿湧也把漲到最高點的肉棒撞進雅雯的蜜穴中。雅雯再度受到兇猛的撞擊,大肉棒在敏感多汁的女體內快速的抽插。
這時候雅雯放在桌上的行動電話響起了音樂,阿海接起電話:「喂!」阿海一邊享受著雅雯的嘴巴,一邊回著電話。
「喂!你是誰?我找雅雯!」電話那頭傳來年輕的男子聲音。
「你是誰?你找雅雯做什麼?」
「我?我是她男朋友啊,雅雯呢?怎麼是你接的電話?」男子的聲音有點急促。
「哦,你是她男朋友哦,好好好!你等一下,你女朋友很不錯哦。」阿海淫笑著說,他抽出肉棒,把電話放到雅雯耳邊:「喂!你男朋友打來的電話。」
「哦!」雅雯的雙眼迷濛,她聽到是男友的聲音,腦中一片混亂。
「喂!我……我是雅雯……是……我……我跟朋……啊……跟朋友在一起,什……什麼,我……啊……啊……我呆會……再回電話給……給你。啊……不行了……什麼,我在做……沒……沒有啦……哦……啊……是……啊……不要啦!我要壞了……停……停一下……啊……我等一下再……啊……啊……我到……到了……不要了……不要了……饒了我……饒了我……好老公……啊!我死了!」雅雯在阿湧一輪猛攻之下,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阿湧聽到雅雯男朋友在電話上,更加使勁抽插,粗黑的肉棒在粉紅潮溼的嫩穴中插著,纖弱的花瓣被激烈的抽插翻進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出。
「喂!你的馬子不錯哦!我們玩得正愉快。」阿海把手機拿過來,不懷好意的說著:「你聽聽她的小嫩穴發出來的聲音。」阿海把手機放到蜜穴附近,「噗滋、噗滋」的抽插聲和肌肉撞擊的「啪、啪」聲清楚的透過手機傳到雅雯的男朋友耳中。
「聽到了吧!你馬子水真多,又淫蕩,你真是幸福哦。」阿海洋洋得意的說著。
「好老婆,你男朋友掛電話囉!」阿海跟雅雯笑著說。但是此時的雅雯正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身體滿是汗水,淫蕩的汁液沿著豐滿的大腿流到地毯上來,阿湧火熱的精液正咻咻射進她不停收縮的子宮內。
「今天晚上妳就跟我們一起過夜吧!我們兄弟一定會讓妳爽得不得了的。」阿海得意的說。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