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3章巫的大時代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3T19:25:42
第二卷
第013章 巫的大時代

狼跑了,留下來很多幼崽。
這些幼崽被狼群丟棄在流浪野人居住的地坑裡,毛茸茸的很可愛。
阿布帶著人清理地洞的時候,毫不留情的把大一些狼崽子統統拗斷了脖子,只留下一些幼小的狼。
當雲川把這些狼崽子送到喜歡帶幼崽的小狼面前的時候,小狼對這些狼崽子沒有表現出半點親近的意味,甚至還低聲咆哮嚇阻這些狼崽子靠近自己。
此時此刻,在小狼的意識里,自己可能是丹頂鶴,可以是大雁,甚至可以是野牛,反正,絕對不可能是一匹狼。
沒辦法,雲川只能把這些寶貴的狼分給睚眥,赤陵這些小夥子們飼養。
他們很喜歡,甚至是有些病態的喜歡,尤其是赤陵,當雲川把一頭顏色淺黃的小狼放到他懷裡的時候,這傢伙,眼淚都流下來了,抱著小狼就像抱著自己的孩子。
因為雲川有一匹狼的原因,這些少年都希望自己也擁有一匹狼,現在,夢想成了現實,如何能不歡喜。
雲川的小狼無聲的嗚咽一聲,就回房間去找烏鴉了,一個哼哼,一個罵人。
有時候雲川真的很懷疑,這隻狼是可以跟烏鴉進行交流的。
狼巫還活著,毫髮無傷,她甚至有時間用稻草給自己弄一身遮羞的衣衫。
不過,當她穿上稻草衣服之後,雲川覺得這個女人變得更加神秘了。
對於巫文化,雲川所知不多,面前接觸到的能讓他感到奇怪的巫文化現象只有兩個。
一個蚩尤可以在某些時候變成另外一個人——大巫。
再就是這個狼巫,她可以與瘋狂狀態中的狼共舞,卻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蚩尤變幻成大巫的狀態非常的自然,看不到任何假裝的痕迹,不論是說話,還是行事,完全是兩個人,連思維都完全不同。
雲川以為這是蚩尤是精神病的徵兆,可是,眼前這個狼巫的行為就很難讓人理解了。
「我是狼!」
這就是狼巫給雲川的解釋,而且雲川看不出她說的是一句謊話。
最讓雲川無法理解的是,那些被捉回來的小狼崽子們,統統習慣性的圍在這個狼巫的身邊,有些還鑽進狼巫的稻草裙子,把她當成了唯一的依靠。
於是,雲川就專門給了這個狼巫一個院子,希望她能把這些小狼崽子全部都養成狗。
雲川知道,狼進化或者退化成狗的時間不長,很多時候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不像別的動物馴化需要足夠長的時間段落。
決定狼是否能進化為狗的因素在於他們離人類聚居地的距離。
狼是食腐的,人類聚居地邊緣的拋棄的食物殘渣正是他們想要的。
但他們同時也畏懼人類。
比如說,一人來把今天吃剩的豬骨頭扔掉,人類走開后,狼群便會立即撲上去。
那麼,一開始就離骨肉近的狼便可以飽餐,這種就是不畏懼人類的狼。
此後,這種狼就會發現,選擇親近人類可以更容易的獲得實食物。
再者,狼是哺乳動物,他們的行為學習通過母親,父親,若父母便是親近人類的一種狼,那麼他們的幼崽也會被如此教導。
人類也會注意到這種親近人的狼的存在,選擇帶他們進入村莊生活。
這種進化過程很特殊,也是非常快,因為它不取決於遺傳。
在人類跟野獸的鬥爭中,獵犬是一個非常好的幫手,而雲川又是一個可以兼容並蓄的人,所以,他很希望雲川部的人可以與狗建立起情感,最後成為相依為命的夥伴。
洪荒世界里,每一份溫情都是難能可貴的。
人雖然可以相信,卻又是最不能相信的。
狗,不一樣,它相對單純的多。
夸父在城外搜索了很久,在流浪野人駐地周圍,他從雪地上看到了一些新鮮的人類腳印。
人數不多,只有七八個,他們腳上綁著狼皮做成的鞋子,所以看不清楚腳的樣子,不過呢,對雲川來說,有這麼一點發現來印證他的猜測就足夠了。
雲川甚至覺得嫘城現在已經被西陵族人奪走了。
不過,這不關他的事情,這是軒轅的家事。
下雪天其實不算冷,冷得是天晴之後。
濕冷的空氣鑽進肺里,雲川需要好一陣子才能適應,此時,他正忙著指揮那些流浪野人在河灣地里修建新的住房。
這邊的生活條件明顯要好於河南,一來這裏土地平坦,取水方便,二來就是這裏的防禦措施也好於他們居住的那個荒山坡。
雲川部想要在桃花島上建立一座城市,就不能拋棄這些人。
向陽的地方的雪融化的最快,溶雪彙集成一道道小溪,源源不斷的流淌進了大河,以至於最近以來的大河水變得有些渾濁。
河道里有時候還會出現一些屍體,撈上來以後從衣著上發現,他們都是軒轅部的人。
大河上游此時正在上演一場鵲巢鳩占的遊戲,雲川覺得開春之後,自己一定會有一場好戲看。
道路泥濘不堪,天氣還很冷,又沒有寒冷到把爛泥地凍硬的程度,這樣的路沒法子走。
所以說,西陵族的人還有時間穩固自己的成果。
安頓好流浪野人之後,雲川部的人又開始吃狼肉火鍋。
這一場狼災,對雲川部影響不大,卻非常的嚇人,這讓雲川認為部族的城牆還是不夠高,也夠陡峭。
「天氣暖和之後,外城的城牆還要繼續加高,我算是看來了,這片地方不會有一刻的安寧。」
雲川從湯鍋里撈出一片狼肉,在料碗里沾一下放進嘴裏,很不錯的肉,花椒,野香菜,野蒜,野韭菜把狼肉的腥臊味道完美的遮蓋了,有嚼勁,又不塞牙。
阿布也撈了一塊狼肉,放在料碗里攪動著,若有所思的道:「赤陵說有三艘竹筏順水而下,是軒轅部的人,那些人沒有靠岸的意思,他也就沒有阻攔,讓那些人離去了。
族長,您說這些人急匆匆的模樣是不是去找軒轅報訊去了?」
雲川笑道:「這是必然,我不知道嫘為什麼會告訴她的族人軒轅離開嫘城的消息,但是呢,她既然說了,就要承受所有的後果。
軒轅族嫁女兒可不是為了單純的聯姻,或者說,他們還沒有聯姻這個念頭,只是想著利用嫁出去的女兒指路,讓他們本族人獲得更多的好處。
我當初堅持不收那些強大部族的人的原因就在這裏,除過他們是被部族驅逐出來的流浪者。
我們要時時刻刻保證我們本族人的人數佔據絕大多數,為此,我寧願部族擴張的步伐慢一些,也不激進。」
精衛一邊吃一邊含糊的道:「臨魁要是再來,你就弄死他。」
雲川道:「現在,還真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世界,以前啊,我很討厭禮法,一直認為禮法是一個禁錮人的一個東西,現在看來,禮法的出現是必然的。
給所有人劃定一個可以接受的行事規則,讓大部分人按照這些規矩來做事,人族才能強大起來。
常羊山一戰,死了一萬多人,人族想要恢復到原來的規模,沒有十年時間的平和期是不可能的。
你們也看到了,人族退出,野獸就會進來,人族如果再弱小一些,就會被野獸吞噬。
臨魁去了阪泉之地,蚩尤遠遠地避開,軒轅也去了更加溫暖的南方,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休養生息。
軒轅族看似佔據了大便宜,可是,這個大便宜需要在十年之後才能展現出來。
現在,沒有人能承受的起第二次阪泉之戰。」
阿布笑道:「西陵族人來了,軒轅一定沒有辦法容忍,他一定會攻伐嫘城,奪回自己的土地,城池,也就是說,軒轅不得不再次選擇戰爭,如果西陵族再強大一些,軒轅在常羊山之戰中撈到的好處都會損失乾淨。」
說罷,跟雲川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等雲川再一次把筷子放進湯鍋里,裏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雲川無奈的看看夸父,精衛,睚眥,赤陵他們一眼道:「以後我跟阿布說話的時候,你們要注意聽,不要光記著吃。」
睚眥指指身邊蹲著的大烏鴉道:「聽著呢,聽著呢,它一會會跟我們再說一遍的。」
大烏鴉見睚眥指著它,立刻就跳到一邊,用嘴巴啄著羽毛,假裝這裏的事情跟它一點關係都沒有。
雲川再一次盯著大烏鴉看,這傢伙似乎聰慧的有些過頭,至今,他都沒有弄明白這東西到底是不是烏鴉,看頭上的羽冠,好像八哥,可是,那裡有比雞還要大的八哥呢?
現在是人|獸混居的時代,人能夠衍生出智慧,好多鳥比人在這個世界上活得久,難道說,它們也能進化出智慧不成?
想到這裏,雲川就對大烏鴉道:「如果你有同類,可以叫來一起生活,你看,那些狼崽子就是先例,我沒有殺它們。」
對於雲川推心置腹的談話,大烏鴉無動於衷,依舊蹲在地上啄自己的羽毛,似乎那裡面藏著無數的寄生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