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奧術神座第一部聖詠之城卷第四十四章知識就等於金錢

ach9140
本文:2023-01-23T08:48:07




水銀已經將自己帶來的黑色屍菇取了出來,它們裝在一個式樣簡單的首飾盒內,一共三個,一深黑兩淺黑,散發著濃烈的腐臭氣息:“教授先生,這是您要的黑色屍菇,隻要您指導我這個元素的問題,您就可以全部拿走。”

黑色屍菇是死靈係很多魔法和藥劑需要的材料,按照女巫的記載,她曾經在家族隱居地參加過幾次魔法聚會,黑色屍菇大概是十個銀納爾一個,相當於路西恩不吃不喝一個月能存下來的錢,而且顏色越深越貴重,甚至某些時候價錢隻是象征,因為這種東西除非自己培養,否則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遇到急需這種蘑菇的,賣出天價也有可能。



路西恩將首飾盒拿到麵前,從顏色、氣息、形狀等方麵判斷,確實是真正的黑色屍菇,於是微微點頭:“你問吧。”

“教授先生,為什麼《奧術》期刊中《用新方法測定的一種新元素》這篇文章上,會用‘元素’來形容從太陽石裏麵提煉出的‘太’,基本元素難道不是地火風水嗎?”水銀緊張中帶點不安顫抖地問道,似乎她本人也清楚,這個問題應該是關於古代魔法體係和當前魔法體係的重要分別,會顛覆自己以往學過的元素魔法知識。

路西恩雙手縮在黑色長袍內,沉思了一會兒才用陰沉沙啞的聲音緩緩道:“其實,我學得也是古代魔法,隻不過在學習、實驗、施展魔法時,總是感覺到一種不協調,以及知道結論、卻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結論的迷茫,因此會常常思考這方麵的問題,算是有一些零散而孤立的想法,直到剛才看到這本《奧術》期刊,看到這些蘊含深邃浩瀚道理的文章,我的某些想法才漸漸清晰,像是藤蔓找到了可以依附的大樹,比如第一篇文章裏提到的引力,這並不是我對這方麵有透徹的研究,而是這篇文章剛好將我思考的答案解釋了出來。”



“所以,我剛才隻給你們講公式的應用,而不講相關的魔法基本原理,除了需要花費幾年、十幾年才能讓你們理解和掌握,還因為我自己也是勉強明白,自己都還沒有研究透徹。”

路西恩從看到《奧術》期刊,接觸到魔法圈子的興奮中漸漸冷靜下來,醒悟剛才裝神秘的正式魔法師“教授”裝得太投入,出了一個不小的問題,作為一名在找大陸魔法議會總部的魔法師,竟然能毫無障礙地看懂和掌握目前的魔法體係,知道引力,知道地火風水不是元素,這兩者之間可是自相矛盾的。

雖然這些魔法學徒看不出來,他們背後可能存在的古代傳承魔法師應該也看不出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自己不會有危險,但要是被來自大陸魔法議會總部的奧術師、魔法師們知道了,要是被可能安插了間諜在魔法師圈子內的教會知道了,肯定會懷疑自己的身份,於是路西恩趕緊趁事情傳揚出去前彌補,將自己塑造成那種敏銳而善於思考的天才魔法師。

“看來遇到事情,我還是無法冷靜到非人的程度,還會因為興奮、激動等情緒而大意,下水道時殺人、麵對死屍的強悍冷靜狀態,應該是屬於提前就有心理準備,以及這段時間因為種種經曆帶來的成熟,將自身的潛力開發了出來,從身體到心靈都明白,麵對危險絕對不能緊張。”路西恩內心自我反省著,同時繼續說道:

“《用新方法測定的一種新元素》這篇文章沒有多少公式,是一個標準的結果型魔法實驗,對於裏麵提到的元素理論,我隻能粗淺地講一下自己的看法,你需要自己判斷正確與否。”

水銀透著甜美的聲音中已經沒有了不安和顫抖,可以看出她在專注、冷靜方麵並不比路西恩差多少:“好的,教授先生,既然如此,那讓其他同伴也聽一聽,恩,你們也來判斷一下。”

這種由“水銀”出魔法材料讓路西恩講解和指導的問題,如果她不願意公開,將會是私下交流,重要的部分甚至會用“傳訊術”,不過看起來,水銀被路西恩這一段話說得有點忐忑,於是幹脆公開,看看別人的理解。

路西恩將剛才的失誤彌補了過去後,不再多說廢話,講起了關於元素的問題:“實際上從古代魔法師們沒有找到他們假想中的物質界內層四大元素位麵開始,雖然絕大部分魔法師認為是空間折疊等方法上的問題,但已經有很少一部分魔法師在懷疑地火風水作為元素的正確性,我受到了這方麵的影響,從學習魔法起,就覺得地火風水不是元素,而是更高層麵,更抽象的四個概念。”

“具體是什麼,我還沒有研究清楚,但從這篇文章看,至少目前魔法師內部的主流應該是重新定義了元素,並且發現了新的元素……”

這篇文章的實驗,是用封閉魔法陣配合九環魔法“火焰風暴”轟擊太陽石這種魔法材料,在它產生猛烈爆炸後,會出現一種純淨的、美麗的銀灰色晶體,硬度、柔韌性勝過秘銀,而相對輕度也超過了秘銀,是一種全新的元素,是一種珍貴的材料,由於是從太陽石裏麵發現的,因此被命名為“太”。

路西恩一邊講著,一邊從這篇文章中判斷著魔法世界在元素上的進展:“應該是有了元素的定義,並開始在常規的元素外,發現新元素,隻不過從性質等描述上看,還沒有出現關於元素規律性的、預測性的東西,但是,部分元素的性質,與地球上自知的元素有很多不同,這導致某些魔法會超乎想象的詭異。”

聽路西恩隨便舉了幾個學徒級元素魔法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物品材料等作為佐證,講完關於“地火風水”的元素問題後,水銀以及其他魔法學徒都短暫的沉默了。

“教授先生,我,我想您是對的,我老……我在學習元素魔法中遇到的很多問題,如果換成這樣的解釋,就會很容易解決了,非常感謝您!”過了一會兒,水銀聲音中透著明顯激動情緒地感謝路西恩,並且差點說漏了嘴。

吊死者也用陰冷詭異的聲音道:“教授先生,您能再多講講關於元素的事情嗎,是否靈魂也是由某種奇特元素構成的?我帶來的魔法材料、物品裏麵,雖然沒有怨靈粉塵,但可以讓您再挑選一件。”

他似乎是以死靈係魔法的學習為主,可由於這期《奧術》上沒有涉及死靈魔法的文章,隻能找或許與死靈魔法有關的元素問題來詢問。

斯邁爾、賢者、白手套、白蜜糖等學徒在路西恩講完元素問題,再沒有任何對他身份的懷疑,反而堅定地認為他是自己見過的知識最淵博、對魔法理解最透徹的強大魔法師,他們對於元素魔法的研究雖然不如水銀,但光是路西恩用來佐證的幾個學徒級元素魔法的解析,就讓他們耳目一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心裏蓬勃而出,此時聽到吊死者的話後,都目光炯炯,滿含期待地看向路西恩。

路西恩搖了搖頭:“對於靈魂的問題,我實在不擅長,沒辦法為你講解。”

一邊說,路西恩一邊就將三個黑色屍菇收到了自己特意帶來的小口袋裏麵,同時將賢者給的裝著一套魔法實驗器皿的小型木箱拉到了身邊:“你們誰還帶來了黑色屍菇和怨靈粉塵?可以提問題,也可以讓我用金錢購買、魔法材料交換。”

水鬼腦組織可以做七八次實驗,而一次實驗就要消耗一個屍菇,路西恩當然是能多收集一點就多收集一點。

“在教會的控製下,黑色屍菇無法培養,隻有在梅爾澤黑森林內才可以找到一些,所以很稀少,除了水銀,其他人手中都暫時沒有。”看起來是這個魔法圈子領頭者的賢者用略微老邁的聲音,恭恭敬敬地向路西恩解釋。

他也參加了另外兩個魔法圈子,可是那幾位正式魔法師,都非常高傲,不是真正打動他們的物品,或者他們的魔法學徒,根本別想得到他們的指導,因此遇到這位學識勝過那些倨傲魔法師很多,又願意指導自己等魔法學徒的神秘“教授”時,賢者是發自內心的感激和佩服。

背後同樣還有一個魔法圈子的白蜜糖點頭附和賢者:“教授先生,黑色屍菇如果您長期需要,一旦我得到,就為您留著,不過怨靈粉塵就比較難找了,怨靈的形成,要麼是獨特的環境,要麼是鬼魂身前有悲慘的遭遇或無法放下的、釋懷的強烈情緒,很容易就被教會發現而淨化,至於用邪惡生物之血召喚怨靈的方法,恐怕邪惡生物之血比怨靈粉塵還難以得到,畢竟這裏是阿爾托。”

“黑色屍菇在我這個魔法實驗成功前,都是長期需要,怨靈粉塵也是。”路西恩略微有點失望,還以為這次能湊齊除了月光薔薇這種被教會和貴族壟斷的材料外的其他物品,不過這種情緒,很快被路西恩排解,因為這隻是魔法學徒圈子,“好了,將你們帶來的魔法材料拿出來,如果有我需要的,將能夠得到一次提問的機會,當然,問題的價值取決於魔法材料的價值。”

關於《奧術》這本期刊,這些魔法學徒能看懂的實在不多,在水銀代替自己和自己背後的那位魔法師問過關於元素的問題後,其他學徒隻能拿自己平時積累的一些解析和構造魔法中遇到的小難題來詢問路西恩,而且基本集中在路西恩擅長的元素和星相魔法。

隨著路西恩一一將這些問題解決,他們看向路西恩的目光就越發尊敬,尤其是背後有著魔法老師,或者被正式魔法師指導過兩三次的那幾位,因為這些問題的闡述和解答上,路西恩似乎講得更清楚、更透徹,這是掌握的知識更高深、更廣博才能辦到的,而在他們心裏,知識基本就等同於實力。

而路西恩則非常滿意,一些不涉及自己獨特技巧的知識,就讓自己拿到了一套魔法器皿、三個黑色屍菇以及大部分的施法材料、魔法陣材料,真是完完全全體現了“知識就等於金錢”的道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