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2章天災?人禍?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3T06:18:02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12章 天災?人禍?

就在雲川積極準備抗狼的時候,阿布拿來了一顆乾癟的狼頭,並且插在杆子上,帶著一群人在膜拜。
還聲稱,杆子上乾癟少毛的狼頭就是狼神。
雲川看了看這顆狼頭,狼頭上少了一隻耳朵,眼珠子也沒有,兩顆大牙被拔下來做了首飾,狼的腮幫子上還留有可疑的人類牙印。
難道說,這就是狼神?
雲川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部落里也有巫師!
這個巫師是一個老女人,以前留在隕石平原上給別人洗澡,做飯,照顧那些生病的人。
自從軒轅離開之後,隕石平原上的病號基本上沒有了,沒有了病號,這些女人就沒有了收入來源,所以,被雲川接回桃花島,實在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一個傳奇狼巫。
桃花島上的女人都穿著內褲,褲子,以及裘衣,整體上來說,穿戴的很整齊,好多女人脖子上,手腕上還有一些漂亮的骨制,石制首飾。
如今,這個女人的行為就讓雲川沒辦法理解了,她竟然脫|光了衣服,還在身上塗滿問阿布要來的豬油,準備離開桃花島去跟外邊的野狼群|交流一下。
她還告訴雲川,她可以與狼交流,她聽得懂狼說的話,而且那些狼必須尊敬她。
雲川抓著腦袋很是不明白,那些狼為什麼會尊敬這個老女人,難道是因為她身上塗抹了豬油,讓狼吃起來可以更加美味,且順暢?
「帶她回去,洗澡穿衣服。」
雲川毫不留情的拒絕了這個愚蠢的建議。
「族長,你讓狼巫試試,說不定她真的能說服狼群離開,即便是失敗了,也沒關係。」
看的出來,阿布也很害怕,他不想放過任何讓狼群退走的期望。
說起來,狼這種生物幾乎沒有太大的缺點,它們比大部分的動物都要聰明,也比大部分的野獸要合群。
它們甚至學會了在狩獵的時候分工合作,最後共享勞動果實。
它們可以長期的奔跑,耐力極強,它們的嗅覺極度的發達,十公里以外的血腥味都逃不過它們的鼻子。
它們能翻山越嶺,可以不眠不休的追蹤獵物,可以涉水,游泳,總之,就生存而言,狼佔據的位置要高於絕大多數動物。
所以,阿布期望這些狼自動離開,假如用那個狼巫的死來換取狼群離開,他覺得非常划算。
狼群已經翻越了外城城牆,如今正在外城裡肆虐,不過,它們的主要目的依舊是尋找食物。
說真的,在外城,雲川都搜尋不到食物,那些狼又怎麼可能呢?
此時,外城裡已經塞滿了狼,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狼圈。
雲川的大竹箭已經準備好了,竹箭上綁滿了松明,阿布甚至奢侈的往上面塗抹了豬油,獸油,這東西原本是部族裡最珍貴的食物,現在為了對付狼,阿布拿出來的時候絲毫不心疼。
只要有更多的狼進入外城,雲川就準備燒掉外城裡的竹樓以及堆積如山的稻草,麥草。
就在雲川準備下令的時候,他突然發現那個光溜溜的女人竟然順著一根溜索滑到外城裡去了。
現在,那個女人吊在溜索上,在她身下,所有的狼都在仰望著她,一些還急不可耐的不斷跳起,想要把她從溜索上拽下來。
「她在幹什麼?」雲川大怒。
阿布耷拉著腦袋道:「她在跟狼說話。」
雲川指著不斷高高躍起的狼群,恨恨的道:「他們就是這樣交談的?夸父,準備點火,射擊!」
阿布連忙道:「再等等,狼巫說她能做到,她以前就跟狼說過話。」
雲川絲毫不理會愚蠢的阿布,指揮著巨人們瞄準事先設定好的引火物。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狼巫身上開始冒煙了。
雲川仔細看過去,只見這個老女人點燃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冒出來了濃濃的煙霧,也不知道是什麼。
當煙霧下落到狼群里以後,那些狼卻好像很害怕,老女人身體下邊立刻就出現了一塊空地。
於是,那個老女人就沿著溜索繼續向前滑動,最後來到溜索的盡頭處,就離開了溜索。
看著那個女人光溜溜的走進了狼群,雲川閉上了眼睛。
過了片刻,就聽阿布歡喜的道:「族長,狼群退了。」
雲川連忙睜開眼睛,發現那個女人正在往狼群里投擲一些冒著濃煙的東西,而狼群則對這些濃煙避之不及。
「她丟的是什麼東西?」雲川很是好奇,這個女人到現在還沒有被狼吃掉,真的是出乎雲川的預料。
「老虎屎,晒乾的老虎屎!」
雲川皺眉道:「前幾天,連老虎群都避開了狼群,老虎屎有什麼作用?能嚇唬的住狼群?」
阿布嘿嘿笑道:「狼巫在隕石平原醫治好了一頭老虎,那頭老虎受傷很重,沒法子動彈,她就每天取老虎的屎尿,揉成糰子,晒乾,然後又在老虎尿里浸泡,然後再晒乾,再浸泡……
她回來之後,就給外出的族人分發了很多這種丸子,要他們佩戴在身上,結果,我們雲川部的人就很少被野獸侵襲。」
「有這種事?」這太出乎雲川的預料了。
「族長身上也有!」阿布小聲道。
雲川迅速檢查了一下自己,很確定自己身上沒有老虎屎,衣襟上只有一顆龍眼大小的褐色珠子,是精衛送給他的禮物。
「這顆珠子就是……」阿布低聲道。
「嗷嗚嗚嗚……」一聲悠長的狼叫傳來,雲川又在外城的城牆上看到了那匹黃色的巨狼。
然後,狼群的騷亂立刻就停止了,它們好像沒有看到那個老女人一般,一個個奮不顧身的向河邊擠過來。
雲川甚至看到一匹狼用頭撞開了那個阻攔他前進的老女人,老女人摔倒了,狼卻沒有吃她。
「放箭!」雲川覺得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這些狼可能就要泅渡了。
無數個帶著火球的大竹箭飛向外城,落在那些早就準備好的引火物上,立刻,稻草,麥草堆就熊熊燃燒起來。
與此同時,外城城牆上的引火物也被火箭點燃,形成了一道弧形的火圈。
狼群混亂了起來,一頭大青狼猛地跳進了水裡,隨即就被洶湧的河水給帶走了,更多的狼也跟著跳進水裡,同樣被洶湧的大河水帶走了,不論它們的四隻爪子如何抓撓水,還是抵不過水流的衝力,被帶去了桃花島下游。
剎那間,河面上全是昂起來的狼頭,於是,雲川下達了射擊的命令,箭如飛蝗,箭如雨下。
進了水的狼身手不再靈活,儘管大部分竹箭都落空了,還是有很多竹箭給了狼群很大的殺傷。
很多在水裡浸泡過的狼,好像突然睡醒了一般,才進水,就立刻爬上岸,然後就頭都不回的從火焰空隙中鑽出去,跑的不見了蹤影。
而泅渡過大河的狼爬上桃花島之後,也好像沒有了攻擊力,一個個嗚嗚叫著到處尋找逃跑的路。
於是,高牆上有很多石頭落下來,將這些無處躲避的狼紛紛砸死。
看到這一幕,雲川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他忽然想起蚩尤驅趕熊貓攻城的場面。
剛開始的時候,熊貓們一個個狂暴無比,可是,時間稍微一長,熊貓們立刻就恢復了本性。
這場面與眼前的狼群幾乎毫無二致。
至此,雲川已經可以斷定,這場狼災並非是天災,而是一場人禍。
如果雲川部不是有著高牆壁壘,如果身處平原,那麼,面對這樣的狼災,沒可能有抵抗之力的。
即便是能抵抗過,也是西陵族那些人的下場,族人損失十之七八。
所有的狼都像是失去了心智,繼續跳河,跳河之後,好像本性立刻就回歸了,一個個夾著尾巴只要找到一個出路,就會跑的不見蹤影。
狼群與其說是來城裡找吃的,不如說它們是來河裡洗澡的,每匹狼沾水之後就走,且無一例外。
「狩獵吧!」雲川給忙碌的族人下了命令之後,就回到了紅宮,找來了那些從嫘城回來的族人,讓他們每個人都詳細的把自己跟西陵族人交往的過程說出來。
二十個人,回來了十八個,十八個人說什麼的都有,只有一點是共通的,那就是他們在去嫘城的路上,走了兩天,卻沒有受到任何野獸的襲擊,一次都沒有。
雲川想了好久,終於對一臉疑問的阿佈道:「我以為那個叫做犀的傢伙,是來謀取他姐夫的產業,沒想到人家連我們的主意都打,我懷疑,這一次來我們這邊的不光是犀他們那些人,恐怕整個西陵族都遷徙過來了。」
阿佈道:「他們養不活那麼多人,再加上我們這裏太冷了,食物不好找。」
雲川道:「我們既然可以依靠種植糧食養活我們這些人,人家為什麼就不能通過別的法子養活自己族人呢?」
「怎麼養活?」
「我們要再看看,再等等,如果事情不是我想的這樣,我們就把兇手找出來,我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怎麼驅使這麼大的一群狼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