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奧術神座第一部聖詠之城卷第四十三章名副其實的“教授”

ach9140
本文:2023-01-22T20:40:51




翻了翻這篇文章中列舉的公式,以及《奧術》期刊最後附錄的公式符號代表的含義後,路西恩分析了這些公式,發現與自己知道的天體力學公式基本一致,也就是說,用它們算出來的結果,隻要這位魔法師沒有出現計算失誤,應該比較準確,可是在那個準確的位置,卻發現不了星球的存在!在大陸上都看到的!

“真是似是而非啊。”路西恩再次發出自己以前有過的感歎,然後將這篇文章瀏覽地看到了結尾。

沉思了一下,路西恩將這篇文章翻到第一頁,想看看文章的作者是誰:“奧利弗?康斯坦丁,大奧術師,傳奇魔法職業‘湮滅之手’三級。”

“竟然是大奧術師,同時也是傳奇魔法師!”

路西恩再次升起驚訝的情緒:“看排列的位置,大奧術師在魔法世界的尊貴,應該還在傳奇魔法師之上,而且兩者可以同時存在,應該是不同的評價體係,恩,一個是對實力提升的分級,一個恐怕是從對魔法原理研究的貢獻來看的。”

有了這個想法,路西恩快速地翻了翻後麵,看那些文章的署名,果然基本都是:“八級奧術師,九環占星師”,“六級奧術師,八環元素法師”這樣,肯定了路西恩的猜測,而且基本沒有奧術等級超過魔法等級的,似乎在這上麵的晉升更加困難。

看著那些九環、八環、七環的魔法等級心潮澎湃了一會兒,路西恩翻看起了後麵那些文章,它們有:

《某些魔法中弦振動問題的研究》;

《微分法,或關於無窮級數的簡述》;

《七橋問題的某種解決方法》;

《電和磁在魔法中互相轉化時應該注意的幾個問題的推導》;

……

《用新方法測定的一種新元素》;

《永恒不變的問題:精神力究竟是以波還是粒子形式存在——以“心靈風暴”魔法做的實驗研究》。

…………

路西恩認真翻開期刊的表現,讓斯邁爾、賢者、晨星等魔法學徒都暗自點頭,這位可能真的是正式魔法師,當初拿到期刊的時候,自己等人就像斯邁爾曾經說過的一樣,每個單詞都認識,但它們連在一起,就不認識了,而吊死者、水銀還是有所懷疑,畢竟沒看懂又努力想看,也是這種狀態。

花費了半個小時,大致瀏覽了一遍,路西恩對裏麵蘊含的知識有了一定的了然:

“從這些公式看,這個世界的奧術程度,短短三四百年,在數學、物理上恐怕已經達到地球18世紀中葉的水準,微積分初步建立,曲麵、球麵等幾何問題的研究突飛猛進,力學和電磁學趨於完善,而且因為這個世界發展的詭異,很多東西是先應用後研究,所以某些方麵的魔法是超過了地球科技的程度,比如空間跳躍。”

“元素魔法,也就是化學的研究程度上,則已經有19世紀初的水平,確定了地火風水不是元素,以及元素的標準,並開始了原子量的初步測定。”



“這些還是二十多年前的研究成果,到了今天,即使因為諸多類似“星球存在”問題的疑難,阻礙了他們的發展,總體應該也有19世紀初期的水平了,化學可能更是達到了中葉的程度。”

因為是《奧術》期刊,路西恩反倒看得比較輕鬆,要是那種將奧術研究理論與魔法運用聯係起來的期刊,就需要慢慢學習了。

不過,路西恩寧願是那種期刊,因為可以最大程度地指導自己目前的魔法學習,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應用的能力遠遠落後於基礎和原理知識。

將《奧術》期刊合上,路西恩對猛然間全部望過來的魔法學徒們笑道:“我大致看了一遍,裏麵許多東西很有意思,這兩個禮拜能將這本期刊放在我這裏嗎?”

“沒有問題,教授先生,隻要您能回答我的問題。”賢者發出蒼老的聲音,“因為這《奧術》期刊屬於大家,而且您是第一次來,所以這次指導,不是私下紙筆的指導,而是直接交流,讓大家都能聽到,可以嗎?”



“還是想試我的知識水平,嗬嗬,在這個世界上,我算是少有的怪胎,看你們怎麼判斷。”路西恩用古怪的聲音回答,“當然,賢者,可以開始問了。”

賢者從隨身帶著的一個木箱裏取出一大疊寫滿了單詞、數字的紙,並讓路西恩將《奧術》期刊翻到了第一篇文章:“教授先生,您說自己比較擅長元素和星相魔法,而我剛好有一個關於星相變化的問題想請教您。”

“拿到這本《奧術》期刊時,我就對第一篇文章的那些公式著了迷,它們仿佛能完美地解釋星相圖上的各種軌跡變化,但我隻是一名魔法學徒,得到的又是古代魔法傳承,對於這些公式,以及上麵的理論,您能給講講嗎,它們是怎樣測算星辰軌跡的?”

這個問題,似乎在這個魔法學徒圈子裏討論了很久,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目光全部凝聚了過來,安靜無聲。

路西恩聽到他問出的是天體力學的內容,好笑地說:“你的問題很多,我隻回答一個,就是關於這些公式各自代表的含義和基本的原理,你們要聽嗎?”

“是,教授先生。”賢者沒想到這位不知道是否正式魔法師的神秘人,竟然真的能夠指導,於是毫不猶豫地回答,而斯邁爾、吊死者等都同樣地點了點頭,畢竟第一篇文章上,“傳奇魔法職業”六個字深深地吸引了他們的心靈。

路西恩拿起桌子上的羽毛筆,指著公式中的某個符號:“這個是引力常數的符號,而引力則是這些公式的根本原理。”

“什麼是引力,當你跳起來後,不用飛行魔法會掉下來的力量,是蘋果成熟自然下落的力量。這些事情,不是神所指定的,上下左右從來都不是獨立的概念,而是相對的,隻有受力,才會往某個方向移動,你們看到這些現象的時候,應該多想一些為什麼……”

路西恩淺顯地講著公式,賢者、晨星、斯邁爾等人則迷茫地不時問出為什麼,可都被路西恩直接回答:“這些是魔法原理的基礎問題,如果需要給你們講清楚,必須有很多前提、假設、相關知識,要從頭講起,就不是幾個小時的問題,而是幾年、十幾年的事情,現在,你們知道使用結論就行了,不要問太多,等成為正式魔法師後再來研究。”

其實,路西恩自己現在很多東西也還處在知道結論,不清楚推導過程、證明過程的程度,哪怕是初中、高中的知識,需要慢慢學習圖書館裏的文獻和論文來彌補,所以在說上麵那些話的同時,路西恩心裏是默默地道:“真正的原因是,我也不懂!”

路西恩的這句話讓賢者不由感慨道:“魔法的世界真是浩瀚深邃,蘊含了這個世界存在和運行的真理,我曾經以為自己對魔法有一定的研究了,今天聽到教授先生您的指導和講解,才發現自己連門都沒觸摸到。”

白蜜糖、吊死者、斯邁爾等人全部點頭,雖然神秘人“教授”隻是淺顯地講了應用的問題,涉及規律、定理等的部分,不過給出了結論,沒講為什麼會是這樣,可光是公式代表的含義,星球運動的規律,以及怎麼應用公式,都讓他們收獲非常大,在解析和構造某些魔法和魔法陣上,光是現在想想,就覺得會容易很多。

隨著路西恩講完《關於第五次尋找星球失敗的幾個問題的探討》文章所涉及的所有公式的大致應用,賢者忽然徹底沉默下來,接著猛地全身顫抖似地拿起羽毛筆,在紙上演算著什麼,對旁邊的事情不聞不問,仿佛完全沉浸入了奧術的世界裏麵。



而晨星、馴鹿、白手套、水銀、吊死者等在星相魔法上有一定研究的學徒,也同樣恍惚起來,拿出羽毛筆,在白紙上寫出密密麻麻的公式、數據,開始計算。

隻有白蜜糖、斯邁爾、櫟樹要好一點,他們在星相魔法上,隻能勉強辨識幾張星相圖,可即使如此,他們都感覺得出來,剛才路西恩所講的公式應用的內容背後,隱含著一個廣闊無邊、深邃奧妙、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定律的神奇世界,那是屬於奧術的世界。

“教授先生,之前我一直懷疑您不是正式的魔法師,現在我向您道歉,希望您能接受,您是我見過的知識最淵博、態度最和藹、風度最好的魔法師,我甚至覺得,以您掌握的奧術和魔法知識,您並不是初階魔法師。”白蜜糖是一位女性魔法學徒,之前一直很少說話,並且刻意將聲音改變得沙啞如同老婦人,可現在,激動地道歉之下,卻露出了少許本來的聲音,隻是略微的低沉、沙啞,帶著女性獨有的魅惑感覺。

而且她這句話,讓路西恩、斯邁爾和櫟樹都聽出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白蜜糖背後還有一個魔法圈子,而且那個圈子裏有著正式的魔法師,隻不過白蜜糖這種魔法學徒往往得不到正式魔法師的指導。

路西恩用邪惡魔法師特有的陰笑聲回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其實我並不在意,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的知識、我的實力,都是我自己真實擁有的,不會因為別人的懷疑有半點折扣。”

路西恩沒有問那個有著正式魔法師的圈子,因為從白蜜糖的態度可以肯定,他們也不知道大陸魔法議會總部的事情,也沒有其他奧術期刊,所以,還是見習魔法學徒的自己,既然沒有最想要的收獲,就沒必要去冒這個險,等實力足夠了再去也不遲,真想要魔法材料,完全可以通過白蜜糖來中轉一下。

見其他人還在沉迷中,白蜜糖和斯邁爾、櫟樹開始交換起某些魔法材料,路西恩看到有自己需要的,也以實驗為借口,用銀納爾購買了一些。

過了快二十分鍾,其他魔法學徒陸續清醒過來,以賢者最為激動,他站起身,以古代魔法師的禮儀,右手扶額,對著路西恩深深地鞠了一躬:“您是知識淵博的導師,您是魔法世界的領路人,我向您致以最誠摯的感謝。”

“教授先生,您對公式的講解,讓我解決了困擾我很多年的星相圖軌跡確定的問題,讓我看到了解析出一環星相魔法的希望,這套魔法器皿請您一定收下,我帶來的其他物品,您可以隨意挑選一樣。”

吊死者、晨星等也相同地表示了對路西恩指導知識的感謝,然後另外一位女性魔法學徒水銀站了起來,先行了一個禮,接著用稍微變化的甜美聲音問路西恩:“教授先生,我能問您一個元素魔法的問題嗎?我帶來了您想要的黑色屍菇。”

她語氣中帶著強烈的期望,以及怕被拒絕的緊張不安。

白蜜糖、櫟樹等人也同樣尊敬地看著路西恩:“請教授先生您指導,如果水銀同意,我們想要旁聽。”

他們態度恭敬地就像麵對嚴厲老師的小學生,這讓路西恩不得不心中感慨:“我這算是名副其實的‘教授’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0]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