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11章狼災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2T18:16:03
第二卷
第011章 狼災

野獸們很自由。
他們想吃誰就吃誰。
當然,被別的動物吃了他們也不會埋怨,跟羊一樣一聲不吭,只有人才會跟豬一樣在臨死前大聲的叫喚。
似乎很不甘心。
這就是玩不起的結果。
雲川知道自己在夏天的時候殺了太多的食草獸,導致這些吃肉的沒了食物,現在,人家要過來吃他了。
雲川知道,下雪之前,好多食草獸跟著大象遷徙去了南方,這些猛獸們覺得是雲川的過錯,所以要吃他了。
雲川還知道,本來可以有軒轅部這個人多卻防禦不好的族群可以供野獸們優先吞噬,現在,軒轅跑了,野獸們只好吃他了。
雲川更加知道,他期望有一場暴雪,好讓軒轅他們全部滾蛋,現在,老天下了一場暴雪,野獸們連最後裹腹的機會也消失了,所以,雲川就要用自己的身體來餵飽野獸。
世上的事情一飲一啄都有定數,有些事情不能做,做了就要承擔後果。
而雲川一點都不想拿身體去喂野獸,最後變成一泡屎。
既然城外的野獸們開始密謀吃掉雲川,雲川就覺得自己可以,有權力來反擊。
把野獸吃掉,再把它們變成一泡屎。
反正不管誰輸誰贏,總有一方會變成屎的,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要正面對待。
外城的城牆比較矮,阿布就帶著人在野獸們的眼皮子底下往城牆上加裝了很多尖銳的竹刺。
地上也埋好了竹釘,雲川甚至讓阿布在外邊堆了很多稻草,希望到時候可以點燃嚇跑野獸。
流浪野人們是要參与到與野獸作戰的序列中來的,無論如何,雲川也不肯讓這些人進入桃花島,死光了也不能進入桃花島。
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談不到殘忍與無情,沒了桃花島,他以及他的族人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以前,雲川根本就想不到野獸會對人類聚居地群起而攻之,現在他相信了。
因為,又一個下雪天過去之後,城外的山坡上竟然又多出來十幾頭老虎,不僅僅有老虎,還有豹子,狼,猞猁。
看的出來,它們都很飢餓,一個個癟著肚子趴在雪地上,瞪大了眼睛看著城牆上來回走動的人。
去送人的人回來了,他們很聽話,是坐著竹筏回來的,不過,人回來的不完整,少了兩個人。
根據他們說,在河道狹窄處,有兩隻老虎從高處跳下來,叼走了兩個人。
天啊,二十幾個武士乘坐竹筏順河而下,竟然被兩隻老虎給襲擊了,且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只能眼看著自家的夥伴被老虎叼著進水,然後游泳上岸,再大嚼人肉。
武士們顯得很平靜,雲川說實話是有些慌的。
因為他發現,那些大型貓科,犬科動物走在雪地里,即便是走在竹釘中間,也毫髮無傷。
它們的腳步靈活,即便是大竹箭飛出去,它們也能靈活地躲避開,沒有一根竹箭可以沾到它們的身體。
尤其是當一隻豹子竟然攀著竹刺爬上城頭,被眾人用投槍殺死之後,雲川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外城的城牆,根本就擋不住這些身手靈活地野獸。
與野獸相比,人真的是很沒用,軒轅,蚩尤,這種豪雄都無可奈何地城牆,在野獸面前很是不堪一擊。
為此,雲川決定將流浪野人放到河對岸去,免得野獸襲擊的時候真的死光了。
幸好,這一次野獸的襲擊僅僅來自河南,河北本身因為那場大戰的原因,野獸們依舊不願意來。
就在雲川準備下令點火的時候,野獸們忽然掉頭就跑了,跑的沒有任何徵兆,有一頭老虎掉頭走了,然後,那麼些趴在雪地上等待的野獸們就一起走了。
「它們怕我們跑了,準備晚上進攻。」夸父是雲川部中野外生存經驗最豐富的人,這時候給了雲川一個答案。
「野獸也會用計謀?」阿布很不相信。
雲川相信。
轉眼間,野獸們已經走了兩天了,在這中間,雲川曾經派人去查探,沒有發現野獸的蹤跡,還故意往那邊丟了兩隻羊,結果,兩隻羊在外邊過了一夜之後,完好無損。
至此,雲川相信野獸們算是走掉了。
「族長,野獸跑了,那些流浪野人放在河對岸也不合適,不如讓他們回到城外去住,他們不是我們的族人,留在這裡會消耗我們很多的糧食。」
雲川搖頭道:「算了,住在稻田這邊比較好,我還想再等等,不行就讓他們在稻田那邊居住到春天。我聽回來的武士們說,被我們從狼嘴裏救出來的人中間,有一個就是嫘的弟弟犀。嫘聽說我把她妹妹還給她之後很失望,準備天氣暖和了就帶著妹妹來我們這裏。阿布,你要在這件事發生以前,把事情解決掉,我跟精衛在一起就很好了,不要節外生枝。」
「族長不想讓嫘傷心?」
雲川點點頭道:「這麼說吧,嫘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發現的第一個心地善良的人,這種人實在是太少了,能不讓她傷心就不要傷心,我甚至懷疑,嫘都不清楚他的弟弟犀一定要把她妹妹嫁給我的意圖。」
阿布笑道:「您別說,把妹妹嫁給族長可能真的是嫘的主意,族長對嫘太好了,讓她生出來了一個錯覺,覺得你想要她。」
雲川哈哈笑著,站起來,做了兩個擴胸動作,這幾天被野獸們壓制的喘不過氣來,現在野獸終於跑了,他覺得自己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
一連下了半個月的雪終於停了。
太陽照在白花花的雪地上格外的刺眼,雲川是不會去盯著雪看的,只有睚眥,赤陵這種傻子才會待在雪地裡玩耍的不亦樂乎。
所以,到了傍晚時分,這兩個傢伙以及一群半大的小崽子們的眼睛都開始紅腫,流眼淚,且什麼都看不見。
「嘟嘟——」
破耳朵一家待在穀倉裡顯得很不安,小狼也安靜的躺在雲川屋子的角落裡,怎麼攆都攆不走。
烏鴉衝著雲川邪惡的笑著,還大聲道:「哈哈哈,去死,哈哈哈,去死。」
雲川站在紅砂岩平台上看了好久,都沒有發現那裡不對,直到夸父指著山坡道:「你看那些雪包。」
雲川定睛看過去,才發現有幾隻雪白的小狼崽子,在雪地上不停地奔跑,玩耍。
當天空出現一頭兀鷲之後,那些狼崽子這才鑽進了洞裡。
「它們藏在流浪野人的地洞裡。」阿布在一邊尖叫了起來。
「外城的人快快退回來,扯起吊橋。」雲川尖銳的聲音已經有了破音。
「所有人上桃花島城牆,所有武器全部準備好。」
「女人,孩子立刻退進紅宮,緊閉大門,千萬千萬不要出來。」
一瞬間,雲川都不知道自己下達了多少指令,只看見整個安靜的桃花島迅速沸騰起來了。
白天很快就過去了,外城那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兩隻羊依舊在城外徜徉,有時候還啃幾口枯草,顯得很是悠閑。
一匹狼從山坡上跑下來,迅速咬死了那兩隻才驚惶起來的羊,它卻沒有忙著吃羊,反而朝著城牆上的武士「嗚嗚嗚」的嚎叫幾聲。
繪,就站在外城的城牆上,「嗖嗖嗖」三隻大竹箭飛了出去,都被這頭淡黃色的巨狼給避開了。
它甚至嘲弄性的邁著輕快的步伐跑上了山坡。
不知為何,就在這匹巨狼回頭看繪的時候,勇猛如繪這樣的人,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繪,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待在外城這個恐怖的地方了,按照雲川的吩咐,將一些披著爛獸皮的稻草人安置在城牆上,每個稻草人都潑灑了一些融化的油脂之後,就帶著自己不多的部下,迅速離開了外城。
天黑的時候,外城城牆上的巨大松明還在燃燒著,那裡依舊半點動靜都沒有。
月亮升起來的時候,雪地上亮如白晝,一匹狼突兀的出現在外城城牆上,蹲坐在城牆上高聲嚎叫。
大月亮就在狼的背後,這傢伙此時看起來就像是從月亮裡鑽出來的一般。
一瞬間的功夫,外城的城牆上就站滿了狼,它們連明亮的火把都不畏懼,就這樣連撕帶咬的將繪安置在城牆上的稻草人撕碎了。
雲川倒吸了一口涼氣,對阿佈道:「那些老虎,豹子一類的東西之所以跑了,是因為來了太多的狼。」
夸父咬著牙道:「它們來報仇了。」
雲川看著夸父身上新的狼皮坎肩笑道:「誰讓你剝狼皮的?」
阿布不解的看著雲川道:「族長,你不害怕了?」
雲川笑道:「我以為這個世界的野獸全部都成精了,還懂得揣摩人的心思了,這才是我恐懼的原因。現在,既然知道來的是狼群,那就沒什麼好害怕的,野獸到底是野獸,它們還不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沒什麼好說的,殺狼吧。」
狼群是草原上,荒原上最恐怖的存在,它們集結成群從草原,荒原上掠過的時候,就是草原,荒原上野獸們的末日。
它們就像是神話中傳說的毀滅者,每當狼群數量繁衍到一個層級的時候,狼就會組成大軍,將草原,荒原血洗一遍,直到狼群損失到一定程度之後,狼災才會停止,而草原,將會迎來新生。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