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求生的意義第009章狼來了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1T10:26:02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9章 狼來了

晚上起了風。
雪花拍著雲川卧室的大門響了一夜。
天亮的時候,雲川只好從窗戶里出去。
外面的雪依舊下著,只是沒有昨天那麼大,即便如此,地上的積雪深處已經有一米深了,大門處的積雪覆蓋了大半個門,迎風面上的雪也足足有一尺厚。
雲川覺得自己昨天下的命令很及時,如果不讓那些流浪野人進城,他們的土洞一定會被大雪埋掉。
下了大雪,自然就要除雪,雲川讚歎了一陣子之後,就讓踏雪過來的阿布等人,指揮所有人參與除雪。
田地裡的自然不用管,道路上的,廣場上的,城牆上的,房頂上的一定要率先除掉。
雲川走在除掉雪的城牆上,兩邊的白雪把城牆映襯的很黑,雲川漫步其上,就像漫步在一條暗紅色的緞帶上。
島上的竹林有很多斷了的竹子,城外更多,河水變成了黑色,是純粹的白山黑水。
雲川張開了雙臂,覺得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王,這個世界對他非常的仁慈,幾乎是有求必應。
大雪讓整個世界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固定了下來,時間都好像徹底的停止了。
一頭毛色斑斕的橘紅色猛虎站在城外的山坡上遙望城裡的走來走去的食物們,打量一下高大的城牆,最終還是掉頭向更高處跋涉。
一隻熊貓翻滾著跟頭從竹林裡跑出來,還沒有來得及跑到外城城門口,就被一頭黑色的老虎抓住,嗷嗷叫著被重新拖回了竹林。
一隻雪白的狐狸在雪地上奔跑一陣,就猛地高高跳起,然後一頭栽進白雪中,片刻功夫就從雪裡拖拽出一隻凍僵的野兔,然後就蹦蹦跳跳的進了灌木叢。
雲川看到這生動的一幕幕,忍不住仰天長嘯,這裏就是一個野性的世界,一個需要釋放以前隱藏的各種惡毒心思,否則,這場白雪就白下了。
把超級乾淨的東西弄髒,讓超級聖潔的美人懷孕,讓純潔無瑕的聖人蒙羞,讓無可挑剔的好人犯錯,這本身就是人心中的惡。
所以,小孩子會一腳踏破平靜的水面,並且反覆多次踩踏,因為這會讓他感到快樂。
所以,人們會摘下最美麗最嬌艷的花朵,將它放進花瓶里,眼睜睜的看著它枯萎,因為他們覺得這才是美。
人性中總是帶著一丟丟惡毒的,根本就容不下完美。
所以,雲川要把桃花島上潔白無瑕的白雪弄髒,然後丟進大河裡去,最終露出醜陋不堪的大地。
一隻白鶴飛了起來,緊接著又有兩隻白鶴飛了起來,烏鴉在後邊呼扇著翅膀破口大罵,肥墩墩的身體卻拖著它,讓它只能在平地上蹦蹦跳跳。
小狼咬著烏鴉的翅膀把它往屋子裡拖,眼睛卻看著翱翔在天空中的白鶴,滿是父母眼中才有的欣慰感。
對雲川來說,白雪覆蓋過的世界才是一個乾淨的世界,這場白雪似乎把他不堪的過往全部給覆蓋掉了。
白雪依舊紛紛揚揚的下著,遠處的天空裡,卻出現了一道筆直的濃煙。
「族長有人在我們的領地裡放火,要不要去看看?」阿布敏銳的察覺到了這道煙柱。
「不用,他們可能在烤火取暖。」雲川回答的很不負責任。
這樣大的雪,沒人可以引發森林火災,再說了,雲川部就沒有森林了。
「那是求救的煙柱。」阿布想了一下對雲川道。
「求救煙柱?」雲川愣住了,他實在是沒想到野人們還會有這樣的規矩。
「有族群遭遇了危險,就會在附近點一堆火升起煙柱求救。」
「族群?」
「是啊,一個人不會有這樣的煙柱,也基本等不到救援就死了。」
雲川瞅一眼煙柱,大概計算了一下,煙柱距離桃花島至少有三里地,這時候跑過去,至少需要一個多小時。
既然有人求救了,雲川還是決定去看看,看看這些人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危險。
城外的野獸奇多,秋天的時候一頭都看不到,軒轅部才離開十幾天,漫山遍野都是野獸,還都是食肉的猛獸。
雲川預料過這種人退獸進的場面,總覺得這需要一定的時間,可是,從目前看,基本上是無縫連接。
野獸的族群要比人類的族群大,這一點雲川也是知道的,只是,多到了這個程度還是出乎雲川預料。
城外的雪地上滿是野獸的蹤跡,這些蹤跡無一例外的在桃花島外停留過。
其中,以狼跟老虎的爪印最多。
城外的雪比城裡的雪更厚一些,夸父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邊,五十幾個巨人,一百多個武士將騎著野牛的雲川保護在最中心,小狼在雪地裡艱難的跋涉,還總是停下來朝著前方叫喚幾聲。
每當小狼開始叫喚,在灌木叢里,或者老樹根後邊,亦或是雪窩子邊上,總有一匹狼,或者豹子一類的東西匆匆的跑開。
不遠處的煙柱還在,就說明那些人還在。
夸父停下了腳步,雲川走到最前邊,看清楚了面前的狀況之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在不遠處的山樑上,站立著一匹狼,這匹狼比雲川見過的任何一匹狼都要大。
在山樑下方,四五十匹野狼徘徊在哪裡,似乎正在等雲川他們到來。
這是狼群。
雲川不僅僅看到了狼群,還隱約聽到山樑那邊出來的廝殺聲,慘叫聲。
雲川匆匆在睚眥的幫助下把竹甲綁在衣服外邊,睚眥還貼心的幫族長戴好竹子護腿,護臂,最後把一個竹子編織的圈圈拴在雲川的脖子上。
「夸父,開路!」雲川確定自己已經武裝好了,就下令開路。
夸父衝著山樑上的狼王嚎叫一聲,就舉著自己的鎚子帶著五十幾個巨人向狼群走去。
一般的狼見到巨人們,基本上都會逃跑,這些狼卻不退反進,一個個呲著牙,豎著頸背上的毛,從前左右三個方向朝巨人們圍攏過來。
夸父對這些小嘍囉視而不見,只是盯著山頂上的狼王,一邊嚎叫一邊繼續逼近。
野狼雨點般的撲過來。
沒錯,就是雨點般的撲了過來,它們的速度非常快,前腿才落地,身體已經在半空中擰過來了,後腿再蹬一下身體就會重新飛起,如同雨點般的巨人群中穿梭。
儘管巨人們將手中的木棒掄的很急,那些野狼卻總能快巨人們一步從棒子下逃生。
相比攻擊落空的野狼,真正得手的野狼的命運就很悲慘了,它們或者咬住了巨人們的胳膊,或者是腿,身體就必然慢下來,一旦慢下來,野狼在力大無窮的巨人面前就像是紙糊的。
有狼嘴被生生掰開的,有狼頭被生生扯下來的,更多的狼則被巨人們的大棒砸成了肉泥。
野牛被一匹狼抓了一爪子,然後,它就飛快的跑了起來,在即將越過夸父直面那頭已經面目已經開始變得兇惡的狼王的時候,被蓄勢待發的夸父一把拉住了韁繩。
就在這一瞬間,狼王飛躍而起,伸著利爪跟尖牙就向騎在牛背上的雲川撲了下來。
夸父丟開韁繩,把雲川從牛背上扯下來,另一隻手上的竹盾就迎著狼王撞了上去。
狼王爪子撕扯竹盾的聲音就好像在雲川的耳朵邊上,堅固的竹盾,居然被狼王的爪子生生的撕扯掉了兩塊,夸父大叫一聲,甩掉一頭撲在他背上的野狼,重重的一拳砸在了狼王的嘴上。
雲川倒在雪地上,探手捉住了一顆一寸多長的狼牙。
狼王的嘴巴變得有些歪斜,其中一顆犬齒不見了蹤影,夸父揮舞著一隻鋼鐵右手,得意的哈哈大笑。
他的手上戴著一副帶關節的鐵拳套,是雲川閑著沒事製作出來的。
「嗚嗚——」
狼王張開滿是血的大嘴嚎叫一聲,就朝山樑的另一邊跑了。
而那些負責堵截雲川部的野狼此時也只剩下了兩隻,也迅速向兩邊開溜,卻被武士們早就準備好的亂箭射死。
雲川爬起來重重的一腳踹在野牛的屁股上,雲川實在是沒想到,這個傢伙會帶著他朝最危險的地方跑。
如果不是夸父拉住了他們,野牛就打算帶著雲川跟狼王硬拼。
摔倒在地上的野牛站了起來,驚恐的往雲川身後縮,它的屁股上有三條血口子,很深。
雲川看到野牛這個樣子,又覺得心痛,就抓了一把雪塗抹在血口子上,傷口受冷收縮,血頓時流淌的沒那麼歡實了。
雲川爬上山樑的時候,山樑那一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雲川僅僅看了一眼,就立刻轉過頭。
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這才敢重新面對山樑那一邊的殘酷的一幕。
那邊,狼的屍體更多,只是,相應的,人的屍體也更多,倒在地上的屍體很少有完整的。
看來,那些狼都是在一邊進食,一邊作戰的。
狼的屍體在人牆前邊圍成了一個圈,一個衣著單薄的野人嘰哩咕嚕的說了一大堆的話,而雲川一個字都沒有聽懂。
於是,雲川走到他們面前道:「我救了你們,所以,你們的命就屬於我。」
人群散開,一個女子從人群里走出來,將一尊精美的青銅權杖獻給了雲川。
雲川接過權杖道:「這東西是我的,你們也是我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0]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