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還是強奸的爽

冰心
本文:2023-01-20T23:45:53
那天晚上已經很晚了,好像是十點的樣子。因為是在冬天,所以晚上路上的人不多。這時我看見一個女孩子,從外表看來好像比我要大一點。人長的高高的,好像有1.65吧,一頭長長的黑發,上身穿的是一件羽絨服,下身穿的是一條緊身牛仔褲,那雙長長的腿,美的沒話說了,還有她那只大屁股,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看得我直流口水!特別是她的兩個奶子,真大。一晃一晃的,看了都認不住想上去狠狠得捏她一把。
我本來也是看看而已,沒有想去強奸她,因為我知道強奸是犯法的。我可不敢,可是後來我就不知不覺的跟在她的後面,一邊走一邊看,不知不覺的我和她一起走到了一條小巷。這條路我不知走過多少次了,這是我回家的必經之地。我看了看兩邊都沒有人,我腦中的邪念就冒了出來,於是我大膽地走了上去。說了一句:“小姐,對不起。你能告訴我現在幾點了嗎?”我很有禮貌的問她。
她聽見我問她了,於是就回過頭了,看了看我。冷冷的說道:“十點辦了。”
這時我看見了她的臉,長的不是很美,臉蛋圓圓的,不過還算清秀。我又大著膽子問她:“小姐,我們交個朋友吧。”
她看了看我,連一句話都不說,就想走。我心裡生氣了。我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給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一個廢棄的小木屋,大是不大,可是我想這樣大小也夠了。好!說干就干。我加快腳步追了上去,她聽見後面有人就回過頭了,看見我的一副凶樣,有點害怕了。就想走快一點,我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她想干嗎。我就跑了上去,沒有等她走多遠,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她驚慌失措地看著我,叫道:“你想干什麼?”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使勁地把她往我剛才看好的小木屋裡托。
這個小木屋還真不錯,雖然有很久沒有人來過了,可是並不是很髒。還有一栓窗,借著外面的燈光還可以看得很清楚。我緊張的心快要跳出來的,不過我看的出來,她比我還要緊張,不應該是害怕才對。因為她不知道我要干什麼,但是我自己很清楚。
我淫笑著對她說:“小姐,剛才好好問你,你不說,還給我臉色看。”
“你,你想干什麼?你不要亂來呀,我不會放過你的。”她驚慌地對我說。
“實話告訴你,我今天就是來玩你的!”我邊說邊給了她一個耳光,大聲的叫道:“你去告我呀!去告呀!”我把我的小刀給拿了出來,在她的臉蛋前晃來晃去,笑到:“現在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聽見了沒有,否則我就叫你的臉蛋開花。”她害怕極了,兩個眼睛掙的大大的,不住的點頭。
我看見她這副樣子,真是興奮極了。不知不覺中,我的雞巴硬了起來。“你叫什麼,今年幾歲?”我問道。
“樊沛琪,21歲。”她膽戰心驚地回答我。
真是太好了,難怪有這麼大的奶子,原來是20歲了,比我大四歲。一想到一個21歲的人給我一個20歲的人強奸,心裡就有說不出的興奮,雞巴漲得更歷害了。
我的一雙眼睛毫無顧忌的在她的身上亂瞄。她好像明白了我要做什麼,哭著對我說:“你要錢,我給你。我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會說出去的。”邊說邊把她的錢包給我,我接過來數了數,還真是不少。整整有三千快,不錯不錯。
我笑著對她說:“錢我是要了,不過你的人我也要。”
她慌張的哭到:“求求你,不要,我的錢都給你了。我今天來那個了,求求你不要。”
“哈哈哈。”我笑道:“那更好,我就是要玩來月經的女人。”她又想叫了,我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頭發,往後一拉。“啊!”她一聲大叫。“好疼”我迅速的脫掉了她的鞋子,一把扯下了她的襪子,塞在她嘴了。她不能大聲地喊叫了,不過還“嗚,嗚”的哼個不停。
我先把她抱了起來,讓她上身趴在一個小的寫字台上面。然後用雙腳頂住她的雙腳,不讓她亂動。接著我開始解她褲子上的鈕扣了,她這是還在不停的掙扎。我火了,一拳打在她的背上,她痛的叫了出來。我吼道:“幫我老實點,要不然我宰了你!”我加快了手裡的動作,扯下了她的褲子。
只到她只剩一條內褲為止。我停手了,我要仔細的看看女人身體最神秘的地方是什麼樣子的。這時我發現她的屁股白白的,嫩嫩的,讓人看了就受不了。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亂摸,邊摸邊對她說:“你真是白呀。”她痛苦的搖著頭,還一個勁的扭動她的美臀,不讓我摸。不過她越是反抗我就越興奮。
正在她屁股左右搖晃的時候,我就趁機一把扒掉了她的內褲,頓時一個美麗的臀部展現在我面前。
真是太美了!!我俯下身子,用舌頭一寸一寸地舔著,從屁股到股溝。當我漸漸靠近她的蜜穴的時候給我發現了她的秘密??有一條細小的棉線掉在她的仙人洞外面。我很好奇,於是就把她嘴裡的襪子拿掉,問她:“你在你的逼裡放了些什麼東西?”誰知道一拿開她嘴裡的東西她就馬上向我求饒,叫我放了她。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頓是雪白的大屁股利刻顯出了一個紅紅的手映。她痛的叫了出來,“剛才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快說!”我恨恨的叫道。她居然不理我,我又問她一邊:“你到底說不說。”一邊說一邊把手裡的那把小刀往她的屁眼上輕輕的頂了頂。
她全身一陣顫抖,嘴裡只叫:“不要,不要碰那裡。”我可不管她說什麼,又用我的手指往她的屁眼裡查了進去,邊查邊說:“你最好老實一點,我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聽見沒有?”我的手指在她屁眼裡一進一出,看她的反映。她直叫到:“求求你不……不要,我……我受不了了,我……好難受。我說,我……說,這是衛生棉條,是……是……例假的時……時候用的……”她的屁眼好緊,夾著我的手指快要溶化了。
“這就對了”我笑著對她說。把她?裡的東西抽了出了,她全身又是一陣顫動。於是我輕輕的 撥動樊沛琪,使她翻身仰躺在桌上,然後解開她的衣服,她玉體赤裸裸地橫陳在我眼前,輕柔 地撫摩了一會她圓潤的乳房,然後俯下身親吻她乳房和那一對嫩紅的乳頭,右手滑過她滑膩平坦的小腹和柔順的陰毛,撫摩她微隆的陰部,同時中指分開陰唇,輕輕的揉弄著她圓嫩的陰蒂。
樊沛琪身體本能的一陣顫動,樊沛琪的乳頭逐漸變硬挺起,陰蒂也在充血漲大,陰道開始分泌著少量的愛液,樊沛琪輕輕的一動,我知道她被我弄得有反應了,只好馬上采取行動了。樊沛琪睜開看到我站在桌邊和我的巨大肉棒,大吃一驚,雙腿猛然夾住我正在愛撫她陰戶的右手,大叫"救……"看到我壓在她臉上的鋒利的匕首,閉上嘴,一動不敢動,我重重地在她紅潤的小嘴上吻了一下,右手恢復動作,"救什麼救,親愛的,如果不想我在你臉上劃上七、八刀,再把你的乳頭切下來!"樊沛琪的臉色先變得通紅,然後轉為蒼白,布滿驚詫和極大羞辱的表情。兩行清淚從樊沛琪美麗的雙眼中流出,順著俏臉流下,但這無異於火上澆油,使我更加欲火高漲。
我走過去,兩腿跨在樊沛琪的頭兩側,堅硬巨大的肉棒頂在她的柔軟的紅唇上,"含下它,用嘴吮,用你的小香舌舔!"眼淚更盛,沒有動作,我把刀脊在她乳頭上滑過。樊沛琪輕輕的抖了一下,屈辱地張開小嘴,含住我充血巨大的陽具,舔弄起來,漲大的陽具塞滿了樊沛琪溫軟的小口。
我撫弄一會她的豐滿的乳房和紅嫩的乳頭,之後俯下身,腹部壓在她的豐滿的乳房上,軟軟的感覺好極了,下巴放在樊沛琪蓬松柔軟的陰毛上,把她的腿在我的頭部兩側分開,雙手繞過她的雙腿分開樊沛琪貞潔的花瓣,如鮮花綻放的陰戶展現在我的眼前,柔軟紅嫩的小陰唇緊緊地護住她的陰道口,小陰唇的頂部是紅潤如黃豆大小的陰蒂,在愛液的滋潤下,小陰唇和陰蒂閃閃地泛著瑩光。整個陰戶濕漉漉的,分開柔軟的小陰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陰道口,陰道口還有涓涓的愛液,我用雙唇含著樊沛琪的陰蒂,略為用力地啜了一下。
"啊∼"樊沛琪輕輕的呻吟一聲,陰道口處湧出一股愛液,流向如菊花般的肛門處,肛門凹陷處已經積聚了一汪淡白濃稠的愛液。想不到這個妞竟然這麼敏感,剛才我只是用手揉弄了一會兒,卻流出這麼多,在陰道口裡隱約可以看到有一層中間有小指大小圓孔的紅潤薄薄的肉膜。
看到的處樊沛琪女膜,令我極其地興奮,我開始舔弄她的陰戶,大小陰唇、陰蒂、陰毛、尿道口、陰道口……一個也不放過,發現是樊沛琪的敏感帶時,就執意的停留在那,使完全樊沛琪陷入情欲深淵,同時肉棒也在的小嘴樊沛琪裡上下抽動。
隨著我的吮吸和舔舐,更多的樊沛琪愛液流了出來,流過迷人的菊花,弄濕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單,我用右手拇指揉弄她的陰蒂,小指輕輕地插入她陰道,小心翼翼地穿過處女膜的小孔後在陰道壁上輕刮旋轉。這大大地刺激了,忘掉了羞辱,輕輕地扭動身體,小腹在急劇地起伏著,開始低微地呻吟著,漸漸的,陰道的壁肉開始收縮,緊緊地裹住我的小指。
我知道樊沛琪快到高潮了,便移開右手,向外拔時,鮮紅色的花瓣跟著翻出來,同時也流出大量騷水,我用嘴對她的陰戶大舉進攻,猛烈地舔舐,樊沛琪呻吟聲更大了,頭左右擺動著,小嘴和香舌加大力度吮舔我粗大堅硬的肉棒,發出啾啾的聲音(其實,我也臨近高潮了),身體擺動更加劇烈帶著輕微的痙攣,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頭,陰蒂充血漲大變成紫紅色,大小陰唇、陰道口輕微地收縮著,臀部小幅度上下挺動配合我嘴的舔舐。
我把頭前探,下巴壓在陰蒂上重重地旋磨一下,同時嘴吻在陰道口猛地一吸,在這雙重的強烈刺激下,"啊∼!"樊沛琪大叫一聲,陰道猛地收縮,一股溫熱濃稠奶白色的陰精噴到我的嘴裡和臉上,雙手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使我的巨大的陽具直抵她的咽喉,身體劇烈的痙攣著。
看著陰道口樊沛琪股股湧出的愛液,我也忍耐不住,身體一陣酥麻,精液噴射入樊沛琪的咽喉,"咽下去,不要停止,繼續舔弄!"我惡狠狠地說,餘波過後,我及時制止想要吐出我肉棒的企圖,頭枕在柔軟的芳草地上,雙手繼續玩弄她的陰戶,肉棒在樊沛琪琪的嘴裡不停地抽動,看著樊沛琪的陰戶如小溪般不斷流淌著愛液。
我坐起來拔出碩大的陽具,昂然的堅挺,龜頭和陰莖上還冒起熱氣,粘滿樊沛琪的唾液發著亮光,"想不到你麼敏感,淫水那麼多,吹簫技術又好。"我要徹底擊垮她的意志,"不要了,饒了我吧!樊沛琪呻吟著。我把樊沛琪的雙腿架在我的腰上,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洞口好像張開嘴等待我巨大的肉棒,陽具在她的兩片大陰唇間,上下滑動,摩擦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口,俯下身親吻樊沛琪的櫻唇,把舌頭伸進樊沛琪口中攪拌濕滑的舌頭,一雙手毫不憐惜的揉捏樊沛琪的柔嫩乳房,接著再吻上她的乳房,舌頭在雙乳上畫圈圈,突然一口含住樊沛琪的乳房開始吸吮。
樊沛琪遭此打擊,幾乎快崩潰了,一陣快意衝向腦袋,一陣陣酥麻刺激得她張開小嘴,不停地喘息、呻吟,看看是時候了。我直起腰,把漲得通紅的肉棒在已經 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處,分開大陰唇對准樊沛琪的陰道,正式開墾樊沛琪這未經人道的桃源勝 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我要一點一點的享受插入這處女穴的美妙的感覺,肉棒慢慢地插入。只 感到一陣溫熱,樊沛琪大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我不理會她的感覺,繼續插入,薄薄 的薄膜再龜頭前向兩側裂開,樊沛琪狂叫一聲。
從此,女孩告別了處女時代,在我的巨大肉棒下變成了成熟的少婦,向成為以後作為我禁臠的性奴隸邁進了一步。樊沛琪的陰道太狹窄了,肉棒每插入一點,巨大的擠壓感都刺激得陽具產生電流般的酥麻,溫暖柔嫩的陰道壁肉緊裹住我的肉棒,個中滋味非親身體驗真是難以想像,樊沛琪陰道口的紅嫩的細肉隨著肉棒的插入,向內凹陷,一點一點,肉棒終於插到樊沛琪陰道盡頭花心處。子宮的小口在龜頭處輕微地痙攣著,我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我開始慢慢地拔出肉棒,壁肉緊裹仿佛不想讓它離去,陰道口處的嫩肉如鮮花開放般逐漸翻出,和我的肉棒一樣,都掛有,一絲絲猩紅的處女血絲。
在處女血和她的陰道裡的騷水的滋潤下,肉棒變得更加巨大了,樊沛琪還在不斷地呻吟著喊痛,我把拔出的肉棒再慢慢地插入,如此多次反復。樊沛琪的陰毛、陰戶和我的陰毛、陽具都粘著點點猩紅,而且處女血的猩紅如梅花點點,染紅了樊沛琪豐腴的臀部下被她的愛液濕透了的床單,我伏下身,用舌頭舔弄充血挺立的乳頭,雙手肆無忌憚地揉捏發硬的乳房,肉棒開始加速抽插,四淺一深,淺的肉棒插入一半,深的肉棒直抵花心。
樊沛琪的陰道如火燒般的強烈,插入感卻毫不疼痛,欲情的高峰,強烈的快感,雪白豐滿的臀部不自覺的用力向後挺,柔軟的腰肢不斷地顫抖著,粉紅的陰道夾緊抽搐,晶瑩的體液一波一波從我陰莖和樊沛琪的陰道間的流出來。同時樊沛琪無法控制的發出了悠長而淫蕩的喜悅呼聲,只覺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時間好似完全停了下來,陰部仍無恥的纏夾住我的膨脹的陰莖,樊沛琪張開小嘴,下頜微微顫抖。
肉洞已經是脫離了她的控制,她已經完全陷入性欲深淵,忘記了被奸淫的屈辱,一副淫娃蕩婦 的表情,不斷地哼著一曲令人消魂蝕骨的淫聲浪語,樊沛琪不由自主的擺著頭,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雙腿緊緊地箍住我的腰,下體不斷挺動配合我的插入,雙手的食指插入小嘴中,如吹簫般地吮吸著。
看著樊沛琪的強烈反應,我感到非常興奮,更加快速的抽插,突然我停止動作,強烈的刺激陡然停止,樊沛琪剎時神智清醒,眼看著我含著笑望著自己,想到自己適才醜態,只覺羞恥萬分、無地自容。只是腦中雖然百味雜陳,濕滑滑的下體卻是火熱熱的,說不出的空虛難受,盼望我繼續填補自己下體的空缺。
我又深深地插入了樊沛琪體內,樊沛琪登時"啊"的一聲,這次這一聲卻又是害羞、又是歡喜,這一插果真有若久旱後的甘霖,她腦中一時間竟有種錯覺,只覺這麼快活,此生委實不枉了。我繼續運力抽插,等待多時的樊沛琪很快的又開始覺得熱烘烘的暖流從自己足底向全身擴散,這次卻沒多麼想要抗拒了,只見我卻又停了下來,樊沛琪自然又是失望,又是難受。如此反覆竟有五、六次,每次都是抽動一番後,待她高潮即將來臨時冷笑抽出,對適才得到一次高潮的樊沛琪來說,食髓知味之後這種反覆的、欲求無法發的難受,又是另一種的酷刑。
樊沛琪再也抵受不住了,流著體液的下體不斷扭動,一雙明眸帶著淚光望著我,羞恥中卻帶著明顯的求懇之意。我問樊沛琪:"知道我是誰嗎?"
樊沛琪這時下體正難受萬分,腦中天人交戰,但要搖頭,卻又舍不得,遲疑一下說:"你是我的老公丈夫。"
我把肉棒插入一半,樊沛琪剛松口氣,我又停下來:"我到底是誰?"
"你是我的主人、老公、丈夫。"
"我是誰的主人、老公、丈夫?"
樊沛琪屈辱地說:"你是我樊沛琪的主人、老公、丈夫。"
"那你樊沛琪又是誰?"樊沛琪下體的空虛感越來越強,只要我能把肉棒插入,還有什麼不行呢?!
"我樊沛琪是主人的情婦、性奴隸,快!不要停……"我十分滿足,更兼自己也將忍受不住,長笑一聲開始抽插,我技巧地在保證肉棒不脫出肉洞的情況下,把樊沛琪翻了過去,使她像狗一樣的趴下,蹺起令人想到大水蜜桃的性感的雪白屁股做出狗趴的姿勢,我加大抽插力度,肉棒次次抵達樊沛琪的子宮口,刺激著花心。
樊沛琪陰道裡的收縮就變成了整個臀部的痙攣,臀肉不停地顫抖,流出來的透明體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條水路流下,也淋濕身下的一叢濃密的陰毛和我的陰囊。強烈的刺激下,樊沛琪不由自主地從小嘴中抽出一只手,伸到下陰處,用中指猛烈急速地撫弄圓圓的由於充血而漲大變成紫紅發亮的、濕淋淋的陰核,天生浪女形像。
我先在樊沛琪的屁股上撫摩了好一陣,然後將手摸到樊沛琪的肛門處,從健康美好的渾圓屁股中間看去,那積了一小汪淫水的肛門,如霧中的菊花在隱約中更加讓我遐想不已。先在如緊閉未放的菊花般的肛門周圍繞圈子,手指碰到樊沛琪肛門時,那裡像海參動物一樣立刻緊緊收縮 ,意想不到的地方受到攻擊。樊沛琪感到恐慌,直叫"不要、不要!"因為她不知道還要發生什麼事情,我把幾乎要倒在床地上的樊沛琪用力拉起,我感覺她的屁股在顫抖,繼續輕柔地撫摩樊沛琪紅嫩略帶褶皺的肛門,中指卻慢慢的深入。樊沛琪屁股往前逃,但被我用手抱住,樊沛琪只覺得肛門慢慢被撐開,一支巨物慢慢進入她的身體,連同陰部的肉棒在她的身體內一同抽動,又是痛楚又是快感,只聽到呻吟聲從她口中聲聲叫出。
我的手指觸摸到肛門裡面,在指腹上加入壓力,然後揉弄起來,羞辱感使得樊沛琪更是將肛門往裡面收縮,我的指頭如同在挖東西似的揉弄起來。肛門緊緊地收縮,不過我的手指並沒有因而離開,樊沛琪變硬縮小的菊花被完全撬開了,呈現的是一副很滿柔軟的樣子,被撬開的菊花,由於粗大手指的侵入,整個散掉了。
樊沛琪雖然屁股左右移動,並想要往前逃脫,但是受到很細心按摩的肛門,已經被她的淫水裡外濕透了,而且我將整根手指伸進去了,樊沛琪雪白的身體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並且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整個身體惱人般的扭曲起來,我的手指揉捏著肛門內部,在拔出插入之際,那插入肛門的一根手指帶動著她的整個身體抖動著,同時肉棒猛烈地抽插下,每一個動作,都深深地撞到樊沛琪的子宮,將樊沛琪帶往欲情的高峰。
我的手指在她的肛門戳弄,下身亦在她的陰戶內運十成力快速抽插,這時我又停了下來。樊沛琪驚異地回頭懇求地望著我,"我是誰?"我又問。樊沛琪的腦中這時充滿的只是性欲,下體極端敏感,難受萬分:"你是我樊沛琪的主人、老公、丈夫。"

"那你樊沛琪又是誰?"
"我是主人你的情婦、性奴隸。"
"還有呢?"
"我還是淫娃、蕩婦、妓女、浪妹、騷……快插……"她什麼也不顧了,大聲喊出。
"你要我干什麼?是情願的嗎?"
"是的,我情願讓我親愛的主人、丈夫、老公,用他的巨大的肉棒雞巴,瘋狂地強奸我樊沛琪、主人的性奴隸的騷浪穴……插死我吧,讓我流出來吧,我受不了了……"說完,用她陰道緊裹著我的肉棒瘋狂地向我挺動。
樊沛琪無意識的呻吟著,用力扭動屁股,樊沛琪突然將屁股用力向後前挺,和我的肉棒緊密合在一起,同時夾緊肉洞,腰肢不斷地顫抖著,發出了喜悅的呼聲。我腹部與樊沛琪雪白粘滿汗液和淫水屁股相擊的"劈啪"聲、肉棒與樊沛琪陰道和陰唇的不斷摩擦,而使她的愛液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充斥著空間,使樊沛琪的臥室裡緋艷色情、春色無邊。
忽見樊沛琪全身肌肉僵硬、皺緊眉頭,表情似是痛苦、似絕望、又似滿足,"啊啊啊咿啊……"的一聲大呼,說不出的悅耳,又說不出的淫靡。赤裸的身體弓起,如完美的玉像般畫出美麗的弧度,我只覺如絲緞般柔滑的陰道在規律的一收一放,陣陣溫暖的愛液從身下美女體內深處 湧出,淋在我自己深深侵入的龜頭上。我從樊沛琪抽搐的肉洞感覺出她已經到達高潮,便用力挺前挺,果然樊沛琪的陰道劇烈地一收一縮,陣陣的愛液從陰道深處湧出。
我的肉棒被她的淫水一淋,開始劇烈收縮,濃濃的精液,帶著我成千上萬的精子如機關槍的子彈般噴射如樊沛琪的子宮,刺激得樊沛琪狂呼亂叫。我完全射出後,樊沛琪的肉洞仍纏住肉棒,子宮口如嬰兒的小嘴不停地吮吸我的龜頭,像是要它一滴也不剩徹底地榨取,樊沛琪弓起的身體僵了好一會,長呼漸漸結束,全身陡然癱了下來,我趕緊抱住,免得她整個人趴在床上。
在強烈的高潮下脫力,樊沛琪渾身無力卻另有一番嫵媚動人,只見樊沛琪面色潮紅,長長的睫毛不斷閃動著,正在享受高潮後的餘韻。我更是興奮,吻了樊沛琪一口,對樊沛琪說:"小寶貝,我們還沒完呢,以後會更加刺激的,我們再繼續享樂吧!"我把手指從樊沛琪的肛門中抽出來,把噴射後還沒完全軟下來的肉棒,從她的陰道中抽出,像騎馬一樣騎上樊沛琪,雙手一邊一個乳房,用力握緊前後揉搓,嘴巴則在樊沛琪的背部舔她背部滲出的汗水。樊沛琪高潮一過,就癱了下來,若不是我抱住她,她早就趴在桌上了。
我把幾乎要倒在桌上的樊沛琪用力拉起,用肉棒瞄准後面菊花,當樊沛琪擺動屁股時,和龜頭相磨擦,我馬上移動位置將腰部挪了過去,龜頭的頂端將樊沛琪唯一一處還未被開墾的肛門處女地給分開。樊沛琪大大的搖著頭,長長的頭發胡亂的左右甩動,同時雨粒般地淚珠飛散在臉上,全身充滿了汗水,樊沛琪咬緊牙根呻吟起來,並且擺動著屁股,我開始慢慢的一點一點插入肉棒。
"不要了!"大痛同樊沛琪時身體向前逃,可是我用力摟近,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拉起,逐漸用力插進去,洞口向下凹陷,我巨大的肉陽具滑入樊沛琪的肛門裡。樊沛琪呻吟起來,肛門再次銜住最粗大部份時,她覺得整個身體如同被撕裂成兩半一般的感覺,我將腰部挺的更近些,肉莖陷入了樊沛琪的直腸中,樊沛琪的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那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肛門一處被撕裂的創口,流出殷紅的鮮血。
我這時也發出了呻吟,本已經漸漸發軟的肉棒,在緊箍下的強烈刺激中,再次堅挺茁壯成長起來,肉莖上明顯可見隆起靜脈,和陰道比起來,那裡是更為強烈的收縮,菊花的肉也扭曲起來。
我於是慢慢的將大肉棒整個插入了樊沛琪的肛門內,我沒有作抽送動作,只是反覆地做圓運動,並開始轉動腰部。
"唔……"本來縮緊的女體突然翻轉成拱型,強烈痛感使樊沛琪腦海也麻起來。我慢慢開始活動,開始時還顧慮到肛門的忍受不住,但我還是逐漸大膽起來,肉棒帶著的血絲慢慢地抽插著。樊沛琪對這樣奇怪的干法實在不敢相信,激烈的疼痛使她皺起眉頭咬緊牙關。
我的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速度開始加快,大幅度瘋狂抽插,樊沛琪拚命的悲叫。就在這時候,樊沛琪屁股裡我的肉棒,突然膨脹後爆炸,樊沛琪登時腦裡如遭雷轟,下身若受電擊。
"啊……!啊……!啊啊……!"她終於熬不住,瘋狂絕望的呼號,身子死命的扭動,只感覺身體裡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脹,然後噴出一股股的熱流,在樊沛琪的腸內灌入了我一股股的精液。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精液混著絲絲鮮血從樊沛琪肛口處流出來,樊沛琪的屁股下也濕濕的一大灘,精液、樊沛琪的淫水和隱約可見的處女血的混和液同時被不斷收縮陰道口慢慢擠流出,高潮過後。
樊沛琪臉上掛滿淚珠,帶著被開苞的深深痛楚和性交後極大的滿足感疲憊地昏了過去。 我把她兩手綁在桌子的腳上面,然後在她的陰蒂上捏了一把,她“啊”的一聲給我弄醒了。她哭著對我說:“求求你……我不行了,你……你已經達……達到你的目的了,你……你放了我吧,我不會……去報警的,求……求你了。”她無力的說著。“你剛才不是很凶的嗎?現在怎麼不凶了,你再凶呀。”我笑著問她。
“剛……剛才……是……是我不好……你原諒我吧。好不好?”她對我說到。“不好!”我快速的回答了她的問題。把她兩條腿高高抬起,用雞巴頂在她的洞口上,“我的炮台已經架好了,要不要我開炮呀?”我問她。“不……不要!”她驚恐的回答我。“那好,現在我們就做個游戲,我問你問題,你要在兩秒鐘之內回答我,答案要和正確答案相反。如果你全答對了,我就放了你。好不好?”我問她,只見她使出吃奶的力氣一個勁的點頭。
“好,你是不是叫樊沛琪?”我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不……不是。”她有氣無力地回答著。
“不錯,答對了。”我對她的回答十分滿意。
“你還是不是處女?”我問了第二個問題。
“是……我是。”她哭著回答。
“你真行呀,又答對了。”我誇她。
“好了,現在是最後一個問題。你喜不喜歡我干你?”我淫笑著提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真是把她給難倒了,到底是說”喜歡”還是“不喜歡”呢?我猜想她說這兩個答案的時候一定是左右為難。
“快一點呀,我可是沒有什麼耐心的喲。不然的話我就要對你進行懲罰了喲。”我嘴上是這麼說,可是我的手指卻已經按捺不住地向她的陰蒂發起了進攻。
“啊!我說……我說!請你住手,我說。”她焦急的叫著,在這同時屁股還左右扭動,想逃避我的手指對她的扶摸。
“好,你說。”我等待著她的答案。
“不,不……喜歡。”她為難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老子玩了你這麼久,你還不爽是不是?好,我就再玩你一次,看你爽不爽。”我假裝生氣的罵道,其實我是知道她的本意的,唉~誰叫我是惡魔的化身呢?
“不要!喜歡,我喜歡……”她馬上反悔了。不過在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的大雞巴已經恨恨地插進了她那早以給我開飽的小穴裡……
這次我又把我的精液射在她的大奶上邊。後來我又和她玩了一次乳交,直到我精疲力盡才放過了她。這時的她目光無神,頭發凌亂,臉色蒼白;好像已經給我玩瘋了,我滿意地把她帶血的內褲放入我的衣袋裡,滿意地離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8]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