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8章還有神跡嗎?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0T20:58:38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8章 還有神跡嗎?

一匹狼從灌木叢中鑽出來,警惕的四處看過之後,就駐足在小小的山坡上看不遠處的燈火。
出於對火的恐懼,狼猶豫了很久,終於矮下身子悄悄地向大河邊那個滿是食物的山坡前進。
它的牙齒很冷,肚子很餓,明知道那裡很危險,它還是在前進,此時此刻,統御它腦子的不是腦子,而是肚子。
山坡上有一道不高的柵欄,柵欄下邊還有一個洞,這個洞是野狼上一次來的時候弄破的。
野狼沒有鑽這個洞,而是換了一個地方繼續用牙齒撕咬竹子製成的柵欄。
上一次,野狼偷到了一個人類幼崽,那個幼崽的肉很嫩,還肥,是它從來沒有品嘗過的美味。
野狼一邊撕咬柵欄,一邊期望今天還能有同樣的收穫。
柵欄一點都不結實,野狼沒用多長時間就咬了一個洞,咬出來了一個破洞,野狼並沒有立刻鑽進去,而是趴在地上等候了片刻。
山坡上的火堆里,還有人沒有睡覺,他們圍著火堆烤火,煮湯,說話。
這些人的背影很高大,看起來非常的危險,不過,野狼沒打算吃他們,它更喜歡那些躲在洞裡的人類幼崽,他們的肉才會越嚼越香。
好一陣子過去之後,野狼依舊趴在破洞口耐心的等待,在等待的過程中,野狼還舔舐了前腿的毛。
開始落霜了,山谷裡也起了一陣風,山坡上的人聲越來越少,越來越低,火堆發出的火光也逐漸暗下去了。
就是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完美了,野狼矮身鑽進了破洞,它沒有猶豫,徑直朝一個山洞跑去,因為腳上有厚厚的肉墊,跑起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左邊第七個山洞裡住著一個肥女人,總是有高大的野人帶著食物鑽進洞去跟那個肥女人交配。
今夜沒有。
肥女人有一個很胖的幼崽,野狼已經看了很多天了,其中一次,那個胖幼崽就要鑽出那個破洞,野狼興奮的快要嚎叫的時候,幼崽卻被那個胖女人捉回去了……
野狼來到了山洞口,用鼻子感受著山洞散逸出來的熱氣,然後,它就一頭鑽進了稻草帘子。
剛剛進了稻草帘子,野狼就聽到背後喀嚓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落下來了。
它用力的撞了過去,卻只聽到「砰」的一聲,那個看似疏鬆的稻草帘子此時就像是一塊木板。
「嗷——」野狼露出森森狼牙,頸背上的長毛立刻就豎立起來,前腿下伏,後腿穩穩地踩在大地上,用力一蹬,身體就如同一支利箭般飛向獵物。
獵物很大,非常大,他坐在山洞地上,腦袋已經快要頂在洞頂上了。
他比那個肥女人大的太多了,而且,洞裡也沒有什麼人類幼崽。
一隻幾乎跟狼頭一般大的拳頭飛了過來,還帶著破風聲,野狼努力的張大了嘴巴,希望能把這隻拳頭咬下來……
「開飯了?」
雲川哆哆嗦嗦的從皮毛堆里鑽出來,因為不小心讓冷風鑽進去了,惹得精衛老大的不滿。
今天喊雲川出來吃飯的人是夸父,手上還提著一張新鮮的狼皮,這張狼皮的毛很厚,稍微吹一下就起旋,且青灰的顏色很正,很適合做一件坎肩。
雲川咕嚕嚕漱完口,吐出一嘴的黑色竹炭水,又漱口一次吐掉水,這一次水就很乾凈了。
「哪來的皮子,很不錯。」
「昨晚抓的,六天前流浪野人那邊丟了孩子,找到的時候就剩下幾根骨頭,老獵人說是狼幹的,我正好缺皮子,就在那裡蹲守了兩天,結果不錯。狼肉給了那些流浪野人,皮子我拿回來了,您要是不要,我就拿回去給我兒子做褥子。」
雲川皺皺眉頭道:「別折騰你兒子了,他就沒可能跟你一樣長得如此高大,別說三五年長不大,再給他二十年他還是長不大。想要一個身材高大的兒子,就去你巨人群裡找一個看的過眼的女巨人,重新好好地生一個才是正經。」
「我兒子一定能長得高大!」夸父氣惱的蹲了下去,再沒心情跟雲川炫耀他新得的狼皮。
別的事情夸父一向很聽雲川的,唯獨在他兒子的事情上,他就執拗的像一頭蠻牛。
雲川抬手按著他的肩膀道:「你知不知道從你跟一個女人睡覺到她懷孕生子中間需要大半個寒暑的時間?」
夸父搖頭道:「不對,我見過幾天就長大的夸父,阿布說你也是幾天就長大的人。那個夸父能,你也能,我的兒子為什麼不能?」
「幾天就長大的夸父?你確定親眼所見?」
「我當然見過,就是因為見過,我才隨便找了一個女人想要生孩子的。」
雲川的瞳孔忍不住縮一下,然後認真的問夸父。
「你真的看過一個幾天就長大的夸父?」
夸父點點頭道:「上午還沒有我高,下午就高出我一頭。」
「他聰明嗎?」
「不知道,不過非常的能吃,一個人就能吃掉半頭牛。」
「這個夸父哪裡去了?」
「不知道,我睡起來還想跟他比比誰高,結果,我就找不到他了。」
「你們族長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肯定知道,那個傢伙不肯說。」
雲川沒有再問,再問的話會引起夸父的思維混亂,這傢伙就是這樣,一旦問題過於密集,高深,他的腦子就會告訴他,可以胡說八道了。
雲川在吃飯的時候把阿布喊來了。
「夸父說他們族群中有一個幾天時間就長大的夸父,長得有多快呢,就是上午比夸父矮小,睡一覺起來之後就比夸父高一頭的那種。
你聽說過這種事情嗎?」
「聽說過。」阿布回答的斬釘截鐵。
「什麼時候,什麼人?」
「就是你,長得雖然沒有夸父那麼快,但是我親眼看著你幾天時間就長高了這麼多。」
雲川看看阿布比劃的長短,搖搖頭道:「我是說除我之外,還有誰?」
「軒轅,蚩尤也是。」
「他們是假的!」
「那就不知道了。」
雲川恨恨的吃完了早飯,阿布這傢伙屁用不頂,一點消息都探查不出來。
昨晚落了霜,所以,紅砂岩石板上還有未曾消退的白色冰霜,只是石板上的冰霜越來越多是個什麼意思。
雲川猛地抬起頭,才發覺天空中正有零散的雪花飄落下來,不過,雪花很小,如同去年的那場雪一樣,才落地,就化了。
只有在殘存有霜的地方才能保全。
這樣的雪下不大,雲川多少有些失望。
他期望有一場暴雪,結果,這東西好像在跟他作對,一直沒有出現。
夸父是一個不會說謊的人,他只會胡說八道,可是呢,當他不胡說八道的時候,說出來的事情一定是真的。
雲川知道自家事,他的來歷實在是非常的詭異,而這種詭異,雲川卻不希望落在別人身上,軒轅的傳說根本就是假的,這一點雲川已經從倉頡跟力牧那裡驗證過。
現在,夸父說有,雲川已經相信了八成。
因為是冬天,再加上他很閑,所以,這個事情在雲川的腦子裡晃蕩了一天。
直到天地都被白茫茫的大雪覆蓋的時候,雲川才猛地醒悟過來,他期望的大暴雪已經來了。
伸出手,一片跟雞羽毛一般大的雪片輕飄飄的落在他的手上,馬上就融化了,濡濕了他大半個手掌。
「讓城外的流浪野人進入外城。」
雲川給獃滯的阿布下達了命令。
「族長不是說不准他們進城嗎?」
「不讓進城,他們會被大雪埋掉。」
「哦哦,這就去。」
外城裡有很多空的棚子,著些棚子都是依靠著城牆修建的,本來是為戰爭做的準備,現在,可以讓這些人住進去了,畢竟,住在城裡活下來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下暴雪的時候,整個天空都變得黑暗,這說明,烏雲籠罩的範圍非常大。
也就是說,這場雪短時間內沒有停下來的可能。
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城外的人已經全部進了城,正擠在外城亂鬨哄的尋找住處。
一車車的稻草,柴火被送到了外城,雲川甚至為此打開了庫藏,取出來了將近兩千張皮毛分給這些人禦寒。
阿布很自然的把這些新皮毛跟族人換取了更多的舊皮毛,這樣,留在城外將近三千人的流浪野人基本上一人就能分到一張皮子。
加上他們自己擁有的皮子,應該不會出現凍死人的狀況。
軒轅的運氣很好,提前走了十五天,嫘的運氣也很好,提前五天帶著蒼林走了。
這樣一來,雲川期盼的這場大雪除過荒野中的野獸,再也傷害不到別人了。
雪剛剛下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很歡喜,當白雪不再融化開始在地上積累的時候,人們的臉上就看不到笑容了。
當天黑的時候,積雪已經積累到一尺厚的時候,人們就開始向老天祈禱,希望能夠停止懲罰。
雲川是不管這些的,他回去睡覺了,才躺下,那隻該死的烏鴉就大喊:「救命,救命!」
雲川捏著烏鴉的脖子把它丟進了雪地裡,這才重新躺下來,一遍遍的告訴自己。
「夸父說的一定是假的,他一定是腦袋錯亂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