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7章神他媽的托妻付子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20T11:30:10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7章 神他媽的托妻付子

這個世上,就沒有完全佔便宜不吃虧的事情,事實上,不論你以前佔了多少便宜,最後還是要以各種方式還回去的。
如果軒轅帶著大隊人馬離開了,雲川覺得自己可以從軒轅留下來的人身上,收回來一些前期投資。
他已經開始考慮如何才能讓嫘不被牽連的狀況下,讓軒轅部獲得一些收入,但是,這些收入僅僅能夠維持嫘城,並無餘力幫助困頓中的軒轅。
這需要好好地把握一番,算計一番,謀算一番。
說起來,隨著環境發生了改變,世界終於進入了雲川最擅長的領域。
現在,就等軒轅徹底離開了。
聽說,他也要南下,不過,蚩尤去的是西南方向,軒轅去的是東南方向。
東南方向其實也是軒轅的老家,大洪水褪去之後,在天氣變冷的情況下,軒轅還是決定回軒轅丘,有熊氏老家。
於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披著一件虎皮大氅的軒轅帶著嫘跟嫫母,領著一個小小的孩子來到了桃花島的外城。
不遠處就是浩浩蕩蕩幾乎看不到首尾的遷徙大軍,軒轅就像是一個路過鄰居家門口的遠行人,準備跟鄰居打一個招呼。
隊伍拖得很長,中間夾雜著很多板車,以及獨輪車,有些板車是牲畜拖著,更多的板車卻是人拉著,一些板車上坐著懷抱嬰兒的婦人,上面還有更多的小孩子。
身著獸皮的各種壯漢就守在路邊,目光炯炯的瞅著城頭的雲川。
這種場面就非常的詭異了,軒轅一邊表現出自己虛弱的一面,又把自己強橫的一面同樣表現出來了。
面對城頭上蝟刺一般的大竹箭,軒轅視若無物,慢慢來到牆門邊上,看著雲川看了一陣子,然後慢慢的道:「我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雲川笑道:「你就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攻伐我雲川部,你現在後悔嗎?」
軒轅搖搖頭道:「攻伐,就攻伐了,有什麼好後悔的,我只是沒有想到,我努力了那麼久,損失了那麼多的猛士,沒想到,最後佔便宜的人卻是你。」
雲川大笑道:「一動不如一靜,我什麼都沒有做,得到這樣的好處,是天照顧我。」
軒轅點點頭道:「沒錯,我也認為是天神在照顧你,不管以前怎麼樣,我現在要回軒轅丘故地了,這裏屬於你雲川部。」
雲川明知故問的道:「你為什麼要走呢?這裏不好嗎?」
軒轅看看晴朗的天空道:「這裏不對勁,野獸向南走了,使得我們沒有了更多的獵物,去年,天上還掉了一些寒冷的白色東西,雖然只是一瞬間,我還是認為這是上天在警告我們。這一次,天氣變得更冷了,水瓮口子被上天用東西堵住了,不允許我們喝水。人的手腳也得病了,泡過溫泉之後卻更加的嚴重了。巫師們說,是我們今年殺人殺的太多了,是天神在懲罰我們,如果繼續留在這裏,這裏所有的神靈都會懲罰我們,所以,不走不成。」
雲川看著多少有些迷茫的軒轅道:「天上下的白色東西叫做雪,堵住水瓮口的東西叫做冰,都是水所化,雪可以吃,冰也可以吃,只是很冷罷了。」
軒轅點點頭,然後又對雲川道:「我嘗試過,我吃了冰,也吃過你說的雪,確實可以解渴,你沒有騙我。可是呢,天氣再冷下去,我的族人們卻受不了了,大象,犀牛,巨鹿都走了,我們得不到太多的獸皮來禦寒。很多人的手腳都腫起來了,泡過溫泉之後就開始潰爛……加上我們的糧食嚴重不夠,所以,雲川,這一次我是真的走了,這一點你不要懷疑。」
雲川看著眼前絡繹不絕向前走的隊伍,點點頭道:「我知道你這一次是真的走了,種莊稼養不活你如此龐大的一個部族。」
軒轅把嫘推到前面道:「軒轅丘也容不下我們的部族,所以,我分出一部分人繼續留在這裏,他們的首領就是嫘!」
雲川大笑道:「你走了,就不擔心嫘嗎?軒轅,我打不過你,難道還打不過嫘?」
軒轅瞅著雲川無聲的笑了一下,指著他的隊伍道:「你可以試試,如果嫘出了問題,你以為我會怎麼做?就算用全族人的屍體堆,我也要攻破的你的城池,親手斬殺你,將你的頭拿去塞北海之眼!」
雲川想了一下,神話故事中被拿去塞北海之眼的人應該是申公豹,而不是自己,就笑道。
「你敢離開,我就敢攻伐嫘!」
軒轅突然笑了,對雲川道:「你還在痛恨我娶了嫫母這件事嗎?我以前怎麼想都不明白,這明明是我向你示好的行為,你為什麼會理解為羞辱,直到我從人的行為習慣中剖析出「孝」這個念頭之後,我才變得通達了。在你的認知中,能娶嫫母的人只能是你的父親,而不應該是我對嗎?」
雲川瞅著軒轅道:「你想說什麼?」
軒轅回過頭問嫫母。
「你還記得雲川的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嗎?」
嫫母瞪大了眼睛想了好久搖搖頭道:「不知道。」
軒轅抓著身邊的那個小孩子像抓雞一樣的提起來,讓孩子面對雲川,然後大聲道:「嫫母不記得你的父親是哪個,只說你是神的孩子,一年功夫就長大。我自忖也是神的兒子,可是,我與嫫母所生的孩子長了這麼多個寒暑卻依舊只有這麼大。
雲川,你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原因嗎?」
雲川沒有回答軒轅這個極度,極度無聊的話題,瞅著軒轅手上的那個孩子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軒轅道:「嫫母在蒼林受孕,自然名叫蒼林!」
嫫母在一邊大聲道:「他是你弟弟!」
嫘一聲不吭就像是在看一場熱鬧。
雲川沒有理會嫫母,對軒轅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軒轅笑道:「我在出發之前,讓嫫母穿上草衣,讓巫師燒了蓍草,砍了龜甲,嫫母長得丑,可以讓邪靈避散,所以,這一次的占卜很准,讓我速走。雲川,我之所以跟你說這麼多,完全是因為我們兩族有著很多的共同之處。嫘教會你們養蠶,織綢,還與你非常的親厚,所以,我把他留下來了,還特意給她鑄造了嫘城。嫫母對你有養育之恩,你雖然看不起她,但是,當年,你卻面對我發誓,誰要是傷害了嫫母,你一定會殺了她。這句話,我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憤怒的快要炸開了,這不是作假。所以,雲川,我把嫘留在嫘城,看在嫘當年教授你們桑蠶之術的份上,教導她種莊稼,別讓她餓死。還有,為了表示我不打你桃花島的主意,你可以把蒼林帶在身邊,如果我反悔,你可以殺了他泄憤。」
雲川的嘴巴張的很大,這簡直太讓他驚訝了,軒轅還是那麼自大,還是那麼自以為是。
就在雲川準備說話的時候,卻發現軒轅用力的擺擺手,把嫘跟蒼林丟在原地,牽著嫫母的手轉身就走。
嫫母還不斷地回頭,眼淚吧差的囑咐雲川:「一定要照顧好弟弟。」
雲川獃滯的坐在城頭,瞅著軒轅把嫫母丟上一輛牛車,自己騎上一頭牛,頭都不會的走了。
嫘拖著蒼林來到外城城門口,用腳踢著城門對雲川大喊道:「快快開門,我餓了。」
軒轅的大隊人馬從外城外走過,沒有騷擾外城,也沒有理睬那些戰戰兢兢地流浪野人,有那麼一段時間,那些野人以為自己已經死定了。
嫘進城的時候還帶了幾個平日裡伺候她的僕婦,朝雲川偏著身子行蹲禮。
這種禮儀聽說是軒轅從祭祀鬼神的舞蹈中挑選出來的最漂亮的動作形成的。
雲川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禮。
嫘見雲川一直在看她因為蹲禮而刻意撅起來的屁股,就不滿的道:「你就算是想要我,也要讓我先吃飽。」
雲川把腦袋搖的如同撥浪鼓一般,連忙道:「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嫘大聲笑道:「那是因為我現在也是族長了,成為族長,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說著話,就先抱住精衛大肆的蹂躪一番,最後用手捏著精衛紅撲撲的臉蛋道:「還是精衛好看,你母親就是一個醜鬼,祭祀的時候用來下邪靈還是很不錯的。」
蒼林是一個很聽話,很乖巧的孩子,在嫘胡吃海塞的時候,他就如同一隻小貓一般慢慢的吃,還邊吃邊看雲川。
「軒轅說了,要我跟你學會種地,等地種好了,就去軒轅丘種地,最後把全天下的土地都種上糧食。他還說,到了那個時候,視野所及之地都長滿了莊稼,人間再也沒有飢餓。我覺得他說的很對,我今年被餓的不輕,從秋天開始就吃草,到你這裏才吃上肉。」
嫘在那裡絮絮叨叨的說著廢話,雲川的思緒卻飛到了九霄雲外,他怎麼都想不通,自己這樣的人,也有被人家托妻付子的一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9]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