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唐磚040

zzz123
本文:2023-01-20T09:54:07
第四十節 大蝗災

“明年有蝗災?”

老程抓住云燁肩膀看著帳外明媚的陽光有些匪夷所思,什么人能預知后事?雖然云燁表現的與神仙已經沒有多少差別,老程還是很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不是他不相信云燁所說,而是此事關聯甚大,萬一出現意外,一個妖言惑眾的帽子就會扣下來。尤其是現在全國人心不穩的時候更需要謹慎對待。如果不理睬,這當然是最穩妥的辦法,沒有人會知道,也就不會有麻煩,可是一想到云燁描述的可怕災情,赤地千里,易子而食,連老程這種殺人如麻的悍將都不寒而栗。徹底是一個死結啊,如果只是自己老程或許不會這么為難,現在云燁剛剛找到家人,云氏家族興旺可期。這小子要是折損在蝗災上,太可惜了。

“伯伯無需為難,家師已是神仙般的人物,雖然小侄親手焚化了他老人家的遺體,并撒入黃河。小侄依然不能確定他老人家是否已死,恐怕逼小侄入世才用的這一招金蟬脫殼之計,這也不是第一回了。上一次因為逃避***教追索,只好裝死,身上都長蛆了,小侄那時才八歲,費盡力氣挖了一個能容下身體的坑,不想家師又活過來帶著小侄狂奔三百里,才擺脫那些回回教的追索。他老人家既然說明年有蝗災,那就一定有蝗災,絕不會出錯。”一席話說的老程瞠目結舌,長蛆的身體還能活過來,這是滑天下之大稽,要不是見云燁滿臉正經,說不定一腳就揣上去了。老程剛要張口,云燁止住老程。

“伯伯的顧慮小侄焉能不知,小侄既然已經入世受陛下官職,得人錢財與人消災,本就是世間真理,小侄相信家師,以命賭一次家師話語的正確性是為人弟子的責任,此事小侄決定獨自上表,程伯伯就不要趟這趟渾水了。”這是云燁第一次決定要做一件事,路上就想好了對策,回想起后世在電腦上看到的非洲大饑荒,那個被禿鷲盯上的奄奄一息的大頭娃娃,那個本應該曲線玲瓏的少女卻如同骷髏一般臥在草堆上的慘狀,云燁頭皮就發麻,如果不給李二君臣提個醒,一旦蝗蟲襲來,整個關中就會成為人間地獄。史書有記載:關中皆蝗,食禾稼草木俱盡,所至蔽日,礙人馬不能行,填坑塹皆盈。這一定是上億只蝗蟲才能形成的規模。這些蝗蟲不是在吃草而是在吃人,云燁絕不會眼看著它發生。

老程有些愕然,這還是平日里嬉皮笑臉的少年嗎?這還是被自己一腳一腳踹來揣去的皮孩子嗎?剛才云燁說到,不能任由這天災發生而無動于衷時,老程就覺得有些不同,這孩子長大了,有擔當了,不管明年有沒有蝗災發生,云燁的勇氣,善良就不是那些蠅營狗茍者所能比擬的。轉身從塌下掏出一個黑色釉鑵吹去灰塵,敲開泥封,大大灌了一口,遞給云燁,云燁也不言語舉起罐子也大大喝一口,雙手還給程咬金。老程與云燁相視一眼,而后哈哈大笑。老程笑大唐又有一位賢才成長起來。云燁笑自己終于打破了自己為人處事小心謹慎安全第一的原則,胸中燃起濃烈的戰意。怪不得后世網站上有人叫囂:寧可做幾分鐘英雄,也不糊里糊涂白活一世。做英雄的感覺不錯,起碼騙了老程封藏多年的美酒。等到要和第二口時,卻聽老程說了聲此事聽老夫謀劃,不得自作主張,又被老程踹出帥帳。

英雄是什么?這年頭斬將奪旗的不算英雄,見多了,尤其左武衛諸將有幾個沒斬殺過幾員敵將。早就不新鮮了,如果你能把一頭犍牛單手放翻再一刀捅進心臟,讓牛血一滴不落的流進盆子,那你就是真正的英雄。現在程處默就在這么干,贏來滿場喝彩。這家伙坐立叼著帶血的軍刺,雙臂一較勁就把牛掛在橫杠上。馬上就有屠夫給牛開膛破肚。滿軍營都成了屠宰場。大將軍下令所有帶不走的牛羊全部宰殺制成肉干,云燁又把內臟制成香腸熏制后晾干儲存起來。左武衛在瘋狂儲糧,眾軍士不明白為什么,以為要處戰,個個興奮異常。

大將軍已經十幾天沒笑臉了,太子殿下十幾天沒笑臉了,才回來的牛副帥眼睛紅紅的像要吃人。長孫無忌大人又來了,急匆匆的又走了,剛剛被陛下封為藍田縣侯的云燁大人也是幾天沒笑臉了。出大事了。難道說突厥人有進關了?

“真的會有蝗災?”這是牛進達十幾天來第五六十次問云燁。

自從程咬金把這事告訴太子,并由太子以家書方式傳遞給皇后。老程就開始瘋狂的囤糧行動,滿隴右多余的糧食全部大量收購,乘著秋末牛羊肥碩,開始大批宰殺。并派出狩獵隊在隴右群山間獵殺野味。程咬金的行動自然驚動了長孫無忌,驚問緣由后,也開始囤糧導致隴右糧價大漲。劉福祿第一時間給云燁送來了五千貫銅錢,再也不提糧食抵賬的說法。源源不斷的糧食運進軍營,每湊夠一萬石就由一百太子右率士卒押運前往長安。隴右輔兵駕車負責運輸。長孫無忌更黑,以食鹽換取吐谷渾牛羊馬匹,再以牛羊馬匹換取糧食,兩面取巧,開始瘋狂掠奪吐蕃,吐谷渾本就不多的糧食。一方面為籌糧,另一方面也為降低這兩國發動戰爭的能力。

牛進達高高興興回來,宣讀了李二陛下晉升云燁為藍田縣侯的旨意,程咬金也以建材有功官進一階成為從二品的鎮軍大將軍。牛進達成為正三品懷化大將軍,程處默官進正五品下昭武校尉,就連第一個碰到云燁的張誠也成了正九品的仁勇校尉也算雞犬升天了。

牛進達說起在太極宮當著文武百官的面皇帝陛下親自砸碎大缸,刨土,采收了七枚土豆,重達六斤四兩,滿殿群臣幾乎陷入瘋魔,嚎啕大哭者有之,捶胸頓足者有之,仰天長嘯者有之,陛下更是樂的涕淚橫流不見一點英明神武之態。當著滿朝文武封云燁為藍田縣侯實封千戶,這是開國以來第一次拿侯爵作為封賞,可謂隆恩浩蕩。說著,說著卻見太子,老程,云燁,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弄清緣由以后,一拳砸斷案幾,再無半點喜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