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6章嫘城?嫘城?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19T23:52:49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6章 嫘城?嫘城?

陶盆結冰,敞口水瓮裡也有一些冰。
河邊的鵝卵石的間隙裡能看到一些白色的冰,水塘的邊緣也能看到一些薄冰。
然而,大河依舊奔涌不休,寒冷對它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
雲川把手探進大河,河水寒冷徹骨。
「赤陵,這時候能下水嗎?」
雲川笑著問大腳丫子的赤陵。
赤陵打了一個冷顫,裹緊身上的裘衣道:「不下水!」
雲川問道:「據我所知,你們當初在大澤邊上生活的時候,沒有儲糧的習慣,那個時候,在冬日裡你們也不下水嗎?」
赤陵翻著眼睛回憶了一陣子道:「以前的時候啊,大澤暖和,居住在大澤邊上的魚人也多,後來呢,越來越冷,好多魚人就去了更加暖和的地方,我們族裡的男人少,不敢遷徙,就留在了大澤邊上,直到被軒轅捉走。
我記得有一個冬天,天氣可冷了,我不想下水,被我母親打了一頓,逼著下了水……族長,很奇怪,水裡好像比地上還暖和一些。
咱們這裏的水跟大澤裡的水不一樣,要是下去了,會活活凍死的。」
聽赤陵這樣說,雲川心中也算是有了計較,他以前總以為軒轅,蚩尤所說的大澤是傳說中的雲夢澤,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
雲夢澤是以後世的荊州為中心展開的一個巨型湖泊群,就算雲川不能準確的判斷出自己所在的位置,他也知道,自己距離雲夢澤至少有兩千里。
兩千里?
這樣的距離對於野人們來說基本上就是天塹!野獸的遷徙距離也就是這個距離,不可能再遠了。
蚩尤,遠離大河的距離,絕對不可能超過五百里,甚至不到五百里。
在沒有路的年代裡,人們的遷徙是一個長時間演化的過程,也就是說,他們一年走一點,無數年來的積累,才能讓他們生存地有一個明顯的變化。
蚩尤部一走,就杳無音訊,雲川很擔心他走的太遠,以後沒法子跟他們進行貿易。
神農氏在阪泉,這個地標就明顯的多,就在雲川部東邊三百里的地方。
這個距離不遠也不近,野人們即便是背負重物,也只需要走六天就能抵達,這個距離是一個可以安心做生意的距離。
如果坐著竹筏順流而下,三天就能抵達。
雲川也很思念刑天,也不知道這個獨行好漢如今過的怎麼樣了,他是不是已經找到了夥伴,是不是已經忽悠了很多野人部族幫助他報復軒轅部。
當初,刑天走的時候是黃昏,那時候金星已經在西邊閃閃發亮,他說,那顆星星就是他,只要雲川能看到那顆星星,就說明他還活著。
話語倒是很浪漫,就是不知道刑天能否分辨清楚一件事——清晨的時候金星在東邊叫做啟明星,傍晚的時候金星在西邊,叫做長庚星。
雲川希望刑天此行可以事事順遂,千萬,千萬不要因為那顆星星就把方向弄反,變成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干出南轅北轍的部族首領。
儘管他胯|下的白牛很神駿,雲川給他準備的食物也很多,他身上的武器也非常的厲害,雲川還是不認為刑天能幹出即便南轅北轍也能抵達目的地的事情。
酢漿草終於被凍僵了,不過呢,它的葉子還是綠色的,這種綠色不會維持太久,等到葉片裡的水份消失的差不多的時候,它們也就真正枯萎了。
這是一個明顯的信號,說明今年天氣變冷的速度很快,往年常綠常新的酢漿草都枯萎了,雲川不信軒轅會看不到這個變化。
雲川部吃酢漿草是輔食,軒轅部吃酢漿草可是當成主食來吃的。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去年總是小雨霏霏的桃花島,進入冬天之前,就下了一場凍雨,凍雨過後,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有落下半點雨水,更不要說雲川所期望的暴雪了。
如果真正發生了暴雪事件,對於軒轅部的打擊將是無比沉重的。
說起來,這裏的野人們居然沒有見過下雪,雲川問過族群中年紀最老的一個野人,他也不知道什麼是雪,且對雲川描述的下雪后的場景無比的恐懼。
雲川總覺得今年冬天一定會有一場大雪,可惜,大雪沒有來,大河水卻下降到很厲害。
今年秋冬季節,降雨很少,大河上游的補充河流的水流量夜小了很多,再加上冬日裡沒有融冰補充,大河水面下降了足足一米多。
水面下降了,桃花島的城牆就顯得更加的巍峨高大,四米高的河堤,加上四米高的城牆,此時,站在河灘上仰望城牆,會讓人生出一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高山,峽谷,野人們見的多了,這種完全出自人手的關隘,還是給了野人們足夠多的威懾力。
雲川讓族人最善於攀爬的人試著爬城牆,結果,只要城頭上有守衛,他們會死的很慘,且沒有還手之力。
雲川自己也試驗過,他還以為一道加上河堤也就八米高的城牆應該有辦法攻破的。
可惜,當他指揮著夸父,以及槐,在面對阿布,繪,睚眥,赤陵他們守衛的城牆,在有梯子這種東西的幫助下,依舊失敗的一塌糊塗。
梯子會被城頭上的人掀翻,丟石頭人家可以躲在城牆後邊,而且,人家從城牆上往下丟石頭還能丟的更遠,更丟更大的石頭。
夸父粗壯的身體在巨盾的掩護下依舊敗在了滾木礌石之下,更不要說阿布手裡還有生石灰沒有用上呢。
遠距離殺傷有大竹弓,投石機,中程距離有竹弓,竹箭,投槍,近距離有竹槍,木矛,攻城戰的時候更有陷阱,竹釘滾木礌石,生石灰這些東西應付。
這毫無疑問是已經把自己武裝到了牙齒,再加上有大河天險,就算軒轅族都變成喪屍,也對這座島毫無辦法。
這就是雲川坐等軒轅部離開的底氣所在。
三年的辛苦終於有了成果,雲川在這個世界上終於有了一片真正屬於他的天地。
沒人比雲川更加理解,在洪荒世界裡有了一座堅固的城池之後,給所有族人帶來了何等的安全感。
這樣的一座城池,沒有野獸能夠襲擊人類,也沒有敵人可以傷害到族人,人,終於可以安居樂業了。
冬天還在繼續,天氣卻沒有變得更冷,似乎目前這種冷也就是寒冷的極限了。
大象一家在披上皮毛之後,似乎已經適應了這種寒冷,可以離開穀倉,重新在桃花島上徜徉。
甚至還有心情去竹林裡吃一點新鮮的竹子。
「軒轅還是在修建城池,他們的城池是用石頭壘起來的,不過,規模小了很多。
還有,軒轅把部族中的牲畜分了一些給小部落,這些小部落已經離開軒轅部,正在向南走,如同族長預料的那樣,軒轅部支撐不住了。」
阿布聽了流浪野人的彙報之後,立刻來找雲川,希望能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知他。
雲川聽了阿布的報告之後卻有些愁眉不展。
他當初斷定軒轅一定會向南遷徙的基礎就在於,他不相信軒轅可以通過純粹的農業種植養活他龐大的足足有五萬人的族群。
經營部落跟經營一個龐大的城鎮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自從得到了神農部大量的牲畜之後,軒轅部的生產重心就變成了畜牧業。
眾所周知,畜牧需要的土地幾乎是農業的二十倍以上,在目前的條件下,可能需要五十倍以上,如此一來,人口必定分散,這種情況下,軒轅想要建城的想法就完全落空了。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可不是軒轅的做法,從雲川認識軒轅的第一天起,這傢伙就是一個務實的不能再務實的領導者了。
而,現在,建城的步伐依舊在繼續,只是規模縮小了一些。
「或許,軒轅沒打算全族離開,只是讓放牧的部落離開,他還是要帶著會種地的族人留在這裏繼續種地。」
雲川覺得自己可能猜到了軒轅的想法。
軒轅這種人既然已經開到了雲川部成功的重糧模式,這對他來說就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遠比他自己在黑暗中摸索要靠譜得多。
既然可以摸著雲川部過河,軒轅一定會這麼做的,且一定會堅定不移。
這種人就很討厭了,你卻沒有任何辦法不讓他跟著你學,昔日神農氏開始種植莊稼的時候,儘管他們把種莊稼的事情當成絕對機密來保護,最後,還不是所有人都學會了種地,只是效率不同罷了,神農氏還落得一個教所有人類種田的美名,直到很多很多,很多年後,人們依舊尊敬他。
又過了半個月之後,阿布又告訴雲川,軒轅把那座城命名為「嫘」!
聽到這個消息,雲川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
於是,雲川就更加殷切的希望老天爺能給他降下一場暴雪,好把軒轅這個討厭鬼驅趕的遠遠地。
人家根本就沒打算徹底的離開這片適宜耕種的肥沃土地,他只是留下嫘那個善良的女子帶著軒轅部的一些人種桑,種麻,養蠶,織綢,種地。
只要嫘成功了,軒轅肯定就會派更多的人參與到這種新的生活方式中來。
最終,達到讓軒轅族變得跟雲川部一樣富裕的目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08]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