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5章我在等一場暴雪降臨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19T06:27:30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5章 我在等一場暴雪降臨

寒冷的時候,誰都喜歡待在暖和的地方,這是一個規律,不會因為物種有差別就有別的選擇。
因為雲川部有足夠多的稻草,足夠多的皮毛,以及足夠多的關心。
因此,在凍雨開始落下的時候,來雲川部過冬的野人數量猛增。
哪怕是剛剛頒布了井田令的軒轅,對這件事也絕口不提。
在吸收人口這件事上,雲川部要比軒轅部更加的有吸引力。
桃花島本身就處在一個河灣處,而第一道城牆後邊的山坳,也恰好是一個植物豐茂的所在。
寒風,會從山坳上邊掠過,多少讓山坳比別的地方更加的暖和一些。
陡峭一些的山坡上,雲川讓阿布他們挖了很多的窯洞,這些窯洞只開很小的一個口子,給裏面堆滿稻草之後,就是一個很好的避寒之地。
野人們只要有一個避寒的地方,他們自己就會在荒野中尋找食物,只要雲川部再給他們提供一個可以煮湯的鍋,一般來說,就能度過這個寒冷的冬天。
對於野人們的忍受痛苦地能力,雲川一向是佩服的。
寒冷封鎖了桃花島,卻封鎖不住那些喜歡到處跑的流浪野人,所以,即便是足不出戶,雲川對外邊的世界還是了解的很清楚。
軒轅的建議從一開始,就遭遇了這場寒流,因為不能接納更多的人來投靠,他不得不將一些部族分散到其餘的地方過冬,比如,雲川對面的常羊山。
常羊山其實應該叫做常陽山才對,這是一座突兀的從平原上升起來的一座孤山。
一年四季都是陽光璀璨的地方,只是,今年,陽光也變得不那麼溫暖了,照在身上冷冰冰的。
一場凍雨過後,這裏的溫度就再也沒有提起來,好像一瞬間就從秋天進入了嚴冬。
軒轅派人進駐常羊山,其實是在試探雲川是不是對這個地方有什麼想法。
結果,雲川對此不理不睬。
在自己力量沒有徹底的壯大之前,雲川沒有搶佔更多土地的想法。
這讓軒轅很是失望,他原本以為雲川會向他提出索要常羊山的要求,如果雲川提了,那麼,他就會從雲川部獲得一些糧食,從而招納更多的追隨者。
常羊山是一座被戰爭毀掉的地方,可以說,除過一個山洞之外,這裏連一粒糧食都找不到,不僅僅是糧食找不到,就連野獸也格外的少。
雲川把糧食看的很死,他總覺得這兩年的氣候不對勁,明年能不能安穩的種糧食,還是兩說呢,而糧食這東西,實在是太脆弱了,任何一點大的風吹草動,糧食就會減產,或者絕收。
所以說,多儲存一些糧食,是雲川一直在做的事情。
凍雨天氣結束之後,阿布就帶著很多人去尋找蓮藕了。
只要不上凍,尋找蓮藕的工作可以幹整整一個冬天。
部族裡的蓮藕太多了,雲川就把蓮藕放進磨盤裡加水磨成粉末,最終收穫了非常多的藕粉,藕渣雲川也沒有放過,一部分進了大象的肚子,另一部分作為輔食,提供給了流浪野人。
之所以這麼做,並非雲川小氣,不把流浪野人當人看,而是,藕渣這樣的東西,對流浪野人來說,也是很好的食物,至少,要比他們找來的那些食物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可以入口的食物。
藕渣這種食物,雲川也吃,只不過是混合了大象肥肉添加了鹽巴,花椒等香料之後烤成金黃色再吃,這東西口感很脆。
才入冬,雲川就在不斷地研究怎麼才能把那些難吃的東西經過烹調之後,變得好吃。
生吃不好吃的就煮熟看看,煮熟之後還不好吃的就腌漬一下看看,腌漬之後還不好吃的,那就烘烤試試看,烘烤之後還不好吃的,那就添加一些別的食物混合烹調一下試試看。
在這個過程中,雲川發現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比如酢漿草、這東西就是最普通不過的三葉草,切碎之後跟豬肉燉在一起,會讓原本有些腥臊的獸肉沾染一點微微的酸味,而這種酸味並不濃郁,如果烹制的時候再添加一點桃脯,勾起一點甜味,加重一些酸味,再用鹽覆蓋一下總味,燉出來的獸肉湯就極為美味了。
冬天的時候,很多植物都沒有了綠色,唯有酢漿草還能抵抗住寒冷,依舊碧綠,所以,雲川在發現這東西可以吃之後,就離不開了。
只不過他吃的時候三葉草是點綴,別人吃的時候肉是點綴。
藜草籽、狗尾草籽、莎草籽、各種野生豆子,雲川也沒有放過,尤其是核桃,幹掉的獼猴桃,幹掉的漿果,雲川更是把它們的去路安排的清晰明了。
軒轅在做大事,雲川決定從小事做起。
很早以前雲川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千裡之行始於足下!
人的肚子以及身體的感覺是不會騙人的,只有滿足了這些,才能提及那些高大上的東西。
如果雲川部有足夠多的糧食,雲川有的是辦法把禮義廉恥這些東西灌輸進族人的腦袋。
如果雲川部不用整日裡忙著找吃的,加蓋城牆,雲川可以為族人制定出最完善的法律。
如果,其實都是如果,當所有人都飢餓的時候,再給太多的要求,太多的約束,他們只會越來越餓。
餓到極點——人就死了……禮義廉恥也會消失。
夜晚的時候,城外的斜坡上就會有密密麻麻的篝火,篝火周圍會圍著很多人,篝火上會一直燒著熱湯,裏面或許只是一鍋草籽,或者乾草,有一隻肥老鼠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至少,他們還活著,在這個寒風呼嘯的冬天裡,這些人還活著。
「夸父在竹林後邊的山洞裡,看到了一個族群,裏面有二十幾個人,全部凍死了。
他就把山洞給封死了。
這一次,夸父他們走的比較遠,收攏過來的野人卻不如以往多,那場凍雨讓好多野人沒有熬過來。」
阿布湊到壁爐邊上,把小狼往一邊挪挪,就伸出手烤火。
雲川瞅瞅放在窗台上的陶盆道:「結冰了。」
被厚厚的裘皮包裹的只露出一張臉的精衛就把那個陶盆端進來了。
陶盆上結了一層冰,雲川用手指搗了一下道:「以後,暖和的日子到來的時間會比以往晚一些。」
阿布也學著雲川的模樣用食指捅咕一下冰面,有些發愁的道:「如果天氣暖的晚,我們的糧食還要繼續管控起來,不能再這麼吃了。
族長,我們全族現在又多了四百個人,城外的野人也多了一千,雖然說,我們只是照顧一下城外的野人,可是,他們會越來越多的,糧食永遠都不夠吃。
如果族長還繼續收留那些野人在我們城外過冬,那麼,就必須有新的糧食進來才可以。
狩獵的方式族長就不用想了,軒轅部的人已經幾乎把附近山林裡的野獸快殺光了。
你看,那些熊貓現在輕易都不敢離開竹林,所有人的眼睛都是血紅的,只要看到野獸,一個人都敢向一頭熊發起進攻。」
雲川點點頭道:「我們都過的如此艱難,軒轅部不會比我們更好吧?
怎麼,這些天你一直在跟軒轅部的倉頡來往,倉頡對你提起過要糧食的事情了嗎?」
阿布冷笑一聲道:「是我沒有給他張嘴的機會,族長您都在吃藕渣了,誰會有多餘的糧食給旁人呢。」
雲川擺擺手道:「熬吧,最晚熬過明年,如果天氣變得更加反常一些,軒轅部向南遷徙的速度只會更快,軒轅應該明白,他們種植的糧食,餵不飽他們全族的肚子。」
阿布連連點頭道:「確實如此,這一帶已經沒有多少野獸供他們狩獵了,他們如果想要更多的食物,只能向南遷徙。族長,我們等天氣暖和之後還要種那麼多的稻子嗎?」
「當然要種,河灣地的圍牆已經徹底的修建完畢了,我還準備把城外的野人遷徙到那邊去,專門跟著我們的人學習如何種稻子。我倒要看看,軒轅來年如何獲得那麼多的糧食來養活他的族人,施行他龐大的計劃。他把人看的很明白,可惜,對於天氣的變化,他真的是沒有半點的研究。神農氏向東走了,蚩尤部向南走了,刑天朝西邊去尋找他的夥伴去了,他以為這些人都是被他攆走的,其實呢,神農氏之所以向東走,是為了回歸放棄的家園,蚩尤向南走,是為了靠近大澤獲取更多的食物,刑天一路向西,是為了尋找更加強悍的盟友。我們之所以還留在這裏,完全是為了等軒轅離開。這一次,我們就算躺著睡覺,也能躺贏軒轅。」
聽雲川這麼說,待在屋子裡的幾個人同時開始大笑,其中以夸父笑的最大聲,雖然他不明白族長為什麼要大笑,不過,只要看族長那張陰險的臉,他就立刻明白,雲川部就要佔大便宜了。
雲川等眾人笑完,就撫摸著烏鴉的羽冠道:「現在,就差一場暴雪了。」
說完,烏鴉就「嘎嘎」的大笑了起來,跟睚眥的笑聲有六分像。
眾人跟著笑,等笑聲結束了,阿布撓撓頭皮小心地問道:「族長,什麼是暴雪?」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3]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