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4章軒轅的王道之劍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18T16:25:14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4章 軒轅的王道之劍

軒轅那邊有了很大的動靜。
他認為自己比軒轅氏以往的族長都要厲害,應該有權力給自己起一個新的姓氏。
首先,軒轅給大河上游的那條河命名為——姬水,然後,再把自己的姓氏命名為——姬,名曰——大族長。
(黃帝出於遠古的少典族,黃帝姓公孫的說法主要來源於《史記·五帝本紀》,而早於《史記》的《國語·晉語》卻記載:「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故黃帝為姬,炎帝為姜)
軒轅改了自己的姓氏,這是人家的自由,對雲川來說沒有什麼大礙。
問題是,軒轅接下來開始划野分疆了,首先,他把自己已經分化成家的族人,規定八家為一井,沒錯,他把屬於本族的土地劃分為一個「井」字。
井字最中間的那塊地是公田,由這八家人共同耕種,有了收穫之後歸公。
井字周圍的八塊土地,由這八家人共同耕種。
其實這也沒問題,畢竟軒轅不能親自耕種的,部族中還有很多人是不耕種的,中間弄出一塊碩大無比的公田,很正常,也很公平。
問題出在,軒轅這傢伙提出來了一個宏大的概念——九州概念!
八家為一井,三井為一鄰,三鄰為一朋,三朋為一裡,五裡為一邑,十邑為都,十都為一師,十師為州,天下分九州!!!
這就很厲害了,在無數人連百裡之外是個什麼模樣都不知道的時代裡,軒轅已經開始謀划萬裡之外的事情了。
雲川計算過,按照雲川部的規模,充其量在軒轅的規劃裡可以算作一個邑,也就是後世一個鄉的規模。
雲川可以擔任邑長也就是——鄉長……
蚩尤部最多能算作三個鄉?
神農氏可以算作一個都?
而軒轅則自動成為九州之長?
雲川當然不願意當鄉長,他覺得自己粉身碎骨來到這個時代,就為了當一個鄉長?
估計蚩尤也不願意,如果可能,蚩尤會把自己的大棒塞軒轅嘴裏。
臨魁此時聽到這個消息估計早就暴跳如雷了吧?
不論你願意不願意,軒轅就是這麼說的,還是這麼做的,並且派來使者言辭懇切的希望雲川能夠按照軒轅發明出來的好辦法執行。
雲川當然拒絕了,他覺得自己現在正在制定的城市法則,其實挺好的。
不過呢,對於軒轅弄出來的這一套,雲川是真心佩服,而且佩服的五體投地,在這時代,能率先佔有大義,確實算是開天闢地了。
如果按照軒轅的規劃來說,軒轅確實有了當九州之長的大格局。
他命隸首作數,定度量衡之制。
命風后,力牧衍握奇圖,始制陣法。
命伶倫取谷之竹以作簫管,定五音十二律。
命嫘養蠶以絲制衣服。
命岐伯討論病理,探討人為什麼會生病。
命倉頡始制文字,具六書之法。
邀請軒轅部中年高德劭之人充任九德之臣,以教導族人者,孝、慈、文、信、言、忠、恭、勇、義這些美德。
還親自擔任了獄官,擔任獄官,對犯罪重者判處流放,罪大惡極者砍頭。
這一套東西執行下來,一個原始古國的基礎就已經非常的完善了。
這就是軒轅的厲害之處!
他麾下真的有很多的人才,就這一點,不論是有死不完的兄弟的蚩尤,還是有深厚根基支撐的臨魁,亦或是一枝獨秀的雲川,都無法與之媲美。
這樣的組織架構,與社會組織,雲川完全能夠設計出來,但是,誰去執行呢?
依靠阿布?
阿布確實算的上是一個不錯的人才,但是,他是雲川強行拔起來的一個人才,與軒轅部那些從基礎幹起來的人才有很大的區別。
比如在族人分家這件事上,阿布按照雲川的吩咐完成了,但是,雲川部的家與軒轅部的家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
最重要的區別就在於,軒轅部的家是自然形成的,雲川部的家是強行分配出來的。
就這一點差別,就說明這兩個部族在家庭的觀念上,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
雲川部的女人有時候會鑽到別人家的被窩裡,男人有時候也會鑽進別的女人的被窩裡。
如果這時候出現爭鬥,雲川都是喜聞樂見的,可怕的是——他們不但不生氣,反而毫不在乎。
阿布一個人累死了也處理不完這樣的事情,而且,人家偷腥完畢根本就沒人上報,除非被阿布看見。
這樣的事情肯定在軒轅早起頒布家天下這個概念的時候出現過,所以,人家才用九德之臣來教化百姓,懂得用者,孝、慈、文、信、言、忠、恭、勇、義這九種美德來武裝人的頭腦,讓他們心中產生羞恥感,繼而走上一條與野人生活截然不同的生活道路。
在想法上,雲川一個人站出來,可以吊打軒轅所有的部下,可惜,在執行方面,軒轅部中的每一個人才,都不比雲川差多少。
所以說,軒轅能改變世界是有原因的。
不論雲川多麼的聰慧,不論蚩尤多麼的勇猛,不論臨魁的家底有多麼的厚重,軒轅一定是笑到最後的那個。
軒轅提出這些倡議的時間點非常得好,神農氏回到了阪泉之地休養生息,蚩尤去了大澤邊上苦苦求生,刑天成了光棍,雲川氏獨木難支,所以,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提出反對意見,至少,沒法子提有威脅的反對意見。
戰敗者是沒有什麼權力的,這一點,軒轅看的很准,實力就是實力,他不會因為被冠上善惡,就有什麼根本性的變化。
井田制,是一個大殺器,一旦軒轅部的人可以自給自足了,雲川相信,一定會有更多的人願意依附在軒轅麾下任憑他調遣。
這一手,便是歷史上常說的——王道!
蚩尤以勇猛為依仗,神農氏以人多為依仗,雲川部更是依仗山川之險。
而軒轅已經學會了使用王者之劍,這就是所謂的……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
「這麼說,不論誰去了軒轅領地都能被安排一塊土地,以形成井田?」
雲川的腦子翻江倒海一陣子之後,終於安靜了下來,開始向阿布詢問更加詳細的東西。
「是的,族長,不論是誰,軒轅對天發誓說,從現在起,不論是以前的敵人,還是傷害過他的人,他發誓自己已經全部忘記了,且會統一對待。」
聽了阿布的話,雲川嘆口氣道:「這與我們將要施行的城外之民的策略相同。
你們別看這些東西看起來好像不起眼,但是,只要神農氏,蚩尤,以及其餘部族不按照軒轅給他們規定的路走,軒轅的這個法子,就像一把刀子一樣,時時刻刻的割他們的身體,會讓他們不斷地流血,不斷地衰弱,最後虛弱的死掉。」
阿布擔憂的對雲川道:「既然這麼厲害,我們該怎麼辦呢?」
雲川笑道:「我們的路與軒轅的路不一樣,我們走的是另外一條路,城市化的道路。
軒轅需要走很久很久的道路,才能走到城市化這一步。
所以,我們不怕。」
「軒轅要是繼續跟著我們學呢?」阿布連忙問道。
「他學不來,走我們的路需要更多的物資支持,沒有足夠多的物資,沒有足夠多的作坊,沒有足夠數量的工匠,沒有一座堅固的可以保護所有人的城池,他就沒法子學我們。」
雲川本來不想說這些,最終他還是給他憨厚,淳樸的部下交了底,希望他們有足夠的信心來應該將來的艱難時刻。
王道這種東西看起來簡單,用起來順手,只是,需要的時間很長,需要微末處產生變化,最後形成無人能擋的超級風暴。
好在,雲川最缺的就是時間,軒轅想要用王道來削弱雲川部的力量,想的很天真。
對付這種王道之術,無非就是發展而已,就目前而言,軒轅部與雲川部的生活,完全不是一回事,他的王道不但不能損傷雲川分毫,還會給雲川創造一個很大的擴張機會。
山上的紅葉落盡的時候,第一場凍雨如約而至。
這場凍雨非常的詭異,在高天上的時候還是白色的,等到落地的時候就變成了半凝固狀的水滴。
然後,就連最抗凍的小狼,也不肯離開屋子,把長嘴塞在前爪中間,烤著壁爐一動不動。
這種雨水能凍死人——比下雪更冷!
如果不能迅速找到一個遮風避雨,且乾燥有火的地方,人會被凍死的。
阿布披著蓑衣帶著不少的破舊皮毛以及糧食去了城外,探望那些流浪野人。
雲川則帶著夸父巡遊桃花島,查看每一處有人的地方。
磚窯,陶窯,鐵匠鋪子這邊不用管,身邊有一個個巨大且溫暖的窯以及日夜不熄的爐火,沒人覺得冷。
就算是那些居住在土坯竹骨房子裡的人,也基本上沒有這樣的憂慮,他們一個個裹著獸皮,全家人簇擁在一起睡得很香甜。
最倒霉的是大象一家,別看它們的皮厚,但是它們的皮又非常的脆弱。
在這樣的寒冷的天氣裡,五頭大象只能擠在一起,不停地用長鼻子把稻草往身上丟。
雲川摘掉手套,摸摸爛耳朵那一對冰涼的大耳朵,無奈的對夸父道:「送他們進暖房吧。」
雲川說的暖房其實就是空出來的穀倉,因為有防潮的隔層,所以,很乾燥,也相對暖和,五頭大象進了暖房之後,就再也不肯出來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0]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