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新官場現形記

冰心
本文:2023-01-18T16:02:05
楊雪如今丈夫在下面當著縣委書記,在人面前自是體面,情夫李要是市委主要領導,要權力有權力,再加上趙勇這奸夫有的是錢,沒半年在她身上就花了五十余萬,錢也有了。當然,有三個男的圍著她轉,更是過足淫癮。想來想去沒什麼可缺的了,但有一件事卻讓她改變了看法,讓她覺得要讓生活過得真正如意,還得爭得到許多才行。
有一天,公司總經理王中讓副總經理錢明和楊雪準備省公司到江城召開一個工作經驗交流會,錢明是個只會爭權奪利但工作卻什麼都不會的人,所有的事情交給楊雪一個人去打理,楊雪是個委精明要強的人,一個人忙得團團轉,連忙了好幾天,終於會議籌備完畢,順利召開了,但沒想到出了個錯,主席台排座位,把省公司一位副總給漏了,結果那位副總堅持不上主席台,搞得王中坐在台上,看著領導在台下,渾身不是勁,會開完後把錢明和楊雪叫過去狠狠批了一番,錢明卻當著王中的面數落楊雪,說都是她把事情給搞砸的,當時把楊雪那個氣啊,如自已是個男人當場就要給他一巴掌。
“你說,有這樣當領導的嗎?”楊雪坐在李要的腿上,把會議的事情要他傾訴了一番。
“這樣的領導多著啦,他是領導,你是部下,出了事當然要你頂著,這就是官場哲學。不要生氣了,我給你揉揉腰。”李要的手在楊雪的腰部輕輕揉著。
“給錢明這種人欺負真不服氣。我也要搞個副總經理當當,把他壓下去才解氣。是不是?問你話呢。你只顧摸,摸到哪裡去了。”楊雪把李要摸到她大腿根的手拿了出來。
“這事我可不好出面,你們公司是省公司直管,人事權在省裡,我可去給王中打個招呼,讓他給你爭取爭取,不過王中這老頭是個倔脾氣的人,不知他賣不賣面子。”李要又把手伸到楊雪的大腿根,隔著薄薄的睡衣,摸到了鼓鼓的陰阜,隨即在上面輕輕揉動。另一只手從上面伸到睡衣裡,握住楊雪高聳的乳房按起來。
“你越來越不正經了,沒一刻閑得住。”楊雪惱火地站了起來,走到臥室一把倒在床上。
“雪雪,你別生氣嘛。”李要跟了進來,扒在她身上,嘴輕輕地在她臉上吻著,“咱們樂一樂,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事。”說著一把掀開她的睡衣,頭俯在她下面,湊在陰道口吻了起來。
“哼哼,你別親了,別親了!”楊雪邊說邊扭動屁股,“來吧,我讓你舒服。”李要快速脫掉衣服,挺著硬硬的陽具要往裡面插。
“別急。”楊雪抓住他的陽具,“讓你插可以,但進去隨你,出來就要隨我了,今天你插不了三個小時就別來了。”
“那我就插三個小時給你看,今天反正我是舍精陪美人。”李要把手指插在楊雪的陰道中在裡面攪動起來。
“別精盡人亡啊。”楊雪笑著打了李要的大腿一下,分開雙腿,浪聲浪氣地叫著,“死人,快插進來呀。”
李要提起楊雪修長雪白的雙腿,把小腿架在雙肩上,下身抵近陰部,陽具對準陰道口,略一研動,順著濕濕的陰道,一下插了進去,隨即快速抽插起來。楊雪這女人天生一個絕妙的陰道,雖然歷經多年性戰,但陰道仍是緊緊的,陽具一插進去,陰唇就把它包得嚴嚴實實,每一下抽插都能感受到擠壓式的磨擦的快感,讓人欲罷不能。
“好爽,跟你幹真爽。”李要邊插邊叫。
“便宜你了,用點力啊。”李要提著楊雪的雙腿幹,插得雖快卻總是插進一半就沒力往裡插,急得楊雪把屁股一直往上挺,李要一插進來,她的屁股就及時挺上去,陰道套著陽具,一下到根。喲呀,爽。楊雪閉著眼睛,口中浪叫不已,一副騷迷至極的模樣。
李要快速抽插了一陣,望著艷麗無比的楊雪,興奮不已,沒兩三百下,就覺得一絲快感陽具上傳來。“不行,要完了。”李要暗叫不妙,急忙來了個急剎車,把陽具狠命頂到陰道深處,然後停住不插。
“怎麼,就要來了。”楊雪騷騷地望著他,屁股仍不住挺動。
“誰叫你這麼迷人呢,看著看著就忍不住了。停一下再來,不然真要射了。”
“我偏不要停。”楊雪把雙腿從李要肩上掙出來,圈在他後腰,用力一帶,李要整個身子倒在她身上,她一翻身,就把李要壓在下面,陰道裡還套著他的陰具,楊雪挺起身子,把頭發往後一甩,身體隨即上下前後挺動起來。
“爽不爽啊,”楊雪一邊套動,一邊把李要的手拿過來放在自已豐滿的雙乳上摸著。
“爽死了,爽死了,不過我快不行了。”李要用力搓著她的豐乳,屁股快速向上挺動著。
“就讓你忍不住,看你還逞不逞英雄了。”楊雪說著瘋狂地上下套動起來,邊套邊發出銷魂的浪叫聲,李要的陽具在她的陰道中快速進出,屁股撞擊著李要的肚皮,發出清脆的啪啪聲,伴隨著楊雪的浪叫,李要的喘息聲,好一幅淫穢浪圖。
李要那能經得住楊雪放浪的進攻,很快就快感連連,迅速向陽具彙集,終於噴射而出,一股火熱的陽精直射楊雪陰道深處,楊雪被陽精一衝,也是快感如潮水般爆發,陰精直射,大叫一聲倒在李要身上。
楊雪經過分析後認為,如要當上副總經理,關鍵是要總經理王中支持。這王中是個年已五十多的老頭,業務很熟,但人認死理,不懂變通,平時楊雪頗有點看他不上眼,現在為了當上副總,於是刻意對王中套近乎,很快就發現大有希望,原以為這老頭軟硬不吃,但好幾次發現他偷偷盯著自已的胸部看,看來,要達到目的,又要用上自已這副誘人的身材了。
沒多久,楊雪就找到了一個機會,北京總公司搞了一個公關業務培訓班,她立即找到王中,說上面要求一把手和公關部主任兩人要參加,王中是個精明人,雖知道這種培訓班其實是可去可不去,但能與艷麗絕倫的楊雪去培訓無疑是一件動心的事,當即答應了。
這天,王中與楊雪上了開往培訓地昆明的火車,他們進了軟座包箱,進去後發現裡面已有兩人,一個是年約四十多的男人,氣度不凡,另一個是年僅二十多的艷麗姑娘,那女的長得不能說美麗,只能說男人一見就想幹的尤物,高挑的個子,俏麗的面容,豐乳肥臀細腰,再加上那雙風情的眼睛,處處勾人心魂。
一打招呼,原來對方是省某大公司的老總馬偉,那女的是秘書。馬偉一見王中是外貿公司的老總,立即客氣起來,笑著打量楊雪說,“你這秘書真不得了,長相氣質無一不是出類拔萃。”
“馬總,我不是王總的秘書,是公司公關部主任。”楊雪大方地與馬偉握手。
“公關部主任那更厲害了。不過也一樣嘛,是不是王總。”馬偉帶著愛昧的笑意跟王中說。
“不一樣,不一樣。”王中有點不好意思,眼睛瞄了瞄楊雪,以瞄上瞄那秘書。
四人聊了一會,因已是晚上,王中先提出睡覺,要爬到上鋪睡,楊雪說王總年紀大了,還是她睡上面,就到上面睡了。馬偉笑著說,“你們還真不是一起的,不過我可要與秘書睡在一起。不方便之處,還請諒解。”
楊雪笑著說,“不要緊,你們隨便。”
馬偉就與他的秘書卻兩人一起睡在下鋪,剛睡沒多久,楊雪與王中兩人就聽到對面下鋪兩人開始動了,親嘴聲、扭動聲,聲聲入耳。
“這兩人真膽大,當著別人的面都敢搞。”王中想著想著就緊張起來,“他們會不會來真的?”不過他這疑問沒存多久,馬偉兩人已回答他了。透過窗外的月光照進來的光線,相隔不到一米的對面的動作看得清清楚楚,只見馬偉一翻身,就壓在秘書的身上,隨即前後上下挺動起來,剛開始還是慢慢的,沒過多久馬偉的動作就越來越快,抽插聲、肉體的磨擦聲清晰可聞。
“輕點,輕點,別人在睡呢。”秘書一邊哼哼,一邊動著。但沒多久,她自已也忍不住了,哼叫聲越來越大,已全然不顧王中與楊雪在旁邊了。
“這被真麻煩。”馬偉輕聲嘀咕一聲,就把身上的被單掀掉,兩具裸體露了出來,只見馬偉那秘書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高高翹起,馬偉一邊吻著秘書的嘴,下身快速抽插,把秘書的屁股撞得啪啪作響,胸前一對高聳的乳房不住搖動,口中哼叫不已。
王中看得血脈噴張,兩手伸進褲襠,抓住早硬得不行的陽具手淫起來。突然,他聽到上面床上也在輕輕搖動,是楊雪在動,她也忍不住了。
馬偉插了十來分鐘,開始氣喘籲籲,動作也慢了下來,只聽那秘書說,“馬總,讓我來一下吧。”
“她怎麼來?”王中與老婆幹了幾十年,一直是一種方式,沒想到性交還有別的方式。正在疑惑,只見馬偉躺下,那秘書坐到他身上,手扶著翹起的陽具湊近陰道,沈身一坐,陽具全根而入,只見她爽快地叫了一聲,然後開始上下套動起來。
“好騷,還有這樣幹的。”王中興奮無比,手套得更快了,眼睛只覺不夠使,盯著馬偉美艷的女秘書赤裸的身體不放。那秘書完全放開了,雙手撐在馬偉的胸前,身體略往前傾,臀部快速前後上下套動,陽具在她陰道中快速進出,帶著淫水,一聲比一聲響。馬偉則雙手不停地揉著她的一對大奶,擠出陣陣奶波。
“快點套,用力點,好爽。”馬偉口裡不停指揮。
“你也動動嘛,往上頂嘛。我不行了。”秘書越套越快,放浪的大叫起來。
“我也要不行了。”王中的手動得更快了,同時也發現床鋪也搖得更快了,楊雪在上面扭動的聲音清晰可聞。
“不行了。”馬偉兩人幾乎同時叫了起來,秘書一把倒在馬偉的身上,兩人氣喘不已。與此同時,王中的精水也噴薄而出。上面床鋪也停止了搖動。
四人都累了,不一會兒同時進入了夢鄉。不知過了多久,王中再次被聲音吵醒,這次不是做愛聲,原來馬偉兩人在收拾東西,要下站了。
“不好意思,今天打擾你們兩個了。”
“沒關系”楊雪竟搶先回答了,原來她已醒過來了。
“這是我的明片,以後有空到省城找我,一定好好請你們。”
“好,到省城一定找你。”楊雪笑著說,“一路好走。”
“好走。”王中好不容易找了一句話。
“現在幾點?”兩人一走,包廂只睡下王中與楊雪兩人,沈默了一會,楊雪先打破局面。
“五點鐘,離天亮還有兩小時。”
“這兩人搞得我一個晚上都沒睡著,現在更睡不覺了”。
“我也是。”王中小心回了一句。
“剛才大飽眼福了吧,那女的真漂亮。”楊雪笑著挪俞王中。
“沒想到他們可以做出那麼多花樣來。”王中沒聽清楊雪的話,只顧把自已的感想說出來。
“這也叫多式樣,王總你是沒見過世面吧。”楊雪開始勾引他。
“你知道的比那秘書還多嗎?”王中一見楊雪這樣知道有機可乘,也順著回勾她。
“你想不想學。”楊雪知道王中上勾了,立即放開來。
“想,當然想,”王中立即從床上爬起來,要往楊雪上鋪爬。
“別爬,在上面不好搞。我下去。”楊雪爬起身,利索地爬下來,竟是全身赤裸,只見她豐乳高聳,細腰圓臀,全身上下無一不是女人極至,分外誘人。王中頓時張大了口,眼睛睜得大大的,口水直流。
“傻看什麼,還不讓開,讓我躺進去。”楊雪嫵媚無比地說。
“好,好,”王中跳下床,一把抱住楊雪的身體,急不可耐地狂摸起來。
“你好野喲。”楊雪早是欲火中燒,任憑王中在她身上亂摸,嫩手卻利索地抓住了他的陽具,熟練地搓動起來,王中的陽具迅速暴脹。
“來吧,”王中將楊雪壓在床鋪上,分開她的雙腿,挺著陽具就往裡插,楊雪把雙腿分得開開的,陰道早張開待插,一下插進,隨即快速抽插起來。王中對楊雪早是窺視已久,一旦得逞,那裡還忍得住,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去,狠插不已,沒幾下就把楊雪插得移到床欄邊,只好雙手撐住欄桿,任其狠插。
狠插了一陣,楊雪的欲火初步滿足,喘過氣來,對王中嗔叫道:“王總,慢點插好不好,你想不想試其他招式。等下泄了就學不成了。”
“是啊。”只顧埋頭狠插的王中立即放慢下來,“見到你只想好好插過癮,哪裡還記得這些,幸虧你提醒,不然錯過機會了。”王中說著往楊雪性感的嘴唇吻去。
楊雪把嘴迎上去與他親了一下,笑著說,“你這樣我喜歡,插得我好舒服,不過好菜要慢慢吃是不是。”
“是,我今天要好好吃一下你這道好菜。”王中按住楊雪雙個豐乳,貪夢的摸著。
“你今天會爽死的,只是你這小弟弟要爭氣,別吃一道菜就受不了要吐出來喲。”
“你放心,我這小弟保證耐用,幹它個把小時沒問題。”王中笑道摸著楊雪的身子,“請問楊老師,現在要教我哪一招。”
“就你貧嘴,你想怎麼幹我呢。”楊雪一把將王中壓在身下,媚笑道說。
“先來剛才那秘書那招吧,在上面幹。”王中有點急不可耐,抱著楊雪的身子就往下身湊。
“就知道你想要這一招,剛才把你急死了吧。”楊雪笑著起身,把屁股移到王中的陽具處,擡起屁股,抓住他的陽具塞到陰道口,沈身一坐,陽具全根而沒,王中立時覺得陽具進入了一個極緊又極溫柔的世界,舒服無比。
“好爽。”王中忍不住把屁股往上挺動起來。
“還沒動就爽成這樣,我動起來不把你爽死。”楊雪說著套起來。由於床鋪不高,楊雪人長得高,沒法挺直身子上下套動,只有雙手撐在床上,俯身前後挺動,胸前兩個豐乳隨著挺動不停地搖晃,無比誘人,王中立即放開抱著楊雪屁股的雙手,伸到胸前抓住奶子搓了起來。
“這樣子真騷。”王中興奮不已。
“還有更騷的在後面呢。”楊雪說著停下來,起身離開了王中的身子。
“別,別,”王中正要攔時,楊雪已爬了起來,“別急,你也起來吧。”楊雪把王中拉下床。
“幹什麼?”王中挺著硬硬的陽具,不知所措。
楊雪站在地上,伏身扒在床沿,屁股朝外,笑道對王中說,“你從後面幹我。”
“能這樣幹?”王中一見楊雪這副騷樣,心激動得像要跳出來。
“快點呀,人家等得不行了。”楊雪搖著雪白的屁股,嬌滴滴地說。
“我來了。”王中急忙挺著陽具就往楊雪的屁股溝中插,可一直插不進去。
“呆手呆腳的,別急,看準了慢慢插進去。”楊雪又把雙腿叉開些,一手伸到身後,抓住王中的陽具往陰道口帶,對準後說:“插吧。”
王中隨即挺身一插,陽具一下插進去一半,王中一興奮,再一用力,陽具全根插入,大腿根緊緊貼在了楊雪白嫩的屁股上。
“好厲害,用力插我呀。”楊雪放浪地叫起來。
王中得到鼓勵,立即放開手腳大幹起來,雙手扶著楊雪雪白圓翹的屁股,下身快速挺動,眼看著陽具在楊雪的陰道中進進出出,淫水直冒,好不刺激,越發狠插起來,撞得楊雪的屁股啪啪作響。
“好爽,你真會幹,”楊雪扭著身子配合王中的抽插,胸前的兩個碩奶搖晃不已,好不誘人。
“這樣幹真爽,”王中雙手放開屁股,俯到楊雪的身上,手伸到胸前,抓住了搖晃的乳房,邊揉邊插。
“你這麼喜歡摸奶。”楊雪笑首轉過頭來,親了王中一下,王中連忙松了一只手,抱住楊雪的臉地吻住不放。楊雪微張開嘴,小巧的舌頭伸進王中的口裡,在裡面輕輕攪動,王中的舌頭立即與她的舌頭擾在一起。這時兩人已完全陷入瘋狂的性愛高潮中,後面下身抽插,前面舌頭纏綿,胸前手乳揉摸,進入極樂境界。
又抽插了幾百下之後,王中邊抽插邊與楊雪狂親,不知不覺突然覺得快感猛往陽具上衝,立時覺得不妙,待要止住,精水已噴射而出,濃濃的精水直射楊雪的花心,楊雪本已陷入極度高潮中,被精水一衝,也是陰精直冒,一泄如注。
“爽不爽。”停了好久,尚在氣喘的楊雪笑著對王中說。
“爽透了,我的寶貝雪雪,太謝謝你了,跟你這樣幹一回,才知道男力沒白當,做愛的滋味竟有這麼好。”王中在楊雪身上亂摸不已。
“那你以後要對我好點,我可不想老是看錢明那種人的臉色。”楊雪提出了自已的目的。
“那自然,我以前就在想呢,你要能力有能力,要業務有業務,公司也沒配個女性副總經理,回去我給省公司打報告,爭取把你提上來,就與錢明平起平坐了。”王中說。
“真的呀,那先謝謝王總啦。”楊雪在王中的嘴唇上重重親了一下。
“就親一下呀。”王中又在楊雪的豐乳上摸起來。
“我還想教你幾個做愛招式呢,可你已硬不起來了。”楊雪騷騷地說。
“誰說硬不起來,你看它不是開始硬起來了嗎。”王中把楊雪的手拉到陽具上。剛軟下不久的陽具不知何時已硬起來。
“這麼快呀,我現在明白古人說的老當益壯的含義了”楊雪的手在陽具上快速搓動起來,本來已開始硬的陽具在楊雪熟練的搓動下越來越硬,很快就高高翹起,一柱擎天了。
“現在要教我什麼招式呢,”王中站了起來,把長長硬硬的陽具頂著楊雪的大腿。
楊雪推開王中,站起來,立在床柱邊,一條腿擡起放在床上,笑道說:“來幹呀,躺著幹你行,看你站著幹行不行。”
“站著幹一樣讓你爽。”王中抱著楊雪的身子,挺著陽具就往陰道口插。王中作為男人不算高,身高一米七二左右,剛好楊雪身長很高,有一米六九,光著身子站在地上,兩人非常合拍,楊雪把他的陽具放到陰道口,王中用力一挺就插進去了。雖然兩人身高差不多,但由於是站著,沒法像躺著那樣幹到底,每次只能插入七、八分左右。
“這樣搞是很特別,不過插不深,不過癮。”王中邊插邊說。
“但這招好用呀,哪天你我在外面或辦公室裡臨時想幹又時間不夠,只要撈起被褲子就可以快速幹起來過過癮。”楊雪笑首說。
“是啊。”王中一想到以後可在辦公室或其他地方幹楊雪,心裡就興奮起來,插得又有力又快,每次竟可進去九分左右。
“好厲害,怎麼一下子就厲害起來了。”楊雪摟住王中的背,不停地挺腰擺臀,往來迎湊。
“想著以後在辦公室這樣幹你就來勁了。”王中奸笑道說。
“你真壞。”楊雪嬌嬌地打了王中一下,隨後又淫叫起來。
幹了一會,楊雪轉過身子,叫王中站著從後面插她,這下更不容易到底。王中幹了一會,覺得不過癮,就說:“能不能換另一種招式。”
“你想一下子把招式都學會,沒門,我們還有一個星期,到昆明,每天晚上都有得你幹的,到時慢慢學吧。就怕你這老骨頭吃不消。”楊雪浪浪地說。
“不但晚上要幹,我白天也要幹,看誰吃不消。”王中又來勁了,插得特別有力。
“好呀,走著瞧吧。要不躺下讓你幹吧。你這樣插得我也不過癮。”楊雪說著躺到床上,分開雙腿,大字形躺開,笑著說:“用你最擅長的招式來幹我呀,看誰怕誰呀。”
“你這騷貨,看我插扁你。”王中撲在楊雪身上大幹起來,直幹到天亮。
此後,一個星期的昆明培訓,外貿業務兩人是一點都沒培訓,兩人報完到後,幹脆另外住到別的酒店,由楊雪專門培訓王中怎麼做愛,王中對著楊雪這個絕代嬌娃,只要她稍擺一點風騷樣,就忍不住要幹,不分白天黑夜,為讓王中保持體力,兩人還到藥店買了春藥,這王中有了春藥提氣,每次都要幹很久,一天可以幹五六次,最少的一天,兩人都幹了四次,真是過足了淫癮。
回來後不久,在王中的極力推薦下,楊雪出任外貿公司副總經理,出入配有專車,王中還特地把她的辦公室安排在他的隔壁,兩人一有機會就要做點茍且之事,果如楊雪所言,在辦公室不敢做久,又怕搞亂衣服、頭發,經常是靠在辦公桌邊站著幹,王中站著幹的技術大有長進,每次差不多都能讓楊雪過癮。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