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二卷第003章新部族與新世界

金刀利刃
本文:2023-01-18T08:12:47
第二卷 求生的意義
第003章 新部族與新世界

清晨的時候,雲川被一陣極為難聽的雞叫聲驚醒。
醒來之後,他就出門來看他刻意放在門外的青石板,果然,青石板上有霜。
去年的時候,桃花島上可沒有出現霜這種東西。
現在,到處都是。
精衛發愁的看著倒在地上抽搐的烏鴉,這傢伙看樣子已經死掉了。
雲川放下青石板就安慰精衛道:「死了就死了,以後再給你抓一隻。」
精衛搖頭道:「沒死,它跟那隻大公雞比打鳴,一口氣沒上來,昏厥過去了。你說,它這麼蠢,怎麼能活的長久呢?」
雲川踢了烏鴉一腳,這傢伙立刻就翻身站起來,還躲在精衛背後不露頭。
「這傢伙能活到老死,你就別擔心了。」
雲川家裡不會飛的不僅僅是烏鴉,小狼孵出來的三隻天鵝也不會飛,咬起人來倒是很厲害。
至於那些孵化出來的大雁,也就是鴨子,他們倒是會飛,而且全跟著南飛的大雁飛走了,讓小狼傷心了很長時間。
天鵝已經長大了,雲川一看就知道是丹頂鶴,這東西跟松樹很配,都是長壽的象徵,養著,也就養著了,無非就是損失一點糧食。
雲川騎著野牛漫步在桃花島的紅砂石道路上,後邊跟著一匹狼三隻丹頂鶴。
野牛跟丹頂鶴因為腿長的緣故,都有些閑庭散步的意思,只有小狼不得不慢跑著才能跟上。
老桃樹上的葉子已經落了大半,剩下的也被霜打成了血紅色,估計熬不過今晚的寒風了。
大象一家卧在稻草棚子裡不出門,三頭大象將兩頭小象包圍起來,日子似乎過得非常幸福。
桃花島的城牆還在繼續被加高著,幹活的全是流浪野人,此時,因為城牆太高,他們不得不背負著小石頭沿著階梯上城牆,每個人看起來都很努力。
大一些的石頭,就會被類似桔槔一樣的起重槓桿在幾個人合力操縱下,把石頭送上城牆。
監視這些野人勞作的族人見族長過來了,就笑著道:「族長,他們幹活很賣力,尤其是那個叫做齒淖的傢伙。」
雲川順著族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皮膚黝黑的壯漢正在衝著自己憨笑。
「他是怎麼個賣力法呢?」
「每天他來的最早,回去的最晚,隊裡其餘的人也學他。」
雲川點點頭道:「不錯,他今天可以吃肉了,不過,那一隊的人修建城牆修建的最快呢?也是齒淖他們這一隊嗎?」
雲川族人搖頭道:「不是,是俞啟那一隊。」
「哦?這麼說俞啟那一隊的人來的時候比齒淖他們晚,走的比他們早,但是,修建城牆的進度卻比齒淖他們快?」
雲川族人張大了嘴巴,愣了片刻道:「是這樣的。」
雲川笑道:「等今日下工之後,你去告訴阿布,這個俞啟可以進城了,以後,就負責安排人修建城牆。」
族人還是不理解,不過,他還是點點頭,表示一下工就去找阿布。
現在,誰都知道想要從野人變成族人,需要族長親自發話,就連阿布,都沒有直接把野人變成族人的權力。
雲川覺得本族需要招納的是聰明人,而不是愚笨的人,且不能讓愚笨的人去領導聰明人,如果出現了這樣的狀況,那麼,領導者的權威就會被人所鄙視。
走過桃林,就到了桃花島陶窯的所在地了,這裏的煙火終年不息,不論出產多少陶器,最終都會被周邊的各個部落給換走,算是雲川部不多的商品產出地。
所以,陶窯的規模很大,雲川部有一百多人專門以制陶為生,陶窯邊上,就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陶器,從陶瓮到陶盤,陶碗無所不包。
雲川部生產的陶器是最好的陶器,堅硬,光滑,圖案還多,不像其餘部族生產的陶器那樣容易碎裂,圖樣單一。
加上,雲川制定的陶器兌換糧食的比例很公平,所以,周邊的部落都喜歡跟雲川部交換陶器。
陶窯沒有什麼好看的,雖然雲川部燒窯的時候用上了煤炭,還是沒有製造出好看的瓷器,雲川自己也不懂,不過,他還是鼓勵陶工們勇於探索,不放過任何新的發現。
陶窯邊上就是鐵器作坊,這個作坊不但冶鐵,還煉銅,野人在荒野上遊盪的時候,會撿到一些近乎純銅的銅礦,也有一些含鐵量很高的鐵礦石。
雖然這樣的機會實在是不多,在雲川部開出高價的情況下,野人們但凡在野外遇到的奇怪石頭都會拿來雲川部碰碰運氣。
冶鐵的時候也很奇怪,匠人們有時候能冶鍊出很好的鐵,有時候煉出來的只是一堆渣滓。
所以,直到現在,雲川部冶鐵技術還處在老天爺賞飯吃的階段,自從雲川有一次在雷雨天冶鐵弄出一柄神兵之後,鐵匠作坊的人們也就喜歡把鋼鐵出爐的時間定在雷雨天,希望也能像族長那樣弄出一柄真正的神兵。
天青色等煙雨的典故雲川還是知道的,神兵等雷雨天實在是沒有什麼成功的可能,可是呢,那些工匠非常的固執,他們就喜歡在雷雨天前夕讓鋼鐵出爐,哪怕是雲川說這樣不對,他們也不聽。
雲川部磚窯燒出來的青磚,敲擊起來金聲玉振,這是最好的青磚,除過拿出一少部分用來修建城牆拐角等重要部分,其餘的青磚都被雲川給儲存起來了。
他想要修建一座前所未有的宮殿,這些青磚必不可少。
一個宏偉的建築,對人的壓迫性是非常強大的,修建一座不該是人居住的宮殿,那麼,居住在裏面的人一定會被野人們神話。
畢竟,現在是一個無物不神話的時代。
等你因為一座宮殿變成了神,那麼,就有很多人願意聽你的話,就像一個人一旦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一些不相干的人也會因此而為你感到驕傲一樣,是利用共情關係的一種表現。
人是群居動物,又不像蜜蜂,螞蟻社會一樣聯繫的那麼緊密,相對鬆散一些,所以,該用的凝聚人心的手段還是要用的。
雲川不會自縛雙手,說實話,他本人也沒有特殊強烈的道德危機,此時此刻,連道德兩個字都沒有被發明出來的時候說道德,那也太不合時宜了。
在經過竹林的時候,雲川遇到了睚眥跟赤陵,他們兩個正賊兮兮的蹲在一根腐木跟前,不停的用刀子割開腐爛的木頭,還不時地發出一陣歡笑。
雲川跳下野牛,丟開小狼跟丹頂鶴,就悄悄湊了過去,只見這兩個傢伙正在抓腐木裏面的蟲子,這種蟲子白白胖胖的足足有一寸多長,指頭一般粗細。
每捉到一條,兩人都會歡呼,此時,他們的籃子裡已經收割了半籃子這樣的木蟲子。
蟲子離開了腐木,因為寒冷的緣故,在籃子裡不斷地蠕動,白白胖胖的蟲子,別說睚眥跟赤陵兩個饞,就連雲川看了也不斷地吞咽口水。
「木蟲烤好了給不給族長?」赤陵還是很忠厚的。
「不給,我上次偷他點竹蟲吃,他還打我,到時候把精衛姐姐喊來,我們一起吃。」
木蟲雲川以前吃過很多,只是,這麼肥碩的木蟲還是第一次見,這東西要是放在炭火上刷油烤的焦黃,撒上鹽一口下去,保證是滿滿一口蛋白質,是一個能安撫靈魂的好東西。
「弄出來,都弄出來,我親自給你們烤,你們做這東西實在是糟蹋材料。」
雲川也掏出匕首上前幫忙。
睚眥的臉立刻就拉下來了,卻沒有什麼辦法,只好低著頭繼續挖蟲子。
木頭上到處都是孔洞,而且排列的很整齊,一看就該是人為養的蟲子。
「我們守了一個月,就想等這東西在冬日之前長的最肥了才挖來吃的。」
睚眥很委屈,族長參與進來了,他們想要大把,大把吃蟲子的夢想就要破滅了。
此時的蟲子是最鮮美的,再過兩天等蟲子長出兩圈黑色圓環之後,味道就差了好多。
雲川一巴掌抽在睚眥的腦袋上,怒道:「我養活了你們兩年,吃你幾隻蟲子,你還唧唧歪歪的。」
赤陵道:「你吃東西從來不給我們分,尤其是吃好東西。」
「關我屁事,那是阿布不准你們吃莫說是要維護我族長的威嚴。你們以後也是要當族長的,到時候就知道我不給你分食物吃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們隔壁的軒轅人家已經給自己改姓氏了,聽說正在給自己的部下分一些名號了,而且也開始修建城池,城池就在距離我們只有三天路程的山谷裡。聽說啊,一個部族就擁有好大一片土地,可能比我們雲川部還要大,你們以後要聽話,快點長大,別等到人家的部族把我們全部包圍了,你們還傻兮兮的在這裏捉蟲子烤著吃。」
赤陵抓抓耳朵道:「他敢來,我就敢把他拖水裡淹死。」
睚眥冷笑一聲道:「陸地上來的歸我,我現在丟石頭丟的可準了。」
雲川笑著在兩個半大的少年頭上揉兩下,心情很好,雲川部是一個全新的部族,只要繼續發展下去,就算軒轅把全世界的土地都佔領了,雲川部,還是雲川部,不是他所能覬覦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