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76章我只要一座島都不成嗎

金刀利刃
本文:2022-11-24T20:53:57
第一卷
第076章 我只要一座島都不成嗎

儘管雲川已經考慮到了刑天跟烈山氏會隱忍,沒想到這兩個人居然把事情做的這麼絕。
當兩個洗乾淨的野人被送回去之後說了自己喝了香甜的不死水之後,刑天立刻就把兩人的腦袋砍下來了。
等了一個小時,這兩個腦袋被砍掉的人沒有活過來,於是,刑天愉快的宣布了,他們沒有喝不死水,雲川部落也沒有什麼狗屁的不死水。
他再一次給雲川發出最後警告,如果不能賠償他一百張皮子,一百堆肉,一百堆草籽,他就要聯合烈山氏把雲川部落踏為平地。
雲川非常害怕,派來一個叫做阿布的使者哀告刑天,雲川部只是一個不足兩千人的小部族,根本就拿不出這麼多的東西,希望刑天部首領能夠憐憫雲川部,准許雲川部以祖傳的最後一罐子不死水,換取繼續活著的資格。
刑天要兩罐子!
於是,雲川就把一罐子不死水分成兩罐子送給了刑天。
刑天,烈山氏在拿到兩小罐子不死水之後當場一口喝掉,然後就帶著人走了。
「這麼說,刑天對我們的不死水非常滿意?」
「非常的滿意。」
聽阿布這樣說,雲川就點點頭,就該是這個結果。
屈服對於野人來說只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被吞併,另一種就是賠償。
刑天自忖沒有辦法吞併雲川部,也沒有辦法像蚩尤恐嚇募部落一般要雲川部賠償。
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各退一步,雲川拿出珍貴的不死水,刑天表面上饒恕了雲川部,大家又可以好好地生活了,挺好的。
至於雲川部打不過刑天部,烈山部,向人家求饒的事情,刑天,烈山,蚩尤,軒轅他們很在意,雲川?
他真的不怎麼在意。
只要自己的部族穩穩噹噹的,不胡亂死人,丟不丟人的,沒關係,雲川有的是強大的心態來面對這點羞辱。
畢竟,雲川有韓信接受胯|下之辱的經典勵志事件作為心理上強大的支撐,軒轅,蚩尤,刑天,烈山氏他們可沒有,在他們眼中與其讓他們接受這樣的羞辱,不如去死。
說起雲川對這幾個人的真實看法只有四個字概括——又窮又硬!
儘管他們自己感受不到自己是窮逼,可是呢,在真正見識過繁華的雲川看來,這可能是他在這些人身上發現的唯一的光芒點。
他們不低頭,不妥協,說話千金一諾,一旦答應就可以水裡來火裡去,隨拋頭顱灑熱血也毫無怨言。
說起來這樣的人挺蠢的,可是呢,雲川自己都明白,能讓中華傳承億萬年,並且節節壯大的始祖只可能是這些雲川眼中的蠢人。
雲川這種人私心太重,雜亂的想法太多,心機太重,這樣的人帶領的種族雖然可以昌盛於一時,想要流傳千古,這種事想都不用想。
只有這些笨人,才會一步一個腳印邁著堅實的步伐帶著自己的部族一步步前進,最終走進大發展時代。
這一次交易,雲川部賺了很多,先是把不好的肉高價換給了軒轅部,再從蚩尤部換來了更好地獸肉,最後給了刑天,烈山兩罐子蜂蜜桃漿水結束了這一次的紛爭。
至於,是不是真的結束,只有天知道,不論是軒轅,還是蚩尤,亦或是刑天,烈山氏,他們不過是在等機會,等下一次可以施展抱負的機會。
春天,所有人都很忙,在經歷了一個嚴酷的冬天之後,大量的儲備食物,種植莊稼,飼養牛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雲川部也不例外。
除過修建城牆這種事情還需要持之以恆的進行以外,捕魚,採集,狩獵,商貿,都要同時進行。
桃花島弔橋邊上,已經形成了一個自然的集市,自從雲川准許刑天部,烈山部的婦人,小孩們通過竹索來這個集市交易之後。
桃花島很快就成了方圓一百裡地之內,最大的貨物交換地。
雲川當然不收地皮錢。
不過呢,即便是這樣,一個繁榮的商貿地也給桃花島帶來的好處說都說不完。
在某一個清晨,一個美麗輕盈的就像是一隻百靈鳥一樣的女子,在竹索上晃蕩,就在人們齊齊誇讚這個精靈一樣的女孩的時候,她掉進了大河裡。
「啊——」
人人都在驚呼,人人都在惋惜,人人都想把那個女子拯救回來,可惜,大河的浪花一卷,那個美麗的女人就消失了。
「精衛淹死了。」
一個頭戴半截美麗青銅面具的少年在河邊驚叫一聲,迅速就跳進了波濤滾滾的大河。
不長時間,少年人從大河中探出頭,在水中凄厲的大喊精衛的名字。
可是,人們在河面上再也沒有看到那個女子,只見一隻花腦袋,白嘴殼,紅腳爪的鳥兒從水中鑽了出來直衝雲霄。
「精衛——」帶著青銅面具的少年絕望的把手探向高空,而那隻鳥卻在高傲的飛翔,飛翔一陣之後就去河邊撿拾了一顆石頭,飛到河中間把石頭丟進了水裡,似乎要把這條淹死她的大河填平。
嫘聽雲川講述了這個故事之後悲傷的不能自已,轉頭看向大河,眼中也滿是濃濃的仇恨之色。
於是,雲川才用了一次的漂亮茶壺就被嫘幫著精衛填河了。
嫘這一次來,目的就在幫助雲川部落繅絲,因為,這裏的柞蠶已經爬上了麥秸山,開始吐絲了。
精衛幫著嫘拿來了另一套茶壺添滿水,嫘依舊沒有從悲傷情緒中走出來。
這一次,多少還有些理智,找來了一些石頭憤怒的丟進大河,能幫精衛一點就幫一點。
精衛很感激。
嫘朝河裡丟了很多石頭之後,終於累了,也餓了。
精衛就端來很多好看的食物,對於麵食,嫘最喜歡了。
「這個美麗的女人就是你的妻子?」嫘一邊吃著野蒜,一邊吃著面,還有空閑關心雲川的終身大事。
「是啊,她也叫精衛。」
嫘停下手裡的筷子看看精衛,再看看雲川道:「那個美麗的精衛死了,你就找了一個美麗的女子代替?」
「你覺得她很美?」雲川有些驚訝。
精衛第一次被人稱為美女,立刻就來了精神,蹲在嫘的邊上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等著嫘繼續誇獎。
嫘把抓了野蒜的手在衣服上蹭蹭,然後捏著精衛漂亮的臉蛋對雲川道:「軒轅他們都喜歡個子高,腰粗的,屁股大的,胸部大的,那是你們男人的看法,我喜歡這種小小的,軟軟的,香香的小精衛,晚上抱在懷裡跟抱了一個絲綢娃娃一樣。
今晚跟我睡吧?」
嫘說著話,就要把精衛抱在懷裡,連她心愛的麵條都不肯吃。
精衛被嚇跑了。
看到這一幕,雲川才覺得精衛好像真的變成了一個單純的女孩。
野人們干一些高精尖的活計的時候,總是充滿了儀式感,尤其是當嫘在頭上紮好柞樹樹枝,還用薄薄的絲綢條子把自己的身體綁的如同一隻蠶一樣,趴在柞樹葉子身上假裝自己是一隻蠶,還把漂亮的身子左右上下前後扭動,其餘幾個負責養蠶的僕婦也同樣打扮,同樣動作。
這讓一直只看嫘扭動的雲川鼻血都流出來了。
不得不說,嫘除過臉黑了一些,她的身材真是沒的說。
雲川在看嫘,軒轅的目光卻在幾個僕婦的身上來回掃動,看了半天之後道:「你族中果真沒有一個美人兒。」
雲川繼續瞅著嫘對軒轅道:「嫘很美。」
軒轅嗤的笑了一聲,用看鄉巴佬的目光看著雲川。
雲川沒有辯駁,畢竟,老婆還是人家的好。
看完嫘的祭祀蠶祖的儀式之後,雲川與軒轅就來到了河邊漫步。
因為要修建城牆的關係,環島小路已經被踩踏出來了,走在這樣的紅砂岩小路上,即便是天上還落著小雨,一樣打消不了雲川與軒轅漫步的心情。
城牆在族人持續的修建下,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這段時間城牆的高度又長了一尺,已經到雲川胸前了。
軒轅一個縱身就躍上城牆,看著足足有一米寬的城牆道:「為什麼要修這麼寬的牆,你在防備誰呢?」
雲川道:「我這人膽子小,一定要用又寬又高的牆把自己包圍起來,才不會感到害怕。」
「是我上一次的行為讓你感到不安?你不用擔心,我們是親戚,我只會幫助你,不會害你。」
雲川搖搖頭道:「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我還是喜歡留在自己的島上,不管外邊的世界如何變幻,我至少能擁有一座島。」
軒轅俯視著城牆下的雲川道:「聽話啊,你想要守住一座島,那麼,就要先守住島外的土地,你要想守住島外的土地,那就要保護這條河,不讓刑天,烈山氏乃至神農氏過來。
你明白的,只要他們過來了,你什麼都守不住。」
雲川看著站在城牆上高大的軒轅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刑天去邀請夸父一族過來參戰了。你手下就有一個夸父族的人,你去問問他,當他的族人到來之後,你這座島會有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雲川,你只要一座島,註定是要死掉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