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唐磚035

zzz123
本文:2022-11-24T01:22:44
第三十五節時刻準備著

從遙遠的北海吹來的寒流將周天攪的寒徹,依戀在樹枝上的最后一片黃葉也被剝離,在寒風中飄蕩。軍營里的各種訓練依舊沒有停止。程處默手上纏著布條,一拳接一拳的砸在木樁上,布條已現血色,他目光堅定仿佛沒有看見一樣,拳頭依然重重擊在木樁上。李懷仁,長孫沖,站在他旁邊,也在擊打著木樁,手上同樣鮮血淋漓。沒人在乎,兩百多人沒人在乎手是不是在流血,只在乎何時可以擊斷木樁。赤裸的脊背汗水滴滴灑落,頭上熱氣繚繞,吸氣出拳,呼氣擊打,好似不知疲憊的鐵人。

李承乾和云燁就站在場外看著,程咬金只許他們參與晨練,也就是每天負重奔跑二十里。此刻他二人穿著厚重的皮裘,雙手攏在袖子里,嘻嘻哈哈說笑,自從把土豆送走之后,李承乾總是沒事就找云燁聊天,當然,他從京城里帶來的美酒也統統歸了云燁。李承乾是個好孩子,云燁這么認為,小小年紀就一身學問,待人極有禮貌,不笑不說話,絲毫看不出是一位皇家貴胄。見到士卒苦累他會擔心,見到周邊百姓衣食無著也會著急,這樣一個善良,聰慧的少年在幾年后會變得暴虐異常,心理變態,與李泰玩真人戰陣,那可是真的在拼命啊,刀刀見血。與美男稱心,如意玩背背山。并一度要干掉自己的父親。是什么原因?云燁有些好奇。李承乾?云燁在看他,有些莫名其妙,因為云燁的眼神很奇怪,有些憐惜,但更多的是奇怪。

“小燁你干嘛看著我?有什么不對嗎?”他摸摸自己的臉,剛才偷吃鹵肉留下的痕跡已經擦干凈了。多日的相處李承乾在云燁眼中早就沒了高貴感,自從那天吃了土豆燒牛肉之后,他對御廚做出的飯菜就沒有任何胃口。得知云燁自己有個小廚房,遂天天過來蹭吃蹭喝。黃志恩不時跑過來和云燁探討算學,他就在一邊聽著,偶爾插一兩句話,雖然算不得高妙,卻也有自己的見識,讓黃志恩驚訝不已,恭維他是天才,若一心攻習算學,他日定是一代大家。當然,由于唐時算學水平普遍較低,在云燁眼中也就是初中一年級的難度,大多時候都是他在講,黃志恩在聽,李承乾在記錄。這些天來,他已經記錄了好厚一疊,看來理解不理解,他都先記錄下來,待以后慢慢研究。這才是學習的態度,程處默只會坐在一旁打瞌睡,十幾天連阿拉伯數字都沒記全,云燁一發怒他竟然振振有詞:“我們是兄弟吧,”?云燁點頭,“那你的學問和我的學問有什么區別?學問是用的,到用的時候找你不就行了,我干嘛自己拼命學?”云燁徹底失去了教育程處默的興趣。好在有李承乾這個好學生,一點就透,一學就通,這讓云燁老懷大慰。

“你是皇家子弟,并且是我大唐未來的主人,現在我怎么就沒發現你有一點王八之氣,”

“何為王八之氣?”還是追根問底的壞毛病。

“就是全身散發著強烈的個人魅力,讓天下有為之士納頭就拜的氣勢,比如你父皇,集天下英才為己所用,當年麾下謀士如雨,猛將如云,彈指間群雄灰飛煙滅。這就是王八之氣的具體表現。”

“是皇霸之氣,不是王八之氣,好啊,你竟然敢說我父皇的壞話,還編排我。今日如果不拿美食堵住我的嘴,回京之后在父皇面前要是不小心說出來,哼哼”!很意外,難道現在就有王八這名字,要知道龜在唐朝是吉獸,很多人名字就有龜,比如李龜年等,這小子在詐我。

“胡說什么,我怎么說陛下壞話了,你倒是說個清楚明白。”年紀不大心眼不少在我眼里還嫩點。李承乾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別支吾了,小默,小蟲,壞人他們都收隊了,咱兩也別站著凍得像烏龜似地,“

還是老一套,全身泡在藥水里,只是沒有鬼哭狼嚎之聲,每個人都在水桶里閉目養神,徹底放松肌肉,讓身體得到最大的休養。半個時辰藥水開始變冷,一個個自己爬出木桶,在巨大的火堆旁開始接受按摩。五個月的艱苦磨練一個個徹底變成了肌肉男。程處默穿著短褲這在寒風里竟不覺得冷,古銅色的皮膚肌肉噴張,肚子上肌肉形成美觀的兩個田字。如今的每日訓練已經對他來說已是小菜一碟,擊打木樁純粹是他們給自己找的新刺激。長孫沖,李懷仁也不比他差多少,三人往前一站,猛男就是他們最貼切的稱呼。

”小默,小蟲,壞人,我今天做了火鍋不知你們吃不吃。”云燁話音剛落,三個猛男立刻變成三個賤男,躬身塌背流口水,猥瑣異常。快速穿上皮裘,敞著胸口就抓著云燁奔向營帳。

李承乾正把一個鐵鍋往爐子上放,這爐子是云燁特地打造的,尋來一節大毛竹打通竹節,安在出煙口上當煙囪,燒的是煤炭。剛開始老程還擔心會中碳毒,不想安上毛竹以后帳篷里竟沒有一絲碳味,且十分暖和。在給自己也打造一個后,就不聞不問了。

五個人圍坐火爐旁,一壺烈酒傳來傳去,不多,每人也就二兩,暖身而已。香辣的氣息從鍋中傳出,云燁揭開鍋蓋,一大鍋干菜燉牛肉出現在眾人面前,吸足了牛油的干菜讓五人胃口大開,微微的辣味遮過牛肉腥味,沒辣椒,云燁只好用茱萸來代替,雖然辣的不太正宗,也聊勝于無。

邊吃邊聊,不覺就說到突厥,年初的恥辱讓年輕的軍人刻骨銘心。一想到衛青,霍去病封狼居胥的豐功偉績,班超縱橫西域的煌煌業績。而自己等人卻還在臥薪嘗膽默默等待復仇的時刻,不禁怒火叢生。長孫沖提起橫刀以筷敲擊刀背:“風雪長云暗雪山,將軍鐵馬越寒川,百死只是尋常事,不叫匈奴過賀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