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74章不跟妖孽做朋友

金刀利刃
本文:2022-11-23T19:09:25
第一卷
第074章 不跟妖孽做朋友

很久,很久以前,雲川的媽媽在雲川小時候被同學揍了,欺騙了,傷害了之後,往往就會告訴雲川一句話,吃虧就是佔便宜!!!
雲川曾經把這句話奉為圭臬。
結果,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被人毆打,欺負,傷害的次數更加的頻繁了,而且快要讓他瘋狂,崩潰了。
然後,雲川就開始反擊,他的鼻子破了,不在乎,對手的鼻子一定要破的更加厲害。
他的牙掉了一顆,不要緊,以後還會長出來,所以,他就用磚頭敲掉了對手半嘴的牙。
然後,就沒人欺負他了,只是,他跟媽媽站在空曠的操場上,無人理會——校長果斷的把他開除了。
雲川覺得很解氣,可是媽媽卻再一次苦澀的告訴他——吃虧就是福。
雲川不以為意,直到媽媽帶著他到處尋找可以上學的學校經歷的各種詰難以及遭遇之後,他才知道,有時候拳頭打在身上,牙齒被打掉並不是最疼的。
從此,雲川就學會了隱忍,不過,他還是會反擊,只是這種反擊從未給他帶來任何麻煩。
因為,雲川發現,母親的話是錯的,自己一味地用暴力解決事情的方式也是錯的。
所以呢,雲川以後的生活就變得很順利,考上大學,參加工作,哄騙師傅把女兒嫁給他,雖然說彩禮要的多了一些,師傅的閨女也太平庸了一些,嬌慣了一些,還好,女人基本的操守還是沒問題的。
日子過的平庸而順利,這就是雲川從無數痛苦中總結出來的法子,帶給他的福利。
所以,我們從痛苦跟磨難中學會的本領僅僅是讓自己過上平庸的生活?
雲川不服氣哦,他準備把母親那套吃虧就是福的那一套理論用在別人身上,看看有沒有更好地結果。
具體的操作辦法就是用計謀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別人,催促別人成長,催促別人上進,催促別人變得聰明,就像他小時候的那些同學對他做的一樣。
軒轅這人基本上不用上進,不用變得聰明,更不用成長了,因為他早就進化到了人類能進化的巔峰狀態了。
如果再讓他不眠不休的上網一年,接觸一下後世海量的知識,他真的會變成神。
在看了雲川準備跟他交易的煙熏肉,鹹肉,以及大量的香腸之後,軒轅立刻就道:「所以說,刑天部跟烈山部的火併是你弄出來的?」
「胡說八道,不是我,怎麼可能是我,我這麼弱小,只能在你們這些大人物的夾縫中苟且偷生的我,怎麼可能會幹出這麼大的事情?」雲川當然一口否定。
「說說看,你是怎麼辦到的?我非常地好奇。」
「我都說了,不是我乾的。」
「讓我猜一下啊,你有一條索道連接著河對岸,然後呢,你就趁著天黑悄悄地溜過去,點了人家的部落,然後又把烈山部的部落給點著了,你說不定還帶著人去襲擊了刑天部,又讓你的部下去襲擊了烈山部。
打了之後就跑,然後跑著,跑著,刑天部的人跟烈山部的人就碰在了一起……」
「不是,你胡說!」雲川否定的斬釘截鐵。
軒轅並不在意雲川的否定,急需慢條斯理的道。
「那時候天很黑,部落著火大家又很生氣,反正只要不是自己部族的人,就一定是放火的人。
再加上烈山部喜歡放火的名聲在外,刑天部自然就跟烈山部的人打起來了。
再然後呢,兩幫人忙著打架,沒機會拯救著火的部落,所以啊,牛羊都被燒死了。
而草原大火又不能把牛羊燒成灰,還留下了大量的肉,這個時候,你恰好出現,提出用陶鍋,草籽跟人家交換這些不好保存的肉食。
然後再用這些肉食跟急需肉食提升戰力的我交換更多的草籽。
雲川,不得不說,你真的很厲害。」
雲川平淡的將一杯竹葉茶推到軒轅身邊道。
「喝口茶,說了那麼多的話,嘴邊都有白沫子了。」
軒轅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道:「既然你的東西來的容易,能不能不從我身上扒皮了?」
雲川怒道:「這些肉食都是我族之人辛苦弄來的,牛是我的,羊也是我的,你想白白拿走,做夢!」
軒轅用手搓搓臉,一臉痛苦的道:「牛是刑天的,羊也是人家刑天的,是你從人家手裡奪回來的。
現在,你又想從我手裡搶奪更多的草籽?
天底下的好處被你一個人佔盡了,這不公平。」
雲川聽了軒轅的話馬上就安靜下來了,把玩著手裡的杯子道:「我可以跟蚩尤交換。」
軒轅站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著道。
「蚩尤正在跟募部落作戰,你知不知道,募部落最多的是什麼嗎?
我告訴你,就是牛羊跟鹿!
戰爭的原因是募部落的牛羊吃了蚩尤部落的禾苗,所以,人家不缺你這點肉食。」
雲川皺眉道:「說清楚啊,蚩尤跟募部落作戰的時候是冬天,哪來的禾苗讓牛羊啃?」
軒轅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上大笑道:「反正蚩尤是這樣告訴我的,他跟募部落說,他們部落的牛羊就是因為吃了他家的禾苗,才長的又大又肥。
必須把這些又大又肥的牛羊補償給他,他才能不生氣。
募部落提出給他一半,他不幹,然後就打起來,估計再有幾天,募部落的人就要死光了。
所以呢,你想要換東西,只能找我換。」
軒轅說著話坐直了身子,把兩隻胳膊肘子支棱在竹桌上,目光炯炯的平視著雲川道:「你看,你有多大一堆肉食,我就給你兩堆同樣大的草籽你看如何?」
雲川冷笑道:「你做夢!」
軒轅收起胳膊肘子抱回懷裡笑眯眯的道:「我會把剛才猜到的消息告訴刑天,你覺得他會不會相信?」
雲川瞅著軒轅道:「你不會這麼壞吧?」
軒轅露出一嘴的大白牙道:「你說呢?」
雲川笑了,指著軒轅道:「就算我把這些肉白給你,你也一定會把這件事告訴刑天,我甚至猜測,你已經告訴了刑天。」
軒轅擺擺手道:「我們是親戚,不會這麼做的。」
雲川擺擺手道:「反正不是我乾的,你告訴刑天我燒了他的部族,我就告訴他這事是你乾的。」
軒轅大笑道:「我們兩個正在打仗,我難道不該幹這種事情嗎?
我以前就邀請你跟我一起對付神農氏,你不願意,現在,刑天知道了是你燒的人家的部族,狂怒之下,自然會找你算賬。
而我這邊,已經有三天沒有戰事發生了。」
「你還真的出賣了我。」
「你不是說這事不是你乾的嗎?」
軒轅似乎覺得吃死了雲川,得意的表情再也掩飾不住,在那裡哈哈大笑起來。
雲川瞅著軒轅一言不發,他很確定,自己今天算是碰到流氓了。
而且是一個放到他原來的世界中也排的上號的大流氓。
「既然你看中我的戰爭價值,那麼,這些肉食的價格可能會高一些。」
軒轅點點頭道:「不錯,當時在決定把你的事情告訴刑天之前,我想了很長時間,最後還是決定告訴了刑天,這樣一來呢,刑天就會找你的麻煩,烈山部也會找你的麻煩。
你這邊麻煩大了,我這邊的麻煩就小了,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呢?」
雲川擺擺手道:「既然事情已經成這樣了,你給我草籽,我給你肉食,先把這件事辦好。」
軒轅並不是小氣之人,很痛快的讓族人把帶來的草籽給了雲川,自己拿走了雲川部族中所有得肉食。
交易完成。
「好好地應對刑天部跟烈山部,放心,臨魁不敢參与你們的戰爭,我會把他拖住的。」
軒轅走了,走的時候心情非常的愉快,最近的戰事讓他感到非常的疲憊。
部族中每天都在死人,雖然軒轅已經在盡量的避免跟神農氏正面作戰,可是,戰爭就要死人,哪怕每天只死很少的人,三個月下來,軒轅部的人口減少了兩成。
如果沒有雲川偷襲刑天部跟烈山部的事情,他已經做好了撤離這一帶的決定。
現在,就沒必要了,有雲川這座很難攻打的島,一半的敵人被吸引走了,軒轅準備跟神農氏的臨魁正式戰鬥一次。
他相信,臨魁不是他的對手。
軒轅走了,蚩尤立刻就來了,他想用獸皮,獸肉跟雲川換一些草籽。
這傢伙是傍晚來的,所以,頂著一雙亮晶晶眼睛的肯定不是蚩尤,而是大巫。
大巫先是盛讚了雲川的桃花島,還說如果自己有一天要是疲倦了,就打算住到桃花島上來。
看的出來,大巫對於他跟蚩尤公用一具身體的事情一無所知,或者說,他根本就假裝不知道。
只要是需要蚩尤那個莽夫出馬的時候,雲川相信,蚩尤會立刻接管這具身體。
運用之妙在於一心而已,人家也玩的很愉快。
「聽說你偷襲了刑天部跟烈山部?」
大巫喝完了手裡的竹葉茶,似笑非笑的盯著雲川道。
雲川喝了一口茶水,摸摸阿吉的大腦袋顧左右而言他。
「你上一次把阿吉打的好慘。」
「你決定好了?」
「什麼決定好了?」
「幫助軒轅,徹底的倒向軒轅?」
雲川用力的揉揉發木的面孔,喃喃自語道:「老子幹點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什麼所有人都知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