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73章初遇計謀的野人們

金刀利刃
本文:2022-11-23T08:46:03
第一卷
第073章 初遇計謀的野人們

吃完飯,忙碌了一夜的族人們就紛紛退下了,雲川讓槐帶著受傷的族人去隕石平原的泉眼裡養傷,其餘的人平日里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用可以的掩蓋。
說實話,後邊的命令雲川下的非常無奈。
指望一群還沒有脫離野人狀態的人學會掩飾這麼高深的行為,有些難為他們了。
夸父搶奪回來的兩個美人,並沒有因為身上沒衣服就羞澀,更沒有因為又換了一個地方就不吃飯。
雖然羊肉她們沒有搶到,糜子飯卻一點沒少吃,並且還學會了往糜子飯上澆肉湯。
吃飽了,就理直氣壯地往雲川潔白的羊毛地毯上一躺,睡得稀里嘩啦的,至於雲川要不要臨幸她們,那是雲川自己的事情。
美人兒就是這麼有自信。
眼看著羊毛地毯被這兩個醜女人弄出來兩個烏黑的人形污漬,雲川已經非常,非常的憤怒了。
回頭尋找夸父的時候,卻聽見這傢伙沉重的呼嚕聲從鹹魚倉庫那邊傳來。
精衛找來一根竹條,開始抽打那兩個絕世美人,美人們吃痛跳了起來,匆忙離開了屋子,又不敢走遠,才出門,又倒頭在門口睡了。
雲川以前就喜歡乾淨,只是沒有嚴重到潔癖的程度,自從在母親的部族跟他們廝混了一年之後,他喜歡乾淨的毛病不但沒有被骯髒的野人部落治愈,反而進一步發展到了潔癖的程度。
平日里羊毛地毯就是他睡覺的地方,現在,他一點都不想睡,即便精衛把自己脫|光了,蓋上獸皮被子不斷地朝雲川眨巴眼睛,他還是毅然決然的離開了房子,並且命令精衛睡醒之後,記得把羊毛毯子重新洗涮一遍。
精衛非常的失望……腦海中已經開始搜索,如何讓自己變得美起來的方法。
不是雲川故作清高,而是他腦海中的禁忌條例不允許他這麼做。
不管野人部落的習俗是什麼樣子的,十二三歲的女孩就是十二三歲的女孩,即便野人部落里的女孩初潮來的比後世的女孩早,同樣掩蓋不了,精衛還是一個孩子的事實。
自忖做不出禽獸之舉,再加上精衛的身體那麼單薄,還是再養幾年再說。
就在精衛認為雲川去找那兩個絕世美人去的時候,雲川讓僕婦給兩個一|絲|不|掛的女人帶來了衣衫。
從她們疲憊的程度來看,估計她們自從到了刑天部落就沒有穿衣服的機會。
太陽還是一如既往地升上了半空,大地一片光明,所有藏在黑暗中的陰謀,污穢,淫猥,惡毒都被太陽光蒸發的一滴不剩。
早出去河對岸竹林里採集竹筍,竹蟲,竹鼠的族人們已經背著背簍跨過剛剛放下來的弔橋去了竹林。
負責飼養牲畜的族人驅趕著羊群,豬群,雞群來到河邊飲水。
田地里負責種植糧食的族人也下到了田地里,拔除禾苗間的雜草。
水渠里的水清亮亮的流淌著,竹子水車因為水面漲高,轉動的很艱難,那些粗大的木頭跟竹子不斷地發出危險的吱吱呀呀的聲音,不過,竹筒還是有條不紊的將一桶又一桶的河水傾倒進水槽里,且水花四濺。
一大群光屁股的男孩,女孩們巡梭在外圍的桃樹下,此時的桃子酸澀難吃,依舊是他們最渴望的零食。
大象從茅草棚子里走了出來,三頭大象一頭小象,在寬闊的道路上形成了好看的大象漫步,只是後面總是一頭牛,弄不對顏色,也弄不對節奏,破壞了大象漫步的美感。
小狼不肯睡覺,蜷縮在紅宮的平台上,只有在僕婦們端著鍋或者竹碗的時候,才懶洋洋的過去檢查一遍,沒看到吃的,就重新趴下,將尖尖的狼嘴埋在新長出來的軟毛中間,只露出一隻眼睛顯得非常陰險。
桃花島正在進行大規模的基礎建設,所以,不管燒出多少磚瓦都是不夠的,今天看樣子正是磚瓦出窯的日子,磚窯上蒸汽繚繞,一個只穿著一條麻布褲衩的精壯男人吆喝一聲,粗大的竹管里就噴出大量的水澆在磚窯上,一時間,整個磚窯都被霧氣籠罩。
與火氣斐然的磚瓦窯相比,陶器窯這邊就顯得平和的多,干這活的大多數都是有些年紀的族人,他們有的正在踩泥,有的正在拉胚,有的用竹棍正在雕刻花紋。
一些有志氣的小孩子則蹲在匠人們身邊,看這些人如何將一塊塊泥巴,最後變成一件件好看的陶器的。
巨大的蠶房外邊,婦人們已經在門口放置了一排排巨大的竹匾,上面都是清晨才摘的柞樹葉子。
喂蠶的樹葉一定要洗乾淨之後晾乾,不能有水漬。
這一季的柞蠶長成之後,雲川部落就能自己製作絲綢了。
一股草木被燒焦的味道從河對岸飄過來,昨夜的那兩場大火已經蔓延到了河邊。
溜索依舊完好無損,一群人正站在溜索的那一頭仔細地研究這道綁在大柳樹上的粗大竹索。
阿布不知何時站在了雲川身後,低聲道:「他們發現溜索了。」
雲川平靜的道:「派一個人過去,問問他們昨夜那場火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要在有人的地方放火。」
阿布笑道:「是該問問,要是火星子飛過河,燒到我們怎麼辦,我親自去問。」
「不要上岸!」
雲川吩咐完畢就回到了紅宮平台,這個時候越是裝作若無其事,交涉的結果就越好。
眼看著阿布乘坐竹筐過了河,不過,這一次他沒有飛到岸邊,而是讓控制繩索的人把他放在可以跟那些人交流的位置上。
過了好一陣子,阿布回來了。
「他們在問我們,有沒有發現烈山部的人,我說沒有,還說他們這樣隨便放火是不對的,他們說火不是他們放的,是烈山部的人放的,還說,我們要是生氣,可以去找烈山部的麻煩,他們刑天部一定幫忙。」
聽著這些傻精傻精的話,雲川並沒有露出得意的模樣,刑天部沒有跟烈山部死拼到底,還有人活著,就算是計謀的失敗。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從此,刑天部跟烈山部應該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敵了吧。
雖然這一次的突襲計劃漏洞百出,雲川依舊不怎麼擔心,就他跟野人混了這麼長時間的經驗來看,他們一般懶得思考這麼複雜的問題,同時,這種複雜的事情一般都是刑天這種大人物思考的問題,跟普通族人無關。
等刑天發現部族被偷襲了,還被人一把火給燒了,再從跟軒轅作戰的前線趕回來的時候,他那些愚蠢的族人恐怕連那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說不清楚。
畢竟,這種程度的複雜算計,還不在野人們的思考範圍之內。
要知道夸父這種人並非是野人部落中的奇葩,而是野人部落中的普遍現象。
「族長,天氣漸漸變熱了,刑天部說他們部族中很多牛羊都被大火燒死了,還能吃,就是數量太多了,他們想用這些燒死的牛羊,跟我們換一些鍋。」
「他們要換多少?」
「十口鍋。」
「告訴他們,可以,另外,如果他們能拿來更多的牛羊,我是說處理好的牛羊,可以跟我們換取更多的東西,比如可以吃的竹筍,草籽也能少量的換給他們一些。」
阿布原本轉身要去辦事,聽雲川這麼說又停在原地不解地問道:「為什麼給他們糧食呢,他們是敵人。」
雲川冷笑一聲道:「除過我們自己,所有人都是我們的敵人,包括軒轅跟蚩尤。
神農氏強大,我們就一定要幫助軒轅打神農氏,現在,刑天部,烈山部火併,對於軒轅來說是最大的好消息。
他一定會在戰鬥中佔便宜的,軒轅可以占神農氏的便宜,可是呢,他不能現在就打敗神農氏,所以,我們既要削弱神農氏的力量,又不能讓神農氏徹底失敗,你明白嗎?」
這個道理對阿布來說實在是太過深奧,他理解了好久,還是搖著頭問道:「為什麼?」
雲川瞅著一臉茫然的阿佈道:「因為軒轅幹掉神農氏之後,下一個要幹掉的部族一定是我們。」
等雲川把道理掰開了,揉碎了給阿布講述一遍之後,阿布才帶著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去跟刑天部交易去了。
第二天,桃花島上的肉食就堆積如山,雲川不得不調集很多人集體處理這些肉。
有些肉已經有味道了,必須用最快的速度用鹽腌制了,快快的用松枝熏制,然後好拿去跟軒轅交換更多的草籽出來。
沒有味道的肉,雲川自然要留下來自己吃,反正這個時代沒有衛生管理局,只要是食物,就是最好的東西,容得你挑挑揀揀?
即便是這些變質的肉吃死了人,剩下的人也會接過那個死人的碗繼續吃,直到吃死為止。
不過,這隻是雲川的意淫,跟烏鴉爭奪腐肉的事情那些人都沒少干,僅僅是輕微變質的肉,對他們的腸胃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雲川沒有往肉里下毒,已經是難得的好商人了。
精衛認真的數肉山裡屬於牛的那一部分。
「十六頭牛!」精衛得到這個數字之後笑的很開心。
「刑天部有二十四頭牛,就算還剩下八頭,他們今年也絕對不好過。」
雲川笑了,拍拍精衛粗糙的小手道:「算數不是這麼用的,那麼大的一場火人都被燒的很慘,就不要說牛了,食物一定是燒光了,他們自己也需要留下來一部分牛肉。
第二,牲畜雖然死傷慘重,可是呢,他們的人也損傷的很嚴重,不過,死傷的大部分都是女人跟小孩,能打仗的都被刑天帶走了,所以說啊,人家的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