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1027-1028

porsmm
本文:2022-11-22T20:50:33
一千零二十七、陳子衿的第1聲“mama”
作者:柳岸花又明
回到江邊公寓後,外公蕭宏偉幫著小小魚兒洗澡,呂玉清看了看時間,估摸著美國那邊應該是早上7點左右,小魚兒應該起床了,就發了條短信過去。

呂玉清:閨女,醒了嗎?

蕭容魚:已經醒了,是不是寶寶出問題了?

蕭容魚幾乎是秒回,除了說明她關心女兒,還說明了她很可能是一夜沒睡。

“喂~”

呂玉清直接給小魚兒打過去,不再用短信慢吞吞的發送了,電話接通立刻說道:“你昨晚是不是沒睡覺啊?”

“還好~”

蕭容魚聲音悶悶的:“可能有些不適應吧,睡不著。”

“你不要擔心子衿啦。”

呂玉清自然知道,小魚兒就是想閨女了,她心疼的說道:“陳子衿現在很好,外公正在幫她洗澡呢,聽見浴室裏吵吵鬧鬧的聲音了嗎,比你小時候還要活潑。”

呂玉清特意走到浴室門口,果不其然,蕭容魚馬上聽到了女兒“嘭嘭嘭”拍水的聲音,還有老蕭無可奈何的“訓斥”。

“快點坐好,不然要打屁股了啊。”

“又拍水,外公頭發都濕了!”

“這套衣服明天開會外公還要穿呢,快點閉上眼,外公幫你衝水。”

······

可是小小魚兒根本不怕外公,有時候還要大聲的“喔”一下頂嘴,可見心情是非常的快樂。

“怎麼樣,沒有騙你吧。”

呂玉清笑著問道,家裏有個寶寶以後,真是會熱鬧很多。

“就是太調皮了。”

蕭容魚語氣也一掃剛才的沉悶:“你們都舍不得管她,所以連洗澡都不安生。”

“小孩子吵吵挺好的,

一會我們繼續視頻。”

呂玉清又走回臥室,盡量說些積極的消息:“今天上午我去給陳子衿買衣服了,售貨員看到我們家小小魚兒,一個個都要過來抱抱摸摸,她們都說這麼可愛的寶寶都可以去當童模了。”

“嗯~”

小魚兒開心的笑了笑,雖然知道這是售貨員為了賣衣服,習慣采用的手段,不過逛街的人就吃這一套啊。

大一的時候,商場售貨員為了賣兩件羽絨服,硬說自己和陳漢升穿起來就好像情侶裝,所以自己也買了。

買了以後,才發現對麵財大某個女生也有一件。

“還有啊。”

呂玉清不知道小魚兒心裏所想,繼續說道:“你爸幫你把身份證補辦好了,明天就給你寄過去,說不定你20號之前就能回國了。”

“20號······”

蕭容魚遲疑了一下,今天才13號,20號的話那還有七天呢,而且最快還是20號,這之間小小魚兒怎麼吃母乳的?

“媽,你們白天請奶媽了嗎?”

蕭容魚突然問道。

“請······請是請了,但是不太滿意。”

呂玉清知道這個話題肯定繞不過去的,索性就把魏紅豔種種不合適的地方全部講出來,最後也坦誠的說道:“所以我們又去找了沈幼楚,剛剛從她那邊回來。”

蕭容魚聽了這個消息,電話那端突然沉默下來,直到呂玉清不安的叫喚幾句,小魚兒才輕輕歎了口氣:“我知道了。”

本來呂玉清就覺得有些愧疚感,於是懊惱的說道:“其實那個魏紅豔也還可以,我也真是毛病太多了,誰的奶不是奶呢,明天不管找到哪個奶媽,哪怕她是個瘸子啞巴,媽媽也一定同意了!”

呂玉清這個時候屬於“賢者時間”,因為陳子衿現在已經吃飽了,她說什麼都很硬氣。

這可以類比每當男生看完小黃片以後,總要暗暗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甚至還把“戒色”二字設計成手機屏保,借以來提醒自己。

結果下次衝動的時候,該咋樣還是咋樣,傳統手藝不能丟。

“沒事,我再幫陳子佩喂一次就好了。”

蕭容魚很理解母親,本身就有嚴重的潔癖,再加上那個魏紅豔除了習慣不太好,嘴巴還碎碎叨叨的口不擇言,所以呂玉清才拒絕。

不過這種情況應該是少數,而且今天也是比較倉促,以後應該會找到更合適的人選。

但是在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前······

蕭容魚突然有些煩躁,她覺得有些東西不受控製的偏向陳漢升了,好在陳子衿這個時候洗完澡了,裹著個小包裹送到呂玉清手裏。

蕭容魚幫著母親申請個QQ,發送給呂玉清以後,沒過多久視頻接通,蕭容魚終於看到了剛洗完澡的陳子衿。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母女倆第一次正經視頻,陳子衿看到熟悉的媽媽,居然在電腦屏幕上出現,她的大眼睛裏都是疑惑,愣愣的盯著攝像頭。

“這是媽媽呀,叫媽媽。”

呂玉清哄著外孫女。

小小魚兒盯了一會,寶寶不知道母親遠在萬裏之外,被狠心的爸爸扣下來了,小小魚兒對著電腦伸出小胖手,這是要媽媽的抱抱了。

“咿呀·····咿·····呀······ma······”

陳子衿嘴裏無意識的說著“嬰語”,有一個音節似乎很像“ma”,呂玉清立刻興奮的喊道:“小魚兒你聽到了嗎,寶寶會叫媽媽了,老蕭你快過來啊,子衿喊媽媽了······”

蕭宏偉立刻跑過來,可是在外公外婆的注視下,小小魚兒又不說了,隻是口齒不清的嘟噥一些其他音節。

“不要亂喊。”

老蕭說道:“陳子衿才多大啊,說什麼都是沒意識的。”

在嬰兒的正常發育中,寶寶2個月發喉音,3~4個月能咿呀發音並且能笑出聲,5~6個月會發單音,7~9個月能無意識的發雙音如爸爸媽媽。

小小魚兒這個月份,隻是無意識的單音節而已,真正“叫媽媽”估計得三個月以後。

那個時候都7月份了吧,也是個滿地落花的時節啊。

不過這已經讓蕭容魚感動的淚流滿麵了,隻有當了母親的人,才知道那一聲“媽媽”對自己意味著什麼。

又聊了半個小時陳子衿打哈欠了,蕭容魚才戀戀不舍的和父母,還有女兒說了再見,然後抹了抹眼淚深呼吸一口氣,“嘩啦”一下拉開窗簾。

陽光穿過玻璃灑滿了地板,又是一個燦爛的早晨,梁美娟起的很早,她正抱著孫女在院子裏散步。

陳子佩安靜的趴在奶奶肩膀上,遠遠看過去以為她睡著了,其實小小憨包隻是在嘟嘴吐著泡泡。

“這就是沈幼楚的女兒嗎?”

昨天剛到美國情緒太激動了,蕭容魚都沒來得及仔細觀察陳子佩,現在端詳一陣子,她們母女倆真是好像啊。

“沈幼楚喂小小魚兒的時候。”

蕭容魚腦海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她會不會想起我?”



一千零二十八、蕭容魚:我恨陳子佩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子衿長得像媽媽蕭容魚,活潑而甜美,嘴角兩側有淺淺的小梨渦;

陳子佩長得像媽媽沈幼楚,安靜而溫順,小桃花眼像黑葡萄一樣明亮。

當這對小姐妹分別落在對方母親的懷裏,甚至還吃上了母乳,兩個媽媽心裏是怎麼狀態呢?

蕭容魚突然對這個事情很好奇,不知道沈幼楚給陳子衿兩次喂奶的過程中,她是像自己一樣,屬於機械式的完成任務;還是看著小小魚兒那張熟悉的臉龐,會有一種不甘和難過,甚至是恨意。

“我恨陳子佩嗎?”

蕭容魚默默的捫心自問。

“應該不恨的吧······”

半晌後,蕭容魚審視著回答道。

因為真要恨的話,昨晚又哪裏會把陳子衿的衣服借給陳子佩呢?

現在妹妹就穿著姐姐的亮橘色外套,因為小姐妹倆隻是相差11天,衣服大小基本合適,襯著陳子佩又白又嫩的臉蛋,胖乎乎的可愛極了。

“小魚兒,你起床啦。”

這時,院子裏的梁美娟一扭頭,也看見了站在窗前發呆的兒媳婦。

“媽~”

蕭容魚打個招呼,搖搖頭不再胡思亂想。

小小魚兒很快就找到了合適的奶媽,自己最快20號就能回國了,這段混亂的日子很快也揭過去了。

“你臉上有些疲憊,昨晚是不是沒睡好啊。”

梁美娟關心的問道,

“大概沒調整好時差吧,您昨晚睡得怎麼樣?”

蕭容魚不想讓梁美娟擔心,轉移了話題。

當她們說話的時候,陳子佩聽到有人出聲,她也看向了蕭容魚。

不過這個寶寶實在是太憨了,

如果是姐姐陳子衿,她肯定早早就抬起頭四處亂望,小小憨包仍然趴在奶奶的肩膀上,歪著腦袋盯著蕭容魚。

有時候梁美娟無意中轉動身體,陳子佩也不急也不鬧,等到下次轉回來的時候,她繼續怔怔的瞅著蕭容魚,真是一個又軟又萌還有些懶的寶寶。

如果這不是沈幼楚的女兒,蕭容魚真想抱過來親兩口,可是現在彼此之間隻能成為一場“交易”。

“媽。”

蕭容魚輕輕說道:“你把陳子佩給我吧,沈幼楚又幫我女兒喂了奶,我再還她一次。”

“啊?······噢~”

梁太後都不知道建鄴又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大孫女和小孫女都有母乳吃,自己就不用擔心了。

另外,眼前這個情況,似乎正向著陳漢升期待的結果發展呐。

梁美娟也沒有什麼遲疑,畢竟昨晚蕭容魚已經為喂過一次了,她回到臥室後把小孫女遞了過去,然後關上門自己也沒有留在房間裏。

陳兆軍兩口子都很注重規矩,比如說兩個兒媳婦喂奶的時候,梁美娟從來不在旁邊觀看,她考慮到年輕人臉皮薄,小魚兒和幼楚都會不好意思的。

對老陳來說,現在梁美娟和陳漢升現在都不在家,除非發生突發情況,他都是獨自回天景山小區休息的。

不過世事難料啊,這麼看重家風門風的寬厚父母,居然生出了一個沒臉沒皮的兒子。

······

當梁美娟在廚房和林阿姨做早餐的時候,蕭容魚坐在床沿上,手裏抱著陳子佩,“母女倆”安靜的對視。

她們的確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女兒,隻可惜不是“原配”。

“真是一模一樣。”

蕭容魚低頭俯視著陳子佩,很自然的回憶起沈幼楚那雙眼睛。

這個時候,蕭容魚再想起剛才那個問題——沈幼楚給陳子衿喂奶的時候,她會不會想到自己?

現在設身處地的換位思考,蕭容魚終於恍然大悟,其實沈幼楚是避不開的,隻要和陳子佩接觸,那就一定能看到沈幼楚的影子。

同樣對沈幼楚來說,她麵對陳子衿的時候,心裏也一定會想起蕭容魚。

但是呢,心裏絕對沒有恨。

蕭容魚覺得應該恨一下才對,畢竟這對母女算是搶走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可是陳子佩的眼神太幹淨了,沒有一丁點的雜質,也沒有人世間的複雜和凶戾。

她好像什麼都不懂,任由大人們擺弄;

又好像什麼都懂,隻是還不會語言表達。

“孩子終究是無辜的。”

蕭容魚幽幽的歎一口氣,也許這也是沈幼楚內心的真正想法吧。

“嘩啦~”

蕭容魚重新拉起窗簾,當陳子佩嘴巴觸及自己肌膚的時候,蕭容魚肩膀還是明顯僵硬了一下,後來才慢慢的放鬆下來。

20多分鍾後,外麵出現“咚咚咚”敲門的聲音,陳漢升應該是起床後聽說了這件事,穿著睡衣就跑過來了。

“你們好了沒有,我能進去嗎?”

陳漢升大聲問道。

臥室裏沒有回應,因為蕭容魚壓根不想搭理陳漢升。

奈何陳漢升臉皮太厚了,就算沒人回應,他也直接擰開門鎖進去了,看見自己小女兒躺在床上,正在啃著手指悠哉的玩耍,時不時還會打一個奶嗝。

蕭容魚冷著一張精致的瓜子臉,她正在搜尋書店的地址,應該是打算白天去購書的。

“閨女,吃完奶了啊。”

陳漢升也不去騷擾蕭容魚,因為手腕上的齒痕還沒消呢,他隻是笑嘻嘻的蹲下身子,“咬”了一口陳子佩的臉蛋。

這是父女之間打招呼的正常方式,陳子衿和陳子佩都被這樣咬哭過。

果不其然,就連好脾氣的小小憨包都有些煩躁了,蹬著小短腿以示不滿,小嘴巴一撇就要哭了。

“哎呦,莫哭莫哭······”

陳漢升特別賤,他每次看到閨女快哭了,連忙抱在懷裏哄了一會,等到寶寶情緒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他又要去招惹人家,就在“惹哭→安慰好→惹哭→安慰好”之間循壞。

“生孩子如果不是為了玩,那將毫無意義。”

陳漢升斜躺在床上,一隻手扶著閨女的後背,鍛煉著她的坐姿,另一隻手隨意扯了張紙巾,沾了點唾沫後貼在小小憨包的腦門上。

六個月多的孩子,大腦還沒有完全發育好,手和腳都不能做到非常協調,所以對於腦門上的這張紙巾,小小憨包雖然能夠看得見,但是她拽不下來。

無論小胖手怎麼奮力的舉起,就是觸摸不到紙巾,急得她小胳膊在空中不斷的劃拉著,親爹陳漢升反而在旁邊哈哈大笑。

“這樣逗你,你以後不會拔爸爸的氧氣管吧,千萬別因為一場普通小感冒,就把爸爸給埋了啊,你可是有簽字權的。”

陳漢升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一邊掏出手機準備拍下這搞笑的一幕,留著以後給閨女看。

“叮鈴鈴~”

不過剛打開攝像頭,果殼電子的下屬黃立謙突然打電話過來,估計是有工作商討和彙報。

陳漢升走出去接了個電話,最多一分鍾時間,重新回到臥室後,蕭容魚依然冷冷的坐在電腦麵前,小小憨包也依然躺在床上。

但是,她腦門上那張紙巾已經消失不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