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1023-1024

porsmm
本文:2022-11-21T23:28:05
一千零二十三、喝你的奶,穿你娃的衣服,以後還要叫你“媽媽”!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為“情敵”孩子哺乳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糾結?難過?不甘?冷漠?

現在,蕭容魚就處於這種情緒中。

其實憑心而論,妹妹吃奶還是比較文靜的,姐姐經常吃到一半的時候,如果外麵有什麼動靜,她立刻抬起頭想去康一康。

小小憨包就不會,不管是奶奶在客廳說話,還是爸爸在聊天,她都不會關心,胖嘟嘟的小臉一吮一吸,專心致誌的填飽自己肚子。

蕭容魚雖然抱著陳子佩,但是眼神盡量不去看她,甚至努力放空腦袋,不去想著這件事。

小魚兒是真的把喂奶當成了一個“對等任務”,隻因為沈幼楚喂了我的閨女,所以我才喂她的女兒。

“咳~咳~咳~”

突然,陳子佩被嗆的咳嗽兩聲。

嬰兒吃奶時經常發生這種情況,幫著順順氣就好了,所以在習慣的作用下,蕭容魚下意識拍了拍陳子佩的後背。

“不對·····這不是我女兒。”

等到拍完以後,蕭容魚才驀然反應過來,眼神有些複雜。

好在小小憨包很快吃完了,蕭容魚也長呼一口氣,她現在也不想過多計較,放下衣服走了出去。

“喏。”

小魚兒像遞一件物品似的,把陳子佩遞還給陳漢升。

“哎呀,你吃完了啊。”

也虧得這是陳漢升了,臉皮厚的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笑嘻嘻的抱過來,逗弄著女兒說道:“你有沒有說謝謝啊,切記滴奶之恩,當湧泉相報。”

蕭容魚懶得搭理這種無賴,正要轉身回臥室的時候,突然感覺好像有人抓住了自己袖子。

“你別碰我!”

蕭容魚現在正是恨極陳漢升的時候,

根本不想被他觸碰。

“不是我啊。”

陳漢升也很無辜,因為他根本沒去招惹蕭容魚,順著視線看過去,這才發現原來是被陳子佩攥住了。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舉動,嬰兒吃奶時都會抓著一些東西,不過陳漢升反應很快,立刻說道:“她把你當成媽媽了,所以才舍不得離開你,你要不要再抱一會?”

“哼!”

蕭容魚冷哼一聲,這就是陳漢升換孩子的目的吧,不過小魚兒又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呢。

這是最後一次喂奶了,等到身份證收到,自己就立刻回國了,所以蕭容魚小心翼翼掰開陳子佩的手掌,“絕情”的回到臥室。

“喔~”

小小憨包看著蕭容魚的背影,輕輕叫了一聲,小奶音柔柔弱弱的,和活潑的姐姐完全不一樣。

“沒事,下次她還得喂你,因為她也是你媽!”

陳漢升親了親女兒的臉蛋,聞到一股濃濃的奶香味。

······

很快就吃晚飯了,蕭容魚本來沒什麼胃口,不過梁美娟心疼兒媳婦,她特意把菜和湯端到臥室裏,陪著小魚兒吃了飯。

“陳董。”

餐桌上的朱賽雯問道:“美國的那兩個奶媽,還需要叫她們過來嗎?”

能夠接替覃英的秘書工作,那必須有幾把刷子的,朱賽雯剛剛看似在廚房裏幫著做飯,其實一直沒忘記觀察著每個人的行動軌跡。

她也是看到蕭容魚喂了孩子,所以才這樣問一下大老板。

“不用了。”

陳漢升擺擺手:“但是也要保持聯係,我什麼時候需要,她們什麼時候就要過來,錢不是問題,你盡管大膽的花。”

“知道了。”

朱賽雯點點頭,其實在美國買房子和找奶媽並不便宜,但是這對“果殼陳”來說的確都是小錢,尤其等到果殼旗下的網絡公司上市後,陳漢升身價絕對要破百億的。

不過今年的經濟形勢不太一樣,這個資產在去年能夠進胡潤富豪榜前十,但是今年春節以後,全國各地的房價突然快速增長起來。

建鄴到處都是挖土開工的身影,陳漢升前年500萬買的金基唐城別墅,現在已經跳到700萬了,而且價格還在一路攀升。

很多經濟專家就已經預測,年底將有多位房地產開發商實現數倍、甚至數十倍的身家增長。

陳漢升來美國前,董事會還有人提出來,需不需要分出一部分資源成立“果殼地產”,不過被陳漢升否定了。

他的理由很簡單,這個行業的上限太低了,而且框架太多,一旦上麵看你不爽了,隨隨便便就能換掉你,反正就是蓋房子,能有什麼技術含量?

不過高新產業就完全不同了,現在的果殼手機是“果3”,10年以後那可能就是“果13”了,這其中代表著多少科技進步和產權專利。

另外到了陳漢升這個地位,當兩人身家差不多的是時候,從事技術研發的企業家,逼格遠遠高於做房地產的商人。

說不定10年後,當陳漢升在達沃斯論壇開著會,地產商在苦思冥想如何把銀行的債務還清,這個行業跳進去再想爬出來,那就不止脫一層皮那麼簡單了。

“seven。”

吃完飯以後,陳漢升吩咐朱賽雯:“你歸納一下郵箱裏的郵件,我一會要看的。”

朱賽雯也叫“朱seven”,這也是當初陳漢升選擇她的原因,自己叫“陳hangsome”,秘書叫“朱seven”,都是中西合璧的好名字。

大概是搭飛機太累的緣故,很快大家都回臥室休息了,小小憨包自然是奶奶帶著,陳漢升一個人坐在客廳裏,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批複著郵件,時不時想一下建鄴那邊的狀況。

“現在國內應該早上9點多吧,肯定是亂糟糟的一片。”

陳漢升默默的想著,他掏出手機猶豫了一會又放下了,這個時候不適合給沈幼楚打電話。

“咯吱~”

突然,有間臥室的房門打開了,昏黃燈光繾綣的灑在走廊上。

梁美娟匆匆忙忙走出來,把手上的紙尿褲丟在垃圾桶裏,陳漢升心裏明白,應該是小小憨包尿床了。

“寶寶沒衣服穿了。”

梁太後皺著眉頭說道。

如果說陳漢升真有什麼紕漏的話,那就是來美國的時候沒有把小小憨包衣服全部帶上,不過這也沒什麼關係,因為問題的解決辦法,就連梁美娟都想到了。

妹妹衣服沒帶過來,但是姐姐的衣服都帶過來了啊,小姐妹出生就相差幾天時間,身形也差不多,emmmm······

“去借吧。”

陳漢升衝著小魚兒的臥室努努嘴。

“真要借嗎?”

梁太後還沒下定決心。

“不借也無所謂啊。”

陳漢升沒心沒肺的說道:“最多就是寶寶穿著濕噠噠的褲子,不然光著屁股睡覺也可以的,就是晚上氣溫下降後,她可能感冒······”

陳漢升話都沒說完,梁美娟就直接過去敲門了。

對一個奶奶來說,她是寧願自己生病了,也不會讓小孫女生病的,咬牙借個衣服又怕什麼!

蕭容魚對梁美娟還是不反感的,婆媳倆不知道在房間裏說些什麼,總之梁美娟出來的時候,她們兩人眼眶都紅紅的。

但是!!!

梁美娟手裏拿著一套幹淨小衣服。

“就這?”

陳漢升並不意外,得意的笑了笑:“喝你的奶,穿你娃的衣服,等她以後叫你‘媽’的時候,就不信你蕭容魚能夠忍得住!”


一千零二十四、如何證明我女兒是我女兒?
作者:柳岸花又明
當陳子佩這邊有了一些小小進展的時候,建鄴那邊也積極行動起來。

不過這個行動是為了阻止陳漢升“陰謀”得逞的,比如說:

陳漢升把蕭容魚和陳子衿的身份資料藏起來了,老蕭準備拿著閨女照片回港城一趟,爭取明天就把新身份證辦好;

陳漢升想讓沈幼楚繼續喂著小小魚兒,呂玉清決定上午就去建鄴的醫院谘詢一下,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乳母,同時委托老家那邊的人脈尋找。

還有,陳子衿的衣服都被帶走了,那就安排陳兆軍去商場購買。

三個中年人各有任務,不過就在“行動”之前,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陳子衿怎麼辦?

總不能呂玉清抱著七個月的嬰兒,在那些醫院裏進進出出吧,這樣不僅寶寶容易感染細菌,呂玉清抱著也累啊。

“要不······還是放在小沈這邊吧。”

老陳想了一會,和蕭宏偉呂玉清商量。

蕭宏偉看了一眼呂玉清,老蕭覺得是可行的,沈幼楚是個善良的姑娘,小小魚兒在她身邊不會有什麼問題。

至於可能會加深她們之間的羈絆,老蕭覺得這一兩天的時間,並不能起到什麼作用。

等找到了奶媽,補辦好身份證,小魚兒就可以回國了,這段時間隻是“特殊時期”。

特殊時期,特殊處理嘛。

“你覺得呢?”

蕭宏偉問著呂玉清的意見,雖然他和陳兆軍都同意了,但是男人和女人看問題的思維並不相同,女人要感性的多。

“不行。”

果不其然,呂玉清冷著臉沒答應。

昨晚沈幼楚幫忙喂了陳子衿,呂玉清就覺得很對不起女兒了,因為自己沒有守住“底線”,這樣讓美國那邊的蕭容魚非常為難,不得已喂了一次陳子佩“還人情”。

這對傲嬌的小魚兒來說,

心裏肯定是一種折磨。

“這樣吧。”

呂玉清說道:“老陳你去醫院找奶媽,我帶著寶寶去商場買衣服。”

“啊······好!”

陳兆軍愣了一下,嘴角動了動最後答應下來。

“哎~”

蕭宏偉歎了口氣,女人有時候就是糊塗啊!

陳兆軍是陳子衿的爺爺不假,不過同時也是陳子佩的爺爺啊,老陳心裏不知道多希望兩個孫女能夠一起成長。

老蕭都可以打一百個賭,陳兆軍去醫院必然是“一無所獲”,最後不得不又求到沈幼楚這邊,那個時候丟的麵子更大。

“就這樣決定了!”

呂玉清抱起外孫女,再次和沈幼楚道謝後,大步走出了公寓。

從這個氣勢來看,呂玉清大概是打算再也不過來了。

“謝謝小沈啊,謝謝······”

老蕭語氣就要溫和的多,因為他知道這事應該不算完。

······

“謔!終於走了!”

等到老蕭他們離開後,胡林語長長伸個懶腰,雖然呂玉清為外孫女低聲下氣的態度讓人感動,不過小胡依然覺得這個中年女人性格太傲了。

“有什麼了不起嘛,你家蕭容魚也沒有比沈幼楚漂亮啊!”

在相貌這種問題上,胡林語從來不把自己拿出去比較的,她總是要“精神沈幼楚”,隻要沈幼楚能贏,小胡就覺得自己也沒有輸。

“林語······”

沈幼楚不讓好朋友繼續編排下去,因為呂玉清早上說了,蕭容魚也給小小憨包喂了母乳,這讓沈幼楚整顆心都放了下來。

不過沈幼楚也要去補辦身份證了,還要讓醫院重新出具陳子佩的出生證明,那樣才能補辦戶口本,才能把她從美國接回來。

好在這邊還有莫二媽的協助,前往派出所的路上,莫珂安靜的開了一會車,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幼楚,你有沒有問過陳漢升,子佩以後的母乳問題怎麼解決。”

“我剛剛發了短信。”

沈幼楚點了點圓潤的下巴。

“他怎麼說?”

莫珂繼續問道。

“他說······”

沈幼楚有些臉紅,掏出手機遞給莫珂看短信。

沈幼楚:小陳,子佩才六個多月,現在還不能斷奶,你能不能給她請一個乳母,還有你的地址可以給我嗎?我先把子佩的衣服寄過去。

陳漢升:好家夥,一個晚上不見,沈幼楚你都學會變著法的打聽我地址了啊,連夜研究孫子兵法了嗎?母乳的問題你不用多擔心,這幾天我正在漲奶,準備擠出來喂給閨女喝。

“呸!”

莫二媽也啐了一口,難怪沈幼楚要臉紅。

“你也放心。”

莫珂安慰著說道:“陳漢升雖然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他考慮問題很細致的,我估計應該早有安排的,再說子佩奶奶也在那邊呢,陳子佩隻要不舒服的哭一聲,梁美娟肯定會找陳漢升麻煩的。”

“嗯~”

沈幼楚默默的應道。

其實仔細想一想,陳子佩在爸爸和奶奶身邊,肯定是不會有問題的,但是作為一個母親,沈幼楚也肯定是放心不下的。

下麵在派出所登記補辦資料的時候,過程還比較順利,尤其莫珂找了公安廳的朋友,人家一個電話打過來,戶籍民警馬上表示最遲三天就可以拿到了。

不過在鼓樓區醫院,沈幼楚遇到了阻力。

醫院方麵的態度很和氣,隻是要求沈幼楚把陳子佩抱過來,這樣就能補辦出生證明。

這真是“合理的難為人”了,如果陳子佩在身邊,哪裏還需要補辦出生證明;可是醫院的理由也很充分,如果不把嬰兒抱過來,怎麼證明陳子佩就是您女兒呢?

“如何證明我女兒是我女兒?”

沈憨憨的腦袋都糊塗起來了,小小憨包是自己懷胎十月生出來的,這怎麼會有錯呢。

眼看著就要陷入“死循環”,幸好莫二媽就是體製內的官員,她對這一套推諉非常熟悉,當然破解起來也非常簡單,隻要找到上級打招呼就可以了。

不過讓莫珂奇怪的是,她從市衛生局一路找到了省衛生廳,全部都被鼓樓醫院的曹副院長否決了,他堅持要按照規章製度辦事。

曹副院長是港城人,去年陳漢升在這邊陪著沈幼楚的時候,好幾次和老曹把酒言歡,稱兄道弟。

了解到這些信息後,莫珂幽幽的歎了口氣。

現在除非有能量比陳漢升更大的人出麵,否則百分百要被卡在這裏了,而且曹副院長並沒有違逆規定。

相反,他要是幫忙補辦出生證明,那才是真正的不遵守規章製度。

“這一波卡的好啊。”

莫珂咬著牙,這就相當於一道數學證明題。

已知:沈幼楚是陳子佩母親。

求證:陳子佩是沈幼楚女兒。

答案:無解。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