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不是野人第一卷第070章報仇不能等到天亮

金刀利刃
本文:2022-11-21T14:46:18
第一卷
第070章 報仇不能等到天亮

「哦,一隻手長六根手指的雖然不多,還是有的,不是多出來一根手指力氣就會大,多出來的拿一根手指基本上沒有用處,反而是累贅。
老天之所以給人弄五根手指頭,是有道理的,你的手很好看,不用羡慕別人。」
跟精衛說話的時候雲川就很有耐性了。
對於族長的兩種面孔,夸父早就習慣了,從自己的竹筐裡取出那份大號茶具跟紅泥爐子對精衛道:「這個你拿走,把我的那個還給我。」
精衛瞅著這套大號的茶具為難的搖搖頭道:「被族長拿走了,我要不回來,要不然,我下一次來幫你偷回來?」
夸父覺得精衛在騙他,他知道,精衛回不去了,他以後要長時間的面對這個醜陋的女人。雲川攬住精衛的肩膀道:「在我這裏待著不好嗎?」
精衛低著頭不說話,過了一會才低聲道:「族長跟我哥哥不會同意的,他們要出征,我可能也會被獻給天神,成為天神的女人。
成為天神的女人就要住在天國,回不來了。」
雲川淡漠的瞅著精衛道:「不是說你因為丑,不配成為天神的女人嗎?」
「族長做了一個夢,天神要我。」
「你不是很喜歡成為天神的女人嗎?」
「不是的!」精衛突然大哭了起來。
「羲和她們被燒死了,我看見了,烈山氏把山給燒了,羲和她們是被燒死的。
火滅了之後,我去了山上,羲和跟常曦被火燒死了,她們躲進了一個石縫裡,緊緊地抱在一起,還是被火燒死了,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她們的身體從石縫裡拉出來,那時候,她們的身體已經黏在一起了。
我把她們放在太陽底下曬,以為能活過來,結果,她們竟然融化了……
我知道,她們沒有嫁給神,是死了,是被大火給燒死了。
我害怕極了,因為我也是族長的女兒,將來肯定有一天也會被族長獻給神,就央求刑天要我,刑天不要,還說我很醜,後來就央求烈山氏要我,結果,烈山氏也不要。
我上一次是想逃出來的,從你這裏換了那麼多食物,就是想跑遠的,結果,才回到大河那邊,就被捉住了。
這一次,如果不是醜醜幫我,我逃不出來。
你上一次說想要我,是真的嗎?
我雖然丑,會把你伺候的很好的,可以不吃好吃的,還能盡量的少吃一點。」
雲川聞言笑了,將瘦弱的精衛抱起來放在膝蓋上,瞅著她被淚水迷住的眼睛道:「我當然要你,也不怕你吃的多。」
精衛哽咽著道:「你想好,我是神的女人。」
雲川伸出食指輕輕地在精衛翹翹的鼻子上摁了一下一本正經的道:「我就是神。」
「你不是,你是雲川。」
「我是雲川,同時我也是神,你不知道啊,很久以前我種了一棵樹……」
聽雲川準備講故事,夸父立刻就來了興緻,他打斷雲川的話接著道:「你是不知道啊,當初族長在天地中心種植了一棵樹,這棵樹光長樹榦不長枝葉,就這麼筆直的往上長了兩萬個寒暑,結果這棵樹就長到天上去了。
族長就順著這棵樹爬到了天上,然後就成了天神。」
雲川讚許的看看夸父,雖然這個人混蛋明知道他們兩人正在進行一場不適合有外人的談話,他偏偏要靠的很近,且瞪大了眼睛看著族長抱起精衛,豎起耳朵聽族長跟精衛之間的情話。
即便是這樣,雲川還是對夸父這種一心為他著想的行為很滿意。
至於合適不合適,那是人的智商問題,只要動機與出發點是好的,就沒有問題。
這已經是雲川對夸父這個人的最後要求了。
精衛的說法,解開了雲川心頭的很多疑惑。
比如精衛為什麼那麼殷切的希望雷電轟死她爹,弄殘她哥哥,卻對刑天,烈山氏這種人物充滿了期待的原因。
精衛不是傻子,就算她爹把常曦她們的死描繪的多麼美好,也架不住精衛親眼看到兩個姐姐死了這一現實。
倫理經不起死亡威脅,這在這個時候幾乎是一定的,更何況軒轅正在建立的倫理關係,還沒有進入她們神農氏。
一群孩子無數個父親,才是這個時代的主要人物關係,部族裡的任何一個出色的孩子都能稱呼神農氏為父親。
所以,精衛這個神農氏女兒的名頭,非常的不靠譜,或許,就是神農氏選擇了精衛作為神的祭品,她才成了神農氏的女兒,這恐怕也是刑天,烈山氏不敢打精衛主意的原因。
否則,在一個半原始的部族裡,哪一個女孩可以不受侵擾的長到精衛現在的年紀?
夸父的解釋給了精衛極大的希望,她抱著雲川的脖子,將自己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久久不願鬆開。
雲川本來想要避開軒轅氏與神農氏的戰爭,現在看來,是避不開了。
如果精衛是人家選擇的犧牲,那麼,阿布帶去的那兩個絕世美人就起不到多大作用了。
換是不可能換到了,那就只好硬搶!
反正,不管是神農氏勝利,還是軒轅勝利,雲川部的日子都不可能好過,既然如此,不如參与戰爭,讓雲川部成為左右戰爭進程的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也好。
「你能帶多少族人來雲川部生活呢?」
雲川忽然想到一種可能,就低聲問精衛。
「不多,不過醜醜他們一定願意過來。」
「能聯繫到他們嗎?」
「可以,只要在河對岸點一堆火,醜醜他們就會來接我。」
雲川滿意的點點頭,這是標準的公主逃亡故事,看樣子,童話故事沒有騙人。
既然已經做好了決定,雲川見精衛的傷口也漸漸痊癒了,就帶著一群人重新回到了桃花島。
就像雲川預料的那樣,當軒轅部開始跟神農氏起衝突之後,雲川部就成了一片世外桃源。
再加上蚩尤正在跟強大的「募」部落作戰,就讓雲川部更加成了人間仙境。
封鎖雲川部的人手都被抽走打仗去了,所以,來雲川部避難的人也就更多了。
阿布一瘸一拐的正在一個一個的登記新人,石板上一個火柴人就代表一個新人。
從他身後堆放的石板來看,他已經招募了非常多的人手,至於到底有多少,雲川需要數過石板上的火柴人才能確定。
看了阿布的模樣雲川就知道換親計劃沒有成功,瞅著鼻青臉腫的阿布,以及他拖著的那條腿,雲川心中怒火中燒。
阿布是他最忠心的手下,他打的時候都沒有下過這樣的重手,現在卻被神農氏的打,估計還不僅僅是挨打這麼簡單。
「我沒有見到神農氏,也沒有見到臨魁,走到半路,美人就被刑天部的人給搶走了。
把我們幾個打了一頓,還要我告訴你,把精衛送回去,同時,他還要十頭牛,否則,就弄死我們。」
「這麼說,你應該知道刑天部在什麼地方是嗎?」
「知道,我去了刑天部,那兩個美人刑天部的人很喜歡。」
「那麼,你知道烈山部在什麼地方嗎?」
阿布搖搖頭,精衛忽然道:「我知道,就在刑天部邊上。」
雲川瞅瞅西斜的太陽,就對阿佈道:「能走路嗎?」
阿布咬咬牙道:「能走。」
雲川揮揮手道:「現在就睡覺,天黑的時候吃飯,月亮升起來之後我們過河。」
夸父咧開大嘴哈哈哈一笑,就率先回房間去了,不長時間沉重的鼾聲就傳了出來。
阿布低著頭道:「刑天部的人很多。」
雲川冷聲道:「強壯的都去找軒轅的麻煩了。」
「用火燒嗎?」
「既然烈山氏就在刑天部的隔壁,不用火燒一下,對不起這麼好的機會。
精衛,我要你現在就去召集那些願意跟你走的人,今天晚上,我希望他們能夠幫我假扮烈山氏的人。」
精衛站起身就乖乖地坐進籮筐,槐跟著坐了進去,雲川把自己的火摺子放在精衛的手上道:「我的人被打了,這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打回來,這樣我才能心安。
你放心,以後你就是我雲川部的人,從今往後,不會再有人欺負你,如果有,我們一定打的他連他母親都認不出來。」
精衛認真的點點頭,雲川衝著她笑一下,就解開了繩索,吊籃頓時就順著溜索,滑到河對面去了。
阿布有些擔心,就對雲川道:「刑天部的人很多。」
雲川笑道:「我們過去就點把火,跟他們稍微接觸一下就朝烈山氏的地盤跑。」
「烈山部會幫著刑天部打我們的。」
「不一樣,我要放兩場火,一把火燒刑天部,一把火燒烈山部,等他們兩個部族的人都憤怒起來了,打起來了,我們就乘坐溜索回桃花島。
所以啊,阿布,你今晚要跑很多的路,不知道你的腿能不能堅持住?」
阿布聽了雲川的計劃之後,面孔立刻就變得紅紅的,咬著牙在雲川身邊快走幾步道:「我一定可以,你看,我的腿已經好了,他們的房子都是茅草房子,很好燒。」
雲川又對阿布吩咐道:「告訴戰士們,如果被他們抓到了,就說自己是是軒轅部的人,能不死就盡量不要死,我遲早會把他們救出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